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有多少是支边家庭的,还有就是讲讲家里被批斗的经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1/28 18:50:58


我的意思是自己,或是家里面在文革前后,搬家到西北或是参加3线建设的.


我们家里面,我爹我妈都是支边家庭, 我姥爷姥姥都是胶东人,当年参军跟着三野参加过渡江战役,解放后,到北京外事局工作,好像是伺候毛子专家的部门,后来和毛子闹翻了,我姥爷也没了工作,后来就分配的青海西宁工作. 我姥姥姥爷都是在我出生之前好几年前就去世了,这些都是听我妈讲的.

我爸爸这边祖籍是江苏的,后来住在上海,我爸也是上海出生的. 我们家祖上是做什么的我不清楚,我爸爸从来没跟我讲过,不过我太爷爷有9个儿子1个女儿,而且家里面大多都是知识分子,估计家境算是不错的.
我爷爷是建筑工程师,我爸5,6岁的时候就全家支边到甘肃去了, 后来我爷爷作为专家到非洲去支援建设. 不过因此躲了文革.

不过我奶奶就不走运了.66年,文革爆发,我奶奶当时是中学教师,教政治的,被打成牛鬼蛇神,被批斗,我爸那时候也是我奶奶学校的学生,中午看到操场上挺热闹,就凑过去看看,结果看到一堆人被绑着,脸上涂满了墨汁,根本认不出来. 但是可能是母子间有种特殊的联系,我爸还是认出了我奶奶. 我爸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头都不会就跑回了家.

我奶奶被关到一个山顶上牛棚里,当时身边只有我爸一个人,所以送饭的任务只有我爸来做,有一次,刚上山就碰上一群学生,追着我爸打,而且其中一个就是我爸最好的朋友,那人家里貌似成分不好,所以追的特别卖力. 我爸恨死了他,和他绝交.大串联的时候,那个人参加红卫兵, 拉我爸跟他们一起重走长征路,我爸厌恶他们,没有答应.自己一个人带了20块钱,扒上去北京的火车,去见毛主席. 在天安门广场,我爸算是远远的看到了毛主席,还留下一张纪念照,我爸经常给我看,当宝贝一样护着.

不过没多久,我奶奶就被放出来,重新工作了,据说是当时批斗的是走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我奶奶显然不属于这类人.可是那种政治环境下,飞来横祸是不可避免的.我奶奶当时是特级教师,待遇不错.所以难免招人妒忌,有次上课,我奶奶随口说了句"蒋介石他老人家".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举报了.于是被打成反革命,又一次被关进牛棚.

我爸已经没学上了,兰州也呆不下去了,就回了江苏老家,并在那里入伍参军.退伍后,我爷爷也回来了,被分配到青海西宁.我爸也去了青海分到电信局工作. 80年代后期,人心思动,我爸好多同事都找门路,陆续都回了各自老家,我们家也是陆陆续续都调回内地.我跟堂姐他们不一样,因为是生在青海长在青海.所以对青海感情特深.  不过现在想想也是不可能回去的,每次别人问我你是哪的人,我都得想半天,论祖籍,我该算是江苏人,户口本上填的是上海,出生地是西宁, 家在济南. 弄的我都不知道我是哪的人了.

我的意思是自己,或是家里面在文革前后,搬家到西北或是参加3线建设的.


我们家里面,我爹我妈都是支边家庭, 我姥爷姥姥都是胶东人,当年参军跟着三野参加过渡江战役,解放后,到北京外事局工作,好像是伺候毛子专家的部门,后来和毛子闹翻了,我姥爷也没了工作,后来就分配的青海西宁工作. 我姥姥姥爷都是在我出生之前好几年前就去世了,这些都是听我妈讲的.

我爸爸这边祖籍是江苏的,后来住在上海,我爸也是上海出生的. 我们家祖上是做什么的我不清楚,我爸爸从来没跟我讲过,不过我太爷爷有9个儿子1个女儿,而且家里面大多都是知识分子,估计家境算是不错的.
我爷爷是建筑工程师,我爸5,6岁的时候就全家支边到甘肃去了, 后来我爷爷作为专家到非洲去支援建设. 不过因此躲了文革.

不过我奶奶就不走运了.66年,文革爆发,我奶奶当时是中学教师,教政治的,被打成牛鬼蛇神,被批斗,我爸那时候也是我奶奶学校的学生,中午看到操场上挺热闹,就凑过去看看,结果看到一堆人被绑着,脸上涂满了墨汁,根本认不出来. 但是可能是母子间有种特殊的联系,我爸还是认出了我奶奶. 我爸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头都不会就跑回了家.

我奶奶被关到一个山顶上牛棚里,当时身边只有我爸一个人,所以送饭的任务只有我爸来做,有一次,刚上山就碰上一群学生,追着我爸打,而且其中一个就是我爸最好的朋友,那人家里貌似成分不好,所以追的特别卖力. 我爸恨死了他,和他绝交.大串联的时候,那个人参加红卫兵, 拉我爸跟他们一起重走长征路,我爸厌恶他们,没有答应.自己一个人带了20块钱,扒上去北京的火车,去见毛主席. 在天安门广场,我爸算是远远的看到了毛主席,还留下一张纪念照,我爸经常给我看,当宝贝一样护着.

不过没多久,我奶奶就被放出来,重新工作了,据说是当时批斗的是走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我奶奶显然不属于这类人.可是那种政治环境下,飞来横祸是不可避免的.我奶奶当时是特级教师,待遇不错.所以难免招人妒忌,有次上课,我奶奶随口说了句"蒋介石他老人家".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举报了.于是被打成反革命,又一次被关进牛棚.

我爸已经没学上了,兰州也呆不下去了,就回了江苏老家,并在那里入伍参军.退伍后,我爷爷也回来了,被分配到青海西宁.我爸也去了青海分到电信局工作. 80年代后期,人心思动,我爸好多同事都找门路,陆续都回了各自老家,我们家也是陆陆续续都调回内地.我跟堂姐他们不一样,因为是生在青海长在青海.所以对青海感情特深.  不过现在想想也是不可能回去的,每次别人问我你是哪的人,我都得想半天,论祖籍,我该算是江苏人,户口本上填的是上海,出生地是西宁, 家在济南. 弄的我都不知道我是哪的人了.
我爷爷.河北人.解放后到南宁的供电局做干部.文革时候被戴过高帽游过街
我爷爷因为站错队了,被靠边站,造反派要抓他,因为内鬼通报,我爷爷提前翻墙跑了,后来长时间没有工作,72年以后才恢复工作,不过因祸得福,因为文革我家被迫搬家,结果从县里搬到了市里
我奶奶砸烂公检法后去了57干校

老人家文革吃苦不少,对老毛也颇有看法,但是对党和人民却一直忠心耿耿,毕竟人都是有良心的
爷爷差点被批斗死,老爸老妈被送去参军才躲过一劫。
我爷爷,跟着王震进新疆的解放军
我姥爷,南京招收的第一批支边干部

我爷爷,三代地主
我姥爷,三代贫农

我爷爷,文革时候河南老家发函来新疆要抽此人回原籍批斗,被当时的县委拦下来,回函:查无此人
我姥爷,历次运动只喊口号不上台,只随大流不当积极。告诫家里孩子:好好学习,少惹事。
  爷爷的领导没有倒台,所以爷爷被保护来了。爸爸机灵,当时躲进了隔壁,被革命群众保护下来。干伯伯最厉害,卷走了干部档案,躲进了当地驻军军营,保护了自己,更保护了别人——当年他可是游击英雄出身。一个舅舅从某机要部门被下放到企业,后来辗转回到了某部门。老妈和一个阿姨差一点让武斗的流弹打死。这可真的是危险啊。
新疆建设兵团

没被批斗过~~~
没有批斗过,都是农民
爷爷知识份子,在川大教过书,办过《新青年》杂志,解放前考取过一个县长后来卖给别人去当了,奶奶世代地主家庭,解放后戴过高帽游过街,家里的银元是被人用萝筐给一筐筐抬走的,家里暗藏起来的金条什么的在四川大饿饭时拿到青羊宫以80块钱一两卖了换吃的算是保了老爸和几个伯伯的命,文革时爷爷被送到温江地委里面编写教科书,算是软禁起来了,听说和他一起的人好多都是一被送出地委大院就再也没有音讯了,所以爷爷常自感叹还好当年没去当那个什么县长。但非常可惜及可气的是家里以前好多的书有很多甚至还是满清时代的手抄本在操家的时候被烧了。
文革中竟然把老子家祖坟都挖了。。。。。。:@:@:@
经历过WG,所以人性的丑恶都暴露出来,不知道这笔帐算到谁头上,只能七分功三分过一笔掩饰过去。
爷爷被造反派打死,
至今还未平反
新疆油田,参加武斗,时间短
爷爷是有参加抗美援朝,出身穷苦所以没咋地,我爸打过越战
[:a1:]可惜了那两代,为人过于耿直,不善经营


曾祖国民政府省级大员
于20年代在省城建造本姓公馆
后被没收,分掉
祖父高教
58年被打成右派
牢狱8年
66年打成汉奸
下讲台,拉粪车
进乡村
郁郁早逝

父亲出生年代受饿
读书年代文革
工作年代改革
负担年代下岗

曾祖国民政府省级大员
于20年代在省城建造本姓公馆
后被没收,分掉
祖父高教
58年被打成右派
牢狱8年
66年打成汉奸
下讲台,拉粪车
进乡村
郁郁早逝

父亲出生年代受饿
读书年代文革
工作年代改革
负担年代下岗
伯父是市领导,属于当权派,被打倒坐N年牢,后来平反恢复工作补发工资,但是无缺可开,在家闲吃。

老爸是当地造反派头头,闹得太凶被骗到北京限制活动,天天和大家听周丞相念经。老邓上来后,一脚踢下来,从此做小工人再无翻身日。

别样人生,一样结果。。。。世事难料啊,老毛手太黑。
希望此贴不要出现党棍灭绝人性的攻击性回复
听长辈说我们村的宗族祠堂是在文革被毁了。
族谱什么的都没有了。至于批斗,没问过。
屈人不战 发表于 2009-6-5 02:07


你这就算是“党棍的攻击性回复”
没被批斗过
祖祖辈辈打酱油的
我外公外婆算是比较老资格的地下党,解放战争时期我外公在重庆日报做编辑,我外婆在老家做地下党,后来由于家里老人的问题建国我外公回到老家工作,后来被打成特务,加上我外婆家里地主出身,被下放到矿山劳动,连带我外婆的工作也丢了带着我妈他们几个下乡中低,再后来外公在文革中一次批以后就莫名其妙的去世了,我外婆他们一直到他死后一个月才得到消息,已经无法知道他到底是被打死的还是被打以后自杀的,一直到84 85年才平反
他们的叔叔当年也算头几批党员,21年在德国入的党,只是去世的太早,现在没几个人知道了,要是他一直活到解放后,也许我不必凭那唯一一张照片认识外公
要说地主出身的问题,一个现在都是国家级贫困县的边陲小县,七八十年前什么样的家庭可以让女孩读书,如果不读书怎么接触新思想进而投身革命,早期的党员有几个家里是真正贫困的
[:a15:]
我外公外婆算是比较老资格的地下党,解放战争时期我外公在重庆日报做编辑,我外婆在老家做地下党,后来由于家里老人的问题建国我外公回到老家工作,后来被打成特务,加上我外婆家里地主出身,被下放到矿山劳动,连带我外婆的工作也丢了带着我妈他们几个下乡中低,再后来外公在文革中一次批以后就莫名其妙的去世了,我外婆他们一直到他死后一个月才得到消息,已经无法知道他到底是被打死的还是被打以后自杀的,一直到84 85年才平反
他们的叔叔当年也算头几批党员,21年在德国入的党,只是去世的太早,现在没几个人知道了,要是他一直活到解放后,也许我不必凭那唯一一张照片认识外公
要说地主出身的问题,一个现在都是国家级贫困县的边陲小县,七八十年前什么样的家庭可以让女孩读书,如果不读书怎么接触新思想进而投身革命,早期的党员有几个家里是真正贫困的
[:a15:]
党最黑暗的时期就是文革时期了。如果不是靠一大堆老同志在毛去世后拨乱反正,现在的中国海不知道什么样子。
飞狼 发表于 2009-6-4 22:38
额  家里没支边  不过家里老人有的是右派 有的是走资派 外公的一个弟弟被打成右派不堪折磨自杀
貌似奶奶家祖坟也被挖了  草..............
帖子被锁了吗??


额 为什么有时候回复会出现跳转  
家里没有支过边  不过老人们有的是右派 有的是走资派  外公的一个弟弟被打成右派后不堪折磨自杀  WG结束后都平凡了   
奶奶家的祖坟听说是被挖了.............

额 为什么有时候回复会出现跳转  
家里没有支过边  不过老人们有的是右派 有的是走资派  外公的一个弟弟被打成右派后不堪折磨自杀  WG结束后都平凡了   
奶奶家的祖坟听说是被挖了.............
呵呵!不好意思!那时我爸是专门斗别人!不过听他说差点被另一帮人抓去斗!
什么时候都有聪明人
大伯把俩县长都斗下去了 现在大学教授 省人大代表`` 退休了刚刚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样毁灭人性的话都能讲的出来,还有人往他脸上贴金,怎么对的起成千上万被迫害致死的无辜人们。
飞狼 发表于 2009-6-5 10:51
原文是:《奋斗自勉》 (毛泽东 1917年):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请问为什么要篡改掉三个关键字呢?
飞狼 发表于 2009-6-4 22:38

说道挖祖坟的事儿,我也想起一件。
是离我们村不算特别远的另外一个姓的村的祖坟被刨了,最后挖出来几坛子水(以前可能装祭品的),造孽啊。
飞狼 发表于 2009-6-5 10:51
他干的那些事都是事实,还用的着贴金?

家里无人被斗,坚定的革命军人家庭。
liuyangxp 发表于 2009-6-5 09:14
黑暗啊!老同志是反正了,新同志是正反呢。


主要是建国前政治上倾向与“三民主义”,为党国做出过贡献的。建国后如何被人分田地,分家产的?比如官员,企业家和农村富裕人士。

主要是建国前政治上倾向与“三民主义”,为党国做出过贡献的。建国后如何被人分田地,分家产的?比如官员,企业家和农村富裕人士。
造孽的事数不胜数,文革是中国千年来传统伦理道德的大清洗
红蓝教主 发表于 2009-6-5 11:13
周总理造孽的历史记录——《周恩来平坟还田》


周恩来的造孽史《周恩来平坟还田》。
  “我家有一点坟地,落在何方,我已经记不得了。如淮安提倡平坟,有人认出,请即采用深葬法了之,不必再征求我的意见。我先此函告为证。个人家事,麻烦你们甚多,谨致谢意,顺祝健康!”1958年6月29日,周恩来亲笔给时任淮安县副县长王汝祥及淮安县委写信,希望当地平掉周家祖坟。
    1965年春节前一天,即农历除夕,在周恩来的一再要求下,当地将周家祖茔地上的7座坟全部平掉。现在已看不到一座坟头。
    当年参加平坟、现已74岁的村民夏殿坤说,当时还是生产队编制,队员接到大队干部的平坟通知觉得很突然。因为要过年了,生产队已不再上工。听说要平掉周总理的祖坟,当地人都不敢干,也不愿干。特别是听说要将总理已逝先人的棺木降下深埋,不少社员都想不通。当地人迷信,“降棺”就是“降官”。
    因为天寒地冻,土地十分坚硬,参加平坟的社员只得用铁锛掘开硬土,挖到上午10时,终于挖开了7座坟,7座坟内共有13口棺材。由于棺材太重,在无法起抬的情况下,有人向当地的供电所借来了铁葫芦(注:一种能吊重物的铁滑轮),才将一口口棺木吊离原位。当时挖起的棺木顶头均有红漆写的死者的姓名、出生和逝世的年月日,但因为当时大家忙于深埋,无人留意记录死者姓名。
    夏殿坤回忆,当时的平坟实行承包制,四五个人一组,各负责一座坟,哪组先处置好哪组先回家过年。他所在的那个组最辛苦,是周恩来祖父的坟墓,周恩来祖父生前娶有一妻一妾,所以是一坟三棺。棺材又沉又大,两次抬断了耙杆和木棍。
    夏殿坤说,这次平坟并不是义务劳动,参加平坟的社员事后每人领到了一元人民币的辛苦费。这笔钱是周恩来委托办公室寄到淮安的,还有青苗损失赔偿费,共计70元人民币。
    此后,全国上下掀起了大规模的“平坟还田”运动。

周恩来的造孽史《周恩来平坟还田》。
  “我家有一点坟地,落在何方,我已经记不得了。如淮安提倡平坟,有人认出,请即采用深葬法了之,不必再征求我的意见。我先此函告为证。个人家事,麻烦你们甚多,谨致谢意,顺祝健康!”1958年6月29日,周恩来亲笔给时任淮安县副县长王汝祥及淮安县委写信,希望当地平掉周家祖坟。
    1965年春节前一天,即农历除夕,在周恩来的一再要求下,当地将周家祖茔地上的7座坟全部平掉。现在已看不到一座坟头。
    当年参加平坟、现已74岁的村民夏殿坤说,当时还是生产队编制,队员接到大队干部的平坟通知觉得很突然。因为要过年了,生产队已不再上工。听说要平掉周总理的祖坟,当地人都不敢干,也不愿干。特别是听说要将总理已逝先人的棺木降下深埋,不少社员都想不通。当地人迷信,“降棺”就是“降官”。
    因为天寒地冻,土地十分坚硬,参加平坟的社员只得用铁锛掘开硬土,挖到上午10时,终于挖开了7座坟,7座坟内共有13口棺材。由于棺材太重,在无法起抬的情况下,有人向当地的供电所借来了铁葫芦(注:一种能吊重物的铁滑轮),才将一口口棺木吊离原位。当时挖起的棺木顶头均有红漆写的死者的姓名、出生和逝世的年月日,但因为当时大家忙于深埋,无人留意记录死者姓名。
    夏殿坤回忆,当时的平坟实行承包制,四五个人一组,各负责一座坟,哪组先处置好哪组先回家过年。他所在的那个组最辛苦,是周恩来祖父的坟墓,周恩来祖父生前娶有一妻一妾,所以是一坟三棺。棺材又沉又大,两次抬断了耙杆和木棍。
    夏殿坤说,这次平坟并不是义务劳动,参加平坟的社员事后每人领到了一元人民币的辛苦费。这笔钱是周恩来委托办公室寄到淮安的,还有青苗损失赔偿费,共计70元人民币。
    此后,全国上下掀起了大规模的“平坟还田”运动。
飞狼 发表于 2009-6-4 22:42
经历过民国,所有的人性都暴露出来了。什么贪污啊!屠杀啊!妓女啊!毒品啊!都不存在。
老爸以学霸的名义被贴大字报而已,有批无斗。他最可惜的是原来十几年的日记都烧掉,怕被抓辫子,此生再不写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