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中国]中国的KTV让西方人害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6/01 07:03:38
作者 [美]Dodson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晚上,我接到中国朋友彼得的一个电话。“喂!”他在电话里冲着我大声说,“过来跟我们一起玩玩吧!”我听到电话里传来十分吵闹的歌声。

此前的8个月里,彼得曾多次给我打电话,邀我出去跟他一块儿玩,但我要么出差在外,要么有要事缠身,总是不得不拒绝他的盛情。但那天不一样,我的心情格外好,而且公司里不少重要人物都在美国,于是我决定加入广东朋友的行列。一个小时后,出租车把我们载到了……(居然是)一个夜总会。

从那个多层建筑的巴洛克式的门脸可见,这是一个极为高档的KTV夜总会。不是那种十几岁的青少年聚在一起唱台湾流行歌曲的所在,而是当地的有钱人、韩国人、日本人、台湾和香港生意人经常光顾的地方。

我有些胆怯地跟在一个服务员后面,来到3楼的一扇紧闭的门前。服务员打开门,是一间光线昏暗的大房间,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从里倾泻而出。所有人都在跟着大屏幕两侧扬声器播放的音乐节奏起舞。此刻,他们都转过来欢迎我。

彼得冲过来一把将我抱住,甚至把我抱离了地面。接着,他往我的手里塞了一杯液体,似乎是红酒和雪碧的混合。他挨个儿把我介绍给10多位在场的中国朋友。

在中国,KTV是拉关系、建立友谊的重要场所。说实话,西方人基本上都比较讨厌这个。当那些流行歌手的粉丝们竭力模仿最新歌曲或伤感浪漫金曲的时候,那种场面让人产生一种屈辱感。

西方人不喜欢KTV的另一个原因,是你必须把你的履历扔在门外。在KTV包间里,无论是大亨、总裁、小职员或女侍者,人人都是平等的。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倾向于无时无刻把自己的形象与在公司的角色等同起来,他们很难像中国人那样放开来,在知道自己唱歌跑调的情况下还唱那些傻傻的歌曲,或者知道自己跟不上节拍还去跳舞。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姑娘——女侍者。她们通常都长着漂亮的脸蛋。那晚彼得邀请的另外一个西方人是一名德国人,那人我也认识,只不过一年多没见过面。他也会说中文。当“妈妈桑”领了一打姑娘进包间时,那名德国人偷偷对我说,“她们都不怎么漂亮,是吧?”“是的。”我承认。我们叫她们离开了,妈妈桑显然对此很失望,解释说没有其他的姑娘了。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

这种形式的派对真让西方人害怕。在一群人当中挑选,这对我们这样的西方人来说,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举动,就像挑选被剥削的奴隶一样。但中国人不这样看。在中国的社会里,年轻的女孩子到夜总会陪伴客人喝酒、聊天、做游戏,甚至一起过夜,似乎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对这些女孩子来说,这是一个赚钱的机会,说不定还能在此找到一个男朋友甚至潜在的丈夫,今后不用为自己和父母的生活发愁。这种社会经济生态在亚洲——不仅仅是中国——存在了几千年了。

当那晚KTV聚会结束时,已经是半夜了,红酒与雪碧的混合液体都喝得差不多了,唱得乱七八糟的粤语歌也已经唱了不止一个来回,那些陪侍的姑娘们也都得到了可观的小费。大家都在服务员的搀扶下进入电梯。我确信,那些服务员一定是怀着感激的心情目送我们离去的。

也许,我与大多数西方人的看法不同,我甚至十分感谢彼得邀请我参加那次KTV夜总会活动。毕竟,并不是有所有外国人都有这样的机会能一窥中国背后的东西。那里,面子不再像平时那么重要,大家敞开胸怀共享一段快乐的时光。

文章来源: 青年参考作者 [美]Dodson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晚上,我接到中国朋友彼得的一个电话。“喂!”他在电话里冲着我大声说,“过来跟我们一起玩玩吧!”我听到电话里传来十分吵闹的歌声。

此前的8个月里,彼得曾多次给我打电话,邀我出去跟他一块儿玩,但我要么出差在外,要么有要事缠身,总是不得不拒绝他的盛情。但那天不一样,我的心情格外好,而且公司里不少重要人物都在美国,于是我决定加入广东朋友的行列。一个小时后,出租车把我们载到了……(居然是)一个夜总会。

从那个多层建筑的巴洛克式的门脸可见,这是一个极为高档的KTV夜总会。不是那种十几岁的青少年聚在一起唱台湾流行歌曲的所在,而是当地的有钱人、韩国人、日本人、台湾和香港生意人经常光顾的地方。

我有些胆怯地跟在一个服务员后面,来到3楼的一扇紧闭的门前。服务员打开门,是一间光线昏暗的大房间,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从里倾泻而出。所有人都在跟着大屏幕两侧扬声器播放的音乐节奏起舞。此刻,他们都转过来欢迎我。

彼得冲过来一把将我抱住,甚至把我抱离了地面。接着,他往我的手里塞了一杯液体,似乎是红酒和雪碧的混合。他挨个儿把我介绍给10多位在场的中国朋友。

在中国,KTV是拉关系、建立友谊的重要场所。说实话,西方人基本上都比较讨厌这个。当那些流行歌手的粉丝们竭力模仿最新歌曲或伤感浪漫金曲的时候,那种场面让人产生一种屈辱感。

西方人不喜欢KTV的另一个原因,是你必须把你的履历扔在门外。在KTV包间里,无论是大亨、总裁、小职员或女侍者,人人都是平等的。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倾向于无时无刻把自己的形象与在公司的角色等同起来,他们很难像中国人那样放开来,在知道自己唱歌跑调的情况下还唱那些傻傻的歌曲,或者知道自己跟不上节拍还去跳舞。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姑娘——女侍者。她们通常都长着漂亮的脸蛋。那晚彼得邀请的另外一个西方人是一名德国人,那人我也认识,只不过一年多没见过面。他也会说中文。当“妈妈桑”领了一打姑娘进包间时,那名德国人偷偷对我说,“她们都不怎么漂亮,是吧?”“是的。”我承认。我们叫她们离开了,妈妈桑显然对此很失望,解释说没有其他的姑娘了。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

这种形式的派对真让西方人害怕。在一群人当中挑选,这对我们这样的西方人来说,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举动,就像挑选被剥削的奴隶一样。但中国人不这样看。在中国的社会里,年轻的女孩子到夜总会陪伴客人喝酒、聊天、做游戏,甚至一起过夜,似乎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对这些女孩子来说,这是一个赚钱的机会,说不定还能在此找到一个男朋友甚至潜在的丈夫,今后不用为自己和父母的生活发愁。这种社会经济生态在亚洲——不仅仅是中国——存在了几千年了。

当那晚KTV聚会结束时,已经是半夜了,红酒与雪碧的混合液体都喝得差不多了,唱得乱七八糟的粤语歌也已经唱了不止一个来回,那些陪侍的姑娘们也都得到了可观的小费。大家都在服务员的搀扶下进入电梯。我确信,那些服务员一定是怀着感激的心情目送我们离去的。

也许,我与大多数西方人的看法不同,我甚至十分感谢彼得邀请我参加那次KTV夜总会活动。毕竟,并不是有所有外国人都有这样的机会能一窥中国背后的东西。那里,面子不再像平时那么重要,大家敞开胸怀共享一段快乐的时光。

文章来源: 青年参考
那汉堡的红灯区呢?
橱窗里的荷兰妓女呢?
别他妈的一本正经的装逼样
楼上的,提醒你一下,这篇文章的重点不是红灯区,而是上流社会下流化;funk
原帖由 kgbnol 于 2007-11-14 13:03 发表
楼上的,提醒你一下,这篇文章的重点不是红灯区,而是上流社会下流化;funk

是吗?
我怎么觉得最后一段就是这意思呢
什么叫上流社会下流化?
老外来中国出入不检点娱乐场所?
就这个意思?
唱个歌有什麽大不了, 又不是叫他参加淫贱派对.:D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which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西方人的虚伪德性,暴露无遗
原帖由 kgbnol 于 2007-11-14 13:03 发表
楼上的,提醒你一下,这篇文章的重点不是红灯区,而是上流社会下流化;funk


上流社会?你肯定吗?有钱就是上流社会?
原帖由 oo7yjg 于 2007-11-14 13:58 发表


上流社会?你肯定吗?有钱就是上流社会?

但是没钱肯定非常难进上流社会(有权是个例外):D
西方的伪善嘴脸在这一刻显露无遗。。。。:D
装B罢了!

[:a13:]
不得不说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原帖由 angadow 于 2007-11-14 13:35 发表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which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so nice:D
上流社会,大概就是在幽暗的烛光下,大家站着喝各种各样的酒,寒暄,这样的交往方式吧;funk

不过我认为自助餐还是很爽的;P
就是他妈的在装b,老外来好的就是这一口
中国有上流社会吗,在中国装贵族就是B:D
外国人联络感情的地方在PUB.貌似老外确实对karaoke不感兴趣。
西方人不喜欢KTV的另一个原因,是你必须把你的履历扔在门外。在KTV包间里,无论是大亨、总裁、小职员或女侍者,人人都是平等的。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倾向于无时无刻把自己的形象与在公司的角色等同起来,他们很难像中国人那样放开来,在知道自己唱歌跑调的情况下还唱那些傻傻的歌曲,或者知道自己跟不上节拍还去跳舞。
-----------------------------------------------------------------------------------------
原因貌似是西方人喜欢泡吧吧,人家在吧你也能照样K歌
原帖由 angadow 于 2007-11-14 13:35 发表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which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这个...这个...
不要轻易说人家装逼。据我所知,西方人至今仍然很少参与卡拉OK类的娱乐活动,不管是在北美还是欧洲,全世界的KTV、卡拉OK 99%是由东亚和东南亚人消费的。

不管西方人自己国家的色情行当如何,中国目前随处可见的夜总会里的“挑小姐”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野蛮、没有人性、没有人格的色情娱乐!

我本人也同样非常不喜欢卡拉OK、KTV之类活动,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觉得一群人那样唱歌很傻Bility:L
不是每个人歌都唱的好。俺是绝不会把自己的破锣嗓子亮出来恶心别人的。。。。:lol
原帖由 kgbnol 于 2007-11-14 13:03 发表
楼上的,提醒你一下,这篇文章的重点不是红灯区,而是上流社会下流化;funk

比起俄罗斯那些富婆发钱扮妓女,这算不了什么
原帖由 angadow 于 2007-11-14 13:35 发表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which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_^^_^ 说得好
原帖由 kgbnol 于 2007-11-14 13:03 发表
楼上的,提醒你一下,这篇文章的重点不是红灯区,而是上流社会下流化;funk


那美国总统搞实习生是上流还是下流?
]]
原帖由 问题一箩筐 于 2007-11-14 18:42 发表
我本人也同样非常不喜欢卡拉OK、KTV之类活动,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觉得一群人那样唱歌很傻Bility


哈,和我一样。有一次去k歌,我唱着唱着自己就笑起来,发觉很傻,后来就再也不去了。
靠,什么东西,在新西兰的周末,妓女们都不穿衣服坐在花车上出来游行的
zhuangbility,shability

呵呵,这2个词很有意思.
彼此彼此而已!!
原帖由 angadow 于 2007-11-14 13:35 发表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which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The three words you creat are very cool,they must bloom all over the world.you are ver niubility!;P
niubility..............中英文大暴走........c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