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让中美关系走向死胡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2/27 09:29:31
《华盛顿观察》周刊


“美国正在痛失影响中国中长期能源安全政策的一个机遇--那就是施加政治压力让中海油在优尼科的竞购中出局。”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World Security Institute)中国项目主任孔哲文(Eric Hagt)说,“美国这样做是在将中国推向非常动荡不安的地区,比如苏丹,安哥拉,或是压中国同俄罗斯、委内瑞拉、集权的中亚国家和伊朗发展更密切的关系,中国同这些国家的合作同美国其他重要的安全政策目标相左。”

8月1日,中海油方面刚刚表示,虽然曾经考虑提高出价,但他们遇到“美国史无前例的政治反对压力”,被迫放弃收购。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旨在放慢外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速度的法案。

“一个事实是,如果没有美国的保护,很难想象有持续很久的相对稳定的全球石油市场。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是否过多地控制国际石油市场?过多地保障石油通道安全,从而影响本来要保护的市场和通道,让别的国家,比如中国,感到不安全。”孔哲文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如果说中美关系最近的两件大事--中海油竞购优尼科和五角大楼的新中国军力报告--有什么交叉点的话,那就是能源和能源所带来的一系列安全问题。中国同日本的安大线和安纳线之争夺,中日为了东海油气开发闹得不可开交,这类新闻标题将不可避免越来越多地见诸报端。中美的能源关系也日渐影响中美关系和地区局势。

“这里让人更要深思的一个问题是,能源是否在让中美在亚太地区真正地走向冲突?”孔哲文说,“这里,中国如何做非常重要,同样重要的还有美国会如何行动。”

谁威胁谁的能源安全?

“中海油对优尼科竞购本身代表了中国准备投入到全球石油市场,表明中国在拥抱全球市场的价格和透明原则方面迈出了一大步。相对而言,美国军方单边性主观出让伊拉克的石油承包合同是对石油领域中经济原则的更明目张胆地违背。(美国)以国家安全的理由阻挡中海油对优尼科的购买,事实上给中国试图融入全球石油经济的努力打了一记重拳。”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所长布鲁斯·布莱尔博士(Dr. Bruce Blair)说。

他指出,美国对这一竞购的很多批评都来源于对全球石油市场的误解。中国对优尼科的拥有权并不代表这一新的实体会在世界市场准则之外操作。如果中国的竞购成功,新公司的石油生产将象所有其他一切石油公司一样影响全球石油市场、也会同样地被全球石油市场影响。

“只要不具有垄断权,石油公司的所有者是什么国籍,对世界石油的需求、供给或是价格都影响极小。”布莱尔博士说。

美国的能源安全战略依赖的就是美国帮助建立起来的,由市场支配的全球石油分配体系。在这一体系中石油是自由流动的可互换(Fungible)商品,一个地方提高价格,全世界都会跟着提高价格,这一体系的思想基石是没有国家可以真的挡住全球商品市场。孔哲文说七十年代最大的教训是各个国家自己追求石油供给,这加重了供给不足和石油进口国的心理恐惧。

“别把石油作为一个国家的问题,石油市场应该是一个全球的市场,越全球化越安全。”孔哲文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美国人心里真正抵制和反对的是中国咄咄逼人地在海外购买一个公司或是油田,保证石油流到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别的地方。但是在中海油购买优尼科一案中,不少美国人是因为误解而反对。”

中国在石油问题上面临的难题是:在石油问题上依赖中东就是依赖美国。美国可以用石油作为武器制裁和封锁中国,而中国却很难实行反封锁。

“在优尼科问题上,中国怎么能威胁美国的能源安全,我看不出来。”孔哲文说,“让中国投资美国的石油公司反而帮助中国更全面地融入到国际市场经济,这从长远来讲对中国能源安全有好处,两国在能源领域建立良好关系所带来的好处将远远大于对美国能源安全的损伤。美国挡住中国公司投资美国的石油公司,这么做正是在反对美国人自己的理想:即市场支配的全球石油分配体系的建立。”

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即将发布由布莱尔博士和孔哲文主笔的关于中国能源安全的政策报告,其中美国对中国石油禁运问题将是报告研究的一大重点。

亚太地区能源问题正在军事化

“在任何一种情况下,中国不会有任何能力来实行针对美国的全球能源遏制战略。相反,美国对于中国却可以进行非常有效的石油禁运。如果中美互换角色,中国拥有石油运输线上压倒一切的军事优势的话,美国的安全战略制定人不知道会怎么‘跳上墙’找出路呢?!难怪中国人会担心美国的石油禁运威胁。不过,石油禁运将是两国在任何情况下的极端敏感点,使用这一策略将代表开战,其后果和风险将包括可能的核对峙。”布莱尔博士说。

五角大楼今年的中国军力报告比起往年来虽然有不少温婉的外交辞令,但是表达的信息非常明确而尖锐,认为中国发展军力不仅是为了吃掉”碗里的”台湾,而是盯着“锅里的”--对控制影响亚太地区有所企图。

“我同意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很大程度上只是对准台湾“状况”。有些能力,尤其是海军现代化,将为中国提供在台湾之外更有效的战力投射(power projection)能力, 但大概从现在起至少10年或更长时间还无法做到。更重要的是,中国是否有意进行这样的战力投射,从而不可避免地同美国和地区其他主要海军强国有更多接触,产生可能的紧张局势,这一点还不甚清楚。”美国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季北慈博士(Dr. Bates Gill)说道。

他认为公之于众、言辞温婉的中国军力报告可能有保密的文本,而在保密文本中,中国军力报告可能更少使用外交辞令,更多的内容则是关于中国军力现代化的证据和有针对性的分析。

“事实上,报告的语言虽然有外交辞令的味道,但是报告清楚地表达了对中国军力现代化和军事能力比以往更大的担心。对于这一点(对中国的担心)我们不该掉以轻心:(在美国)各种不同政治派别的人士都对此忧心忡忡,而这一担心正在逐渐增长。”季北慈说。

中国可能的确因为有对保护海上航线安全,保障贸易、商品、原材料和能源运输通畅的需要而产生在亚太地区进行战力投射的意图。

“在过去25年或更长时间里,中国或多或少依靠美国和其海军提供的航海安全。问题于是成为,美中关系如果朝消极方向发展,中国是不是还能再依赖美国提供航海自由?还是中国想自己需要为自己的(安全)担负更大的责任呢?第三种回答也是可能的:那就是10年、最多15年内,美国和一个更具“蓝水”能力的现代中国海军是否会进行实际的合作来保证亚洲外缘海上航线的安全呢?”季北慈博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美国希望中国在保护能源运输通道上扮演何种角色,季北慈不置可否。

“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美国政府,包括五角大楼,将会更高兴看到一个稳定的、与邻为善、接受美国存在,并在亚洲和平中扮演政治军事领导角色的中国。”季北慈说。《华盛顿观察》周刊


“美国正在痛失影响中国中长期能源安全政策的一个机遇--那就是施加政治压力让中海油在优尼科的竞购中出局。”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World Security Institute)中国项目主任孔哲文(Eric Hagt)说,“美国这样做是在将中国推向非常动荡不安的地区,比如苏丹,安哥拉,或是压中国同俄罗斯、委内瑞拉、集权的中亚国家和伊朗发展更密切的关系,中国同这些国家的合作同美国其他重要的安全政策目标相左。”

8月1日,中海油方面刚刚表示,虽然曾经考虑提高出价,但他们遇到“美国史无前例的政治反对压力”,被迫放弃收购。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旨在放慢外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速度的法案。

“一个事实是,如果没有美国的保护,很难想象有持续很久的相对稳定的全球石油市场。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是否过多地控制国际石油市场?过多地保障石油通道安全,从而影响本来要保护的市场和通道,让别的国家,比如中国,感到不安全。”孔哲文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如果说中美关系最近的两件大事--中海油竞购优尼科和五角大楼的新中国军力报告--有什么交叉点的话,那就是能源和能源所带来的一系列安全问题。中国同日本的安大线和安纳线之争夺,中日为了东海油气开发闹得不可开交,这类新闻标题将不可避免越来越多地见诸报端。中美的能源关系也日渐影响中美关系和地区局势。

“这里让人更要深思的一个问题是,能源是否在让中美在亚太地区真正地走向冲突?”孔哲文说,“这里,中国如何做非常重要,同样重要的还有美国会如何行动。”

谁威胁谁的能源安全?

“中海油对优尼科竞购本身代表了中国准备投入到全球石油市场,表明中国在拥抱全球市场的价格和透明原则方面迈出了一大步。相对而言,美国军方单边性主观出让伊拉克的石油承包合同是对石油领域中经济原则的更明目张胆地违背。(美国)以国家安全的理由阻挡中海油对优尼科的购买,事实上给中国试图融入全球石油经济的努力打了一记重拳。”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所长布鲁斯·布莱尔博士(Dr. Bruce Blair)说。

他指出,美国对这一竞购的很多批评都来源于对全球石油市场的误解。中国对优尼科的拥有权并不代表这一新的实体会在世界市场准则之外操作。如果中国的竞购成功,新公司的石油生产将象所有其他一切石油公司一样影响全球石油市场、也会同样地被全球石油市场影响。

“只要不具有垄断权,石油公司的所有者是什么国籍,对世界石油的需求、供给或是价格都影响极小。”布莱尔博士说。

美国的能源安全战略依赖的就是美国帮助建立起来的,由市场支配的全球石油分配体系。在这一体系中石油是自由流动的可互换(Fungible)商品,一个地方提高价格,全世界都会跟着提高价格,这一体系的思想基石是没有国家可以真的挡住全球商品市场。孔哲文说七十年代最大的教训是各个国家自己追求石油供给,这加重了供给不足和石油进口国的心理恐惧。

“别把石油作为一个国家的问题,石油市场应该是一个全球的市场,越全球化越安全。”孔哲文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美国人心里真正抵制和反对的是中国咄咄逼人地在海外购买一个公司或是油田,保证石油流到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别的地方。但是在中海油购买优尼科一案中,不少美国人是因为误解而反对。”

中国在石油问题上面临的难题是:在石油问题上依赖中东就是依赖美国。美国可以用石油作为武器制裁和封锁中国,而中国却很难实行反封锁。

“在优尼科问题上,中国怎么能威胁美国的能源安全,我看不出来。”孔哲文说,“让中国投资美国的石油公司反而帮助中国更全面地融入到国际市场经济,这从长远来讲对中国能源安全有好处,两国在能源领域建立良好关系所带来的好处将远远大于对美国能源安全的损伤。美国挡住中国公司投资美国的石油公司,这么做正是在反对美国人自己的理想:即市场支配的全球石油分配体系的建立。”

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即将发布由布莱尔博士和孔哲文主笔的关于中国能源安全的政策报告,其中美国对中国石油禁运问题将是报告研究的一大重点。

亚太地区能源问题正在军事化

“在任何一种情况下,中国不会有任何能力来实行针对美国的全球能源遏制战略。相反,美国对于中国却可以进行非常有效的石油禁运。如果中美互换角色,中国拥有石油运输线上压倒一切的军事优势的话,美国的安全战略制定人不知道会怎么‘跳上墙’找出路呢?!难怪中国人会担心美国的石油禁运威胁。不过,石油禁运将是两国在任何情况下的极端敏感点,使用这一策略将代表开战,其后果和风险将包括可能的核对峙。”布莱尔博士说。

五角大楼今年的中国军力报告比起往年来虽然有不少温婉的外交辞令,但是表达的信息非常明确而尖锐,认为中国发展军力不仅是为了吃掉”碗里的”台湾,而是盯着“锅里的”--对控制影响亚太地区有所企图。

“我同意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很大程度上只是对准台湾“状况”。有些能力,尤其是海军现代化,将为中国提供在台湾之外更有效的战力投射(power projection)能力, 但大概从现在起至少10年或更长时间还无法做到。更重要的是,中国是否有意进行这样的战力投射,从而不可避免地同美国和地区其他主要海军强国有更多接触,产生可能的紧张局势,这一点还不甚清楚。”美国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季北慈博士(Dr. Bates Gill)说道。

他认为公之于众、言辞温婉的中国军力报告可能有保密的文本,而在保密文本中,中国军力报告可能更少使用外交辞令,更多的内容则是关于中国军力现代化的证据和有针对性的分析。

“事实上,报告的语言虽然有外交辞令的味道,但是报告清楚地表达了对中国军力现代化和军事能力比以往更大的担心。对于这一点(对中国的担心)我们不该掉以轻心:(在美国)各种不同政治派别的人士都对此忧心忡忡,而这一担心正在逐渐增长。”季北慈说。

中国可能的确因为有对保护海上航线安全,保障贸易、商品、原材料和能源运输通畅的需要而产生在亚太地区进行战力投射的意图。

“在过去25年或更长时间里,中国或多或少依靠美国和其海军提供的航海安全。问题于是成为,美中关系如果朝消极方向发展,中国是不是还能再依赖美国提供航海自由?还是中国想自己需要为自己的(安全)担负更大的责任呢?第三种回答也是可能的:那就是10年、最多15年内,美国和一个更具“蓝水”能力的现代中国海军是否会进行实际的合作来保证亚洲外缘海上航线的安全呢?”季北慈博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美国希望中国在保护能源运输通道上扮演何种角色,季北慈不置可否。

“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美国政府,包括五角大楼,将会更高兴看到一个稳定的、与邻为善、接受美国存在,并在亚洲和平中扮演政治军事领导角色的中国。”季北慈说。
竞争是难免的
但不会因能源问题致使中美关系走入死胡同!!!!!!!1
不会的
两个资本主义国家争夺利益时,较弱小的一方一定会低头的
所以,中国一定会让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