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徐光启妄引西洋传教士,传教士控制下清钦天监交食记录 ...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5/24 02:34:38
明徐光启妄引西洋传教士。

◆《明末耶稣会传教士与佛郎机——传教士是侵略者观念的形成》(作者:桐藤薰)

中国人对传教士是侵略者的疑惑,本文称之为“侵略者疑惑”。利玛窦把它视为传教活动的最大障碍,并把消除它当作使命。这样,如何处理与葡萄牙商人的关系就成为了问题。如前所示,葡萄牙人(佛郎机)被中国人以疑惧的目光视为侵略者。为此,利玛窦等人竭力隐瞒其与澳门葡萄牙商人的关系,尽量避免再与其接触。(16)这种转变很快取得了实际的效果,后来在利玛窦等人将传教据点从肇庆移至韶州时,由于“未有言及澳门和葡萄牙人,这些新来者(被当地人认为)是从肇庆来的读书人”。(17)

但是,这使传教士有一个难题无法解决,即在华传教所需的资金问题。利玛窦等人传教经费是经澳门送出的,澳门的传教士先把资金存放于葡萄牙商人处,葡萄牙商人到广东进行贸易时,再将传教资金转交给从中国内地赶来的传教士。这样内地的传教士为了提取传教资金,不得不与澳门的葡萄牙商人定期接触。(18)于是,渐渐地传教士与澳门的关系引起了人们的怀疑,浙江籍的进士李日华(1565-1635)曾指出:“利乃香山澳主所遣以侦探中朝者。为近日有扫除香山澳之义故也。”(19)就是其中一例。

......南京教案发生后,为了给传教士辩护,在沈(氵隺)上《参远夷疏》的2个月后,徐光启上《辩学章疏》,关于传教士的传教资金,徐光启辩解说:“诸陪臣所以动见猜疑者,止为盘费一节。或疑烧炼金银,或疑外商接济,皆非也。诸陪臣既已出家,不营生产,自然取给于捐施。凡今衣食,皆西国捐施之人,展转托寄,间遇风波盗贼,多不获至。诸陪臣亦甚苦之。……为今之计,除光禄寺恩赐钱粮照旧给发外,其余明令诸陪臣量受捐助,以给衣食,足用之外义不肯受者,听从其便。广海洋商,谕以用度既足,不得寄送西来金银。仍行关津严查阻回,如此音耗断绝,尽释猜疑矣。”(33)徐光启认为“洋商”并非直接向传教士提供资金援助,而是作为中介转送西方国家虔诚信徒的捐款,如果明王朝能够提供传教资金,就没有必要再由“洋商”转送捐款,传教士与洋商的联系便可断绝,中国人的疑虑也可消解。显然,徐光启竭力想使传教士摆脱与洋商的联系。(34)

如果听任对传教士资金来源的调查继续下去,洋商是澳夷,即佛郎机的事实定会为人所知。因此,徐光启为了防患于未然,试图切断传教士与洋商的联系。应该说,徐光启对消除中国人的疑虑的重要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因此竭力为传教士辩护。但是,徐光启的建议并未被采纳。明徐光启妄引西洋传教士。

◆《明末耶稣会传教士与佛郎机——传教士是侵略者观念的形成》(作者:桐藤薰)

中国人对传教士是侵略者的疑惑,本文称之为“侵略者疑惑”。利玛窦把它视为传教活动的最大障碍,并把消除它当作使命。这样,如何处理与葡萄牙商人的关系就成为了问题。如前所示,葡萄牙人(佛郎机)被中国人以疑惧的目光视为侵略者。为此,利玛窦等人竭力隐瞒其与澳门葡萄牙商人的关系,尽量避免再与其接触。(16)这种转变很快取得了实际的效果,后来在利玛窦等人将传教据点从肇庆移至韶州时,由于“未有言及澳门和葡萄牙人,这些新来者(被当地人认为)是从肇庆来的读书人”。(17)

但是,这使传教士有一个难题无法解决,即在华传教所需的资金问题。利玛窦等人传教经费是经澳门送出的,澳门的传教士先把资金存放于葡萄牙商人处,葡萄牙商人到广东进行贸易时,再将传教资金转交给从中国内地赶来的传教士。这样内地的传教士为了提取传教资金,不得不与澳门的葡萄牙商人定期接触。(18)于是,渐渐地传教士与澳门的关系引起了人们的怀疑,浙江籍的进士李日华(1565-1635)曾指出:“利乃香山澳主所遣以侦探中朝者。为近日有扫除香山澳之义故也。”(19)就是其中一例。

......南京教案发生后,为了给传教士辩护,在沈(氵隺)上《参远夷疏》的2个月后,徐光启上《辩学章疏》,关于传教士的传教资金,徐光启辩解说:“诸陪臣所以动见猜疑者,止为盘费一节。或疑烧炼金银,或疑外商接济,皆非也。诸陪臣既已出家,不营生产,自然取给于捐施。凡今衣食,皆西国捐施之人,展转托寄,间遇风波盗贼,多不获至。诸陪臣亦甚苦之。……为今之计,除光禄寺恩赐钱粮照旧给发外,其余明令诸陪臣量受捐助,以给衣食,足用之外义不肯受者,听从其便。广海洋商,谕以用度既足,不得寄送西来金银。仍行关津严查阻回,如此音耗断绝,尽释猜疑矣。”(33)徐光启认为“洋商”并非直接向传教士提供资金援助,而是作为中介转送西方国家虔诚信徒的捐款,如果明王朝能够提供传教资金,就没有必要再由“洋商”转送捐款,传教士与洋商的联系便可断绝,中国人的疑虑也可消解。显然,徐光启竭力想使传教士摆脱与洋商的联系。(34)

如果听任对传教士资金来源的调查继续下去,洋商是澳夷,即佛郎机的事实定会为人所知。因此,徐光启为了防患于未然,试图切断传教士与洋商的联系。应该说,徐光启对消除中国人的疑虑的重要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因此竭力为传教士辩护。但是,徐光启的建议并未被采纳。
徐光启妄引西法,西法误差被百般隐瞒,导致劣等西法贻害中土。

◆《明末历争中交食测验精度之研究》(作者:吕凌峰,石云里)

......用当时的观测值衡量,西法在初亏、食甚、复圆三个时刻上都已相差半个小时到45分钟,这已是严重出错!而大统历最起码在复圆时刻上与观测值相合,初亏、食甚时刻的预报也好于西法;用现代理论值对其衡量,大统历就比西法预报的更准,尤其在日食预报中对关键食相——食甚时刻的预报,这一次大统历对食甚的预报与现代理论值非常相合。其实,西法不仅在明末历争中交食预报现严重错误,甚至在清初西法获得正统地位之后,仍多次发生过交食预报出错

......其实对于这样的误差,传教士心里已很清楚。1620年,邓玉函在寄往欧洲的一封信中就已评论到:引进到中国的第谷天文学”有时有一刻钟的误差”,不过,这样的误差传教士是否告诉过徐光启等中国历法家,就不得而知了。但无论如何,西法历法家自己预报自己观测,毫无疑问是能发觉到他们预报的误差。然而,在明末有关历争的文献中,他们从来没提及过西法的偏差,总是称西法“密合”,即使在历争过程中矛盾最尖锐时,各派历法家多次到现场进行实测较量时,西法也从来没有表现出观测与预报不合。如上面讨论的崇祯二年五月的那次日食,明显是西法预报出错,但西法从来未承认过,甚至两年后徐光启在与魏文魁争论历法时仍用这一次的推算来证明“新法密合”。

......在交食预报方面,三百多年前元初的<授时历)基本就已达到明末西法的水平。因此,徐光启在改历刚刚开始时设想的务求西法“万分精密,十倍胜于守敬”的美好愿望并没有实现。
西洋传教士排斥异己,传教士强调西法是传教依赖唯一根基。

◆《汤若望与清初西历之正统化》(作者:黄一农)

天主教的传教工作在若望声望地位的护持下,因而得以在顺治朝蓬勃展开。若望除给予其他教士必要的帮助外,在京亦积极结交公卿名士,传播教义。另据反教人士所称,若望当时并尝分派奉教天文家以测景为由,四出扬教。据统计,顺治七年(1650)时,全国耶稣会所属之教友即达十五万人,约为崇祯九年(1636)人数之四倍。

然若望在钦天监中全面排斥异己(尤其是信奉回教的天文家)的作法及其鲜明的宣教行为,终在顺治晚期开始引起反弹:

原回回科官员吴明炫,于顺治十四年,以新法所推水星伏见不合天象,请复回回科,称:“天象原自著明,推法各有得失,冒死验象,以存绝学……”

布衣杨光先则于顺治十六及十七年连番上书攻击西历“十谬”及暗窃中国正朔。

◆《葡萄牙传教士徐懋德在钦天监的天文工作》(作者:郭世荣,李迪)

徐懋德的这封长信所述日食预测及当时的工作基本上与中文记载一致,但是突出了传教士和中国天文学家之间的竞争,明显地有拔高自己的倾向。在信中他也强调:如果中国人不依赖欧洲人的数学,那么“在这个帝国传教的得以依靠的唯一根基将被拔掉”。
清回回天文家吴明炫疏控西法一案,汤若望很可能受到偏袒。

◆《清初天主教与回教天文家间的争斗》(作者:黄一农)

虽然《奏疏》中详细记载了礼部和马惟龙等人对吴明炫供词的驳斥,但由其字里行间,却颇令人怀疑事有蹊跷。......故笔者怀疑马惟龙等很可能慑于汤若望在官场中的势力,而在见过吴明炫之后改变了心意,不愿被卷入此案,因此在刑部传问时,三人对吴明炫的说词均全盘否认。至于礼部回说并不曾有马惟龙等报称水星出现一事,则或为官官相护的饰词。无怪乎吴氏在遭此打击之下,只得在法庭下回称:“他们说没有,我还有甚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清杨光先控诉西法成功,后来却不幸被传教士南怀仁翻案陷害。

◆《清代日食预报记录的精度分析》(作者:吕凌峰,石云里)

看来清初杨光先控诉西法不准并非没有一点道理,因为西法的确存在着较大误差。例如,杨光先在《不得已》中记载了根据西洋新法和传统旧法对康熙三年十二月初一(1665年1月16日)这次日食的推算结果,并指责西法不准。我们不妨根据理论值对其作一验算。在表2中可以看出,杨光先的推算误差从整体上看的确比西法要好出不少,只是食分的推算精度略次于西法(杨光先对西法的记载与《象纬考》中的同次记载有些差别,但根据《象纬考》中的记录所得出的误差比根据杨光先的记录所得出的误差还要大,故杨光先对西法的这次推算应该是真实的)。另外,杨光先对这次日食食相发生的位置也作了详细的比较,不仅指出汤若望的推算错误,也指出了自己的推算错误,不过相比之下,他认为自己在方位推算上比汤若望准确。

如果这是杨光先当时的真实记录,那么这次日食的推算是否能助杨光先叫冤呢?也许这并不是一次偶然,崇祯二年五月的那次关键日食的验算也曾有类似情况。无论根据现代理论值验算,甚至还是根据当时观测值验算,崇祯二年五月的这次日食推算都是西法严重出错。这一次与杨光先那一次是否有什么类似的蹊跷?目前从史料文献中还没有获得更多的说明,但这将为我们以后的研究留下一个未解的悬案。
传教士控制之清钦天监交食记录全盘照抄预报数据伪造“密合”。

◆《礼制、传教与交食测验--清钦天监档案中的交食记录透视》(作者:石云里,吕凌峰)

摘要:

交食观测和记录是中国历代皇朝所十分重视的礼制活动之一。按照一般的应象,这些观测和记录的过程总体上是客观的。本文对清钦天监档案中的交食观候报告进行了分析,发现从康熙末到成丰初的观候报告中开列的交食数据几乎都是照抄预报。这说明,清朝的交食观测与记录的过程并非像我们想像的那样科学和客观,而只是流于形式。出现这种现象的可能原因一在于清朝当政者对于“钦定”历法权威性的过度自信,二在于传教士想通过掩饰其所传历法的实际误差来维护其在华的既有地位,以利于传教的开展,三则在于钦天监官员的怀禄顾位的心态。

正文:

......这些分析说明:在我们目前所考查的这个时段上,除了对天气和带食现象的描述外,钦天监交食观候报告中的数据并不是真正的观测结果,而是直接抄自预报。......在观候报告中抄用预报结果的做法也许可以上溯到康熙二十年前。

......南怀仁自己就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他说自己对欧洲天文表常常出现较大误差的事实思量得越仔细,“越不怀疑,正是由于上帝格外的佑护,在用天体运动检测我们的天文学和计算的这些年里还没有发现过一次偏差!我确信,这是因为仁慈的神遮盖了所有可能出现的误差:通过观测者的粗心,通过阴云,或者通过其他一些类似的天眷;因为它使一切都有益于我们的宗教”。实际上,南怀仁还有其不便明言的隐衷,那就是钦天监在观候报告中照抄预报数据,这是一种最为稳妥的方法。
无知之徒把翻译《几何原本》视为徐光启的“成就”之一,却不知这其实是科学思想大倒退。

希腊几何一直是近代科学进步的巨大障碍,只有唾弃希腊几何愚昧思维,近代科学才得以产生。

“几乎两千年来,希腊几何的传统力量推迟了必然会发生的数的概念和代数运算的进步,而它们后来构成了近代科学的基础。......虽然希腊的几何学仍然占有重要的地位,但是,希腊人关于公理体系和系统推演的思想在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不复出现。”(柯朗《什么是数学》)

“希腊数学的局限性……他们不能掌握无理数概念,这不仅限制了算术和代数,而且使它们转向而且强调几何……希腊人不仅把数学主要限制在几何,他们甚至把几何只限于那些能用直线和圆作出的图形。……古典希腊几何成为一门成就有限的学科,它狭隘了人们的视界,使他们的头脑接受不到新思想和新方法,它的内部存在着使它自己死亡的种子。……希腊人的哲学思想又从另一方面限制了希腊数学的发展……”(克莱恩,《古今数学思想》)

“我看不出有必要把希腊哲学视为科学产生的早期阶段,依我看来,在对科学的影响方面,希腊哲学的地位仅仅可与巴比伦的创世神话或摩尼教的宇宙神话相比。”( 奥托·诺伊格鲍尔,《古代数理天文学史》)

“笛卡儿的科学梦想,在他的一部生前未正式发表的著作《指导思维的法则》中有更清楚的说明。笛卡儿在这部著作中首先批判了传统的主要是希腊的研究方法,认为古希腊人的演绎推理只能用来证明已经知道的事物,“却不能帮助我们发现未知的事情”。笛卡儿认为希腊人作出他们的发现“往往是凭机遇”,因此他提出“需要一种发现真理的方法”,也就是一种“普遍的科学”,笛卡儿称之为“通用数学”。”(李文林《笛卡儿之梦》)

而笛卡儿的数学老师,是著名东方学家、荷兰莱顿大学的数学和阿拉伯语教授Jacobus Golius。笛卡尔的怀疑论、二元论、上帝存在论,直接受到两位伊斯兰学者伊本·西那、安萨里的影响。(Nazeem Goolam, "The influence of Al-Ghazali and Ibn Sina on Descartes")
2015-4-10 08:44 上传



标注字母相同,能被多数学者接受的结论只有一个:剽窃!
lt。cjdby。net//thread-1994058-1-1.html
《传教士选择性删除崇祯改历时期交食记录,掩盖西法失败,骗取清政府采用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