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花10万娶越南新娘 不料怀孕两月还是跑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5/26 16:45:04
昨天18:18,郑先生来电:我想请你们帮个忙,我老婆是越南的,昨天跑掉了,跑到杭州萧山有个河内的老乡那边去了,我听说他们这个月7号可能要回越南。

她是昨天下午2点左右走掉的。她去年8月22日嫁过来,我花了10万块钱。9月23日的时候也逃跑过,我去火车站把她找回来的。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她肚子里也有2个月的孩子了。

现在通过我个人的力量是找不回来了。希望通过你们能够帮我找回来,不管怎样,婚要离离掉,如果肚子里的孩子还保得住么最好。像我们年纪大了,娶个老婆多难啊,是吧?我这个情况很紧急,希望你们能帮帮我!

我待她像公主一样

给她买了很多衣服,给她买菜做饭

去年8月22日,郑先生带着老婆坐飞机回上海,然后回到杭州。

郑先生在萧山一家印刷厂做电脑排版,在厂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房租300元。回到出租房后,老婆进门就说,这里太差了。“她当着我的面,直接跟中介说,这里房子不好。”

郑先生说,后来老婆还是勉强住下来了。

郑先生开始对老婆冯金×蛮满意,“刚来的时候,她真的蛮积极,经常跟我说,两个人要多赚点钱,多寄点钱给越南老家。”

“我感觉她脾气有点倔,不像中国的女孩子,哄两下就会好。但也从来不大吵大闹。”

冯金×的语言能力也很强。“我老婆人很聪明的,原来她在越南老家专门有一本学中文的书,我到那边的时候,她就能讲一点点中文,来杭州后,她也到我们厂上过班,中文学得蛮快,甚至比我都好!”

郑先生觉得,把冯娶到杭州后,自己对她真的蛮好。“我待她像公主一样,她来的时候,还是夏天,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我给她买了很多衣服。感觉自己像个仆人,除了上下班外,我还要买菜、做饭,现在天气有点冷,我怕她冻着,衣服都是我洗的。

“我对她在经济上也从不控制,经常给她零花钱,加起来给了大概6000多块钱。她的护照和身份证都由她自己保管,我真的非常信赖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离开。”

她怀孕快两个月了

外面这么冷,她能去哪儿呢?

郑先生的房间不大,10个平方,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橱柜。

床上和桌子比较乱,郑先生说,老婆在的时候,还是蛮整齐的,这两天忙着找她,没心情去整理,老婆走了,心里比较急,烟抽得比较多。

桌子上摆着很多水果,都是郑先生给老婆买的。

橱柜里很多新衣服,也是郑先生给老婆准备的,橱柜上贴满了他们的结婚照。

两天不见老婆,郑先生略显憔悴,他说,很担心她,更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外面这么冷,她能去哪儿呢?”

郑先生说,老婆怀孕的时候,自己真的很兴奋很兴奋,虽然老婆才怀孕两个月不到,但自己已经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郑先生很喜欢宋代词人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他给孩子起的名字,就取了其中“金风”二字。“孩子可能在今年秋天出生,老婆名字里面也有个‘金’字,所以我打算叫孩子郑金风。”

曾出走未遂,她可能真的不满足吧?

可至少也要办离婚手续,最好是把孩子生下来……

冯金×怀孕后,经常呕吐。前天早上,郑先生还带着她去医院检查,没想到下午,人不见了。

在此之前有过一回,郑先生就曾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去年9月13日,也就是冯金×来中国才20天,他第一次发现她失踪了。“我都急死了!后来终于通过别人打听,在杭州火车东站找到了她,她当时正拿着一些行李在候车室。问她去哪,她说要去广西南宁,准备回越南。”

郑先生带她回了萧山,问她:为什么要离开?她不说。

后来郑先生听老婆流露出,老婆其实想嫁到韩国或者中国的台湾,这样可以给她父母每个月两千美金。

郑先生原谅了她,当时就给她越南的父母寄了5000块钱,还答应过年的时候,再寄1万块。

“我真的以为对她够好了,但这次她又不见了,可能真的不满足吧?”

郑先生打听到,老婆认识在萧山的一个越南河内男人,老婆有可能去了他那里。“我给那个男人打电话,他一听我老婆的事情,就马上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就关机了……”

郑先生说,他老婆现在身上没有任何证件。

“如果老婆真的要离开,我也没办法,但至少也要办离婚手续,最好是把孩子生下来,希望她也能替我考虑考虑,花了这么多钱,现在我真的一无所有。”

越南新娘“落跑”事件

在中国频频发生

越南新娘在中国,虽然也不乏成功美满的正面事例,但也有不少是与“地下中介”及婚姻风险联系在一起,近期国内媒体就曾多次报道了越南新娘的“落跑”事件。

如去年多家福建媒体就曾报道过越南新娘在该省不同地方“失踪”的新闻,如8月份闽侯廷坪乡6名新来的“越南新娘”同一天先后失踪,6名男青年不仅赔了“夫人”,还被骗30多万元;12月份,龙岩连城县四堡乡9户人家共迎娶了10位越南新娘,不料半个月不到,这10位新娘集体失踪,村民共约60万元聘金打了水漂;在厦门翔安新圩镇和同安五显镇,有14位村民娶了越南新娘,但两年内跑掉了6个。

南方都市报去年12月也曾刊发深度报道,披露在湖南深山区,曾发生数百越南新娘集体失踪、随之又被转卖的事件。

上个月,杭州望江派出所也接待过一个试图“落跑”的越南新娘,据她说是因为“杭州太冷,受不了”,后经民警调解,这位新娘被随后赶到的丈夫先生领回了家。

“她怀了我快两个月的孩子,现在心里特别急,两个晚上睡不着,又不敢跟家里人说,怕父母担心,我一个人很压抑,你能不能来萧山?我想找个人说说话。”电话里的郑先生心急如焚。

郑先生算了算,从被迎娶到中国到出走,他的越南新娘总共跟他在一起134天。

昨晚10点30分,我们赶到萧山所前镇联谊村郑先生家。

我花10万块,到越南讨了个新娘子

郑先生今年35岁,衢州人,高中毕业。

郑先生说,自己年纪大了,也相过亲,四五次下来,感觉很难,加上身高才1米6的样子,家庭条件也不是特别好,“听别人说,找个越南姑娘方便,不用谈恋爱,马上可以结婚,而且价格也蛮便宜。”

去年7月,郑先生通过网上找到上海一家中介,想去越南找个老婆。

郑先生和江苏扬中的田先生一起去了越南胡志明市,中介帮我介绍到了现在的老婆。

这位越南姑娘中文名叫冯金×,才20岁。“人长得蛮漂亮,我蛮喜欢的,我在当地酒店住,她经常来找我,几次接触下来,我们就确定了关系。”

郑先生共交给越南当地的中介5万元,给了女方家6000块,并交了钱在当地办了喜酒,准备回国,前后花了快10万块。
http://zj.qq.com/a/20140105/000846.htm?tu_biz=qhome_mynews_1_2昨天18:18,郑先生来电:我想请你们帮个忙,我老婆是越南的,昨天跑掉了,跑到杭州萧山有个河内的老乡那边去了,我听说他们这个月7号可能要回越南。

她是昨天下午2点左右走掉的。她去年8月22日嫁过来,我花了10万块钱。9月23日的时候也逃跑过,我去火车站把她找回来的。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她肚子里也有2个月的孩子了。

现在通过我个人的力量是找不回来了。希望通过你们能够帮我找回来,不管怎样,婚要离离掉,如果肚子里的孩子还保得住么最好。像我们年纪大了,娶个老婆多难啊,是吧?我这个情况很紧急,希望你们能帮帮我!

我待她像公主一样

给她买了很多衣服,给她买菜做饭

去年8月22日,郑先生带着老婆坐飞机回上海,然后回到杭州。

郑先生在萧山一家印刷厂做电脑排版,在厂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房租300元。回到出租房后,老婆进门就说,这里太差了。“她当着我的面,直接跟中介说,这里房子不好。”

郑先生说,后来老婆还是勉强住下来了。

郑先生开始对老婆冯金×蛮满意,“刚来的时候,她真的蛮积极,经常跟我说,两个人要多赚点钱,多寄点钱给越南老家。”

“我感觉她脾气有点倔,不像中国的女孩子,哄两下就会好。但也从来不大吵大闹。”

冯金×的语言能力也很强。“我老婆人很聪明的,原来她在越南老家专门有一本学中文的书,我到那边的时候,她就能讲一点点中文,来杭州后,她也到我们厂上过班,中文学得蛮快,甚至比我都好!”

郑先生觉得,把冯娶到杭州后,自己对她真的蛮好。“我待她像公主一样,她来的时候,还是夏天,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我给她买了很多衣服。感觉自己像个仆人,除了上下班外,我还要买菜、做饭,现在天气有点冷,我怕她冻着,衣服都是我洗的。

“我对她在经济上也从不控制,经常给她零花钱,加起来给了大概6000多块钱。她的护照和身份证都由她自己保管,我真的非常信赖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离开。”

她怀孕快两个月了

外面这么冷,她能去哪儿呢?

郑先生的房间不大,10个平方,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橱柜。

床上和桌子比较乱,郑先生说,老婆在的时候,还是蛮整齐的,这两天忙着找她,没心情去整理,老婆走了,心里比较急,烟抽得比较多。

桌子上摆着很多水果,都是郑先生给老婆买的。

橱柜里很多新衣服,也是郑先生给老婆准备的,橱柜上贴满了他们的结婚照。

两天不见老婆,郑先生略显憔悴,他说,很担心她,更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外面这么冷,她能去哪儿呢?”

郑先生说,老婆怀孕的时候,自己真的很兴奋很兴奋,虽然老婆才怀孕两个月不到,但自己已经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郑先生很喜欢宋代词人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他给孩子起的名字,就取了其中“金风”二字。“孩子可能在今年秋天出生,老婆名字里面也有个‘金’字,所以我打算叫孩子郑金风。”

曾出走未遂,她可能真的不满足吧?

可至少也要办离婚手续,最好是把孩子生下来……

冯金×怀孕后,经常呕吐。前天早上,郑先生还带着她去医院检查,没想到下午,人不见了。

在此之前有过一回,郑先生就曾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去年9月13日,也就是冯金×来中国才20天,他第一次发现她失踪了。“我都急死了!后来终于通过别人打听,在杭州火车东站找到了她,她当时正拿着一些行李在候车室。问她去哪,她说要去广西南宁,准备回越南。”

郑先生带她回了萧山,问她:为什么要离开?她不说。

后来郑先生听老婆流露出,老婆其实想嫁到韩国或者中国的台湾,这样可以给她父母每个月两千美金。

郑先生原谅了她,当时就给她越南的父母寄了5000块钱,还答应过年的时候,再寄1万块。

“我真的以为对她够好了,但这次她又不见了,可能真的不满足吧?”

郑先生打听到,老婆认识在萧山的一个越南河内男人,老婆有可能去了他那里。“我给那个男人打电话,他一听我老婆的事情,就马上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就关机了……”

郑先生说,他老婆现在身上没有任何证件。

“如果老婆真的要离开,我也没办法,但至少也要办离婚手续,最好是把孩子生下来,希望她也能替我考虑考虑,花了这么多钱,现在我真的一无所有。”

越南新娘“落跑”事件

在中国频频发生

越南新娘在中国,虽然也不乏成功美满的正面事例,但也有不少是与“地下中介”及婚姻风险联系在一起,近期国内媒体就曾多次报道了越南新娘的“落跑”事件。

如去年多家福建媒体就曾报道过越南新娘在该省不同地方“失踪”的新闻,如8月份闽侯廷坪乡6名新来的“越南新娘”同一天先后失踪,6名男青年不仅赔了“夫人”,还被骗30多万元;12月份,龙岩连城县四堡乡9户人家共迎娶了10位越南新娘,不料半个月不到,这10位新娘集体失踪,村民共约60万元聘金打了水漂;在厦门翔安新圩镇和同安五显镇,有14位村民娶了越南新娘,但两年内跑掉了6个。

南方都市报去年12月也曾刊发深度报道,披露在湖南深山区,曾发生数百越南新娘集体失踪、随之又被转卖的事件。

上个月,杭州望江派出所也接待过一个试图“落跑”的越南新娘,据她说是因为“杭州太冷,受不了”,后经民警调解,这位新娘被随后赶到的丈夫先生领回了家。

“她怀了我快两个月的孩子,现在心里特别急,两个晚上睡不着,又不敢跟家里人说,怕父母担心,我一个人很压抑,你能不能来萧山?我想找个人说说话。”电话里的郑先生心急如焚。

郑先生算了算,从被迎娶到中国到出走,他的越南新娘总共跟他在一起134天。

昨晚10点30分,我们赶到萧山所前镇联谊村郑先生家。

我花10万块,到越南讨了个新娘子

郑先生今年35岁,衢州人,高中毕业。

郑先生说,自己年纪大了,也相过亲,四五次下来,感觉很难,加上身高才1米6的样子,家庭条件也不是特别好,“听别人说,找个越南姑娘方便,不用谈恋爱,马上可以结婚,而且价格也蛮便宜。”

去年7月,郑先生通过网上找到上海一家中介,想去越南找个老婆。

郑先生和江苏扬中的田先生一起去了越南胡志明市,中介帮我介绍到了现在的老婆。

这位越南姑娘中文名叫冯金×,才20岁。“人长得蛮漂亮,我蛮喜欢的,我在当地酒店住,她经常来找我,几次接触下来,我们就确定了关系。”

郑先生共交给越南当地的中介5万元,给了女方家6000块,并交了钱在当地办了喜酒,准备回国,前后花了快10万块。
http://zj.qq.com/a/20140105/000846.htm?tu_biz=qhome_mynews_1_2
这,前段时间我们湖南有个人嫌越南老婆太粘人想卖给别人呢,人比人啊。
买来的老婆能算是老婆吗?只能算是私有财产,根本就别拿她当人,她就老实了,有逃跑前科还不看好,大烧饼!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