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亲历的关于美国人的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15 20:55:42
我亲历的关于美国人的事</P>
记得前年我回家去过年,坐的是“天津—。。”的一趟车。大家都知道春运的时候很难买到火车票,我是买站票上的火车,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站立我终于买到了一张餐车的座位,这可以说满幸运的。在餐车中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来自德州的美国人,这家伙很胖,也很可爱,他绘声绘色的给我讲他的鼻子,他始终说他的鼻子是被打外的(我看绝对是长歪的)。这似乎是一个快乐的旅程,这个美国人也许说得口干舌燥了,于是就向餐车人员买啤酒(5元一罐),这看来其实没什么,但是车乘人员在给他啤酒的时候微笑着用道地的带儿话音的方言说:“操。你。妈”,我是一愣,这些人怎么这样?但是那个美国人显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和他说了句:“Thanks”,一个车乘人员开心了,于是其他几个蓝色的(衣着)的车乘人员也开了心语是一时间“操。你。妈”之声不断,这个可怜的美国人。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吧。我是听不下去了,于是就和这些蓝色生物说:“喂,看到那个女人了吗?是他(那个美国人)的老婆,中国人,听得懂的。”于是蓝色们马上就住了嘴。那个美国人始终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的老婆始终趴在桌子上睡觉。</P>
蓝色们为什么要骂人呢?他们好像没有什么所谓的对于美国人的仇恨,甚至也许连美国人和德国人也分不清楚。但是他们竟然在谩骂,他们好像也不是在谩骂,应该说在寻开心,拿一个外国人寻开心,我不想说什么“民族气节”什么“婢颜奴骨”,我只想说这件事情,蓝色的敢骂,看来他们不是做了第一次了,因为他们可以很自然的假定来做他们撤的外国人不会听懂他们的话(也许是他们听了我们之间的谈话,那美国人绝没说过中文的,按他老婆的话来说:“他太懒了,教他也不学。”),所以蓝色们才敢于这样的去侮辱他取乐。很幸运,他们赌对了,但是他们似乎是算错了一步,就是他的老婆,如果他老婆不是睡着了而是醒过来了,听到了他们的谩骂,再用英文告诉美国人,那美国人会怎么做呢?那也许就不是美国人在和我讲他的鼻子是被打歪的,而是那些蓝色的鼻子被打歪。尽管这美国人好像是做网络的,但是五大三粗的他(形象上我始终不觉得他算是坐办公室的家伙,这家伙身材是一点,他穿了一双尖头包不锈钢的小靴子,看上去更像个绑牛的牛仔)的暴力性我还是干预比较的肯定的。</P>
<p> </p></P>
如果他老婆醒了,如果美国人把蓝色的打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会怎么样呢?“美国人大中国人!”“美国人欺负中国人”“美国人再次在中国逞凶”这些话很快就会蔓延开来。可是实际上呢?我们的确是有爱国的激情,的确是有民族的尊严,但如果是为了这些蓝色的而迸发出来,是否是一种浪费呢?如果是我,我愿意这么认为。但实际上任何一个没有亲眼看到整个事情发展的人是否能够像我当时一样去想这件事呢?要是我没亲历的话我也许不会相信。其他的人我想也会如此。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我们要为这些蓝色而呐喊,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我可不想为这些蓝色的作任何事情。这些人,也许刻薄点说就是我们民族的败类!连起码的尊敬都放在一边。这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啊?</P>
<p> </p></P>
做人的期满要求就是尊重,无论是对于本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应该持有。不能说因为他不懂你的话你就可以这样去谩骂他。谩骂带来的快感真得很大吗?我不知道,我也不这样认为。但我只清楚一点,这种行为就代表着一个人的素质,起码的素质不合格!</P>
我不想再说什么素质的问题,但我希望更多的人能过去多多地加以学习,或者说研究,不要对外国人充满着好奇,或者逗趣,把外国人看成是小鸟一样的生物。不了解带来了“自傲”的“天朝情结”或者“自卑”的“奴才情结”,无论是这两种情节的哪种,都不是建好的事情。了解是必需的,也是必要的。实际上我也不想多说了。</P>
以前有所德国大学组织了一次学生来我们学校交流的活动,德国学生和我们外语系的学生坐在草坪上谈话,我看到了什么?一些紧张的外语系和更多的远远的围在周围想看猴子一样的其他系的学生。我希望能在未来看猴子的学生能越来越少,直至消失。外国人也只是人而已,是普通人,那就请让我们用普通的心态去对待吧!</P>
我说的一切都是对于“外国人”而言,我从来没把日本人也当作是人,我只认为他们是人样的生物。所以,就我来说,我不认为这适用于日本人,对于他们,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前,我对他们保持沉默。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后,我很乐意让他们在地球上消失。</P>我亲历的关于美国人的事</P>
记得前年我回家去过年,坐的是“天津—。。”的一趟车。大家都知道春运的时候很难买到火车票,我是买站票上的火车,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站立我终于买到了一张餐车的座位,这可以说满幸运的。在餐车中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来自德州的美国人,这家伙很胖,也很可爱,他绘声绘色的给我讲他的鼻子,他始终说他的鼻子是被打外的(我看绝对是长歪的)。这似乎是一个快乐的旅程,这个美国人也许说得口干舌燥了,于是就向餐车人员买啤酒(5元一罐),这看来其实没什么,但是车乘人员在给他啤酒的时候微笑着用道地的带儿话音的方言说:“操。你。妈”,我是一愣,这些人怎么这样?但是那个美国人显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和他说了句:“Thanks”,一个车乘人员开心了,于是其他几个蓝色的(衣着)的车乘人员也开了心语是一时间“操。你。妈”之声不断,这个可怜的美国人。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吧。我是听不下去了,于是就和这些蓝色生物说:“喂,看到那个女人了吗?是他(那个美国人)的老婆,中国人,听得懂的。”于是蓝色们马上就住了嘴。那个美国人始终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的老婆始终趴在桌子上睡觉。</P>
蓝色们为什么要骂人呢?他们好像没有什么所谓的对于美国人的仇恨,甚至也许连美国人和德国人也分不清楚。但是他们竟然在谩骂,他们好像也不是在谩骂,应该说在寻开心,拿一个外国人寻开心,我不想说什么“民族气节”什么“婢颜奴骨”,我只想说这件事情,蓝色的敢骂,看来他们不是做了第一次了,因为他们可以很自然的假定来做他们撤的外国人不会听懂他们的话(也许是他们听了我们之间的谈话,那美国人绝没说过中文的,按他老婆的话来说:“他太懒了,教他也不学。”),所以蓝色们才敢于这样的去侮辱他取乐。很幸运,他们赌对了,但是他们似乎是算错了一步,就是他的老婆,如果他老婆不是睡着了而是醒过来了,听到了他们的谩骂,再用英文告诉美国人,那美国人会怎么做呢?那也许就不是美国人在和我讲他的鼻子是被打歪的,而是那些蓝色的鼻子被打歪。尽管这美国人好像是做网络的,但是五大三粗的他(形象上我始终不觉得他算是坐办公室的家伙,这家伙身材是一点,他穿了一双尖头包不锈钢的小靴子,看上去更像个绑牛的牛仔)的暴力性我还是干预比较的肯定的。</P>
<p> </p></P>
如果他老婆醒了,如果美国人把蓝色的打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会怎么样呢?“美国人大中国人!”“美国人欺负中国人”“美国人再次在中国逞凶”这些话很快就会蔓延开来。可是实际上呢?我们的确是有爱国的激情,的确是有民族的尊严,但如果是为了这些蓝色的而迸发出来,是否是一种浪费呢?如果是我,我愿意这么认为。但实际上任何一个没有亲眼看到整个事情发展的人是否能够像我当时一样去想这件事呢?要是我没亲历的话我也许不会相信。其他的人我想也会如此。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我们要为这些蓝色而呐喊,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我可不想为这些蓝色的作任何事情。这些人,也许刻薄点说就是我们民族的败类!连起码的尊敬都放在一边。这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啊?</P>
<p> </p></P>
做人的期满要求就是尊重,无论是对于本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应该持有。不能说因为他不懂你的话你就可以这样去谩骂他。谩骂带来的快感真得很大吗?我不知道,我也不这样认为。但我只清楚一点,这种行为就代表着一个人的素质,起码的素质不合格!</P>
我不想再说什么素质的问题,但我希望更多的人能过去多多地加以学习,或者说研究,不要对外国人充满着好奇,或者逗趣,把外国人看成是小鸟一样的生物。不了解带来了“自傲”的“天朝情结”或者“自卑”的“奴才情结”,无论是这两种情节的哪种,都不是建好的事情。了解是必需的,也是必要的。实际上我也不想多说了。</P>
以前有所德国大学组织了一次学生来我们学校交流的活动,德国学生和我们外语系的学生坐在草坪上谈话,我看到了什么?一些紧张的外语系和更多的远远的围在周围想看猴子一样的其他系的学生。我希望能在未来看猴子的学生能越来越少,直至消失。外国人也只是人而已,是普通人,那就请让我们用普通的心态去对待吧!</P>
我说的一切都是对于“外国人”而言,我从来没把日本人也当作是人,我只认为他们是人样的生物。所以,就我来说,我不认为这适用于日本人,对于他们,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前,我对他们保持沉默。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后,我很乐意让他们在地球上消失。</P>
很多中国人的素质就是让人看不起,劣根性吧,象极阿Q
<P>“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前,我对他们保持沉默。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后,我很乐意让他们在地球上消失。”是斯言。</P><P>                                           </P>
是啊,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觉得鲁迅的伟大。改天我也说说我看到的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5-29 13:39:25编辑过]
<P>"我说的一切都是对于“外国人”而言,我从来没把日本人也当作是人,我只认为他们是人样的生物。所以,就我来说,我不认为这适用于日本人,对于他们,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前,我对他们保持沉默。在国家需要我们去消灭它们后,我很乐意让他们在地球上消失。"</P><P>最后这一段让我对作者也悲哀起来~~~为什么不把日本人当人看呢?和猪做对手,那你自己不也是猪吗?骂人的同时就是在骂自己啊!!尊重对手其实也是尊重自己,不是吗?</P>[em32]
<P>我从没把日本人当成是对手看待,只当作是绊脚石。我从未否认我是一个理智的民族主义者。</P><P>任何人样的生物是应该区分开的。你可以和一条无毒蛇在一起,却应该让毒蛇去见上帝</P>
在美国也经常在路上有白人或黑人骂“中国猪”,怎么没见楼主这么义愤填膺?难道只许外国人无端骂中国人、杀中国人?就不许中国人回击?
<B>以下是引用<I>freder</I>在2004-5-29 23:01:00的发言:</B>
在美国也经常在路上有白人或黑人骂“中国猪”,怎么没见楼主这么义愤填膺?难道只许外国人无端骂中国人、杀中国人?就不许中国人回击?

<P>
<P>       如果你真的亲眼见到、亲耳听到,当然应该义愤填膺的回击,但这不意味着你从此有了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向任何白人或黑人“回击”的理由,除非你已堕落到向那骂“中国猪”的外国流氓同样的水准。</P>
严重怀疑楼主的消息来源。可疑!
<P>小猪坦率的说句;</P><P>任何种族岐视或者种族灭绝的观点都是反人类的,因为其违反了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准则。为这种观点披上再华丽的外衣都是没有用的。</P>
日本人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除非没有能力,只要那一天有能力让它灭绝,那肯定是做了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