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任继愈在京逝世 享年九十三岁(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3/12/08 10:40:50
2009年07月11日 15:16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七月十一日电 (记者 应妮)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因病医治无效,于七月十一日四时三十分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九十三岁。

任继愈先生一九一六十四月十五日出生于山东省平原县。曾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国家图书馆馆长,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第四至八届全国人大代表。

国家图书馆发布的讣告指,任继愈先生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宗教学的教学和研究,学术成就卓越,影响深远,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宗教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他筹建了新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培养了几代中国哲学史和宗教学研究人才。任国家图书馆馆长以来,他积极推进图书馆建设,为繁荣发展国家图书馆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任继愈在佛教研究方面的成就曾被毛泽东誉为“凤毛麟角”。他提出“儒教是宗教”的论断,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性质的总体认识和定位,是认识把握中国传统文化的重大基础性理论贡献,在学术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具有深远的影响;晚年任老先后组织领导乃至亲自主持多项大规模文化工程。

记者在国家图书馆官方网站看到,为纪念这位在国图躬耕二十余年的老先生,官网首页已经被改为黑白色。

为悼念任继愈先生,国家图书馆将于七月十三日至七月十五日期间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学术报告厅设置灵堂,供社会各界人士吊唁。七月十七日上午,将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任继愈遗体告别仪式。(完)
国家图书馆专题悼念贴:http://www.nlc.gov.cn/rjy/index.html2009年07月11日 15:16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七月十一日电 (记者 应妮)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因病医治无效,于七月十一日四时三十分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九十三岁。

任继愈先生一九一六十四月十五日出生于山东省平原县。曾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国家图书馆馆长,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第四至八届全国人大代表。

国家图书馆发布的讣告指,任继愈先生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宗教学的教学和研究,学术成就卓越,影响深远,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宗教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他筹建了新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培养了几代中国哲学史和宗教学研究人才。任国家图书馆馆长以来,他积极推进图书馆建设,为繁荣发展国家图书馆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任继愈在佛教研究方面的成就曾被毛泽东誉为“凤毛麟角”。他提出“儒教是宗教”的论断,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性质的总体认识和定位,是认识把握中国传统文化的重大基础性理论贡献,在学术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具有深远的影响;晚年任老先后组织领导乃至亲自主持多项大规模文化工程。

记者在国家图书馆官方网站看到,为纪念这位在国图躬耕二十余年的老先生,官网首页已经被改为黑白色。

为悼念任继愈先生,国家图书馆将于七月十三日至七月十五日期间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学术报告厅设置灵堂,供社会各界人士吊唁。七月十七日上午,将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任继愈遗体告别仪式。(完)
国家图书馆专题悼念贴:http://www.nlc.gov.cn/rjy/index.html
沉痛哀悼老先生的逝去……

不过,对于“儒教是宗教”的论断,还是有个人看法的……
2009年07月12日 04:46南方都市报
本报讯 昨日凌晨4时30分,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3岁。上午9时,著名学者、国学大师、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季羡林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8岁。

前后仅仅相隔4个小时,两位中国学界的泰斗相继离去。两位老先生的朋友表示,任继愈与季羡林是老朋友,他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都是山东人,都在北大工作过,两人的年龄也接近,都曾深受五四新文化的影响。甚至在学术研究领域上,季羡林与任继愈也有交叉,都属于国学的范畴。近年来两人的名字常常出现在国学领域的各种文化事件当中,比如在任继愈担任总修篡的《二十四史》编辑委员会中,季羡林是学术顾问之一。而今年4月,两位老人还受邀一起出任中华书局的学术顾问。

季羡林的学生黄宝生说,季羡林与任继愈的研究都与佛教相关。任继愈是专门研究中国佛教史的。季老的研究领域更广,但梵文和印度佛教是他研究的一个重心“虽然都是佛教,但一个是中国佛教,一个是印度佛教,而且研究的侧重点、方法都不太一样。”

有网友曾经指出,两位老人对现实的态度也有所区别。季羡林对许多事情都持一种谅解、宽容的态度,比如认为中国的大学很好。而任继愈则对现实有批评,比如他曾经猛烈批判中国现在的教育制度,指出大学生知识面太窄,社会没有给自学提供宽广的途径;认为在二三十年内,中国不会出现真正的文化大家等等。

据了解,北京大学已成立治丧工作组,部署季羡林先生纪念及追悼活动安排。国家图书馆将于7月13日至7月15日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学术报告厅设置灵堂,供社会各界人士吊唁任继愈先生。

“平生爱国,不甘后人,即使把我烧成灰,我也是爱国的!” ——— 季羡林

主要著作

佛学著作:《〈大事〉偈颂中限定动词的变位》、《中世印度语言中语尾-am向-o和-u的转化》、《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福力太子因缘经〉的吐火罗语本的诸异本》、《印度古代语言论集》

翻译作品:《沙恭达罗》、《五卷书》、《优哩婆湿》、《罗摩衍那》、《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说集》等。

文学作品:《天竺心影》、《朗润集》、《季羡林散文集》《牛棚杂忆》等。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山东省临清市康庄镇人。字希逋,又字齐奘。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思想家、翻译家、佛学家、作家。他精通12国语言。曾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1911年8月6日出生于山东省临清市康庄镇。

1911年8月6日生于山东省清平县官庄一农民家庭;

1930年考取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专修德文。1935年赴德国入哥廷根大学,主修印度学。学习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及俄文、南斯拉夫文、阿拉伯文等。

1937年兼任哥廷根大学汉学系讲师。

1941年哥廷根大学毕业,获哲学博士学位。

1946年回国后受聘为北京大学教授兼东方语言文学系主任。

1956年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

1960年为北京大学东语系第一批梵文巴利文专业学生授课。

1978年担任北京大学副校长和北京大学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合办的南亚研究所所长。

1980年当选为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

12月被任命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1984年任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

1992年被印度瓦拉纳西梵文大学授予最 高 荣 誉 奖“ 褒 扬状”。

1993年被选为民盟中央文化委员会副主任。

1994年主持校注的《大唐西域记校注》、译作《罗摩衍那》获中国第一届国家图书奖;任《四库全书存目丛书》主编纂。

1997年主编的《东方文学史》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

任继愈

“无论是作为普通公民,还是学者,第一位的是要爱国。” ——— 任继愈

主要著作

《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中国哲学史论》、《任继愈学术论著自选集》、《任继愈学术文化随笔》、《老手全译》等。主编有《中国哲学史》(四卷本)、《中国哲学发展史》(七卷本,已出四卷)、《中国佛教史》(八卷本,已出三卷)、《中国道教史》、《宗教大词典》、《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一O六卷)等

任继愈(1916年4月15日-2009年7月11日),山东平原人,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

1964-1985年任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筹建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并与北大联合培养宗教学本科生,为新中国培养了一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

1916年4月15日生于山东省平原县。

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38年毕业。

1939年考取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第一批研究生,攻读中国哲学史和佛教史。

1942-1964年在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并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中国哲学史课程。

1955-1966年担任《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编辑。

1956年起兼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为新中国培养第一批副博士研究生。

1964年,负责筹建国家第一个宗教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任所长。

1978年起招收宗教学硕士生、博士生,1985年起与北大合作培养宗教学本科生,为国家培养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

1999年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

1987年至2005年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

1978年以来,先后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和哲学组召集人,国家古籍出版规划小组委员,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中国西藏佛教研究会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社会科学基金宗教组召集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作为学术界的代表,当选为第四至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采写:本报记者 田志凌 彭美
2009年07月13日 08:03第一财经日报
http://news.ifeng.com/opinion/so ... _6439_1246034.shtml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两盏学术之灯几乎同时熄了。7月11日,中国学术界一日里痛失两位智者——任继愈、季羡林先后仙逝,原本即是好友的二老结伴西行。

季羡林先生拥有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作家等多重身份,在学术成就之外,更因不少散文而为人熟知,因对过往历史的冷静反思令人记忆深刻;任继愈先生则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宗教学的教学和研究,并曾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学术成就卓越,影响深远。

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会有离开的一天,这是自然规律,无法改变。季、任二老在90余岁的高龄,双双驾鹤西归,对于后生晚辈来说,在世俗的意义上,已可当作“白喜事”来操办。而二老过世,之所以让社会感到无比心痛,也实在是因为受到人们敬仰与尊重的两位学术楷模已然远去,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中已显稀缺的道德风骨再遭折损。

季羡林先生的学术之路始于私塾,却终以印度文化研究、跨文化研究成名。终其一生,他都在寻求一条理解中国的道路。早年赴德留学,他选择梵文,因为“中国文化受印度文化的影响太大了,我要对中印文化关系彻底研究一下,或许能有所发现”。此外辅修英国语言文学与斯拉夫文学,从此习得12种语言。

有为真知之学,有为利益之学。一生保持着清醒头脑的季羡林,或许能表达,人在追寻真知时,抵御外界困苦所能达到的极限。三十余年后,季羡林以一己之力翻译印度典籍《罗摩衍那》,从1973年一直持续到1984年,煌煌八大本、一百多万字的《罗摩衍那》,是迄今世界上唯一一个由一人译成的译本。

在季羡林晚年的种种事实与传说中,最为人所乐道的,是他力图摘去戴在他头上的种种桂冠。其中之一,是为“国学大师”。在他看似谦虚的表达背后,是一些实在的信息:常人理解之国学,是为传统儒学意义上的国学,但季羡林所研究者,远超这一领域。他提倡以宽阔的眼界,看待中国文化。

比之季老,任继愈先生有许多相同之处。两人同生于1910年代,同为山东人氏,也都曾为北京大学教授,治学上均是贯通古今中外、思路视野开阔。这位曾被毛泽东赞为“凤毛麟角”的学问大家,颇有古人之风,并将总结中国古代精神遗产作为毕生的追求和使命。

任老著作等身,自不必多提,由其主编的《中国哲学史》培养滋润了众多学人。任老也是国家图书馆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馆长,文化部原部长孙家正曾如此评价:“任先生是图书馆界的一面旗帜,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资深学者,这面旗帜和国家图书馆的地位是相称的。” 任老一生更是处世低调,奖掖后学,不图虚名, 正所谓“天风海浪自悠悠”。故此,任老的一生,被誉为“如同一部厚书、一个蕴藏丰厚的图书馆”,令人感怀。

自然的规律终究无法违抗,回想二老生前,学问高深,作文认真,为人谦逊,保留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与人格。前辈学人的从容本色感动后人,却也难免让人神伤。时代在前移,但一些宝贵的、质朴的人文亮点,却悄然失落。中国知识界正在进入一个学人众多,却罕见大师的时代。

随着老一辈的智者陆续远行,如巴金、王元化等文化大家,均在过去的两三年里相继离开,更让人有一种文化泰斗后继乏人之感。如今,季、任二老携手同行,留给后人的,同样会有难以言说的伤痛。或许,这个社会把对知识分子的某种道德理想太多地寄寓在了老前辈们的身上,同时,也是在祈望逝者们的烛光依然能够照亮未来,祈望人文的香火代代相传。

缺乏大师的时代,是一个苍白的时代;没有智者的社会,也是没有未来根基的社会。中国正处在经济迅速发展、社会快速变迁的进程中,知识分子的模糊化,以及某种意义上的缺乏时代担当,是经济社会发展特定阶段的客观存在,毕竟,这个时代,包括物质利益在内的各种诱惑比以往任何时候可能都来得强烈。然而,知识分子的社会使命不能容忍现实主义的过度泛滥,也许,这才是我们无限悲伤的真正所在。

当此时刻,我们尤其呼唤杰出智者的担当,我们期待他们成为“时代明灯”,无论是学风还是道德,皆成楷模与榜样;无论是批评精神还是道义担当,都有大师的风骨与气节。如此,即便季羡林们陆续远行,未来依然有明亮的烛光。
任老对TG多有批判,要敬礼的.
季老是民国老学者们的最后一代了,要等很多年才能再有这样的一批人了.
月冷 发表于 2009-7-12 09:37



主要还是近现代以来,国学人士日益减少。如果放在明代,任老先生的“儒教是宗教”的论断就未必是重大基础性理论贡献了。
两人均九十余岁无疾而终绝对是喜丧,中国传统是红袍入殓,亲友痛饮三天!!
没听说过。
季羡林老先生不是什么国学大师吧?顶多是东方学研究方面的,和国学不沾边的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庄子·至乐》
走好,安息
他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什么是国学?
向久经考验的马克思主义战士任先生表示沉痛的哀悼。
转天涯的:
鉴于咱伟大的祖国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处女膜,东不能碰西不能摸,煮酒里的牛人筒子们充分利用了汉语的博大精深,一下为一典型范版,供杂谈里的写手们借鉴,以助于避开敏感部位顺利发帖。
  
  ================================================
  
   人鱼今天化羽升仙,486,386,国际一体化,金蛇郎君岳父、宝玉堂哥、邱处机、太子、农弟、恭喜厉害、长寿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
  
   上午x时许,金蛇郎君岳父、邱处机、地图王、青山弟、刘反西、木子河流(抗美)、草木皆兵、荷兰神射手、第一、猴哥正和云姑、罗渊博缓步来到人鱼遗体前肃立默哀并鞠躬,作最后送别,与亲属一一握手,表示慰问。
    
    人鱼的生前友好和各界人士也前往送别。
    
    人鱼升仙后,向其家属表示慰问的还有:硬度王、73王、大嘴好石头、67、大海、棒子、长工、JOHNSON、慢慢学识多、前大司徒李、500万米、前朱侯、前燕王李、小红、令狐冲、上海南京,司马懿阿凡提、花帅公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