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全景式描述抗美援朝:“三八线”交火后两小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6/03 13:49:38
文学全景式描述抗美援朝:“三八线”交火后两小时

2015-10-23
来源: 凤凰读书 作者: 张笑天











世界上每一根政治神经都是敏感的。毛泽东最早感应到了“三八线”上那根神经的律动。田家英秘书已经奉命找来了一幅《朝鲜半岛全图》,挂在了颐年堂里。毛泽东走近地图,神情专注地看着。
周恩来进来,毛泽东并未听见脚步声。他也过来看地图。
毛泽东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都没有说什么。
毛泽东坐在沙发上,点烟,慢慢摇了摇火柴,火柴扔到了烟缸外,这种“失误”在毛泽东来说并不多见。周恩来拾起火柴杆,吹灭,放进烟缸。过了许久,毛泽东像自言自语地说:“我们不想看到的事情到底发生了。”
周恩来目视着他未表态。
“是祸是福呢?”毛泽东像在自问自答。
周恩来说:“如果美国干涉,就会出现很棘手的事情。南北朝鲜的统一,是人家自己的事嘛。”
毛泽东仍按他的思路说下去:“‘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既来了,就正视它吧。”
周恩来说:“让外交部同金日成联系一下吧,情况尚不明了。”他给毛泽东带来了一份美国出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上面有一幅远东地图,图上有几个红色箭头,分别由朝鲜、日本两国和中国台湾指向中国大陆。他认为这是他们蓄谋已久的,不然不会连飞行距离都标识得清清楚楚。
毛泽东看了看,说:“艾奇逊之流,对于中国的认识水平,不如我们的一个普通战士。”
周恩来懂得,毛泽东认为艾奇逊、杜鲁门低估了新中国。
毛泽东用自嘲的口气说:“我们倒是想铸剑为犁呀,其奈烽火又起何?”
周恩来理解他为什么这样说。就在两天前,毛泽东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闭幕会上还说,中国人民将经受两种艰巨考验:战争和土地改革。他说,战争这一关,已经过去了,话音没落,战争的阴云又刮到头上来了。周恩来说:“这就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呀。”
毛泽东说:“‘使乌获疾引牛尾,尾绝力尽而牛不可行,逆也。’这是《吕氏春秋》上的话。这个叫乌获的人是大力士,扯着牛尾巴想使牛倒着走,结果牛尾巴拽断了也没用。我看杜鲁门就是这个异想天开的乌获。”
周恩来说:“我们也得看到,国内外好多人都被这个拽牛尾巴的大力士吓住了,迷信他呢。”
毛泽东说:“‘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他引用的是汉代刘向的话。
周恩来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们还是要以不变应万变。”
毛泽东在屋子里沉思着踱了几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为谋于未然,方能免灾。也许,我们不得不修正全力以赴恢复经济的计划了。”此前,毛泽东已着手精简、复员部队。以攻打万心群岛和木船解放海南岛的战例来看,尽管我们的海军尚在襁褓中,但最终把蒋介石赶下大海,当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朝鲜半岛局势恶化,那就另当别论了。他并没有把朝鲜战事当成一般的外事对待,他急于想知道苏联的态度。
斯大林也不平静。“三八线”交火后两小时,苏联驻韩国大使史蒂科夫就发来了急电。他也是从梦中惊醒的,他来到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天还没亮透。他沉静地在宽大得如同教堂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烟斗一丝烟也不冒。
莫洛托夫走了进来。
斯大林看也不看他:“证实了吗?”
莫洛托夫说:“是的,斯大林同志。金日成打得很顺利,已经越过了‘三八线’,北南双方都指责是对方先开的第一枪。”
斯大林轻轻摇着烟斗:“这并不重要。也许,战后刚刚获得的和平,会因为局部战争而被破坏,你想过后果吗?”
莫洛托夫说:“高兴的是美国,他们在欧洲占不到便宜,就想在亚洲放把火。”
斯大林说:“密切注意事态发展,指示使馆要每天报告。”
莫洛托夫说:“我会安排。”
斯大林问:“马立克那边怎么样?”
“尚无消息!”莫洛托夫说,“美国方面还没有做出反应。我们九个月前爆炸了第一个核装置,我想,无论如何对他们都是一个要皱眉头的事,山姆大叔不是独家经营了。”
斯大林持重地淡淡一笑。过了一会儿,他说:“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啊。”
莫洛托夫没有回答,这是不言而喻的。但他明白,这并不等于说杜鲁门不会在远东冒险。
斯大林并不担心金日成的实力,相信他会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李承晚打个落花流水,但前提是美国袖手旁观。倘若杜鲁门发了疯呢?那问题可就复杂、严重了。他知道那后果是什么,不过他现在还不想过早地说什么,只想静观其变。

本文摘自 张笑天 著《抗美援朝》,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10出版。


文学全景式描述抗美援朝:“三八线”交火后两小时

2015-10-23
来源: 凤凰读书 作者: 张笑天











世界上每一根政治神经都是敏感的。毛泽东最早感应到了“三八线”上那根神经的律动。田家英秘书已经奉命找来了一幅《朝鲜半岛全图》,挂在了颐年堂里。毛泽东走近地图,神情专注地看着。周恩来进来,毛泽东并未听见脚步声。他也过来看地图。毛泽东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都没有说什么。毛泽东坐在沙发上,点烟,慢慢摇了摇火柴,火柴扔到了烟缸外,这种“失误”在毛泽东来说并不多见。周恩来拾起火柴杆,吹灭,放进烟缸。过了许久,毛泽东像自言自语地说:“我们不想看到的事情到底发生了。”周恩来目视着他未表态。“是祸是福呢?”毛泽东像在自问自答。周恩来说:“如果美国干涉,就会出现很棘手的事情。南北朝鲜的统一,是人家自己的事嘛。”毛泽东仍按他的思路说下去:“‘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既来了,就正视它吧。”周恩来说:“让外交部同金日成联系一下吧,情况尚不明了。”他给毛泽东带来了一份美国出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上面有一幅远东地图,图上有几个红色箭头,分别由朝鲜、日本两国和中国台湾指向中国大陆。他认为这是他们蓄谋已久的,不然不会连飞行距离都标识得清清楚楚。毛泽东看了看,说:“艾奇逊之流,对于中国的认识水平,不如我们的一个普通战士。”周恩来懂得,毛泽东认为艾奇逊、杜鲁门低估了新中国。毛泽东用自嘲的口气说:“我们倒是想铸剑为犁呀,其奈烽火又起何?”周恩来理解他为什么这样说。就在两天前,毛泽东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闭幕会上还说,中国人民将经受两种艰巨考验:战争和土地改革。他说,战争这一关,已经过去了,话音没落,战争的阴云又刮到头上来了。周恩来说:“这就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呀。”毛泽东说:“‘使乌获疾引牛尾,尾绝力尽而牛不可行,逆也。’这是《吕氏春秋》上的话。这个叫乌获的人是大力士,扯着牛尾巴想使牛倒着走,结果牛尾巴拽断了也没用。我看杜鲁门就是这个异想天开的乌获。”周恩来说:“我们也得看到,国内外好多人都被这个拽牛尾巴的大力士吓住了,迷信他呢。”毛泽东说:“‘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他引用的是汉代刘向的话。周恩来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们还是要以不变应万变。”毛泽东在屋子里沉思着踱了几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为谋于未然,方能免灾。也许,我们不得不修正全力以赴恢复经济的计划了。”此前,毛泽东已着手精简、复员部队。以攻打万心群岛和木船解放海南岛的战例来看,尽管我们的海军尚在襁褓中,但最终把蒋介石赶下大海,当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朝鲜半岛局势恶化,那就另当别论了。他并没有把朝鲜战事当成一般的外事对待,他急于想知道苏联的态度。斯大林也不平静。“三八线”交火后两小时,苏联驻韩国大使史蒂科夫就发来了急电。他也是从梦中惊醒的,他来到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天还没亮透。他沉静地在宽大得如同教堂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烟斗一丝烟也不冒。莫洛托夫走了进来。斯大林看也不看他:“证实了吗?”莫洛托夫说:“是的,斯大林同志。金日成打得很顺利,已经越过了‘三八线’,北南双方都指责是对方先开的第一枪。”斯大林轻轻摇着烟斗:“这并不重要。也许,战后刚刚获得的和平,会因为局部战争而被破坏,你想过后果吗?”莫洛托夫说:“高兴的是美国,他们在欧洲占不到便宜,就想在亚洲放把火。”斯大林说:“密切注意事态发展,指示使馆要每天报告。”莫洛托夫说:“我会安排。”斯大林问:“马立克那边怎么样?”“尚无消息!”莫洛托夫说,“美国方面还没有做出反应。我们九个月前爆炸了第一个核装置,我想,无论如何对他们都是一个要皱眉头的事,山姆大叔不是独家经营了。”斯大林持重地淡淡一笑。过了一会儿,他说:“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啊。”莫洛托夫没有回答,这是不言而喻的。但他明白,这并不等于说杜鲁门不会在远东冒险。斯大林并不担心金日成的实力,相信他会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李承晚打个落花流水,但前提是美国袖手旁观。倘若杜鲁门发了疯呢?那问题可就复杂、严重了。他知道那后果是什么,不过他现在还不想过早地说什么,只想静观其变。
本文摘自 张笑天 著《抗美援朝》,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10出版。

“‘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说的真好!一代伟人的思维,为什么只有人看 没人回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