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於南太平洋影響與日俱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12/01 08:07:29
亚洲时报

撰文 Bertil Lintner

         Ang's中餐馆的食物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妥的地方。事实上,这里的烤鸭味道一流,旅游指南也特别推荐这里的美味酸辣汤。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餐厅那一派肃杀的气氛。

      这家中餐馆的四面筑着高墙,墙顶还架有带刺的铁丝网和监视器。餐馆入口由两名保安人员把守,只有在确认访客是真正的食客后,才会开启大门。进入 院子后还要经过另一扇由更多警卫看守的铁门。当宾客进入餐厅后,这扇铁门还要上锁。只有经过这些重重关卡,才能安心地品尝餐馆炮制的东方美食。

      这是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畿内亚的首都穆尔斯比港(Port Moresby)。据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的评估报告,在被调查的130个国家首都和国际城市中,穆尔斯比港是居住环境最差的地方。这儿的大酒店通常会建议房客,即使是大白天也不要徒步在市中心游荡。

      在这里,总体失业率高达70%至90%,犯罪已经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而部落冲突、家族恩怨和暴力事件,也在当地的文化中落地生根。再加上枪支弹药唾手可 得,难怪当地大部分民宅看上去,都像是守卫森严的监狱。巴布亚新畿内亚在1975年脱离澳洲,宣布独立之后,在穆尔斯比港居住的西方人,已从最初的5万多 人减少到只有几千人。

      可是,Ang's中餐馆里面的谈笑风生告诉我们,在这个贫穷的国家,中国大陆新移民正迅速地填补西方人离去后的真空,成为商业、建筑工程和进出口等行业的领军人物。历史证明,中国移民拥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能够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创业打拼。在穆尔比港居住的华人也不例外。

      如今在中国,就连巴布亚新畿内亚这种偏远的国家,也是一个颇受欢迎的移居地选择。巴布亚新畿内亚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中国政府不仅希望加强自己在当地的经济影响力,也希望扩大当地的华人族群。

      最近,巴新前国防部长Jerry Singirok在一家当地报纸上发表文章说,“澳大利亚一直将巴新视为自己的后院……但自2000年以来,巴新与中国在贸易、投资和军事等方面,都加强了双边关系……中国(影响力)会长久留在这里。”

      澳洲国立大学高级讲师雷利(Benjamin Reilly)指出,中国对少数几个拥有军队的太平洋岛国——斐济、瓦努阿图、汤加和巴布亚新畿内亚──所提供的军事援助,到目前为止是比较低调的,主要 是协助军事培训和后勤支持;不过近年来中国的军事援助已明显增加。另一方面,中国在这些地区的商业投资,则显得更为高调。

商业利益吸引移民

      2006 年10月,巴布亚新畿内亚总督马塔内(Paulias Matane)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晤,表示欢迎中国投资于巴新的采矿业、林业和渔业等领域。目前中国已经投资于马当省的拉穆(Ramu)镍钴矿开发项 目,耗资约10亿美元。伴随投资而来的,还有中国的移民,其中有一大部分计划在此落地生根。

      据官方统计,巴新境内约有1万 名中国籍公民,不过有专家估计实际数字应该更高。虽然有很多人是非法移民,可是要申请巴新的护照和国籍并非太难。2000年,一宗涉及巴新外交部高官的重 大护照欺诈案件被曝光,不过在案件破获前,就可能有许多寻求永久居留权的中国偷渡客因此而受益。

      不过,中国政府不断增加的金融援助,缓解了巴新官员对中国移民潮的担忧,此外还减少了澳洲等援济国对巴新的压力。因为巴新政府腐败滥权成风,澳洲等威胁切断对其援助,中国的金援正好纾缓这方面的经济冲击。

      2005年10月1日中国国庆期间,巴新外交高官埃里(Tarcy Eri)表示,“中国正在崛起成为一个经济和军事大国,这对于像巴新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是一个重要支柱。”他又说,中国在联合国所发出的声音“代表了发展中国家”。

      南太平洋特别是巴布亚新畿内亚,已成为中国影响力迅速膨胀的三大地区之一,另外两处是俄罗斯远东和东南亚周边地区。中国的影响力,将对南太平洋的经济甚至是人口结构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南太平洋地区对中国的重要性,与多重战略意义有关。其一是,台湾一直试图取得太平洋落后岛国的外交认同。台湾的手段无非是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而这正是那些 贫穷落后的岛国迫切需要的。所以,马绍尔群岛、所罗门群岛、图瓦卢、基里巴提、瑙鲁和帕劳群岛等小国,仍然承认台湾政府,而不承认中国大陆政府。

      最近,北京当局也效仿台湾的经援外交,主动为瓦努阿图和萨摩亚等国,修建新的政府办公大楼。此外,中国还支持斐济兴建了2004年南太平洋运动会的比赛场 馆。巴布亚新畿内亚是太平洋最大的国家,虽然资源丰富,但却因为社会混乱无序而无法吸引西方投资者。目前,中国对巴新的援助金额,仅次于澳洲的每年3亿美 元。

      太平洋地区还涉及更大的地缘战略利益。太平洋地区长期以来被视为美国势力范围,现在中国着力加强在此区的影响力,正值 美国把主要精力集中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场。有分析家甚至预测,太平洋地区未来有可能成为新冷战的角力场,美国和中国将为了争夺附庸国和战略优势,展开激 烈的竞争。

      雷利指出,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扩张势力,“长远目标是要挑战美国在该地区的地位”,又指“大洋洲再不能被简单为‘美国的一个湖’了”。汤加就是一个好例子。

倾斜中的人口结构

      在太平洋众多岛国之中,汤加曾是台湾最坚定的盟友。但汤加在1998年突然改变立场,承认了中国大陆政府,当时汤加第四任国王图普四世 (Taufa'ahau Tupou IV,2006辞世)在北京受到了热烈欢迎,并获得了中国政府的援助承诺。近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两名高级将领先后出访汤加。

      汤加也许是个小国,面积才700平方公里、只有10万人口,但它却位于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太平洋中央。

      “亚太安全研究中心”的中国专家马力克(Mohan Malik)在采访中表示,日益加强的旅游合作和移民规模,也是中国向大洋洲进行经济和战略渗透的一种方式。过去几年来,已经有成千上万名中国人在太平洋国家定居,在当地开设了商铺、餐厅和小型公司。

      这个数字若放在全球范围内也许微不足道,不过雷利和马力克却认为,中国的移民潮打破了这些人口稀少的岛国、原来的民族结构和经济模式。比方说,20年前在汤加的首都努库阿洛法(Nuku'alofa),还没有一家华人商店,可如今70%的商店都是新来的中国移民所开设的。

      汤加经济被中国人所主导,是去年11月其首都爆发骚乱的首要原因。参与骚乱的民众表面上打着民主游行的旗号,但在澳洲和新西兰维和部队赶到前,却至少抢劫并 焚毁了30家华人商铺。在汤加骚乱前,所罗门群岛也爆发了骚乱,愤怒的暴民袭击并洗劫了当地的华人商铺,迫使北京当局出动飞机紧急撤离了当地的300多名 华侨。

      斐济本来有不少印度裔人,他们的祖先大多是百多年前的奴隶,被英国殖民主义者运到当地甘蔗种植园工作。但近年来,极 端民族主义政客掌握了斐济的政权,很多印裔商人和企业家都不得不离开,而随之产生的经济真空,正被中国移民所填补。如今在当地首都大街上,挂着中英语招牌 的店子,比写着印度语的更多。

      2000年5月斐济发生军事政变后,澳洲和新西兰宣布暂停对斐济的军事援助,而中国又趁虚为其提供军事援助。

      雷利表示,中国打造“远洋水师”的目标一旦实现,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利益。他指出,中国已经意识到日本和其它国家在历史上,是如何利用这些岛国来建造太平洋帝国的。

      近来中国部长级官员在访问该地区期间,都强调了中国与太平洋在国防事务上的“共同利益”。雷利认为,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军事接触,未来还将进一步加深和延伸。

      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中国试图通过军事力量来扩张自身在太平洋的势力,不过越来越多的中国移民选择在该地区定居、并改变着当地的民族结构。太平洋地区正逐步进入中国的势力范围。


作者Bertil Lintner原是《远东经济评论》记者,着有《Great Leader, Dear Leader: Demystifying North Korea under the Kim Clan》一书。本系列文章是麦克阿瑟基金会(The John D. and Catherine T. MacArthur Foundation) 资助的一个更大调查项目的一部分。亚洲时报

撰文 Bertil Lintner

         Ang's中餐馆的食物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妥的地方。事实上,这里的烤鸭味道一流,旅游指南也特别推荐这里的美味酸辣汤。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餐厅那一派肃杀的气氛。

      这家中餐馆的四面筑着高墙,墙顶还架有带刺的铁丝网和监视器。餐馆入口由两名保安人员把守,只有在确认访客是真正的食客后,才会开启大门。进入 院子后还要经过另一扇由更多警卫看守的铁门。当宾客进入餐厅后,这扇铁门还要上锁。只有经过这些重重关卡,才能安心地品尝餐馆炮制的东方美食。

      这是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畿内亚的首都穆尔斯比港(Port Moresby)。据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的评估报告,在被调查的130个国家首都和国际城市中,穆尔斯比港是居住环境最差的地方。这儿的大酒店通常会建议房客,即使是大白天也不要徒步在市中心游荡。

      在这里,总体失业率高达70%至90%,犯罪已经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而部落冲突、家族恩怨和暴力事件,也在当地的文化中落地生根。再加上枪支弹药唾手可 得,难怪当地大部分民宅看上去,都像是守卫森严的监狱。巴布亚新畿内亚在1975年脱离澳洲,宣布独立之后,在穆尔斯比港居住的西方人,已从最初的5万多 人减少到只有几千人。

      可是,Ang's中餐馆里面的谈笑风生告诉我们,在这个贫穷的国家,中国大陆新移民正迅速地填补西方人离去后的真空,成为商业、建筑工程和进出口等行业的领军人物。历史证明,中国移民拥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能够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创业打拼。在穆尔比港居住的华人也不例外。

      如今在中国,就连巴布亚新畿内亚这种偏远的国家,也是一个颇受欢迎的移居地选择。巴布亚新畿内亚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中国政府不仅希望加强自己在当地的经济影响力,也希望扩大当地的华人族群。

      最近,巴新前国防部长Jerry Singirok在一家当地报纸上发表文章说,“澳大利亚一直将巴新视为自己的后院……但自2000年以来,巴新与中国在贸易、投资和军事等方面,都加强了双边关系……中国(影响力)会长久留在这里。”

      澳洲国立大学高级讲师雷利(Benjamin Reilly)指出,中国对少数几个拥有军队的太平洋岛国——斐济、瓦努阿图、汤加和巴布亚新畿内亚──所提供的军事援助,到目前为止是比较低调的,主要 是协助军事培训和后勤支持;不过近年来中国的军事援助已明显增加。另一方面,中国在这些地区的商业投资,则显得更为高调。

商业利益吸引移民

      2006 年10月,巴布亚新畿内亚总督马塔内(Paulias Matane)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晤,表示欢迎中国投资于巴新的采矿业、林业和渔业等领域。目前中国已经投资于马当省的拉穆(Ramu)镍钴矿开发项 目,耗资约10亿美元。伴随投资而来的,还有中国的移民,其中有一大部分计划在此落地生根。

      据官方统计,巴新境内约有1万 名中国籍公民,不过有专家估计实际数字应该更高。虽然有很多人是非法移民,可是要申请巴新的护照和国籍并非太难。2000年,一宗涉及巴新外交部高官的重 大护照欺诈案件被曝光,不过在案件破获前,就可能有许多寻求永久居留权的中国偷渡客因此而受益。

      不过,中国政府不断增加的金融援助,缓解了巴新官员对中国移民潮的担忧,此外还减少了澳洲等援济国对巴新的压力。因为巴新政府腐败滥权成风,澳洲等威胁切断对其援助,中国的金援正好纾缓这方面的经济冲击。

      2005年10月1日中国国庆期间,巴新外交高官埃里(Tarcy Eri)表示,“中国正在崛起成为一个经济和军事大国,这对于像巴新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是一个重要支柱。”他又说,中国在联合国所发出的声音“代表了发展中国家”。

      南太平洋特别是巴布亚新畿内亚,已成为中国影响力迅速膨胀的三大地区之一,另外两处是俄罗斯远东和东南亚周边地区。中国的影响力,将对南太平洋的经济甚至是人口结构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南太平洋地区对中国的重要性,与多重战略意义有关。其一是,台湾一直试图取得太平洋落后岛国的外交认同。台湾的手段无非是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而这正是那些 贫穷落后的岛国迫切需要的。所以,马绍尔群岛、所罗门群岛、图瓦卢、基里巴提、瑙鲁和帕劳群岛等小国,仍然承认台湾政府,而不承认中国大陆政府。

      最近,北京当局也效仿台湾的经援外交,主动为瓦努阿图和萨摩亚等国,修建新的政府办公大楼。此外,中国还支持斐济兴建了2004年南太平洋运动会的比赛场 馆。巴布亚新畿内亚是太平洋最大的国家,虽然资源丰富,但却因为社会混乱无序而无法吸引西方投资者。目前,中国对巴新的援助金额,仅次于澳洲的每年3亿美 元。

      太平洋地区还涉及更大的地缘战略利益。太平洋地区长期以来被视为美国势力范围,现在中国着力加强在此区的影响力,正值 美国把主要精力集中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场。有分析家甚至预测,太平洋地区未来有可能成为新冷战的角力场,美国和中国将为了争夺附庸国和战略优势,展开激 烈的竞争。

      雷利指出,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扩张势力,“长远目标是要挑战美国在该地区的地位”,又指“大洋洲再不能被简单为‘美国的一个湖’了”。汤加就是一个好例子。

倾斜中的人口结构

      在太平洋众多岛国之中,汤加曾是台湾最坚定的盟友。但汤加在1998年突然改变立场,承认了中国大陆政府,当时汤加第四任国王图普四世 (Taufa'ahau Tupou IV,2006辞世)在北京受到了热烈欢迎,并获得了中国政府的援助承诺。近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两名高级将领先后出访汤加。

      汤加也许是个小国,面积才700平方公里、只有10万人口,但它却位于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太平洋中央。

      “亚太安全研究中心”的中国专家马力克(Mohan Malik)在采访中表示,日益加强的旅游合作和移民规模,也是中国向大洋洲进行经济和战略渗透的一种方式。过去几年来,已经有成千上万名中国人在太平洋国家定居,在当地开设了商铺、餐厅和小型公司。

      这个数字若放在全球范围内也许微不足道,不过雷利和马力克却认为,中国的移民潮打破了这些人口稀少的岛国、原来的民族结构和经济模式。比方说,20年前在汤加的首都努库阿洛法(Nuku'alofa),还没有一家华人商店,可如今70%的商店都是新来的中国移民所开设的。

      汤加经济被中国人所主导,是去年11月其首都爆发骚乱的首要原因。参与骚乱的民众表面上打着民主游行的旗号,但在澳洲和新西兰维和部队赶到前,却至少抢劫并 焚毁了30家华人商铺。在汤加骚乱前,所罗门群岛也爆发了骚乱,愤怒的暴民袭击并洗劫了当地的华人商铺,迫使北京当局出动飞机紧急撤离了当地的300多名 华侨。

      斐济本来有不少印度裔人,他们的祖先大多是百多年前的奴隶,被英国殖民主义者运到当地甘蔗种植园工作。但近年来,极 端民族主义政客掌握了斐济的政权,很多印裔商人和企业家都不得不离开,而随之产生的经济真空,正被中国移民所填补。如今在当地首都大街上,挂着中英语招牌 的店子,比写着印度语的更多。

      2000年5月斐济发生军事政变后,澳洲和新西兰宣布暂停对斐济的军事援助,而中国又趁虚为其提供军事援助。

      雷利表示,中国打造“远洋水师”的目标一旦实现,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利益。他指出,中国已经意识到日本和其它国家在历史上,是如何利用这些岛国来建造太平洋帝国的。

      近来中国部长级官员在访问该地区期间,都强调了中国与太平洋在国防事务上的“共同利益”。雷利认为,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军事接触,未来还将进一步加深和延伸。

      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中国试图通过军事力量来扩张自身在太平洋的势力,不过越来越多的中国移民选择在该地区定居、并改变着当地的民族结构。太平洋地区正逐步进入中国的势力范围。


作者Bertil Lintner原是《远东经济评论》记者,着有《Great Leader, Dear Leader: Demystifying North Korea under the Kim Clan》一书。本系列文章是麦克阿瑟基金会(The John D. and Catherine T. MacArthur Foundation) 资助的一个更大调查项目的一部分。
要是在那儿有一个关岛一样的基地该多好?
要是在那儿有一个关岛一样的基地该多好?真好.
要是有一个关塔那摩该多好?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