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灾后重建与四川有何不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4/10 03:36:00
【日本新闻网5月12日消息】今天是中国汶川大地震已经3周年的纪念日,日本大地震也满了2个月。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一个多星期,日本新闻网接到了四川省发改委的联系,速要日本灾后重建的参考方案。因为国务院给四川省下了死命令:立即拿出一份灾后重建的方案。但是,中国还没有大地震后灾后重建的参考案例。
    日本新闻网立即联系了神户市政府,拿到了神户市在1995年大地震后的重建方案。但是,神户市的方案是城市重建方案,不太适合于多山区的四川省。于是,日本新闻网又联系了位于半山区的新泻县政府,拿到了2005年新泻县大地震后的重建方案。为了把这两个方案翻译成中文,不少在东京的中国留学生们出了大力。在四川大地震发生后第12天,我们背着厚厚的日本灾后重建方案飞抵成都,送到了四川省发改委。




中国汶川地震灾区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有机会在四川省发改委的安排下,坐着“应急交通”车进入地震灾区察看了被震塌的县城,和触目惊心的废墟。同时也了解了四川灾区在灾后重建中的诸多困难。
    日本大地震和中国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有什么不同?日本新闻网想作一比较,供各位网友参考。

    一,地震规模和受灾内容不同

    日本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所造成的结果,完全是不一样的。汶川大地震的最大灾难,是建筑物的倒塌,许多人被埋在震塌的废墟中遇难,甚至在震后的最初几天里,因为没有重型机械的帮助,许多人坚持不到最后而痛苦地离去。但是,日本的此次大地震,几乎没有被震塌的房子,哪怕在重灾区,几乎看不到被震裂的房子。日本灾区的大多数建筑能够抗拒这一次9级地震,真的很佩服他们的建筑质量。但是,日本的大地震“输”在海啸。10多米高的海啸席卷而来,把整个城市夷为平地,日本的那一些木结构房子被整栋卷入海中,或冲上河岸。于是在日本灾区,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景色:海啸所到之处,一片废墟。海啸未到之处,丝毫未损。而且废墟中很少有被埋的人,有人的也早已经被海啸卷走。
    所以,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在汶川大地震中最为紧俏的物资——帐篷,在日本根本用不着。因为灾民们有地方呆——没有倒塌的学校、体育馆和公民馆等。




汶川灾区的帐篷灾民村


日本宫城县灾区的避难所

    二,日本比汶川多了海啸和核泄漏两难
    汶川大地震遭遇的是一次性灾难,但是日本大地震遭遇的是地震、海啸、核泄漏三重连锁性灾难,因此,导致了大量的灾民无法在故乡重建家园。尤其是核泄漏,使得灾区多个行政建制市和町(相当于县建制)和村,政府机构和居民被迫整体搬迁到别的城市,使得日本一些城市出现了“市中市”,只是这个避难来的“市”,在人家的屋檐下没有自己的土地和行政区域,因此也根本谈不上灾后重建,只有苦苦的等待,等待核泄漏问题早一点解决,早一日重返故乡。但是,因为消除核污染需要许多年的时间,不排除这些行政建制最后被撤销和并入其他市町的可能。

   三,日本无法做到汶川那样整体重建

    汶川大地震后,灾后重建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建房土地。因为原来村落所在的山谷平原大多被挤压被毁,而山坡地带的地块因为地震而变得十分的松软,难以建房。因此,村镇整体搬迁到合适的地带,整体重建,是汶川大地震后重建的主要方法。




岩手县大槌町灾区

    日本灾后重建,也遇到找不到建房土地的问题——只是日本目前愁的是建临时安置房的土地,而不是整体搬迁整体建城的土地——日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原来的城区被海啸冲毁,垃圾清理至少需要2-3年的时间。而山坡地带本来就是海湾岩壁,很少有整块的如同学校操场那么大的平地,因此,日本政府准备了大量的资金用于建设灾民临时安置房,地方政府却因为找不到建房的平地,或者因为拥有土地的地主不可出让,使得大地震发生2个月至今,建成的临时安置房只有5000套,再建的只有3万套,还有5万套的建设计划还无法落实。

    四,日本灾民对生活质量要求高
   日本在灾后重建过程中,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不能降低灾后生活的质量。这主要体现在临时安置房的建设上。
    前一阵子,我们一直在帮日本的岩手县政府找中国企业生产的简易住宅。由于日本国内生产临时住宅的企业根本忙不过来,因此岩手县考虑进口中国的简易住宅。我找到了厦门和天津几家中国的生产企业,把资料拿给日本方面看。他们直摇头,因为中国企业生产的简易房,要不就是建筑工地用的拼装房,要不就是作为山间别墅使用的豪华木板房。而日本要的是,抗震能力达到8级以上,两室一厅,厨房卫生间和壁橱齐全,并有适当的室内装潢的房子。




岩手县陆前高田市的临时安置房内景

    记者跑到宫城县去看了他们建成的临时安置房,看完后记者都想住,走进里面,跟一般的公寓楼住宅没有什么两样,水电煤气一应俱全,还装有空调,政府还给每一户人家配置了冰箱、32英寸超薄电视机、洗衣机。一位政府官员对我们说:“这是最基本的生活条件”。我们想根本就不是“基本”,已经接近于奢侈。但是,对于日本人来说,也许这就是最起码的生活条件。
    至少,汶川大地震的中国灾民们,对于政府不会提出如此高的生活要求。
     五,土地私有制困扰日本灾后重建
    第五,土地制度问题成为中日两国政府实行灾后重建的又一个分水岭。日本的土地是实行私有制,因此,日本政府绝对做不到像中国政府那样,去搞一大片土地来建一个新城来安置灾民。因为在日本,即使拥有这些土地的地主们愿意出让,政府也掏不起这个购买土地的钱。而日本政府自己掌控的国有土地,除了山林,大多是河川,很少有成片的平地。
    因此,日本目前16万无家可归的灾民,情愿挤在避难所里,也要等待政府把废墟的垃圾清理完毕,以便重新回到自己的宅基地去盖新房,因为那一块地,即使经过海啸的清洗,还是属于他们自家的。




宫城县灾民搬入临时安置房

    所以,灾后重建对于日本政府来说,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可能要比中国政府来得大:这么多灾民在避难所里等待政府分给安置房,等待政府把他们家的废墟清理完毕,等待政府的救济款。
    日本灾民有一个很充分的理由:我们是缴税的,所以政府要管我们。
    我们发现,日本比社会主义还要社会主义。

     六,日本无法实现中国式的对口支援
    日本政府很羡慕中国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的一大做法——省市对口支援。日本一位内阁大臣在和记者谈到这个问题时,直说“中国的政治体制真好”。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国沿海各省市展开了对灾区市县的对口大支援,这种支援后来更有攀比竞争,使得灾区的新城一个比一个建得美。
    但是日本做不到。因为日本每一个地方城市的财政属于“自治”,而且财政本来也很紧张。即使县知事(相当于省长)或市长有这份对口支援的心思,到了议会就过不了关,市民们也会反对。所以,日本各地支援灾区,能够做到的是,接纳数百名或一千多名的灾民到他们城市里避难,地方政府提供公营住宅,提供必要的生活保障,提供适当的就业机会而已。对口支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七,日本灾后重建力不从心
    日本灾后重建存在许多力不从心的问题。首先是救灾部队。日本自卫队的总兵力为23万人,大地震发生后,先后投入的救灾兵力为12万6000人,占到总兵力的60%。我们在宫城县女川町采访时,看到自卫队卡车上喷印着三个字“地对空”。忽然醒悟到,这是一支导弹部队。打听了一下,他们居然来自于秋田县。秋田县的这支导弹部队是日本陆上自卫队中最精锐的部队,因为北朝鲜发生导弹时,日本就是由这支导弹部队负责对北朝鲜越境导弹实施拦截。当时我们想:“连导弹部队都出来灾区搬垃圾,日本真的没人了”。





    其二是民间救灾力量不足。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最初一个星期,居然没有车辆能够运送救灾物资到灾区。政府自己没有运输公司,只能请求民间运输公司出车,民间企业则要求政府提供汽油保障,而灾区附近根本就无油可供,因此扯皮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在灾区也是稻米产区,相当一部分房子没有倒,所以,最初一段时间的食品供应,还是依靠灾区政府和灾民互助解决,一人一天2个饭团,撑过了最初的困难时期。
    相比汶川大地震,中国动用民航力量调集和运送了大批军队在第一时间里投入救灾,民间更是自发地参与救灾,体现出中国的人多力量大和体制的优越性。

    3年过去,汶川大地震灾区已经是新城一片。3年后,日本的地震灾区也许才刚刚清理完废墟垃圾。所以,无论是在大灾面前,还是在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领域,中国都有比日本更强势更灵活更优越的地方,也许,这就是中国比别人跑得快的根本秘诀。

http://www.ribenxinwen.com/html/jiaodianxinwen/2011/0512/9333.html【日本新闻网5月12日消息】今天是中国汶川大地震已经3周年的纪念日,日本大地震也满了2个月。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一个多星期,日本新闻网接到了四川省发改委的联系,速要日本灾后重建的参考方案。因为国务院给四川省下了死命令:立即拿出一份灾后重建的方案。但是,中国还没有大地震后灾后重建的参考案例。
    日本新闻网立即联系了神户市政府,拿到了神户市在1995年大地震后的重建方案。但是,神户市的方案是城市重建方案,不太适合于多山区的四川省。于是,日本新闻网又联系了位于半山区的新泻县政府,拿到了2005年新泻县大地震后的重建方案。为了把这两个方案翻译成中文,不少在东京的中国留学生们出了大力。在四川大地震发生后第12天,我们背着厚厚的日本灾后重建方案飞抵成都,送到了四川省发改委。




中国汶川地震灾区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有机会在四川省发改委的安排下,坐着“应急交通”车进入地震灾区察看了被震塌的县城,和触目惊心的废墟。同时也了解了四川灾区在灾后重建中的诸多困难。
    日本大地震和中国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有什么不同?日本新闻网想作一比较,供各位网友参考。

    一,地震规模和受灾内容不同

    日本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所造成的结果,完全是不一样的。汶川大地震的最大灾难,是建筑物的倒塌,许多人被埋在震塌的废墟中遇难,甚至在震后的最初几天里,因为没有重型机械的帮助,许多人坚持不到最后而痛苦地离去。但是,日本的此次大地震,几乎没有被震塌的房子,哪怕在重灾区,几乎看不到被震裂的房子。日本灾区的大多数建筑能够抗拒这一次9级地震,真的很佩服他们的建筑质量。但是,日本的大地震“输”在海啸。10多米高的海啸席卷而来,把整个城市夷为平地,日本的那一些木结构房子被整栋卷入海中,或冲上河岸。于是在日本灾区,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景色:海啸所到之处,一片废墟。海啸未到之处,丝毫未损。而且废墟中很少有被埋的人,有人的也早已经被海啸卷走。
    所以,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在汶川大地震中最为紧俏的物资——帐篷,在日本根本用不着。因为灾民们有地方呆——没有倒塌的学校、体育馆和公民馆等。




汶川灾区的帐篷灾民村


日本宫城县灾区的避难所

    二,日本比汶川多了海啸和核泄漏两难
    汶川大地震遭遇的是一次性灾难,但是日本大地震遭遇的是地震、海啸、核泄漏三重连锁性灾难,因此,导致了大量的灾民无法在故乡重建家园。尤其是核泄漏,使得灾区多个行政建制市和町(相当于县建制)和村,政府机构和居民被迫整体搬迁到别的城市,使得日本一些城市出现了“市中市”,只是这个避难来的“市”,在人家的屋檐下没有自己的土地和行政区域,因此也根本谈不上灾后重建,只有苦苦的等待,等待核泄漏问题早一点解决,早一日重返故乡。但是,因为消除核污染需要许多年的时间,不排除这些行政建制最后被撤销和并入其他市町的可能。

   三,日本无法做到汶川那样整体重建

    汶川大地震后,灾后重建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建房土地。因为原来村落所在的山谷平原大多被挤压被毁,而山坡地带的地块因为地震而变得十分的松软,难以建房。因此,村镇整体搬迁到合适的地带,整体重建,是汶川大地震后重建的主要方法。




岩手县大槌町灾区

    日本灾后重建,也遇到找不到建房土地的问题——只是日本目前愁的是建临时安置房的土地,而不是整体搬迁整体建城的土地——日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原来的城区被海啸冲毁,垃圾清理至少需要2-3年的时间。而山坡地带本来就是海湾岩壁,很少有整块的如同学校操场那么大的平地,因此,日本政府准备了大量的资金用于建设灾民临时安置房,地方政府却因为找不到建房的平地,或者因为拥有土地的地主不可出让,使得大地震发生2个月至今,建成的临时安置房只有5000套,再建的只有3万套,还有5万套的建设计划还无法落实。

    四,日本灾民对生活质量要求高
   日本在灾后重建过程中,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不能降低灾后生活的质量。这主要体现在临时安置房的建设上。
    前一阵子,我们一直在帮日本的岩手县政府找中国企业生产的简易住宅。由于日本国内生产临时住宅的企业根本忙不过来,因此岩手县考虑进口中国的简易住宅。我找到了厦门和天津几家中国的生产企业,把资料拿给日本方面看。他们直摇头,因为中国企业生产的简易房,要不就是建筑工地用的拼装房,要不就是作为山间别墅使用的豪华木板房。而日本要的是,抗震能力达到8级以上,两室一厅,厨房卫生间和壁橱齐全,并有适当的室内装潢的房子。




岩手县陆前高田市的临时安置房内景

    记者跑到宫城县去看了他们建成的临时安置房,看完后记者都想住,走进里面,跟一般的公寓楼住宅没有什么两样,水电煤气一应俱全,还装有空调,政府还给每一户人家配置了冰箱、32英寸超薄电视机、洗衣机。一位政府官员对我们说:“这是最基本的生活条件”。我们想根本就不是“基本”,已经接近于奢侈。但是,对于日本人来说,也许这就是最起码的生活条件。
    至少,汶川大地震的中国灾民们,对于政府不会提出如此高的生活要求。
     五,土地私有制困扰日本灾后重建
    第五,土地制度问题成为中日两国政府实行灾后重建的又一个分水岭。日本的土地是实行私有制,因此,日本政府绝对做不到像中国政府那样,去搞一大片土地来建一个新城来安置灾民。因为在日本,即使拥有这些土地的地主们愿意出让,政府也掏不起这个购买土地的钱。而日本政府自己掌控的国有土地,除了山林,大多是河川,很少有成片的平地。
    因此,日本目前16万无家可归的灾民,情愿挤在避难所里,也要等待政府把废墟的垃圾清理完毕,以便重新回到自己的宅基地去盖新房,因为那一块地,即使经过海啸的清洗,还是属于他们自家的。




宫城县灾民搬入临时安置房

    所以,灾后重建对于日本政府来说,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可能要比中国政府来得大:这么多灾民在避难所里等待政府分给安置房,等待政府把他们家的废墟清理完毕,等待政府的救济款。
    日本灾民有一个很充分的理由:我们是缴税的,所以政府要管我们。
    我们发现,日本比社会主义还要社会主义。

     六,日本无法实现中国式的对口支援
    日本政府很羡慕中国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的一大做法——省市对口支援。日本一位内阁大臣在和记者谈到这个问题时,直说“中国的政治体制真好”。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国沿海各省市展开了对灾区市县的对口大支援,这种支援后来更有攀比竞争,使得灾区的新城一个比一个建得美。
    但是日本做不到。因为日本每一个地方城市的财政属于“自治”,而且财政本来也很紧张。即使县知事(相当于省长)或市长有这份对口支援的心思,到了议会就过不了关,市民们也会反对。所以,日本各地支援灾区,能够做到的是,接纳数百名或一千多名的灾民到他们城市里避难,地方政府提供公营住宅,提供必要的生活保障,提供适当的就业机会而已。对口支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七,日本灾后重建力不从心
    日本灾后重建存在许多力不从心的问题。首先是救灾部队。日本自卫队的总兵力为23万人,大地震发生后,先后投入的救灾兵力为12万6000人,占到总兵力的60%。我们在宫城县女川町采访时,看到自卫队卡车上喷印着三个字“地对空”。忽然醒悟到,这是一支导弹部队。打听了一下,他们居然来自于秋田县。秋田县的这支导弹部队是日本陆上自卫队中最精锐的部队,因为北朝鲜发生导弹时,日本就是由这支导弹部队负责对北朝鲜越境导弹实施拦截。当时我们想:“连导弹部队都出来灾区搬垃圾,日本真的没人了”。





    其二是民间救灾力量不足。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最初一个星期,居然没有车辆能够运送救灾物资到灾区。政府自己没有运输公司,只能请求民间运输公司出车,民间企业则要求政府提供汽油保障,而灾区附近根本就无油可供,因此扯皮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在灾区也是稻米产区,相当一部分房子没有倒,所以,最初一段时间的食品供应,还是依靠灾区政府和灾民互助解决,一人一天2个饭团,撑过了最初的困难时期。
    相比汶川大地震,中国动用民航力量调集和运送了大批军队在第一时间里投入救灾,民间更是自发地参与救灾,体现出中国的人多力量大和体制的优越性。

    3年过去,汶川大地震灾区已经是新城一片。3年后,日本的地震灾区也许才刚刚清理完废墟垃圾。所以,无论是在大灾面前,还是在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领域,中国都有比日本更强势更灵活更优越的地方,也许,这就是中国比别人跑得快的根本秘诀。

http://www.ribenxinwen.com/html/jiaodianxinwen/2011/0512/9333.html
日本人的生活要求就是高啊


有些事情日本人永远也学不来
例如中国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
例如人民子弟兵的军魂和鱼水情

有些事情日本人永远也学不来
例如中国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
例如人民子弟兵的军魂和鱼水情
但是,日本的此次大地震,几乎没有被震塌的房子,哪怕在重灾区,几乎看不到被震裂的房子

私货还是不少,日本的地震震级不小,但是震源深度和距离都很大,烈度比汶川差远了。。。
很有货啊,咱就是纳闷了,到了这程度,还有去舔的,不嫌累么?
就汶川那个情况,把日本建筑搬过去也照样完蛋,摇不倒也被巨石砸倒。要说建筑物不倒,汶川县城房子倒是大部分没倒,断裂带延伸方向的几个县就惨了,山都垮了,北川部分城区被埋。
小日本这次主要还是核危机
四川的救灾和重建不仅仅是“人多力量大和体制的优越性”。
拐弯抹角的就是想说日本好嘛
这文章一看就是夹带私货,整篇胡编的
为了伪装,后面再装模作样说几句TG力量大的优势

真恶心的文章
而且还是高级私货,连图片都弄得这么真实~
拐弯抹角滴说小日本好 哈

偏偏不提这TMD是太平洋地震,震源在小日本本土130公里外,烈度远远比不上中国
日本人操蛋的穷讲究也是事实,
本来食品价就非常贵,可吃东西却也是只吃一小部分,很多材料都白白扔掉了
二个国家体制和民情不同,所以在灾后重建上会有不同的结果。还是TG的牛呀!
不过我确实觉得,汶川重建 有点 做样子的感觉~

汶川那种地方 就不适合重建~ 应该 搬迁, 那种地形 那种环境
再遇到 地震 还得 完蛋~
重建成什么规模都得完蛋~
爷爷的儿子 发表于 2011-5-13 10:33

汶川当初的损伤就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北川已经整体搬迁重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