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军校研究生的复员之路---转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6/02 06:40:58
原帖 http://bbs.junzhuan.com/forum-vi ... extra-page%3D1.html     
  刚从国防科大毕业的时候,以为自己又可以在部队有所建树,所以信心满满,谁成想再次回到部队后,不知道是部队变了味道还是自己变了味道,自己都说不清楚。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离开学校回到了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心中充满了感恩,我又回来了,看到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我极尽满足的表情一直铺在脸上。呵呵,我从一名年轻干部变成了一个个年轻干部口中的“老班长”。单位主任告诉我要去步兵连降一职代职副连长熟悉部队,毕竟我离开正规部队的生活已经四年了,我欣然的接受了首长的安排来到了某步兵连。当看到连长指导员都不到二十五岁时我差点昏倒,看着自己资历章上的十三年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自来熟的我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角色:帮忙其实是管好自己就好。
   就这样我以代副连长的名义整整代职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几乎无人问津,可是也有例外,那就是在这一年的时间有几个阶段还是有人想到了我,其中印象深刻的一段就是甲流暴发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久违的被需要的感觉。由于我们单位是重灾区,有数百例患者进入了隔离区,单位的大部分干部也未能幸免,这个时候我的价值就突显出来了,我一个人看着两个步兵连的人,看着战士一个一个的倒下,我心里很急,每天不顾自己的陪着战士进出隔离区给他们送饭送水,每天四次给还在位的战士量体温,说句实话在这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只睡了不到二十个小时,不为别的,只为能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毕竟自己是一个军人,是一名干部不能放任病魔到处蹂躏我们可亲可爱的战士,很多人看到我那么拼命都说我,你不过是个代职的,而且是个老家伙了,何必这么拼呀,有必要么,可是我觉的那一个月我活的非常的充实也非常的踏实。
   甲流过后,单位又进入了平稳期,我的名字不会再被别人提起,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领导可以点一下我的名字,至少看到我之后可以记得单位里还有我这个人,毕竟我毕业分配到这个单位已经九年了,很可惜,甲流期间几乎没有什么领导来看望过我们,所以我的努力工作没有人看到,不过我不在乎啦,只求一个心安理得呗,不过我很好奇的是这些领导在单位成为甲流重灾区后竟然在空气中蒸发了,每次一想到这件事心里就有一种莫可名状的不适感。呵呵还好,单位在甲流过后要找研究生干部谈心,这个时候我终于在毕业半年后完成了和首长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听说还是军区领导下的文件要多找研究生干部谈心才会这样的。和领导谈心一共耗时十五分钟,一共问了我四个问题,我只回答了一个,因为后面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学的是什么专业,我如实回答了,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第二个问题是你能考计算机四级吗,第三个问题是会修电脑吗,第四个问题很可爱我听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首长问我你有小孩了吗。其实这个四个问题一共只用了十分钟,剩下的五分钟我和首长四目相接,眼波流动,气氛相当的暧昧。。。。
    其实现在部队的军人们衡量个人价值的标尺太过畸形了,只有一个那就是职务的升迁,虽然我一向是个淡泊名利的人,不过没办法大环境使然,所以我也不能免俗的想要调职,正好年底了,单位要进行干部调整了,我的心也跟着蠢蠢欲动了起来,首长这回倒是非常的负责,对每个任职年限期满的干部进行了谈心,我很幸运的和首长进行了第二次亲密接触,这次谈话时间较长大约为一个小时,整个谈话的主题就是首长一直在提醒我要常常多和首长沟通,多谈心。我在谈话期间不断的点头,因为做为一个老兵我完全听的懂首长在跟我讲什么,不过心中有点不爽,自己觉得我都已经四年了,而且政策规定是四年顺调,所以下定主意不找领导为这次调职的事“沟通”了。呵呵结果只要是当过几年兵的人都会猜到,我咧继续我的代职生涯,继续我的代职副连长生活,不过我倒是落了个清闲,因为连队主官都已经回来了。我一下子从整个营院的率先垂范的模范干部变成了最游手好闲的人,我咧每天的生活就是在连里待着就好,还有最好不要请假,因为营首长不想批。
    由于此次调整没有我,我心里面还是有一点小情绪,毕竟我还是个人不是孔子,所以和领导的第三次亲密接触开始了,不过这次谈心,我是主角,因为一直是我在说话首长在倾听,所幸的是首长很完整的听完了我的说话,并且陷入了深思,在大约五分钟的深思过后,首长给我指出了一条路“我看你还是转业吧!”我听过恍然悟,立马如醍醐灌顶般顿悟,可是想转业谈何容易呀。可事后的几天里突然觉的还是有点不甘心,所以想走别的路,反正给自己定个目标要不调走要不按义务兵复员,也就是说如果调不走的话,就复员吧。所以一直沿着自己设计的路走了下去,结果不幸的是由于转业推迟等原因,在花费了大量金钱情况下,调动一直到现在未果,所以和办事的人商量了一下不办了,复员吧,可是复员也要有非常合理的借口才可以,刹那间一个想法闪了出来“泡病号”加上自己身上的确也有许多训练老伤,正好趁这个好机会把身体好养养,昨天我交了复员审请后,就去门诊部开了转诊单 ,准备去医院住院,当离开部队大院后,鼻子有点酸,不过不是因为舍不得部队,而是舍不得身边可爱的战士,当听说我去军区医院住院的消息后,身后跟着百十号战士一直送我出门,呵呵我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原帖 http://bbs.junzhuan.com/forum-vi ... extra-page%3D1.html     
  刚从国防科大毕业的时候,以为自己又可以在部队有所建树,所以信心满满,谁成想再次回到部队后,不知道是部队变了味道还是自己变了味道,自己都说不清楚。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离开学校回到了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心中充满了感恩,我又回来了,看到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我极尽满足的表情一直铺在脸上。呵呵,我从一名年轻干部变成了一个个年轻干部口中的“老班长”。单位主任告诉我要去步兵连降一职代职副连长熟悉部队,毕竟我离开正规部队的生活已经四年了,我欣然的接受了首长的安排来到了某步兵连。当看到连长指导员都不到二十五岁时我差点昏倒,看着自己资历章上的十三年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自来熟的我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角色:帮忙其实是管好自己就好。
   就这样我以代副连长的名义整整代职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几乎无人问津,可是也有例外,那就是在这一年的时间有几个阶段还是有人想到了我,其中印象深刻的一段就是甲流暴发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久违的被需要的感觉。由于我们单位是重灾区,有数百例患者进入了隔离区,单位的大部分干部也未能幸免,这个时候我的价值就突显出来了,我一个人看着两个步兵连的人,看着战士一个一个的倒下,我心里很急,每天不顾自己的陪着战士进出隔离区给他们送饭送水,每天四次给还在位的战士量体温,说句实话在这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只睡了不到二十个小时,不为别的,只为能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毕竟自己是一个军人,是一名干部不能放任病魔到处蹂躏我们可亲可爱的战士,很多人看到我那么拼命都说我,你不过是个代职的,而且是个老家伙了,何必这么拼呀,有必要么,可是我觉的那一个月我活的非常的充实也非常的踏实。
   甲流过后,单位又进入了平稳期,我的名字不会再被别人提起,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领导可以点一下我的名字,至少看到我之后可以记得单位里还有我这个人,毕竟我毕业分配到这个单位已经九年了,很可惜,甲流期间几乎没有什么领导来看望过我们,所以我的努力工作没有人看到,不过我不在乎啦,只求一个心安理得呗,不过我很好奇的是这些领导在单位成为甲流重灾区后竟然在空气中蒸发了,每次一想到这件事心里就有一种莫可名状的不适感。呵呵还好,单位在甲流过后要找研究生干部谈心,这个时候我终于在毕业半年后完成了和首长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听说还是军区领导下的文件要多找研究生干部谈心才会这样的。和领导谈心一共耗时十五分钟,一共问了我四个问题,我只回答了一个,因为后面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学的是什么专业,我如实回答了,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第二个问题是你能考计算机四级吗,第三个问题是会修电脑吗,第四个问题很可爱我听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首长问我你有小孩了吗。其实这个四个问题一共只用了十分钟,剩下的五分钟我和首长四目相接,眼波流动,气氛相当的暧昧。。。。
    其实现在部队的军人们衡量个人价值的标尺太过畸形了,只有一个那就是职务的升迁,虽然我一向是个淡泊名利的人,不过没办法大环境使然,所以我也不能免俗的想要调职,正好年底了,单位要进行干部调整了,我的心也跟着蠢蠢欲动了起来,首长这回倒是非常的负责,对每个任职年限期满的干部进行了谈心,我很幸运的和首长进行了第二次亲密接触,这次谈话时间较长大约为一个小时,整个谈话的主题就是首长一直在提醒我要常常多和首长沟通,多谈心。我在谈话期间不断的点头,因为做为一个老兵我完全听的懂首长在跟我讲什么,不过心中有点不爽,自己觉得我都已经四年了,而且政策规定是四年顺调,所以下定主意不找领导为这次调职的事“沟通”了。呵呵结果只要是当过几年兵的人都会猜到,我咧继续我的代职生涯,继续我的代职副连长生活,不过我倒是落了个清闲,因为连队主官都已经回来了。我一下子从整个营院的率先垂范的模范干部变成了最游手好闲的人,我咧每天的生活就是在连里待着就好,还有最好不要请假,因为营首长不想批。
    由于此次调整没有我,我心里面还是有一点小情绪,毕竟我还是个人不是孔子,所以和领导的第三次亲密接触开始了,不过这次谈心,我是主角,因为一直是我在说话首长在倾听,所幸的是首长很完整的听完了我的说话,并且陷入了深思,在大约五分钟的深思过后,首长给我指出了一条路“我看你还是转业吧!”我听过恍然悟,立马如醍醐灌顶般顿悟,可是想转业谈何容易呀。可事后的几天里突然觉的还是有点不甘心,所以想走别的路,反正给自己定个目标要不调走要不按义务兵复员,也就是说如果调不走的话,就复员吧。所以一直沿着自己设计的路走了下去,结果不幸的是由于转业推迟等原因,在花费了大量金钱情况下,调动一直到现在未果,所以和办事的人商量了一下不办了,复员吧,可是复员也要有非常合理的借口才可以,刹那间一个想法闪了出来“泡病号”加上自己身上的确也有许多训练老伤,正好趁这个好机会把身体好养养,昨天我交了复员审请后,就去门诊部开了转诊单 ,准备去医院住院,当离开部队大院后,鼻子有点酸,不过不是因为舍不得部队,而是舍不得身边可爱的战士,当听说我去军区医院住院的消息后,身后跟着百十号战士一直送我出门,呵呵我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
有利于部队年轻化  工作后再去硕博 读完都30几岁了 严重阻碍新同志的发展

有利于部队和谐 知识越多牢骚越多 以至于影响周围同志

有利于防止高学历低能力的情况发生  硕博扫不干净地 拔不干净草 诸如此类

有利于领导的管理 这类人通常只善于钻研理论 不善于钻研关系 很少会提钱进步

有利于部队人员构成的稳定  大专的当领导 中专的管财务 本科的干勤务
唉。。。我还打算去国防科大读研捏,不会吧?在部队做科研呢?
唉。。。我还打算去国防科大读研捏,不会吧?在部队做科研呢?
很明显,LZ文章是编的
嗯…像编的
介个,有米业内人士说明真实情况?
未命名.JPG
又说到“体制”问题了。PLA的军官晋升总是在一条线,极少换单位,不像西方国家军队军官在一个地方工作两三年就调动。这样可以避免人际网的形成和减小上级评估的主观性对晋升的影响,也可以更好地锻炼人。像文中主角那样军校毕业又回老部队,这么多年不换单位对军队的发展很不利。
一个自以为自己很聪明的笨人,鉴定完毕。
嗨,有什么法子呢?
部队不仅仅靠学历来打仗的..........
靠学历
关于研究所
至少我父母所在的研究所要人还来不及呢,还赶人转业.....
研究生,看你是真人才还是假人才。文凭基本不代表能力。有文凭的千万不要迷信文凭。
地下工作者 发表于 2011-2-16 10:42

又是文凭不代表能力论的

看来总政制定退转政策的脑子进水了

控制转业复员的对象
除政治、身体等原因不适合继续在部队工作的外,下列干部应从严控制转业复员:
1.具有全日制研究生学历或者军事留学、维和及驻外武官经历的干部。

不得安排转业复员的对象:
3.按照全军统一下达的培训计划、经组织批准在院校或者研究生培养单位攻读博士、硕士学位的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