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自己的东东 希望编辑能看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4/02 06:44:27
重温黑鹰坠落经典镜头
                                                ——浅析特种部队如何在逆境中生存
   自“9.11”事件以来,伴随这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战争中特种部队的频繁使用和出色表现,特种部队成了和高技术武器一样出彩的“杀手锏”。但人们对特种部队的讨论多数集中在如何快速准确的消灭敌人上,而很少人关注他们如何在现在战场特别是敌后战场生存。其实轻装的小股特种部队很容易在被地方发现后陷入数量众多的敌人的围攻中,这时候他们如何利用自己超凡的军事素质保全自己,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反映1993年美军游骑兵和三角洲部队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一次失败突袭行动的经典电影《黑鹰坠落》将向我们真实的反映逆境中的特种部队如何生存。现在就让我们直接切入《黑影坠落》中的经典镜头,从美军陷入困境开始(大家对这部电影已经很熟悉了,我就省略掉前奏部分,直接进入正题)品位特种部队逆境中的生存战术。
您是否有过这样的经验:在陌生的城市中开车,绕着错综复杂的街道,可是怎么绕,就是绕不到目的地。
地狱的夜晚
“你只是碾过一个人而已。”
史崔克没有告诉观测直升机说他们要驶向哪个坠机地点。但是当史崔克又看到目标建筑时,他才知道观测直升机引导他们去的是第二个坠机地点,而他们应该去的是第一个坠机地点!指挥直升机发现苗头不对,基地已经准备搜救人员支援第二坠机地点,而车队竟然也往那个方向前进。
“丹尼,我想你太靠近西边去接近第二坠机地点了。你似乎向西边远离了四个路口、向南边远离了五个路口,完毕。”
“罗密欧64,这是制服64,你告诉我正确的转弯方向!”
“制服64,这上罗密欧64,你需要往南过四个路口,再转东,该地点有绿色的烟雾蛋。继续往南走。”
然而无线电中却传来各单位不同的命令。
“不要再下命令了,你下命令给错误的单位了!”
“这是制服64,你又把我们带回奥林匹克旅馆了。”
“制服64,这是罗密欧63,你需要再往东转。”
“制服64,这是罗密欧64,下一个弯右转!右转!”
“他们错过那个路口了!”
“下一个玩想办法右转。”
“他妈的!停下来!他妈的!停下来!”
“右转!右转!不快被打死了!快一点!”
克劳维茨研究古代战争史后指出,战争中有所谓的“战场之雾”,它会迷惑指挥官的决策,阻碍上下层之间的联络,美军的车队正是被着“战场之雾”引领着走向最深的地狱。由于两架黑鹰直升机的坠落打乱了计划,每个指挥官都有自己的应变计划,可是每个人的应变计划都不一样!观测直升机想要车队先救“超级64”,指挥直升机却要车队先救“超级61”。更糟糕的是,摩加迪沙市区的建筑物形成的地狱迷宫,让你就算知道坐标与方向都没有用,你必须知道那条该死的路究竟是哪一条。
斯伯丁发觉子弹像激光一样,“嗖”的一声就穿过了他的身体,奇怪的是,他没有什么感觉。这时他的驾驶员麦道斯惊慌地大喊:“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斯伯丁发现麦道斯的头盔歪到了一边,眼镜掉了下来,骂到:“戴上年的眼镜!白痴!”然而麦道斯确实被击中了,子弹打到他的头盔,幸运的保住了他的小命,但是子弹的冲击力使他暂时失去了知觉。
如果有什么比在枪战的大街上开车更糟糕的事情,那一定是你的驾驶员还瞎了眼睛。斯伯丁大喊着:“左转!右转!…”麦道斯完全没有了视觉,只能靠着车长的命令驾驶。麦道斯感觉到车队好像总在街道两侧的房屋之间转来转去,忽然他觉得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发生了什么事情?”斯伯丁说:“没事,你只是碾过了一个人而已。”后面的一辆战术卡车也好不到哪去,一枚RPG—7火箭弹从左边钻进驾驶室,打断了驾驶卡瓦留斯基的左臂,弹头居然没有爆炸而是穿入了卡瓦留斯基的身体,卡在他的胸骨中。大卡车在没有驾驶的情况下,追撞在前面斯伯丁的车上。
车队已经在方圆不到两英里的街道中转悠了45分钟。一半以上的人中弹,八人阵亡,或者是濒临死亡。领头的悍马车右边的两个轮胎已经被击破,第二辆悍马车几乎无法动弹,事实上是让后面的五吨卡车推着走。其他的悍马车也没有几个轮胎还是完好的,许多车辆中更是洒满了成员的鲜血。然而,更不幸的是,车队再度走错了路,这次是从第一个坠机地点东边的路直往北走,由于街道是如此危险,车队发现走错了路也不能停下来倒车,必须继续前进再找路绕回来。然而这让空中的指挥人员必须从迷宫中找出新的道路,浪费的时间让索马里人有更多的机会血洗车队。
现在已经是下午5点40分。车队指挥官知道他的部队已经不可能再呆下去了,车子的机动离大幅削弱,人员大量伤亡。就算他们能找到路到达坠机地点,也没有什么机会能运载坠机的机组成员离开,顶多是车队全体人员一起陪葬。因此,尽管指挥直升机一再下命令让他饶回去,但他仍然决定抗命,将车队带回基地。
如果车队都不敢在这条街道上呆下去,更不用说步兵的感觉了。由于临时调开三辆悍马车先运载摔伤的布莱博回基地,车队并没有将突击的部队全部运走,而是在目标建筑物附近留下了一些三角洲部队的突击队员以及控制点的游骑兵,总共近80人。然而,车队无法解救“超级61”,美军指挥官决定要剩下的步兵支援“超级61”。
暴露在战场的步兵
如果有什么比在枪战的街上开车还可怕,在街上步行绝对是其中之一。
虽然美军都穿着防弹衣,但是防弹衣的设计是抵御9毫米口径的手枪子弹而不是高动能的步枪子弹,更别提火箭弹,在这充满炙热火焰的地狱和雨衣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从这就可以看出三角洲部队和游骑兵在战斗力上的差别。游骑兵是百里挑一的步兵,无论在意志上还是在体力上都胜一般步兵一筹,但这仍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他们还是菜鸟。”许多游骑兵是新兵,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进行实战。所以在随时都可能被子弹撕裂的街道上,虽然他们不想屈服,他们也不想示弱,但是恐惧已经侵蚀了他们的潜意识。游骑兵不自觉的紧跟着前面的人,像一群鸭子一样前进,他们虽然还条件反射一样进行射击,但是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然而,不论恐惧如何占领三角洲部队的心灵,三角洲部队都被训练成将意志超越恐惧来思考,判断分析眼前的局势,选择最佳的战术。原本这群步兵协议前进时游骑兵分别领头和殿后,三角洲部队则位于中间。但由于游骑兵队形的缓慢,不一会儿三角洲部队就超越到前面去了。三角洲部队不戴防弹头盔而佩带橡胶盔,虽然失去了防弹头盔的防护力,但却能凭借着橡胶盔的免持无线电能彼此沟通支援,将危险降低做到最低。即使无线电故障,他们也能凭借手势联络。他们对子弹没有抵抗力,可是他们的战场情况掌握能力使他们被子弹击中的几率降低了最低。
你该如何在这种危险的街道上行走呢?三角洲部队告诉年轻的游骑兵们:不要靠着墙走。墙壁给你一种错误的安全感,好让你集中注意力于另外一边。事实上,高动能的子弹打中墙壁后会沿着墙壁飞行很远的距离,在途中寻找它的猎物。如果你紧贴着墙壁的话,你就有可能是下一个猎物。所以你必须走在街道中央,好让子弹没有太大的机会沿着墙壁击中你。没有依靠的走在街上让人感觉更危险,但是“感觉”和“实际”常常不会一致。
索马里步兵也一样,拿着自己武器连发的不是最可怕的。自动武器连发的后坐力让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不一定能够准确的瞄准,索马里步兵更不可能做到。许多索马里人几乎是闭着眼睛,尽可能能的让自动步枪朝向美军,然后全自动连发。当然这会增加空气中子弹的密度,但是很少会真正威胁到你。不过那些单发的射击却是另外一回事,这表示在瞄准好之前,对方不会让你有机会发觉,更不会有机会躲闪,一旦击发,就算不击中你,也会吓破你的胆。
而美军唯一的保护就上手中的这把步枪。你必须在敌人开火前击中他,或者至少在他瞄准好之前集中他。所以你必须随时保持耳聪目明,精神集中。子弹声音是爆裂还是呼啸?前者表示你没有被击中完全是因为你运气好,好者表示他还没有瞄准好你,你还有机会。子弹从哪个方向发射过来?甚至是子弹来自什么枪?你不能停止判断,同样不能停止移动。
就像车队一样,最危险的部分是穿越十字路口。左右数个街道内的索马里民兵会等着你穿过马路,然后给你永远难忘的痛击,所以步兵必须开火掩护等到前一员完全通过了,再果断的过街去,唯一的依靠就是你的运气。虽然许多人受伤,但一支80人的队伍前进了近一英里子弹与火箭弹交叉射击的街道却没有人阵亡只能说是奇迹。甚至火箭弹就打在旁边的墙壁上,也是是飞散的弹片让一两个人挂彩而已。这是美军的运气,虽然这个国家充斥着轻武器,但毕竟索马里民兵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他们没有合理的战术,也没有先进的武器,反坦克火箭筒虽然声势吓人,但并不是完美的人员杀伤武器。它将爆炸威力集中在面前的装甲而不是附近的人员上,所以几乎无装甲防护的悍马车遭到火箭筒的攻击反而还有机会留下活口,步兵也是一样。
当这支部队步行到达“超级61”的坠机地点,他们立刻封锁占领了附近街道并控制了这个区域。士兵分配位置,进驻民房从窗户后构筑作战掩体。另一方面,医护兵则将伤者集中到“超级61”坠落民房所撞出的空间,拆卸直升机上的附加防弹钢板来保护伤者。“超级64”的处境则是越来越危险,不像“超级61”坠落时机上还有一名三角洲部队的狙击手,“超级64”早已卸光所运载的所有游骑兵,所以机上只剩下两名几员和两名座舱长。然而坠落的冲击力太大,座舱长的位置没有防撞措施,所以都成了重伤。正驾驶拉杜知道必须靠自己求生,掏出MP5—K并挣扎着从直升机里爬出来。
戈菲纳驾驶的“超级62”将“超级64”的处境完全看在眼中,由于“超级64”坠落的地点距离目标建筑太远,所以上级决定先集中地面兵力去保护“超级61”的坠机地点,而舍弃了“超级64”。“超级62”不断在“超级64”上空盘旋,让机上的三角洲部队狙击手压制企图接近坠机地点的索马里人。然尔,索马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两名狙击手休发特与戈登要求让上级派他们到地面去保护“超级64”。美军指挥官很难下这个决定,因为美军已经没有支援了。原本的车队已经回去,紧急集结的车队好要很久才能出发,让狙击手下去有很小的机会能拯救机组人员的性命,却很可能只是让他们去做陪葬。
几经周折,上级终于同意狙击手落地。狙击手落地后立刻将“超级64”的受伤人员抬出来安置,包括正驾驶拉杜,并寻找位置开火射击。但对于如此凶猛的战场而言,两名狙击手所能展现的勇气远大于实际的效果,他们迅速别击毙,正驾驶拉杜则成了唯一的俘虏。这两名狙击手死后被追认为美国军人的最高荣誉:国会荣誉勋章。克林顿总统在典礼中描述授勋的原因:“他们为了一个高贵而重要的原因牺牲了自己的声明:给拉杜和其他的成员一个活下来的机会!”美国海军甚至在1996年以休发特的名字为一艘新建的货运船命名。但即使是如此高的荣誉(美国在越战后仅有的两个获得国会荣誉勋章的的军人,海战战争中都没有任何人得到如此高的荣誉),美国政府仍然没有承认三角洲部队的身份,仅称呼他们为“美国陆军士官长”和“游骑兵特遣队的一员”。
当两名狙击手与拉杜在地面为生存而拼死战斗时,“超级”62则继续在上空以座舱长的7.62毫米加特林机枪扫射企图接近的索马里人。另一方面,索马里持续发射火箭弹,企图再击落一架黑鹰直升机。过了不久,索马里人成功了,“超级62”成为了第四架被击中的黑鹰直升机。飞行员幸运的发现自己还有部分俯仰轴的控制,得以勉强撑到基地降落。
克劳维茨认为,战争的胜负不在于死伤的多寡,而在于你是否有效的击中了敌军物质上,或者是心理上的重心。索马里人这次确实击中了美军的作战重心:黑鹰直升机。
地狱恶斗
黑鹰直升机无论作战上还是心理上都具有关键性的地位。摩加迪沙的街道错综复杂,唯有直升机能以直线在两点之间飞行,以最短的部队投入和撤离部队以及后送伤员。如果你希望能快速攻击而使敌人来不及反应,你必须乘坐直升机;如果你的伤势严重,必须立刻送到医院急救,那么直升机也是你唯一的选择。
然而四架直升机的损失(两架坠落在地,两架在基地迫降),彻底摧毁了美军指挥官动用直升机的勇气和信心。这对两个坠机地点的步兵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美军已经不再可能快速的撤离他们,他们必须撑到救援车队慢慢集结。
史崔克(美军地面车队原本的领队车长,随后先率领三辆悍马车护送布莱博回基地急救)回到基地没多久,基地指挥官就要求他赶快组织一支新的车队去救援“超级64”。新的车队调光了特种部队基地里面所有的可用战力,包括前后两辆悍马车,中间三辆五吨战术卡车。索马里人已经把基地外围的交通要道布满了路障和火力点,史崔克很快发现,即使他的悍马车能越过路障,后面的战术卡车也没有能力开过去。在头上的指挥直升机找了又找,还是找不到没有路障的路,所以史崔克的车队必须绕过整个城市才能到达“超级64”的位置。然而“超级64”没有这么久的时间来等待了。两名三角洲部队的狙击手根本没有办法应付包围他们的索马里民兵,过了不久就一一被击毙了。愤怒的索马里民兵冲到坠机地点,抓起唯一的幸存但已经受了重伤的拉杜就是一阵痛打。
在“超级61”的机员,“超级64”坠毁前索降的搜救人员,以及步行机动过来的三角洲部队突击队员与游骑兵算是暂时控制了局面。他们虽然不象车队那样拥有.50英寸机枪与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等重火力,然而地形的掩护使他们成为了难以射击的目标。但等到车队一一撤出战场,索马里人就可以集中一切力量来毁灭他们。
迪玛索一看到有人从石墙后面抛了一枚手榴弹进来,就赶快叫附近的弟兄们趴下。等过了超过一分钟,手榴弹居然没有爆炸,迪玛索猜想这是一枚未爆弹。墙壁后的敌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又丢了一枚进来,美军赶快趴下但还是没有爆炸。墙壁后的仁兄连忙再地了一枚进来,美军比前两枚更紧张,不是躲到汽车后面,就是拿起能拿到的所有东西挡在自己与手榴弹之间,这枚手榴弹就是老不爆炸,只是在地上不紧不慢的冒着白烟。美军很高兴的发现:索马里人买了一批劣质弹药。
这群步兵完全只能使用轻武器与索马里人硬拼,美军所使用的轻武器较为先进,却并不是完全适合环境。特种部队所使用的M16A2与M4发射的是尖头的钨芯穿甲弹,这种弹头具有极强的穿透力,使他们可以射杀利用石墙与树木做掩护的索马里民兵,可是当索马里人疯狂攻击时就不见得有效了。钨芯弹会穿过障碍,但同样也会穿过敌人的身体,却只造成小小的洞,甚至敌军没有一点中弹的感觉。这使得美军往往要对一个敌人射击四五发子弹还是不能确定是否已经击毙对方。少数狙击手使用的是7.62毫米口径的M—14步枪,它有笨重的枪身以及比较大的后坐力,但是打起敌人来却一点也不含糊,一发出去保证一个人倒地,有点命中即摧毁的感觉。
最夸张的景象是一名壮硕的索马里妇女,她双手提着塞满火箭弹的篮子从街道上走过。所有看到美军立刻对她集火射,一开始她跌了一下,还是继续行走。更多的子弹将她打倒在地上,火箭弹散落的满街都是,美军才停止射击。不可思议的是,这名妇女就在血泊中爬行,企图将散落的火箭弹捡回来。美军又疯狂的集火射击,一枚40毫米榴弹甚至把她的双腿整个炸掉,这名妇女终于停止活动,但不一会儿又开始蠕动,美军更加疯狂的射击,仿佛要用子弹将她的肉一块快的割掉。终于这条街上布满了她的鲜血,她的身体也不再像是人的躯体。
如果说,索马里人是将美军带往地狱的恶魔,AH—6“小鸟”攻击直升机则是美军唯一的守护天使,他让许多索马里人在接近美军之前,就被机上的火箭弹和多管机枪给毁灭掉了。这时美军已经完全放弃使用黑鹰直升机提供火力掩护,救援车队则在基地慢慢集结,AH—6相中任何目标,就会对着目标急速爬升,对着目标用六管机枪进行俯冲攻击。
六管机枪的破坏力相当惊人,事实上,一般配备.50英寸机枪的OH—58D的飞行员就表示他们更愿意使用7.62毫米六管机枪。因为六管机枪的射程与摧毁力虽然达不到.50机枪的水平,但是极高的射速使其可以在开火的第一瞬间毁灭被瞄准的目标。
“超级61”坠机地点的美军认为对面一栋两层的建筑物过于危险,如果索马里人聪明的利用那个地形,整个美军阵地就都在它的火力范围之内。于是美军要求AH—6摧毁那栋建筑物。AH—6的飞行员只有一个问题:“你确定不会打到自己?”,得到肯定的答复后,AH—6俯冲着轰击该栋建筑物,硬是把两层楼打成了废墟。事实上,AH—6唯一的问题就是它火力的毁灭性太强,没有人敢接近友军使用。所以在坠机地点附近的敌军,步兵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但在没有误击可能性的地方,AH—6就是为索马里人带来毁灭与灾难的恶魔。重温黑鹰坠落经典镜头
                                                ——浅析特种部队如何在逆境中生存
   自“9.11”事件以来,伴随这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战争中特种部队的频繁使用和出色表现,特种部队成了和高技术武器一样出彩的“杀手锏”。但人们对特种部队的讨论多数集中在如何快速准确的消灭敌人上,而很少人关注他们如何在现在战场特别是敌后战场生存。其实轻装的小股特种部队很容易在被地方发现后陷入数量众多的敌人的围攻中,这时候他们如何利用自己超凡的军事素质保全自己,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反映1993年美军游骑兵和三角洲部队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一次失败突袭行动的经典电影《黑鹰坠落》将向我们真实的反映逆境中的特种部队如何生存。现在就让我们直接切入《黑影坠落》中的经典镜头,从美军陷入困境开始(大家对这部电影已经很熟悉了,我就省略掉前奏部分,直接进入正题)品位特种部队逆境中的生存战术。
您是否有过这样的经验:在陌生的城市中开车,绕着错综复杂的街道,可是怎么绕,就是绕不到目的地。
地狱的夜晚
“你只是碾过一个人而已。”
史崔克没有告诉观测直升机说他们要驶向哪个坠机地点。但是当史崔克又看到目标建筑时,他才知道观测直升机引导他们去的是第二个坠机地点,而他们应该去的是第一个坠机地点!指挥直升机发现苗头不对,基地已经准备搜救人员支援第二坠机地点,而车队竟然也往那个方向前进。
“丹尼,我想你太靠近西边去接近第二坠机地点了。你似乎向西边远离了四个路口、向南边远离了五个路口,完毕。”
“罗密欧64,这是制服64,你告诉我正确的转弯方向!”
“制服64,这上罗密欧64,你需要往南过四个路口,再转东,该地点有绿色的烟雾蛋。继续往南走。”
然而无线电中却传来各单位不同的命令。
“不要再下命令了,你下命令给错误的单位了!”
“这是制服64,你又把我们带回奥林匹克旅馆了。”
“制服64,这是罗密欧63,你需要再往东转。”
“制服64,这是罗密欧64,下一个弯右转!右转!”
“他们错过那个路口了!”
“下一个玩想办法右转。”
“他妈的!停下来!他妈的!停下来!”
“右转!右转!不快被打死了!快一点!”
克劳维茨研究古代战争史后指出,战争中有所谓的“战场之雾”,它会迷惑指挥官的决策,阻碍上下层之间的联络,美军的车队正是被着“战场之雾”引领着走向最深的地狱。由于两架黑鹰直升机的坠落打乱了计划,每个指挥官都有自己的应变计划,可是每个人的应变计划都不一样!观测直升机想要车队先救“超级64”,指挥直升机却要车队先救“超级61”。更糟糕的是,摩加迪沙市区的建筑物形成的地狱迷宫,让你就算知道坐标与方向都没有用,你必须知道那条该死的路究竟是哪一条。
斯伯丁发觉子弹像激光一样,“嗖”的一声就穿过了他的身体,奇怪的是,他没有什么感觉。这时他的驾驶员麦道斯惊慌地大喊:“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斯伯丁发现麦道斯的头盔歪到了一边,眼镜掉了下来,骂到:“戴上年的眼镜!白痴!”然而麦道斯确实被击中了,子弹打到他的头盔,幸运的保住了他的小命,但是子弹的冲击力使他暂时失去了知觉。
如果有什么比在枪战的大街上开车更糟糕的事情,那一定是你的驾驶员还瞎了眼睛。斯伯丁大喊着:“左转!右转!…”麦道斯完全没有了视觉,只能靠着车长的命令驾驶。麦道斯感觉到车队好像总在街道两侧的房屋之间转来转去,忽然他觉得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发生了什么事情?”斯伯丁说:“没事,你只是碾过了一个人而已。”后面的一辆战术卡车也好不到哪去,一枚RPG—7火箭弹从左边钻进驾驶室,打断了驾驶卡瓦留斯基的左臂,弹头居然没有爆炸而是穿入了卡瓦留斯基的身体,卡在他的胸骨中。大卡车在没有驾驶的情况下,追撞在前面斯伯丁的车上。
车队已经在方圆不到两英里的街道中转悠了45分钟。一半以上的人中弹,八人阵亡,或者是濒临死亡。领头的悍马车右边的两个轮胎已经被击破,第二辆悍马车几乎无法动弹,事实上是让后面的五吨卡车推着走。其他的悍马车也没有几个轮胎还是完好的,许多车辆中更是洒满了成员的鲜血。然而,更不幸的是,车队再度走错了路,这次是从第一个坠机地点东边的路直往北走,由于街道是如此危险,车队发现走错了路也不能停下来倒车,必须继续前进再找路绕回来。然而这让空中的指挥人员必须从迷宫中找出新的道路,浪费的时间让索马里人有更多的机会血洗车队。
现在已经是下午5点40分。车队指挥官知道他的部队已经不可能再呆下去了,车子的机动离大幅削弱,人员大量伤亡。就算他们能找到路到达坠机地点,也没有什么机会能运载坠机的机组成员离开,顶多是车队全体人员一起陪葬。因此,尽管指挥直升机一再下命令让他饶回去,但他仍然决定抗命,将车队带回基地。
如果车队都不敢在这条街道上呆下去,更不用说步兵的感觉了。由于临时调开三辆悍马车先运载摔伤的布莱博回基地,车队并没有将突击的部队全部运走,而是在目标建筑物附近留下了一些三角洲部队的突击队员以及控制点的游骑兵,总共近80人。然而,车队无法解救“超级61”,美军指挥官决定要剩下的步兵支援“超级61”。
暴露在战场的步兵
如果有什么比在枪战的街上开车还可怕,在街上步行绝对是其中之一。
虽然美军都穿着防弹衣,但是防弹衣的设计是抵御9毫米口径的手枪子弹而不是高动能的步枪子弹,更别提火箭弹,在这充满炙热火焰的地狱和雨衣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从这就可以看出三角洲部队和游骑兵在战斗力上的差别。游骑兵是百里挑一的步兵,无论在意志上还是在体力上都胜一般步兵一筹,但这仍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他们还是菜鸟。”许多游骑兵是新兵,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进行实战。所以在随时都可能被子弹撕裂的街道上,虽然他们不想屈服,他们也不想示弱,但是恐惧已经侵蚀了他们的潜意识。游骑兵不自觉的紧跟着前面的人,像一群鸭子一样前进,他们虽然还条件反射一样进行射击,但是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然而,不论恐惧如何占领三角洲部队的心灵,三角洲部队都被训练成将意志超越恐惧来思考,判断分析眼前的局势,选择最佳的战术。原本这群步兵协议前进时游骑兵分别领头和殿后,三角洲部队则位于中间。但由于游骑兵队形的缓慢,不一会儿三角洲部队就超越到前面去了。三角洲部队不戴防弹头盔而佩带橡胶盔,虽然失去了防弹头盔的防护力,但却能凭借着橡胶盔的免持无线电能彼此沟通支援,将危险降低做到最低。即使无线电故障,他们也能凭借手势联络。他们对子弹没有抵抗力,可是他们的战场情况掌握能力使他们被子弹击中的几率降低了最低。
你该如何在这种危险的街道上行走呢?三角洲部队告诉年轻的游骑兵们:不要靠着墙走。墙壁给你一种错误的安全感,好让你集中注意力于另外一边。事实上,高动能的子弹打中墙壁后会沿着墙壁飞行很远的距离,在途中寻找它的猎物。如果你紧贴着墙壁的话,你就有可能是下一个猎物。所以你必须走在街道中央,好让子弹没有太大的机会沿着墙壁击中你。没有依靠的走在街上让人感觉更危险,但是“感觉”和“实际”常常不会一致。
索马里步兵也一样,拿着自己武器连发的不是最可怕的。自动武器连发的后坐力让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不一定能够准确的瞄准,索马里步兵更不可能做到。许多索马里人几乎是闭着眼睛,尽可能能的让自动步枪朝向美军,然后全自动连发。当然这会增加空气中子弹的密度,但是很少会真正威胁到你。不过那些单发的射击却是另外一回事,这表示在瞄准好之前,对方不会让你有机会发觉,更不会有机会躲闪,一旦击发,就算不击中你,也会吓破你的胆。
而美军唯一的保护就上手中的这把步枪。你必须在敌人开火前击中他,或者至少在他瞄准好之前集中他。所以你必须随时保持耳聪目明,精神集中。子弹声音是爆裂还是呼啸?前者表示你没有被击中完全是因为你运气好,好者表示他还没有瞄准好你,你还有机会。子弹从哪个方向发射过来?甚至是子弹来自什么枪?你不能停止判断,同样不能停止移动。
就像车队一样,最危险的部分是穿越十字路口。左右数个街道内的索马里民兵会等着你穿过马路,然后给你永远难忘的痛击,所以步兵必须开火掩护等到前一员完全通过了,再果断的过街去,唯一的依靠就是你的运气。虽然许多人受伤,但一支80人的队伍前进了近一英里子弹与火箭弹交叉射击的街道却没有人阵亡只能说是奇迹。甚至火箭弹就打在旁边的墙壁上,也是是飞散的弹片让一两个人挂彩而已。这是美军的运气,虽然这个国家充斥着轻武器,但毕竟索马里民兵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他们没有合理的战术,也没有先进的武器,反坦克火箭筒虽然声势吓人,但并不是完美的人员杀伤武器。它将爆炸威力集中在面前的装甲而不是附近的人员上,所以几乎无装甲防护的悍马车遭到火箭筒的攻击反而还有机会留下活口,步兵也是一样。
当这支部队步行到达“超级61”的坠机地点,他们立刻封锁占领了附近街道并控制了这个区域。士兵分配位置,进驻民房从窗户后构筑作战掩体。另一方面,医护兵则将伤者集中到“超级61”坠落民房所撞出的空间,拆卸直升机上的附加防弹钢板来保护伤者。“超级64”的处境则是越来越危险,不像“超级61”坠落时机上还有一名三角洲部队的狙击手,“超级64”早已卸光所运载的所有游骑兵,所以机上只剩下两名几员和两名座舱长。然而坠落的冲击力太大,座舱长的位置没有防撞措施,所以都成了重伤。正驾驶拉杜知道必须靠自己求生,掏出MP5—K并挣扎着从直升机里爬出来。
戈菲纳驾驶的“超级62”将“超级64”的处境完全看在眼中,由于“超级64”坠落的地点距离目标建筑太远,所以上级决定先集中地面兵力去保护“超级61”的坠机地点,而舍弃了“超级64”。“超级62”不断在“超级64”上空盘旋,让机上的三角洲部队狙击手压制企图接近坠机地点的索马里人。然尔,索马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两名狙击手休发特与戈登要求让上级派他们到地面去保护“超级64”。美军指挥官很难下这个决定,因为美军已经没有支援了。原本的车队已经回去,紧急集结的车队好要很久才能出发,让狙击手下去有很小的机会能拯救机组人员的性命,却很可能只是让他们去做陪葬。
几经周折,上级终于同意狙击手落地。狙击手落地后立刻将“超级64”的受伤人员抬出来安置,包括正驾驶拉杜,并寻找位置开火射击。但对于如此凶猛的战场而言,两名狙击手所能展现的勇气远大于实际的效果,他们迅速别击毙,正驾驶拉杜则成了唯一的俘虏。这两名狙击手死后被追认为美国军人的最高荣誉:国会荣誉勋章。克林顿总统在典礼中描述授勋的原因:“他们为了一个高贵而重要的原因牺牲了自己的声明:给拉杜和其他的成员一个活下来的机会!”美国海军甚至在1996年以休发特的名字为一艘新建的货运船命名。但即使是如此高的荣誉(美国在越战后仅有的两个获得国会荣誉勋章的的军人,海战战争中都没有任何人得到如此高的荣誉),美国政府仍然没有承认三角洲部队的身份,仅称呼他们为“美国陆军士官长”和“游骑兵特遣队的一员”。
当两名狙击手与拉杜在地面为生存而拼死战斗时,“超级”62则继续在上空以座舱长的7.62毫米加特林机枪扫射企图接近的索马里人。另一方面,索马里持续发射火箭弹,企图再击落一架黑鹰直升机。过了不久,索马里人成功了,“超级62”成为了第四架被击中的黑鹰直升机。飞行员幸运的发现自己还有部分俯仰轴的控制,得以勉强撑到基地降落。
克劳维茨认为,战争的胜负不在于死伤的多寡,而在于你是否有效的击中了敌军物质上,或者是心理上的重心。索马里人这次确实击中了美军的作战重心:黑鹰直升机。
地狱恶斗
黑鹰直升机无论作战上还是心理上都具有关键性的地位。摩加迪沙的街道错综复杂,唯有直升机能以直线在两点之间飞行,以最短的部队投入和撤离部队以及后送伤员。如果你希望能快速攻击而使敌人来不及反应,你必须乘坐直升机;如果你的伤势严重,必须立刻送到医院急救,那么直升机也是你唯一的选择。
然而四架直升机的损失(两架坠落在地,两架在基地迫降),彻底摧毁了美军指挥官动用直升机的勇气和信心。这对两个坠机地点的步兵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美军已经不再可能快速的撤离他们,他们必须撑到救援车队慢慢集结。
史崔克(美军地面车队原本的领队车长,随后先率领三辆悍马车护送布莱博回基地急救)回到基地没多久,基地指挥官就要求他赶快组织一支新的车队去救援“超级64”。新的车队调光了特种部队基地里面所有的可用战力,包括前后两辆悍马车,中间三辆五吨战术卡车。索马里人已经把基地外围的交通要道布满了路障和火力点,史崔克很快发现,即使他的悍马车能越过路障,后面的战术卡车也没有能力开过去。在头上的指挥直升机找了又找,还是找不到没有路障的路,所以史崔克的车队必须绕过整个城市才能到达“超级64”的位置。然而“超级64”没有这么久的时间来等待了。两名三角洲部队的狙击手根本没有办法应付包围他们的索马里民兵,过了不久就一一被击毙了。愤怒的索马里民兵冲到坠机地点,抓起唯一的幸存但已经受了重伤的拉杜就是一阵痛打。
在“超级61”的机员,“超级64”坠毁前索降的搜救人员,以及步行机动过来的三角洲部队突击队员与游骑兵算是暂时控制了局面。他们虽然不象车队那样拥有.50英寸机枪与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等重火力,然而地形的掩护使他们成为了难以射击的目标。但等到车队一一撤出战场,索马里人就可以集中一切力量来毁灭他们。
迪玛索一看到有人从石墙后面抛了一枚手榴弹进来,就赶快叫附近的弟兄们趴下。等过了超过一分钟,手榴弹居然没有爆炸,迪玛索猜想这是一枚未爆弹。墙壁后的敌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又丢了一枚进来,美军赶快趴下但还是没有爆炸。墙壁后的仁兄连忙再地了一枚进来,美军比前两枚更紧张,不是躲到汽车后面,就是拿起能拿到的所有东西挡在自己与手榴弹之间,这枚手榴弹就是老不爆炸,只是在地上不紧不慢的冒着白烟。美军很高兴的发现:索马里人买了一批劣质弹药。
这群步兵完全只能使用轻武器与索马里人硬拼,美军所使用的轻武器较为先进,却并不是完全适合环境。特种部队所使用的M16A2与M4发射的是尖头的钨芯穿甲弹,这种弹头具有极强的穿透力,使他们可以射杀利用石墙与树木做掩护的索马里民兵,可是当索马里人疯狂攻击时就不见得有效了。钨芯弹会穿过障碍,但同样也会穿过敌人的身体,却只造成小小的洞,甚至敌军没有一点中弹的感觉。这使得美军往往要对一个敌人射击四五发子弹还是不能确定是否已经击毙对方。少数狙击手使用的是7.62毫米口径的M—14步枪,它有笨重的枪身以及比较大的后坐力,但是打起敌人来却一点也不含糊,一发出去保证一个人倒地,有点命中即摧毁的感觉。
最夸张的景象是一名壮硕的索马里妇女,她双手提着塞满火箭弹的篮子从街道上走过。所有看到美军立刻对她集火射,一开始她跌了一下,还是继续行走。更多的子弹将她打倒在地上,火箭弹散落的满街都是,美军才停止射击。不可思议的是,这名妇女就在血泊中爬行,企图将散落的火箭弹捡回来。美军又疯狂的集火射击,一枚40毫米榴弹甚至把她的双腿整个炸掉,这名妇女终于停止活动,但不一会儿又开始蠕动,美军更加疯狂的射击,仿佛要用子弹将她的肉一块快的割掉。终于这条街上布满了她的鲜血,她的身体也不再像是人的躯体。
如果说,索马里人是将美军带往地狱的恶魔,AH—6“小鸟”攻击直升机则是美军唯一的守护天使,他让许多索马里人在接近美军之前,就被机上的火箭弹和多管机枪给毁灭掉了。这时美军已经完全放弃使用黑鹰直升机提供火力掩护,救援车队则在基地慢慢集结,AH—6相中任何目标,就会对着目标急速爬升,对着目标用六管机枪进行俯冲攻击。
六管机枪的破坏力相当惊人,事实上,一般配备.50英寸机枪的OH—58D的飞行员就表示他们更愿意使用7.62毫米六管机枪。因为六管机枪的射程与摧毁力虽然达不到.50机枪的水平,但是极高的射速使其可以在开火的第一瞬间毁灭被瞄准的目标。
“超级61”坠机地点的美军认为对面一栋两层的建筑物过于危险,如果索马里人聪明的利用那个地形,整个美军阵地就都在它的火力范围之内。于是美军要求AH—6摧毁那栋建筑物。AH—6的飞行员只有一个问题:“你确定不会打到自己?”,得到肯定的答复后,AH—6俯冲着轰击该栋建筑物,硬是把两层楼打成了废墟。事实上,AH—6唯一的问题就是它火力的毁灭性太强,没有人敢接近友军使用。所以在坠机地点附近的敌军,步兵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但在没有误击可能性的地方,AH—6就是为索马里人带来毁灭与灾难的恶魔。
当索马里人摧毁了美军使用黑鹰直升机与车队增援的决心后,索马里民兵也开始接近附近城镇的军队来增援大量伤亡的战场。美军指挥直升机忧心忡忡的监视着车队的接近,一方面警告美军地面部队关于附近敌军增援部队的距离。随着距离的一步一步接近,美军开始担心手边的火力还不够迎击大规模的生力军。然而,美军地面部队终究没有看到这批生力军的接近,AH—6在他们增援的路上就全部把他们打成了碎片。
美军特谴部队这次任务的关键就是“速度”,攻击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连进出时间也应该在两个小时之内结束,而现在“超级61”坠机地点的美军难以置信的发现,他们居然已经杂这个鬼地方待了近三个小时,而且救援车队还没有出发,这表示他们必须有在这个鬼地方过夜的准备。
黑夜来临
随着夕阳西下,双方的交火更加激烈,仿佛要在天黑前做一个了解。摩加迪沙市没有太多的灯光,黑皮肤的当地人在黑色的夜里依靠对地形的熟悉,将有更多的机会摸进美军把守的房屋。尽管美军指挥官仍然不肯派出黑鹰直升机撤离人员,但是仍然派出了“超级66”黑鹰直升机携带弹药、饮水、血浆提供美军补给。“超级66”一降落,索马里人的步枪与火箭筒火力立刻发挥到了极至,一名机员脸部中弹,机身多处被子弹贯穿。但“超级66”仍能起飞回到基地。
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月亮的升起,这个血腥的地狱渐渐沉寂。美军发现,在夜间枪口的火光使美军可以更精确的发现索马里枪手的位置。而拥有全套夜视装备的AH—6也能够肆无忌惮地轰击看不到直升机的索马里人。这个黑色城市的黑夜,虽然看起来更加恐怖,但实际上却安全得多。
回到基地,从“超级61”一落地,指挥官盖瑞森将军就要求第10山地师的三个步兵连待命出发。然而,看到回来的特种部队车队穿过城市所留下的被攻击的痕迹,美军不敢再以轻型车队运送,而要求巴基斯坦的M—48坦克与马来西亚的装甲输送车支援。问题在于,巴基斯坦的坦克在城市的另一边,在美军与民兵以街道为战场的激烈战斗中,没有人敢穿越摩加迪沙市,美军必须绕过摩加迪沙的外围到巴基斯坦的基地与坦克汇合。
即使三方人员终于到达机场,又为了协调管制的问题耽误了时间。美军希望借用马来西亚的装甲车,但要让美军的步兵上车作战。随车而来的马来西亚步兵不甘心被晾在一边,马上跟美军吵了起来,最后协调的结果是,由马来西亚车长与驾驶员来驾驶战车,美军步兵上车作战。然而,三种不同文化的军队如何下达命令进行指挥呢?于是又花了更多的时间以确定救援部队的每个部分都有懂英语的官兵可以接受指挥。当指挥部门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三国的士兵却是无所事事的车上睡大觉,此时“超级61”则在摩加迪沙的地狱中与恶魔战斗。
救援车队的准备时间不是一、两个小时而已,直到晚上9点半(距离这次战斗的开始时间已经过了将近五个小时),车队才出发到新港与马来西亚及巴基斯坦部队会合。在基地的剩余特种部队眼看着他们的弟兄被摩加迪沙市吞没,而这群正规部队的老太太还在旁边磨磨蹭蹭,气得差点没有抗命出击。
车队出发的时间已经是半夜11点半,原计划巴基斯坦部队的坦克做先导,马来西亚的装甲输送车与美军的卡车随行。但是巴基斯坦的带队指挥官拒绝领队,他们怕街上的路障够成一个个反坦克阵地。经过反复协商,巴基斯坦的坦克只领队到接近交战地点的K—4圆环(实际上等于接近真正的战场时,巴基斯坦的坦克反而逃跑了),之后就由马来西亚的装甲输送车领头。
这支救援车队看起来比美军之前的悍马加卡车,或者黑鹰直升机看起来安全的多。但在特种部队的眼中,这些装备同样不具备防护力。在特种部队的眼里,在这个战场上唯一可靠的安全保障就是“速度”。而缓慢的集结速度已经完全失去了“速度”的优势。其次,这支装甲部队的士兵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是安全的,一遇到路障马来西亚的装甲输送车就拒绝通过,因为他们认为索马里人不是在路障中埋设地雷,就是架设好了RPG—7火箭筒在等候他们,非得要美军步兵下车清楚完路障后才肯通过。
摩加迪沙的复杂街道没有放过救援车队,两辆马来西亚的装甲车在路口转错了弯,遭到了猛烈的攻击,并造成一名成员重伤。此时,摩加迪沙市除了AH—6间歇的攻击,特种部队少而果决的枪声以外,大致上已经安静了下来。然而,救援车队经过白天被沿路痛击的教训,第10山地师出发前就通知了所属官兵战场的危险性,车队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射击沿路看到的所有能射击的东西!救援车队就像地狱舞会中迟到的喷火巨兽,当众魔休息时,才喷着火舌横冲直闯。
救援车队的声势不但吓到了索马里民兵,也吓到了“超级61”坠机点的美军,他们可不希望勇敢的坚守半天后,被一群鲁莽的友军打死。他们在阵地周围布置的红外线探照灯,索马里人的肉眼看不见他们的光束,可是救援车队的夜视镜看得到。到达救援地点后,美军将伤者送上装甲车的车厢,部分尸体则放在车顶。将弟兄的尸体暴露在车顶是件令人很难接受的事情,可装甲车的空间实在不够,不够到幸存的特种部队必须要跑步跟着装甲车队冲出摩加迪沙!
于是这群三角洲部队与游骑兵,他们被索马里人包围、被指挥官遗弃了大半天,现在居然要跑步撤离战场!但他们没有屈服,要跑就跑吧!特种部队于是就一面跑步、一面射击、一面中弹的跟着车队撤离!
当美军终于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要天亮了。在半天的惨烈战斗中,美军阵亡了19人,不过这个数字完全要归功于美军医护人员卓越的急救技术,因为光是游骑兵就要30多人受重伤。其中最惨的是“超级64”,四名机组人员落地后,包括奋不顾身的那两名三角洲部队的狙击手,只有正驾驶拉杜生还被索马里人抓了俘虏,在囚禁了一阵子后才在外交斡旋下获释。但“超级64”死者的尸体在隔天被索马里人拖在地上散步示威,并成为各大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
另一方面,缺乏医疗条件的索马里人保守估计至少死亡500人,伤者上千,只是索马里缺乏人口伤亡的调查体系,真正的伤亡数字就不得而知了。
余波
这次战役是美国军民沉浸在海湾战争胜利的光荣中的第一次挫败,迫使美国总统下令美军撤出索马里,联合国的维和行动也以失败而告终,索马里则继续深深陷入无休止的内战火焰中。
事后美国军方不愿意做出任何的检讨,而是极力的淡化、遗忘。不过这个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畏惧面对失败。首先,三角洲部队太过敏感,美国官方不愿意因任何的谈论而让他们曝光;其次,这次在摩加迪沙的行动对特种部队而言,实在是颜面尽失。但是,这场战役真的是失败了么?从某个角度而言,不是的。索马里人不论击落了几架直升机,都不会掩盖一个重要的事实:美军的作战目标(俘虏两个索马里游击队的重要人士)已经成功。然而,在战略上美军还是失败了。过高的伤亡、特种部队的暴露使美军不得不撤出战场,甚至所有的俘虏也在不久后释放。不禁令人会问:究竟是为什么会造成在这样的结局?
     这次战役做大的关键就是黑鹰直升机被击落。一架接一架的被击落,迫使美军必须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作战计划去救援,导致任务时间一再延长,让索马里人取得集结攻击的时间,终于包美军特种部队包围住。这表示使用黑鹰直升机是一个错误么?不是的,即使是后来的装甲车部队,一样是被索马里人的火箭筒痛击。而且车队会被路障所阻碍,又必须依靠街道线路行动,这使得索马里人有更多的时间布置攻击,车队却需要更长的时间,更激烈的苦战后才能到达目的地。
而反坦克火箭在之前根本没有人会认真的看待成防空武器。而且索马里人连肩射防空导弹都没有,难怪美军指挥官对黑鹰直升机的安全抱着极高的信心。事实上,索马里人的火箭筒战术仍然是一种效果有限的防空战术,这种战术需要大量的火箭弹的发射(此役中,摩加迪沙市周围的索马里人几乎消耗光了他们所有的火箭弹库存),除非直升机飞到头顶上才能进行攻击(此前,美军曾经以直升机发射导弹攻击索马里游击队,RPG的射程根本够不到发射导弹的直升机)。更重要的是,一但不在白天,这项战术将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问题在于,美军无法自由的选择攻击时间与地点。目标人员出现在何时何地,美军就必须利用这个时间地点。再加上美军从事的是人道主义援助任务,而不是战争,不能够把整个城市包围起来去围捕目标(战争中连伟大的萨达姆先生都没能逃脱),或者是是用战斗机投掷炸弹在城市中炸出一条血路来。所以索马里人的战术享有一个绝对有利的环境。因此,最重要的的成败关键要看美军的作战目的。美军的作战目的是拯救索马里人民,该是该地的人民却不认为美军是来拯救他们的,反而团结起来抗击美军。美军害怕伤及无辜,不愿意出动大部队而以精锐的特种部队进行精确的人员攻击,索马里游击队反而以平民做盾牌,如此以来美军的作战目的注定不能成功。
但这次作战的战术行动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深思。要是美军地面车队一开始就准确的开到两个坠机地点,而不是在摩加迪沙市逛大街,则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就不会发生。问题上传统的“方向—距离”导航方式在城市作战中根本行不通,你必须知道街道的走向,甚至还要知道新道路的资料,而你自己必须有米级的定位能力。此役中,三角洲部队利用他们良好的训练与默契,加上个人通信能力,使得每一个士兵都能独当一面,了解整体状况的方向与弱点,并组合成一个面面俱到的战斗集体。
以上两者的组合,就是美军信息战中的重要课题:如何运用“信息”来“掌握状况”。“掌握状况”一词来源于空军的“状况意识”,首先你必须了解自我(知道自己的位置),了解目标(知道坠机地点的位置与状况),再来要尽快知道到达目标的方法(通往坠机地点的路径),最后还要随时掌握自己的兵力状况(知道每一个手下或者是上司的位置,维持攻守俱佳的战斗队形,填补战术上的漏洞)。另外,借由建筑物的掩护,你很难在开火前发现敌军,甚至发射的火力也很容易被建筑物所遮蔽。
而美军的数字化步兵项目就是为了达成这些目标。个人GPS让指挥官或自己可以了解每个人的精确坐标;随身携带的电脑显示的数字化资料库可以看出复杂地形的穿越途径或者敌人阵地的弱点;头盔无线电系统让单兵可以通报目标状况或者伤亡状况;热像仪可以享有夜战优势,或者扫描建筑物后的敌人;步枪上的摄像机可以让步兵不离开掩体的情况下扫荡建筑物后面的敌军;高爆枪榴弹可以迅速清楚密闭空间内的敌人。
另外,索马里民兵的巷战战术也相当值得我们学习。路障可以严重削弱敌人的机动能力;燃烧的轮胎、路障中的诡雷、火力阵地的掩护还可以进一步的强化路障的威力。加入对手发动奇袭,而你没有快速机动兵力可以及时拦截的话,那么你起码要用路障阻滞敌人;用火力削弱敌人;破坏敌人的计划;干扰敌人的指挥,等到敌军完全无法移动的时候,再集结最大的兵力席卷他们!
友情支持哈:D
这篇文章似乎在2009年8月的《现代兵器》上刊登了。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