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党到底贪污受贿了多少银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5/24 05:14:25
第三节  阉党到底贪污受贿了多少银子


  在分析这个问题前,我们先看看,魏忠贤贪污、受贿了多少银子?

  据说,魏忠贤贪污、受贿的银子,是个天文数字。崇祯皇帝听到这个消息,自然高兴的连北也找不到了。因为,帝国现在非常缺钱。

  后世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和坤跌倒,嘉庆吃饱吗?现在魏忠贤跌倒,崇祯皇帝估计也能吃饱吧!
  一切是显然的,如果崇祯皇帝把魏忠贤的家抄了,马上就会让国库多出几千万两白银。不要说魏忠贤了,据传说,有一个收税的大太监,就曾贪污了五千万两白银,而且还不算家里的珠宝。[注1]魏忠贤家的钱,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崇祯皇帝让主持处理阉党的官员,把这笔银子交出来时。答案竟然是,我们没有找到这笔银子。
  崇祯皇帝一听,顿时急了。因为,我靠,难道传说中的“厂臣公,厂臣不爱钱,厂臣一心为国为民”的传言是真的!
  否则,在这个无官不贪的社会中,魏忠贤家里怎么会没有大笔的赃银呢?

  主持处理阉党的官员对皇帝说,这倒不是!魏忠贤贪污、受贿的银子,是个天文数字。只是,您最初没有对魏忠贤痛下杀手,而是让魏忠贤离职回家。于是,魏忠贤就带着几十个车子,领着一千多人,把贪污受贿来的钱都带走了。

  魏忠贤领着一千多人,用几十个车子,把贪污受贿来的钱都带走了?
  不是魏忠贤后来自杀了吗?他自杀后,这些东西呢?
  丢了,全丢了!真的全丢了![注2]

  崇祯皇帝一听官员,拿出这种只能哄幼儿园小朋友的鬼话,当时就火了。因为,我操你大爷,你以为我是白痴啊?价值几千万两白银的东西,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们却连一点线索也不找到?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更关键的是,你们说魏忠贤贪污、腐败空前绝后,我现在把魏忠贤逼死了,却是连几毛钱赃银也搜不出来,你叫我拿什么结案呢?
  抓贼捉赃,捉奸捉双;你说魏忠贤贪污受贿,总得有赃银吧!
第三节  阉党到底贪污受贿了多少银子


  在分析这个问题前,我们先看看,魏忠贤贪污、受贿了多少银子?

  据说,魏忠贤贪污、受贿的银子,是个天文数字。崇祯皇帝听到这个消息,自然高兴的连北也找不到了。因为,帝国现在非常缺钱。

  后世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和坤跌倒,嘉庆吃饱吗?现在魏忠贤跌倒,崇祯皇帝估计也能吃饱吧!
  一切是显然的,如果崇祯皇帝把魏忠贤的家抄了,马上就会让国库多出几千万两白银。不要说魏忠贤了,据传说,有一个收税的大太监,就曾贪污了五千万两白银,而且还不算家里的珠宝。[注1]魏忠贤家的钱,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崇祯皇帝让主持处理阉党的官员,把这笔银子交出来时。答案竟然是,我们没有找到这笔银子。
  崇祯皇帝一听,顿时急了。因为,我靠,难道传说中的“厂臣公,厂臣不爱钱,厂臣一心为国为民”的传言是真的!
  否则,在这个无官不贪的社会中,魏忠贤家里怎么会没有大笔的赃银呢?

  主持处理阉党的官员对皇帝说,这倒不是!魏忠贤贪污、受贿的银子,是个天文数字。只是,您最初没有对魏忠贤痛下杀手,而是让魏忠贤离职回家。于是,魏忠贤就带着几十个车子,领着一千多人,把贪污受贿来的钱都带走了。

  魏忠贤领着一千多人,用几十个车子,把贪污受贿来的钱都带走了?
  不是魏忠贤后来自杀了吗?他自杀后,这些东西呢?
  丢了,全丢了!真的全丢了![注2]

  崇祯皇帝一听官员,拿出这种只能哄幼儿园小朋友的鬼话,当时就火了。因为,我操你大爷,你以为我是白痴啊?价值几千万两白银的东西,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们却连一点线索也不找到?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更关键的是,你们说魏忠贤贪污、腐败空前绝后,我现在把魏忠贤逼死了,却是连几毛钱赃银也搜不出来,你叫我拿什么结案呢?
  抓贼捉赃,捉奸捉双;你说魏忠贤贪污受贿,总得有赃银吧!
好了,我们再退一步。魏忠贤的赃银,全消失了。阉党的成员那么多,总能搜出一大笔赃银吧!因为,在无官不贪的社会中,三年清知府,都可以弄出十万雪花银,何况贪婪成性的阉党成员?
  据传说,阉党的吏部尚书周应秋,公开卖官;一天就收受贿赂一万两;那就是传说中的“周日万”。这样算来,这个家伙一年,就可以受贿三百多万两银子;这样算来,这个家伙的家里,现在应该有赃银近千万两了。
  抓了几十个知府级别,甚至比知府级别更高的阉党成员,从他们家里,怎么也能搜出几千万两白银吧!


  但是,当皇帝叫主持阉党案子的官员,把这笔银子交出来时。相关官员只是象征性的拿出一些银子充数。总而言之,阉党贪污、受贿的赃银,我们只能找出这么一点了。
  阉党贪污受贿的银子有多少?这是一个永远的谜案。但是,翻开明末历史,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整个阉党贪污受贿的银子,真正被政府查处出来的,绝不会超出一百万两白银。
  为什么我敢这样肯定的说呢?因为,崇祯皇帝一上台,帝国政府就穷得快揭不开锅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都看不出,崇祯一上台,就曾得到过一笔上百万两白银的横财(从阉党手中搜出来的赃款)。

  皇帝一听这种结果,当时就急了。因为,俗语不是说得好吗,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几十个知府级别,甚至比知府级别更高的阉党官员被消灭了,我们一共才剿获出几十万两的赃款(甚至只是十来万两赃款)。难道,阉党就是传说中清官集团?难道,阉党成员都是传说中清官中的清官?

  主持处理阉党的官员说了,这倒不是。阉党贪污、受贿的银子,肯定是个天文数字。只是,他们在覆灭前,都把这些银子转移了。
  转移到哪里?当时好像没有一个叫美利坚合众国的地方,可供他们转移赃款啊?换而言之,这些阉党、阉党家属都没有逃出我大明帝国的统治范围,他的银子,能转移到哪里去?
  总而言之,务必给我把阉党的赃银,全给我搜出来。

  官员们一看皇帝,两只眼睛就盯着银子,满脑子就惦记着银子。顿时觉得,这个皇帝怎么这么贪财呢?不过也难怪,当年他的祖父(万历皇帝),就是一个贪财的主儿,估计是遗传的基因在作怪。
  因为,银子!银子!银子!身为一国之君,你所关心的东西,难道只有银子吗?你不能关心点更高尚的东西吗?你看传说中的东林党,什么时候开口闭口的银子、银子、银子!只要有了正确的思想路线,银子那还叫个事吗?所以,我们现在应该主要抓的问题,就是思想路线。

  所以,官员们自然会提醒皇帝,我们清理了万恶的阉党,帝国中兴就在眼前了。什么银子不银子的,真的那样重要吗?如果您把两只眼睛就盯在银子上面,会有损您形象的。
  因为,这让天下的百姓一看,您收拾魏忠贤,是为了弘扬正气呢?还是为了抄家抢银子呢?你收拾魏忠贤,是为了振兴帝国呢?还是为了借机发财呢?

  皇帝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孔夫子曾这样教导人,君子喻义,小人喻利。


  因为,皇帝没有一门心思从官员家里抄银子。所以,皇帝打击阉党,就成了代表正义的行为。如果皇帝一门心思的从官员家里抄银子,历史估计就会改写了。
  到时,什么东林党不东林党,阉党不阉党,都会本着朴素的阶级情谊团结在一起。总而言之,魏忠贤带领的阉党,虽然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但他们都也不是什么贪官。再总而言之,魏忠贤和阉党,那就是朱由校的一群狗罢了。千言万语无非是想说一句话,帝国政府一门心思对魏忠贤等人斩尽杀绝,就是一种极端残忍、刻薄的行为。官员失势了,杀就杀吧,撤职就撤职吧,却要大举抄家,这是人干的事吗?

  不论怎么说,官僚集团也不可能会集体高呼,皇帝大肆抄官员家的行为,是一种合理的、合法的行为,更是一种应该提倡与推广的行为。因为,这种行为合理了、合法了,大家哭着喊着来当官,又是图啥呢?
  当然了,如果当时有网络,网络暴民可能会为这种行为高唱赞歌的。问题是,当时没有网络,所以皇帝听到的声音,自然是一边倒的反对声。

  比如,明初的空印案。中央、地方主管财务的官员共坐一处,拿着空白对表,对好了数字作账。如果皇帝不重拳出击,估计谁也会觉得,这种账也就是哄鬼的账。
  问题是,皇帝一重拳出击,人们再说这件事时,就完全变样了。总而言之,官员这样作,只是为了工作方便,绝不可能存在舞弊的行为。再总而言之,明太祖因为这种原因残酷打击官员,那就是因为他心理变态。

  崇祯皇帝清理阉党也是如此。如果崇祯皇帝敢大肆抄家。历史肯定也会说了,其实无论阉党、东林党都是治国思路不同,并不存在利益之争。其实阉党也好、东林党也好,家里都没有几个钱;皇帝一门心思想从他们家里榨出钱来,那是他想钱想疯了。
  当然了,你千万不要以为,只有东林大佬被追赃时,才会让老婆儿子上街乞讨去。阉党份子面对这种事,他的老婆儿子,也会上街要饭的。总而言之,这日子可没法过了。
处于皇帝的位置,他可以决定任何一个官员的升降沉浮,换而言之,皇帝想让谁三更死,估计他活不到五更天;皇帝想重用他,他不想当大官,都有些太难了。问题是,皇帝面对的不是具体的官员,他面对的是一个官场。
  如果官员们为了一个共同的利益(升官发财),那是前仆后继、死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如果官员为了一个共同的利益(升官发财),那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皇帝也是啥招都没有的。因为,官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更主要的是,成千上万的人玩弄一个人,那不是跟玩傻子一样吗?总而言之,你看到的是鹿,可是所有的人都说这是马,你还敢坚持说这是鹿吗?且不说,你本身就会觉得,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更主要的是,大家都说那是马,就你说那是鹿,你能是正常人吗?
  所以,皇帝临死前恨恨的写道,当官的,全他妈的王八蛋,总而言之,个个都该死。这也许是皇帝一直压抑在内心的想法。但是,看到皇帝这种可笑的遗书,整个历史都笑了。因为,这个皇帝太可笑了。当时,放着伟大的东林党,你不相信,就相信阉党余孽,就相信太监,能怪谁呢?


  是不是说得有些远了。我们继续书归正传。
  于是,轰轰烈烈的清理阉党运动就这样结束了。

  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崇祯皇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总觉得眼前的一切荒谬极了。却又实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因为,的确如官员们所说,小人才天天开口闭口的说钱,君子从来不关心这种问题的。现在我们惩治了万恶的阉党,却成天想着能从他们家里抄出多少银子来,我们岂不是比阉党更邪恶?
  这逻辑好像能说通!

  问题是,阉党搜刮来的赃银都哪里去了?总得有个去处吧!到底谁拿走了?简单的思考,自然都是负责办案的人私分了。问题是,负责办案的人,大都是传说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东林党啊!他们怎么可能私分阉党的赃银呢?


  问题是,阉党搜刮来的赃银都哪里去了?总得有个去外吧!从大部分阉党成员在退野后,依然戏照看、肉照吃的日子去看,赃银自然还在他们家里。问题是,负责办案的人,为什么不愿意对阉党痛打落水狗呢?他们不是一说起阉党,就是一副苦大仇深,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吗?如果说,东林党与阉党穿一条腿的裤子,这似乎也太不可思议了。

摘自泪痕春雨  大家都官僚 谁也别说谁
这么说来雍正也真是千古一帝 愣是能压着官僚们搞抄家.....
说雍正敢抄家,不要忘了他有基本盘的。基本盘他没有动,那就是八旗,官僚不行可以靠八旗。明朝没有这种基本盘。


阉党被一鼓荡尽之后,明朝廷就完全成了士大夫官僚,尤其是东林党一党独大的天下,这些人标榜从此“正人盈朝”,尼玛!这就该励精图治,天下立马河清海晏、歌舞升平了吧?
可是朝廷的财政更加恶化,照样揭不开锅。朝廷只好扩大“剿饷”、“练饷”,加大对忠良百姓的盘剥程度,这一来官逼民反,西北的民变愈演愈烈,关外的满清也是日益坐大,关外明军屡战屡败,更加不堪一击,四处烧杀劫掠,弄得东北边境狼烟四起;而朝廷内部的党争更加激烈,党同伐异互相撕咬不已,天下糜烂矣......
这特么就是东林党人忽悠崇祯小儿的“形势一片大好”吗?东南富庶地区,本来在国难当头之际,应该加大工商税、矿税的贡献才对啊,有钱出钱一致御侮嘛!怎么反而课税日益下降呢?还有那些被当做猪一样养着的宗室,侵占了多少田亩,搜刮了多少财富,笑纳了多少“投献”,怎么就是一毛不拔,看着老朱家的社稷天下一天天沉沦呢?这不科学哇!
崇祯小儿,实在是既无知人之智,又无自知之明,硬生生将一个互相牵制趋于平衡的朝局,做成了东林党人上蹿下跳的乱局,将原先勉强还可以收上来的税收,堪堪可以维持的财政,搞得难以为继......如此,天下又怎能不亡呢?!崇祯,实昏君也!
至于东林党人和腐朽军阀,说你们什么呢?为了自己的物欲、权欲,将大明的江山,拖入了嘉定、扬州的刀山血海,将二亿多汉人,抛进了满洲的铁蹄之下,还要在后世胡编乱改,模糊历史的真面目,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你们是特么天下最无耻、最厚黑的既得利益集团!

阉党被一鼓荡尽之后,明朝廷就完全成了士大夫官僚,尤其是东林党一党独大的天下,这些人标榜从此“正人盈朝”,尼玛!这就该励精图治,天下立马河清海晏、歌舞升平了吧?
可是朝廷的财政更加恶化,照样揭不开锅。朝廷只好扩大“剿饷”、“练饷”,加大对忠良百姓的盘剥程度,这一来官逼民反,西北的民变愈演愈烈,关外的满清也是日益坐大,关外明军屡战屡败,更加不堪一击,四处烧杀劫掠,弄得东北边境狼烟四起;而朝廷内部的党争更加激烈,党同伐异互相撕咬不已,天下糜烂矣......
这特么就是东林党人忽悠崇祯小儿的“形势一片大好”吗?东南富庶地区,本来在国难当头之际,应该加大工商税、矿税的贡献才对啊,有钱出钱一致御侮嘛!怎么反而课税日益下降呢?还有那些被当做猪一样养着的宗室,侵占了多少田亩,搜刮了多少财富,笑纳了多少“投献”,怎么就是一毛不拔,看着老朱家的社稷天下一天天沉沦呢?这不科学哇!
崇祯小儿,实在是既无知人之智,又无自知之明,硬生生将一个互相牵制趋于平衡的朝局,做成了东林党人上蹿下跳的乱局,将原先勉强还可以收上来的税收,堪堪可以维持的财政,搞得难以为继......如此,天下又怎能不亡呢?!崇祯,实昏君也!
至于东林党人和腐朽军阀,说你们什么呢?为了自己的物欲、权欲,将大明的江山,拖入了嘉定、扬州的刀山血海,将二亿多汉人,抛进了满洲的铁蹄之下,还要在后世胡编乱改,模糊历史的真面目,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你们是特么天下最无耻、最厚黑的既得利益集团!
兄台这就是一篇寓言么?
shangpj 发表于 2015-4-12 00:13
说雍正敢抄家,不要忘了他有基本盘的。基本盘他没有动,那就是八旗,官僚不行可以靠八旗。明朝没有这种基本 ...
明朝有神功盖世的厂卫和公公们嘛,崇祯不用那就没办法了
shangpj 发表于 2015-4-12 00:13
说雍正敢抄家,不要忘了他有基本盘的。基本盘他没有动,那就是八旗,官僚不行可以靠八旗。明朝没有这种基本 ...
感觉您高看八旗的能力了。。。。。
感觉您高看八旗的能力了。。。。。
没有满人的支持,雍正的官绅一体纳粮、耗羡归公实行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