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几段李敖的话,关于炮党,关于龙嫫嫫,关于长春围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6/20 08:35:12
转自《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对话录》

  □六十多年来,我 坐看打著国民党旗号的一批坏人,在祸国殃民以后,退居海隅、窃中国一岛以自娱。随后,又坐看这批坏人,孵出打著民进党旗号的一批混人,在有样学样以后,退居边陲、恃中国一岛以自毁。我生也雄奇,志不在一岛,只缘阴错阳差,不幸与彼辈同土,自不免于周旋、纠缠、与作弄;爱国情殷,亦不免于救溺、热讽、与冷嘲。大体说来,对雄奇之人,未免浪费。但是,龙应台靠著与财团的勾结、靠著财团们提供的金钱与基金会,一路闹得太嚣张了,我实在不得不出手,教训教训他们了。转自《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对话录》

  □六十多年来,我 坐看打著国民党旗号的一批坏人,在祸国殃民以后,退居海隅、窃中国一岛以自娱。随后,又坐看这批坏人,孵出打著民进党旗号的一批混人,在有样学样以后,退居边陲、恃中国一岛以自毁。我生也雄奇,志不在一岛,只缘阴错阳差,不幸与彼辈同土,自不免于周旋、纠缠、与作弄;爱国情殷,亦不免于救溺、热讽、与冷嘲。大体说来,对雄奇之人,未免浪费。但是,龙应台靠著与财团的勾结、靠著财团们提供的金钱与基金会,一路闹得太嚣张了,我实在不得不出手,教训教训他们了。
  事实这么简单吗? 龙应台提出笨问题,为什么长春不像南京大屠杀那样被关注?为什么长春不像列宁格勒那样被重视?龙应台仍是老套,她只写“现象”,不找“原因”。你谈谈原因吧。
  □这是根本不可以 类比的。南京、列宁格勒是外国人侵略,长春是本国人因革命而内战,“原因”根本不同。问共產党为什么围城,为什么不问国民党为什么造成被围城的局面?第一、你造成“反革命”的政府;第二、你造成“死守孤城”的兵家大忌;第三、你裹胁人民于先,又驱使人民于后,以“飢民战”恶整敌人;第四、你最后还不是投降了,与其如此,何必当初?要投降早投啊,为什么饿死成千上万的人民以后才投降?一方面投降了,他方面难道不是“光荣解放”吗?一方面放下武器了,他方面难道不是“兵不血刃”吗?
  龙苑长春之二  
 龙应台完全不知 道,最后的“现象”根本不是单纯的飢民问题,而是国民党蓄谋发起的“飢民战”。我立刻亮证据给你看。根据“长春文史资料”一九八八年第二辑的调查:
  长春守军为减轻城 内粮食奇缺的压力,还採取了残忍的“杀民养兵”和“逐民出城”的政策。他们规定一个警察要赶走八人,一个保长要赶走八家,将市内飢民、乞丐和开释之犯人,均大批地驱赶出城外。
  在共產党这边,一 下子冒出“飢民战”,不得不妥为应付,也需要时间解决。我们看看共產党这边当事人的回忆:
  敌人驱使大量市民 出城,造成十餘万市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仅在我师正面就涌出数万难民。兵团指示,立刻把难民收容,转运到解放区就近安置。我师方向的卡哨是难民出口之一。我民运部门协同双阳、伊通、怀德等县委、县政府,转运疏散,经过十几个昼夜,才把难民疏散安置下来。
  从“杀民养军”到 “逐民出城”
  可见情况是国民党 方面造的因,即“杀民养军”、“逐民出城”,弄出个烂摊子让你收。国民党抢粮食,经过如下:
  颁布了“战时长春 粮时管制办法”,其中规定市民只准自留三个月的口粮,其餘的粮食按议价卖给市政府,“以供军需”。居民中如有抗拒不交或隐匿不卖者,一经查获,除没收粮食外,还要按军法惩处。于是,城内居民的粮食被“管制”起来,统一分配,搜括殆尽。  悲剧发生,总要找 “原因”,据当时国民党第一军头郑洞国的回忆:
  〔蒋介石〕在电报 中除了用好言抚慰我们以外,仍是要我们无论如何要坚守住长春,等待他派大军前来救援。在给我本人的电报中,蒋先生还特别命令我将长春城内人民的一切物资粮食完全收归公有,不许私人买卖,然后由政府计口授粮,按人分配,以期渡过眼前难关。
  结果呢?蒋介石一 筹莫展,根本派不出救兵来。一旦“杀民养军”的戏码用到尽头,“逐民出城”的戏码就出来了,最后的悲剧证实了两点:第一、你蒋介石根本不该守长春孤城;第二、你蒋介石根本无力救长春孤城。是你决策的错误,责任攸归,一清二楚。“原因”在此,可是我们无知的龙应台不知道,她只会看“现象”。“现象”就是共產党不对,这就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这部书的方法架构,这么头脑不清的人,居然还要写书呢。
  ■长春非死守之 地,根本不该守,结果造成围城惨剧。 
 □这当然怪蒋介石 的头脑不清。死守孤城的作用只为了面子、一时的面子。 
 ■国民党文宣作 品,有“蒋总统在军事上的丰功伟业”这类主题呢。
  □在军事上,守长 春是笑话,懂军事的人都知道是战史中的笑柄。并且,从战史中,我们还可领教“飢民战”的伎俩。凯撒(Caesar)书中记录:公元前五十二年,蛮族守阿勒西亚(Alesia)城,即驱出城中老弱,到罗马军前,乞求一饱。凯撒拒绝收容飢民,因为他看出了这是敌人搞出来的“飢民战”。
  该看“萧劲光回忆 录”
  还有共產党那边 的,也要看。据“萧劲光回忆录”,特别指出国民党的难民战术:
  他们将骨瘦如柴的 长春市民,成群结队地驱赶出来。这对我部队压力很大。我们既要执行封锁任务,又要维护人民群众利益,既要粉碎敌人恶毒的阴谋,又不能让成千上万的百姓饿死。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政策问题。 
 共產党设立了一个 “难民处理委员会”:
  在前沿和后方设置 了大大小小的难民收容所数十个,有计画地收容难民、疏散难民。开始,我们工作缺乏经验,给饿苦了的群众吃饭没有限制,结果有些群众在久饿之后突然进食过多,胃肠负担不了,胀死了。接受教训,以后收容的难民就先吃两天稀饭,逐渐增加饮食,避免了类似情况的发生。对收容的难民,及时的疏散到各地去,有的单位还利用难民回去做侦察或瓦解敌军的工作。围城期间,难民委员会共发放了四千吨救济粮,六亿元救济金及五百斤食盐。为了救济长春市的难民,减轻当地解放区群众的负担,我们的战士迅速自觉地开展每人每月节约一斤粮的运动。
  像萧劲光这些资 料,所在多有,龙应台一概不看或不知道看,不明真相与原因、不知道共產党怎样抢救难民,就谴责起来了,这种落笔方式,又从何真知“一九四九”呢?胡涂包龙图龙包图,把国民党、共產党各打五十大板,这叫公正吗?龙应台的程度太差了,在文献上,她看得太少太少、根本跟不上有关文献,她谈长春,谈得太贫乏了。
  东北人的苦难见证
  ■龙应台喜欢用人 证,她做访问“以实其说”呢。
  □谁没人证呢?我 的三叔、我的六叔,都是那时死里逃生的长春难民。我的老同学吴文立,也是一个。在台中一中,我同吴文立放学走在一起,他讲述这一悲剧,他那时十二岁,同母亲被赶出长春,国共双方还在交火,流弹打中他母亲,当场毙命。奇怪的是,母亲身上都饿得乾扁了,都流不出什么血来了。侈谈“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龙应台,你知道多少? 
 ■吴文立是东北 人?东北人见证历史见证得最多?
  □是,他爸爸吴广 怀是国民党国大代表,是我父亲学生。东北人见证中国本土上的苦难,早在一九○四年日俄战争就开始了。两个王八蛋国家打仗,战场竟在中国领土上,多可恶啊。到了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东北人更首当其衝,开始抗日。可是,蒋介石的国民党的历史不这么算,抗战竟从“七七事变”算起,“九一八事变”后的六年都不算了。尤其在蒋介石的国民党媚日的时候,不准你抗日。我爸爸因为抗日抗得早、抗得拍子与国民党不对,自然有被国民党诬为“汉奸”的危险。我爸爸的遭遇,画出了一幅謔画,就是:作为一个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人,不爱国当然不对,但是爱国不爱在嘴上,而要言行合一,可不是好玩的。──要爱国,必须得跟著国民党永远在一起才行,你要单独去爱,不论你多少功劳、做多少“地下工作”,结果不用“汉奸”办你,就是党恩浩荡了。我爸爸痛苦的得到这一教训。因此,在日本走了、共產党来了的时候,他学乖了,他知道这回一定得抓住国民党、跟国民党永不分离才成,再被国民党所弃、再做国民党的“弃民”,国民党再回来,他一定又是“汉奸”了。于是,他决心抢登巴士,先期逃难,追随国民党到天涯、到海角,再也不分离。最后,天外有天、海外有海,他跟到了台湾,就这样的,我们全家到了台湾。那时我十四岁,无决定之权,一切爸爸决定。我爸爸来台湾的目的,的确没别人那么雄壮,一切救国救民反共抗俄的大道理,他全都跟不上。他来台湾,只是怕国民党又说他是“汉奸”而已。我爸爸的“汉奸恐惧症”,是我们一家来台湾的根本原因:别人都是怕共產党而来台湾,我们却是怕国民党而来台湾,天下令人哭笑不得之事,无过于此了。
龙应台侈谈“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好像遍访民隐,她不该不访到这个有特色的故事吧?漏掉这种有特色的小故事,又何以真知“一九四九”呢?
  ■这个故事太特殊 了。
  李敖的爸爸   
□当九一八事变以 后,马占山将军的东北义勇军,是中国第一个以行动抗日的团体。在这个团体以行动抗日的时候,其他团体还在亲日、媚日或观望之中,我爸爸当时就是马占山将军的秘密盟员。马占山将军是武人,他有一位替他拿主意的军师,就是吴焕章。吴焕章是爸爸最好的朋友,他叫我爸爸做二哥。为人风趣、热情而细心。吴焕章一九三五年起做立法委员、一九四四年做三民主义青年团黑龙江省支团代表、一九四五年做国大代表、兴安省主席,到台湾后做光復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台中研究区主任的閒职。九一八事变后,他和我爸爸展开抗日工作;卢沟桥事变后,我爸爸留在北京,吴焕章“同意由李同志参加敌偽组织内,做掩护与策动各工作”。由东北挺进军总司令马占山将军秘密任命。所谓“同志”,是同马占山将军抗日志愿的有志一同,并非国民党。我爸爸在沦陷区背“汉奸”之名、做地下工作,抗战胜利后,吴焕章签署了一封他证明我爸爸清白的密件,是写给当时国民党特务头子郭紫峻的,吴焕章这封密件,最后使我爸爸总算免掉了牢狱之灾。至于抗日的功劳、做地下工作的功劳,当然是没有奖励的,不坐牢就是奖励,──这就是国民党的酬庸与宽大啊!
  ■吴焕章虽然一直 跟国民党有关係,到台湾后,也沦为閒职了,东北人忠党爱国下场,也不过乃尔。一九四九年后,大家流亡到台湾,他们这一代报销了,有赖下一代了。
  □下一代该算“大 江大海一九四九”完结篇吧?龙应台也该抽样式带到吧?像吴焕章的儿子吴丁凯,学成回台,做了辜振甫公司的总教头。吴丁凯最后婚姻破碎,太太改嫁给张忠谋。乱世的悲欢离合,有的也颇足醒世。古人写“醒世姻缘”,“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带来的,光从姻缘切入观察、反向追踪,就思过半矣。
  ■这种两代故事, 站在第一线的东北人,他们的故事,才真能使人们知道“一九四九”吧?龙应台知道得太少了吧?她不访问访问吗? 
 □选出访问对象, 也要眼光呢。
  ■谈一九四九,六 十多年前了,很多当事人都死光了吧?
龙应台要和李敖谈“史”,那她分明是在找死。


  ■人们说龙应台的 文笔很好。
  □这话要相对说。 龙应台窜起在国民党污染下的文坛里,因为国民党文坛的文笔太烂了,所以比这种文笔高明一点的,就被大家说好了。龙应台的毛病不在文笔好坏,而在她用一张银纸,包了一颗臭皮蛋。
  ■你的意思是“金 玉其外,败絮其中”?
  □可以这么说。问 题在“人们”弄不清“败絮”,就被“金玉”给迷糊了。所谓龙应台的“金玉”,也没什么,文字流畅而已,但在国民党文坛中,文字流畅已经是上选了,因为国民党文坛太烂了。
  ■你口口声声国民 党文坛,有特色吗?
  □国民党文坛是“ 党八股”加“鸳鸯蝴蝶派遗蜕”加“三十年代餘绪”加“战斗文艺”加“琼瑶”加“无名氏”加“张爱玲月经棉”的综合体,算是特色吧。
  ■与“鸳鸯蝴蝶派 ”有关吗?
  □别忘了早期为国 民党主持宣传的叶楚傖就是“鸳鸯蝴蝶派”。
  ■“三十年代”又 表示什么? 
 □表示佶屈聱牙、 生硬不通,看看三十年代败将胡秋原的“少作收残集”吧,那种要命的“少作”文字,就是典型。
  ■“战斗文艺”?
  □国民党搞出的军 中文艺,统统属之。军人是打仗的,不是耍笔桿的,但国民党军人打仗不行却好文墨,于是文墨苦矣。真正好的军人是不耍笔桿的,孙立人将军耍过笔桿吗?他绝不做什么“儒将”。
  张爱玲的月经棉
  ■他们捧张爱玲, 表示了什么? 
 □张爱玲代表的是 “十里洋场的非汉奸文学”,十里洋场者,上海也;非汉奸者,嫁给汉奸但自己非汉奸也。张爱玲文笔累赘,但远超“国民党文坛”朋辈之上,人们都写不过她,但心慕手追,所得只是月经棉而已,差得远了。
  ■月经棉是属于垃 圾一类的啊。  
□他们迷张爱玲, 以致到美国张爱玲的住家外面偷她的垃圾袋检查,回来写文章津津乐道呢。
  ■你说在国民党文 坛下,冒出了龙应台。
  □先得从这一纵深 看,才懂得龙应台多么浅,龙应台是个文笔通顺却头脑不清的人。再说一遍,她的文章,是“用一张银纸,包了一颗臭皮蛋”。结果呢,怎么包都是徒劳无功,看看那本“龙应台评小说”吧,一篇篇所评,不出“国民党文坛”的生张熟魏,本已不成格局,其中竟评到“无名氏的三本爱情小说”,就更不入流了。无名氏是多么噁心的,你评他,就好像百灵鸟学猫叫,一猫叫,你就先完了。前面我提到方法学上的“虚拟演绎”,大前提错了,你的推论就全错了。“龙应台评小说”的大毛病,根本就在这里。你能在杂碎卜少夫那种杂碎弟弟的杂碎“三本爱情小说”里,看到什么文学吗?

  ■臭狗屎?   
□看看给大汉奸舐 痔之作──“陶希圣先生九秩荣庆祝寿论文集”“国史释论”吧(执行编辑可有杜正胜呢),看看那篇黄仁宇马屁的“蒋介石的历史地位”,通篇肉麻已极,说它是臭狗屎,不是骂这票国民党文人,而是据实陈述。
  ■你说吃臭狗屎, 会不会太愤世嫉俗了?
  □何必闪躲呢?我 们一直在吃臭狗屎。几十年前是老K牌臭狗屎,几十年后在吃老K徒子徒孙牌臭狗屎。具体的说,几十年前我们吃的是蒋介石臭狗屎,几十年后我们吃的是换了精美包装的,不论包装纸上是“野火”,还是“大江大海”,都一样。  
■一般人看了龙应 台的书,没想到竟是这样分级的。
  □那是因为一般人 程度不够。读国民党领导人的“遗教”“遗训”,像吃臭狗屎;读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像吃从臭狗屎堆中捡起来的烂苹果。烂苹果的特色之一是,你无法吃下它,转来转去,你找不到下口的地方。它浑身不对劲,对了,毛病就出在它浑身不对劲,少了什么又多了什么。换句话说,龙应台即使写“现象”,也出了问题,因为她程度不够,对“现象”只是瞎子摸象,摸到了一条腿,就说象是那个样子。

  ■人们说龙应台的 文笔很好。
  □这话要相对说。 龙应台窜起在国民党污染下的文坛里,因为国民党文坛的文笔太烂了,所以比这种文笔高明一点的,就被大家说好了。龙应台的毛病不在文笔好坏,而在她用一张银纸,包了一颗臭皮蛋。
  ■你的意思是“金 玉其外,败絮其中”?
  □可以这么说。问 题在“人们”弄不清“败絮”,就被“金玉”给迷糊了。所谓龙应台的“金玉”,也没什么,文字流畅而已,但在国民党文坛中,文字流畅已经是上选了,因为国民党文坛太烂了。
  ■你口口声声国民 党文坛,有特色吗?
  □国民党文坛是“ 党八股”加“鸳鸯蝴蝶派遗蜕”加“三十年代餘绪”加“战斗文艺”加“琼瑶”加“无名氏”加“张爱玲月经棉”的综合体,算是特色吧。
  ■与“鸳鸯蝴蝶派 ”有关吗?
  □别忘了早期为国 民党主持宣传的叶楚傖就是“鸳鸯蝴蝶派”。
  ■“三十年代”又 表示什么? 
 □表示佶屈聱牙、 生硬不通,看看三十年代败将胡秋原的“少作收残集”吧,那种要命的“少作”文字,就是典型。
  ■“战斗文艺”?
  □国民党搞出的军 中文艺,统统属之。军人是打仗的,不是耍笔桿的,但国民党军人打仗不行却好文墨,于是文墨苦矣。真正好的军人是不耍笔桿的,孙立人将军耍过笔桿吗?他绝不做什么“儒将”。
  张爱玲的月经棉
  ■他们捧张爱玲, 表示了什么? 
 □张爱玲代表的是 “十里洋场的非汉奸文学”,十里洋场者,上海也;非汉奸者,嫁给汉奸但自己非汉奸也。张爱玲文笔累赘,但远超“国民党文坛”朋辈之上,人们都写不过她,但心慕手追,所得只是月经棉而已,差得远了。
  ■月经棉是属于垃 圾一类的啊。  
□他们迷张爱玲, 以致到美国张爱玲的住家外面偷她的垃圾袋检查,回来写文章津津乐道呢。
  ■你说在国民党文 坛下,冒出了龙应台。
  □先得从这一纵深 看,才懂得龙应台多么浅,龙应台是个文笔通顺却头脑不清的人。再说一遍,她的文章,是“用一张银纸,包了一颗臭皮蛋”。结果呢,怎么包都是徒劳无功,看看那本“龙应台评小说”吧,一篇篇所评,不出“国民党文坛”的生张熟魏,本已不成格局,其中竟评到“无名氏的三本爱情小说”,就更不入流了。无名氏是多么噁心的,你评他,就好像百灵鸟学猫叫,一猫叫,你就先完了。前面我提到方法学上的“虚拟演绎”,大前提错了,你的推论就全错了。“龙应台评小说”的大毛病,根本就在这里。你能在杂碎卜少夫那种杂碎弟弟的杂碎“三本爱情小说”里,看到什么文学吗?

  ■臭狗屎?   
□看看给大汉奸舐 痔之作──“陶希圣先生九秩荣庆祝寿论文集”“国史释论”吧(执行编辑可有杜正胜呢),看看那篇黄仁宇马屁的“蒋介石的历史地位”,通篇肉麻已极,说它是臭狗屎,不是骂这票国民党文人,而是据实陈述。
  ■你说吃臭狗屎, 会不会太愤世嫉俗了?
  □何必闪躲呢?我 们一直在吃臭狗屎。几十年前是老K牌臭狗屎,几十年后在吃老K徒子徒孙牌臭狗屎。具体的说,几十年前我们吃的是蒋介石臭狗屎,几十年后我们吃的是换了精美包装的,不论包装纸上是“野火”,还是“大江大海”,都一样。  
■一般人看了龙应 台的书,没想到竟是这样分级的。
  □那是因为一般人 程度不够。读国民党领导人的“遗教”“遗训”,像吃臭狗屎;读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像吃从臭狗屎堆中捡起来的烂苹果。烂苹果的特色之一是,你无法吃下它,转来转去,你找不到下口的地方。它浑身不对劲,对了,毛病就出在它浑身不对劲,少了什么又多了什么。换句话说,龙应台即使写“现象”,也出了问题,因为她程度不够,对“现象”只是瞎子摸象,摸到了一条腿,就说象是那个样子。
龙应台原来文笔不错,就是近些年变得忒曲里拐弯,好像总是想表述什么深刻寓意的东东,却瞻前顾后犹抱琵琶憋得够呛。

想说啥就直说,你看李敖多爽!

丫如果认为直说会丢掉一大推粉丝,那么大抵不是什么人话。
龙应台就是个隐藏很深的文妓!
龙应台…还是谈教子吧!
李敖只是说了真相罢了
台巴子
想想张爱玲跟黄仁宇,以前上学时都很流行。身边很多女同学都很迷张爱玲。
在大陆,龙应台也有的是人吹捧。
前段时间,网络上充斥了长春围城的帖子。
这些莫非都是对岸文宣组织渗透的结果?
李某人,台大历史系才子
龙应台总是想写点让人看起来觉得很有内涵的东西 但是她自己就没什么内涵怎么能写出来有内涵的东西
李敖很好 偶看好他 {:2_66:}
关公面前耍大刀  搞文斗李敖绝不白给
:D 李敖对中国台湾问题又有高论,他说:“老毛时代这台湾是男人的睾丸,这美国佬一动台湾,大陆马上就雄起。现在台湾是女人的乳房,这美国佬一动台湾,大陆就浪叫。”
坐看龙李互喷
小方 发表于 2011-2-11 19:52
大学的时候很迷李敖,喜欢他赤裸裸、毫不虚伪地表达方式,那时就觉他是个活宝
sshjyyws 发表于 2011-2-11 18:15


    呵呵,李敖这个人固然是个学术流氓,但是还是有些真话的,而且骂人还真的是有一些事实根据的。。。
历史的现象及原因,学习了
李敖是个给力的文氓!!~~~
快20年了。当年龙应台文笔不错,后来,再后来当了官,文笔依然不错,不过湿货也多得腻味;楼上说文妓确实。
回复 16# 小方


    哈哈哈,超级经典!
linahwl 发表于 2011-2-11 19:56


    互喷?龙毫无还手之力哪里谈得上一个“互”字?纯挨打的
龙是不懂历史的,但希望别人认为她懂,和大陆的某些文人“学者”似乎很谈得来。
黄仁宇
长春围城,如果你们真想知道,我可以讲讲的。
老妈和我讲了一辈子,从我记事开始。
李老师治史的态度是龙比不上的
龙应台的书就适合WW读。肯定是大卖的。   这批几乎中国所有的渣子汇聚到岛上后,就开始化脓。    整日强调WW多么悲情,多么可怜,至于为什么这么可怜?则一概不提。  

台湾是旧中国的一块活化石,每次看到WW的那些表演。。就知道当年WW的败落,并非什么偶然。尚若有一天文统了,WW必然把死不悔改的德行流毒大陆,中华之大不幸。
有怀投笔 发表于 2011-2-13 00:15


    那就讲讲吧? 如果你老妈当年记事,10来岁有的, 1930-40年生人的话,50-60年养你?年龄称的上“大爷”了
回复 29# 悠悠我心


    到时候,估计这些人要么跑大洋对面,要么夹起尾巴做人。。
民贱党台独份子明明就是土共发展起来的
跟KMT又有什么关系了,晕死。
谁都知道民进党又俗称共支。
龙大妈就一装B犯
回复 33# 我是潜水员


    +1
就是李敖, 更早就把孙炮的烂臭皮底揭翻.  :D
龙某人的东西早就被驳的一文不值了,也就是些果粉在捧她的臭脚!
当年在新浪开贴论战,果粉简直就不入流!
注册人权监督员 发表于 2011-2-13 12:56

稍微入流一点的都是当美粉和日粉了,谁去粉花生米啊
注册人权监督员 发表于 2011-2-13 12:54


    很简单啊,真正懂历史、懂战史的果粉根本就没几个啊
mark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