当沙特的野心碰上德国的戒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3 16:33:27


      “我们必须向沙特澄清的是,袖手旁观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在12月5日接受《图片报》采访时,德国副总理西格玛·加布里尔极其罕见地将炮火直接对准了沙特。

      加布里尔在采访中,更是将目标剑指沙特的官方意识形态——瓦哈比主义:

      “全世界的瓦哈比清真寺都是由沙特资助的。许多来到德国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恰恰就受这些清真寺的影响。”

      加布里尔这一表态极为不同寻常,这是因为他的身份不仅是德国政府内阁阁员(他同时兼任德国经济部长——观察者网注),他同时也是联邦议会中第二大党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党魁。

      虽然比起政府的公开声明,媒体专访的场合固然显得不是那么得正式,可加布里尔的重磅身份摆在那里。随着土耳其公然击落俄罗斯战机后,中东局势愈发变得扑朔迷离。

      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欧洲与沙特皆为美国盟友,只是别忘了:尽管“敌人的敌人是朋友”颠扑不破,可“朋友的朋友是朋友”却未必正确。在美国与沙特之间,老欧洲却无奈地承受着难民问题与本土恐袭威胁的双重压力。

      在其中,沙特的国家官方意识形态——瓦哈比主义便成了德国人,乃至欧洲人都绕不过去的一个心结。

不断输出的瓦哈比主义

      沙特尊奉带有强烈原教旨色彩的瓦哈比主义,并借由资助清真寺的修建来输出这种思想——其实本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即便在难民问题日益严重困扰欧洲的今天,沙特仍然不断见缝插针在欧洲扩大其宗教影响力。这些行为最终彻底惹恼了德国人。

      沙特至今仍不愿意站出来收留叙利亚及北非难民(海湾国家均未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不过这并不妨碍其火上浇油的举动。9月份,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沙特竟然主动向德国提议,将为在德国建造200座清真寺提供资金支持,以便这些来到欧洲的穆斯林难民能够在“灵魂”上有一个栖身之所

      沙特的这一举动在德国乃至全欧洲都引发了轩然大波。德国执政党之一——基社盟党首安德里亚·邵伊尔毫不留情地指出,沙特的这一行为显得十分讽刺,这是因为沙特在也门地区打击胡塞武装的强势军事行动,恰恰就造成了众多难民的流离失所。

      “不,事情实际上更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穆斯林的兄弟会。阿拉伯世界的团结又在哪里?”

      英国牛津大学教授道金斯更是明言,面对德国人的慷慨,沙特的举动倒是一种“令人恶心的侮辱”。

      在欧洲多国或是关闭边境,或是加强边检的形势下,德国却始终在默默地收留难民。据英国《卫报》的估算,德国今年总共预计将面临接收80万难民的重压。这一数字对于全国人口8000多万的德国而言,竟占到了近1%。

      尽管沙特罔顾难民的做法是激起欧洲人愤怒的直接诱因,但说到底,真正的根源还在于瓦哈比主义与伊斯兰国之间暧昧不清的关联。可以这么说,瓦哈比主义在核心思想层面,与伊斯兰国所信奉的教条并无本质区别。其创始人瓦哈卜的主要信条之一构成了“塔克费尔”(takfir,即叛教)的核心思想。在“塔克费尔”教义下,任何穆斯林只要做出了侵害绝对王权的行为,瓦哈卜和他的信徒们便有权宣告其为叛教者。所有敬奉死者、圣徒、天使的穆斯林统统被瓦哈卜革除了教籍。他坚信穆斯林应全心全意侍奉真主,其他神祗势必会减损这种信仰。所以,根据瓦哈比派教义,信众不得向圣徒祈祷或为逝去的亲人祷告;不得祭扫坟墓;不得前往装饰奢华的清真寺;不得纪念圣徒的宗教节日;不得庆祝先知穆罕默德诞辰;甚至不得为死者立墓碑。

      瓦哈卜要求教徒身体力行,严格遵守教义。他宣称每一个穆斯林都必须单独向唯一的穆斯林领袖(如哈里发在世,则为哈里发)宣誓效忠。他写道:“那些异见者应被处决,他们的妻女应被强奸,他们的财产应被充公。”在瓦哈比派眼中,什叶派、苏非派和一些其他教派的信徒都是应处以极刑的叛教者,根本算不上穆斯林。

      至于IS与沙特之间的真正分歧,就在于“唯一的统治者、唯一的权威、唯一的清真寺”的最终化身,到底是沙特王国还是巴格达迪的“哈里发国”?换言之,与其说这一分歧是宗教上的,倒不如说更多地是政治上的。

      尽管伊斯兰国终将成为沙特的敌人,可在面对什叶派掌权的叙利亚与伊朗面前,这两者却结成了在着一种奇妙的共生关系。毕竟,关于这些什叶派的“叛教者”身份,二者并无根本分歧。

沙特的野心与德国的戒心

      值得注意的是,其实就在加布里尔公开批评沙特的3天前,德国已然通过非官方渠道表达了对沙特的戒备之意。

      德国联邦情报局(BND)曾于2日发出警告,必须警惕提防沙特阿拉伯对地区稳定的破坏性作用。

      “沙特王室老一辈领导成员迄今所持的谨慎的外交立场已经被冲动的干预政策所取代。”

      “作为正在改变其外交政策并强化内政管理的逊尼派地区大国,沙特阿拉伯也在同伊朗竞争。”

      简而言之,联邦情报局所发出警告的真正内涵是——在一个美国力量衰退的中东世界里,沙特想要借机称霸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沙特与伊朗争夺地区霸权的主要因素是,利雅得政府对提供地区战略保护和维持秩序的核心大国美国的信任不断减少。而利雅得与德黑兰相互之间的严重不信任以及宗教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严重对立使双方更加感觉到对方的威胁。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在该地区产生巨大影响。叙利亚、黎巴嫩、巴林和伊拉克是双方争取纳入自己势力范围的主要对象。

      沙特阿拉伯想通过其在也门的军事行动证明,为了避免地区政治受到不利影响,沙特敢于冒前所未有的‘军事、财政和政治风险’。自3月底以来,沙特阿拉伯参加了支持也门政府打击叛军的国际联盟,并且参与了也门的空袭行动。”

      此外,在油价上的强硬姿态也从侧面印证出,沙特在政策上确实逐渐走向冒进。

      随着油价持续走低,沙特在国际收支上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逆差,外汇储备大幅缩水。按照IMF的估计,当油价在72美元/桶以上的时候,沙特才能保持收支平衡,而《卫报》预测的平衡点更是高达110美元。面临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国王萨勒曼已经决定缩减政府的公共开支与部分社会福利。

      IMF更是宣称,沙特在5年之内,就会将外汇储备消耗殆尽。

      不过,这一切并不妨碍沙特继续在也门开展军事行动,也并没有阻止沙特继续在全球广建清真寺,更没有阻止沙特不惜一切代价要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努力。近期的国际油价曾经一度跌破36美元大关,可沙特主导的欧佩克却丝毫没有减产的意愿,仍然决定“死扛”下去。这也许是因为,沙特真的相信,他们可以在5年内彻底解决问题

“上阵父子兵”

      除了直接批评沙特政府外,德国联邦情报局更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沙特王室。联邦情报局认为,在沙特上述政策转向中的关键人物便是国王萨勒曼和他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萨勒曼国王于今年4月更是强力扶植了同属苏德里系的穆罕默德·本·纳伊夫担任王储,废黜了原先的王储穆克林。此外,国王还将他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扶上了副王储的宝座。

      此前有分析曾认为,萨拉曼国王的这一安排大有深意:纳伊夫王储一时成为了“众矢之的”,如果王室中再起波澜,任何政变、暗杀的首要目标都将直指纳伊夫王储,而萨勒曼国王则可以在他人生的最后岁月决定是否废黜纳伊夫王储,指定自己的儿子继位。

      这一切皆有迹可循,其实早在今年1月时,萨勒曼便安排自己的儿子担任国防部长,执掌军权。对沙特王室而言,出任国防部长是所有王储必须经过的一段政治历练。此外,尽管在王室内均为第三代成员,可1959年出生的本·纳伊夫却比本·萨勒曼要大上了26岁,实际上完全是两代人。本·萨勒曼缺乏的只是足够的政治资本,然而在其父的有意栽培之下,这一切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这对德国联邦情报局而言,就成了重大问题。联邦情报局认为,本·萨勒曼执掌权柄“蕴藏着潜在的风险,有可能更加刺激他尝试在其父有生之年确立其王储地位的野心。”

      诚然,对沙特而言,随着美国地区影响力的下降,对内与对外这两个主题却高度统一在了一起。萨勒曼父子意欲借力外部问题来巩固权力的企图,无疑将会为中东地区的未来蒙上一层新的阴影。

      虽然首当其冲的是中东地区的老百姓们,可欧洲国家却成了被殃及的池鱼。尤其是德国,这一欧洲工业的发动机,有着令人羡艳生活水平和稳定的社会秩序,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中东难民的首选目的地之一。

一个后美国时代的中东

      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对沙特的炮轰,不由地让人想起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最近的类似言论。上个月,他在凤凰卫视的专访中曾经说过这样的话:2006年,该组织在伊拉克宣布成立,取名“伊斯兰国”,但是有一个界定词:“伊拉克的”。当时他们的领导人是扎卡维,后来被美国人干掉了,美国人宣布是他们刺杀了扎卡维。也就是说,他们宣称在他们监管下、或者说占领下的伊拉克里有一个“伊斯兰国”。

      这是美国人自己说的,因此谁也不能说伊拉克不曾有过“伊斯兰国”,或者说它不是在美国的监管下存在的。这一点很清楚。“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都是阿富汗基地组织的分支。而在阿富汗,正如克林顿所说,也是众所周知的,当时美国在阿富汗成立“基地组织”是为了抗击苏联人的入侵,由沙特人出钱,美国人提供监管和指导。所以这一点十分明确,事实就是如此。现在他们的意识形态就是瓦哈比的意识形态,沙特瓦哈比意识形态。

      至于是谁在支持他们,沙特王室对瓦哈比派系是公开和正式支持的。当然,还有很多可以给他们提供资金的人,瓦哈比系的人。从后勤方面来说,所有对“伊斯兰国”的支持,不管是人力资源、资金流动、石油销售,还是其他,都是通过土耳其实现的,也有沙特和卡塔尔的合作。而这些,美国和西方国家都心知肚明。

      当然,这一切得以发生的背景便是美国力量在中东的衰落。近期,美国著名的现实主义国际关系大师米尔斯海默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曾提到,美国更是对伊斯兰国的兴起难辞其咎

      时节又恰逢土耳其公然击落俄罗斯苏-24战机,中东地区各种力量之间的矛盾正在经历一场逐渐公开化的过程。既然潘多拉魔盒随着推翻萨达姆政权后早已打开,那么在这样一个后美国的中东——土耳其、沙特、以色列及伊朗都在蠢蠢欲动,中东究竟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作者:羽扇观经


http://news.ifeng.com/a/20151216/46691851_0.shtml


      “我们必须向沙特澄清的是,袖手旁观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在12月5日接受《图片报》采访时,德国副总理西格玛·加布里尔极其罕见地将炮火直接对准了沙特。

      加布里尔在采访中,更是将目标剑指沙特的官方意识形态——瓦哈比主义:

      “全世界的瓦哈比清真寺都是由沙特资助的。许多来到德国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恰恰就受这些清真寺的影响。”

      加布里尔这一表态极为不同寻常,这是因为他的身份不仅是德国政府内阁阁员(他同时兼任德国经济部长——观察者网注),他同时也是联邦议会中第二大党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党魁。

      虽然比起政府的公开声明,媒体专访的场合固然显得不是那么得正式,可加布里尔的重磅身份摆在那里。随着土耳其公然击落俄罗斯战机后,中东局势愈发变得扑朔迷离。

      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欧洲与沙特皆为美国盟友,只是别忘了:尽管“敌人的敌人是朋友”颠扑不破,可“朋友的朋友是朋友”却未必正确。在美国与沙特之间,老欧洲却无奈地承受着难民问题与本土恐袭威胁的双重压力。

      在其中,沙特的国家官方意识形态——瓦哈比主义便成了德国人,乃至欧洲人都绕不过去的一个心结。

不断输出的瓦哈比主义

      沙特尊奉带有强烈原教旨色彩的瓦哈比主义,并借由资助清真寺的修建来输出这种思想——其实本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即便在难民问题日益严重困扰欧洲的今天,沙特仍然不断见缝插针在欧洲扩大其宗教影响力。这些行为最终彻底惹恼了德国人。

      沙特至今仍不愿意站出来收留叙利亚及北非难民(海湾国家均未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不过这并不妨碍其火上浇油的举动。9月份,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沙特竟然主动向德国提议,将为在德国建造200座清真寺提供资金支持,以便这些来到欧洲的穆斯林难民能够在“灵魂”上有一个栖身之所

      沙特的这一举动在德国乃至全欧洲都引发了轩然大波。德国执政党之一——基社盟党首安德里亚·邵伊尔毫不留情地指出,沙特的这一行为显得十分讽刺,这是因为沙特在也门地区打击胡塞武装的强势军事行动,恰恰就造成了众多难民的流离失所。

      “不,事情实际上更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穆斯林的兄弟会。阿拉伯世界的团结又在哪里?”

      英国牛津大学教授道金斯更是明言,面对德国人的慷慨,沙特的举动倒是一种“令人恶心的侮辱”。

      在欧洲多国或是关闭边境,或是加强边检的形势下,德国却始终在默默地收留难民。据英国《卫报》的估算,德国今年总共预计将面临接收80万难民的重压。这一数字对于全国人口8000多万的德国而言,竟占到了近1%。

      尽管沙特罔顾难民的做法是激起欧洲人愤怒的直接诱因,但说到底,真正的根源还在于瓦哈比主义与伊斯兰国之间暧昧不清的关联。可以这么说,瓦哈比主义在核心思想层面,与伊斯兰国所信奉的教条并无本质区别。其创始人瓦哈卜的主要信条之一构成了“塔克费尔”(takfir,即叛教)的核心思想。在“塔克费尔”教义下,任何穆斯林只要做出了侵害绝对王权的行为,瓦哈卜和他的信徒们便有权宣告其为叛教者。所有敬奉死者、圣徒、天使的穆斯林统统被瓦哈卜革除了教籍。他坚信穆斯林应全心全意侍奉真主,其他神祗势必会减损这种信仰。所以,根据瓦哈比派教义,信众不得向圣徒祈祷或为逝去的亲人祷告;不得祭扫坟墓;不得前往装饰奢华的清真寺;不得纪念圣徒的宗教节日;不得庆祝先知穆罕默德诞辰;甚至不得为死者立墓碑。

      瓦哈卜要求教徒身体力行,严格遵守教义。他宣称每一个穆斯林都必须单独向唯一的穆斯林领袖(如哈里发在世,则为哈里发)宣誓效忠。他写道:“那些异见者应被处决,他们的妻女应被强奸,他们的财产应被充公。”在瓦哈比派眼中,什叶派、苏非派和一些其他教派的信徒都是应处以极刑的叛教者,根本算不上穆斯林。

      至于IS与沙特之间的真正分歧,就在于“唯一的统治者、唯一的权威、唯一的清真寺”的最终化身,到底是沙特王国还是巴格达迪的“哈里发国”?换言之,与其说这一分歧是宗教上的,倒不如说更多地是政治上的。

      尽管伊斯兰国终将成为沙特的敌人,可在面对什叶派掌权的叙利亚与伊朗面前,这两者却结成了在着一种奇妙的共生关系。毕竟,关于这些什叶派的“叛教者”身份,二者并无根本分歧。

沙特的野心与德国的戒心

      值得注意的是,其实就在加布里尔公开批评沙特的3天前,德国已然通过非官方渠道表达了对沙特的戒备之意。

      德国联邦情报局(BND)曾于2日发出警告,必须警惕提防沙特阿拉伯对地区稳定的破坏性作用。

      “沙特王室老一辈领导成员迄今所持的谨慎的外交立场已经被冲动的干预政策所取代。”

      “作为正在改变其外交政策并强化内政管理的逊尼派地区大国,沙特阿拉伯也在同伊朗竞争。”

      简而言之,联邦情报局所发出警告的真正内涵是——在一个美国力量衰退的中东世界里,沙特想要借机称霸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沙特与伊朗争夺地区霸权的主要因素是,利雅得政府对提供地区战略保护和维持秩序的核心大国美国的信任不断减少。而利雅得与德黑兰相互之间的严重不信任以及宗教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严重对立使双方更加感觉到对方的威胁。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在该地区产生巨大影响。叙利亚、黎巴嫩、巴林和伊拉克是双方争取纳入自己势力范围的主要对象。

      沙特阿拉伯想通过其在也门的军事行动证明,为了避免地区政治受到不利影响,沙特敢于冒前所未有的‘军事、财政和政治风险’。自3月底以来,沙特阿拉伯参加了支持也门政府打击叛军的国际联盟,并且参与了也门的空袭行动。”

      此外,在油价上的强硬姿态也从侧面印证出,沙特在政策上确实逐渐走向冒进。

      随着油价持续走低,沙特在国际收支上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逆差,外汇储备大幅缩水。按照IMF的估计,当油价在72美元/桶以上的时候,沙特才能保持收支平衡,而《卫报》预测的平衡点更是高达110美元。面临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国王萨勒曼已经决定缩减政府的公共开支与部分社会福利。

      IMF更是宣称,沙特在5年之内,就会将外汇储备消耗殆尽。

      不过,这一切并不妨碍沙特继续在也门开展军事行动,也并没有阻止沙特继续在全球广建清真寺,更没有阻止沙特不惜一切代价要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努力。近期的国际油价曾经一度跌破36美元大关,可沙特主导的欧佩克却丝毫没有减产的意愿,仍然决定“死扛”下去。这也许是因为,沙特真的相信,他们可以在5年内彻底解决问题

“上阵父子兵”

      除了直接批评沙特政府外,德国联邦情报局更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沙特王室。联邦情报局认为,在沙特上述政策转向中的关键人物便是国王萨勒曼和他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萨勒曼国王于今年4月更是强力扶植了同属苏德里系的穆罕默德·本·纳伊夫担任王储,废黜了原先的王储穆克林。此外,国王还将他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扶上了副王储的宝座。

      此前有分析曾认为,萨拉曼国王的这一安排大有深意:纳伊夫王储一时成为了“众矢之的”,如果王室中再起波澜,任何政变、暗杀的首要目标都将直指纳伊夫王储,而萨勒曼国王则可以在他人生的最后岁月决定是否废黜纳伊夫王储,指定自己的儿子继位。

      这一切皆有迹可循,其实早在今年1月时,萨勒曼便安排自己的儿子担任国防部长,执掌军权。对沙特王室而言,出任国防部长是所有王储必须经过的一段政治历练。此外,尽管在王室内均为第三代成员,可1959年出生的本·纳伊夫却比本·萨勒曼要大上了26岁,实际上完全是两代人。本·萨勒曼缺乏的只是足够的政治资本,然而在其父的有意栽培之下,这一切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这对德国联邦情报局而言,就成了重大问题。联邦情报局认为,本·萨勒曼执掌权柄“蕴藏着潜在的风险,有可能更加刺激他尝试在其父有生之年确立其王储地位的野心。”

      诚然,对沙特而言,随着美国地区影响力的下降,对内与对外这两个主题却高度统一在了一起。萨勒曼父子意欲借力外部问题来巩固权力的企图,无疑将会为中东地区的未来蒙上一层新的阴影。

      虽然首当其冲的是中东地区的老百姓们,可欧洲国家却成了被殃及的池鱼。尤其是德国,这一欧洲工业的发动机,有着令人羡艳生活水平和稳定的社会秩序,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中东难民的首选目的地之一。

一个后美国时代的中东

      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对沙特的炮轰,不由地让人想起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最近的类似言论。上个月,他在凤凰卫视的专访中曾经说过这样的话:2006年,该组织在伊拉克宣布成立,取名“伊斯兰国”,但是有一个界定词:“伊拉克的”。当时他们的领导人是扎卡维,后来被美国人干掉了,美国人宣布是他们刺杀了扎卡维。也就是说,他们宣称在他们监管下、或者说占领下的伊拉克里有一个“伊斯兰国”。

      这是美国人自己说的,因此谁也不能说伊拉克不曾有过“伊斯兰国”,或者说它不是在美国的监管下存在的。这一点很清楚。“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都是阿富汗基地组织的分支。而在阿富汗,正如克林顿所说,也是众所周知的,当时美国在阿富汗成立“基地组织”是为了抗击苏联人的入侵,由沙特人出钱,美国人提供监管和指导。所以这一点十分明确,事实就是如此。现在他们的意识形态就是瓦哈比的意识形态,沙特瓦哈比意识形态。

      至于是谁在支持他们,沙特王室对瓦哈比派系是公开和正式支持的。当然,还有很多可以给他们提供资金的人,瓦哈比系的人。从后勤方面来说,所有对“伊斯兰国”的支持,不管是人力资源、资金流动、石油销售,还是其他,都是通过土耳其实现的,也有沙特和卡塔尔的合作。而这些,美国和西方国家都心知肚明。

      当然,这一切得以发生的背景便是美国力量在中东的衰落。近期,美国著名的现实主义国际关系大师米尔斯海默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曾提到,美国更是对伊斯兰国的兴起难辞其咎

      时节又恰逢土耳其公然击落俄罗斯苏-24战机,中东地区各种力量之间的矛盾正在经历一场逐渐公开化的过程。既然潘多拉魔盒随着推翻萨达姆政权后早已打开,那么在这样一个后美国的中东——土耳其、沙特、以色列及伊朗都在蠢蠢欲动,中东究竟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作者:羽扇观经


http://news.ifeng.com/a/20151216/46691851_0.shtml
狗大户也是悲剧啊,明明是和每利奸合伙坑人,怎么都赖我身上了╭(╯ε╰)╮
中国人默默地在自出资在重庆建个大清寺压压惊。
中国人默默地在自出资在重庆建个大清寺压压惊。
悲剧,顿时没有看笑话的心情了〒_〒
驴叫这种恶性病毒除非动用肥皂霉素,否则无解,元首的肥皂工厂才能清除驴叫病毒
美国撑腰不怕
悲剧,顿时没有看笑话的心情了〒_〒
那个清真寺不清真。建筑工人天天吃回锅肉
那个清真寺不清真。建筑工人天天吃回锅肉
对于那啥来说能提供那啥场所就够了,坑爹啊(>﹏<)
大中华还在到处建猪圈,悲剧。
中国几年前就切断了沙特经过巴基斯坦转入中国的非法资金。这些钱都用于建造清真寺。
三抬必须杀头
然而在土鳖这建清真寺,可是政绩一件呐。
中国几年前就切断了沙特经过巴基斯坦转入中国的非法资金。这些钱都用于建造清真寺。
切断个屁!引进国外资金发展本地穆斯林砍刀客,可是政府政绩
中国官员讲: 哇哈比清蒸寺你们不要上我这建,还可以算引进外资,政绩大大的
想到杭州大清真寺,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德国人搞双重标准,指责沙特支持恐怖主义,德国自己却默默地支持东突。
狗大户真是愚昧野蛮的原始人
德国人搞双重标准,指责沙特支持恐怖主义,德国自己却默默地支持东突。
这个要顶,nm这些西方国家再加上狗大户和土鸡哪一个不是支持着冻土啃我们血呢,确实不应该觉得欧洲很干净,只记着每利奸和土鸡狗大户,都很恶心。
猪教就是世界文明之癌,只能趁着还没到晚期,彻底消灭掉才可能解决问题。
中国官员真恶心
如果德国真指责沙特那沙特还是比较忌讳的,欧盟老大啊
希望老欧洲尽快打响第一炮!
若若 发表于 2015-12-17 00:26
中国人默默地在自出资在重庆建个大清寺压压惊。
你能不能灭了伊斯兰教?
不能的话就不可避免的要修清真寺
既然不可不免要修你是愿意让沙特出钱给你修还是自己出钱修?
美帝和油霸合伙,出事了,汉斯不可能指责美帝的嘛。

醉古 发表于 2015-12-17 09:25
如果德国真指责沙特那沙特还是比较忌讳的,欧盟老大啊


毫无意义,米帝才是真老大。
其次,百万驴叫已经注入,默大妈除非立马开肥皂厂,否则拖延几个月一扩散根本就是无解。
第三,不收钱倒给油霸省了一次。当地驴叫暴恐分子自费建呗,你还敢拆是咋地?
醉古 发表于 2015-12-17 09:25
如果德国真指责沙特那沙特还是比较忌讳的,欧盟老大啊


毫无意义,米帝才是真老大。
其次,百万驴叫已经注入,默大妈除非立马开肥皂厂,否则拖延几个月一扩散根本就是无解。
第三,不收钱倒给油霸省了一次。当地驴叫暴恐分子自费建呗,你还敢拆是咋地?
逗教军 发表于 2015-12-17 11:31
你能不能灭了伊斯兰教?
不能的话就不可避免的要修清真寺
既然不可不免要修你是愿意让沙特出钱给你修还 ...
不能灭伊斯兰教,就不可避免的要修清真寺?那就是政府必须修个了,只是谁出钱是吧?
不信真主,又不愿死?
后面那句不是你的,但谢谢你,温和MSL的逻辑!
汉斯也受不了咯
逗教军 发表于 2015-12-17 11:31
你能不能灭了伊斯兰教?
不能的话就不可避免的要修清真寺
既然不可不免要修你是愿意让沙特出钱给你修还 ...
为什么一定要修?原有的不够了么?
逗教军 发表于 2015-12-17 11:31
你能不能灭了伊斯兰教?
不能的话就不可避免的要修清真寺
既然不可不免要修你是愿意让沙特出钱给你修还 ...
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

你脑子没问题吧、
lyuanfei 发表于 2015-12-17 21:17
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

你脑子没问题吧、
原来你这个脑子没问题的很喜欢沙甸的模式啊,清真寺沙特出钱或者当地的绿绿自己修,阿訇自己选,教义自己讲啊
也只有中国拥抱沙特的糖衣炮弹。放任沙特资助的清真寺在华夏大地遍体开花!
皇后的梦想秀 发表于 2015-12-17 00:53
对于那啥来说能提供那啥场所就够了,坑爹啊(>﹏
我们自己造的,政委(红色毛拉,默罕默德。共)什么的是少不了的。
中国人默默地在自出资在重庆建个大清寺压压惊。
在哪里?新修的?有点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