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转帖』关注外贸战略: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肥了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5/23 05:29:26
“我国对美出口的商品,有点不计成本的味道。”梅新育说,“由于普遍存在低价倾销的问题,中国的资源白白送给了美国。”
    造成这种“盲目出口”的局面,跟中国的对外贸易战略不无干系。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高级经济师赵丹阳向中国经济时报分析,以纺织品出口为例,认清中国在对美贸易中到底是获益还是受损了,可为对美贸易进行“管中窥豹”。
    2001年,美国取消对中国105种纺织品服装配额中的29种,2002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纺织服装出口由于数量大量增加,而造成价格下跌,跌幅度达30-50%(下跌幅度主要包含中国失掉的29种配额租金,还包含因竞争造成纯单价的下跌。)
    如全棉针织类338/9S配额价2000年12月20日为美元32.69/打,平均单价约100美元/打。配额约占出口价的1/3。2000年中国338/9S类别有1879000打,该项配额收入( 租金)约为6142万美元。中国当年只要出口2亿美元的服装,就可得到6千多万美元的净收入。而到2005年该项配额取消时,按照中国目前出口服装行业平均利润,约需出口20亿美元以上服装,才能创造6千多万美元的利润。同样,347/8类别也需出口上十倍的增长,才能抵消配额收入的损失。
    2005年,纺织品配额全部取消,中国获得利益低于配额时代。因为中国大规模的扩大纺织品服装出口所得利润首先要弥补上10亿美元配额租金收入的损失。美国出于国内政治因素,会使用“特保条款”和反倾销措施来限制中国纺织品服装进口的激增。假使中国达到所需的约300亿美元的对美纺织服装出口,中国也为此付出巨大的资源,特别是能源,水资源和环境污染的代价。同时,中国还要面对美国国内代表纺织业利益集团的政治势力和国际上纺织服装出口国联盟(伊斯坦布尔宣言)的反对。
    “一个出口额1000万的企业和一个出口额500万的企业获利同为10万,哪家值得称赞?丰收减利,这是农民都知道的常识。”赵丹阳说,“出口总量增长,而收益没增长或跟不上出口总量的增长,中国的利润就这样转移到了美国。”
    “由于贸易交换量极不对等,长此以往,我国将永远被发达国家挤在国际分工中的低端水平。”仲大军说,我国的资源、能源透支完以后,中国可能会逐渐穷下去。
    “这种外贸模式,是典型的‘重商主义’。”仲大军说,“重商主义”主要是指这样一种发展模式或发展现象:勤俭节约,省吃俭用,重储蓄,轻消费,吃苦耐劳,积极肯干,尽量压低自己产品的成本,扩大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量和出口量,赚取更多的外汇。
    然而,这种“创汇”的思维却使我国在对美贸易中损失巨大。因为我国的外汇储备以美元为主,由于人民币近几年来币值过低,使得中国在对外贸易中造成大量国民财富流失。
    仲大军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譬如,我国每年从日本进口1000亿美元的东西,日元一升值,就需要拿出1200亿美元去购买这些东西。而我国每年出口日本1000亿美元的东西,现在日本人只需要800亿美元就可以买到原来需1000亿美元才能买到的东西。这一贵一贱,中国的国民财富在进出口贸易中无形地转移到他国。以一年损失200亿美元计算,折合人民币就是1600亿元。
    假设2004年我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万亿美元,比去年要增长大约20%。去年的外贸出口是4500亿美元,2004年增长20%大约是5500亿美元,也就是增加出1000亿美元的出口。以10%的利润率来计算,多出口1000亿美元也就是100亿美元的利润。但这100亿美元的利润远远无法抵消出口多付出的200亿美元。
    出口创汇(储备美元)的结果,使中国在国际贸易(尤其是对美贸易)中资源外流、国民财富外溢。
    “这种发展模式完全是一种将自身资源和资产廉价向外界出卖的模式。”仲大军说。
    “在外汇短缺的发展初期,这种‘出口创汇’的外贸模式是无可厚非的。”梅新育说,“然而,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在我国外汇储备已经高达7000亿美元的情况下,应该毫不犹豫地抛弃这种思路。”
    除了出口创汇使我国在对美贸易中造成国民财富外流之外,过分的顺差追求也是我国对美贸易的弊端之一。
    长期以来,在我国的进出口贸易中,顺差是成绩而逆差总要刻意避免,这几乎成为了大多数政府官员追求政绩的目标。然而,盲目追求顺差在目前的发展阶段却未必是好事。
    据国家海关等部门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出口同比增长32.7%,而进口仅增长14%,这种高出低进的局面,使得贸易顺差达到396.5亿美元,突破了2004年全年水平。鉴于我国今年上半年贸易顺差形势,预计全年将超过700亿美元,其中对美贸易顺差可达1000亿美元(美方预计今年对华贸易逆差更高达1900亿美元)。
    如此高额的对美贸易顺差,不但使美国对中国经济“指手画脚”找到了借口,而且使我国大量的物质向美国转移。
    “美国对我国的巨额贸易逆差,是由其国家(国民)低储蓄、高消费的事实决定的。”梅新育说,“但是,中国对美的高额贸易顺差却不见得就是值得高兴的事。”
    梅分析说,这种高额的顺差,恰好说明了我国商品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过高,这对于一个发展初期的国家,可能是件好事;但对于经济已经发展到相当程度的大国,“是一件比较被动,比较危险的事情”。
    目前,顺差逆差已经不再是实物之间的交换,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速,顺(逆)差的性质已经改变——就对外贸易而言,它已经变成了货币贸易,当我国向美国输出大量实物的同时换来的却是一纸美钞;而我国储存的美元却很少变成实物,手中通过顺差换回的 美元除了具有安全与储存的意义之外,没有其他好处。
    据摩根士丹利公司统计,从1996年到2003年,中国的廉价商品为美国消费者节省了6000多亿美元,大大高于中国海关统计的这8年期间中国对美国的2291.8亿美元贸易顺差,几乎等于美方统计的这8年里美国对中国的6087.6亿美元的贸易逆差。5月9日英国《金融时报》载文指出,中国贸易顺差使得贸易逆差的美国更加富裕。
    “只有傻瓜才会如此盲目追求顺差。”仲大军认为,美国通过纸币获得了我国大量的实物资源,而这种获得是建立在我国大量商品廉价出口的基础之上;“除了美国部分政客借此打‘政治牌’之外,大部分美国人肯定在偷着乐呢。”
    “不考虑成本追求顺差的做法,已经跟目前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极不相符。”仲说。
    由于对出口创汇及顺差问题等认识存在误区,我国对美出口贸易看似不断增长,可事实却是大量国内资产落入美国人之手。“这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仲大军说。
    “这种试图以出口拉动经济发展的外向型经济模式就像毒药。”梅新育说,“刚开始,可以起到治疗的作用,但时间长了还再继续使用——那只有死路一条了。”
    中国对美的外贸战略,已经到了非调整不可的时候了。“我国对美出口的商品,有点不计成本的味道。”梅新育说,“由于普遍存在低价倾销的问题,中国的资源白白送给了美国。”
    造成这种“盲目出口”的局面,跟中国的对外贸易战略不无干系。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高级经济师赵丹阳向中国经济时报分析,以纺织品出口为例,认清中国在对美贸易中到底是获益还是受损了,可为对美贸易进行“管中窥豹”。
    2001年,美国取消对中国105种纺织品服装配额中的29种,2002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纺织服装出口由于数量大量增加,而造成价格下跌,跌幅度达30-50%(下跌幅度主要包含中国失掉的29种配额租金,还包含因竞争造成纯单价的下跌。)
    如全棉针织类338/9S配额价2000年12月20日为美元32.69/打,平均单价约100美元/打。配额约占出口价的1/3。2000年中国338/9S类别有1879000打,该项配额收入( 租金)约为6142万美元。中国当年只要出口2亿美元的服装,就可得到6千多万美元的净收入。而到2005年该项配额取消时,按照中国目前出口服装行业平均利润,约需出口20亿美元以上服装,才能创造6千多万美元的利润。同样,347/8类别也需出口上十倍的增长,才能抵消配额收入的损失。
    2005年,纺织品配额全部取消,中国获得利益低于配额时代。因为中国大规模的扩大纺织品服装出口所得利润首先要弥补上10亿美元配额租金收入的损失。美国出于国内政治因素,会使用“特保条款”和反倾销措施来限制中国纺织品服装进口的激增。假使中国达到所需的约300亿美元的对美纺织服装出口,中国也为此付出巨大的资源,特别是能源,水资源和环境污染的代价。同时,中国还要面对美国国内代表纺织业利益集团的政治势力和国际上纺织服装出口国联盟(伊斯坦布尔宣言)的反对。
    “一个出口额1000万的企业和一个出口额500万的企业获利同为10万,哪家值得称赞?丰收减利,这是农民都知道的常识。”赵丹阳说,“出口总量增长,而收益没增长或跟不上出口总量的增长,中国的利润就这样转移到了美国。”
    “由于贸易交换量极不对等,长此以往,我国将永远被发达国家挤在国际分工中的低端水平。”仲大军说,我国的资源、能源透支完以后,中国可能会逐渐穷下去。
    “这种外贸模式,是典型的‘重商主义’。”仲大军说,“重商主义”主要是指这样一种发展模式或发展现象:勤俭节约,省吃俭用,重储蓄,轻消费,吃苦耐劳,积极肯干,尽量压低自己产品的成本,扩大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量和出口量,赚取更多的外汇。
    然而,这种“创汇”的思维却使我国在对美贸易中损失巨大。因为我国的外汇储备以美元为主,由于人民币近几年来币值过低,使得中国在对外贸易中造成大量国民财富流失。
    仲大军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譬如,我国每年从日本进口1000亿美元的东西,日元一升值,就需要拿出1200亿美元去购买这些东西。而我国每年出口日本1000亿美元的东西,现在日本人只需要800亿美元就可以买到原来需1000亿美元才能买到的东西。这一贵一贱,中国的国民财富在进出口贸易中无形地转移到他国。以一年损失200亿美元计算,折合人民币就是1600亿元。
    假设2004年我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万亿美元,比去年要增长大约20%。去年的外贸出口是4500亿美元,2004年增长20%大约是5500亿美元,也就是增加出1000亿美元的出口。以10%的利润率来计算,多出口1000亿美元也就是100亿美元的利润。但这100亿美元的利润远远无法抵消出口多付出的200亿美元。
    出口创汇(储备美元)的结果,使中国在国际贸易(尤其是对美贸易)中资源外流、国民财富外溢。
    “这种发展模式完全是一种将自身资源和资产廉价向外界出卖的模式。”仲大军说。
    “在外汇短缺的发展初期,这种‘出口创汇’的外贸模式是无可厚非的。”梅新育说,“然而,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在我国外汇储备已经高达7000亿美元的情况下,应该毫不犹豫地抛弃这种思路。”
    除了出口创汇使我国在对美贸易中造成国民财富外流之外,过分的顺差追求也是我国对美贸易的弊端之一。
    长期以来,在我国的进出口贸易中,顺差是成绩而逆差总要刻意避免,这几乎成为了大多数政府官员追求政绩的目标。然而,盲目追求顺差在目前的发展阶段却未必是好事。
    据国家海关等部门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出口同比增长32.7%,而进口仅增长14%,这种高出低进的局面,使得贸易顺差达到396.5亿美元,突破了2004年全年水平。鉴于我国今年上半年贸易顺差形势,预计全年将超过700亿美元,其中对美贸易顺差可达1000亿美元(美方预计今年对华贸易逆差更高达1900亿美元)。
    如此高额的对美贸易顺差,不但使美国对中国经济“指手画脚”找到了借口,而且使我国大量的物质向美国转移。
    “美国对我国的巨额贸易逆差,是由其国家(国民)低储蓄、高消费的事实决定的。”梅新育说,“但是,中国对美的高额贸易顺差却不见得就是值得高兴的事。”
    梅分析说,这种高额的顺差,恰好说明了我国商品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过高,这对于一个发展初期的国家,可能是件好事;但对于经济已经发展到相当程度的大国,“是一件比较被动,比较危险的事情”。
    目前,顺差逆差已经不再是实物之间的交换,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速,顺(逆)差的性质已经改变——就对外贸易而言,它已经变成了货币贸易,当我国向美国输出大量实物的同时换来的却是一纸美钞;而我国储存的美元却很少变成实物,手中通过顺差换回的 美元除了具有安全与储存的意义之外,没有其他好处。
    据摩根士丹利公司统计,从1996年到2003年,中国的廉价商品为美国消费者节省了6000多亿美元,大大高于中国海关统计的这8年期间中国对美国的2291.8亿美元贸易顺差,几乎等于美方统计的这8年里美国对中国的6087.6亿美元的贸易逆差。5月9日英国《金融时报》载文指出,中国贸易顺差使得贸易逆差的美国更加富裕。
    “只有傻瓜才会如此盲目追求顺差。”仲大军认为,美国通过纸币获得了我国大量的实物资源,而这种获得是建立在我国大量商品廉价出口的基础之上;“除了美国部分政客借此打‘政治牌’之外,大部分美国人肯定在偷着乐呢。”
    “不考虑成本追求顺差的做法,已经跟目前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极不相符。”仲说。
    由于对出口创汇及顺差问题等认识存在误区,我国对美出口贸易看似不断增长,可事实却是大量国内资产落入美国人之手。“这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仲大军说。
    “这种试图以出口拉动经济发展的外向型经济模式就像毒药。”梅新育说,“刚开始,可以起到治疗的作用,但时间长了还再继续使用——那只有死路一条了。”
    中国对美的外贸战略,已经到了非调整不可的时候了。
  外贸发展一开始从低级产品做起……这是必然的规律。
  中国的“廉价出口换外汇”的外贸思维,要转变需要有两个物质条件:
  一、国内资源价格的提高。包括原材料和技术工人价格在内的资源价格,会随着经济发展逐步提高。
  二、技术水平的上升。只有高技术含量的商品,才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开高价。我举一个比方说:罐头,印度罐头便宜质量差,中国罐头质量好,价格因此高。印度就是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想提高罐头价格也没门儿……你印度罐头质量就摆在哪里呢。
[B]以下是引用[I]新侨联委员[/I]在2005-10-11 18:02:00的发言:[/B][BR]  外贸发展一开始从低级产品做起……这是必然的规律。
  中国的“廉价出口换外汇”的外贸思维,要转变需要有两个物质条件:
  一、国内资源价格的提高。包括原材料和技术工人价格在内的资源价格,会随着经济发展逐步提高。
  二、技术水平的上升。只有高技术含量的商品,才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开高价。我举一个比方说:罐头,印度罐头便宜质量差,中国罐头质量好,价格因此高。印度就是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想提高罐头价格也没门儿……你印度罐头质量就摆在哪里呢。

不是的委员,不是这么讲的.....
  根据古典贸易理论中要素禀赋论,两国贸易一般是出口优势产业,进口劣势产业.当然从中国来看,生产低段产品--------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品是我们的优势,但是没有你所说的这个必然规律.
  其次,外汇是什么?外汇不是价值,无论是美圆还是人民币都是纸币,都是一般等价物,它们是特殊的商品.该文章里提到我们损失的价值,是在真实价值,而不是用货币来衡量的价值.
  第三,这个文章要说明的目的其实是要求我们进一步扩大内需.因为我们拥有最庞大的居民储蓄.但是问题在于高医疗高教育费用使百姓讲积蓄投入到其他消费的难度加大.
6号的时候国家发改委的一个司长来我们学校做报告,关于楼主的问题:
他也认为中国的出口结果很不合理,中国的贸易顺差不能完全进入腰包,还要花很大的钱去买美国国债,作为平衡。
十一五要担心的是如果继续从事劳动密集产业,可能会被更不发达的国家抢掉市场,比如越南,人力比我们更便宜。
几位都很会思考,学习学习。
[B]以下是引用[I]新侨联委员[/I]在2005-10-11 18:02:00的发言:[/B][BR]  外贸发展一开始从低级产品做起……这是必然的规律。
  中国的“廉价出口换外汇”的外贸思维,要转变需要有两个物质条件:
  一、国内资源价格的提高。包括原材料和技术工人价格在内的资源价格,会随着经济发展逐步提高。
  二、技术水平的上升。只有高技术含量的商品,才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开高价。我举一个比方说:罐头,印度罐头便宜质量差,中国罐头质量好,价格因此高。印度就是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想提高罐头价格也没门儿……你印度罐头质量就摆在哪里呢。

完美的贸易就是既没有顺差,也没有逆差,进出平衡,贸易总额又平稳上升,这样不会引起资源流失,也不会导致本国货币过度贬值或者升值,这才是健康的对外贸易,要尽量向这个方向努力才对!!
[B]以下是引用[I]myj16[/I]在2005-10-12 0:42:00的发言:[/B][BR]。
完美的贸易就是既没有顺差,也没有逆差,进出平衡,贸易总额又平稳上升,这样不会引起资源流失,也不会导致本国货币过度贬值或者升值,这才是健康的对外贸易,要尽量向这个方向努力才对!!

简单一词来概括就是:国际收支平衡BOP(balance of payment)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0-12 11:05:43编辑过]
解决了吃饭问题以后该怎么办?看看打工者工资的增长幅度与GDP的增长幅度的差距,难道要一辈子做穷人?[em08]
[B]以下是引用[I]Mackintosh[/I]在2005-10-12 11:05:00的发言:[/B][BR]解决了吃饭问题以后该怎么办?看看打工者工资的增长幅度与GDP的增长幅度的差距,难道要一辈子做穷人?[em08]

说一句很不讨好的话:中国的多数劳动者在最近的前二三十年,在世界上只能做穷人(当然绝对收入会有提高)。
[em01][em01][em01][em05][em05][em05][em05]
哈哈哈!
如果整个中国的人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提高过快,世界上是没有这么多的资源来填补整个黑洞的.
我在CCTV“对话”栏目上看见某某部长骄傲的说:“我国的高技术出口远远超过劳动密集产品出口,我国高技术产业占世界XX%”。可他不知道这些高技术产品都是外国的牌子,而且半导体等核心部件都要依赖进口。
只有华为、奇瑞才是民族的希望,那些国有合资企业是指望不上了。
事情绝非那么简单,绝不是A得利,B受损那么简单。如果真是那样,大量贸易顺差不仅无益于中国,反而是将中国的物质资源廉价送给美国,那美国人为什么还要逼中国人升值货币呢?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打压中国商品的出口量以及在国际市场的占有率呢?
[B]以下是引用[I]问题一箩筐[/I]在2005-10-12 15:09:00的发言:[/B][BR]事情绝非那么简单,绝不是A得利,B受损那么简单。如果真是那样,大量贸易顺差不仅无益于中国,反而是将中国的物质资源廉价送给美国,那美国人为什么还要逼中国人升值货币呢?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打压中国商品的出口量以及在国际市场的占有率呢?

我套用古典贸易理论的确在现在不合适,但是我是针对委员的说法来发表自己的意见的.零和博弈固然不现实,但是要双赢,贸易双方都要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