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三李 作者:萨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2/23 05:50:06
看禅人兄所言黄埔系有“三李不如一王”的说法,讲的是在国民党军中,同样出身山东的李仙洲,李玉堂和李延年,虽然都是黄埔一期生,却没有小同乡王耀武更夺目。
这的确反映了王善战而春风得意的情状,三李之比一王,正如绿叶之比红花,关于王耀武,和尚已经写了很多,我就不再赘叙,且说说作为绿叶的三李吧。其实,三李在当时,也都是相当出色而有特色的将领。
李仙洲能打仗,更因为待人亲切而深得军心。忻口一战,李以军长之身在前线指挥,被日军狙击手打穿胸部(和林彪差不多的伤),士兵们冒死把他从高地阵地上抬下来抢救。当时忻口前线日军炮兵占据绝对优势,连单身人都很难上下,何况一副担架呢?可见李颇受部下的爱戴。
但是因为太受部下爱戴,也有些麻烦,那就是李属于胸部贯通伤,应该保持头部略低的姿势,以免血液积蓄于胸腔,当时军医也如此吩咐,可是抬担架的士兵死活不干,始终让李军长头上脚下。军医干涉,负责抬担架的连长差点儿把军医打死,说你头朝下走一个我看看,军长都负伤了还不让他舒服点儿。。。因为当兵的不了解医学知识,差点儿害死了李仙洲,幸亏这段路不算太长。事后证明,李仙洲实在命大,日军一枪打来,他恰好在呼气,肺叶萎缩,子弹从两叶肺之间穿过,所以伤的不重,如果是吸气的时候中弹,那就悬了。[   萨苏]
李仙洲最有名的事情却不是穿胸大战,而是解放后拍摄的电影《南征北战》,里面那个狂叫“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的李军长,原型就是莱芜战役中的李仙洲。莱芜战役李仙洲全军覆没,自己也兵败被俘,而且败的干脆利落,电影中以张灵甫为原型的张军长就骂过“三天六万人,赶鸭子也没这么快!”,要说李仙洲也是老行伍了,不该败得这样惨,仗打到这个份儿上,实在有失水准。不过那一仗其实不能全怪李军长,他手下的主力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炼成原来是中共地下党员,有他从中做手脚,李仙洲不败也怪。
值得一提的是李被俘后混在士兵中间,他不知道因为韩早就清楚李在其中,所以根本没有机会混水逃鱼。因为深知李仙洲得军心,为了抓捕他解放军找了个借口把他带走,但是俘虏中还是有李仙洲亲信的官兵觉得担心,所以不顾自己身份跟着走,一路解放军劝阻,到预定逮捕他的地方,还有数十人跟随,后来得知这些人都是常年跟随李征战的将校级军官。说起来,国民党在解放战争中的溃败,常说败在政治民心上,“非战之罪也”,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萨苏]
再说李玉堂。
李玉堂和陈明仁一样,也是不太受老蒋赏识的,个人推测是不是和长相有关。李一副长马脸,憨厚木讷之态,远没有老蒋喜欢的那种飞扬神采。所以一有失误,必遭重谴,军中常有不平。
李玉堂的基本部队是第十军。
第十军不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但是在抗战中,其打硬仗的次数并不亚于号称虎贲的第七十四军。其地位大体相当于第十八军,第四军,属于国民党军中的基干兵力。第十军特别善于防御作战,因此得名“泰山军”,最出色的一战是三战长沙中担任长沙守备军,岳麓山上重炮齐发,打的日军伤亡惨重,钉子一样守住了长沙,为会战的胜利提供了条件。
其实这一仗李玉堂是戴罪出师,第二次长沙会战,第十军表现不佳 – 其实那一战大多数部队表现都不好,蒋杀鸡儆猴,杀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师长廖龄奇,将第十军军长李玉堂罢官。
但是第十军上下并不认为此战是李玉堂的责任,纷纷发誓打好长沙之战,“抢回军长”,新委任的军长钟斌见此情况拒不上任。[   萨苏]
这样,重庆的军委会重新审查,李暂时保留军长职务,回到军中,第十军士气大振,欢声雷动。
守长沙之战,李也确实对得起部下,在日军炮火下指挥若定。当时李在前线一个祠堂指挥战斗,日军已经发现陷入包围,但依然希望打下长沙,击穿中国军队的口袋底,所以攻势凶猛。李在祠堂中一手持馒头,一手持筷子夹大头菜吃,敌弹飞来,将咸菜碗打碎,李不为所动,转眼又一弹飞来,将筷子击折,李即用手抓大头菜吃。部下劝说李更换指挥位置,李认为这是流弹,毫不在意,道:不要不要,就这里很好。
李因为守长沙之战,获得青天白日勋章,第十军也名声大噪。
衡宝会战中,第十军死守衡阳四十七天,打出了中国军队在抗战中防御战的巅峰,也打出了第十军悲惨的结局,军长方先觉在死守无援的情况下投降,第十军因此蒙羞,李玉堂也因为和第十军的关系而越发为蒋不爱。奇怪的是蒋可以原谅投向的军长方先觉,却对前军长李玉堂很有恶感,逻辑上未免不通。[   萨苏]
李玉堂的下场十分凄惨,撤退到台湾后,因为其妻陈伯兰与共产党有联系而被捕,审判长钱大钧的报告认为李对此并不知情。但蒋对李素有恶感,几次呈报都被打回,最后,竟下令将李玉堂枪决。李被杀那天为农历除夕,其妻因节日略加化妆,刽子手突然来到将李拉出枪杀。人云李至死犹有将军气概。事后,特务搜捡李之所有,李为将二十年,日常衣物以外,竟别无长物。
不过也有说李确实和共产党有联系,并有起义的准备,所以一九八三年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李延年是山东三李中位置晋升最高的,一度担任兵团司令兼南京江防司令,不过那已经是渡江战役前夕,风雨飘摇之际,这时候担任南京江防司令可不是什么好职务。他是陈诚系的干将,陈的基本部队称为“土木工程系”,土,就是十一师,木,是十八军,工程,就是指的李延年所部的教导第三师攻城旅。相比于李仙洲和李玉堂两位憨厚的将军,李延年在山东三李中,属于不那么憨厚的一位。在淮海战役,这位老兄和刘汝明在南线指挥两个兵团奉命救援杜聿明,但是李这一仗并没有拼命去打,他知道那正等着吃肉的刘邓大军决不是好惹的,闹不好杜聿明救不出来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因此他和刘汝明都颇有些保存实力,让心急如焚的老蒋火上浇油。老蒋派出了二太子蒋纬国率装甲部队前往李,刘所部,催促攻击,但李,刘百般推搪,二太子也无可奈何。[   萨苏]
当然李延年未必是错的,黄维的前车之鉴,不就是太听话了,没救出黄百韬,还绕进了十二兵团?
李延年真正精彩的战斗,还是抗日战争中,率领第二军坚守田家镇要塞,担任北岸守备司令,属下第九师,第五十七师都打得非常精彩,并一度和友军配合将日军第十一旅团包围,断绝日军给养,只是因为实在寡不敌众,加上南岸守军一个师长先逃,放弃富池口半壁山阵地,田家镇才被迫撤退,李部下的第九师师长郑作民战死,第五十七师只剩七百多人,五十七师师长施中诚带伤突围,后来担任过七十四军军长,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施将军的前妻,就是在居士林刺杀了孙传芳的侠女施剑翘。
李延年从抗战结束后就星光日益黯淡,接受济南,他对日军过于宽大,而且不收缴日军的武器即放其离防,一时舆论大哗,深以为耻。内战中李并无好的表现,从南京撤退后,李一路狂奔,希望保全六兵团的实力作为资本,但是这种表现无疑也触怒了蒋介石,在他从平潭岛不战撤回台湾之后,立即被捕,遭到军法审判,最后判处了十年徒刑。出狱后李三餐不继,靠老部下的接济为生,几乎沦为乞丐,竟落到用椒盐水沾馒头充饥的处境,相比他在大陆被俘的老朋友李仙洲,这位黄埔名将还要凄惨些。[   萨苏]
山东三李是黄埔系将领中相当有代表的人物,用这样短短的篇幅描述他们,不免挂一漏万了。
[完]看禅人兄所言黄埔系有“三李不如一王”的说法,讲的是在国民党军中,同样出身山东的李仙洲,李玉堂和李延年,虽然都是黄埔一期生,却没有小同乡王耀武更夺目。
这的确反映了王善战而春风得意的情状,三李之比一王,正如绿叶之比红花,关于王耀武,和尚已经写了很多,我就不再赘叙,且说说作为绿叶的三李吧。其实,三李在当时,也都是相当出色而有特色的将领。
李仙洲能打仗,更因为待人亲切而深得军心。忻口一战,李以军长之身在前线指挥,被日军狙击手打穿胸部(和林彪差不多的伤),士兵们冒死把他从高地阵地上抬下来抢救。当时忻口前线日军炮兵占据绝对优势,连单身人都很难上下,何况一副担架呢?可见李颇受部下的爱戴。
但是因为太受部下爱戴,也有些麻烦,那就是李属于胸部贯通伤,应该保持头部略低的姿势,以免血液积蓄于胸腔,当时军医也如此吩咐,可是抬担架的士兵死活不干,始终让李军长头上脚下。军医干涉,负责抬担架的连长差点儿把军医打死,说你头朝下走一个我看看,军长都负伤了还不让他舒服点儿。。。因为当兵的不了解医学知识,差点儿害死了李仙洲,幸亏这段路不算太长。事后证明,李仙洲实在命大,日军一枪打来,他恰好在呼气,肺叶萎缩,子弹从两叶肺之间穿过,所以伤的不重,如果是吸气的时候中弹,那就悬了。[   萨苏]
李仙洲最有名的事情却不是穿胸大战,而是解放后拍摄的电影《南征北战》,里面那个狂叫“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的李军长,原型就是莱芜战役中的李仙洲。莱芜战役李仙洲全军覆没,自己也兵败被俘,而且败的干脆利落,电影中以张灵甫为原型的张军长就骂过“三天六万人,赶鸭子也没这么快!”,要说李仙洲也是老行伍了,不该败得这样惨,仗打到这个份儿上,实在有失水准。不过那一仗其实不能全怪李军长,他手下的主力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炼成原来是中共地下党员,有他从中做手脚,李仙洲不败也怪。
值得一提的是李被俘后混在士兵中间,他不知道因为韩早就清楚李在其中,所以根本没有机会混水逃鱼。因为深知李仙洲得军心,为了抓捕他解放军找了个借口把他带走,但是俘虏中还是有李仙洲亲信的官兵觉得担心,所以不顾自己身份跟着走,一路解放军劝阻,到预定逮捕他的地方,还有数十人跟随,后来得知这些人都是常年跟随李征战的将校级军官。说起来,国民党在解放战争中的溃败,常说败在政治民心上,“非战之罪也”,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萨苏]
再说李玉堂。
李玉堂和陈明仁一样,也是不太受老蒋赏识的,个人推测是不是和长相有关。李一副长马脸,憨厚木讷之态,远没有老蒋喜欢的那种飞扬神采。所以一有失误,必遭重谴,军中常有不平。
李玉堂的基本部队是第十军。
第十军不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但是在抗战中,其打硬仗的次数并不亚于号称虎贲的第七十四军。其地位大体相当于第十八军,第四军,属于国民党军中的基干兵力。第十军特别善于防御作战,因此得名“泰山军”,最出色的一战是三战长沙中担任长沙守备军,岳麓山上重炮齐发,打的日军伤亡惨重,钉子一样守住了长沙,为会战的胜利提供了条件。
其实这一仗李玉堂是戴罪出师,第二次长沙会战,第十军表现不佳 – 其实那一战大多数部队表现都不好,蒋杀鸡儆猴,杀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师长廖龄奇,将第十军军长李玉堂罢官。
但是第十军上下并不认为此战是李玉堂的责任,纷纷发誓打好长沙之战,“抢回军长”,新委任的军长钟斌见此情况拒不上任。[   萨苏]
这样,重庆的军委会重新审查,李暂时保留军长职务,回到军中,第十军士气大振,欢声雷动。
守长沙之战,李也确实对得起部下,在日军炮火下指挥若定。当时李在前线一个祠堂指挥战斗,日军已经发现陷入包围,但依然希望打下长沙,击穿中国军队的口袋底,所以攻势凶猛。李在祠堂中一手持馒头,一手持筷子夹大头菜吃,敌弹飞来,将咸菜碗打碎,李不为所动,转眼又一弹飞来,将筷子击折,李即用手抓大头菜吃。部下劝说李更换指挥位置,李认为这是流弹,毫不在意,道:不要不要,就这里很好。
李因为守长沙之战,获得青天白日勋章,第十军也名声大噪。
衡宝会战中,第十军死守衡阳四十七天,打出了中国军队在抗战中防御战的巅峰,也打出了第十军悲惨的结局,军长方先觉在死守无援的情况下投降,第十军因此蒙羞,李玉堂也因为和第十军的关系而越发为蒋不爱。奇怪的是蒋可以原谅投向的军长方先觉,却对前军长李玉堂很有恶感,逻辑上未免不通。[   萨苏]
李玉堂的下场十分凄惨,撤退到台湾后,因为其妻陈伯兰与共产党有联系而被捕,审判长钱大钧的报告认为李对此并不知情。但蒋对李素有恶感,几次呈报都被打回,最后,竟下令将李玉堂枪决。李被杀那天为农历除夕,其妻因节日略加化妆,刽子手突然来到将李拉出枪杀。人云李至死犹有将军气概。事后,特务搜捡李之所有,李为将二十年,日常衣物以外,竟别无长物。
不过也有说李确实和共产党有联系,并有起义的准备,所以一九八三年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李延年是山东三李中位置晋升最高的,一度担任兵团司令兼南京江防司令,不过那已经是渡江战役前夕,风雨飘摇之际,这时候担任南京江防司令可不是什么好职务。他是陈诚系的干将,陈的基本部队称为“土木工程系”,土,就是十一师,木,是十八军,工程,就是指的李延年所部的教导第三师攻城旅。相比于李仙洲和李玉堂两位憨厚的将军,李延年在山东三李中,属于不那么憨厚的一位。在淮海战役,这位老兄和刘汝明在南线指挥两个兵团奉命救援杜聿明,但是李这一仗并没有拼命去打,他知道那正等着吃肉的刘邓大军决不是好惹的,闹不好杜聿明救不出来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因此他和刘汝明都颇有些保存实力,让心急如焚的老蒋火上浇油。老蒋派出了二太子蒋纬国率装甲部队前往李,刘所部,催促攻击,但李,刘百般推搪,二太子也无可奈何。[   萨苏]
当然李延年未必是错的,黄维的前车之鉴,不就是太听话了,没救出黄百韬,还绕进了十二兵团?
李延年真正精彩的战斗,还是抗日战争中,率领第二军坚守田家镇要塞,担任北岸守备司令,属下第九师,第五十七师都打得非常精彩,并一度和友军配合将日军第十一旅团包围,断绝日军给养,只是因为实在寡不敌众,加上南岸守军一个师长先逃,放弃富池口半壁山阵地,田家镇才被迫撤退,李部下的第九师师长郑作民战死,第五十七师只剩七百多人,五十七师师长施中诚带伤突围,后来担任过七十四军军长,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施将军的前妻,就是在居士林刺杀了孙传芳的侠女施剑翘。
李延年从抗战结束后就星光日益黯淡,接受济南,他对日军过于宽大,而且不收缴日军的武器即放其离防,一时舆论大哗,深以为耻。内战中李并无好的表现,从南京撤退后,李一路狂奔,希望保全六兵团的实力作为资本,但是这种表现无疑也触怒了蒋介石,在他从平潭岛不战撤回台湾之后,立即被捕,遭到军法审判,最后判处了十年徒刑。出狱后李三餐不继,靠老部下的接济为生,几乎沦为乞丐,竟落到用椒盐水沾馒头充饥的处境,相比他在大陆被俘的老朋友李仙洲,这位黄埔名将还要凄惨些。[   萨苏]
山东三李是黄埔系将领中相当有代表的人物,用这样短短的篇幅描述他们,不免挂一漏万了。
[完]
好贴子,看了长见识
华野的手下败将!不值一提!
还是可以多了解一点
楼主接着说说王耀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