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1+1》2011年2月10日晚播出节目《用工荒:用 ...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6/21 13:13:08
央视《新闻1+1》2011年2月10日晚播出节目《用工荒:用“权利”留人!》

  导视:

  解说:

  又是春节,又是民工荒,大巴接,车站截,优惠政策发文挽留,争夺战政府加入。

  记者:

  昨天抵达南陵县城的十辆大巴车现在又一次整装待发,到农民工的家门口去接他们。

  上海、广东、长三角、珠三角旧戏上演,郑州、武汉、重庆,中部、西部新角登场,这个年初孔雀不再只向东南飞。

  招工者:

  两三年之前就很多,陆陆续续就回去了,在自己家门口干活。

  何正品:

  缺工很厉害,我们工厂满员是2600人,现在缺2000人。

  拼薪水、拼福利、拼权益,破解用工荒不能只是一年之计在于春。

  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

  春节过后,东西部开始打起了农民工的争夺战,在东部的上海,一些用工企业开着400辆长途大巴奔赴安徽、江苏、河南、湖北等地,到家门口去接农民工回来。而西部的重庆,当地的官员更是在春节期间有一项特殊的加班任务,就是设法把那些回家过年的农民工截留一部分,能留多少就留多少。这一接一截争夺战反应的到底是哪些深层次的问题,最终得益的是不是会是那些农民工呢?

  2010年2月8日正月初六

  “破五”刚过,初六凌晨,夜色中行驶的是从上海出发的大巴车,目的地是安徽省的南陵县,它要去把当地的农民工们从家门口接到上海。

  外出务工者小林:

  以前就在马路边上拦车,有时候隔了一天、两天、三天都走不掉,现在车子从这里出发方便了。

  平静小县城,看不见的抢工潮,今年上海出动了近400辆大巴赶到安徽、江苏、河南、湖北等地接回农民工,包下这些车的是上海大大小小的企业主们。

  胡秋滨(杰蒂玩具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们的订单应该说非常好,主要是没有工人,(最多时)28、30辆左右,到2006年的时候一下就降下来,降到十辆左右,到现在只需要两辆车。

  位于上海嘉定区的杰蒂玩具厂以前最多时有1300多人,由于招不到工人,工厂规模已经缩减到了300人,而上海的用工荒也在长三角、珠三角东部多个城市都在上演。

  招工单位工作人员:

  感觉蛮难招的,反正不好招。

  何正品(浙江嘉都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们工厂满员是2600人。

  记者:

  现在缺多少人?

  何正品:

  现在缺2000人。

  在广东肇庆长途客车站月薪2000至3000,享受50%伙食补贴,每月休息4天,这样的招工广告随处可见,不少企业将招聘现场直接搬到了火车站。

  企业招聘人员:

  尽管提高了待遇,去年从两千、两千五提到三千,一样招不到人。

  而浙江德清县更是主动出击,组织当地5家企业赶到贵州招聘。

  刘诗明(应聘人员):

  大老远从浙江赶过来,比较有诚心,而且也为我们这些想找工作的人,给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春节之后制造业基地用工荒,近年以来屡见不鲜,今年不同的是成都、重庆、武汉等中西部城市也开始纷纷加入抢夺大战中。

  2002年3月31日

  四川:政府合理引导劳务输出 农民跨省打工收入突破二百亿元

  在四川对于广大农民来说,外出打工已经挑起了增收的大梁。而对于四川省政府来说,为了改变民工“有活没活去了再说”的盲目外出局面,他们主动北上新疆,南下广东,千方百计地为四川农民寻找更多的机会。

  曾几何时,四川重庆是最大的劳务输出地,以往政府想尽办法为的是帮助农民工外出打工,但重庆地方官员今年春节有一项新工作,设法把返乡过年的农民工截留一部分下来,以确保今年不出现民工荒,这样的改变所展示出的是一批生产企业内迁,东西部工资收入缩小的现实。

  彭涛(应聘人员):

  富士康它是个大企业嘛,离家又近,工资待遇又比好,回家探亲也比较方便。

  汤文强(应聘人员):

  江苏那边也不过两千多块钱,现在重庆那边招聘会上应聘下来也有两千多块钱。

  国家统计局2009年的调研结果,东部地区打工者月收入比西部地区仅高5%,相差几十元钱,而五年前则高达15%。

  职业介绍中心办公室主任:

  中西部的收入差距在缩小,特别是我们中部和东部在工资待遇方面没什么优势了。和西部比较也不是很明显,所以对民工来讲选择余地比较大,不用长途跋涉,到我们东部沿海来。

  主持人:

  今天我们就来关注每到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关注的用工荒的问题。我们请到的是社科院劳动与社保中心的副主任张翼先生。张主任,刚才我们在短片里面主要关注的是上海和重庆在争夺农民工,就这种争夺在全国是不是很普遍?

  张翼(中国社科院劳动与社保中心副主任):

  可以说是这样。原来只是在沿海地区是争夺比较厉害,现在看来是在东中西三个地区都拉开了争夺战。原来只是大城市民工比较短缺,现在不仅是大城市,连中小城市这样的地方也面临一种招工难的窘境。

http://news.sina.com.cn/c/sd/2011-02-11/013421934862.shtml央视《新闻1+1》2011年2月10日晚播出节目《用工荒:用“权利”留人!》

  导视:

  解说:

  又是春节,又是民工荒,大巴接,车站截,优惠政策发文挽留,争夺战政府加入。

  记者:

  昨天抵达南陵县城的十辆大巴车现在又一次整装待发,到农民工的家门口去接他们。

  上海、广东、长三角、珠三角旧戏上演,郑州、武汉、重庆,中部、西部新角登场,这个年初孔雀不再只向东南飞。

  招工者:

  两三年之前就很多,陆陆续续就回去了,在自己家门口干活。

  何正品:

  缺工很厉害,我们工厂满员是2600人,现在缺2000人。

  拼薪水、拼福利、拼权益,破解用工荒不能只是一年之计在于春。

  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

  春节过后,东西部开始打起了农民工的争夺战,在东部的上海,一些用工企业开着400辆长途大巴奔赴安徽、江苏、河南、湖北等地,到家门口去接农民工回来。而西部的重庆,当地的官员更是在春节期间有一项特殊的加班任务,就是设法把那些回家过年的农民工截留一部分,能留多少就留多少。这一接一截争夺战反应的到底是哪些深层次的问题,最终得益的是不是会是那些农民工呢?

  2010年2月8日正月初六

  “破五”刚过,初六凌晨,夜色中行驶的是从上海出发的大巴车,目的地是安徽省的南陵县,它要去把当地的农民工们从家门口接到上海。

  外出务工者小林:

  以前就在马路边上拦车,有时候隔了一天、两天、三天都走不掉,现在车子从这里出发方便了。

  平静小县城,看不见的抢工潮,今年上海出动了近400辆大巴赶到安徽、江苏、河南、湖北等地接回农民工,包下这些车的是上海大大小小的企业主们。

  胡秋滨(杰蒂玩具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们的订单应该说非常好,主要是没有工人,(最多时)28、30辆左右,到2006年的时候一下就降下来,降到十辆左右,到现在只需要两辆车。

  位于上海嘉定区的杰蒂玩具厂以前最多时有1300多人,由于招不到工人,工厂规模已经缩减到了300人,而上海的用工荒也在长三角、珠三角东部多个城市都在上演。

  招工单位工作人员:

  感觉蛮难招的,反正不好招。

  何正品(浙江嘉都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们工厂满员是2600人。

  记者:

  现在缺多少人?

  何正品:

  现在缺2000人。

  在广东肇庆长途客车站月薪2000至3000,享受50%伙食补贴,每月休息4天,这样的招工广告随处可见,不少企业将招聘现场直接搬到了火车站。

  企业招聘人员:

  尽管提高了待遇,去年从两千、两千五提到三千,一样招不到人。

  而浙江德清县更是主动出击,组织当地5家企业赶到贵州招聘。

  刘诗明(应聘人员):

  大老远从浙江赶过来,比较有诚心,而且也为我们这些想找工作的人,给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春节之后制造业基地用工荒,近年以来屡见不鲜,今年不同的是成都、重庆、武汉等中西部城市也开始纷纷加入抢夺大战中。

  2002年3月31日

  四川:政府合理引导劳务输出 农民跨省打工收入突破二百亿元

  在四川对于广大农民来说,外出打工已经挑起了增收的大梁。而对于四川省政府来说,为了改变民工“有活没活去了再说”的盲目外出局面,他们主动北上新疆,南下广东,千方百计地为四川农民寻找更多的机会。

  曾几何时,四川重庆是最大的劳务输出地,以往政府想尽办法为的是帮助农民工外出打工,但重庆地方官员今年春节有一项新工作,设法把返乡过年的农民工截留一部分下来,以确保今年不出现民工荒,这样的改变所展示出的是一批生产企业内迁,东西部工资收入缩小的现实。

  彭涛(应聘人员):

  富士康它是个大企业嘛,离家又近,工资待遇又比好,回家探亲也比较方便。

  汤文强(应聘人员):

  江苏那边也不过两千多块钱,现在重庆那边招聘会上应聘下来也有两千多块钱。

  国家统计局2009年的调研结果,东部地区打工者月收入比西部地区仅高5%,相差几十元钱,而五年前则高达15%。

  职业介绍中心办公室主任:

  中西部的收入差距在缩小,特别是我们中部和东部在工资待遇方面没什么优势了。和西部比较也不是很明显,所以对民工来讲选择余地比较大,不用长途跋涉,到我们东部沿海来。

  主持人:

  今天我们就来关注每到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关注的用工荒的问题。我们请到的是社科院劳动与社保中心的副主任张翼先生。张主任,刚才我们在短片里面主要关注的是上海和重庆在争夺农民工,就这种争夺在全国是不是很普遍?

  张翼(中国社科院劳动与社保中心副主任):

  可以说是这样。原来只是在沿海地区是争夺比较厉害,现在看来是在东中西三个地区都拉开了争夺战。原来只是大城市民工比较短缺,现在不仅是大城市,连中小城市这样的地方也面临一种招工难的窘境。

http://news.sina.com.cn/c/sd/2011-02-11/01342193486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