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七年人们为什么骂张自忠是汉奸? 李惠兰 韩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1 10:06:23
                  一九三七年人们为什么骂张自忠是汉奸?
                  ——兼驳张廉云的《张自忠留平八日》
                                 李惠兰    韩明

一、        张自忠并未指挥过喜峰口抗战
为了将张自忠打扮成一贯抗日的英雄,1985年8月18日张廉云在《人民日报》上吹嘘张自忠被委任为“喜峰口前线总指挥。到1993年林治波写《张自忠传》又给张自忠加封为“二十九军前线总指挥”,这二人一唱一和,张自忠就成了喜峰口抗战英雄。他们曾欺骗了广大人民群众20年。但经过查阅1933年出版的多篇原始资料,包括宋哲元的喜峰口作战笔记,得出结论;张自忠在活着的时候未参加过喜峰口抗战。
1933年二十九军参加长城抗战,由军事委员会任命宋哲元为第三军团(二十九军、四十军)总指挥,秦德纯、庞炳勋为副总指挥。二十九军辖三个师,宋哲元将三个师分兵把守由城岭子、经董家口、喜峰口、罗文裕至马兰峪,长达二百里的防线,宋哲元部署第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负责以三屯营为中心 防守城岭子—喜峰口—潘家口一线的防御(当年迁安县今属迁西县);暂编第二师(师长刘汝明)防守罗文峪;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防守以遵化为中心由龙井关至马兰峪一线。宋哲元任命第三十七师第一零九旅旅长赵登禹为喜峰口作战前敌总指挥,第一一零旅王治邦旅长为副总指挥。战斗最激烈的是喜峰口,二十九军以大刀片和手榴弹近战夜袭日军,斩敌无数,喜峰口、罗文峪之胜利震惊中外。三屯营不在遵化县,更未设过指挥所,张自忠也没任过喜峰口或什么二十九军的总指挥,他所负责的马兰峪没和日军真正接触过。车晴供稿的蒋介石接见宋哲元等的照片(右图1933年3月20日《大公报》刊登宋哲元携秦德纯、庞炳勋赴保定向蒋公请示机宜后合影),车晴的解说词是假的(左一的庞炳勋被妄指为张自忠),原照片首见于1985年台湾出版的《宋故上将哲元将军遗集》上册第二十五页。这是张廉云使的偷梁换柱术,把别人的荣耀硬安在张自忠头上,这能算得上他是英雄吗?网上已有多人笑她认错了爹。






请看这是一个人吗?

二、        张自忠率团访日并非宋哲元所派,乃是日本驻屯军的约请
根据1937年4月13日《大公报》披露,张自忠任团长也是日方内定的。在12日通知张后,张于15日才赴平通知宋哲元及英美公使。日本之行共20余人(张廉云及其兄姐都去了),在日本各大城市游历了35天,吃洋餐、住豪华宾馆,花费了几十万银元,用的是中国对日本的庚子赔款。台湾李云汉著《卢沟桥事变》274页;香港1937年4月18日的《华字日报》都有详细说明。(日本以此为培养汉奸、间谍的特殊经费)。在中日关系极为紧张之时,张自忠在日本受到的是国宾待遇,超过了一个月前访日的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张群。张又拜见日本天皇又和东条英机合影。此时宋哲元为避日纠缠于5月回到山东乐陵,5月27日张自忠回国在青岛下船时,宋哲元曾派人去迎接并邀他到乐陵共商国事,被张拒绝,而去济南见韩复榘,直到7月14日,宋、张才见面,这能说是宋派他去的吗?张自忠此行违反了国民政府的两点纪律:一是地方政府(指冀察政务委员会)没有外交权,二是军人不许从事外交活动。他在未获得国民政府批准的情况下,擅自赴日并接受日本给他的国宾礼遇,这种行为早已超出了一个市长和师长的职权范围了。张自忠虽然未敢在日本签什么协定,但他回来后对日态度发生了极大变化,似害有二种病:1、因日本人让其参观了许多新式武器后,以至畏日;2、因日人对其优待而亲日,这些表现早已被录入《民国档案》1987、3期 卢沟桥事变第16次公报,他以38师为后盾,变成了二十九军中主和派的中坚。具体表现是在七七事变发生后的7月10日以后,他越权插手对日谈判(宋哲元去山东前已指定秦德纯负责对日交涉),张自忠又在7月15日天津宋宅召开的高级将领会议上和冯治安主战对立,因他的主和使宋哲元很为难,只好单独给冯治安下达《作战命令》(台湾秦孝仪主编《卢沟桥事变史料》上册148页),这次会议使二十九军的抗日行动被局限于北平地区。张廉云用张自忠访日系宋哲元所派当挡箭牌,骗得了民众,可改不了历史档案。
三、张自忠跌入日本人的陷阱
由于西安事变后宋哲元的思想言行趋于“中央化”,1937年他发表了《二十九军二十六年新决心》及37年1月20日在天津发表《会衡通令》,再次提出“枪口不对内,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侵占我土地侮辱我人民即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一定要打倒他”( 《北平时报》1937年1月21日)。日本人曾几次想通过宋哲元将华北变成第二满洲国已不可能了,因此决定在二十九军中另寻一合适人选,于是目标就定在张自忠身上。通过张自忠访日的表现日本人已定张为“知日人士”,所以七七事变后今井武夫就抛开秦德纯而直接找张自忠谈判了。据1937年7月11日《益世报》刊登“北平消息”:“日方及汉奸对宋部大肆挑拨谓日军此次行动,系拥护冀察利益,拒止中央军来占地盘,又对张自忠部下则谓仅打冯治安部不打张自忠部等语”( 《民国档案》1987、3期 卢沟桥事变第4次公报)。所以七七事变后同在北平的二十九军出现了“三十七师打,三十八师看”(报载冯治安部在卢沟桥开战,阮玄武部退至南口防守)的奇怪局面。张自忠经多次和日军方会谈,误认为日方只对宋、冯不满,而产生取宋而代之的野心。正当其策划之时,国民政府已获此情报,立即通知了二十九军驻南京办事处主任李世军。蒋介石于7月17日发表庐山讲话,强调二十九军不能动,冀察委员长宋哲元不能撤换。宋哲元接情报后于19日晨离津,当晚11时张自忠、张允荣找到桥本群(日本驻屯军参谋长)于20日凌晨签署了〈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史称香月细目)。此文件在张自忠死后五年日本投降后档案公开后由日方发表,共七条:
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
为实现7月11日签定的协定中的第三项,约定实行下列各项:
一、彻底弹压共产党的策动。
二、对双方合作不适宜的职员,由冀察方面主动予以罢免。
三、在冀察范围内,由其他各方面设置的机关中有排日色彩的职员,予以取缔。
四、撤去在冀察的蓝衣社、CC团等排日团体。
五、取缔排日言论及排日的宣传机关,以及学生、群众的排日运动。
六、取缔冀察所属各部队、各学校的排日教育及排日运动。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十九日
          第二九军代表            张 自 忠   张 允 荣
     又,撤去在北平城内的第三七师,由冀察主动实行之
以上内容因双方约定对外不发表,所以驻屯军只总括的发表,“根据协定第三项就取缔共产党和其他排日的具体方法达成协定”的声明。(原件见《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译稿 第五辑 《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184页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著)
张自忠签订《香月细目》出卖了三十七师,使平津提前陷落。
7月25日张自忠擅离天津职守,只身抵平和几个汉奸密谋夺权,他并非赴平开会,更没有任何人去车站迎接。张廉云编造秦德纯、石友三去车站迎接是假的。秦、石两人都是张的上司,按惯例上司是不能去车站接下属的。            此时大战即将爆发,根据二十九军一四三师师长刘汝明《刘汝明回忆录》(186页台湾1966年出版):《宋哲元于7月25日给我打电话:“子亮(刘汝明号)你赶快回去照计划做,8月1日行动”,宋要求各将领归位,他怎能同意张擅离职守呢?而张抵平三天也没给宋打过一个电话,反倒是宋向秦打听张来平事。根据《文史资料选辑》第52辑241页《秦德纯的一生》中叙述:“28日宋在武衣库私宅以电话问秦“张荩忱(张自忠号)来了,你知道吗?”秦答“我不知道,是委员长叫他来的吗?”宋答:“不是”。张自忠赴平连天津李文田都不知道。今日查明他是秘密抵平和汉奸们共谋夺权之事,故对二十九军各级都保密。所以张廉云编的秦德纯、石友三赴车站迎接,就是瞎话了。
五、黑色的7月28日:
此时形势极为紧张,广安门、廊坊都已开战。26日日方提出最后通牒,被宋拒绝,27日宋下令二十九军抵抗,同时接蒋介石两封电报 “一、要求固守北平三天。二、要宋离平赴保定报到”。
7月28日晨沙河保安队附敌,日军切断平绥铁路,北平变成孤城。赵登禹、佟麟阁战死。
宋、秦、冯、张(维藩)开紧急会议研究留秦德纯带石振纲四个团守北平三天之事,张自忠突然闯入,要宋离开,由他维持。因张在北平有阮玄武的一个独立39旅,此旅共6000余人且装备精良,从未与日军交战,只听张一人指挥,是他多年经营的夺权资本。如宋、张公开冲突,二十九军自己人打起来,可说不过去。为此宋哲元被迫让步手书给张三个代理后率秦德纯、张维藩、冯治安等离平。在当晚走到西直门时,秦德纯以军部名义下令给李文田,要他全面出击。
张自忠拿到代理书后(实际宋哲元没有任命权),第二天即到冀察政委会上班(国家规定7月29日为北平沦陷日),忙于组成他的班子,首先任命大汉奸潘毓桂为北平市警察局长,潘一上任立即召集记者训话,宣布“一切抗日排日言论为非法”。然后张自忠撤换了秦德纯八位冀察政委会委员,换上了八个汉奸,任命张允荣为平绥路局长;任命边守靖为天津市市长;李景阳为天津市警察局长。汉奸的班子都搭起来了,这是“奉命留平”仅“维持十天”?还是执行《香月细目》把平津变成“华北国”呢?
宋已拒绝日军方最后通牒,下令二十九军抵抗,对于这段张廉云总说是宋哲元让张留下来,我们要问?是让他抗日呢?还是让他当汉奸呢?。如果是需要安排治疗伤者,安葬死者,救济眷属,那二十九军有许多善后人员,用的着一位天津市长和掌握数万人马的大师长来干后勤吗?张廉云根本不能自圆其说。“宋哲元到了保定依然和张自忠有电报、电话联系,及张自忠致电李文田”那两段,史料都未见记载,又是其瞎编的。根据1937年7月29日《军政部参事严宽呈何应钦部长告宋秦离去平津失守电》:限即刻到。南京。斗鸡闸四号。何部长:一0一五密。极密。㈠演进日久之复杂化,俭晚实现。㈡闻俭晚战争,张、石等部有参加日军行动之说,冯部伤亡极惨,艳丑全部撤退。宋、秦亦走,平、津形同失守。㈢日人提出此间要员更动,实现。(张)自忠、(齐)燮元、(张)允荣、(潘)毓桂、张壁、(陈)仲孚、(陈)觉生将主要政,汉奸全获胜利。……退入居仁堂之二十九军部员兵及特务团、军训团忽然乱溃,行辕所有物件悉被掠去。㈦居仁堂已被张部进占。㈧职等今晨始避居西什库教堂。……。(录自台湾中央党史委员会库藏史料)这是奉命留平?还是一场政变?
此时的张自忠正努力活动希望日本人承认他的北平市长及冀察政委会委员长的任职;忙于将残留在北平的部队改编成保安队。其嫡系阮玄武的6000余人一枪未放全部投降,石振纲、刘汝珍(是一三二师赵登禹的部下)不甘作亡国奴而突围离平去投奔刘汝明(留有《1937血腥突围录》,可供后人了解。)。
六、天津李文田抗战使张自忠处于尴尬地位
张自忠致电李文田这一段是张廉云编的。目的是混淆视听,造成好像李抗日是张领导的假象。实际张自忠自7月25日擅离职守秘密赴平,未和驻津三十八师有任何联系,所以才有李文田打破三十八师编制,大家选举正、副总指挥之事。在送交报社的宣言稿中,宣布“喋血抗日义无反顾”署名的只有七人(李文田、刘家鸞、黄维纲、马彦狆、宁殿武、祁光远、李致远)并没有张自忠。反之7月29日当李文田打到日本驻屯军司令部时,张自忠给马彦狆发来了“和平有望”电报以阻止天津抗战倒是有案可查。
此时天津的李文田自7月25日张自忠秘密离津后他们就失去联系了,他已获知军长拒绝了日军的最后通牒,下令全军抵抗的消息,此时又接到了军部全面出击的命令,但找不到张师长,只好将分驻各处的三十八师各旅长招至自己的寓所开会,同时请了保安司令刘家鸞。刘是东北军于学忠的部下,是于学忠被迫撤离河北省时,托付宋哲元代为保存的一只精锐部队,有三千余人,受过严格训练。刘不隶属三十八师,此时被李文田请来参加七人会议。大家热烈讨论当前应变之策,并打破原三十八师编制,选举李文田、刘家鸞为正、副总指挥,集中全部队伍,于7月29日凌晨1时兵分三路,向火车站、飞机场、及海光寺日本驻屯军司令部发起进攻,日军遭此突袭,出乎意料。因为他们与张自忠有密约“对三十八师不开战”,所以将兵力集中北平。没想到天津也开了战,此时日军急电张自忠,张给天津市府秘书长发来“和平有望”电报,因马彦狆在英租界住宅躲炸弹而未见着。电报第二天才转到李文田手中。天津抗战正打的火热,至下午三时骤然停止,李文田、刘家鸞率部至马厂向宋哲元报到。李文田等人的抗日,使日本人不再相信张自忠,原打算利用张自忠控制三十八师,而如今李文田率部抗日,张已不能控制三十八师了,还要他何用?所以在7月30日宣布的北平维持会长是江朝宗;8月1日宣布的天津维持会长是高凌蔚。张自忠苦心经营的冀察政权再也没有汉奸围着他转了,日方抛开张自忠直接指挥汉奸了。此时的张自忠已成光杆司令,所以他只好躲进德国医院以保命了,张自忠“奉命留平”周旋的结果是5000日军开进北平城。张廉云说“宋哲元到了保定依然和张自忠有电报、电话联系”,这没有任何史料记载,又是她编的。因为张自忠由北平逃出后不但找不到宋哲元连李文田也失去联系。他根本不知道二十九军大部队到了那,如果是宋哲元命令张自忠留平,怎么他由北平逃出去见韩复榘而不去见宋哲元呢(实际上他连宋哲元在哪都不知道, 张廉云还说宋哲元和张自忠有电报、电话联系,那不是瞎扯吗)?能拿出记录来吗?
张自忠从北平逃出后的1937年9月《国民政府公报》第2479号颁布国民政府令“兹据军事委员会呈称:天津市市长兼陆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放弃责任迭失守地,著撤职查办……以振纲纪而儆效尤。”张自忠是自全面抗战以来第一个受此严重处分的军人。
下面还有两点疑问:
1、既然周恩来在1943年对张自忠给予那么高的评价——抗战军人之魂。而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执政了,周恩来当了国家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张自忠怎么连个烈士都没评上呢?(赵登禹可是毛泽东亲笔签的烈士证书)这和日本投降后公布的张自忠和日本人签订的《香月细目》有关系吗?
2、既然张自忠是那么完美无缺,为什么张廉云还要利用权势去删改周总理亲自组编的《文史资料第一辑》1960版何基沣、戈定远亲历者所写的文章那?是怕后人知道历史真相吗?

以上问题的原始资料都收集在2007年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的《七七事变前后》一书中,提供广大读者参考。也奉劝张廉云女士不要再在张自忠的“抗战史”上胡编了,历史就是历史,不要再把他人的功绩,往张自忠头上加了,也不要把张的过错推给他人。现在海峡两岸资料交流广泛,你搞的改史焚书(《七七事变前后》1997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曾被张廉云、张承钧销毁1100册),今日消灭史料的手段已行不通了,一手捂不过天。奉劝张廉云还是别再变戏法了,让张自忠将军的灵魂安息吧!
                                                  2010年10月
                  一九三七年人们为什么骂张自忠是汉奸?
                  ——兼驳张廉云的《张自忠留平八日》
                                 李惠兰    韩明

一、        张自忠并未指挥过喜峰口抗战
为了将张自忠打扮成一贯抗日的英雄,1985年8月18日张廉云在《人民日报》上吹嘘张自忠被委任为“喜峰口前线总指挥。到1993年林治波写《张自忠传》又给张自忠加封为“二十九军前线总指挥”,这二人一唱一和,张自忠就成了喜峰口抗战英雄。他们曾欺骗了广大人民群众20年。但经过查阅1933年出版的多篇原始资料,包括宋哲元的喜峰口作战笔记,得出结论;张自忠在活着的时候未参加过喜峰口抗战。
1933年二十九军参加长城抗战,由军事委员会任命宋哲元为第三军团(二十九军、四十军)总指挥,秦德纯、庞炳勋为副总指挥。二十九军辖三个师,宋哲元将三个师分兵把守由城岭子、经董家口、喜峰口、罗文裕至马兰峪,长达二百里的防线,宋哲元部署第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负责以三屯营为中心 防守城岭子—喜峰口—潘家口一线的防御(当年迁安县今属迁西县);暂编第二师(师长刘汝明)防守罗文峪;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防守以遵化为中心由龙井关至马兰峪一线。宋哲元任命第三十七师第一零九旅旅长赵登禹为喜峰口作战前敌总指挥,第一一零旅王治邦旅长为副总指挥。战斗最激烈的是喜峰口,二十九军以大刀片和手榴弹近战夜袭日军,斩敌无数,喜峰口、罗文峪之胜利震惊中外。三屯营不在遵化县,更未设过指挥所,张自忠也没任过喜峰口或什么二十九军的总指挥,他所负责的马兰峪没和日军真正接触过。车晴供稿的蒋介石接见宋哲元等的照片(右图1933年3月20日《大公报》刊登宋哲元携秦德纯、庞炳勋赴保定向蒋公请示机宜后合影),车晴的解说词是假的(左一的庞炳勋被妄指为张自忠),原照片首见于1985年台湾出版的《宋故上将哲元将军遗集》上册第二十五页。这是张廉云使的偷梁换柱术,把别人的荣耀硬安在张自忠头上,这能算得上他是英雄吗?网上已有多人笑她认错了爹。






请看这是一个人吗?

二、        张自忠率团访日并非宋哲元所派,乃是日本驻屯军的约请
根据1937年4月13日《大公报》披露,张自忠任团长也是日方内定的。在12日通知张后,张于15日才赴平通知宋哲元及英美公使。日本之行共20余人(张廉云及其兄姐都去了),在日本各大城市游历了35天,吃洋餐、住豪华宾馆,花费了几十万银元,用的是中国对日本的庚子赔款。台湾李云汉著《卢沟桥事变》274页;香港1937年4月18日的《华字日报》都有详细说明。(日本以此为培养汉奸、间谍的特殊经费)。在中日关系极为紧张之时,张自忠在日本受到的是国宾待遇,超过了一个月前访日的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张群。张又拜见日本天皇又和东条英机合影。此时宋哲元为避日纠缠于5月回到山东乐陵,5月27日张自忠回国在青岛下船时,宋哲元曾派人去迎接并邀他到乐陵共商国事,被张拒绝,而去济南见韩复榘,直到7月14日,宋、张才见面,这能说是宋派他去的吗?张自忠此行违反了国民政府的两点纪律:一是地方政府(指冀察政务委员会)没有外交权,二是军人不许从事外交活动。他在未获得国民政府批准的情况下,擅自赴日并接受日本给他的国宾礼遇,这种行为早已超出了一个市长和师长的职权范围了。张自忠虽然未敢在日本签什么协定,但他回来后对日态度发生了极大变化,似害有二种病:1、因日本人让其参观了许多新式武器后,以至畏日;2、因日人对其优待而亲日,这些表现早已被录入《民国档案》1987、3期 卢沟桥事变第16次公报,他以38师为后盾,变成了二十九军中主和派的中坚。具体表现是在七七事变发生后的7月10日以后,他越权插手对日谈判(宋哲元去山东前已指定秦德纯负责对日交涉),张自忠又在7月15日天津宋宅召开的高级将领会议上和冯治安主战对立,因他的主和使宋哲元很为难,只好单独给冯治安下达《作战命令》(台湾秦孝仪主编《卢沟桥事变史料》上册148页),这次会议使二十九军的抗日行动被局限于北平地区。张廉云用张自忠访日系宋哲元所派当挡箭牌,骗得了民众,可改不了历史档案。
三、张自忠跌入日本人的陷阱
由于西安事变后宋哲元的思想言行趋于“中央化”,1937年他发表了《二十九军二十六年新决心》及37年1月20日在天津发表《会衡通令》,再次提出“枪口不对内,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侵占我土地侮辱我人民即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一定要打倒他”( 《北平时报》1937年1月21日)。日本人曾几次想通过宋哲元将华北变成第二满洲国已不可能了,因此决定在二十九军中另寻一合适人选,于是目标就定在张自忠身上。通过张自忠访日的表现日本人已定张为“知日人士”,所以七七事变后今井武夫就抛开秦德纯而直接找张自忠谈判了。据1937年7月11日《益世报》刊登“北平消息”:“日方及汉奸对宋部大肆挑拨谓日军此次行动,系拥护冀察利益,拒止中央军来占地盘,又对张自忠部下则谓仅打冯治安部不打张自忠部等语”( 《民国档案》1987、3期 卢沟桥事变第4次公报)。所以七七事变后同在北平的二十九军出现了“三十七师打,三十八师看”(报载冯治安部在卢沟桥开战,阮玄武部退至南口防守)的奇怪局面。张自忠经多次和日军方会谈,误认为日方只对宋、冯不满,而产生取宋而代之的野心。正当其策划之时,国民政府已获此情报,立即通知了二十九军驻南京办事处主任李世军。蒋介石于7月17日发表庐山讲话,强调二十九军不能动,冀察委员长宋哲元不能撤换。宋哲元接情报后于19日晨离津,当晚11时张自忠、张允荣找到桥本群(日本驻屯军参谋长)于20日凌晨签署了〈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史称香月细目)。此文件在张自忠死后五年日本投降后档案公开后由日方发表,共七条:
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
为实现7月11日签定的协定中的第三项,约定实行下列各项:
一、彻底弹压共产党的策动。
二、对双方合作不适宜的职员,由冀察方面主动予以罢免。
三、在冀察范围内,由其他各方面设置的机关中有排日色彩的职员,予以取缔。
四、撤去在冀察的蓝衣社、CC团等排日团体。
五、取缔排日言论及排日的宣传机关,以及学生、群众的排日运动。
六、取缔冀察所属各部队、各学校的排日教育及排日运动。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十九日
          第二九军代表            张 自 忠   张 允 荣
     又,撤去在北平城内的第三七师,由冀察主动实行之
以上内容因双方约定对外不发表,所以驻屯军只总括的发表,“根据协定第三项就取缔共产党和其他排日的具体方法达成协定”的声明。(原件见《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译稿 第五辑 《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184页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著)
张自忠签订《香月细目》出卖了三十七师,使平津提前陷落。
7月25日张自忠擅离天津职守,只身抵平和几个汉奸密谋夺权,他并非赴平开会,更没有任何人去车站迎接。张廉云编造秦德纯、石友三去车站迎接是假的。秦、石两人都是张的上司,按惯例上司是不能去车站接下属的。            此时大战即将爆发,根据二十九军一四三师师长刘汝明《刘汝明回忆录》(186页台湾1966年出版):《宋哲元于7月25日给我打电话:“子亮(刘汝明号)你赶快回去照计划做,8月1日行动”,宋要求各将领归位,他怎能同意张擅离职守呢?而张抵平三天也没给宋打过一个电话,反倒是宋向秦打听张来平事。根据《文史资料选辑》第52辑241页《秦德纯的一生》中叙述:“28日宋在武衣库私宅以电话问秦“张荩忱(张自忠号)来了,你知道吗?”秦答“我不知道,是委员长叫他来的吗?”宋答:“不是”。张自忠赴平连天津李文田都不知道。今日查明他是秘密抵平和汉奸们共谋夺权之事,故对二十九军各级都保密。所以张廉云编的秦德纯、石友三赴车站迎接,就是瞎话了。
五、黑色的7月28日:
此时形势极为紧张,广安门、廊坊都已开战。26日日方提出最后通牒,被宋拒绝,27日宋下令二十九军抵抗,同时接蒋介石两封电报 “一、要求固守北平三天。二、要宋离平赴保定报到”。
7月28日晨沙河保安队附敌,日军切断平绥铁路,北平变成孤城。赵登禹、佟麟阁战死。
宋、秦、冯、张(维藩)开紧急会议研究留秦德纯带石振纲四个团守北平三天之事,张自忠突然闯入,要宋离开,由他维持。因张在北平有阮玄武的一个独立39旅,此旅共6000余人且装备精良,从未与日军交战,只听张一人指挥,是他多年经营的夺权资本。如宋、张公开冲突,二十九军自己人打起来,可说不过去。为此宋哲元被迫让步手书给张三个代理后率秦德纯、张维藩、冯治安等离平。在当晚走到西直门时,秦德纯以军部名义下令给李文田,要他全面出击。
张自忠拿到代理书后(实际宋哲元没有任命权),第二天即到冀察政委会上班(国家规定7月29日为北平沦陷日),忙于组成他的班子,首先任命大汉奸潘毓桂为北平市警察局长,潘一上任立即召集记者训话,宣布“一切抗日排日言论为非法”。然后张自忠撤换了秦德纯八位冀察政委会委员,换上了八个汉奸,任命张允荣为平绥路局长;任命边守靖为天津市市长;李景阳为天津市警察局长。汉奸的班子都搭起来了,这是“奉命留平”仅“维持十天”?还是执行《香月细目》把平津变成“华北国”呢?
宋已拒绝日军方最后通牒,下令二十九军抵抗,对于这段张廉云总说是宋哲元让张留下来,我们要问?是让他抗日呢?还是让他当汉奸呢?。如果是需要安排治疗伤者,安葬死者,救济眷属,那二十九军有许多善后人员,用的着一位天津市长和掌握数万人马的大师长来干后勤吗?张廉云根本不能自圆其说。“宋哲元到了保定依然和张自忠有电报、电话联系,及张自忠致电李文田”那两段,史料都未见记载,又是其瞎编的。根据1937年7月29日《军政部参事严宽呈何应钦部长告宋秦离去平津失守电》:限即刻到。南京。斗鸡闸四号。何部长:一0一五密。极密。㈠演进日久之复杂化,俭晚实现。㈡闻俭晚战争,张、石等部有参加日军行动之说,冯部伤亡极惨,艳丑全部撤退。宋、秦亦走,平、津形同失守。㈢日人提出此间要员更动,实现。(张)自忠、(齐)燮元、(张)允荣、(潘)毓桂、张壁、(陈)仲孚、(陈)觉生将主要政,汉奸全获胜利。……退入居仁堂之二十九军部员兵及特务团、军训团忽然乱溃,行辕所有物件悉被掠去。㈦居仁堂已被张部进占。㈧职等今晨始避居西什库教堂。……。(录自台湾中央党史委员会库藏史料)这是奉命留平?还是一场政变?
此时的张自忠正努力活动希望日本人承认他的北平市长及冀察政委会委员长的任职;忙于将残留在北平的部队改编成保安队。其嫡系阮玄武的6000余人一枪未放全部投降,石振纲、刘汝珍(是一三二师赵登禹的部下)不甘作亡国奴而突围离平去投奔刘汝明(留有《1937血腥突围录》,可供后人了解。)。
六、天津李文田抗战使张自忠处于尴尬地位
张自忠致电李文田这一段是张廉云编的。目的是混淆视听,造成好像李抗日是张领导的假象。实际张自忠自7月25日擅离职守秘密赴平,未和驻津三十八师有任何联系,所以才有李文田打破三十八师编制,大家选举正、副总指挥之事。在送交报社的宣言稿中,宣布“喋血抗日义无反顾”署名的只有七人(李文田、刘家鸞、黄维纲、马彦狆、宁殿武、祁光远、李致远)并没有张自忠。反之7月29日当李文田打到日本驻屯军司令部时,张自忠给马彦狆发来了“和平有望”电报以阻止天津抗战倒是有案可查。
此时天津的李文田自7月25日张自忠秘密离津后他们就失去联系了,他已获知军长拒绝了日军的最后通牒,下令全军抵抗的消息,此时又接到了军部全面出击的命令,但找不到张师长,只好将分驻各处的三十八师各旅长招至自己的寓所开会,同时请了保安司令刘家鸞。刘是东北军于学忠的部下,是于学忠被迫撤离河北省时,托付宋哲元代为保存的一只精锐部队,有三千余人,受过严格训练。刘不隶属三十八师,此时被李文田请来参加七人会议。大家热烈讨论当前应变之策,并打破原三十八师编制,选举李文田、刘家鸞为正、副总指挥,集中全部队伍,于7月29日凌晨1时兵分三路,向火车站、飞机场、及海光寺日本驻屯军司令部发起进攻,日军遭此突袭,出乎意料。因为他们与张自忠有密约“对三十八师不开战”,所以将兵力集中北平。没想到天津也开了战,此时日军急电张自忠,张给天津市府秘书长发来“和平有望”电报,因马彦狆在英租界住宅躲炸弹而未见着。电报第二天才转到李文田手中。天津抗战正打的火热,至下午三时骤然停止,李文田、刘家鸞率部至马厂向宋哲元报到。李文田等人的抗日,使日本人不再相信张自忠,原打算利用张自忠控制三十八师,而如今李文田率部抗日,张已不能控制三十八师了,还要他何用?所以在7月30日宣布的北平维持会长是江朝宗;8月1日宣布的天津维持会长是高凌蔚。张自忠苦心经营的冀察政权再也没有汉奸围着他转了,日方抛开张自忠直接指挥汉奸了。此时的张自忠已成光杆司令,所以他只好躲进德国医院以保命了,张自忠“奉命留平”周旋的结果是5000日军开进北平城。张廉云说“宋哲元到了保定依然和张自忠有电报、电话联系”,这没有任何史料记载,又是她编的。因为张自忠由北平逃出后不但找不到宋哲元连李文田也失去联系。他根本不知道二十九军大部队到了那,如果是宋哲元命令张自忠留平,怎么他由北平逃出去见韩复榘而不去见宋哲元呢(实际上他连宋哲元在哪都不知道, 张廉云还说宋哲元和张自忠有电报、电话联系,那不是瞎扯吗)?能拿出记录来吗?
张自忠从北平逃出后的1937年9月《国民政府公报》第2479号颁布国民政府令“兹据军事委员会呈称:天津市市长兼陆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放弃责任迭失守地,著撤职查办……以振纲纪而儆效尤。”张自忠是自全面抗战以来第一个受此严重处分的军人。
下面还有两点疑问:
1、既然周恩来在1943年对张自忠给予那么高的评价——抗战军人之魂。而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执政了,周恩来当了国家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张自忠怎么连个烈士都没评上呢?(赵登禹可是毛泽东亲笔签的烈士证书)这和日本投降后公布的张自忠和日本人签订的《香月细目》有关系吗?
2、既然张自忠是那么完美无缺,为什么张廉云还要利用权势去删改周总理亲自组编的《文史资料第一辑》1960版何基沣、戈定远亲历者所写的文章那?是怕后人知道历史真相吗?

以上问题的原始资料都收集在2007年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的《七七事变前后》一书中,提供广大读者参考。也奉劝张廉云女士不要再在张自忠的“抗战史”上胡编了,历史就是历史,不要再把他人的功绩,往张自忠头上加了,也不要把张的过错推给他人。现在海峡两岸资料交流广泛,你搞的改史焚书(《七七事变前后》1997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曾被张廉云、张承钧销毁1100册),今日消灭史料的手段已行不通了,一手捂不过天。奉劝张廉云还是别再变戏法了,让张自忠将军的灵魂安息吧!
                                                  2010年10月
您也是论坛老人了,应该知道规则,转载是要链接的。
杀之 发表于 2011-9-2 11:01
您也是论坛老人了,应该知道规则,转载是要链接的。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76509.shtml       接受版主批评,即刻补上。
天涯的链接也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