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公报》评论:中国莫踩响「阿式雷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4 20:00:54
由于坚持「特色社会主义」及强大的传统文明,中国改革迄今仍显示「崛起势头」,未呈现阿根廷之颓势。但值得高度预警的是:阿根廷经历过的「全球化」、「外资引进」、「国企私有化」、「官员腐败」、「两极分化」、「弱资本主义」等「新自由主义进程」,中国恰恰正在经历。一言以蔽之:中国别踩响「阿式雷区」!

近日,胡锦涛主席作为「亲民使者」访问拉美国家,在APEC会见国际政要,展开新政外交。阿根廷诸国,人称「全球化」典型的「经济雷区」,乃中国之「前车」。胡主席亲赴拉美,正是「监镜」应有之义。联想当年朱?基「踩地雷阵」豪言,愈感中国改革并非一路鲜花一路歌,而是充满「爆炸性」风险。笔者有种忧患意识,阿根廷在「全球化」改革中的惨痛教训,太值得中国警惕了!


「全球化」导演阿根廷兴衰


据北京大学董正华教授研究,二十世纪初,阿根廷人均GDP为3797美元,相当于美国的80%,位居世界第六位,比法、德都高。可谓「发达」势头。其后「全球化」的结果,使阿根廷从「盛世」到「衰败」,不过二十多年。1989年上台的梅内姆政府,面对八十年代出现的「全球化」浪潮,提出一整套「改制」理论,认为「全球化」,即「资本主义制度一体化」,以「信息革命」理论大兴「改制」之风。结果,「新经济机制」使本国工业陷入破产,「贸易自由化」使经济出现负增长。半数以上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1994年12月墨西哥爆发比索危机后,阿根廷资本大量外流,经济衰退,失业率猛增,显示阿根廷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后,已全面布上「雷区」。

国企私有化「雷区」:以惊人低价,将邮政、航空、铁路、保险、石油以及所有公用事业都卖光,使巨额利润流入私人腰包及国外资本,造成阿根廷大批工人失业和中下阶层贫困化。《纽约时报》揭露,梅内姆政府出卖国有资产所得100多亿美元收入,「有很多落进了政府官员的腰包」,或大规模转移到跨国大资产阶级手里。国内市场萎缩,许多中小企业陷入破产,经济形成危险恶性循环。

近二十年来,阿根廷劳动民众的收入损失了40%。1975年,阿根廷的贫富收入之比是1:8;1991年,恶化为1:16;1997年,更恶化为1:25。工厂大批裁员,失业率高达20%,工人生活急剧下降。中产阶级的贫困化也在继续,其人数增加了338%。1999年,退休职工每月只靠养老金?口,但劳动部长每月8000美元工资之外,还领取9000美元的退休金。政府内还存在高层犯罪集团,与军队以及军工企业勾结,通过国际「幽灵企业」,走私的武器多达6500吨,收入计1亿美元。两极分化使贫困人口以每天1.5万人的速度增加,失业率超过20-25%,激起民众极大愤怒。

新兴资产阶级「雷区」:七十年代以来,由于阿根廷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被西方国家认定为「巨大新兴市场」,巨额贷款流入阿根廷,使其外债负担从430亿美元猛增到2000年的1320亿美元。社会阶级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出现了新兴「跨国资产阶级」。其中许多人是政府官员,在国企私有化过程中,利用权力,牟取暴利,为跨国资产阶级服务。经济结构变化反映到政治上,就是「新兴阶级」急切需要控制国家政权。九十年代掌权的梅内姆就是这一阶级的代表人物。这个阶级十分腐败,并出现一个有10万之众的「政治寄生者」集团,2001年用于这方面的「政治开支」高达20亿至40亿美元。 


新兴资产阶级索要政权


社会政治「雷区」:「改革开放」造成经济衰退,民众不满激化为政治风暴。一个由失业者组织、进步劳工组织、人权组织和小商贩组织联合的广泛联盟―――「全国反贫阵线」发动起300多万民众参与的政治风暴:抢劫风暴席卷布宜诺斯艾利斯和其它许多地方。中产阶级也成了「反模式」的斗士,参加了2001年12月20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暴乱,临时总统被赶下台。2002年3月,阿根廷再次发生哄抢超市和商店事件,全国一片恐慌。4月23日,第五任经济部长莱尼科夫宣布辞职。阿根廷陷入深重的发展危机。在梅内姆执政的十年中,虽然经济增长率曾一度达到8%,仍然由于政治危机而告终,至今未能摆脱危机。近二十年中,阿根廷换了12届政府,平均一年半换一个总统。

国家主权「雷区」:外交方面,实行「外围现实主义」政策,同美国确立战略结盟关系。1990年阿根廷参加美国发动的海湾战争。1997年获美国的非北大西洋盟国地位。认定在美国军事霸权形势下,坚持「民族独立、实行自主」的方针「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这种国际政策,使阿根廷实行货币准美元化,同美元捆绑在一起,丧失了汇率调节能力及金融政策自主权。阿根廷的新自由主义模式被海.迪.斯蒂芬定义为「新殖民主义发展模式」,即笔者称之的「弱资本主义」或「无资本主义」。某工会领袖怒道:「工人们奋斗了一个多世纪才争到的权利,短短几年就丧失殆尽。现在我们已成了殖民地,只差克林顿来这儿升上美国国旗了!」


「弱资本主义」丧失国家主权


由于坚持「特色社会主义」及强大的传统文明,中国改革迄今仍显示「崛起势头」,未呈现阿根廷之颓势。但值得高度预警的是:阿根廷经历过的「全球化」、「外资引进」、「国企私有化」、「官员腐败」、「两极分化」、「弱资本主义」等「新自由主义进程」,中国恰恰正在经历。我们切不可被GDP的高速增长所陶醉,因为阿根廷同样有过多年GDP的高增长,令人担忧的是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综合负效应。」对于胡温体制来说,以史为镜,一言以蔽之:中国别踩响「阿式雷区」!有13亿人口、7亿农民的东方大国要重蹈阿根廷覆辙,其危险性就不仅是「雷区」,恐怕是「雷海」了!由于坚持「特色社会主义」及强大的传统文明,中国改革迄今仍显示「崛起势头」,未呈现阿根廷之颓势。但值得高度预警的是:阿根廷经历过的「全球化」、「外资引进」、「国企私有化」、「官员腐败」、「两极分化」、「弱资本主义」等「新自由主义进程」,中国恰恰正在经历。一言以蔽之:中国别踩响「阿式雷区」!

近日,胡锦涛主席作为「亲民使者」访问拉美国家,在APEC会见国际政要,展开新政外交。阿根廷诸国,人称「全球化」典型的「经济雷区」,乃中国之「前车」。胡主席亲赴拉美,正是「监镜」应有之义。联想当年朱?基「踩地雷阵」豪言,愈感中国改革并非一路鲜花一路歌,而是充满「爆炸性」风险。笔者有种忧患意识,阿根廷在「全球化」改革中的惨痛教训,太值得中国警惕了!


「全球化」导演阿根廷兴衰


据北京大学董正华教授研究,二十世纪初,阿根廷人均GDP为3797美元,相当于美国的80%,位居世界第六位,比法、德都高。可谓「发达」势头。其后「全球化」的结果,使阿根廷从「盛世」到「衰败」,不过二十多年。1989年上台的梅内姆政府,面对八十年代出现的「全球化」浪潮,提出一整套「改制」理论,认为「全球化」,即「资本主义制度一体化」,以「信息革命」理论大兴「改制」之风。结果,「新经济机制」使本国工业陷入破产,「贸易自由化」使经济出现负增长。半数以上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1994年12月墨西哥爆发比索危机后,阿根廷资本大量外流,经济衰退,失业率猛增,显示阿根廷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后,已全面布上「雷区」。

国企私有化「雷区」:以惊人低价,将邮政、航空、铁路、保险、石油以及所有公用事业都卖光,使巨额利润流入私人腰包及国外资本,造成阿根廷大批工人失业和中下阶层贫困化。《纽约时报》揭露,梅内姆政府出卖国有资产所得100多亿美元收入,「有很多落进了政府官员的腰包」,或大规模转移到跨国大资产阶级手里。国内市场萎缩,许多中小企业陷入破产,经济形成危险恶性循环。

近二十年来,阿根廷劳动民众的收入损失了40%。1975年,阿根廷的贫富收入之比是1:8;1991年,恶化为1:16;1997年,更恶化为1:25。工厂大批裁员,失业率高达20%,工人生活急剧下降。中产阶级的贫困化也在继续,其人数增加了338%。1999年,退休职工每月只靠养老金?口,但劳动部长每月8000美元工资之外,还领取9000美元的退休金。政府内还存在高层犯罪集团,与军队以及军工企业勾结,通过国际「幽灵企业」,走私的武器多达6500吨,收入计1亿美元。两极分化使贫困人口以每天1.5万人的速度增加,失业率超过20-25%,激起民众极大愤怒。

新兴资产阶级「雷区」:七十年代以来,由于阿根廷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被西方国家认定为「巨大新兴市场」,巨额贷款流入阿根廷,使其外债负担从430亿美元猛增到2000年的1320亿美元。社会阶级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出现了新兴「跨国资产阶级」。其中许多人是政府官员,在国企私有化过程中,利用权力,牟取暴利,为跨国资产阶级服务。经济结构变化反映到政治上,就是「新兴阶级」急切需要控制国家政权。九十年代掌权的梅内姆就是这一阶级的代表人物。这个阶级十分腐败,并出现一个有10万之众的「政治寄生者」集团,2001年用于这方面的「政治开支」高达20亿至40亿美元。 


新兴资产阶级索要政权


社会政治「雷区」:「改革开放」造成经济衰退,民众不满激化为政治风暴。一个由失业者组织、进步劳工组织、人权组织和小商贩组织联合的广泛联盟―――「全国反贫阵线」发动起300多万民众参与的政治风暴:抢劫风暴席卷布宜诺斯艾利斯和其它许多地方。中产阶级也成了「反模式」的斗士,参加了2001年12月20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暴乱,临时总统被赶下台。2002年3月,阿根廷再次发生哄抢超市和商店事件,全国一片恐慌。4月23日,第五任经济部长莱尼科夫宣布辞职。阿根廷陷入深重的发展危机。在梅内姆执政的十年中,虽然经济增长率曾一度达到8%,仍然由于政治危机而告终,至今未能摆脱危机。近二十年中,阿根廷换了12届政府,平均一年半换一个总统。

国家主权「雷区」:外交方面,实行「外围现实主义」政策,同美国确立战略结盟关系。1990年阿根廷参加美国发动的海湾战争。1997年获美国的非北大西洋盟国地位。认定在美国军事霸权形势下,坚持「民族独立、实行自主」的方针「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这种国际政策,使阿根廷实行货币准美元化,同美元捆绑在一起,丧失了汇率调节能力及金融政策自主权。阿根廷的新自由主义模式被海.迪.斯蒂芬定义为「新殖民主义发展模式」,即笔者称之的「弱资本主义」或「无资本主义」。某工会领袖怒道:「工人们奋斗了一个多世纪才争到的权利,短短几年就丧失殆尽。现在我们已成了殖民地,只差克林顿来这儿升上美国国旗了!」


「弱资本主义」丧失国家主权


由于坚持「特色社会主义」及强大的传统文明,中国改革迄今仍显示「崛起势头」,未呈现阿根廷之颓势。但值得高度预警的是:阿根廷经历过的「全球化」、「外资引进」、「国企私有化」、「官员腐败」、「两极分化」、「弱资本主义」等「新自由主义进程」,中国恰恰正在经历。我们切不可被GDP的高速增长所陶醉,因为阿根廷同样有过多年GDP的高增长,令人担忧的是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综合负效应。」对于胡温体制来说,以史为镜,一言以蔽之:中国别踩响「阿式雷区」!有13亿人口、7亿农民的东方大国要重蹈阿根廷覆辙,其危险性就不仅是「雷区」,恐怕是「雷海」了!
确实要谨慎行事,中国人现在太急功近利,应该找回自己的沉稳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