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兩岸與美國軍事外交的評估(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3/29 04:16:43
<P> </P>
<P> </P>
<P>四 兩岸軍事關係 </P>
<P>  由於眾所周知的緣故兩岸迄今仍然沒有建立良好的軍事互動機制,所以要在這個評估指標下尋找較多的軍事互動材料可能很不現實。但是我們知道,由於國內外的複雜因素我國於1996年3月8日至25日在東南沿海和台灣海峽舉行了彈道發射訓練、海空實彈實兵演習和三軍聯合作戰演習,結果美國克林頓政府卻以「觀察兩岸形勢」為藉口派遣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台灣島東部外海,使中美之間的關係降低到了冰點,同時兩岸關係也驟然緊張,大有一觸即發的態勢。因此選取1996年3月在台灣海峽舉行了軍事演習可能最具有代表性。</P>
<P>  今天可以看出這種直接由於兩岸軍事關係的因素而導致的中美關係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大致有以下幾個原因。</P>
<P>  首先,是美國長期以來奉行的兩岸政策使然。美國在冷戰後在兩岸關係問題上一直採取模糊戰略──既是「不統、不戰、不獨」政策,因此美國認為兩岸任何一方在台灣海峽大規模的軍事行動都會從根本上改變這個政策,「美國出於自身的利益考慮,既需要台灣這艘『不沈的航空母艦』,同時也擔心台灣利用沿海島嶼對大陸採取襲擾軍事行動,最後將自己捲入與中共的直接衝突之中去。」12 </P>
<P>  再者,是由於美國相信台灣是一個合乎美國標準的「民主社會」,內心有種宗教式的保護民主社會的本能。</P>
<P>  據此可以評估中美兩國關係的發展與兩岸之間軍事動態的發展情況有著直接的關係。如果大陸和台灣任何一方採取足以改變兩岸現狀的軍事行動都必然會引起中美兩國關係的較大變化,而最明顯的是對大陸的「關注」──因為美國有保護「台灣是弱者」的救世主心理。就連國外的一些學者所認為,一旦中國大陸對台灣訴諸武力,在外交努力失敗的情況下,美國的反應將在極大程度上取決於以下三個因素,「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的軍事行動;台灣採取的軍事行動;衝突爆發時,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能力的對比。」13根據目前的情形,由於兩岸關係存在很多的變數,這些變數主要是因為台灣的「畸形民主」所造成的「亂像眾生」使許多原本可以控制的因素可能在某種情形下失去控制,如台灣最近的選舉所導致的南北分裂的民眾心理,隨時都可能導致島內發生暴亂,因此變數很大。 </P>
<P>五 綜合評估 </P>
<P>  在上述三項「指標評估」中,已經詳細的將各個指標的評估假定給予了陳述。現在可以綜合對這三項進行綜合分析,以便得到更加完整的結論。</P>
<P>  在以上三項的指標中,無疑兩岸軍事關係是影響中美關係最大的一個變數,「影響中美關係發展有許多因素,其中最主要、最敏感、最容易引發大的危機就是台灣問題」14,它有可能在特定的環境與背景下,如台灣當局突然宣佈獨立或者由於內部爭論而發生大的島內動亂,等都可能直接導致兩岸的軍事衝突。正如國內官員所言,「如果台灣局勢失控,造成社會動蕩,危及台灣同胞的生命財產安全,損害台海地區的穩定,我們將不會坐視不管。」15而依靠我們上述的評估結論,一旦兩岸爆發衝突,無疑會導致中美關係不同程度的倒退,甚至陷入低谷。而相對於美國與台灣之間的軍事關係,由於我們反復強調的美國的東亞戰略,所以他並不會情願看到兩岸的直接衝突,維持現狀可能是它的最佳選擇,「對於海峽兩岸都存在密切利益關係的美國來說,兩岸任何一方的突襲行動都必然波及美國利益」,因此「維持海峽兩岸『和平穩定』的現狀是美國最大的利益」16。因此我們可以得出結論這個指標可能在某種程度下嚴重影響中美兩國的關係,但是一般而言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而對於中美之間的軍事關係,由於兩國之間強大的政治關係以及經濟關係,所以軍事關係遠遠沒有作為一個獨立的變數來影響兩國關係的走向,但是無疑一旦形成良好的軍事互動關係會更多的減少兩國之間爆發摩擦的變數,正如國內有學者所言,「軍事實力的特殊性在於,它是由諸多要素聚合而成的,一旦形成,就具有相對的對立性。」17</P>
<P>  因此可以大致得出結論,台灣問題仍然是影響中美關係的最大變數。可以假想如果兩岸之間軍事關係發展正常,中美兩國之間關係在可以預見的一兩年裡會健康地向前發展,而中美之間關係的良好發展無疑會對兩岸關係的健康發展產生積極效應,而為了中美關係的健康發展,兩國軍事之間的交往無疑會產生積極的效應。</P>
<P>  但是我們知道對於台灣問題,當前國際上干預台海的力量十分強大,台海戰爭的可能對手掌握著世界最強大的經濟、技術、軍事、聯盟甚至是核武力量,台海戰爭又是大陸過去所不熟悉的海空登陸戰,所以對中國大陸而言,台海戰爭獲勝的難度是空前的。孫子曰:「戰爭是生死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困難的問題是:一方面中國在決定國家命運的生死之戰中是輸不得的,另一方面中國也決不能讓祖國的神聖領土台灣分裂出去。因此,對於中國大陸、台灣和美國三方來說,誤解可能會導致最大的災難,正如美國學者、前駐華武官Monte R﹒Bullard認為的那樣,台海局勢有三個誤判可能導致台灣局勢的惡化,其中的兩個就是,美國軍隊認為他可以用軍事手段保護台灣並能夠實現「零傷亡之戰略」,另一個誤判就是台灣當局和台灣民眾深信無論什麼情況下,美國都會介入台海軍事衝突,給予他們幫助18。對於我們大陸來說,尤其需要對兩岸關係做出極為謹慎、嚴密的,而且能保證在最大程度上儘量能確保精確的評估,在此基礎上根據台灣島內事態的發展程度作出合理的、理智的以及近乎完善的必要反應。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有效確保兩岸關係、確保中美關係的健康發展。 </P><P> </P>
<P> </P>
<P>四 兩岸軍事關係 </P>
<P>  由於眾所周知的緣故兩岸迄今仍然沒有建立良好的軍事互動機制,所以要在這個評估指標下尋找較多的軍事互動材料可能很不現實。但是我們知道,由於國內外的複雜因素我國於1996年3月8日至25日在東南沿海和台灣海峽舉行了彈道發射訓練、海空實彈實兵演習和三軍聯合作戰演習,結果美國克林頓政府卻以「觀察兩岸形勢」為藉口派遣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台灣島東部外海,使中美之間的關係降低到了冰點,同時兩岸關係也驟然緊張,大有一觸即發的態勢。因此選取1996年3月在台灣海峽舉行了軍事演習可能最具有代表性。</P>
<P>  今天可以看出這種直接由於兩岸軍事關係的因素而導致的中美關係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大致有以下幾個原因。</P>
<P>  首先,是美國長期以來奉行的兩岸政策使然。美國在冷戰後在兩岸關係問題上一直採取模糊戰略──既是「不統、不戰、不獨」政策,因此美國認為兩岸任何一方在台灣海峽大規模的軍事行動都會從根本上改變這個政策,「美國出於自身的利益考慮,既需要台灣這艘『不沈的航空母艦』,同時也擔心台灣利用沿海島嶼對大陸採取襲擾軍事行動,最後將自己捲入與中共的直接衝突之中去。」12 </P>
<P>  再者,是由於美國相信台灣是一個合乎美國標準的「民主社會」,內心有種宗教式的保護民主社會的本能。</P>
<P>  據此可以評估中美兩國關係的發展與兩岸之間軍事動態的發展情況有著直接的關係。如果大陸和台灣任何一方採取足以改變兩岸現狀的軍事行動都必然會引起中美兩國關係的較大變化,而最明顯的是對大陸的「關注」──因為美國有保護「台灣是弱者」的救世主心理。就連國外的一些學者所認為,一旦中國大陸對台灣訴諸武力,在外交努力失敗的情況下,美國的反應將在極大程度上取決於以下三個因素,「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的軍事行動;台灣採取的軍事行動;衝突爆發時,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能力的對比。」13根據目前的情形,由於兩岸關係存在很多的變數,這些變數主要是因為台灣的「畸形民主」所造成的「亂像眾生」使許多原本可以控制的因素可能在某種情形下失去控制,如台灣最近的選舉所導致的南北分裂的民眾心理,隨時都可能導致島內發生暴亂,因此變數很大。 </P>
<P>五 綜合評估 </P>
<P>  在上述三項「指標評估」中,已經詳細的將各個指標的評估假定給予了陳述。現在可以綜合對這三項進行綜合分析,以便得到更加完整的結論。</P>
<P>  在以上三項的指標中,無疑兩岸軍事關係是影響中美關係最大的一個變數,「影響中美關係發展有許多因素,其中最主要、最敏感、最容易引發大的危機就是台灣問題」14,它有可能在特定的環境與背景下,如台灣當局突然宣佈獨立或者由於內部爭論而發生大的島內動亂,等都可能直接導致兩岸的軍事衝突。正如國內官員所言,「如果台灣局勢失控,造成社會動蕩,危及台灣同胞的生命財產安全,損害台海地區的穩定,我們將不會坐視不管。」15而依靠我們上述的評估結論,一旦兩岸爆發衝突,無疑會導致中美關係不同程度的倒退,甚至陷入低谷。而相對於美國與台灣之間的軍事關係,由於我們反復強調的美國的東亞戰略,所以他並不會情願看到兩岸的直接衝突,維持現狀可能是它的最佳選擇,「對於海峽兩岸都存在密切利益關係的美國來說,兩岸任何一方的突襲行動都必然波及美國利益」,因此「維持海峽兩岸『和平穩定』的現狀是美國最大的利益」16。因此我們可以得出結論這個指標可能在某種程度下嚴重影響中美兩國的關係,但是一般而言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而對於中美之間的軍事關係,由於兩國之間強大的政治關係以及經濟關係,所以軍事關係遠遠沒有作為一個獨立的變數來影響兩國關係的走向,但是無疑一旦形成良好的軍事互動關係會更多的減少兩國之間爆發摩擦的變數,正如國內有學者所言,「軍事實力的特殊性在於,它是由諸多要素聚合而成的,一旦形成,就具有相對的對立性。」17</P>
<P>  因此可以大致得出結論,台灣問題仍然是影響中美關係的最大變數。可以假想如果兩岸之間軍事關係發展正常,中美兩國之間關係在可以預見的一兩年裡會健康地向前發展,而中美之間關係的良好發展無疑會對兩岸關係的健康發展產生積極效應,而為了中美關係的健康發展,兩國軍事之間的交往無疑會產生積極的效應。</P>
<P>  但是我們知道對於台灣問題,當前國際上干預台海的力量十分強大,台海戰爭的可能對手掌握著世界最強大的經濟、技術、軍事、聯盟甚至是核武力量,台海戰爭又是大陸過去所不熟悉的海空登陸戰,所以對中國大陸而言,台海戰爭獲勝的難度是空前的。孫子曰:「戰爭是生死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困難的問題是:一方面中國在決定國家命運的生死之戰中是輸不得的,另一方面中國也決不能讓祖國的神聖領土台灣分裂出去。因此,對於中國大陸、台灣和美國三方來說,誤解可能會導致最大的災難,正如美國學者、前駐華武官Monte R﹒Bullard認為的那樣,台海局勢有三個誤判可能導致台灣局勢的惡化,其中的兩個就是,美國軍隊認為他可以用軍事手段保護台灣並能夠實現「零傷亡之戰略」,另一個誤判就是台灣當局和台灣民眾深信無論什麼情況下,美國都會介入台海軍事衝突,給予他們幫助18。對於我們大陸來說,尤其需要對兩岸關係做出極為謹慎、嚴密的,而且能保證在最大程度上儘量能確保精確的評估,在此基礎上根據台灣島內事態的發展程度作出合理的、理智的以及近乎完善的必要反應。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有效確保兩岸關係、確保中美關係的健康發展。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