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精确制导武器研制实现技术跨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5/23 04:29:53
中新社记者孙自法 
   “‘神舟”五号载人航天飞行的圆满成功,实现了中华民族千年飞天梦想。在精确制导武器方面,我们也实现了一些我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实现了技术上的跨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科技委副主任、飞航导弹专家杨宝奎委员接受本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在精确制导武器研制领域,中国将“通过继续努力,实现我们还要实现的目标”,这也是中国国防工业科技界的共同心声。

  与先进国家差距会逐渐缩小

  杨宝奎前不久在试验基地负责完成一个重点型号的定型试验。他说,未来的战争,是信息化的战争、机械化的战争。换句话说,就是信息化加机械化。因此,“远程的、精确制导打击的武器就显得非常重要,是我们研究的重点。而如何实现信息化、机械化?如何把信息化和机械化相结合,也是我们后续工作必须重点研究的目标”。

  信息化与机械化相结合,体现于未来战争的方方面面,它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包括美国人在伊拉克战争中的兵力调度、后勤给养等,都跟信息化、机械化紧密联系。

  中国该怎么办?杨宝奎称,通过航天人四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发扬“两弹一星”精神和新时期的载人航天精神,“我们的技术发展了,我们掌握的硬件手段、能力提高了”。加上老一代航天人对年轻科技工作者责无旁贷地进行传、帮、带,中国在精确制导武器研制、航天探测等方面,与先进国家的差距均将逐渐缩小。

  “作为一名老航天人,我对这一点充满信心”。

  导弹武器未来发展趋势

  为适应未来战争,导弹武器将如何发展?

  这也是历任多种导弹武器型号主任设计师、总设计师的杨宝奎委员一直关注的话题。他分析说,纵观全球,导弹武器研制未来的发展趋势,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是打得要远;第二打得要准,不伤及无辜,就是“要指到哪里就能打哪里”;第三是可靠性要高;第四是威力要大,要增加一些破坏效果;第五是便于维护,操作使用简便;还有一个就是抗干扰的能力要强。

  年届花甲的杨宝奎委员称,这六点可以说是未来新一代武器的基本要求,“也是我们发展的一个方向”。正如未来战争必须将信息化和机械化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一样,“这当然也是我们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所必须具备的能力和水平”。

  他提醒说,别看就这么几条,但是实现起来并非易事,还需要国防工业领域科技工作者不断努力、刻苦攻关。

  最关注国防工业三大问题

  杨宝奎同时还是全国政协委员,他说,中国国防工业领域当前有三个亟需解决的问题:一是国防工业人才如何留住;二是如何调动国防工业广大科技人员的积极性;三是怎样进一步为国防工业发展打牢基础。


  他特别提出,目前,中国国防工业基础领域的元器件、原材料和一些芯片还属于薄弱环节,这无疑使国防工业的进一步发展缺乏后劲、受到限制,进而对中国长远期的发展带来不利影响。所以,加强基础技术研究,特别是国防工业基础建设已是当务之急。

  杨宝奎希望国家能组织相关专家集中力量予以研究,以切实解决国防工业目前存在的三方面问题。

  投身国防“今生无悔”

  “国防行业是神圣的。”一辈子投身于中国航天和国防建设事业的杨宝奎深有感触地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应该责无旁贷地把工作做好。

  杨宝奎委员不认同自己工作默默无闻的说法,国家给了他很多荣誉,还有各种各样的奖励。而且,当每次试验成功后,或是取得某个型号最终结果的时候,“我那种高兴的劲头,那种幸福感、荣誉感、成就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我今生无悔”。

  这位飞航导弹专家称自己离退休还有一段时间,他有一个愿望,就是最大限度发挥其过去负责武器型号研制技术基础的潜能,在这个领域进一步缩短与世界先进国家的差距,并从中培养一批人才,“我抱有一个信念,我能实现!”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国防领域科研人员大多比较神秘,而杨宝奎正好相反,他喜欢开玩笑、广交朋友、唱老歌新歌、用运动释放压力……“六十岁的年龄、三十岁的心脏”似乎说的就是他。

  “我的朋友可多了,大都是年轻人”、“我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爱人是大学同学,对我特别好,特别理解和支持。”杨宝奎微笑着拍拍记者的肩膀:“记住,小伙子,一个人要做点事,‘后院’老是着火可不行。”中新社记者孙自法 
   “‘神舟”五号载人航天飞行的圆满成功,实现了中华民族千年飞天梦想。在精确制导武器方面,我们也实现了一些我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实现了技术上的跨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科技委副主任、飞航导弹专家杨宝奎委员接受本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在精确制导武器研制领域,中国将“通过继续努力,实现我们还要实现的目标”,这也是中国国防工业科技界的共同心声。

  与先进国家差距会逐渐缩小

  杨宝奎前不久在试验基地负责完成一个重点型号的定型试验。他说,未来的战争,是信息化的战争、机械化的战争。换句话说,就是信息化加机械化。因此,“远程的、精确制导打击的武器就显得非常重要,是我们研究的重点。而如何实现信息化、机械化?如何把信息化和机械化相结合,也是我们后续工作必须重点研究的目标”。

  信息化与机械化相结合,体现于未来战争的方方面面,它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包括美国人在伊拉克战争中的兵力调度、后勤给养等,都跟信息化、机械化紧密联系。

  中国该怎么办?杨宝奎称,通过航天人四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发扬“两弹一星”精神和新时期的载人航天精神,“我们的技术发展了,我们掌握的硬件手段、能力提高了”。加上老一代航天人对年轻科技工作者责无旁贷地进行传、帮、带,中国在精确制导武器研制、航天探测等方面,与先进国家的差距均将逐渐缩小。

  “作为一名老航天人,我对这一点充满信心”。

  导弹武器未来发展趋势

  为适应未来战争,导弹武器将如何发展?

  这也是历任多种导弹武器型号主任设计师、总设计师的杨宝奎委员一直关注的话题。他分析说,纵观全球,导弹武器研制未来的发展趋势,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是打得要远;第二打得要准,不伤及无辜,就是“要指到哪里就能打哪里”;第三是可靠性要高;第四是威力要大,要增加一些破坏效果;第五是便于维护,操作使用简便;还有一个就是抗干扰的能力要强。

  年届花甲的杨宝奎委员称,这六点可以说是未来新一代武器的基本要求,“也是我们发展的一个方向”。正如未来战争必须将信息化和机械化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一样,“这当然也是我们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所必须具备的能力和水平”。

  他提醒说,别看就这么几条,但是实现起来并非易事,还需要国防工业领域科技工作者不断努力、刻苦攻关。

  最关注国防工业三大问题

  杨宝奎同时还是全国政协委员,他说,中国国防工业领域当前有三个亟需解决的问题:一是国防工业人才如何留住;二是如何调动国防工业广大科技人员的积极性;三是怎样进一步为国防工业发展打牢基础。


  他特别提出,目前,中国国防工业基础领域的元器件、原材料和一些芯片还属于薄弱环节,这无疑使国防工业的进一步发展缺乏后劲、受到限制,进而对中国长远期的发展带来不利影响。所以,加强基础技术研究,特别是国防工业基础建设已是当务之急。

  杨宝奎希望国家能组织相关专家集中力量予以研究,以切实解决国防工业目前存在的三方面问题。

  投身国防“今生无悔”

  “国防行业是神圣的。”一辈子投身于中国航天和国防建设事业的杨宝奎深有感触地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应该责无旁贷地把工作做好。

  杨宝奎委员不认同自己工作默默无闻的说法,国家给了他很多荣誉,还有各种各样的奖励。而且,当每次试验成功后,或是取得某个型号最终结果的时候,“我那种高兴的劲头,那种幸福感、荣誉感、成就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我今生无悔”。

  这位飞航导弹专家称自己离退休还有一段时间,他有一个愿望,就是最大限度发挥其过去负责武器型号研制技术基础的潜能,在这个领域进一步缩短与世界先进国家的差距,并从中培养一批人才,“我抱有一个信念,我能实现!”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国防领域科研人员大多比较神秘,而杨宝奎正好相反,他喜欢开玩笑、广交朋友、唱老歌新歌、用运动释放压力……“六十岁的年龄、三十岁的心脏”似乎说的就是他。

  “我的朋友可多了,大都是年轻人”、“我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爱人是大学同学,对我特别好,特别理解和支持。”杨宝奎微笑着拍拍记者的肩膀:“记住,小伙子,一个人要做点事,‘后院’老是着火可不行。”
好,顶为中国人!!!!!!!!!!!!!
不错!
我很有信心
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啊
那天一定会到来的
继续努力哟!!!!
革命尚未完全成功,同志仍需继续努力,支持!
我对中国部队有信心,对领导层。。。嗨。。失望啊
hao
不错!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