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挑战削弱阿拉伯政权合法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6/21 12:25:29
美报:五大挑战削弱阿拉伯政权合法性
2011年02月11日   来源: 新华国际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月8日文章 题:阿拉伯政权相继倒台的五个原因(作者开罗大学和中密歇根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社会政策与谅解研究所研究员穆阿塔兹·法塔赫)

    埃及的群众表威并非源于轻微的不满,穆巴拉克政权面临深层次的合法性削弱问题———阿拉伯世界有很多地区都存在同样模式的合法性削弱。这种情况不会随表威的增多或新政府的成立消失,而将持续多年。理解更大范围的社会和人口因素对于理解中东的动荡以及阿拉伯世界可以怎样进步至关重要。

    政府合法性的削弱源于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项挑战是我所说的生物挑战。老统治者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年轻人存在代沟。

    埃及目前约有65%的人口不到30岁,18—29岁人口的失业率达25%。只有1%的埃及年轻人正式属于某个政党,也就是说,他们在政治上没有得到充分代表。埃及年轻一代根本不记得穆巴拉克在1973年反对以色列的战争中是令人尊敬的空军将领。他的军事背景或许对年轻人的父母意味着很多,但对年轻一代本身没有什么意义。

    第二,地理挑战也是政府合法性削弱的一个因素。

    拥有石油和磷酸盐这类基础资源、而且控制着地缘战略航路甚至水资源是突出的地理优势。这种对外援和自然资源的控制使很多阿拉伯政府通过“酬金”或“提供薪俸的石油政体”在上世纪70年代获得合法性并维持到90年代。但是,从自然资源、控制航路和外国援助中获得的财富无法继续产生同样效果,让阿拉伯政权合法。新一代对免费教育、医疗和工作的要求更高。经济上“生活优裕的超级公民”和政治上“每况愈下、无足轻重”这种模式未来行不通。正如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显示的,从总体上说,穆巴拉克政权没能把货币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

    第三,该地区的专制统治者面临与伊斯兰相关的新挑战,这可称为神学挑战。

    一些伊斯兰教主义者已经证明,他们比某些世俗专制统治者更信奉民主。专制统治者用来诽谤中伤伊斯兰教主义者的“神学或神权”手段已经日益失灵,因为事实证明很多伊斯兰教主义者不像他们的统治者那么暴力或激进。埃及中间党等现代伊斯兰团体一直在设法证明自身以和平民主方式参政的诚意,但却被剥夺了这一权利。

    现在越来越难以把所有伊斯兰教主义者都说成是“基地”领袖的信徒或学生。现代伊斯兰教主义者使用民主的语言,让自己与暴力激进的伊斯兰分子区别开来,从而拆穿专制国家主张中央集权的精英用来推迟民主进程的神学或神权借口。

    第四是技术挑战。

    如果不是有了使MSL与世界充分联系的技术,之前的情况都不可能出现。卫星和互联网让MSL看到格鲁吉亚、乌克兰、突尼斯和其他国家正在发生什么。通信技术的进步促使表威活动蔓延到整个地区。埃及的统治精英坚持说:“‘脸谱’青年不是真正的埃及青年。”事实已经证明了相反的观点:“脸谱”青年就是埃及青年,因为他们享受到在线下享受不到的言论自由。

    第五是意识形态挑战。

    这个时代,像纳赛尔主义和伊斯兰教教义一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非民主意识形态已经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埃及已经独立了几十年,再加上无处不在的腐败和苏联模式的垮台,纳赛尔采纳的这些不利于民主的意识形态失去意义。改革和变化等字眼已经成为阿拉伯街头的最新流行词。

    前文提到的生物、地理、神学、技术和意识形态挑战都削弱了穆巴拉克政权的合法性。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02/11/c_121065883.htm美报:五大挑战削弱阿拉伯政权合法性
2011年02月11日   来源: 新华国际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月8日文章 题:阿拉伯政权相继倒台的五个原因(作者开罗大学和中密歇根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社会政策与谅解研究所研究员穆阿塔兹·法塔赫)

    埃及的群众表威并非源于轻微的不满,穆巴拉克政权面临深层次的合法性削弱问题———阿拉伯世界有很多地区都存在同样模式的合法性削弱。这种情况不会随表威的增多或新政府的成立消失,而将持续多年。理解更大范围的社会和人口因素对于理解中东的动荡以及阿拉伯世界可以怎样进步至关重要。

    政府合法性的削弱源于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项挑战是我所说的生物挑战。老统治者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年轻人存在代沟。

    埃及目前约有65%的人口不到30岁,18—29岁人口的失业率达25%。只有1%的埃及年轻人正式属于某个政党,也就是说,他们在政治上没有得到充分代表。埃及年轻一代根本不记得穆巴拉克在1973年反对以色列的战争中是令人尊敬的空军将领。他的军事背景或许对年轻人的父母意味着很多,但对年轻一代本身没有什么意义。

    第二,地理挑战也是政府合法性削弱的一个因素。

    拥有石油和磷酸盐这类基础资源、而且控制着地缘战略航路甚至水资源是突出的地理优势。这种对外援和自然资源的控制使很多阿拉伯政府通过“酬金”或“提供薪俸的石油政体”在上世纪70年代获得合法性并维持到90年代。但是,从自然资源、控制航路和外国援助中获得的财富无法继续产生同样效果,让阿拉伯政权合法。新一代对免费教育、医疗和工作的要求更高。经济上“生活优裕的超级公民”和政治上“每况愈下、无足轻重”这种模式未来行不通。正如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显示的,从总体上说,穆巴拉克政权没能把货币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

    第三,该地区的专制统治者面临与伊斯兰相关的新挑战,这可称为神学挑战。

    一些伊斯兰教主义者已经证明,他们比某些世俗专制统治者更信奉民主。专制统治者用来诽谤中伤伊斯兰教主义者的“神学或神权”手段已经日益失灵,因为事实证明很多伊斯兰教主义者不像他们的统治者那么暴力或激进。埃及中间党等现代伊斯兰团体一直在设法证明自身以和平民主方式参政的诚意,但却被剥夺了这一权利。

    现在越来越难以把所有伊斯兰教主义者都说成是“基地”领袖的信徒或学生。现代伊斯兰教主义者使用民主的语言,让自己与暴力激进的伊斯兰分子区别开来,从而拆穿专制国家主张中央集权的精英用来推迟民主进程的神学或神权借口。

    第四是技术挑战。

    如果不是有了使MSL与世界充分联系的技术,之前的情况都不可能出现。卫星和互联网让MSL看到格鲁吉亚、乌克兰、突尼斯和其他国家正在发生什么。通信技术的进步促使表威活动蔓延到整个地区。埃及的统治精英坚持说:“‘脸谱’青年不是真正的埃及青年。”事实已经证明了相反的观点:“脸谱”青年就是埃及青年,因为他们享受到在线下享受不到的言论自由。

    第五是意识形态挑战。

    这个时代,像纳赛尔主义和伊斯兰教教义一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非民主意识形态已经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埃及已经独立了几十年,再加上无处不在的腐败和苏联模式的垮台,纳赛尔采纳的这些不利于民主的意识形态失去意义。改革和变化等字眼已经成为阿拉伯街头的最新流行词。

    前文提到的生物、地理、神学、技术和意识形态挑战都削弱了穆巴拉克政权的合法性。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02/11/c_121065883.htm
没能把货币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的恶果
看会怎么收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