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14年筹资数百万助学 善款被骗自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1/17 04:29:40
七旬老人14年筹资数百万助学 善款被骗自杀

--------------------------------------------------------------------------------

http://www.qianlong.com/2006-11-29来源:广州日报
  也许,只有当生命骤然逝去的时候,人们才会惊觉其短暂。江诗信,一位年逾71岁的老人。他用生命中最后的14年来给人播撒“希望”,但最终却背负着失望而坠楼身亡。

  14年来,

鄂、豫、陕三省15个县市的600多个村庄印满了江诗信的足迹,他所走过的28万公里路程足够绕地球7圈。14年来,他耗尽7万元家财,引资数百万元建立爱心志愿者协会,直接或间接帮助2164名失学儿童重返校园。

  他被人们称为“希望老人”。然而,他的逝去却是如此让人扼腕--5天前,这位曾带给无数人希望与梦想的老人从自家的楼上跃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有人说,他背负了太多的责任与负担;有人说,被冒充贫困大学生的骗子骗去爱心公款是自杀的导火索。

  如今,老人已经入土为安,被他救助的孩子给他行了跪拜大礼。悼念才刚刚开始。网友们的诘问,让人不胜唏嘘。

  老人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今年11月17日。当天晚上,他冒雨前往武汉市华中科技大学做讲座。他在开场白中说:“我是个凡夫俗子,我所做的不过是良心所驱,微不足道。做讲座和报告实在不敢当。只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些社会上的事情。”并呼吁:“一个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千万个孩子是一个民族的希望。”

  这个晚上,由华中科技大学记者团拍摄下来的照片,成了江诗信生前的最后一组照片。照片上的他,瘦削苍老,白发满头。

坠楼死亡突然而至

  “已过凌晨,正准备睡觉,在报社的朋友从QQ上发来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爱心老人江诗信老人跳楼自杀了!’”。11月25日凌晨2时27分,网友appleqq在武汉白云黄鹤站爆出“希望老人自杀”的消息。该网友称,跳楼的时间大约是“24日晚上6时至7时之间”,是“从自家10层楼上跳楼的”,而原因是“前段时间因助学受骗而导致心理压力过大,不堪承受。”

  绝大多数的人们,只能从这个帖子的描述去了解老人离去一刻的哀景--现场有许多围观的群众,还有政府相关部门人员及媒体人员,江的老伴在坠楼地点失声痛哭,而一顶江老经常戴的咖啡色绒帽,散落在楼下的树枝上。曾受过江老资助得以考上大学的湖北工业大学三名大学生,迅速赶到。

  一直给人们带去希望的“希望老人”怎么就这样离世了?

  appleqq在帖子里说,“据江老儿女和知情人透露,江老自杀前一段时间心情很不好,因为几个月前,有一个骗子冒充贫困大学生从江老手中骗走几千元爱心公款,报案后却一直未能破案,江老心里压力很大,很愧疚”。这是对老人死亡原因最为流行的说法。

  在老人去世的第二天,湖北电视台给予报道“老人不幸坠楼去世”,武汉当地其他媒体也都纷纷报道。在网络上,不少网民也都说“老人是自杀的,而且是从自家的楼上跳楼自杀的”。有自称来自武汉的网民称:“我去过现场,老人自杀千真万确”。

  据武汉当地知情人士透露,江诗信的死除了身体有病以外,“被骗是主要原因”。

  至于被谁骗,却有两种不同版本:一是说,江老被一个冒充贫困大学生的骗子骗去了约7000元;而另一种说法则是,“被骗当天,江老包里正好放着准备去资助学生的约7000元,有个骗子找到江老,说自己手上有笔资金,希望捐给江老,但需要江老去银行开个户,江老信以为真,急忙去银行开户,只是等江回来时,包里的钱已经不翼而飞”,“准确的说应该是偷而不是骗”。

  事后江老急忙报警,但几个月来事情的进展却让江老颇为失望,该人士告诉记者。“自己一辈子都在帮助人,没想到最后却被人骗成这样”,这一点让江老“非常想不通!”

助学路上一十四载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江诗信是个很陌生的名字,但对于多数武汉市民来说,这是一位用自己的方式做着事业的独特老人。

  1935年5月出生的江诗信原籍湖北郧西县,1985年,从洪山区水产局严西湖渔场离休。在多数人看来,离休是精彩一生的结局,而对江诗信而言,那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江诗信自学摄影,并以“家乡美”为主题在郧西、红安等革命老区采风,记录“山乡巨变”。没料到两个闯进他镜头的小女孩,不仅使他轻松欢快的摄影脚步变得沉重,更直接改变了他晚年的人生轨迹。

  1992年春天,江诗信在丹江口市陈泉沟村见到一个衣衫破烂、打着赤脚的小女孩,她赶着猪,一路尾随在一群刚刚放学的小学生背后。“怎么不去上学?”小女孩说,爸死了,妈改嫁了,剩下她和哥哥。这个名叫罗姣姣的女孩说着说着就哭了。江诗信当场掏出80元,让兄妹俩走进了教室。

  在红安县熊家河村所见的一幕再次震动了他:一个小姑娘在家门口一边煎药,一边看书。由于太专注,左手一不小心伸进了药罐,烫起了一串水泡。交谈中江诗信知道小姑娘名叫张晓丽,父亲去世,母亲卧床不起,幼小的她辍学扛起了一个家。这一次,江诗信从路费中挤出100元送给了张晓丽。

  苦孩子们在江诗信的镜头里定格,也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头上。他立下志愿:“有生之年,要让100个失学儿童重返校园。”

  “14年来,他终日奔波在鄂、豫、陕三省15个县市的600多个村庄中,走过的28万公里路程够绕地球7圈。”昨晚,武汉市洪山区区委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1999年腊月十八,郧西飘着鹅毛大雪,江诗信听说家住祖师殿村的张斌和张秀凤兄妹俩又辍学了。

  第二天清晨,他穿着草鞋上路。途中要翻越一座海拔1330米、当地最高的山峰。到了中午,江诗信的体力逐渐下降,每走一段路都要出一身汗。他从布包里掏出冰冷的馒头,放在胸前焐热,啃几圈后再焐、再吃。一路跌跌撞撞,到傍晚6时才到张斌家里。第二天,他便带着两个孩子返回三官洞乡中心小学,掏钱办住读手续,并承担所有学费和生活费。这一次老人大病了一场,在乡卫生院整整躺了3天。

  1996年6月,经过70多天连续劳累的江诗信来到红安县双河村时,腿一软,晕倒在村旁。在一连打了4天针都不见丝毫好转后,江诗信躺在病床上,感到自己的生命似乎就要走到终点,他急急地写下了“遗书”--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人间,请我的妻子儿女不要悲伤,不要怀念,只希望能完成我未竟的事业,让贫困的孩子如我在世一样得到救援。”

  这些年,被江老感召所“飞”来的捐款,估计在200万~400万元左右。

倾家荡产苦了家里人

  老人的突然离去,使江家陷入巨大的悲痛。昨日上午,记者致电老人的儿子江斌,电话中的他声音低沉,他不愿意过多谈论老人的事情。他说,“父亲刚走,我们只想安静”。

  一直帮着处理后事的洪山区区委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家人都很悲痛,有许多

  媒体都想采访,但儿子很悲痛没办法回忆这个事情,女儿的嗓子都哭哑了,说不出话来,而老太太都晕过去好几次了。”

  照片上的江诗信,双颊深凹、皮肤黝黑。他的同事说他从来舍不得多花一分钱,每天只吃两顿,身穿别人送的旧衣服。“瞧他瘦的!主要是因为营养不良。”

  一直默默支持他的老伴近年来也不得不实行一定的“经济封锁”,“家里本来就穷,他硬是把离休费一分不留地用在山里伢身上,真是苦了家里人。”

  “你问问他,尽到做丈夫的责任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没有?姑娘中考584分,没读成高中,儿子也没有读大学。他从来不操家里的心。我几次问他:老江,这个家你还要不要?说是离休干部,到现在还是住的宿舍,顶层,总是漏雨。你看屋里有个像样的东西没有?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冰箱是女儿送的,地板砖、窗户都是女儿出钱装修的,电视机、空调是联通公司捐的。他也不顾自己的身体,早晨买两个馍馍吃两餐,他走的这条路啊,特别艰难……”

  “他从不生气,从不还嘴,你说得再狠,他像没听到。”李玉珍说:“等我气消了,他慢慢和我谈,说他是为国家培养人才。”

跪谢大礼送别老人

  11月26日上午8时,武昌殡仪馆内聚满了自发前来送别老人的受助家长和孩子。他们以跪谢大礼来悼念老人。

  《楚天都市报》机动部主任韦忠南由于工作的缘故,在多年前就与老人相识。

  “在江诗信14年的帮扶生涯中,他的功绩不仅仅在于拿出了多少钱,帮助了多少人,更重要的是去收集他们的资料,寻找这些人。多年来,他都在寻找那些窝在深山里,不知道外面世界为何物的苦难孩子,本来这些孩子的生活是封闭的,是江诗信帮他们看到了山外的世界”。

网上悼念 聚集无数人气

愤怒网友 诘问无良骗子


  老人走了,留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哀悼。受骗也许是一根导火索,不少接触过老人的人都叹气说:“他实在是不堪重负……”

  在网络上,一个名为“送别‘希望老人’江诗信,争做爱心火炬传承人”的悼念网站上,聚集起无数人气。网友们的评论和留言让人深思。

  “笨猪笨”:这个寒风冷雨飘零的季节,他悄然地走了。愿世间的人和事,能让他少一份牵挂和不安,能让江先生在天堂里安息。

  一位网友:我们无法改变社会,那就改变自己吧,做一个善良而有爱心的人。多一份爱心,便少一份冷漠;多一份给予,便少一份贫穷;多一份实际,便少一份抱怨。

  “达溪武”:参加汉网教育版网友聚会时,版主兵哥哥抱着我流泪,兵哥哥是性情中人,组织义务献血多有成效,他说白芳礼老人走了,丛飞走了,我们武汉有江诗信,我们要帮助江老为助学多做些事,不要让江老再累死。不想一语成谶,江老真的不在了。

哀悼之后更需反思

  一位网友: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有很多有钱人,还有很多自封的社会精英,但民间助学的著名领军人物,经常是社会下层甚至最底层的。天津是蹬三轮的九十岁老大爷白芳礼,武汉是江诗信老人和穷学生徐本禹,十堰是小生意人陈志忠,还有靠按摩为生的盲人傅华明。这个正常吗?

  汉网网友:一双草鞋,行二十万里,踏遍郧西山水,心系贫苦学子;一生为公,倾其所有,坚持助学几十年,爱心永存人间。横批:功德无量。

  vei_20004:无语,思考人性的泯灭,激励我们每一个人,献出自己的一份爱来填补这世间缺少的爱。

  湘竹泪:江老的英雄事迹,应该是对我们这些有良知的年轻人的一种鞭策,缅怀之余,我们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去帮助别人。

  《楚天都市报》韦忠南:江诗信是一个“为孩子而活,为名节而活”的人。在江诗信的客厅中间,有一幅巨大的字画,上书“希望老人”。他总是认为既然是“希望老人”,就必须对得起希望老人的名号,名气越大,要背负的责任就越大。文新闻蓝页记者邱瑞贤 廖杰华七旬老人14年筹资数百万助学 善款被骗自杀

--------------------------------------------------------------------------------

http://www.qianlong.com/2006-11-29来源:广州日报
  也许,只有当生命骤然逝去的时候,人们才会惊觉其短暂。江诗信,一位年逾71岁的老人。他用生命中最后的14年来给人播撒“希望”,但最终却背负着失望而坠楼身亡。

  14年来,

鄂、豫、陕三省15个县市的600多个村庄印满了江诗信的足迹,他所走过的28万公里路程足够绕地球7圈。14年来,他耗尽7万元家财,引资数百万元建立爱心志愿者协会,直接或间接帮助2164名失学儿童重返校园。

  他被人们称为“希望老人”。然而,他的逝去却是如此让人扼腕--5天前,这位曾带给无数人希望与梦想的老人从自家的楼上跃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有人说,他背负了太多的责任与负担;有人说,被冒充贫困大学生的骗子骗去爱心公款是自杀的导火索。

  如今,老人已经入土为安,被他救助的孩子给他行了跪拜大礼。悼念才刚刚开始。网友们的诘问,让人不胜唏嘘。

  老人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今年11月17日。当天晚上,他冒雨前往武汉市华中科技大学做讲座。他在开场白中说:“我是个凡夫俗子,我所做的不过是良心所驱,微不足道。做讲座和报告实在不敢当。只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些社会上的事情。”并呼吁:“一个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千万个孩子是一个民族的希望。”

  这个晚上,由华中科技大学记者团拍摄下来的照片,成了江诗信生前的最后一组照片。照片上的他,瘦削苍老,白发满头。

坠楼死亡突然而至

  “已过凌晨,正准备睡觉,在报社的朋友从QQ上发来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爱心老人江诗信老人跳楼自杀了!’”。11月25日凌晨2时27分,网友appleqq在武汉白云黄鹤站爆出“希望老人自杀”的消息。该网友称,跳楼的时间大约是“24日晚上6时至7时之间”,是“从自家10层楼上跳楼的”,而原因是“前段时间因助学受骗而导致心理压力过大,不堪承受。”

  绝大多数的人们,只能从这个帖子的描述去了解老人离去一刻的哀景--现场有许多围观的群众,还有政府相关部门人员及媒体人员,江的老伴在坠楼地点失声痛哭,而一顶江老经常戴的咖啡色绒帽,散落在楼下的树枝上。曾受过江老资助得以考上大学的湖北工业大学三名大学生,迅速赶到。

  一直给人们带去希望的“希望老人”怎么就这样离世了?

  appleqq在帖子里说,“据江老儿女和知情人透露,江老自杀前一段时间心情很不好,因为几个月前,有一个骗子冒充贫困大学生从江老手中骗走几千元爱心公款,报案后却一直未能破案,江老心里压力很大,很愧疚”。这是对老人死亡原因最为流行的说法。

  在老人去世的第二天,湖北电视台给予报道“老人不幸坠楼去世”,武汉当地其他媒体也都纷纷报道。在网络上,不少网民也都说“老人是自杀的,而且是从自家的楼上跳楼自杀的”。有自称来自武汉的网民称:“我去过现场,老人自杀千真万确”。

  据武汉当地知情人士透露,江诗信的死除了身体有病以外,“被骗是主要原因”。

  至于被谁骗,却有两种不同版本:一是说,江老被一个冒充贫困大学生的骗子骗去了约7000元;而另一种说法则是,“被骗当天,江老包里正好放着准备去资助学生的约7000元,有个骗子找到江老,说自己手上有笔资金,希望捐给江老,但需要江老去银行开个户,江老信以为真,急忙去银行开户,只是等江回来时,包里的钱已经不翼而飞”,“准确的说应该是偷而不是骗”。

  事后江老急忙报警,但几个月来事情的进展却让江老颇为失望,该人士告诉记者。“自己一辈子都在帮助人,没想到最后却被人骗成这样”,这一点让江老“非常想不通!”

助学路上一十四载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江诗信是个很陌生的名字,但对于多数武汉市民来说,这是一位用自己的方式做着事业的独特老人。

  1935年5月出生的江诗信原籍湖北郧西县,1985年,从洪山区水产局严西湖渔场离休。在多数人看来,离休是精彩一生的结局,而对江诗信而言,那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江诗信自学摄影,并以“家乡美”为主题在郧西、红安等革命老区采风,记录“山乡巨变”。没料到两个闯进他镜头的小女孩,不仅使他轻松欢快的摄影脚步变得沉重,更直接改变了他晚年的人生轨迹。

  1992年春天,江诗信在丹江口市陈泉沟村见到一个衣衫破烂、打着赤脚的小女孩,她赶着猪,一路尾随在一群刚刚放学的小学生背后。“怎么不去上学?”小女孩说,爸死了,妈改嫁了,剩下她和哥哥。这个名叫罗姣姣的女孩说着说着就哭了。江诗信当场掏出80元,让兄妹俩走进了教室。

  在红安县熊家河村所见的一幕再次震动了他:一个小姑娘在家门口一边煎药,一边看书。由于太专注,左手一不小心伸进了药罐,烫起了一串水泡。交谈中江诗信知道小姑娘名叫张晓丽,父亲去世,母亲卧床不起,幼小的她辍学扛起了一个家。这一次,江诗信从路费中挤出100元送给了张晓丽。

  苦孩子们在江诗信的镜头里定格,也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头上。他立下志愿:“有生之年,要让100个失学儿童重返校园。”

  “14年来,他终日奔波在鄂、豫、陕三省15个县市的600多个村庄中,走过的28万公里路程够绕地球7圈。”昨晚,武汉市洪山区区委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1999年腊月十八,郧西飘着鹅毛大雪,江诗信听说家住祖师殿村的张斌和张秀凤兄妹俩又辍学了。

  第二天清晨,他穿着草鞋上路。途中要翻越一座海拔1330米、当地最高的山峰。到了中午,江诗信的体力逐渐下降,每走一段路都要出一身汗。他从布包里掏出冰冷的馒头,放在胸前焐热,啃几圈后再焐、再吃。一路跌跌撞撞,到傍晚6时才到张斌家里。第二天,他便带着两个孩子返回三官洞乡中心小学,掏钱办住读手续,并承担所有学费和生活费。这一次老人大病了一场,在乡卫生院整整躺了3天。

  1996年6月,经过70多天连续劳累的江诗信来到红安县双河村时,腿一软,晕倒在村旁。在一连打了4天针都不见丝毫好转后,江诗信躺在病床上,感到自己的生命似乎就要走到终点,他急急地写下了“遗书”--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人间,请我的妻子儿女不要悲伤,不要怀念,只希望能完成我未竟的事业,让贫困的孩子如我在世一样得到救援。”

  这些年,被江老感召所“飞”来的捐款,估计在200万~400万元左右。

倾家荡产苦了家里人

  老人的突然离去,使江家陷入巨大的悲痛。昨日上午,记者致电老人的儿子江斌,电话中的他声音低沉,他不愿意过多谈论老人的事情。他说,“父亲刚走,我们只想安静”。

  一直帮着处理后事的洪山区区委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家人都很悲痛,有许多

  媒体都想采访,但儿子很悲痛没办法回忆这个事情,女儿的嗓子都哭哑了,说不出话来,而老太太都晕过去好几次了。”

  照片上的江诗信,双颊深凹、皮肤黝黑。他的同事说他从来舍不得多花一分钱,每天只吃两顿,身穿别人送的旧衣服。“瞧他瘦的!主要是因为营养不良。”

  一直默默支持他的老伴近年来也不得不实行一定的“经济封锁”,“家里本来就穷,他硬是把离休费一分不留地用在山里伢身上,真是苦了家里人。”

  “你问问他,尽到做丈夫的责任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没有?姑娘中考584分,没读成高中,儿子也没有读大学。他从来不操家里的心。我几次问他:老江,这个家你还要不要?说是离休干部,到现在还是住的宿舍,顶层,总是漏雨。你看屋里有个像样的东西没有?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冰箱是女儿送的,地板砖、窗户都是女儿出钱装修的,电视机、空调是联通公司捐的。他也不顾自己的身体,早晨买两个馍馍吃两餐,他走的这条路啊,特别艰难……”

  “他从不生气,从不还嘴,你说得再狠,他像没听到。”李玉珍说:“等我气消了,他慢慢和我谈,说他是为国家培养人才。”

跪谢大礼送别老人

  11月26日上午8时,武昌殡仪馆内聚满了自发前来送别老人的受助家长和孩子。他们以跪谢大礼来悼念老人。

  《楚天都市报》机动部主任韦忠南由于工作的缘故,在多年前就与老人相识。

  “在江诗信14年的帮扶生涯中,他的功绩不仅仅在于拿出了多少钱,帮助了多少人,更重要的是去收集他们的资料,寻找这些人。多年来,他都在寻找那些窝在深山里,不知道外面世界为何物的苦难孩子,本来这些孩子的生活是封闭的,是江诗信帮他们看到了山外的世界”。

网上悼念 聚集无数人气

愤怒网友 诘问无良骗子


  老人走了,留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哀悼。受骗也许是一根导火索,不少接触过老人的人都叹气说:“他实在是不堪重负……”

  在网络上,一个名为“送别‘希望老人’江诗信,争做爱心火炬传承人”的悼念网站上,聚集起无数人气。网友们的评论和留言让人深思。

  “笨猪笨”:这个寒风冷雨飘零的季节,他悄然地走了。愿世间的人和事,能让他少一份牵挂和不安,能让江先生在天堂里安息。

  一位网友:我们无法改变社会,那就改变自己吧,做一个善良而有爱心的人。多一份爱心,便少一份冷漠;多一份给予,便少一份贫穷;多一份实际,便少一份抱怨。

  “达溪武”:参加汉网教育版网友聚会时,版主兵哥哥抱着我流泪,兵哥哥是性情中人,组织义务献血多有成效,他说白芳礼老人走了,丛飞走了,我们武汉有江诗信,我们要帮助江老为助学多做些事,不要让江老再累死。不想一语成谶,江老真的不在了。

哀悼之后更需反思

  一位网友: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有很多有钱人,还有很多自封的社会精英,但民间助学的著名领军人物,经常是社会下层甚至最底层的。天津是蹬三轮的九十岁老大爷白芳礼,武汉是江诗信老人和穷学生徐本禹,十堰是小生意人陈志忠,还有靠按摩为生的盲人傅华明。这个正常吗?

  汉网网友:一双草鞋,行二十万里,踏遍郧西山水,心系贫苦学子;一生为公,倾其所有,坚持助学几十年,爱心永存人间。横批:功德无量。

  vei_20004:无语,思考人性的泯灭,激励我们每一个人,献出自己的一份爱来填补这世间缺少的爱。

  湘竹泪:江老的英雄事迹,应该是对我们这些有良知的年轻人的一种鞭策,缅怀之余,我们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去帮助别人。

  《楚天都市报》韦忠南:江诗信是一个“为孩子而活,为名节而活”的人。在江诗信的客厅中间,有一幅巨大的字画,上书“希望老人”。他总是认为既然是“希望老人”,就必须对得起希望老人的名号,名气越大,要背负的责任就越大。文新闻蓝页记者邱瑞贤 廖杰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