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自忠访日的几个问题 李学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4 19:57:01
关于张自忠访日的几个问题 李学智

1937年4月,在中日关系日趋恶化,华北地区的中日军事冲突一触即发,抗战形势
不断高涨 的情况下,时任29军38师师长兼天津市市长的张自忠率“冀察平津国外
旅行团”赴日访问, 时间共35天,其引人关注是不言而喻的。其中某些问题说法
不一,本文拟略作考察,冀究真 相。 一、访日之缘起 关于张自忠率团访日
之缘起,林治波在其所著《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将军传》中认为,日 本人本提
出邀请29军军长、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访日,宋“考虑到自己作为冀察
当 局最高领导人亲自访日,一旦日方就经济提携等问题提出无理要求,我方势必
失去回旋余地 ,故而决定由张自忠率团访日”。①10余年之后,林再次述及此事
称:日本人“实际上是想 邀请宋哲元去。……但是宋哲元不愿意去”,而委派张
自忠代其访日。② 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当时《中央周报》刊载的一则《天
津特函》称:“实现此行纯系华北日驻屯军司令部的约请 ,而由退还庚子赔款之
一部拨充经费,冀察政委会则所出无多……宋哲元本人原不准备派员 东渡,惟此
中有人为张自忠运筹帷幄自命不凡者,极力怂恿张领导前往,迄今外间对该团多  
所传述,但已不能影响该团之行矣!”①时任29军副军长的秦德纯回忆:“日方
于二十六年 春,坚邀张将军(自忠)赴日参观,因此张将军便成了全国众矢之的
。”①张自忠回国之后 发表的书面谈话亦称:此次访问为“蒙冀察政委会宋委员
长之允许”。①可见日方邀请者并 非宋哲元,而是张自忠。如果是日方邀请宋哲
元访日,而宋委张代其前往,则绝不会有“蒙 ……允许”之语。 当时日人为
何“坚邀”张自忠访日? 日本方面为将华北地区变成第二个东北,竭力分化瓦
解冀察当局及29军。据日军驻北平特务 机关部辅佐官寺平忠辅透露,当时原任特
务机关长松室孝良给他的指示是:“我们应尽全力 谋求与冀察亲睦提携,打入其
心中,诱导其成为日本伙伴。”①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之后, 日人感到“抗日的
空气▲▲乎弥漫平津一带”,形势的发展对其不利,故想方设法“如何使 宋哲元
逃不出我们的掌握”①,在这种情况下,邀请张自忠等访日,“(日本)军部之
意, 除使张自忠等悚于日本之富强,自动彻底亲日外,则欲拉住冀察实力派头脑
简单分子,根本 排除其抗日反日思想,而无形中做到破坏我收拾华北计划。”①
 可见在当时的情势下,邀请张自忠访日实际上是日本控制华北阴谋重要的一部
分,内藏祸心 ,而宋哲元迫于形势,不得不同意。 二、访日之行程 访问团
一行20余人,团长张自忠,副团长张允荣, 成员有29军将领,冀察平津四省市政
府 、工商界代表,北宁路局、惠通航空公司人员及张自忠、张允荣的家属共20余
人。① 关于此次访问及行程的内容,张自忠行前曾向记者发表谈话称,此次访
日,“纯粹为观光性 质,并未负有若何任务”①,回国后亦称只在几个地方参观
了工业,“与日方军政实业界要 人晤面,亦仅系普通酬酢”①。 但实际情况恐
怕不是这么简单。 参观团一行于4月23日上午抵达塘沽,乘日轮“长安丸”号
26日抵达日本门司港,即换船驶 长崎,27日乘火车经箱根,28日抵东京,下榻帝
国大饭店。 在张自忠访日期间,日本关东军参谋长、陆军大臣东条英机特意从
中国东北赶来宴请访问团 全体人员并合影留念。宴会后留下张与4位军人会谈。
“这是关系重大一次会谈,直至深夜 张等才回饭店。四个旅长回来后,神色有些
紧张,问他们谈得怎样,只是说谈得不好,未透 露具体内容。”①在东京期间,
张自忠“带了一名翻译,应邀参加了日本天长节及日本天皇 阅兵式”①。这些情
况张自忠回国后均讳莫如深,一字不提。
5月26日上午访问团从神户乘“大陆丸”启程回国,先到青岛,然后到济南会见山
东省主席 韩复榘。29日由济南返回天津。 三、访日对张自忠之影响 张自忠
访日回来后对日态度发生很大的变化。 “张自忠自赴日本以还,似害有二种病
,即(1)因日人给以许多新式武器之参观,以至畏 日。(2)因日人对其优待而
亲日”①。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七七事变发生后对日反攻问题。七七
事变发生后,29军将领积极准备反攻,曾两次下令反攻 而均未成事实。《卢沟桥
事件第16次会报》透露:“8号及10号冯治安、秦德纯决心反攻, 宋亦由乐陵电
令先消灭当前之敌,当开会时冯发表主战言论后,问张自忠意见如何?张答无 意
见,于是8日晚下反攻命令。殊日人方面因兵力甚少,得此消息则多方派人疏通,
谓可无 条件撤兵,因之乃收回反攻命令。至10日日军未撤,冯等又下令反攻,日
人又向张自忠及许 多亲日分子疏通,致反攻未成事实①。”据戈定远的说法,“
‘七七事变’后,二十九军战 和不定,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张自忠的掣肘①。“7  
月15日,在宋哲元寓所召开的会议上,和 战两种意见对立,冯治安等“力主战,
对日绝不让步”,但张自忠等“力主和,日对张等由 陈(觉生)、马(彦▲)居
中拉拢,故张等对日外交处处让步,藉巩地盘①”。显然,在“ 七七事变”发生
后对日反攻问题上,作为29军主力师师长的张自忠的作用显然是消极的,甚 或是
反面的。 关于与日军谈判及《香月细目》的签订。冀察政权的对日交涉长期以
来一直由秦德纯负责, 宋哲元此次去山东之前亦将对日谈判权交给了秦德纯。但
七七事变发生后,日军则抛开秦德 纯,将谈判的对手转为张自忠。7月10日日军
特务机关长松井直接到北平椅子胡同的张自忠 公馆与之协商停战协议①,7月11
日上午,张自忠在张允荣私寓与松井达成“协定”,7月19 日深夜,张自忠和张
允荣又代表29军在《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史称《香月细目》)上签 字①。  
 关于驱宋自代。7月下旬,在日本人的策划下,麇集在平津的汉奸亲日派张璧
、潘毓桂等人 秘密进行拥戴张自忠,逼走宋哲元的活动。在潘毓桂、张璧等人的
蒙骗、怂恿下,7月25日 张自忠由天津来到北平。7月28日下午3时许,张自忠前
往见宋,并对宋表示:如果其暂时离 开北平,大局仍有转圜的希望。至此,宋明
白局势已无可挽回,随即委张代理其冀察政务委 员会委员长、北平市长职,并于
当日晚间协同冯治安、秦德纯等人前往保定①。关于这件事 ,萧振瀛的述说与之
一致:事后两人见面时,“张抱余大哭曰:‘对不起团体,对不起大哥 。’……
‘潘毓桂明告,宋已接受日所有条件,日本认为军队不听从宋命令,故要余代之
。 余在问清谈判情况后,方赶往北平,代之以控制局势,不意演变如是①。’”
张自忠在见到 秦德纯时,亦痛感自己的错误:“张见秦,痛哭流涕,无地自容地
说:对不起长官,对不起 朋友,无面目见人。”此后在南京见蒋介石亦表示:自
己“愚而自用,原来想和平解决华北 局面,结果贻害国家,后悔无及①”。此几
段文字互为印证,可见张自忠是误入日本人和汉 奸的圈套而驱宋自代。 同时
,当日寇不断挑衅、进攻的情况下,驻天津附近的38军,在副军长李文田等人的
主持下 ,进行了作战部署,因张自忠去北平未归,故尚待命。在得到我军克复丰
台的消息和宋哲元 守土自卫的通电后,7月29日凌晨,李文田等人即率领所部分
向海光寺日军兵营、天津东站 和东局子飞机场等处日军发起攻击。但其后接到张
自忠由北平发来的电报,谓和平有望。指 挥部接到张的电报后即停止了进攻,7
月29日下午三点各进攻部队纷纷撤退,而日军则展开 反攻,我军民死伤惨重①。
 张自忠在和平根本已无可能的情况下仍幻想与日妥协,求得和平,严重影响29
军的对日本侵 略的抵抗,对平津地区的抗日大局的消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张的
这些表现不能不说与其此 次访问日本所受到的影响有关。待张自忠知道自己受到
日本和汉奸的愚弄,铸成大错,遂潜 出北平南下抗日,以英勇杀敌、为国捐躯的
壮烈洗雪了蒙受的耻辱。
关于张自忠访日的几个问题 李学智

1937年4月,在中日关系日趋恶化,华北地区的中日军事冲突一触即发,抗战形势
不断高涨 的情况下,时任29军38师师长兼天津市市长的张自忠率“冀察平津国外
旅行团”赴日访问, 时间共35天,其引人关注是不言而喻的。其中某些问题说法
不一,本文拟略作考察,冀究真 相。 一、访日之缘起 关于张自忠率团访日
之缘起,林治波在其所著《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将军传》中认为,日 本人本提
出邀请29军军长、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访日,宋“考虑到自己作为冀察
当 局最高领导人亲自访日,一旦日方就经济提携等问题提出无理要求,我方势必
失去回旋余地 ,故而决定由张自忠率团访日”。①10余年之后,林再次述及此事
称:日本人“实际上是想 邀请宋哲元去。……但是宋哲元不愿意去”,而委派张
自忠代其访日。② 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当时《中央周报》刊载的一则《天
津特函》称:“实现此行纯系华北日驻屯军司令部的约请 ,而由退还庚子赔款之
一部拨充经费,冀察政委会则所出无多……宋哲元本人原不准备派员 东渡,惟此
中有人为张自忠运筹帷幄自命不凡者,极力怂恿张领导前往,迄今外间对该团多  
所传述,但已不能影响该团之行矣!”①时任29军副军长的秦德纯回忆:“日方
于二十六年 春,坚邀张将军(自忠)赴日参观,因此张将军便成了全国众矢之的
。”①张自忠回国之后 发表的书面谈话亦称:此次访问为“蒙冀察政委会宋委员
长之允许”。①可见日方邀请者并 非宋哲元,而是张自忠。如果是日方邀请宋哲
元访日,而宋委张代其前往,则绝不会有“蒙 ……允许”之语。 当时日人为
何“坚邀”张自忠访日? 日本方面为将华北地区变成第二个东北,竭力分化瓦
解冀察当局及29军。据日军驻北平特务 机关部辅佐官寺平忠辅透露,当时原任特
务机关长松室孝良给他的指示是:“我们应尽全力 谋求与冀察亲睦提携,打入其
心中,诱导其成为日本伙伴。”①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之后, 日人感到“抗日的
空气▲▲乎弥漫平津一带”,形势的发展对其不利,故想方设法“如何使 宋哲元
逃不出我们的掌握”①,在这种情况下,邀请张自忠等访日,“(日本)军部之
意, 除使张自忠等悚于日本之富强,自动彻底亲日外,则欲拉住冀察实力派头脑
简单分子,根本 排除其抗日反日思想,而无形中做到破坏我收拾华北计划。”①
 可见在当时的情势下,邀请张自忠访日实际上是日本控制华北阴谋重要的一部
分,内藏祸心 ,而宋哲元迫于形势,不得不同意。 二、访日之行程 访问团
一行20余人,团长张自忠,副团长张允荣, 成员有29军将领,冀察平津四省市政
府 、工商界代表,北宁路局、惠通航空公司人员及张自忠、张允荣的家属共20余
人。① 关于此次访问及行程的内容,张自忠行前曾向记者发表谈话称,此次访
日,“纯粹为观光性 质,并未负有若何任务”①,回国后亦称只在几个地方参观
了工业,“与日方军政实业界要 人晤面,亦仅系普通酬酢”①。 但实际情况恐
怕不是这么简单。 参观团一行于4月23日上午抵达塘沽,乘日轮“长安丸”号
26日抵达日本门司港,即换船驶 长崎,27日乘火车经箱根,28日抵东京,下榻帝
国大饭店。 在张自忠访日期间,日本关东军参谋长、陆军大臣东条英机特意从
中国东北赶来宴请访问团 全体人员并合影留念。宴会后留下张与4位军人会谈。
“这是关系重大一次会谈,直至深夜 张等才回饭店。四个旅长回来后,神色有些
紧张,问他们谈得怎样,只是说谈得不好,未透 露具体内容。”①在东京期间,
张自忠“带了一名翻译,应邀参加了日本天长节及日本天皇 阅兵式”①。这些情
况张自忠回国后均讳莫如深,一字不提。
5月26日上午访问团从神户乘“大陆丸”启程回国,先到青岛,然后到济南会见山
东省主席 韩复榘。29日由济南返回天津。 三、访日对张自忠之影响 张自忠
访日回来后对日态度发生很大的变化。 “张自忠自赴日本以还,似害有二种病
,即(1)因日人给以许多新式武器之参观,以至畏 日。(2)因日人对其优待而
亲日”①。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七七事变发生后对日反攻问题。七七
事变发生后,29军将领积极准备反攻,曾两次下令反攻 而均未成事实。《卢沟桥
事件第16次会报》透露:“8号及10号冯治安、秦德纯决心反攻, 宋亦由乐陵电
令先消灭当前之敌,当开会时冯发表主战言论后,问张自忠意见如何?张答无 意
见,于是8日晚下反攻命令。殊日人方面因兵力甚少,得此消息则多方派人疏通,
谓可无 条件撤兵,因之乃收回反攻命令。至10日日军未撤,冯等又下令反攻,日
人又向张自忠及许 多亲日分子疏通,致反攻未成事实①。”据戈定远的说法,“
‘七七事变’后,二十九军战 和不定,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张自忠的掣肘①。“7  
月15日,在宋哲元寓所召开的会议上,和 战两种意见对立,冯治安等“力主战,
对日绝不让步”,但张自忠等“力主和,日对张等由 陈(觉生)、马(彦▲)居
中拉拢,故张等对日外交处处让步,藉巩地盘①”。显然,在“ 七七事变”发生
后对日反攻问题上,作为29军主力师师长的张自忠的作用显然是消极的,甚 或是
反面的。 关于与日军谈判及《香月细目》的签订。冀察政权的对日交涉长期以
来一直由秦德纯负责, 宋哲元此次去山东之前亦将对日谈判权交给了秦德纯。但
七七事变发生后,日军则抛开秦德 纯,将谈判的对手转为张自忠。7月10日日军
特务机关长松井直接到北平椅子胡同的张自忠 公馆与之协商停战协议①,7月11
日上午,张自忠在张允荣私寓与松井达成“协定”,7月19 日深夜,张自忠和张
允荣又代表29军在《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史称《香月细目》)上签 字①。  
 关于驱宋自代。7月下旬,在日本人的策划下,麇集在平津的汉奸亲日派张璧
、潘毓桂等人 秘密进行拥戴张自忠,逼走宋哲元的活动。在潘毓桂、张璧等人的
蒙骗、怂恿下,7月25日 张自忠由天津来到北平。7月28日下午3时许,张自忠前
往见宋,并对宋表示:如果其暂时离 开北平,大局仍有转圜的希望。至此,宋明
白局势已无可挽回,随即委张代理其冀察政务委 员会委员长、北平市长职,并于
当日晚间协同冯治安、秦德纯等人前往保定①。关于这件事 ,萧振瀛的述说与之
一致:事后两人见面时,“张抱余大哭曰:‘对不起团体,对不起大哥 。’……
‘潘毓桂明告,宋已接受日所有条件,日本认为军队不听从宋命令,故要余代之
。 余在问清谈判情况后,方赶往北平,代之以控制局势,不意演变如是①。’”
张自忠在见到 秦德纯时,亦痛感自己的错误:“张见秦,痛哭流涕,无地自容地
说:对不起长官,对不起 朋友,无面目见人。”此后在南京见蒋介石亦表示:自
己“愚而自用,原来想和平解决华北 局面,结果贻害国家,后悔无及①”。此几
段文字互为印证,可见张自忠是误入日本人和汉 奸的圈套而驱宋自代。 同时
,当日寇不断挑衅、进攻的情况下,驻天津附近的38军,在副军长李文田等人的
主持下 ,进行了作战部署,因张自忠去北平未归,故尚待命。在得到我军克复丰
台的消息和宋哲元 守土自卫的通电后,7月29日凌晨,李文田等人即率领所部分
向海光寺日军兵营、天津东站 和东局子飞机场等处日军发起攻击。但其后接到张
自忠由北平发来的电报,谓和平有望。指 挥部接到张的电报后即停止了进攻,7
月29日下午三点各进攻部队纷纷撤退,而日军则展开 反攻,我军民死伤惨重①。
 张自忠在和平根本已无可能的情况下仍幻想与日妥协,求得和平,严重影响29
军的对日本侵 略的抵抗,对平津地区的抗日大局的消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张的
这些表现不能不说与其此 次访问日本所受到的影响有关。待张自忠知道自己受到
日本和汉奸的愚弄,铸成大错,遂潜 出北平南下抗日,以英勇杀敌、为国捐躯的
壮烈洗雪了蒙受的耻辱。
您也是论坛老人了,应该知道规则,转载是要链接的。
还有可否改改排版
杀之 发表于 2011-9-2 11:00
您也是论坛老人了,应该知道规则,转载是要链接的。
http://bbs.tiexue.net/post2_4283763_1.html         接受批评,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