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矿主用上亿元瞒报矿难5年引发官场震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6/21 13:17:42
21世纪经济报道 山西省左云县红窑沟矿难在隐瞒5年后终见天日,这是目前为止当地官煤勾结被卷入最多官员的一桩案件,在举报和隐瞒之间,矿主李克伟案的诸多细节仍有待明晰,但其背后的官商勾结利益链则初见端倪。

据报道,为瞒报红窑沟矿难,李克伟至少动用了上亿资金和多层关系。

1月13日上午,中共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山西省监察厅联合通报了2010年查处的五起腐败案件。其中,大同市原副市长王雁峰、前公安局局长申公元严重受贿案再次引发舆论焦点。


一切都源于7年前的一场矿难。2004年12月17日,山西省左云县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突发事故。矿主李克伟为瞒报此事,将井口封死。4年后,此事经矿工联名举报后获中央高层批示。2009年2月18日,大同市公安局发出B级通缉令通缉李克伟,原因是涉嫌“重大责任事故”。

2010年初,消失5年之久的李克伟终于走进中纪委办公大楼自首。“不能在山西关押,怕有人干掉我”。这是李克伟投案后第一个请求。李克伟自首后,大同市委常任委王雁峰,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前大同市公安局长申公元等官员相继落马,直至牵出铁道部官员罗金保。

最新消息显示,今年1月11日报省委常任委会批准,决定给予王雁峰、申公元、巩安库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的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http://news.163.com/11/0210/08/6SH3J5OK00014AED.html21世纪经济报道 山西省左云县红窑沟矿难在隐瞒5年后终见天日,这是目前为止当地官煤勾结被卷入最多官员的一桩案件,在举报和隐瞒之间,矿主李克伟案的诸多细节仍有待明晰,但其背后的官商勾结利益链则初见端倪。

据报道,为瞒报红窑沟矿难,李克伟至少动用了上亿资金和多层关系。

1月13日上午,中共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山西省监察厅联合通报了2010年查处的五起腐败案件。其中,大同市原副市长王雁峰、前公安局局长申公元严重受贿案再次引发舆论焦点。


一切都源于7年前的一场矿难。2004年12月17日,山西省左云县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突发事故。矿主李克伟为瞒报此事,将井口封死。4年后,此事经矿工联名举报后获中央高层批示。2009年2月18日,大同市公安局发出B级通缉令通缉李克伟,原因是涉嫌“重大责任事故”。

2010年初,消失5年之久的李克伟终于走进中纪委办公大楼自首。“不能在山西关押,怕有人干掉我”。这是李克伟投案后第一个请求。李克伟自首后,大同市委常任委王雁峰,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前大同市公安局长申公元等官员相继落马,直至牵出铁道部官员罗金保。

最新消息显示,今年1月11日报省委常任委会批准,决定给予王雁峰、申公元、巩安库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的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http://news.163.com/11/0210/08/6SH3J5OK00014AED.html
人民网 4月上旬,晋北的大同市发生4.5级地震。无人知晓,另一场“地震”正在大同酝酿。

大同市市委常任委王雁峰,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是在4月11日下午。彼时,大同市人代会正在举行闭幕式。

此后不久,王雁峰被进驻大同的纪委人员双规;接着,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亦步其后尘。

双规

此前数日,已经匿迹3年多的大同前公安局长申公元比王雁峰“先行一步”。大同市纪委办公室的一位人士称:“两个人是一个案子。”

山西省纪委对此案件已做内部通报:在大同开煤矿的温州籍矿主李克伟瞒报一起大矿难,后被通缉;申公元为李克伟提供保护,涉嫌“窝藏”。

大同市的官方网站“领导简历”中,仍然显示着王雁峰的履历。王雁峰生于1952年8月,河北曲阳人,在职大学学历。王雁峰1968年参加工作,从大同市杏儿沟煤矿的采煤工做起,后来逐步升任该矿副矿长。1979年1月,王雁峰调任大同市青磁窑煤矿,历任副矿长、矿长。

1988年起,王雁峰任大同市经委副主任;1996年6月,担任大同市经委主任、党组书记;1998年7月任大同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2008年王雁峰担任大同市委常任委,负责机关党务。

“王雁峰平时为人很不错。”一位当地与其相识的人士称,当地人认为,王雁峰是被矿难“瞒报”所累。

“封口”

“拖累”王雁峰的矿难,发生在大同左云县店湾镇范家寺村的红窑沟煤矿。这一矿难的瞒报情况,曾震惊了中央。


《财经国家周刊》了解到,矿难发生于 2004年12月17日。因井下运输皮带起火,红窑沟煤矿煤层被引燃,死亡人数不明。

矿主李克伟今年40岁,是浙江温州平阳人,在大同市拥有多座煤矿,人称“大同第一温州煤商”。

大同知情人士介绍说,矿主李克伟在红窑沟矿难发生后,没有组织抢险,而是立即封住了井口,数月后才打开井口转移尸体。

封住井口的同时,必须对当地官员和媒体“封口”,这是隐瞒矿难的潜规则。矿难发生时,申公元是大同公安局长;王雁峰是大同分管煤炭、安全的副市长。

一个在当地官场流传的说法,李为摆平瞒报之事,曾向申、王等多名官员进行利益输送。

(本文来源:人民网 )  

http://news.163.com/10/0511/08/66D1MKT5000146BD.html
  《小康》杂志 山西红窑沟矿难瞒报未了局

  红窑沟矿难在隐瞒5年后终见天日,这是目前为止当地官煤勾结被卷入最多官员的一桩案件,在举报和隐瞒之间,矿主李克伟案的诸多细节仍有待明晰,但其背后的官商勾结利益链则初见端倪

  文|《小康》记者 朱文强 山西太原、大同报道

  1月13日上午,中共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山西省监察厅联合通报了2010年查处的五起腐败案件。其中,大同市原副市长王雁峰、前公安局局长申公元严重受贿案再次引发舆论焦点。

  此时,铁道部下属正局级官员、全国人大代表罗金保销声匿迹已超过四个月。

  一切都源于7年前的一场矿难。2004年12月17日,山西省左云县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突发事故。矿主李克伟为瞒报此事,将井口封死。4年后,此事经矿工联名举报后获中央高层批示。2009年2月18日,大同市公安局发出B级通缉令通缉李克伟,原因是涉嫌“重大责任事故”。彼时,山西省旨在整合煤炭资源的新煤改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而李克伟缺席了本该参与的浙江煤老板维权活动。

  据称,为瞒报红窑沟矿难,李克伟至少动用了上亿资金和多层关系,在李克伟案还未进入最后司法程序前,围绕此事引发的大同市官场震荡仍余音难消。

  矿难瞒报后遗症持续发酵

  来自山西当地的消息称,2010年7月爆出的山西官员煤矿窝案仍在发酵中,全国人大代表、原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董事长、中铁铁龙集装箱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罗金保因卷入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局长申公元一案而被中纪委在2010年9月中旬请去调查,至今未归。《小康》记者就此事求证于铁道部,铁道部新闻处处长谢晓文称目前还没有得到详细消息。但铁道部纪委消息人士则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证实:罗金保已被双规,不过此案为中纪委直接督办的案件,目前详细情况铁道部也不清楚。

  另有消息人士透露称,罗金保在山西任局长时,和时任大同公安局局长申公元曾一同入股浙江老板的煤矿,这一事件在申公元归案后被踢爆。罗金保是铁道部资深官员,出任过多地铁路局长——北京铁路局大同分局局长、太原分局局长,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常务副局长,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2010年4月方才出任中铁集装箱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随即执掌了中国铁路系统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铁龙集装箱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但这位刚刚上任5个月的董事长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即遭免职。

  搅动官场浑水的正是浙江商人李克伟。2010年初,当他突然出现在中纪委办公大楼内时,这场官商勾结的大幕才刚开启。

  “不能在山西关押,怕有人干掉我”。这是李克伟投案后第一个请求,2010年初,消失5年之久的李克伟终于选择用自首的方式结束一切。李克伟自首后,大同市委常任委王雁峰,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前大同市公安局长申公元等官员相继落马,直至牵出铁道部官员罗金保。红窑沟矿难在隐瞒5年后终见天日,其背后的官商勾结得以初见端倪。

  被隐瞒的矿难2004年12月17日,山西省左云县店湾镇红窑沟煤矿因井下运输皮带起火引燃煤层,正在井下作业的矿工被困。

  一位接近李克伟的知情者透露,矿主李克伟在红窑沟矿难发生后,并没有组织抢险,而是立即封住井口。事发当时曾去采访的当地记者说,当时井下8号煤层南巷至少还有20多人在作业,这些矿工最终是否得救不得而知。矿井中的大火在地下一直燃烧到2005年9月。

  “我们去采访的时候,还能看到矿井口的火苗。”该记者说。对这起矿难,左云县矿山救护队的记录显示,2004年12月17日19时35分,救护队接到红窑沟煤矿事故召请电话,救护队出动了11人赶往事故矿井。因主井出风井有毒气体浓度极高,救护队只能绕道副井下井。

  当时负责下井侦查的救护队副中队长彭德表示,当时没看到有伤亡人员。事发当时,红窑沟煤矿主井口附近的有毒气体浓度已超过安全标准上百倍,井下有毒气体浓度更高,“吸入一口就会立即死亡。”这位置正是平时矿工工作的主要地点。

  红窑沟煤矿位于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范家村,但范家村上千口村民早已搬到左云县城居住。矿主李克伟在买下这座矿后,遣散了所有当地工人,转而选择了四川籍矿工。范家村没有人在矿上工作,事发后,矿上派人封住了村里通往矿上的路。时至今日,范家村的村民对这起发生在身边的矿难的记忆仍显模糊。

  大同坊间流传最多的说法是,当时矿井下有80多人,爆炸发生后当场死亡人数不详,矿方在得知爆炸事故后立即用大型装载机铲石土封堵井口,全部受伤的矿工被活埋在里面。上述接近李克伟的知情者透露,矿难发生后李克伟确实采取封井的方式企图瞒报矿难,但事故矿井恰好与另外一个矿井相连,有部分被困矿工挖通了两座矿井之间的通道成功逃出。

  有两个逃出井口的矿工至今因矿方追杀而逃亡在外。事故发生后该井口一直封闭至2005年3月,矿方再次以施工为名挖开洞口,在夜间将尸体转移。

  “‘封井不予抢救,死亡达80人、200人’等,我可以负责地讲这不是事实。”山西省纪委副书记张晓亚曾公开否认这些传言。可以确认的是,矿难发生9个多月后,山西一家媒体接到矿工举报并联合四川一家媒体曾对这起矿难予以报道,2005年9月27日,红窑沟矿难见报后,一直在矿上负责灭火的数十名工人忽然失踪。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随后进驻的调查组则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大部分矿工被遣散,几乎音信全无,当时店湾镇雇用的该矿的安全生产监督员也去向不明。左云县安监局留存的红窑沟煤矿的煤层结构图是2003年的一份旧图纸,而相关部门对该矿井下煤层到底开采到什么程度也并不完全了解。

  失踪的“遇难者”这起被瞒报的矿难一经披露,李克伟和红窑沟煤矿立即成为舆论焦点。

  红窑沟煤矿是1994年1月由大同煤矿实业总公司与左云县综合技术学校联营新建办矿。挂靠在同煤集团劳动服务公司。2001年8月,双方解除联营协议,由左云县综合技术学校经营。2003年3月,该校以960万元的价格将红窑沟煤矿的采矿权转让给大同市南郊区新高峰煤矿,在转让协议书上代表此矿签字的人就是李克伟。

  左云县店湾镇左云综合技校校长马文有回忆,当时双方基本没有讨价还价。红窑沟煤矿转让给李克伟之后,煤矿登记的法人代表是薄培雄。调查组曾与薄培雄取得联系,但薄表示自己只是打工仔,并否认煤矿事故中有矿工遇难。

  马文有回忆称,红窑沟煤矿在李克伟接手前就有超过100名矿工;但李克伟接手后,更同时对7个煤层进行开采。“我估计李克伟也不知道井下有多少人。”

  左云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记录显示,红窑沟煤矿2004年12月17日11#煤层发生火灾,起火原因为煤层运煤皮带着火,引起煤层燃烧。但在2004年山西省煤炭安全生产监察局的事故记录中,左云县并没有上报红窑沟煤矿事故。

  红窑沟煤矿从2004年4月到12月,至少发生过三起矿难,死亡8人以上。而12月17日的这起事故,能够证实名字的有张远华及陈显云。四川省江油市九岭镇粉石村的张远华是这次矿难中赔偿比较高的,妻子袁诗群带着原村支书刘国权、江油市司法局中心法律事务所刘辉、江仲才律师等8人曾到山西处理丈夫的后事。“不谈妥赔偿就不给看尸体”。最终,袁诗群接受了矿上的条件,张远华最终被运往内蒙古火葬,家属获赔95000元。

  陈显云的哥哥陈显军以几乎同样的方式代表陈家处理了后事,获赔98000元。据山西当地媒体记者介绍,2005年春节前的一天傍晚,红窑沟煤矿的陈姓矿长叫走杨贵、何坤国、杨武友、张卫国、郑先军、唐文国、廖国举、毛学军、彭小龙等四川籍矿工下井抬尸体,与他们一道下井的还有两名矿山救护队打扮的人。到第二天上午,在陈姓矿长和两名矿山救护队员的带领下,抬出3具尸体。杨贵认识其中一名死者,是在井下负责发煤牌记工的小伙子,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模样,矿工们只知道他是浙江人。

  2009年2月18日,大同市公安局对李克伟发出B级通缉令,同时被通缉的还有其左膀右臂林圣盘和冀忠。称其涉嫌“重大责任事故”。按2007年6月1日起实施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重大事故是指造成10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伤,或者5000万元以上1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

  红窑沟矿难究竟造成多少矿工遇难,死亡矿工的名单至今仍未予公开。而2009年4月,在天津渤海湾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大同市南郊区财政局局长、前高山镇镇长孙国毅,此事也被称为李克伟案重要一环,时至今日,此案仍无消息。

  大同官场窝案投案后的李克伟第一个供出的便是已经提前退休近3年的大同市前公安局长申公元,不久申公元被双规。2010年4月下旬,申公元和其在北京做生意的儿子已被太原市检察院正式批捕,其涉嫌“窝藏”李克伟。

  调查情况显示,2006年上半年,时任大同市公安局局长的申公元,以筹建煤炭发运站为由向私运煤矿主李克伟索要现金2900万元和83万元汽车一辆,为李克伟违规经营活动提供保护和关照。2009年,在得知李克伟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公安机关通缉后,申公元将其藏匿于儿子申征在北京的家中长达三个多月。

  2010年4月11日,大同市人代会闭幕不久,大同市委常任委(原副市长)王雁峰也被进驻大同市的中纪委调查组实施双规。随后,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也被双规。3名大同市的重量级人物几乎同时被双规,大同官场一时间人心惶惶。这似乎仅仅是李克伟案的开始。“当时已经有感觉,大同要来一次大洗礼了。”大同当地一官员说。

  不久,大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长高建勋、治安支队长陈宝山、矿山秩序整顿支队长康艮生等相继“失踪”。随后,高建勋等相继被中纪委双规。

  红窑沟矿难所在地大同市南郊区作为此次事件的核心地,在随后的调查中引发一连串连锁反应。大同市南郊区煤管局长兼安监局长李旺等多名南郊区官员被带走接受调查多日,其中包括多名公检法工作人员。4月22日,山西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大同监察分局局长张和平也被带走调查。面对中纪委如此迅猛的动作,4月26日,山西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紧急从运城调任一名新局长到大同主持工作,调动理由是因“工作需要”。

  山西官方否认了本案涉及高层领导的各方传言,有消息称,李克伟系列案件已经定案。2011年1月13日,山西官方通报了该案的部分进展情况,其中,大同市政府原副市长王雁峰在2007年8月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帮助私营煤矿主李克伟保留了煤炭资源整合期间按政策应予关闭的大同市南郊区高山镇东梁煤矿和大同市南郊区云岗镇窨顶沟煤矿,收受李克伟贿赂人民币1000万元。

  而时任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兼党组书记、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兼党组书记、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的巩安库在2007年9月间,受北京金泽源农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金云康之托,为私营煤矿主李克伟签批并下发了大同市南郊区云岗镇窨顶沟煤矿的置换文件,使该矿得以保留。巩安库从中受贿赂10万欧元。

  李克伟的“关系链”今年40岁的李克伟是浙江省平阳县人,与当时外出的许多浙江人一样,为了谋生,李克伟在大同修过鞋、卖过服装、下井当煤矿工人直至当上包工头。

  2002年后,李克伟在当包工头时领着工人在矿井下作业期间,煤矿欠下李克伟许多工钱,矿主随后将煤矿折卖给他。从此,李克伟开始涉足煤矿,那时已拥有两座煤矿的李克伟,身价已经上亿。

  公开资料显示,李克伟曾在大同市左云县、大同南郊区购买经营过左云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等共7个煤矿,案发时资产近10亿,被成为“大同第一温州煤商”。

  一名大同当地人士说,李克伟社会地位骤然提升的时候,恰与申公元由临汾市公安局长调任大同公安局长时间并轨。在随后的日子里,李克伟也成为申公元办公室的常客。

  “李克伟这人,对官员等他认为有用的人很舍得花钱,可以说是一掷千金,但对自己的亲戚朋友却很苛刻,还曾动用官方背景抢夺过同乡经营的煤矿,并设法将曾与他一道打拼的合伙人挤走。”一名公安局人士说。李克伟也因此得罪了不少同行,他的昔日同乡、朋友组成“倒李派”,四处搜集李克伟的材料,进行举报。其中,一名叫夏侉子的四川籍老板被公认为李克伟的死敌,原因便是李克伟曾经从夏侉子手中抢矿。

  2008年11月23日11时,大同市西门岗值勤交警在检查一辆可疑高级越野车时,从车上查获枪支4支,其中手枪3支、冲锋枪1支,子弹114发及大量警用物品、各类银行卡19张。

  有公安内部人士透露,这起枪案,当时已有线索指向李克伟。大量迹象表明,这些枪支将被李克伟用于和另一煤老板夏侉子的火拼。而夏侉子曾不惜血本举报李克伟的不法行为。该案有6人被刑拘。之后,这一公安部督办案件再无其他消息传出。也有人认为,为拿到李克伟违法的直接证据,“倒李派”花费巨资将矿难中死亡矿工的家属从四川接到大同、北京,这最终导致李克伟东窗事发。

  最新消息显示,经山西省纪委常任委会、省监察厅厅长办公室会议研究,于2011年1月11日报省委常任委会批准,决定给予王雁峰、申公元、巩安库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的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在举报和隐瞒之间,这起矿难瞒报背后的官商黑色利益链仍有诸多细节尚待明晰。

http://news.sina.com.cn/c/sd/2011-02-09/14322192795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