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品设限引爆空货架危机 欧盟派员来华谋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2/27 08:52:33
  凤凰卫视8月24日消息 综合报道,欧盟委员会贸易官员今天将动身飞抵北京,与中方就输欧纺织品“超限”问题进行谈判。

  据报道,中国纺织品超出进口限额之后,目前大量中国纺织品囤积在欧盟港口,无法通关。订购这些中国纺织品的欧盟零售商希望能让这些货物顺利进入欧盟市场,因为很多欧洲商场面临“空货架”危机。

  欧洲陷入服装危机

  今年6月,欧盟重新对来自中国的10类纺织品实行配额限制。此举虽然满足了南欧和东欧一些纺织品生产商的要求,却损害了欧盟纺织品进口商、零售商和消费者的利益。目前,中国出口欧盟套头杉、长裤等纺织品早已超出欧盟进口配额,胸罩、女式衬衫和亚麻布服装又将达到配额限量,这使欧盟进口商面临较大压力。

  据英国《星期日电讯报》21日披露,当地服装销售商警告说,若欧盟不尽快解决中国纺织品滞留关外的僵局,英国消费者将在两周内面临服装销售短缺的局面。

  这场危机并非仅在英国上演。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设限,实施严格的进口配额后,英国的马克与斯宾塞、瑞典的亨尼斯与莫里茨集团等著名国际时装公司进口的大量服装,包括运动衫、裤子、乳罩大量积压在港口,无法入关。

  零售业专家惊呼,这是“自二战以来最大的服装危机”。他们称,消费者也许从下月开始就会感到购物受到限制。英国驻欧盟零售商协会负责人阿利斯代尔·格雷说:“这将带来灾难,这场对华贸易的最大危机影响极大,秋季商品供应在很大程度上将中断。”

  欧盟代表抵京为纺织品“放行”

  在配额用完后,“超限”的那部分中国输欧产品只能滞留在当地关外,而无货可卖的欧盟进口商和零售商却还得支付仓储费用。看到越来越多中国产品滞港导致自己陷入断货的窘境后,欧盟一些成员国政府、纺织服装进口商和零售商组织近日纷纷要求欧委会放松对中国纺织品的限制。目前,德国、瑞典、荷兰、芬兰、丹麦等国经贸部长已紧急上书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要求增加对中国产品的配额,要求大幅增加对中国产品的配额。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克里斯蒂娜日前在欧盟委员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盟贸易官员将于24日赴北京与中方进行谈判。另据了解,今年9月,欧盟贸易代表曼德尔森还将再次造访中国,参加中欧峰会,这次峰会可能成为双方就灵活处理纺织品配额管理达成一致的重要契机。

  稍早前,欧方一位官员表示,中欧间就“超限”问题的谈判,决不会把6月中欧纺织品备忘录中的配额数量“推倒重来”。欧方预想的方案是预借明年的配额,或是跨类别调剂配额———拿出备忘录下10类设限产品中配额使用较少的产品数量,调配给那些配额已用完的产品。

  欧盟内部存在分歧

  德国、荷兰和英国等主要纺织品消费国,力主改变欧盟限制纺织品进口立场,因为其国内纺织品零售业正受到大量缺货和失去商机、市场的严峻挑战。

  法国、意大利和立陶宛等仍拥有一定规模纺织工业的欧盟国家则坚持要对中国纺织品限量进口,以保护本国工业。

  欧盟负责商贸的专员曼德尔森表示,正争取寻找可以平衡各欧盟国家利益的解决危机办法,并呼吁各国保持团结。

  欧盟或有望提高配额

  此外,贸易专家的分析指出,中欧此回合谈判的核心焦点是借用明年配额还是扩大今年欧洲进口配额总量。从目前的综合形势判断,此回合的磋商总体对中国纺织品企业有利,中方在此回合中将占据主动地位。在欧盟与中国签订纺织品协议之前,欧委会主要面对的是成员国纺织品生产企业压力,其要求对中国纺织品设置限制以解决由此带来的就业压力。由于设限制并没能解决就业的问题,现在的情况是纺织品生产企业的声音没有了,而进口商和零售商的反对设限的声音却越来越高涨。

  一位接近中国商务部的人士对中欧解决“超限”问题颇有信心,“欧盟受到其内部进口商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国产品滞港的费用都是他们承担的,他们一定会要求政府拿出解决办法。”该人士指出,眼下中方关注的是“怎样谈”这个问题,“我不认为预借明年配额是最佳的解决方案,我们应该争取让欧方增加配额。”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24 13:46:43编辑过]
凤凰卫视8月24日消息 综合报道,欧盟委员会贸易官员今天将动身飞抵北京,与中方就输欧纺织品“超限”问题进行谈判。

  据报道,中国纺织品超出进口限额之后,目前大量中国纺织品囤积在欧盟港口,无法通关。订购这些中国纺织品的欧盟零售商希望能让这些货物顺利进入欧盟市场,因为很多欧洲商场面临“空货架”危机。

  欧洲陷入服装危机

  今年6月,欧盟重新对来自中国的10类纺织品实行配额限制。此举虽然满足了南欧和东欧一些纺织品生产商的要求,却损害了欧盟纺织品进口商、零售商和消费者的利益。目前,中国出口欧盟套头杉、长裤等纺织品早已超出欧盟进口配额,胸罩、女式衬衫和亚麻布服装又将达到配额限量,这使欧盟进口商面临较大压力。

  据英国《星期日电讯报》21日披露,当地服装销售商警告说,若欧盟不尽快解决中国纺织品滞留关外的僵局,英国消费者将在两周内面临服装销售短缺的局面。

  这场危机并非仅在英国上演。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设限,实施严格的进口配额后,英国的马克与斯宾塞、瑞典的亨尼斯与莫里茨集团等著名国际时装公司进口的大量服装,包括运动衫、裤子、乳罩大量积压在港口,无法入关。

  零售业专家惊呼,这是“自二战以来最大的服装危机”。他们称,消费者也许从下月开始就会感到购物受到限制。英国驻欧盟零售商协会负责人阿利斯代尔·格雷说:“这将带来灾难,这场对华贸易的最大危机影响极大,秋季商品供应在很大程度上将中断。”

  欧盟代表抵京为纺织品“放行”

  在配额用完后,“超限”的那部分中国输欧产品只能滞留在当地关外,而无货可卖的欧盟进口商和零售商却还得支付仓储费用。看到越来越多中国产品滞港导致自己陷入断货的窘境后,欧盟一些成员国政府、纺织服装进口商和零售商组织近日纷纷要求欧委会放松对中国纺织品的限制。目前,德国、瑞典、荷兰、芬兰、丹麦等国经贸部长已紧急上书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要求增加对中国产品的配额,要求大幅增加对中国产品的配额。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克里斯蒂娜日前在欧盟委员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盟贸易官员将于24日赴北京与中方进行谈判。另据了解,今年9月,欧盟贸易代表曼德尔森还将再次造访中国,参加中欧峰会,这次峰会可能成为双方就灵活处理纺织品配额管理达成一致的重要契机。

  稍早前,欧方一位官员表示,中欧间就“超限”问题的谈判,决不会把6月中欧纺织品备忘录中的配额数量“推倒重来”。欧方预想的方案是预借明年的配额,或是跨类别调剂配额———拿出备忘录下10类设限产品中配额使用较少的产品数量,调配给那些配额已用完的产品。

  欧盟内部存在分歧

  德国、荷兰和英国等主要纺织品消费国,力主改变欧盟限制纺织品进口立场,因为其国内纺织品零售业正受到大量缺货和失去商机、市场的严峻挑战。

  法国、意大利和立陶宛等仍拥有一定规模纺织工业的欧盟国家则坚持要对中国纺织品限量进口,以保护本国工业。

  欧盟负责商贸的专员曼德尔森表示,正争取寻找可以平衡各欧盟国家利益的解决危机办法,并呼吁各国保持团结。

  欧盟或有望提高配额

  此外,贸易专家的分析指出,中欧此回合谈判的核心焦点是借用明年配额还是扩大今年欧洲进口配额总量。从目前的综合形势判断,此回合的磋商总体对中国纺织品企业有利,中方在此回合中将占据主动地位。在欧盟与中国签订纺织品协议之前,欧委会主要面对的是成员国纺织品生产企业压力,其要求对中国纺织品设置限制以解决由此带来的就业压力。由于设限制并没能解决就业的问题,现在的情况是纺织品生产企业的声音没有了,而进口商和零售商的反对设限的声音却越来越高涨。

  一位接近中国商务部的人士对中欧解决“超限”问题颇有信心,“欧盟受到其内部进口商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国产品滞港的费用都是他们承担的,他们一定会要求政府拿出解决办法。”该人士指出,眼下中方关注的是“怎样谈”这个问题,“我不认为预借明年配额是最佳的解决方案,我们应该争取让欧方增加配额。”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24 13:46:43编辑过]
自己酿的苦酒也不是很好喝!
这种情况还真是少见,今年用明年的配额.那我们就先要说好,明年就不能借用后年的配额.因为我们要有计划的生产,呵呵
中国是个付责任的大国,刚达成的协议怎能不遵守!?2008年再谈把!
看看到时美国是不是也自找麻烦!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sjjj/200508240931.asp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5-08-24

 欧洲秋季临近,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面临的压力也随之增大。


  9月5日,曼德尔森将再次来到北京,出席中欧工商领导人峰会。比起一同参加峰会的老朋友———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而言,曼德尔森的处境显得尴尬:6月11日,他们共同签署了中欧纺织品谅解备忘录,中国商务部迅速解决问题的能力赢得中国国内一片称赞声。而两个月之后,曼德尔森却面临着欧盟部分国家的零售商和政府的强烈压力,试图和中方讨论如何修正协议。


  欧洲天气渐冷,对于缺少中国服装而出现空空如也的货架的忧虑席卷了整个欧洲,“也许你会对曼德尔森拥有不让你穿你心爱的短裤的权力感到奇怪,但事实是:他有(这个权力),并且他已经使用了。”英国《卫报》写道。行会和企业对此事的关注迫使曼德尔森及欧盟相关部门不得不重新检讨对中国纺织品设限的决定。据本报记者多方了解,欧盟有可能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放宽中国纺织品进口的限制,因欧盟设限而利益受损的中国纺织品企业,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零售商提起诉讼

        德国的服装经营商于尔根·里希特最近非常烦闷,在他的办公室不远处,堆积着3.8万件来自中国的套头衫,但由于中国的出口配额已经用尽,这些毛衫被德国政府封存了起来。8月17日,里希特经营的时装公司盖尔科(Gelco)宣布向德国最高宪法法院就配额问题提起诉讼,据里希特估算,盖尔科因为配额产生的损失已经达到100万欧元。里希特说:“我可能第一个走上法庭的人。但如果我不去,其它人也一定会去。”


  里希特不是一个个别现象。“数百万件套头衫、裤子和其他服装堆积在欧洲各地海港的集装箱中”、“货架空空如也,即使货架上不至于没有产品,消费者可选择的余地也将会缩小。”这两个看似矛盾的场景,正是欧洲商会(EuroCommerce)高级贸易顾问拉尔夫·坎普纳8月21日在接受本报记者越洋电话采访时所描绘的场景。根据目前公布的数据,中国出口欧盟的毛衫、裤子和女衬衫都已经用完配  额,欧盟正在对卡关的货物进行统计,但据《金融时报》报道,目前被禁止进口的货物中,仅套头衫一种,据成本价计算其价值就达到2亿-2.5亿欧元,其销售价值达8亿欧元。


  坎普纳表示,除非欧盟海关允许这些产品进口,否则欧洲商会旗下的贸易公司必须多付好几倍的价钱。而在英国零售商协会(BRT)董事阿里斯太尔·格雷看来,情况更为严重。他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目前所有向中国企业下的订单将会在今年之内被取消,包括11月或12月的订单。这是一个大问题,有可能引起严重的市场扰乱,并导致零售链条瘫痪。”


  由于中欧纺织品协定的执行在今年年中开始,考虑到从下订单到出货的时差,欧盟和中国之间的纺织品贸易并不能随着双方政府间的协议而立刻转变。一位中国纺织品企业的副总向本报记者透露,与他所在公司交易的欧洲买家在得知欧盟限制中国纺织品进口之后,并没有取消合同,而是要求他们加快发货冲关,还追加了一部分订单。曼德尔森曾经公开批评欧盟贸易商们利用过渡期的做法,结果遭到了零售商们“不懂贸易惯例”的批评。


  曼德尔森的态度加快了零售商解决问题的步伐,已经有多家贸易公司表示,会考虑像盖尔科公司一样与欧盟对簿公堂。8月24日,欧盟纺织品委员会将专门开会讨论零售商们的要求。但是英国零售商协会(BRT)董事格雷认为这一会议将不会有任何进展,真正的进展只有到9月才能取得。他期待着两周后曼德尔森和薄熙来的会面,“我相信曼德尔森可能会在最近几周里和薄熙来通过电话进行交流,交换双方对于期待达成协议的意见。”格雷说。


  欧盟内部各国博弈

        除了零售商的呼声,此次风波能让欧盟如此重视,是因为部分欧盟国家政府也公开表示了对纺织品配额的反对。


  8月17日,荷兰、丹麦、瑞典、芬兰四国经济部长在《金融时报》上联合撰文,要求欧盟缓解限制。文中称“数十个欧洲贸易公司面临着破产或严重财务损失的风险,许多工作可能失去,试图阻止进口和外包无异于经济自杀”。


  8月18日,德国经济部长沃尔夫冈·克莱门特致信曼德尔森,要求欧盟放松对中国服装进口的限制,称德国的制造业和就业情况将可能因此遭受重大损害。


  目前,对于放松进口限制最强烈的呼声来自英国、德国、荷兰及几个北欧国家。这些国家早在十年前,就开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将附加值比较低的纺织品业外迁或者外包,因此从一开始,他们就不赞成对中国纺织品设限,“如果现在通过限制中国纺织品进入,使欧洲本来就该淘汰的产业继续生存,岂不是对这几个国家的一种惩罚?”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赵玉敏在接受采访时说。


  瑞典贸易大臣托马斯·厄斯特劳斯也持相同的看法。由于瑞典拥有发达的高端时尚服装设计和零售业,厄斯特劳斯认为,欧盟对中国纺织品实施配额限制的实质就是牺牲前景更为光明的时装设计师和服装增值企业的利益,而保护没有竞争力的欧洲纺织品制造商。


  正如德国经济部长克莱门特所说,对于欧盟经济实力最强的德国来说,纺织品不但关系到下游的零售业,更重要的是上游的化工行业和纺织机械业。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中国进口的纺织机械、高级面料、服装染化料等大量来自德国。如果限制中国纺织品进口,德国的这几个行业也不得不付出代价。


  由于南欧和东欧国家一直强烈支持对华纺织品设限,因此欧盟内部最近又将会为此出现一场争斗。其中法国态度微妙:既反对更改设限配额,又表示希望以实际态度解决积压问题。一位业内专家向本报记者表示,由于目前希望放松限制的几个国家特别是德国在欧盟内部事务中影响较大,所以欧盟的态度松动的可能性很大。曼德尔森已经表示,他将等待最新的数据统计,并承诺和中国政府继续谈判以解决这一危机。


  拟预支明年配额

        由于曼德尔森9月初的访华寄托了众多期望,所以他到时候会带来什么样的解决方案,也在业界猜测之中。


  格雷表示,英国零售商正在要求欧盟委员会重新考虑,使中欧协议规定的进口数额限制能够从7月20日开始,而非协议签订当天的6月11日。“如果从那时(7月20日)开始计算运输量的话,现在的问题就将解决。”格雷说,如果中欧能够重新谈判将进口增长幅度放宽的话,当然最好,但前提是这要能实现。英国零售业协会目前追求的短期方案只是将配额的实行推迟一个月。


  一位商务部官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中国和欧盟在纺织品贸易方面的沟通一直相对良好,目前正就大量产品卡关一事进行协商。他告诉记者,在中国出口欧盟的纺织品中,有5类毛衫最早达到限额并在港口形成积压。7月,中欧展开了一系列磋商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是欧盟委员会增加配额的提议遭到了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反对,未能通过。最后欧盟提出了提前预支下一年配额的做法:对5类毛衫的配额进行弹性处理,借用2006年5类配额的9%。目前具体实施办法欧中双方还在协商过程中。商务部外贸司的相关负责人员也透露,欧盟已经同意10类产品中的手工制品和欧盟外发加工产品(OPT产品)不计入中方获得的协议量,中方的产品可以自由出口。因此中国企业的出口机会进一步增多。


  “最大的可能性是提前预支明年的配额”,赵玉敏说,这种做法在配额时代比较常见,操作也相对简单可行。而企业普遍希望的扩大配额量的做法因为牵涉面广、争议大而可能较难在欧盟内部通过。[B]而中国政府还有一种选择,就是和德国等国家单独谈判,达成局部市场增加配额的协议[/B]。


  根据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提供的信息,目前出口欧盟的胸衣和体恤衫都已经接近配额限量,因此当曼德尔森9月初来到中国时,起码会涉及5类纺织品的谈判。
[B]BBC[/B]2005年08月25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1:10北京时间 09:10发表

    中欧代表就纺织品配额问题再度会谈之际,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这场贸易纠纷已经开始对双方造成损害。

    在中国,由于欧盟对中国设定的纺织品进口限额多数已经被超越,许多中方厂家开始面临减产、停产和裁员的现实。

    在欧洲,虽然少数纺织品生产企业的要求得到满足,但是占经济比例大更多的服装零售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

    早已经付款订货的零售商拿不到货,货物到岸被封存,还要缴纳仓库存储费用。许多商家还要被迫重新从其它国家订货,导致损失上面加损失。

    对于大型服装连锁店来说,从设计、订货、交货到上市的周期约是一年,如今纺织品配额纠纷意味着很多一年前订货的商品如今那不到。

    欧美国家八九月是推出秋冬季时装以及学生返校服装的销售高峰季,即使此时重新从别的国家和地区订货,也绝对赶不上及不可能满足销售旺季的需求。

   法意葡西 态度坚决

    欧盟各国由于国内纺织工业和零售工业比例分配不同,因此在是否应该继续对中国纺织品设限的问题也态度矛盾。

    对于英国、德国及荷兰等纺织业早以名存实亡的欧盟国家,零售商业大受其害已经引起强烈反弹;这些国家的政府和零售业届不断向欧盟施压,要求欧盟放弃贸易保护主义,解除对中国纺织品的配额限制。

    然而,法国、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等继续维持一定规模纺织工业的国家,则态度坚决地反对取消对中国纺织品的配额。

    在被问到如何看这次欧中纺织品谈判时,欧盟贸易委员会总干事曼德尔森说:“我们如今需要一个实际的解决方法,既解决了目前的港口积货危机,又不破坏已经达成的协议。”

    曼德尔森还表示,希望双方都能够以诚意谈判,以便尽早解决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