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中国军事威胁论的首要发明者白邦瑞:队长别开枪是 ...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1/26 14:23:24
美国的中国军事威胁论的首要发明者白邦瑞:我为党国立过功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同志请不要这么拼,这样会暴露!阅读完这位白宫和国防部双料中国问题专家用中文写给中国读者的公开信后,笔者禁不住用红字标亮了老白的经典言论,太感人了,这是种什么精神啊?咱家从心底深处觉得这哥们总结成一句话就是:“队长别开枪是我!”
"尼克松让基辛格转告中方在他访华前不要邀请其它政治家访华抢了他的头柱香"
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初,花了20亿美金,向中国买了许多冲锋枪等常规武器,援助阿富汗游击队。这20亿美金是解放军对外军售的第一桶金。【编者按】
h tt p://news.163.com/15/0205/09/AHM8EO9A00014SEH.html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研究中国几十年,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不少中国人说他“反华”,媒体上也不乏挞伐。对此,他颇感委屈。
       2月3日,白邦瑞的新书《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出版开售,出于种种原因,编辑加了个“耸动”的副题“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强的秘密战略”。对此,他表示不喜欢。该书的中文版尚无着落,但已有中文书评称其再弹“中国威胁论”。
       所以,白邦瑞觉得有必要做个澄清,亲自用中文写了这封致中国读者的公开信。洋洋洒洒数千言,主要介绍新书的意图,及其个人的“中国立场”。与其说是一篇严谨的学术分析,不如说是一段关于中美关系史的个人回忆录,其中不乏自我表扬的部分。
       公开信诚系一家之言,主观色彩浓重。但白邦瑞作为中美建交的见证者以及五角大楼倚重的中国问题顾问,其观点立场在美国及其盟国日本,都颇具影响力。对此,我们也不妨兼听则明。
      
       我的《百年马拉松》一书刚刚问世,借此机会,我把我的心里话与您, 亲爱的读者,作一个坦诚的交流。
       我的这本书,无论从研究方法,还是材料汇总,圴沿袭了我第二本书,即《中国对未来安全环境的辩论》——比较准确、完整地收集了中国一些相对权威、资深的学术研究机构和学者对美中关系,特别是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文章、书的观点。
       为了更好地把习主席关于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落到实处,我把双方的一些疑虑、困惑,甚至是误解,统统摆上桌面,加以分类,研究解决,而不是采取大而化之,一锅煮的方式。我认为,细化双方共同点,指出不同点,采取历史地、具有深远战略眼光地看待、摆平这些问题,是我们两国地缘政治与战略研究人员可以尽到的责任。
       习近平主席提出,中美要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主张中美两国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实现双赢。我非常赞同习主席的这个主张。
       但遗憾的是,中国的一些鹰派人物的观点,似乎与习主席的主张不那么合拍。我的这本书的主要目的是,引用了中国鹰派的一些文章和书,来批评他们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相违背的观点。这样才能让美中关系更好沿着两国元首所达成的一致继续向前发展。
       十多年前,我出版过另外一本书《中国对未来安全环境的辩论》。感谢中国新华出版社的朋友们,把我的那本书全文翻译出版。我希望这一次新华出版社的朋友们,也能够将我的这本书翻成中文,这样恐怕可以更好地减少误会、误判,大家一起努力,朝新型大国关系方向发展。
       中国有个成语,叫“断章取义”。意思是说不顾全篇文章或谈话的内容,孤立地只取用其中的一段话或一句话的意思来下结论,与作者的文章原意不符。
       为了防止我的书被一些缺乏美中两国关系发展史的知识、不明真相,又缺乏长远战略眼光的人士误读、误解、误判,我写了这篇短文,想比较完整、准确地对我这一本学术性探讨美中关系历史的书做一些说明,以期这本书能被客观、公正地 对待和解读。就像毛主席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同时,我的这本书也是写给未来年轻一代研究学者的。因为他们对许多事情的真相缺乏了解,以至于有时候会在不正确的导向中做出错误的结论和判断。长时间的积累下来,一旦过了临界点,就有可能会使几十年来老一辈的领导人和战略研究人员辛辛苦苦经营培育的美中关系毁于一旦,也就很难实现习近平主席所倡导的那种双赢局面,甚至造成两败俱伤那种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在书的第二章里,我专门谈到了对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一些认识。习近平主席指出,历史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形成、发展及其盛衰兴亡的真实记录,是前人各种知识、经验和智慧的总汇( 见《中外历史问题八人谈》,第一页,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1 )。回想当年,在中美接触的最初,毛主席曾让叶剑英、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四位元帅就“中国联合美国,抗击苏联的威胁”提出建议。四位元帅经过调研,向毛主席递交了一份报告,其中特别引用了中国三国时代刘备和孙权联合起来反对曹操的故事和其他一些古代的战略思想。
       毛主席一贯重视用《左氏春秋》《战国策》、《资治通鉴》这些史书所载的经验教训指导中国革命和外交工作。已故的《纽约时报》记者索尔兹伯里曾提到,毛主席在长征的时候都带着这些书。有报道提到,邓小平先生也常常将《资治通鉴》、《古文观止》放在案头,随时阅读。
       尼克松总统为打开中国的大门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这是众所周知的。但年青一代可能有所不知的是,尼克松总统反共的资历也非常老。毛主席就曾经说过他很喜欢尼克松,因为他是右派。我在这里想指出的是,我们不能因为尼克松曾经有反共的历史,就否定他对美中两国关系所做的巨大历史贡献。
       中国有句古话,吃水不忘掘井人。每每谈到美中关系,我们也非常感怀毛主席、周总理这两位老一辈的中国领导人的高瞻远瞩。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叶剑英、陈毅、聂荣臻、徐向前这四位元帅当年不辱使命,向毛主席提出改善中美关系的建议。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周总理的助理熊向晖为中美关系在破冰之际做了大量具体的工作。如果没有他们的战略眼光和大智慧,美中关系恐怕还会在黑暗中摸索很久。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尼克松总统是否访华,访华是否会得罪当时的苏联、进而引起过激的反应,有着严重的分歧。有一派认为,最好与苏联搞缓和,集中精力尽快地解决头疼的越南问题,因此主张跟苏联打交道。而另一派认为,应该积极与中国打交道,来解决美国面临的困境。我是站在后面这一边的。
       当时,我在联合国总部工作,有机会和许多苏联的高级外交官接触,了解到苏方对美中改善关系的一些基本态度和可能的反应。他们说,只要美中不在军事上合作,苏联就不会反应过度。我将这些情况很快写成报告给美国政府。我还收到了美国政府、基辛格对我所写报告的感谢信。其实,基辛格当时对美中接触顾虑重重,前怕狼后怕虎,生怕苏联反应过度,对与苏联搞缓和非常热衷。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书中详细引用了一些最近解密的文件,有名有姓,非常具体。这些解密文件的全文,不久要在我的网站上全文公布。现在不少人把基辛格博士看作神,但历史毕竟是历史,是非曲直,自有评说。
       不久前,我曾经访华,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中国博物馆有幸参观了中国的复兴之路的展览。这个展览当然也包括了美中关系的一些历史,有的内容使我感慨万千,有的内容让我吃惊不己。这些有关的内容在我的书中都有详细表述:
       1.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是当年中国人提出的口号。在百年马拉松的比赛中,坚持按规则、按程序进行这场全球瞩目的比赛,我们不妨回顾一些历史事件,可能会有助于下一阶段的决赛。
       2.1969年3月,《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发表了参议员肯尼迪要求与中国改善关系的文章。为此,尼克松总统特别让前往北京的基辛格告诉中方,不要在他访华前邀请任何美国政治家访华,不要抢了他的头炷香。另外,参议员曼斯菲尔德也被告知,不要在尼克松访华前造访北京。
       随后,基辛格在北京见到毛主席。中方希望和美国尽快建交。但基辛格及其助手态度消极,借口各种理由,搪塞中方,对我和我的老板、后来成为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伊克莱所提的几条建议起初都不认真对待。我和伊克莱所提的具体建议,核心是向中国提供一个一揽子的军事援助计划,包括提供早期预警系统。也就是说,一旦面临苏联的军事攻击,中国在几小时前就可以预先得知,可以把自己暴露在外的轰炸机很快转场,以避免损失。我们还建议美方在中国需要的时候,向中国提供一些军事装备。基辛格的助手,尤其是洛德对此反应强烈,质疑此举会违反美国宪法。1973年11月1日,在向基辛格做汇报时,他们只是轻描淡写地提到我们的建议,而把建议的主要内容和核心部分都附在材料堆中。
       3.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基辛格当年不拖延, 美中建交就不至于要拖到1979年。毛主席、周总理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就会亲眼见证美中建交这个伟大时刻......当时基辛格在北京,毛主席其实是间接地批评了他这种拖延的态度的,毛主席说“美国人是想站在我们的肩膀上” 。当然,后来布热津斯基和卡特总统还是和邓小平最终达成建交协议。可以说,如果不是基辛格拖延,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至少还会提早五年。
       4.美中关系破冰之后,中国成功地化解了来自苏联的威胁,进入联合国,摆脱孤立,经济得到飞速发展。公正地说,美国是做了几件好事的,对中国融入世界大家庭做了一份贡献。这段历史,我在我的书中63页和64页有详细地叙述。
       5.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克莱担任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我是他的帮办。为了帮助当时解放军的现代化,有效地抵御来自北方苏联的威胁和来自南方的越南在中越边境的军事活动,我们建议里根总统批准了一个一揽子的援助中国的计划:一是帮助中国建立一套生产大型炸弹的生产线;二是帮助中国海军生产几种新型鱼雷;三是帮助中国空军改善战斗机的火控雷达系统。同时,我们还向解放军提供了几套当时他们最需要的TPQ炮兵雷达阵。所有的这些工作,我们加班加点,不辞辛苦,但是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句表扬的话。前两年,伊克莱博士病逝前亲自对我说,我们两人在八十年代为中国解放军的现代化做了许多事,但好像从未受到任何称赞。好在历史就是历史,我们也不会多么计较。
       6.今天,这些文件都解密了,我终于可以说一句自己表扬自己的话:我为美中关系最初解冻作了一个无名英雄。我和伊克莱副部长为解放军的现代化以及有效地抗御外来威胁做了不少事。如果中国方面有有关奖励制度的话,我应该得一个一吨重的大奖章。
       7.这里还有一段插曲。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初,花了20亿美金,向中国买了许多冲锋枪等常规武器,援助阿富汗游击队。这20亿美金是解放军对外军售的第一桶金。
       8.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第一个提出与中国方面进行情报交流的建议,为解放军的现代化作了许多具体的工作。我曾多次去阿富汗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与当地反侵略的武装力量、领导人,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些官员进行了接触。在这些过程中,我所扮演的角色都是积极的、建设性的,为当时中国改善周边的安全环境实实在在地做了不少好事,进而使中国能安心地发展自己,为今天成为数一数二的强国。这些故事,在我的书中72页75页有着详细的叙述。
       9.我在书中还提到,现在美国国内有相当一批人(当然不包括我在内),主张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遏制,甚至威慑,从而想把中国搞乱。他们甚至希望对中国进行先孤立、后瓜分,也就是李登辉说的“七块论”。我坚决反对这些人的荒唐想法。但这些人贼心不死,甚至要拉我下水,我坚决不从。如果按照这些人的荒唐想法,我们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几十年美中两国关系将付之东流。
       10.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多次会晤,双方同意加强美中两国两军的关系,但对新型大国关系的具体倡议、内涵的理解却不尽相同。因此,从学术、历史的角度来探讨美中两国的合作之道、公开透明地把一些双方的分歧都提出来,应该是有益的。我们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些持鹰派观点的人对美中两国、两军关系的发展有不同的意见,这其实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里,我想说,我希望与他们继续保持交流。
       11.我之所以提到中国的鹰派对美国持怀疑态度,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基辛格在他的《论中国》一书中,十分看不起中国的鹰派,书中多处批评刘明福将军。 联想起基辛格在上世纪70年代拖延中美建交、过度担心苏联对中美接触的反应,等等所造成的后果和影响,我觉得让刘明福将军这样的鹰派有说话和表达意见的机会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
       12.上世纪80年代,里根总统批准了伊克莱和我的主张,向中国出售军事装备,并没有征求基辛格的意见。里根在白宫8年,就对外政策,只见过基辛格一次,谈的话题是中美洲的问题。这些在许多报章上都有报道。现在看起来,幸亏基辛格不在当时的决策圈里,否则又要重蹈美中建交的老路,一拖再拖,什么事也办不成。
       13.今天中国取得的成功,说句心里话,也有我们美国的巨大贡献。
       第一,在1970年代,在中国受到北方威胁之际,我们美国挺身而出,主持正义,没有让威胁和威慑中国的阴谋得逞。
       第二,从1970年代开始,美国向中国提供了许多高技术方面的帮助,使中国的许多科技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几任美国总统的科技顾问相继访华,中国的国家科委主任也先后访美。双方在核工业、航天技术、高级材料、化工、医疗等学科方面都有大量合作。
       第三,从1970年代初期起,特别是1980年代至今,几十万的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大学深造,有的人取得了奖学金,学习科技、人文和其他学科。他们当中许多人学成回国,在各个领域都担当了学科带头人。这可能是美国对中国今天的成功作出的最大贡献之一。
       第四,从1980年代初至今,这几十年来,美国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支持帮助也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陆海空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都与中国进行了全方位的交流。在人民解放军需要美军装备的时候,我们也总是给予满足。应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今天的现代化,美国是起了比较积极的作用的。虽然美中两国对解决国际安全事务方面有许多不同意见和主张,但坚持美中两军进行积极交往的决心没有变。我是积极推动这项工作的支持者。
       第五,美中两国贸易受到两国人民和政府空前的支持。辽阔的美国国土是中国人民投资做生意的好地方。三亿多美国人的消费是中国众多厂家的巨大市场。同样,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是美国商家投资做买卖的好去处。中国巨大的旅游潜力也真是举世无双。
       总之,中国人民在他们复兴道路和实现中国梦的过程中,我们美国人做了不少好事。但是很遗憾,这些好事并没有很好地在中国的历史书中体现出来。相比之下,鸦片战争、八国联军、望厦条约等等倒是占了许多篇幅。对历史上一些负面的东西,应该是实事求是,既不夸大,也不必忽略。实际上,美国对中国从来没有领土野心。总之,我们要让年轻一代学会客观地看待美中关系史。
       我在书中提到,中国公开的资料及舆论在不少地方抹黑我们,甚至提出从林肯总统时代一直至今,美国都想遏制中国。这与史实不符。再说美国没有领导八国联军,也没有去打鸦片战争,更没有参加火烧圆明园,那都是英国军队干的,账请不要算在我们头上。
       这些不利于中美两国发展大国新型关系。毛主席曾经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我要在这里加上我自己的一句看法——这也是建立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首要问题。
       14.在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我掩卷深思,无限感慨。我从二十多岁起,致力于美中两国友好,为此出过许多具体的点子和建议,并推动付诸实施,我真诚地希望中国能够成功应对外来威胁。几十年过去了,我想,如果中国未来再次受到来自北方的威胁,美国政府和人民还会再次伸出援手。
       15.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综合国力、军力都有了长足的发展。中国国防大学刘亚洲将军说,21世纪的中美竞争就是“就是比赛谁发展成就更优,谁综合国力提升更快,就是决赛谁能够成为更好引领世界进步的 冠军国家 ”(见刘亚洲“中美世纪博弈:开辟世界历史新时代”第一页序言,刘明福《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北京2010)。
       16. “百年马拉松”这个词不是我的发明。刘明福将军在他的《中国梦》一书中,把马拉松比作中美竞赛,作了很详细精彩的叙述。习近平主席主持工作以后,把实现中国梦和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作为头等大事。中国现在的态度非常谦虚,韬光养晦的战略及其升级版在延续,在发展。前不久,中国副总理汪洋访问芝加哥,对中美两国经济合作表示出了务实态度。也就是说,双方在马拉松的比赛中,也都要遵守规矩,按规则办事。
       整整六十年前,毛主席在关于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我们的目标是要赶上美国,并且要超过美国。美国只有一亿多人口,我国有六亿多人口,我们应该赶上美国。究竟要几十年,看大家努力,至少50年吧,也许75年,75年就是15亇五年计划。,哪一天赶上美国,超过美国,我们才吐一口气。” 毛主席认为,中国只有超过美国,才能对人类做出大贡献(见刘明福《中国梦》,第9、10页)。
       下次如果有机会去北京,我要到毛主席纪念堂,向他老人家报告:“主席,你六十年前的预言很快就要应验了。中国没有用七十五年,只用了六十年多一点,就赶上了美国。恐怕不要多久就会超过美国了。”因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过计算,今年(2015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就会超过美国。我想不用多久,中国的军事力量也会赶超美国,届时,也许我还健在,也许还能见证这一天。
       我相信,如果中国沿着习近平主席的复兴之路和中国梦的设想继续走下去,中国在2049年成为冠军国家问题不大。
       我写这篇文章,只是从一个学者的身份和角度来谈谈新书出版后的感想。希望我们有机会可以在更广泛的基础上进行交流,使美中关系真正成为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当然,我的书有错误在所难免,希望我能在中文版问世的时候进行较大的修改。
       谢谢您阅读这篇文章。美国的中国军事威胁论的首要发明者白邦瑞:我为党国立过功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同志请不要这么拼,这样会暴露!阅读完这位白宫和国防部双料中国问题专家用中文写给中国读者的公开信后,笔者禁不住用红字标亮了老白的经典言论,太感人了,这是种什么精神啊?咱家从心底深处觉得这哥们总结成一句话就是:“队长别开枪是我!”
"尼克松让基辛格转告中方在他访华前不要邀请其它政治家访华抢了他的头柱香"
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初,花了20亿美金,向中国买了许多冲锋枪等常规武器,援助阿富汗游击队。这20亿美金是解放军对外军售的第一桶金。【编者按】
h tt p://news.163.com/15/0205/09/AHM8EO9A00014SEH.html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研究中国几十年,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不少中国人说他“反华”,媒体上也不乏挞伐。对此,他颇感委屈。
       2月3日,白邦瑞的新书《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出版开售,出于种种原因,编辑加了个“耸动”的副题“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强的秘密战略”。对此,他表示不喜欢。该书的中文版尚无着落,但已有中文书评称其再弹“中国威胁论”。
       所以,白邦瑞觉得有必要做个澄清,亲自用中文写了这封致中国读者的公开信。洋洋洒洒数千言,主要介绍新书的意图,及其个人的“中国立场”。与其说是一篇严谨的学术分析,不如说是一段关于中美关系史的个人回忆录,其中不乏自我表扬的部分。
       公开信诚系一家之言,主观色彩浓重。但白邦瑞作为中美建交的见证者以及五角大楼倚重的中国问题顾问,其观点立场在美国及其盟国日本,都颇具影响力。对此,我们也不妨兼听则明。
      
       我的《百年马拉松》一书刚刚问世,借此机会,我把我的心里话与您, 亲爱的读者,作一个坦诚的交流。
       我的这本书,无论从研究方法,还是材料汇总,圴沿袭了我第二本书,即《中国对未来安全环境的辩论》——比较准确、完整地收集了中国一些相对权威、资深的学术研究机构和学者对美中关系,特别是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文章、书的观点。
       为了更好地把习主席关于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落到实处,我把双方的一些疑虑、困惑,甚至是误解,统统摆上桌面,加以分类,研究解决,而不是采取大而化之,一锅煮的方式。我认为,细化双方共同点,指出不同点,采取历史地、具有深远战略眼光地看待、摆平这些问题,是我们两国地缘政治与战略研究人员可以尽到的责任。
       习近平主席提出,中美要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主张中美两国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实现双赢。我非常赞同习主席的这个主张。
       但遗憾的是,中国的一些鹰派人物的观点,似乎与习主席的主张不那么合拍。我的这本书的主要目的是,引用了中国鹰派的一些文章和书,来批评他们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相违背的观点。这样才能让美中关系更好沿着两国元首所达成的一致继续向前发展。
       十多年前,我出版过另外一本书《中国对未来安全环境的辩论》。感谢中国新华出版社的朋友们,把我的那本书全文翻译出版。我希望这一次新华出版社的朋友们,也能够将我的这本书翻成中文,这样恐怕可以更好地减少误会、误判,大家一起努力,朝新型大国关系方向发展。
       中国有个成语,叫“断章取义”。意思是说不顾全篇文章或谈话的内容,孤立地只取用其中的一段话或一句话的意思来下结论,与作者的文章原意不符。
       为了防止我的书被一些缺乏美中两国关系发展史的知识、不明真相,又缺乏长远战略眼光的人士误读、误解、误判,我写了这篇短文,想比较完整、准确地对我这一本学术性探讨美中关系历史的书做一些说明,以期这本书能被客观、公正地 对待和解读。就像毛主席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同时,我的这本书也是写给未来年轻一代研究学者的。因为他们对许多事情的真相缺乏了解,以至于有时候会在不正确的导向中做出错误的结论和判断。长时间的积累下来,一旦过了临界点,就有可能会使几十年来老一辈的领导人和战略研究人员辛辛苦苦经营培育的美中关系毁于一旦,也就很难实现习近平主席所倡导的那种双赢局面,甚至造成两败俱伤那种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在书的第二章里,我专门谈到了对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一些认识。习近平主席指出,历史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形成、发展及其盛衰兴亡的真实记录,是前人各种知识、经验和智慧的总汇( 见《中外历史问题八人谈》,第一页,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1 )。回想当年,在中美接触的最初,毛主席曾让叶剑英、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四位元帅就“中国联合美国,抗击苏联的威胁”提出建议。四位元帅经过调研,向毛主席递交了一份报告,其中特别引用了中国三国时代刘备和孙权联合起来反对曹操的故事和其他一些古代的战略思想。
       毛主席一贯重视用《左氏春秋》《战国策》、《资治通鉴》这些史书所载的经验教训指导中国革命和外交工作。已故的《纽约时报》记者索尔兹伯里曾提到,毛主席在长征的时候都带着这些书。有报道提到,邓小平先生也常常将《资治通鉴》、《古文观止》放在案头,随时阅读。
       尼克松总统为打开中国的大门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这是众所周知的。但年青一代可能有所不知的是,尼克松总统反共的资历也非常老。毛主席就曾经说过他很喜欢尼克松,因为他是右派。我在这里想指出的是,我们不能因为尼克松曾经有反共的历史,就否定他对美中两国关系所做的巨大历史贡献。
       中国有句古话,吃水不忘掘井人。每每谈到美中关系,我们也非常感怀毛主席、周总理这两位老一辈的中国领导人的高瞻远瞩。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叶剑英、陈毅、聂荣臻、徐向前这四位元帅当年不辱使命,向毛主席提出改善中美关系的建议。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周总理的助理熊向晖为中美关系在破冰之际做了大量具体的工作。如果没有他们的战略眼光和大智慧,美中关系恐怕还会在黑暗中摸索很久。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尼克松总统是否访华,访华是否会得罪当时的苏联、进而引起过激的反应,有着严重的分歧。有一派认为,最好与苏联搞缓和,集中精力尽快地解决头疼的越南问题,因此主张跟苏联打交道。而另一派认为,应该积极与中国打交道,来解决美国面临的困境。我是站在后面这一边的。
       当时,我在联合国总部工作,有机会和许多苏联的高级外交官接触,了解到苏方对美中改善关系的一些基本态度和可能的反应。他们说,只要美中不在军事上合作,苏联就不会反应过度。我将这些情况很快写成报告给美国政府。我还收到了美国政府、基辛格对我所写报告的感谢信。其实,基辛格当时对美中接触顾虑重重,前怕狼后怕虎,生怕苏联反应过度,对与苏联搞缓和非常热衷。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书中详细引用了一些最近解密的文件,有名有姓,非常具体。这些解密文件的全文,不久要在我的网站上全文公布。现在不少人把基辛格博士看作神,但历史毕竟是历史,是非曲直,自有评说。
       不久前,我曾经访华,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中国博物馆有幸参观了中国的复兴之路的展览。这个展览当然也包括了美中关系的一些历史,有的内容使我感慨万千,有的内容让我吃惊不己。这些有关的内容在我的书中都有详细表述:
       1.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是当年中国人提出的口号。在百年马拉松的比赛中,坚持按规则、按程序进行这场全球瞩目的比赛,我们不妨回顾一些历史事件,可能会有助于下一阶段的决赛。
       2.1969年3月,《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发表了参议员肯尼迪要求与中国改善关系的文章。为此,尼克松总统特别让前往北京的基辛格告诉中方,不要在他访华前邀请任何美国政治家访华,不要抢了他的头炷香。另外,参议员曼斯菲尔德也被告知,不要在尼克松访华前造访北京。
       随后,基辛格在北京见到毛主席。中方希望和美国尽快建交。但基辛格及其助手态度消极,借口各种理由,搪塞中方,对我和我的老板、后来成为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伊克莱所提的几条建议起初都不认真对待。我和伊克莱所提的具体建议,核心是向中国提供一个一揽子的军事援助计划,包括提供早期预警系统。也就是说,一旦面临苏联的军事攻击,中国在几小时前就可以预先得知,可以把自己暴露在外的轰炸机很快转场,以避免损失。我们还建议美方在中国需要的时候,向中国提供一些军事装备。基辛格的助手,尤其是洛德对此反应强烈,质疑此举会违反美国宪法。1973年11月1日,在向基辛格做汇报时,他们只是轻描淡写地提到我们的建议,而把建议的主要内容和核心部分都附在材料堆中。
       3.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基辛格当年不拖延, 美中建交就不至于要拖到1979年。毛主席、周总理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就会亲眼见证美中建交这个伟大时刻......当时基辛格在北京,毛主席其实是间接地批评了他这种拖延的态度的,毛主席说“美国人是想站在我们的肩膀上” 。当然,后来布热津斯基和卡特总统还是和邓小平最终达成建交协议。可以说,如果不是基辛格拖延,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至少还会提早五年。
       4.美中关系破冰之后,中国成功地化解了来自苏联的威胁,进入联合国,摆脱孤立,经济得到飞速发展。公正地说,美国是做了几件好事的,对中国融入世界大家庭做了一份贡献。这段历史,我在我的书中63页和64页有详细地叙述。
       5.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克莱担任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我是他的帮办。为了帮助当时解放军的现代化,有效地抵御来自北方苏联的威胁和来自南方的越南在中越边境的军事活动,我们建议里根总统批准了一个一揽子的援助中国的计划:一是帮助中国建立一套生产大型炸弹的生产线;二是帮助中国海军生产几种新型鱼雷;三是帮助中国空军改善战斗机的火控雷达系统。同时,我们还向解放军提供了几套当时他们最需要的TPQ炮兵雷达阵。所有的这些工作,我们加班加点,不辞辛苦,但是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句表扬的话。前两年,伊克莱博士病逝前亲自对我说,我们两人在八十年代为中国解放军的现代化做了许多事,但好像从未受到任何称赞。好在历史就是历史,我们也不会多么计较。
       6.今天,这些文件都解密了,我终于可以说一句自己表扬自己的话:我为美中关系最初解冻作了一个无名英雄。我和伊克莱副部长为解放军的现代化以及有效地抗御外来威胁做了不少事。如果中国方面有有关奖励制度的话,我应该得一个一吨重的大奖章。
       7.这里还有一段插曲。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初,花了20亿美金,向中国买了许多冲锋枪等常规武器,援助阿富汗游击队。这20亿美金是解放军对外军售的第一桶金。
       8.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第一个提出与中国方面进行情报交流的建议,为解放军的现代化作了许多具体的工作。我曾多次去阿富汗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与当地反侵略的武装力量、领导人,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些官员进行了接触。在这些过程中,我所扮演的角色都是积极的、建设性的,为当时中国改善周边的安全环境实实在在地做了不少好事,进而使中国能安心地发展自己,为今天成为数一数二的强国。这些故事,在我的书中72页75页有着详细的叙述。
       9.我在书中还提到,现在美国国内有相当一批人(当然不包括我在内),主张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遏制,甚至威慑,从而想把中国搞乱。他们甚至希望对中国进行先孤立、后瓜分,也就是李登辉说的“七块论”。我坚决反对这些人的荒唐想法。但这些人贼心不死,甚至要拉我下水,我坚决不从。如果按照这些人的荒唐想法,我们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几十年美中两国关系将付之东流。
       10.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多次会晤,双方同意加强美中两国两军的关系,但对新型大国关系的具体倡议、内涵的理解却不尽相同。因此,从学术、历史的角度来探讨美中两国的合作之道、公开透明地把一些双方的分歧都提出来,应该是有益的。我们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些持鹰派观点的人对美中两国、两军关系的发展有不同的意见,这其实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里,我想说,我希望与他们继续保持交流。
       11.我之所以提到中国的鹰派对美国持怀疑态度,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基辛格在他的《论中国》一书中,十分看不起中国的鹰派,书中多处批评刘明福将军。 联想起基辛格在上世纪70年代拖延中美建交、过度担心苏联对中美接触的反应,等等所造成的后果和影响,我觉得让刘明福将军这样的鹰派有说话和表达意见的机会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
       12.上世纪80年代,里根总统批准了伊克莱和我的主张,向中国出售军事装备,并没有征求基辛格的意见。里根在白宫8年,就对外政策,只见过基辛格一次,谈的话题是中美洲的问题。这些在许多报章上都有报道。现在看起来,幸亏基辛格不在当时的决策圈里,否则又要重蹈美中建交的老路,一拖再拖,什么事也办不成。
       13.今天中国取得的成功,说句心里话,也有我们美国的巨大贡献。
       第一,在1970年代,在中国受到北方威胁之际,我们美国挺身而出,主持正义,没有让威胁和威慑中国的阴谋得逞。
       第二,从1970年代开始,美国向中国提供了许多高技术方面的帮助,使中国的许多科技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几任美国总统的科技顾问相继访华,中国的国家科委主任也先后访美。双方在核工业、航天技术、高级材料、化工、医疗等学科方面都有大量合作。
       第三,从1970年代初期起,特别是1980年代至今,几十万的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大学深造,有的人取得了奖学金,学习科技、人文和其他学科。他们当中许多人学成回国,在各个领域都担当了学科带头人。这可能是美国对中国今天的成功作出的最大贡献之一。
       第四,从1980年代初至今,这几十年来,美国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支持帮助也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陆海空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都与中国进行了全方位的交流。在人民解放军需要美军装备的时候,我们也总是给予满足。应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今天的现代化,美国是起了比较积极的作用的。虽然美中两国对解决国际安全事务方面有许多不同意见和主张,但坚持美中两军进行积极交往的决心没有变。我是积极推动这项工作的支持者。
       第五,美中两国贸易受到两国人民和政府空前的支持。辽阔的美国国土是中国人民投资做生意的好地方。三亿多美国人的消费是中国众多厂家的巨大市场。同样,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是美国商家投资做买卖的好去处。中国巨大的旅游潜力也真是举世无双。
       总之,中国人民在他们复兴道路和实现中国梦的过程中,我们美国人做了不少好事。但是很遗憾,这些好事并没有很好地在中国的历史书中体现出来。相比之下,鸦片战争、八国联军、望厦条约等等倒是占了许多篇幅。对历史上一些负面的东西,应该是实事求是,既不夸大,也不必忽略。实际上,美国对中国从来没有领土野心。总之,我们要让年轻一代学会客观地看待美中关系史。
       我在书中提到,中国公开的资料及舆论在不少地方抹黑我们,甚至提出从林肯总统时代一直至今,美国都想遏制中国。这与史实不符。再说美国没有领导八国联军,也没有去打鸦片战争,更没有参加火烧圆明园,那都是英国军队干的,账请不要算在我们头上。
       这些不利于中美两国发展大国新型关系。毛主席曾经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我要在这里加上我自己的一句看法——这也是建立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首要问题。
       14.在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我掩卷深思,无限感慨。我从二十多岁起,致力于美中两国友好,为此出过许多具体的点子和建议,并推动付诸实施,我真诚地希望中国能够成功应对外来威胁。几十年过去了,我想,如果中国未来再次受到来自北方的威胁,美国政府和人民还会再次伸出援手。
       15.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综合国力、军力都有了长足的发展。中国国防大学刘亚洲将军说,21世纪的中美竞争就是“就是比赛谁发展成就更优,谁综合国力提升更快,就是决赛谁能够成为更好引领世界进步的 冠军国家 ”(见刘亚洲“中美世纪博弈:开辟世界历史新时代”第一页序言,刘明福《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北京2010)。
       16. “百年马拉松”这个词不是我的发明。刘明福将军在他的《中国梦》一书中,把马拉松比作中美竞赛,作了很详细精彩的叙述。习近平主席主持工作以后,把实现中国梦和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作为头等大事。中国现在的态度非常谦虚,韬光养晦的战略及其升级版在延续,在发展。前不久,中国副总理汪洋访问芝加哥,对中美两国经济合作表示出了务实态度。也就是说,双方在马拉松的比赛中,也都要遵守规矩,按规则办事。
       整整六十年前,毛主席在关于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我们的目标是要赶上美国,并且要超过美国。美国只有一亿多人口,我国有六亿多人口,我们应该赶上美国。究竟要几十年,看大家努力,至少50年吧,也许75年,75年就是15亇五年计划。,哪一天赶上美国,超过美国,我们才吐一口气。” 毛主席认为,中国只有超过美国,才能对人类做出大贡献(见刘明福《中国梦》,第9、10页)。
       下次如果有机会去北京,我要到毛主席纪念堂,向他老人家报告:“主席,你六十年前的预言很快就要应验了。中国没有用七十五年,只用了六十年多一点,就赶上了美国。恐怕不要多久就会超过美国了。”因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过计算,今年(2015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就会超过美国。我想不用多久,中国的军事力量也会赶超美国,届时,也许我还健在,也许还能见证这一天。
       我相信,如果中国沿着习近平主席的复兴之路和中国梦的设想继续走下去,中国在2049年成为冠军国家问题不大。
       我写这篇文章,只是从一个学者的身份和角度来谈谈新书出版后的感想。希望我们有机会可以在更广泛的基础上进行交流,使美中关系真正成为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当然,我的书有错误在所难免,希望我能在中文版问世的时候进行较大的修改。
       谢谢您阅读这篇文章。
从1970年代初期起,特别是1980年代至今,几十万的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大学深造,有的人取得了奖学金,学习科技、人文和其他学科。他们当中许多人学成回国,在各个领域都担当了学科带头人。这可能是美国对中国今天的成功作出的最大贡献之一。
       第四,从1980年代初至今,这几十年来,美国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支持帮助也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陆海空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都与中国进行了全方位的交流。在人民解放军需要美军装备的时候,我们也总是给予满足。应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今天的现代化,美国是起了比较积极的作用的。虽然美中两国对解决国际安全事务方面有许多不同意见和主张,但坚持美中两军进行积极交往的决心没有变。我是积极推动这项工作的支持者。
如果没有美国的遏制,中国会发展的更快。而不是美国帮助了中国!
挺正面的。不知道真假
小白同志,别扯这些没用的,我们都知道,说说现在你主动暴露身份的思想根源吧。。。
蕞尔小国是不会懂我们历史悠久的大中华治国之道的
中年宅男 发表于 2015-2-15 10:20
如果没有美国的遏制,中国会发展的更快。而不是美国帮助了中国!
如果没有美国的遏制,中国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快。是美国的压力帮助了中国!

没有压力,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
周总理的助理熊向晖,就是原来胡宗南的那个助理吗
嗯,一个有点意思的老家伙。不过呢,天朝不喜欢争什么天下第一,谁爱当谁就去当吧。中美两国希望能够一直和平友好下去,那是人类之福。
老白主动申请一吨重的大奖章,亮了
怎么感觉是某只兔子的搞笑文章呢?
Howard 发表于 2015-2-15 12:32
如果没有美国的遏制,中国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快。是美国的压力帮助了中国!

没有压力,没有竞争就没有进 ...
没有美国,我们自己就不吃饭了吗?中国乒乓球没有多大压力,还不是老是世界第一,中国足球那么大的压力,还不是没有起色。中国的发展靠的还是自己努力,
原来美国为毒菜国家提供了这么多军援!
白邦瑞同志,我们说您反华是为了保护您
快退休了,想评个职称,来北京养老。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近日,我局北美站某外勤人员,因年终福利问题与上级发生矛盾,在屡次申诉得不到妥善解决的情况下,擅自采取行动,在公共媒体发表了不理智的言论,对其本人和我局工作、乃至国家战略均产生了较坏影响。局党委在发现问题后,及时对事件进行了调查,现已基本查明:
      我局北美站外勤人员,代号“黑色长跑者”,因年底年终福利被无故扣发一事向北美站站党委发出询问,站党委以“国内各机关、单位均已按照中央精神停发各种福利”为由予以解答,“黑”对此解释表示难以接受,在其给局党委的申诉信中这样写道“我为党和国家勤勤恳恳工作了近四十年,虽然谈不上功劳,但是辛苦总是有一点的。年终福利,历来就有,虽然分量并不重,但是这是对我一年工作的肯定,也是我党不同于资本主义政党的人情所在,亦是我向往革命的真正原因。国内个别单位,违规发放福利,予以禁止理所当然,我举双手赞成,但是正当福利被克扣,我表示不能理解。忆往昔困难日,年末中秋也常有一点小礼物,或者一只北京烤鸭,又或一只金华火腿,也有过德州扒鸡,妻儿在侧,一同分享,或者会问,哪里弄到的,我都会微笑的说,“北京的朋友给的”,朋友二字,我甚为看中,每年的年结,对我来说都是惊喜,或者说,也是对我工作的肯定及组织对我的思念。现在国家蒸蒸日上,我们工作人员正当福利待遇却被无故压缩,我表示愤怒,我相信这种近乎“偏执”的行为,与中央的精神是违背的,与习总书记的原意也是有差距的。再次表示强烈的抗议!”随后,该名外勤即采取个人行动。
      此次事件,望各单位认真组织学习、深刻检讨、吸取教训,绝对不得以任何名义克扣工作人员的正当福利!鉴于事件并未造成实质性影响,且当事双方认错态度较好,现局党委决定,给予北美站党委负责人平XX,党内警告一次,并取消年终评比资格;给予“黑”,党内严重警告一次,取消年终评比资格,但对于克扣的年终福利,按规定予以补发。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近日,我局北美站某外勤人员,因年终福利问题与上级发生矛盾,在屡次申诉得不到妥善解决的情况下,擅自采取行动,在公共媒体发表了不理智的言论,对其本人和我局工作、乃至国家战略均产生了较坏影响。局党委在发现问题后,及时对事件进行了调查,现已基本查明:
      我局北美站外勤人员,代号“黑色长跑者”,因年底年终福利被无故扣发一事向北美站站党委发出询问,站党委以“国内各机关、单位均已按照中央精神停发各种福利”为由予以解答,“黑”对此解释表示难以接受,在其给局党委的申诉信中这样写道“我为党和国家勤勤恳恳工作了近四十年,虽然谈不上功劳,但是辛苦总是有一点的。年终福利,历来就有,虽然分量并不重,但是这是对我一年工作的肯定,也是我党不同于资本主义政党的人情所在,亦是我向往革命的真正原因。国内个别单位,违规发放福利,予以禁止理所当然,我举双手赞成,但是正当福利被克扣,我表示不能理解。忆往昔困难日,年末中秋也常有一点小礼物,或者一只北京烤鸭,又或一只金华火腿,也有过德州扒鸡,妻儿在侧,一同分享,或者会问,哪里弄到的,我都会微笑的说,“北京的朋友给的”,朋友二字,我甚为看中,每年的年结,对我来说都是惊喜,或者说,也是对我工作的肯定及组织对我的思念。现在国家蒸蒸日上,我们工作人员正当福利待遇却被无故压缩,我表示愤怒,我相信这种近乎“偏执”的行为,与中央的精神是违背的,与习总书记的原意也是有差距的。再次表示强烈的抗议!”随后,该名外勤即采取个人行动。
      此次事件,望各单位认真组织学习、深刻检讨、吸取教训,绝对不得以任何名义克扣工作人员的正当福利!鉴于事件并未造成实质性影响,且当事双方认错态度较好,现局党委决定,给予北美站党委负责人平XX,党内警告一次,并取消年终评比资格;给予“黑”,党内严重警告一次,取消年终评比资格,但对于克扣的年终福利,按规定予以补发。
飞翔天宇 发表于 2015-2-15 16:27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有才!!!
飞翔天宇 发表于 2015-2-15 16:27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哈哈,笑死我咧
飞翔天宇 发表于 2015-2-15 16:27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有才!按照老白的资历,不会给平xx打下手吧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牛掰~真实可信!
飞翔天宇 发表于 2015-2-15 16:27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一口老血喷在屏幕上
刀巴虎 发表于 2015-2-15 11:49
小白同志,别扯这些没用的,我们都知道,说说现在你主动暴露身份的思想根源吧。。。
年终工作总结报告和年终奖是密切挂钩的!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太有才了,言辞恳切,有理有据,以情动人,也要拿着白同志的申诉信去要福利去了。
实话实说,自19世纪后期开始美国对中国的发展总体而言是提供了许多助力的。现在中国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接近完成工业化了,虽然还存在不少问题,但如果反腐能坚持,不出大差错的话现代化是可以实现的。也许对于中美两国而言,最大的问题不是彼此,而是伊斯兰世界的子宫武器和封闭原教旨主义,现在欧洲这么绿化下去,出现一个装备核武和其他尖端武器的极端伊斯兰国家恐怕只是时间问题,这才是文明世界真正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狠人一个,笑喷
飞翔天宇 发表于 2015-2-15 16:27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我坚决不从
飞翔天宇 发表于 2015-2-15 16:27
战略忽悠总局2015年第四次周一例会
关于近期本局内部一起严重违纪事件的通报(摘录)
你小子官八股写得不错嘛!
说!是什么职位的?年底有没有收礼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