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退休将军如何评价志愿军铁原狙击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6/04 09:29:11
核心提示:这位出身桂系的老将军,最为佩服的就是志愿军这条酷似“飞舞的链条”的防线。他说,把部队分散到点上,而且顶一下就换地方,这种看不到一条真正防线的打法,一个连可以当几个连用。

本文摘自《铁在烧》,作者:弓云,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战斗进行到下午,中国军队依然控制着山头,他们发动了一次反击。这次巧妙的反击目标是第一连和彩乐里。战斗中他们突破绕袭到了第一连的背后,切断了它与后续部队的联系。此时能见度很低,很难分辨山谷中运动的军队。因此,为了掩护第一连放在中国军队和彩乐里之间的第三连完全无法发挥作用。中国军队的运动路线飘忽不定,使加拿大人的子弹很难打到他们。

种子山对于中国军队的补给线和通过铁原的交通线来说十分重要,因此他们最大限度地加强了这个阵地,并有效地顶住了第四连的进攻。连续多次的攻击均告失败,因为中国人在阵地上布置了非常有效的机枪巢和密如蛛网的坑道工事。同时,如果我们进展太快,会在敌军阵线上变得太突出。战斗中,皇家加拿大步兵第2团的情况越来越危险,他们既不可能占领种子山,也无法坚守住彩乐里。于是罗宾汉旅长下令撤退,并要求在后方建立新的可靠防线。在中国军队冲到面前的时候,加拿大官兵们不得不杀出重围(fought their way back)后撤下来,到达预定构筑工事的后方阵地。”

说来可笑,其实如同前线每一个据守的要点,种子山上的志愿军部队人数并不多,仅有566团二营四连一个连的部队。而罗宾汉旅长的回忆中,并没有说明这次进攻的全部兵力。为了拿下种子山,除了第2步兵团的步兵和皇家第二骑炮兵团的三个炮群,实际上加拿大人还出动了八辆坦克,并得到了美军六架冒着恶劣天气起飞的飞机的支援。

在这样悬殊的兵力对比下,为何加拿大部队依然轻易败下阵来呢?

应该说加拿大人的进攻计划本身就存在问题。此战加拿大第25旅名义上出动一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发动攻击,但实际上只有第2步兵团的四个连投入战斗,而这四个连在进攻中又被同时投入到四个不同的方面,显然是胃口太大,摊子铺得过开。真正用于攻击种子山主峰的只有第四连一个连。本来以一个旅打一个连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实战中在主峰正面双方的兵力却几乎旗鼓相当。分散使用兵力是兵家大忌,加拿大25旅的攻击因此显得华而不实,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老将罗宾汉旅长此战未免有些过于轻敌。这也让加拿大人重新认识了中国人的战斗力,他们将这次战斗称为朝鲜战场上与中国军队“第一次真正的交锋(first serious engagement)”。

攻击失败的加拿大旅得到命令,他们被要求迅速组织第二次攻击,夺取这个中国人在通往铁原道路上埋下的钉子。

吃了一次苦头的罗宾汉准将不敢再托大。这一次,他的作战部署异常谨慎。由于天气不好,得不到空军支援的加拿大军团在接下来两天多的时间里只能和中国守军进行零敲碎打式的战斗,直到6月2日凌晨才在美军配合下发动了下一次总攻。这一次,中国军队不再固守,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后,他们放弃了种子山主峰,6月2日上午11时,加拿大第25旅终于夺得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战利品。

能够将敌军一个旅粘在阵地前整整三天,按照189师在铁原阻击战中的作战原则,这属于一次圆满完成任务的防御作战。如果不是欺负加拿大25旅作战经验不足,志愿军很少在一个要点上坚守这样长的时间。实际上,在铁原的防御作战中,大多数志愿军的阵地都是一次性的 顽强地对进攻敌军进行一次阻击,随后立即放弃,转移到附近的预备阵地等待下一次较量。
核心提示:这位出身桂系的老将军,最为佩服的就是志愿军这条酷似“飞舞的链条”的防线。他说,把部队分散到点上,而且顶一下就换地方,这种看不到一条真正防线的打法,一个连可以当几个连用。

本文摘自《铁在烧》,作者:弓云,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战斗进行到下午,中国军队依然控制着山头,他们发动了一次反击。这次巧妙的反击目标是第一连和彩乐里。战斗中他们突破绕袭到了第一连的背后,切断了它与后续部队的联系。此时能见度很低,很难分辨山谷中运动的军队。因此,为了掩护第一连放在中国军队和彩乐里之间的第三连完全无法发挥作用。中国军队的运动路线飘忽不定,使加拿大人的子弹很难打到他们。

种子山对于中国军队的补给线和通过铁原的交通线来说十分重要,因此他们最大限度地加强了这个阵地,并有效地顶住了第四连的进攻。连续多次的攻击均告失败,因为中国人在阵地上布置了非常有效的机枪巢和密如蛛网的坑道工事。同时,如果我们进展太快,会在敌军阵线上变得太突出。战斗中,皇家加拿大步兵第2团的情况越来越危险,他们既不可能占领种子山,也无法坚守住彩乐里。于是罗宾汉旅长下令撤退,并要求在后方建立新的可靠防线。在中国军队冲到面前的时候,加拿大官兵们不得不杀出重围(fought their way back)后撤下来,到达预定构筑工事的后方阵地。”

说来可笑,其实如同前线每一个据守的要点,种子山上的志愿军部队人数并不多,仅有566团二营四连一个连的部队。而罗宾汉旅长的回忆中,并没有说明这次进攻的全部兵力。为了拿下种子山,除了第2步兵团的步兵和皇家第二骑炮兵团的三个炮群,实际上加拿大人还出动了八辆坦克,并得到了美军六架冒着恶劣天气起飞的飞机的支援。

在这样悬殊的兵力对比下,为何加拿大部队依然轻易败下阵来呢?

应该说加拿大人的进攻计划本身就存在问题。此战加拿大第25旅名义上出动一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发动攻击,但实际上只有第2步兵团的四个连投入战斗,而这四个连在进攻中又被同时投入到四个不同的方面,显然是胃口太大,摊子铺得过开。真正用于攻击种子山主峰的只有第四连一个连。本来以一个旅打一个连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实战中在主峰正面双方的兵力却几乎旗鼓相当。分散使用兵力是兵家大忌,加拿大25旅的攻击因此显得华而不实,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老将罗宾汉旅长此战未免有些过于轻敌。这也让加拿大人重新认识了中国人的战斗力,他们将这次战斗称为朝鲜战场上与中国军队“第一次真正的交锋(first serious engagement)”。

攻击失败的加拿大旅得到命令,他们被要求迅速组织第二次攻击,夺取这个中国人在通往铁原道路上埋下的钉子。

吃了一次苦头的罗宾汉准将不敢再托大。这一次,他的作战部署异常谨慎。由于天气不好,得不到空军支援的加拿大军团在接下来两天多的时间里只能和中国守军进行零敲碎打式的战斗,直到6月2日凌晨才在美军配合下发动了下一次总攻。这一次,中国军队不再固守,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后,他们放弃了种子山主峰,6月2日上午11时,加拿大第25旅终于夺得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战利品。

能够将敌军一个旅粘在阵地前整整三天,按照189师在铁原阻击战中的作战原则,这属于一次圆满完成任务的防御作战。如果不是欺负加拿大25旅作战经验不足,志愿军很少在一个要点上坚守这样长的时间。实际上,在铁原的防御作战中,大多数志愿军的阵地都是一次性的 顽强地对进攻敌军进行一次阻击,随后立即放弃,转移到附近的预备阵地等待下一次较量。
整个189师的防御正面,志愿军都在进行着这种令美军十分郁闷的战斗。


萨曾拿了志愿军在铁原防御战中的作战经过给一位住在神户的国民党退休老将军看,请他作为老对手点评一下这场作战“共军”打得怎么样。这位出身桂系的老将军,最为佩服的就是志愿军这条酷似“飞舞的链条”的防线。他说,把部队分散到点上,而且顶一下就换地方,这种看不到一条真正防线的打法,一个连可以当几个连用。因为它打一仗就换一个地方,对手每次和它交手都要重新研究其阵地地形和布防,而研究明白了来打它,它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美国人和日本人打仗都是重视火力的,抗战的时候,日本陆军的炮打得半边天都是黑的,这边半边天又是红的。当时国民党守军最怕这样的炮击,缺乏意志的部队在阵地上不要说打,连待也待不住。美国军队的炮兵只怕比日军还要厉害,但是碰上这样的防守,大概大部分炮弹都要打到没人的地方去了。正常的防线,打蛇打七寸,你只要咬住一点突破了就可以撕开它,这样的防御阵地是个动态的,你根本不知道它的七寸在哪儿怎么打呢?抗战的时候国民党军队和日军打防御战,可是吃过大亏的。开始,是布置成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样的防线,一点突破就会全线溃败,后来,也有部分精锐部队改变打法,分成小部队据点死守,叫做“有一房守一房,有一屋守一屋”,那样损失可就大了,往往是守点的部队一打就是无人生还,再一打还是无人生还。这个仗打得没希望,几次以后没开始打守军就要跑了。

萨随口问了一句:抗战的时候国民党军队,是不是如果用这样的做法和日本人打,打一下撤一下,作战效果要好得多?

老先生摇摇头,说恐怕不行,那时据点死守都是规定谁丢了某某阵地杀谁的头,你允许他撤退转移,怎么督战呢?

在谈他的看法之前,老先生曾经先发了一点感慨。

他说,你看,这个守铁原(实际是铁原的前方阵地)的63军,有一个188师,一个189师呢。当年广西也有这样两个师,188师和189师,也是打防御出了名的。

按照老先生的说法,桂系这两个师打防御出了名,是在黄梅-广济作战,打的就是在南京城下大屠杀的那个日军第六师团。双方恶战大风岭,血斗龙顶寨,那一仗打得星月无光,中国兵的尸体把战壕都填满了,但依然苦苦支撑,日本兵也被打得满坡尸首。两军反复争夺,整整打了半个月,最后,连188师(师长刘任)的番号都打没了。撤退的时候,桂军弟兄们听到当地老百姓编了歌子来唱。

老爷子学了当地湖北的口音,这样地唱起来:“军队要学一八九,一八八,到处有人夸 ”

唱着,忽然停了,老军人把没牙的嘴紧紧抿住了,微闭的眼中已是泪光闪现。

不相干的两支军队,一战抗日,再战援朝,都是顶得最苦的仗,一八九, 一八八,莫非也是宿命?

忽然意识到,当了一辈子国民党的老先生,说了半天,却没有对志愿军这支共产党的军队说一个不字。

那次采访回来,和一个解放军报社的编辑谈起这件事。他淡淡一笑,说这样的事儿多了,总是被日本兵追着跑的,他这是羡慕。

换了别人,萨可能会责怪他过于狂傲 那是跟日本侵略军死拼过的老前辈啊。但是对这位编辑,我能够理解他的自豪。

这位编辑的父亲,是在朝鲜停战之后,误触地雷牺牲的。

他说,我父亲最后在医院说这个兵当得值,50年入朝,看着美国人从鸭绿江被我们用刺刀赶回三八线,还看到美国人签了字。

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的中国军人大半被挤到了国土的一角,我们是苦胜而已。我们胜了,可是敌人并不怕我们,或许是这位出身桂系的老军人心中最深处的隐痛。

采访志愿军老兵的时候,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们出国时候的心情都是“我要打”,如果换成“要我打”呢?

看来,就算是好的战术,也要看什么样的部队。志愿军能在铁原打出“飞舞的链条”,指挥官的战术固然重要,如果下层官兵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没有“我要打”的觉悟,依然不可能顶住美军的进攻。近代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在于近代军队最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木偶,而现代军队的士兵需要很清楚自己为何而战,即便没有人指挥,自己也知道会怎样去作战。尽管从装备上说,志愿军在近代军队中很难算先进,但从这一点来说,这却是一支地地道道的现代军队。

中国陆军至今威名远震,或正是得益于此。
萨苏的文章啊
就是这些可爱的人,才使得小白兔有了现在的地位!
那时候的共军是了不起,国军咋就那么废物呢
保家卫国的口号不是白叫的
那个时候的TG,真的是身经百战啊。{:hao:}
阻击战吧?怎么会是狙击战呢?
格雷格 发表于 2011-2-17 22:07


    我记着这篇文章里的这次战斗讲的好像是收编的国民党部队 …So…
那位大大出来提供一下资料?
格雷格 发表于 2011-2-17 22:07
那是共军真是人民的军队,国军真不是人民的军队。
长,回头再看。
抗美援朝,可以算是人类史上轻步兵的巅峰表现了
敬佩我们的先烈
貌似陈明仁就是以线代点守住的四平,国军其他的部队怎么都不学学呢。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向那些与外国敌对势力交战保卫祖国和平的前辈致敬
63军前身是晋察冀野战军冀中纵队
回复 2# 还有王法吗?


    牺牲太大了  敬仰!!
就GMD那种兵,让他们打阻击战?算了,还是想天顶星人什么时候来吧。
KMT的兵换TG领导战斗力暴涨
回复 17# senmi77


    也不能这么说。。KMT的兵是好兵,要不然当初74师的俘虏也不会被华野的各个纵队抢着要,也不会有淮海战役中的火线晋升从俘虏到最后共军连长还是排长,也不会有60熊的美誉。
汗 怎么标的是原名 不如萨苏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