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刚细述电台风波 坦言三大后悔[转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4/18 17:06:59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并注明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联系电话:68994602)

  绝大多数人知道罗刚这个名字,是在网上论坛或是网友互传。而在传统媒体中,对这个湖南人和由他身上引发的一场轩然大波几乎只字未见。即便在记者前往长沙采访时,有关官员在私下对罗刚表示同情之余,仍然说:“过了这么久了,我看没必要报道了吧。”

  显然,对这起发生在三个月前的事端,一些人希望公众忘却。但公众在网上的讨论却愈演愈烈——以致于罗刚本人对自己骤得大名也颇感突兀——2月25日至5月22日,他一共收到了1573封邮件,其中113封来自国外。

  如果不是因为2月25日凌晨的那档节目和在节目最后3分钟的那个热线电话,罗刚仍旧是湖南人民广播员台知名栏目“心灵之约”的主持人。但,他的命运皆因一个“日本人”的突然出现而改变

  本刊记者/唐建光 吴佩霜

  事情发生后,罗刚和当晚的导播郑义均被辞退,相关主管人员也受到处分。栏目在第二天被取消。

  5月20日晚,罗刚在长沙一家酒店的大堂内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

  当时没想到事态严重,我只表达了一个普通国人的情怀

  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在长沙,我就是一个电台谈话主持人,这种节目在全国的每个城市都有,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我只是一个很坦率的北方人,有些事情我敢讲而已。

  那天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那天很怪,我平时不穿西装,那天就穿西装打领带,莫名其妙。

  我的节目叫“心灵之约”,每周一三五。一直搞了四五年。节目是11点到12点半。

  12点10分左右,导播在外面的动静比较大,意思是这个电话比较好,是一个日本留学生想谈中日关系。

  我把电话接进来了。那个人先叫我罗刚阁下,我还是一惯地调侃说别叫我“阁下、陛下的”,调侃几句就开始了。实际上,我一听他开始读文章,就意识到措辞变了,说“支那人”怎么怎么的。

  那瞬间我联想到太多东西了。我搞了十年新闻,知道应该怎么做。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讲讲也无妨。现在很多人传言说,我中了别人的套,答应给他三分钟时间,就得兑现承诺,实际不是这样。我当时没有挂掉,是因为想等他讲完。

  那天晚上我有三大后悔,一是我觉得我回应得太轻;二是没有把节目时间延长;三是没有向听众告别。

  我最后只是说了一句“那就这样吧”。我没有想到我十年的广播生涯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说了再见。

  当晚,这个城市“爆炸”了

  后来我回家了。当天晚上这个城市就“爆炸”了,但我并不知道。有些大学生开始唱歌,砸酒瓶子,睡不着觉,然后拨“110”。当天“110”接到200多个电话,然后去了四部警车去电台问怎么回事。

  但是我都不知道。我的习惯是跟朋友吃完宵夜,回家听听碟看看书,到五六点钟时把手机一关,电话挂起来,开始睡觉。

  第二天11点钟打开手机。不到一分钟,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是湖南农大团委的一个干部,很急地对我说:“罗刚,你接的什么电话?我们的学生很愤怒!”

  我还开玩笑说:“愤怒针对我本人还是日本人?”他说:“是针对日本人,现在农大海报贴满了,警察也来了,和老师及学生干部一起在平复学生的情绪。”

  第二个电话是我们台长打来的,让我下午去一趟。

  我到了台里,台长还冲我笑。我问:“明天节目还上不上?”他说“明天恐怕就不上了吧。”显然他也不知道事态会发展成么样。

  但下午到总台开会,我才感觉到事情不那么简单。台长们一个个表态,“出了那么大的事故,我们有责任。”最后台长对我说,“明天你要到公安局去一趟。”

  第二天,我就和我的主管副台长和导播郑义到了公安局,第一件事是要我写一个经过,我已经写好了。他们很吃惊,实际上我当天凌晨熬夜已经写了。下午他们告诉我,据可靠消息,这个人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他可能还要打电话来,可能还会跟你谈。

  第二天,据说这个人被抓,我很意外。

  从2月26号开始,节目就取消了,原来的时段一直放爱国歌曲,持续了5期。现在这个节目搞成了读点文章,放放歌,比较浪漫的东西。

  不要以为不说就可以忘却

  说实话,我是一个偏激的人。平和堂(长沙一家中日合资商场)我从来不去。去年小泉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我当时就给一个开酒吧的朋友打电话,说你应该挂一个横幅,中国民间应该有声音。他马上挂了一个横幅,写着“强烈抗议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这种情怀不是假的。

  新闻周刊:作为节目主持人,你是否认为政治性谈话需要分寸?

  我的判断是该挂断这个电话,我搞了十年的新闻,知道这是应该挂断的,但是我没有。电台直播有六秒延时,如果当时他一说“支那”我一挂断就没事了。当时我们副台长打电话给导播,要我把电话挂断。好像导播没有告诉我,但即使告诉了我也不会挂断。

  这事我考虑到了,但我没考虑到影响有这么大。那个时刻我判断了很多事,第一我判断刚过春节,很多学生没回来。第二我判断这么晚了,电台节目还有那么多人听啊?

  但(没挂断)最主要的原因很简单,我要让大家明白,这就是日本人。

  不要忘记过去,不要把中国人所受的苦难忘了。不要以为不说就可以忘却。这就是我的目的。

  新闻周刊:你因为什么理由受到处分被辞退?

  说是因为接听了某日本人的电话,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新闻周刊:有意见说,那个人的话也指出了中国人的一些缺点,值得中国人反省?

  我不需要考虑他所说的缺点是真是假。如果一个人说我胖,我可以接受;但如果他说我胖得像头猪,问我是对还是错的时候,我就不想听了。

  新闻周刊:那么像你所理解的这种中日关系,何时才是尽头呢?

  尽头就是日本人道歉,把靖国神社里的战犯神像搬出去,每一个首相就职演说,都应该先说“对不起亚洲人民,对不起中国人民。”这就是我期待的中日关系。


[em09][em09](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并注明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联系电话:68994602)

  绝大多数人知道罗刚这个名字,是在网上论坛或是网友互传。而在传统媒体中,对这个湖南人和由他身上引发的一场轩然大波几乎只字未见。即便在记者前往长沙采访时,有关官员在私下对罗刚表示同情之余,仍然说:“过了这么久了,我看没必要报道了吧。”

  显然,对这起发生在三个月前的事端,一些人希望公众忘却。但公众在网上的讨论却愈演愈烈——以致于罗刚本人对自己骤得大名也颇感突兀——2月25日至5月22日,他一共收到了1573封邮件,其中113封来自国外。

  如果不是因为2月25日凌晨的那档节目和在节目最后3分钟的那个热线电话,罗刚仍旧是湖南人民广播员台知名栏目“心灵之约”的主持人。但,他的命运皆因一个“日本人”的突然出现而改变

  本刊记者/唐建光 吴佩霜

  事情发生后,罗刚和当晚的导播郑义均被辞退,相关主管人员也受到处分。栏目在第二天被取消。

  5月20日晚,罗刚在长沙一家酒店的大堂内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

  当时没想到事态严重,我只表达了一个普通国人的情怀

  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在长沙,我就是一个电台谈话主持人,这种节目在全国的每个城市都有,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我只是一个很坦率的北方人,有些事情我敢讲而已。

  那天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那天很怪,我平时不穿西装,那天就穿西装打领带,莫名其妙。

  我的节目叫“心灵之约”,每周一三五。一直搞了四五年。节目是11点到12点半。

  12点10分左右,导播在外面的动静比较大,意思是这个电话比较好,是一个日本留学生想谈中日关系。

  我把电话接进来了。那个人先叫我罗刚阁下,我还是一惯地调侃说别叫我“阁下、陛下的”,调侃几句就开始了。实际上,我一听他开始读文章,就意识到措辞变了,说“支那人”怎么怎么的。

  那瞬间我联想到太多东西了。我搞了十年新闻,知道应该怎么做。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讲讲也无妨。现在很多人传言说,我中了别人的套,答应给他三分钟时间,就得兑现承诺,实际不是这样。我当时没有挂掉,是因为想等他讲完。

  那天晚上我有三大后悔,一是我觉得我回应得太轻;二是没有把节目时间延长;三是没有向听众告别。

  我最后只是说了一句“那就这样吧”。我没有想到我十年的广播生涯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说了再见。

  当晚,这个城市“爆炸”了

  后来我回家了。当天晚上这个城市就“爆炸”了,但我并不知道。有些大学生开始唱歌,砸酒瓶子,睡不着觉,然后拨“110”。当天“110”接到200多个电话,然后去了四部警车去电台问怎么回事。

  但是我都不知道。我的习惯是跟朋友吃完宵夜,回家听听碟看看书,到五六点钟时把手机一关,电话挂起来,开始睡觉。

  第二天11点钟打开手机。不到一分钟,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是湖南农大团委的一个干部,很急地对我说:“罗刚,你接的什么电话?我们的学生很愤怒!”

  我还开玩笑说:“愤怒针对我本人还是日本人?”他说:“是针对日本人,现在农大海报贴满了,警察也来了,和老师及学生干部一起在平复学生的情绪。”

  第二个电话是我们台长打来的,让我下午去一趟。

  我到了台里,台长还冲我笑。我问:“明天节目还上不上?”他说“明天恐怕就不上了吧。”显然他也不知道事态会发展成么样。

  但下午到总台开会,我才感觉到事情不那么简单。台长们一个个表态,“出了那么大的事故,我们有责任。”最后台长对我说,“明天你要到公安局去一趟。”

  第二天,我就和我的主管副台长和导播郑义到了公安局,第一件事是要我写一个经过,我已经写好了。他们很吃惊,实际上我当天凌晨熬夜已经写了。下午他们告诉我,据可靠消息,这个人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他可能还要打电话来,可能还会跟你谈。

  第二天,据说这个人被抓,我很意外。

  从2月26号开始,节目就取消了,原来的时段一直放爱国歌曲,持续了5期。现在这个节目搞成了读点文章,放放歌,比较浪漫的东西。

  不要以为不说就可以忘却

  说实话,我是一个偏激的人。平和堂(长沙一家中日合资商场)我从来不去。去年小泉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我当时就给一个开酒吧的朋友打电话,说你应该挂一个横幅,中国民间应该有声音。他马上挂了一个横幅,写着“强烈抗议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这种情怀不是假的。

  新闻周刊:作为节目主持人,你是否认为政治性谈话需要分寸?

  我的判断是该挂断这个电话,我搞了十年的新闻,知道这是应该挂断的,但是我没有。电台直播有六秒延时,如果当时他一说“支那”我一挂断就没事了。当时我们副台长打电话给导播,要我把电话挂断。好像导播没有告诉我,但即使告诉了我也不会挂断。

  这事我考虑到了,但我没考虑到影响有这么大。那个时刻我判断了很多事,第一我判断刚过春节,很多学生没回来。第二我判断这么晚了,电台节目还有那么多人听啊?

  但(没挂断)最主要的原因很简单,我要让大家明白,这就是日本人。

  不要忘记过去,不要把中国人所受的苦难忘了。不要以为不说就可以忘却。这就是我的目的。

  新闻周刊:你因为什么理由受到处分被辞退?

  说是因为接听了某日本人的电话,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新闻周刊:有意见说,那个人的话也指出了中国人的一些缺点,值得中国人反省?

  我不需要考虑他所说的缺点是真是假。如果一个人说我胖,我可以接受;但如果他说我胖得像头猪,问我是对还是错的时候,我就不想听了。

  新闻周刊:那么像你所理解的这种中日关系,何时才是尽头呢?

  尽头就是日本人道歉,把靖国神社里的战犯神像搬出去,每一个首相就职演说,都应该先说“对不起亚洲人民,对不起中国人民。”这就是我期待的中日关系。


[em09][em09]
罗刚,我向你致敬!
支持你——罗刚
好样的!真汉子!
是条汉子!
湖南电台澄清“罗刚事件”真相两当事人被开除

--------------------------------------------------------------------------------
2003/07/23  王重浪  

最近,国内一些媒体对事隔几个月的“罗刚事件”重新翻出来进行炒作,湖南人民广播电台今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严正声明:部分媒体报道故弄玄虚,多处失实甚至有意攻击。为正视听,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委托红网,将罗刚事件真相公之于众。

 
  一、事件由来

  2003年2月25日零点16分,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节目,导播示意下一个电话是一位自称为日本人的听众,想与主持人谈谈有关人际交往的问题。此人自称小原劲太郎,说有一篇文章想在广播中朗读。罗刚同意并“保证”三分钟时间内不打断他。

  这个自称日本留学生的人说:“我是一个日本人,从小,在书本上,在爸爸妈妈嘴里我就知道,支那是一个很低劣的民族。等我到了长沙,我才发现支那人比我在祖国所知道的,在书本上所知道的,从爸爸妈妈先辈们嘴里知道的,比我想象的,更低劣,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民族。到了中国,我才知道支那人也像日本人一样分为北人和南人,据我观察,支那南人比支那北人优等,而深圳、香港、澳门的支那人又比支那南人优等,而台湾人是支那人中最优等的。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支那人而不是中国人吗?因为你们不配,在我们眼中,只有唐朝人才能叫中国人,而你们,只是支那人……”

  “够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三分多钟后,罗刚终于忍无可忍地喝断了对方。

  “在我们的国家电台可以任由国民议论我们的国家……”这个自称的“日本留学生”继续在说。

  “你们的国家?你们的国家连一个中国人在地上写两个字也会被捕,还谈什么民主?”罗刚想起在日本靖国神社前因抗议而被捕的中国同胞,开始进行反击:“你不要告诉我中国人民八年抗战、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的死难、无数中国军民的牺牲都是假的!!”

  “日本留学生”继续狡辩:“在战争上面,我们国家信奉的是达尔文的……”

  罗刚气极了:“去你妈的达尔文,希特勒还信奉达尔文呢!希特勒还说要把全世界的民族全杀光,只剩下德国呢!”

  “日本留学生”又说:“在我们国家,认为没受过初中教育的支那人都只能称为支那猪,中国只有7%的人有大专学历……”

  罗刚毫不客气地针锋相对:“你敢去你们日本对北海道的农民说这样的话吗?你们北海道的农民难道到处都是博士硕士吗?你这个日本鬼子,小日本!”

  “日本留学生”继续对中国发起攻击:“你们支那人不负责任,生了13亿人,还要达到16亿,你们对地球造成负担……”

  “够了!!”罗刚挂断了电话。

  这就是罗刚本期节目中的最后一个热线电话,这个电话持续了7分半钟左右,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节目分别进行到2分钟和5分钟的时候,一直在监听节目的经济频道当班领导,两次电话指示导播郑义和罗刚立即中断这个电话,但是都没有得到执行。

  节目播出后,当天晚上长沙110的热线被打爆了。200多个听众打电话到110,到政府部门,要求严惩“小日本”;部分高校的学生们已经贴出了标语,要上街游行,有的学生还扬言要砸毁日资企业;众多的士司机把车开到了经济电台,要求交出“日本留学生”并严惩。

  二、严肃处理:

  事件发生后,公安部门、国家安全部门和宣传管理部门立即开展了调查,有关部门认定“罗刚事件”是一起严重的政治播出事故。面对“日本人”侮辱中华民族,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言论,作为主持人罗刚、导演郑义既不采取果断措施,及时停播节目;又拒不执行当班领导的明确指示,客观上为“日本人”的侮华、反华言论提供了宣传舆论的阵地,造成了不良的严重后果,罗刚、郑义对这起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月28日,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做出了这一事件的处理:“由于节目主持人罗刚、导播郑义二同志没有果断采取措施,及时停播节目,导致节目播出达7分钟,造成了不良的严重后果,对罗刚、郑义给予开除处分;对负有管理责任的经济频道总监和分管节目的副总监予以免职,对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分管副台长给予警告处分。给予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集体黄牌警告,并处以罚款。

  对事故产生的原因和当事人应负的责任,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分管宣传工作的副台长对记者表示:

  “一是违背了节目定位。《心灵之约》是面向青少年的情感交流节目。罗刚擅自改变话题是脱离了节目的定位的;二是违反了节目管理规定;三是严重违背政治纪律和组织规定,拒不执行领导终止节目的指示,我行我素;四是主持人缺乏政治敏感,反应迟钝,反驳无力,措置失当。”

  那么,这一事件的另一当事人,自称为“日本留学生”的,究竟是什么人?2月26日晚,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在麓山南路中南大学附近将冒充日本留学生的犯罪嫌疑人梁少南抓获。

  长沙市公安局经济文化保卫处处长莫宏亮向记者介绍了梁少南的情况。经审查,梁少南,男,汉族,1966年3月10日出生。高中文化,湖南益阳沅江草尾镇人。近年一直在岳麓山高校区摆摊经营学生用品为生。抓获梁少南时,警察在其身上发现了讲话原稿以及IC卡,经笔迹核对,与其寄往经济电台的稿子笔迹相同。梁少南对其所作所为全部承认。

  2月26日,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对梁少南进行刑事拘留。6月14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对梁少南劳动教养2年。

  经过各方努力,有关部门对群情激奋的听众和大中专学生作了大量的疏导说服工作,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三、再起纷扰

   就在事情发生几个月之后,并且事态渐渐平息的情况下,6月6日、6月7日,国内某网站发表连续报道《一个恶意电话与一位着名主持人的神秘消失》、《罗刚接受本网独家专访: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7月7日,该网发表追踪报道《罗刚事件再追踪:肇事“日本人”竟是“爱国青年”?》

  报道发表后,网上反映非常强烈,各新闻网站纷纷转载,众多网友在不明事实真相的情况下,议论纷纷,群众情绪再度激奋。

  四、真相还原

  “这家网站发表连续报道《一个恶意电话与一位着名主持人的神秘消失》、《罗刚接受本网独家专访: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两篇报道存在多处失实和有意污蔑、诽谤的地方。”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分管宣传的副台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

  该网在报道中说“从4月25日到5月30日,我网记者对湖南人民广播电台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艰难采访,从该台总编室到各个部门有关领导,都拒绝透露“罗刚事件”的来龙去脉、最新进展和开除理由。”

  然后,该付台长却表示,从4月25日到5月30日,湖南人民广播电台从来没有见到过来自该网的记者,“拒绝透露”从何谈起?

  在“罗刚事件”中,打电话对中华民族进行攻击的不是日本人,而是一个中国人,但《一个恶意电话与一位着名主持人的神秘消失》一稿连这个基本事实都没弄清,或者是出于“炒作”的目的,故意不予说明?

  文章还对对这一事故的处理进行了不负责任的攻击,称“罗刚本人并没有可谴责的地方,相反,开除罗刚他们却是一起严重颠倒黑白是非的舆论导向错误。”

  如前所述,罗刚和郑义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从事任何职业都必须服从一定的纪律要求和领导,都不得随意破坏或违反操作规范。作为重要舆论阵地的广播电台,必须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决不允许攻击祖国和民族的言论在电台出现。这一点,作为资深主持人的罗刚应该十分清楚。

  在长达7分多钟的时间里,“假日本人”达到借电台阵地张扬侮华言论的目的,节目主持人当断不断,匆促应战,反驳无力,客观上也给社会留下了不安定的隐患。伊拉克战争,美国CNN记者被解雇的原因也在于此,守土有责,中外概莫能外。同样作为媒体的这家网站为什么对于一起严重政治事故的严肃处理会颠倒黑白地说成是“严重颠倒黑白是非的舆论导向错误”?

  文章还故弄玄虚地说“据说警察们带走了罗刚,找不到那个假日本人,因此不排除里应外合的可能。罗刚被带走了,还有该台的副总编和当晚做导播的郑义”。事实上,从事发至今,警察没有从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带走任何一个人。事发之后,电台方面非常重视,对公安的破案给予了全面的配合,第二天,由经济频道一位副总监陪同罗刚和郑义一起到市公安局,在办公室里面向警察讲述了事故的过程。问询结束之后,他们就分别回家或回办公室。

  文章还无中生有地说什么“2月25日0点16分开始以后的这段时间,该台基本处于兵荒马乱的状态”。事实上,罗刚事件发生后,该台一直处于正常有序的运转之中。“2•25”事发当天,经济频道即组成了两班人马,一班负责全天19小时的节目正常播出,一班配合公安、宣传管理部门调查事故,协助公安抓捕犯罪嫌疑人。两天之后,犯罪嫌疑人在经济频道的全力配合下被抓捕归案,四天之后,上级部门就对事故作出了处理决定。这能说是一种“兵荒马乱”的状态吗?

  文章还提到“之后,罗刚想回单位办公室收拾一切,干干净净的离开,然而,守门值勤的武警不让他进去。后来,有人替他说话,他才得以进入,但是只允许进去10分钟。罗刚为此奉献了10年青春年华的这个地方,这次仅允许呆10分钟!”

  对此,电台负责人认为“这是一种别有用心的攻击!”

  事实是,罗刚于2月26日凌晨要进直播机房。而经济频道凌晨1点之后每日节目已经停播。众所周知,广播电台是要害部门,守门值勤的武警非常严格,就在大白天,即使面对一张张非常熟悉的面孔,没有证件,任何人也不得进入机房,何况罗刚是在凌晨3点进入位于播出机房的办公室的,武警不能不查看其出入证,这是规定,和“罗刚已不是该台的员工”无关。

  而据记者对经济频道多年的了解,经济频道是一个极富人情味的集体,这在长沙的媒体中是知名的。罗刚事件后的今年4月份,罗刚和郑义由于车祸住院,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的党委书记、经济频道的总监们和同事们都前往医院探望并送上了慰问金。

  五、沉重的教训

  湖南人民广播电台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罗刚事件”警示了我们,既要大力加强爱国主义的宣传教育,认同、保护、理解和支持血性中国人的爱国主义热情,又要强化媒体责任,杜绝类似“罗刚事件”不良影响的再次发生。同时,我们也希望媒体坚持公正、客观、冷静的报道,以“有责任感”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

  罗刚事件之后,个别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在社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这些不实报道损害了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及其经济频道的形象,使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及其经济频道疲于应付来自各方的询问、责难甚至于漫骂,在广大听众及广告客户中形成不好的影响,似乎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及其经济频道成了一个冷漠无情、混乱无序的集体。

  目前,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及其经济频道正在委托其法律顾问就这些不实报道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和经济损失进行评估,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将保留对有关个人与媒体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