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守护着信仰 大金国完颜后裔在河南鹿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4/04 07:05:05




    他们是金兀术后人,分布在河南省鹿邑县11个村落,同属于“完颜部落”。他们在这里沉默了400年。

    他们依然守护着女真完颜氏的民间信仰;他们不听不看与岳飞有关的戏曲、电影,恪守同姓同族不通婚的祖训;他们把马、狗和喜鹊视若神灵,崇敬有加;他们性格率直,崇文尚武。

    鹿邑成为完颜女真后裔最大聚居地

    鹿邑县涡北镇完楼村聚居着1000多名完颜氏村民。村头是他们的祖先完颜必重的墓地,立于明朝万历27年的墓碑已经风化。1994年,完颜家族重修了完颜必重的墓碑。

    完颜三坤在鹿邑县完颜家族中是一个活跃人物,曾担任过马铺镇卫生院院长,现在鹿邑县卫校工作。2006年6月18日,他只身一人赴黑龙江省阿城市参加了“上京国际第四届金源文化节”。

    他告诉记者,他们是完颜宗弼的后裔,“完颜宗弼就是金兀术”。据他考证,他们的祖先是明朝万历年间从安徽肥东迁徙来的。元末明初,金太祖四太子完颜宗弼的后代完颜佩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被封为“女真将军”,封地在今天的安徽肥东县完颜牌坊村。明万历年间,完颜佩的10世孙完颜必重由肥东赴京赶考中得探花,为官河南,落户鹿邑。

    安徽肥东完颜牌坊村的《完氏重修宗谱》记载:“爱吾公字必孝,生于明万历乙未年,年弱冠为国学生。公本兄弟三人,长公子必重,未冠时报名袭职,得中后从戎至河南,不知所终。”

    曾任鹿邑县教育局副局长的完颜德福说,解放前,完楼村有占地50多亩的完颜祠堂,建筑规制为传统庙堂式,体现了金代建筑风格,又汇集了满族民族特色和皇家文化内涵。祠堂内有很多碑记,正面挂着完颜家族世代祖先画像,本地人称“影”,完颜祖定俗每年农历三月十五为祭祖拜影之日,可惜后来被毁坏了。

    完颜三坤说,完颜家族把居住的村子均冠以完姓,鹿邑县有完楼村、完老家村、完天齐村、完观庙村等。除完楼村外,在马铺、太清、贾滩、杨湖口等5个乡镇的10个自然村也聚居着完颜氏村民。河南除了鹿邑的5000多人外,汝州和禹州还有500多人。

    完颜三坤在第四届金源文化节上了解到,现在所知道的全国完颜女真后裔有1万多人,人口比较多的是鹿邑县,另外,甘肃省泾川县的完颜村有3000多人,安徽肥东县的完颜牌坊村有2000多人。

    隐族易姓保留血统

    从元朝到1987年这段时间里,鹿邑的完颜家族却是汉族,单姓“完”。

    河南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任崇岳曾数次到鹿邑县考察,他说,《完颜氏家谱》记载,天兴三年,延续了119年的金朝灭亡,那些达官贵族隐族易姓,四处逃生,改女真族为汉族,改复姓“完颜”为“完”姓。《金史·国语解》中说:“完颜,汉姓曰王。”

    在金国100多年的历史中,只有王族宗室才姓完颜。他们冒着极大风险保存完颜姓氏是要子孙记住,他们是完颜王族宗室的血脉。

    据他考证,万历44年,建州女真族首领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后来皇太极废除女真旧称,定族名为满洲,即天子位后定国号为大清,女真族的名字就慢慢消失了。

    任崇岳说,20世纪80年代初,马铺镇完老家村的完颜后勤等人听说安徽肥东县人民政府批准了完颜牌坊村完氏的请求,将单姓“完”改为“完颜”、汉族恢复成满族的消息后,也向鹿邑县政府提出申请。鹿邑县政府非常重视,派人到安徽肥东县调查了解。1987年,鹿邑的单姓“完”改为复姓“完颜”,汉族也改成了满族。

    在这以前的岁月里,他们在鹿邑默默地生活着。

    2006年6月18日,完颜三坤应邀参加第四届金源文化节,走进了公众视野。

    阿城市被称为“女真肇兴地,大金第一都”,史称金上京会宁府。从1115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松花江支流阿什河畔建都立国开始,这里历经金太祖、金太宗等四位皇帝。1153年,金国将首都迁至燕京。清宣统元年在阿城设县,名为阿拉楚喀城,简称阿城。现在阿城市已经找不到姓完颜的人了。

    文化节组委会对完颜三坤的到来非常重视,在祭拜金太祖陵时,完颜三坤和溥迪领拜上香,他们这些正统的完颜家族的后人行跪拜礼,其他的人则行躬拜礼。在海内外女真后裔礼祭金太祖雕像仪式上,完颜三坤又和另外两人领拜上酒,还为新落成的完颜后裔馆剪了彩。

    打破不和岳姓通婚的族规

    鹿邑的完颜姓村民有这样的族规:不听不看《说岳全传》,不唱《草坡面礼》《八大锤》《反徐州》等有关岳家将的戏曲,不看与岳飞有关的电影。他们认为里边有侮辱先祖的内容。族规也不允许他们同姓同族通婚和与岳姓通婚。

    完颜三坤说,女真人的第一次辉煌是建立大金国,伐辽灭北宋,与南宋划淮而治。在与南宋的攻伐当中,完颜宗翰、完颜宗弼等与南宋的岳飞争斗,流传下来的《岳飞传》脍炙人口,可是女真完颜氏后裔与岳飞后裔也结下了仇。

    涡北镇完楼村86岁的完颜凤楼告诉记者,1978年古典戏解禁后,有一个剧团在马铺镇完老家村的邻村演《朱仙镇》,完颜姓家族知道后,去人把戏台子掀翻了,险些发生打斗。

    在“第四届金源文化节”上,完颜三坤在和甘肃省泾川县完颜村金兀术后裔交谈中,发现他们都有“男人不能娶岳姓女子、女子不能嫁岳姓男子”的共同祖训。但是,这一祖训却被马铺镇完老家村的完颜三永改变了。

    1992年,完颜三永和邻村一位姓岳的姑娘偷偷相爱了。他们准备结婚时,遭到完颜三永父母的坚决反对,村里的一些族人也坚决反对,他们认为,金兀术的后人和岳飞的后人是不能和好的仇人。但是完颜三永认为他们是干涉自己的婚姻自由,据理力争。

    村支书完颜三和召集族人进行讨论。完颜三和与村里的一些开明人士认为,现在是新社会,婚姻法也有明确规定,婚姻自由,再说不与岳姓通婚已经没有现实意义了,做通了完颜三永父母的工作。有情人终成眷属。

    完颜三坤说,这是鹿邑完颜家族第一例和岳姓通婚的。2005年,完老家村的完颜立石也和一位姓岳的姑娘结了婚。

    传统的烙印

    完颜族人的祖训有的被改变了,但是一些民间信仰仍深深地烙在他们心中。他们不吃马肉和狗肉。

    完颜三坤说,女真族是游牧民族,对马怀有深厚的感情。不吃狗肉有这样一个典故,努尔哈赤幼年时,明朝总兵李成梁要杀他,努尔哈赤匆忙中偷了一匹马,带着自己喂养的一条大青狗逃出军营。逃跑途中,坐骑中箭毙命,努尔哈赤只好躲进一个大草甸子里。李成梁放火烧他,他的大青狗飞快地跑到河边跳入水中,然后回到努尔哈赤身边打滚灭火,来往不止。努尔哈赤终于脱险,而大青狗却被累死。从此,满族人敬狗爱狗,不杀狗不吃狗肉,至今婚丧时仍用红纸剪出马和狗的图案,张贴在门窗上。

    满族人喜爱喜鹊,视之为神,并把它当作本民族的图腾。

    据说,满族人的祖先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的子孙暴戾成性引发叛乱,只有一个叫樊察的幼儿逃跑了。途中追兵赶来,樊察听天由命,兀立不动。正危急时,一群喜鹊飞来落在他的身上,追兵远远看见,误以为是根枯木。樊察劫后余生,无限感慨,便把喜鹊当作神灵。

    完颜三坤说,鹿邑的完颜村民交往中还用“抱拳礼”,年幼者向长辈行礼时,右手抱拳,左手从左边半抱着右拳,两个大拇指并列平行;长辈还礼时,两手姿势相反。春节时行跪拜礼,跪姿为半跪式,眼正视,头端正。

    在丧葬习俗中,完颜村民要在棺材上放一把用柳条、麻绳和高粱杆作成的弓箭,箭头正对着棺材前方。

    崇文尚武人才辈出

    没到鹿邑之前,记者对他们充满了神秘感,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他们的祖先彪悍威武、刚猛桀骜。2009年5月5日,记者在鹿邑县接触了众多的完颜氏家族的人,他们的性格豪爽质朴。

    马铺镇完老家村是鹿邑最大的“完颜部落”,有2300多口人。

    村支书完颜三和说,完颜家族的人性格率直、不服输,爱抱打不平,有些事看不顺就站出来。有一年在马铺街上,有两个人在打一人,姓完颜的一个人看不惯去劝架,结果也和那两个人打起来了。那两个人输得不服气,姓完颜的人走到他们家门前时,又进行了一翻较量。

    崇文尚武是女真族入主中原后,与汉文化融合的结果,现在完颜家族中还有很多人会武术。

    20世纪60年代,完颜家族习武之人众多。夜幕降临后,村里空地上的马灯亮了起来,他们就开始练习武术。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去了,习武的人也少了。

    今年81岁的完颜三杰,年轻时会使用刀枪剑棍等多种兵器,都是父辈传下来的。完颜三坤的父亲也会武术,退休后在家教孙子们练习武术。

    完颜三坤说,《鹿邑县志》记载,明清时期,鹿邑完颜一支出了十几名武举人和文秀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涌现出了多名烈士。鹿邑烈士陵园的碑记上就镌刻着7名完颜姓氏的名字。

    据他们粗略统计,鹿邑完颜家族考上大学的有300多名,其中不乏研究生和博士生。

    完颜家族在外工作的国家干部有200多人,在鹿邑县任职的科级以上干部也有20多人。最近,完颜三坤萌发了举办完颜宗亲学术研讨会的想法,他说,评书《岳飞传》等文学作品把岳飞渲染成了大英雄,而金兀术成了侵略中原的敌人。他认为,在中华民族多民族融合的历史进程中,女真人也作出了贡献。





    他们是金兀术后人,分布在河南省鹿邑县11个村落,同属于“完颜部落”。他们在这里沉默了400年。

    他们依然守护着女真完颜氏的民间信仰;他们不听不看与岳飞有关的戏曲、电影,恪守同姓同族不通婚的祖训;他们把马、狗和喜鹊视若神灵,崇敬有加;他们性格率直,崇文尚武。

    鹿邑成为完颜女真后裔最大聚居地

    鹿邑县涡北镇完楼村聚居着1000多名完颜氏村民。村头是他们的祖先完颜必重的墓地,立于明朝万历27年的墓碑已经风化。1994年,完颜家族重修了完颜必重的墓碑。

    完颜三坤在鹿邑县完颜家族中是一个活跃人物,曾担任过马铺镇卫生院院长,现在鹿邑县卫校工作。2006年6月18日,他只身一人赴黑龙江省阿城市参加了“上京国际第四届金源文化节”。

    他告诉记者,他们是完颜宗弼的后裔,“完颜宗弼就是金兀术”。据他考证,他们的祖先是明朝万历年间从安徽肥东迁徙来的。元末明初,金太祖四太子完颜宗弼的后代完颜佩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被封为“女真将军”,封地在今天的安徽肥东县完颜牌坊村。明万历年间,完颜佩的10世孙完颜必重由肥东赴京赶考中得探花,为官河南,落户鹿邑。

    安徽肥东完颜牌坊村的《完氏重修宗谱》记载:“爱吾公字必孝,生于明万历乙未年,年弱冠为国学生。公本兄弟三人,长公子必重,未冠时报名袭职,得中后从戎至河南,不知所终。”

    曾任鹿邑县教育局副局长的完颜德福说,解放前,完楼村有占地50多亩的完颜祠堂,建筑规制为传统庙堂式,体现了金代建筑风格,又汇集了满族民族特色和皇家文化内涵。祠堂内有很多碑记,正面挂着完颜家族世代祖先画像,本地人称“影”,完颜祖定俗每年农历三月十五为祭祖拜影之日,可惜后来被毁坏了。

    完颜三坤说,完颜家族把居住的村子均冠以完姓,鹿邑县有完楼村、完老家村、完天齐村、完观庙村等。除完楼村外,在马铺、太清、贾滩、杨湖口等5个乡镇的10个自然村也聚居着完颜氏村民。河南除了鹿邑的5000多人外,汝州和禹州还有500多人。

    完颜三坤在第四届金源文化节上了解到,现在所知道的全国完颜女真后裔有1万多人,人口比较多的是鹿邑县,另外,甘肃省泾川县的完颜村有3000多人,安徽肥东县的完颜牌坊村有2000多人。

    隐族易姓保留血统

    从元朝到1987年这段时间里,鹿邑的完颜家族却是汉族,单姓“完”。

    河南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任崇岳曾数次到鹿邑县考察,他说,《完颜氏家谱》记载,天兴三年,延续了119年的金朝灭亡,那些达官贵族隐族易姓,四处逃生,改女真族为汉族,改复姓“完颜”为“完”姓。《金史·国语解》中说:“完颜,汉姓曰王。”

    在金国100多年的历史中,只有王族宗室才姓完颜。他们冒着极大风险保存完颜姓氏是要子孙记住,他们是完颜王族宗室的血脉。

    据他考证,万历44年,建州女真族首领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后来皇太极废除女真旧称,定族名为满洲,即天子位后定国号为大清,女真族的名字就慢慢消失了。

    任崇岳说,20世纪80年代初,马铺镇完老家村的完颜后勤等人听说安徽肥东县人民政府批准了完颜牌坊村完氏的请求,将单姓“完”改为“完颜”、汉族恢复成满族的消息后,也向鹿邑县政府提出申请。鹿邑县政府非常重视,派人到安徽肥东县调查了解。1987年,鹿邑的单姓“完”改为复姓“完颜”,汉族也改成了满族。

    在这以前的岁月里,他们在鹿邑默默地生活着。

    2006年6月18日,完颜三坤应邀参加第四届金源文化节,走进了公众视野。

    阿城市被称为“女真肇兴地,大金第一都”,史称金上京会宁府。从1115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松花江支流阿什河畔建都立国开始,这里历经金太祖、金太宗等四位皇帝。1153年,金国将首都迁至燕京。清宣统元年在阿城设县,名为阿拉楚喀城,简称阿城。现在阿城市已经找不到姓完颜的人了。

    文化节组委会对完颜三坤的到来非常重视,在祭拜金太祖陵时,完颜三坤和溥迪领拜上香,他们这些正统的完颜家族的后人行跪拜礼,其他的人则行躬拜礼。在海内外女真后裔礼祭金太祖雕像仪式上,完颜三坤又和另外两人领拜上酒,还为新落成的完颜后裔馆剪了彩。

    打破不和岳姓通婚的族规

    鹿邑的完颜姓村民有这样的族规:不听不看《说岳全传》,不唱《草坡面礼》《八大锤》《反徐州》等有关岳家将的戏曲,不看与岳飞有关的电影。他们认为里边有侮辱先祖的内容。族规也不允许他们同姓同族通婚和与岳姓通婚。

    完颜三坤说,女真人的第一次辉煌是建立大金国,伐辽灭北宋,与南宋划淮而治。在与南宋的攻伐当中,完颜宗翰、完颜宗弼等与南宋的岳飞争斗,流传下来的《岳飞传》脍炙人口,可是女真完颜氏后裔与岳飞后裔也结下了仇。

    涡北镇完楼村86岁的完颜凤楼告诉记者,1978年古典戏解禁后,有一个剧团在马铺镇完老家村的邻村演《朱仙镇》,完颜姓家族知道后,去人把戏台子掀翻了,险些发生打斗。

    在“第四届金源文化节”上,完颜三坤在和甘肃省泾川县完颜村金兀术后裔交谈中,发现他们都有“男人不能娶岳姓女子、女子不能嫁岳姓男子”的共同祖训。但是,这一祖训却被马铺镇完老家村的完颜三永改变了。

    1992年,完颜三永和邻村一位姓岳的姑娘偷偷相爱了。他们准备结婚时,遭到完颜三永父母的坚决反对,村里的一些族人也坚决反对,他们认为,金兀术的后人和岳飞的后人是不能和好的仇人。但是完颜三永认为他们是干涉自己的婚姻自由,据理力争。

    村支书完颜三和召集族人进行讨论。完颜三和与村里的一些开明人士认为,现在是新社会,婚姻法也有明确规定,婚姻自由,再说不与岳姓通婚已经没有现实意义了,做通了完颜三永父母的工作。有情人终成眷属。

    完颜三坤说,这是鹿邑完颜家族第一例和岳姓通婚的。2005年,完老家村的完颜立石也和一位姓岳的姑娘结了婚。

    传统的烙印

    完颜族人的祖训有的被改变了,但是一些民间信仰仍深深地烙在他们心中。他们不吃马肉和狗肉。

    完颜三坤说,女真族是游牧民族,对马怀有深厚的感情。不吃狗肉有这样一个典故,努尔哈赤幼年时,明朝总兵李成梁要杀他,努尔哈赤匆忙中偷了一匹马,带着自己喂养的一条大青狗逃出军营。逃跑途中,坐骑中箭毙命,努尔哈赤只好躲进一个大草甸子里。李成梁放火烧他,他的大青狗飞快地跑到河边跳入水中,然后回到努尔哈赤身边打滚灭火,来往不止。努尔哈赤终于脱险,而大青狗却被累死。从此,满族人敬狗爱狗,不杀狗不吃狗肉,至今婚丧时仍用红纸剪出马和狗的图案,张贴在门窗上。

    满族人喜爱喜鹊,视之为神,并把它当作本民族的图腾。

    据说,满族人的祖先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的子孙暴戾成性引发叛乱,只有一个叫樊察的幼儿逃跑了。途中追兵赶来,樊察听天由命,兀立不动。正危急时,一群喜鹊飞来落在他的身上,追兵远远看见,误以为是根枯木。樊察劫后余生,无限感慨,便把喜鹊当作神灵。

    完颜三坤说,鹿邑的完颜村民交往中还用“抱拳礼”,年幼者向长辈行礼时,右手抱拳,左手从左边半抱着右拳,两个大拇指并列平行;长辈还礼时,两手姿势相反。春节时行跪拜礼,跪姿为半跪式,眼正视,头端正。

    在丧葬习俗中,完颜村民要在棺材上放一把用柳条、麻绳和高粱杆作成的弓箭,箭头正对着棺材前方。

    崇文尚武人才辈出

    没到鹿邑之前,记者对他们充满了神秘感,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他们的祖先彪悍威武、刚猛桀骜。2009年5月5日,记者在鹿邑县接触了众多的完颜氏家族的人,他们的性格豪爽质朴。

    马铺镇完老家村是鹿邑最大的“完颜部落”,有2300多口人。

    村支书完颜三和说,完颜家族的人性格率直、不服输,爱抱打不平,有些事看不顺就站出来。有一年在马铺街上,有两个人在打一人,姓完颜的一个人看不惯去劝架,结果也和那两个人打起来了。那两个人输得不服气,姓完颜的人走到他们家门前时,又进行了一翻较量。

    崇文尚武是女真族入主中原后,与汉文化融合的结果,现在完颜家族中还有很多人会武术。

    20世纪60年代,完颜家族习武之人众多。夜幕降临后,村里空地上的马灯亮了起来,他们就开始练习武术。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去了,习武的人也少了。

    今年81岁的完颜三杰,年轻时会使用刀枪剑棍等多种兵器,都是父辈传下来的。完颜三坤的父亲也会武术,退休后在家教孙子们练习武术。

    完颜三坤说,《鹿邑县志》记载,明清时期,鹿邑完颜一支出了十几名武举人和文秀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涌现出了多名烈士。鹿邑烈士陵园的碑记上就镌刻着7名完颜姓氏的名字。

    据他们粗略统计,鹿邑完颜家族考上大学的有300多名,其中不乏研究生和博士生。

    完颜家族在外工作的国家干部有200多人,在鹿邑县任职的科级以上干部也有20多人。最近,完颜三坤萌发了举办完颜宗亲学术研讨会的想法,他说,评书《岳飞传》等文学作品把岳飞渲染成了大英雄,而金兀术成了侵略中原的敌人。他认为,在中华民族多民族融合的历史进程中,女真人也作出了贡献。

真是够无聊的 我看以后风向变了他们怎么办!
还改成满族,野猪皮和阿骨打有个毛的关系。最烦看见这种血统论者,其实说不定也不什么真正血统论者,不过是定了个血统的名字,骗取少民的优惠待遇罢了
什么守护信仰,守护着红色的毛主席纸片罢了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1-30 13:51
努尔哈赤对周边国家都自称是金国后代的,阿骨打后裔现在改成满族也是很正常的,双方你情我愿啊。

努尔哈赤对周边国家都自称是金国后代的,阿骨打后裔现在改成满族也是很正常的,双方你情我愿啊。
阿凡特 发表于 2011-1-30 14:13



    金朝时,建州的祖先根本就是外族……血缘毫无关系,语言也不一样,女真有文字,建州没有文字。而且民族的认定还要看文化风俗,这些人和满人有什么共同风俗?要改满族,清朝时怎么不去加入八旗?现在为了人民币祭出女真血统这一旗帜,还去改成和他们祖先毫无关系的满族,真是有辱他们祖上的名声,还守护着信仰,我呸,那么看重血统却连祖宗都不要了,竟然认野猪皮做祖宗。当地的民族管理机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努尔哈赤对周边国家都自称是金国后代的,阿骨打后裔现在改成满族也是很正常的,双方你情我愿啊。
阿凡特 发表于 2011-1-30 14:13



    金朝时,建州的祖先根本就是外族……血缘毫无关系,语言也不一样,女真有文字,建州没有文字。而且民族的认定还要看文化风俗,这些人和满人有什么共同风俗?要改满族,清朝时怎么不去加入八旗?现在为了人民币祭出女真血统这一旗帜,还去改成和他们祖先毫无关系的满族,真是有辱他们祖上的名声,还守护着信仰,我呸,那么看重血统却连祖宗都不要了,竟然认野猪皮做祖宗。当地的民族管理机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1-30 14:23
不对,好好查一下,还是有血缘关系的。
yewudongzhuo 发表于 2011-1-30 14:33


    满族初期的三部女真中,野人女真和完颜部血统最近,但是野人部的很多反倒没有被划入满族,成为鄂伦春,鄂温克,赫哲等东北民族。满人祖先最早只是流浪的通古斯部落,被棒子驱赶,然后在辽东定居,明末势大之后才逐渐合并其它女真部落。皇太极曾下诏:“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喇、辉发等名。向者无知之人,往往称为诸申。夫诸申之号乃席北超墨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我国建号满洲,统绪绵远,相传奕世。自今之后,一切人等,止称我满洲原名,不得仍前妄称”。(见《清太宗实录》卷二十五、及《满文老档》天聪九年十月十三日条)。 “诸申”一词即是满语里“女真”的意思。可见清朝统治者其实都清楚自己和金朝的女真并无多大关系。
满族? 还跑到河南住了 再敢诋毁岳飞就GUN!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1-30 15:07
你没觉得概念弄混了吗?请好好查查,还是有血缘关系的.
yewudongzhuo 发表于 2011-1-30 15:34


    虽然不太恰当,但是可以参考毛子,现代毛子多少混有北欧和蒙古的血统。但是蒙古或者北欧会把伊凡雷帝当祖宗么?
   女真是东北各个古老通古斯部族的集合体。建州的祖先和完颜部的关系是并列而不是传承。完颜部几乎被屠灭。努尔哈赤为了给自己找个阔祖宗,硬和金朝扯上关系。等到皇太极发达之后,马上下旨和它们撇清了关系,前面我已经引用过皇太极说过的话了。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1-30 16:00
我只问一句话:金和清是否有族源上的血缘关系。有还是无,回答一个字即可。
请小心,这里是历史论坛,说话要严谨,否则会挨拍。
yewudongzhuo 发表于 2011-1-30 16:10


    查到的各种资料均认为建州和完颜部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如果吹毛求疵的话汉人也和满族有莫大的关系,满族入关至今早就和汉族混血,是不是可以说如今满族传承了汉族的血统呢?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1-30 16:27
以动漫作头像的朋友,你该好好学习如何有条理和逻辑地表达观点,东扯西扯没有用。
请查一下孙进己、张瑛如、蒋秀松、千志耿、庄严合著的《女真史》(吉林文史出版社1988年出版),别信口开河、想哪说哪好吗?
yewudongzhuo 发表于 2011-1-30 16:42


    你说的这部我没看过,但是女真源流史,还有中国通史里有关女真的部分等还是看过一些,网络上各种讨论女真的帖子也看过一些。我理解下来建州的远祖只是金的臣民和完颜部没有血缘,后来建州祖先中有的部落自称为大金支裔实为想高攀。朋友如果有不同的理解还望赐教。
总之现在中国政府是承认宋代女真和满族之间的继承关系的,现存的双方当事人也都承认,这不就足够了吗?
变成满族 太扯淡了

你说的这部我没看过,但是女真源流史,还有中国通史里有关女真的部分等还是看过一些,网络上各种 ...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1-30 18:02

看到几位的争论,抱歉插句话。
出于爱好,手头正好有一本您所说的《女真源流史》(何光岳著),从头到尾翻了翻,好象并没有表达出“清和女真无血缘关系”之说,相反其主要观点一直是后金和女真是渊源很深的。
现将原书相关章节上传如下,请参阅。

003.JPG

004.JPG

另外您引用皇太极否认出自“珠申”(女真),在《女真源流史》对其原因解释得很清楚(见下图),如果引用了这段话,应该也把相关的原因解释一并引用才对啊。实际上明末捣毁金陵,意在摧毁后金“龙脉”,而清得天下后康熙帝对金太祖和金世宗陵加以修缮,就已经把其当做同族(至少是同属女真一族)看待了。

002.JPG
你说的这部我没看过,但是女真源流史,还有中国通史里有关女真的部分等还是看过一些,网络上各种 ...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1-30 18:02

看到几位的争论,抱歉插句话。
出于爱好,手头正好有一本您所说的《女真源流史》(何光岳著),从头到尾翻了翻,好象并没有表达出“清和女真无血缘关系”之说,相反其主要观点一直是后金和女真是渊源很深的。
现将原书相关章节上传如下,请参阅。

003.JPG

004.JPG

另外您引用皇太极否认出自“珠申”(女真),在《女真源流史》对其原因解释得很清楚(见下图),如果引用了这段话,应该也把相关的原因解释一并引用才对啊。实际上明末捣毁金陵,意在摧毁后金“龙脉”,而清得天下后康熙帝对金太祖和金世宗陵加以修缮,就已经把其当做同族(至少是同属女真一族)看待了。

002.JPG

看到几位的争论,抱歉插句话。
出于爱好,手头正好有一本您所说的《女真源流史》(何光岳著),从头到尾 ...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1 12:34



    我的意思是建州和完颜部没有什么血缘。
两者的关系应该是并列而非传承。
源流史中有提到关于金朝征兀得改部而不能胜得记载。兀得改部是建州的主要族源之一。
前面我曾说金和清没有血缘可能引起歧义。
看到几位的争论,抱歉插句话。
出于爱好,手头正好有一本您所说的《女真源流史》(何光岳著),从头到尾 ...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1 12:34



    我的意思是建州和完颜部没有什么血缘。
两者的关系应该是并列而非传承。
源流史中有提到关于金朝征兀得改部而不能胜得记载。兀得改部是建州的主要族源之一。
前面我曾说金和清没有血缘可能引起歧义。
依然守护着信仰,东条英机后裔在东京千代田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2-1 13:41

您这些说法和书中的记载差得比较多了。
1、您曾说:“金朝时,建州的祖先根本就是外族……要改满族,清朝时怎么不去加入八旗?”
《女真源流史》载:完颜姓与爱新觉罗姓是同属于建州女真的(见下图)。而清朝时随着完颜守祥归附,完颜家族已入镶黄旗,例如雍正时期的户部员外郎完颜伟。
001.JPG

2、您曾说:“满族初期的三部女真中,野人女真和完颜部血统最近,但是野人部的很多反倒没有被划入满族,成为鄂伦春,鄂温克,赫哲等东北民族”。
《女真源流史》中称:“斡朵里部属于野人女真,成为建州女真,其后建立后金和清朝”(第355页),如果按你所述野人女真与完颜部血统接近,不就正好证明了建州女真与完颜部血统接近了吗?
《女真源流史》记载:“综合上述文献资料和考古资料分析,完颜女真的族源大概是这样的:居于黑龙江的黑水女真的一支向南迁徙,辗转到达长白山下瑚尔哈河(《金史》载此水居有完颜部)。辽初,函普(朝鲜半岛北部的女真人首领)率部族从高丽出奔北走,初居于泰神水(今朝鲜咸镜道吉州附近,此水居有完颜部),后继续北上,落脚在瑚尔合河和统门水,加入南下的这支黑水女真里,被推为领袖,二部合流形成完颜部。所以完颜部是混有秽貊血液的长白山女真与南下的黑水生女真的混血融合。而野人女真则是分布于外兴安岭、黑龙江流域、锡霍特山脉、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岸,以及库页岛广大地区的原住民,他们与完颜部的祖先黑水靺鞨的关系是既并列,又有交叉重合。因此野人女真被划为鄂伦春、赫哲等民族,并不能证明完颜部加入满族没有历史必然性。

3、您说“完颜部几乎被屠灭。努尔哈赤为了给自己找个阔祖宗,硬和金朝扯上关系。等到皇太极发达之后,马上下旨和它们撇清了关系”。
《女真源流史》记载:完颜部的后人在元朝、清朝做官为民的有的是,哪里被屠灭?所谓皇太极“撇清关系”只是一时应势之言,其原因书中已有分析,清朝皇室对清和金(包括完颜部)之间的渊源是总体是认可的。

您这些说法和书中的记载差得比较多了。
1、您曾说:“金朝时,建州的祖先根本就是外族……要改满族,清 ...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1 21:45



    求教建州中的完颜部的来历,以前看过一些记载中说建州的完颜部是按居住地命名,并非金之完颜。
而完颜守祥后裔归附时努尔哈赤已经反明。
   至于我喷LZ文中之人,清时为何不去加入八旗,那是因为这些人早已经汉化,完全就是汉族,难道可以跟八旗中的完颜相比?身为完颜氏的后裔,清朝时又不曾加入满洲,却把满洲先人的事迹做为信仰传统来守护。明明为了利益而去加入满族却扯上血统、信仰着实叫人恶心。
您这些说法和书中的记载差得比较多了。
1、您曾说:“金朝时,建州的祖先根本就是外族……要改满族,清 ...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1 21:45



    求教建州中的完颜部的来历,以前看过一些记载中说建州的完颜部是按居住地命名,并非金之完颜。
而完颜守祥后裔归附时努尔哈赤已经反明。
   至于我喷LZ文中之人,清时为何不去加入八旗,那是因为这些人早已经汉化,完全就是汉族,难道可以跟八旗中的完颜相比?身为完颜氏的后裔,清朝时又不曾加入满洲,却把满洲先人的事迹做为信仰传统来守护。明明为了利益而去加入满族却扯上血统、信仰着实叫人恶心。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2-1 22:52
清朝的铁杆庄稼毕竟是有限的,哪怕是曾为满洲人打天下时出过大力的汉八旗,清朝中期以来也逐渐被强迫脱旗,把资源留给满洲子弟享用,遑论这些从未为满清出过力的女真安答呢?可能他们当年去认过亲戚,但不被录用罢了。
回复 23# 阿凡特


  原来你是转贴
非我族内,其心必异。还认祖满族,一旦天下大乱,这些人就会当带路党,

努尔哈赤对周边国家都自称是金国后代的,阿骨打后裔现在改成满族也是很正常的,双方你情我愿啊。
阿凡特 发表于 2011-1-30 14:13


满族不是女真人。满族是的主要族源是胡里改人,也有少量女真人融入满族。其实女真人得最大流向是汉族,女真人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融入到了汉族。少部分流入锡箔,满,朝鲜,蒙古等其他民族。
努尔哈赤对周边国家都自称是金国后代的,阿骨打后裔现在改成满族也是很正常的,双方你情我愿啊。
阿凡特 发表于 2011-1-30 14:13


满族不是女真人。满族是的主要族源是胡里改人,也有少量女真人融入满族。其实女真人得最大流向是汉族,女真人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融入到了汉族。少部分流入锡箔,满,朝鲜,蒙古等其他民族。
回复 1# 阿凡特

完颜现在都姓完:D
Kirchies11 发表于 2011-2-1 22:52
看样很多人对这个问题搞不清,我来说一下吧。
1 明人把东北各通古斯人分为三部,海西女真,建州女真,野人女真。这里的女真不是指单一民族,而是明人对当时东北各族的统称。
2 野人女真在金代被称为乌底改,明称兀狄哈,这其中没有金代女真人。
3 海西女真    海西女真包括了大部分的金代的东北女真直系,但并不都是女真后裔,也包括少量其他通古斯人。但可以这么理解,金代的除了在中原的女真人融入到汉族外,在东北留下的女真基本上就是海西女真。
4 建州女真   在金代被称为胡里改,在形成建州女真的过程中,也有少部分居住在松辽地区的女真人加入如完颜部(王甲部),但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建州女真就是满族,其中金代的女真人只占很少的部分。
俺还是认为:我们发表一些历史观点和看法,最好能够引经据典、列举事实和出处。否则别人不知是该相信还是不该相信。
使与约婚,乌春不欲,笑曰:“狗彘之子同处,岂能生育。胡里改与女直岂可为亲也。”乌春欲发兵,而世祖待之如初,无以为端。
金史。卷六十七。列传第五

世宗时,赐夹谷清臣族同国人。清臣,胡里改人也。然则四十七部之中亦有不通昏因者矣,其故则莫能诘也。
金史。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五十八

我觉得这些可以明确建州和完颜的关系了。建州和完颜的关系是并列,不是传承。至于建州有没有完颜的血统,我还是要打个比方,汉族中融合有东夷,苗蛮,五胡的血统,但是我们从来不说什么我们继承了蚩尤啊,冒顿之类的话。
可以开发旅游区,赚大钱


关羽回答孙权的求亲“虎女岂能嫁予犬子?”,也不能说明关羽和孙权是两个民族吧?
满族的祖先是女真人,女真人的祖先是靺鞨,靺鞨人的祖先是勿吉人,勿吉人、挹娄人的祖先是肃慎人。 这一系列古代民族在我国历代史书里都有明确的记载,应该不存在争议。
“世宗时,赐夹谷清臣族同国人”这句话怎么翻译?不正是证明了两者同民族吗?

关羽回答孙权的求亲“虎女岂能嫁予犬子?”,也不能说明关羽和孙权是两个民族吧?
满族的祖先是女真人,女真人的祖先是靺鞨,靺鞨人的祖先是勿吉人,勿吉人、挹娄人的祖先是肃慎人。 这一系列古代民族在我国历代史书里都有明确的记载,应该不存在争议。
“世宗时,赐夹谷清臣族同国人”这句话怎么翻译?不正是证明了两者同民族吗?
再谈谈胡里改,也属于金代女真人,不要割裂成两个民族。
以下资料摘自《女真清流史》。

zhuyuan0.JPG

zuyuan02.JPG

zuyuan1.JPG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7 18:38

“谁的祖先是谁”——这一表述不妥。

史籍记载中的不同称谓,有些是同音之转,有些是不同时代的不同称谓,还有些前后关系流转沿革可能需要进一步考证。再者,民族的形成发展演变是个复杂的历史过程,前后族称代表的民族往往不是简单的先后传承关系。

不论是哪种情况,简单地说“谁是谁的祖先”都是不太恰当的。
契卡主席 发表于 2011-2-7 22:34
严格地讲您说的不错,用“演变”、“流变”、“出自”可能更好些。

再谈谈胡里改,也属于金代女真人,不要割裂成两个民族。
以下资料摘自《女真清流史》。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7 21:04


你贴的这个只是一家之言,是早期的研究。“胡里改与女直岂可为亲也,”,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金代女真和胡里改是两个民族,没有融合。而且后来皇太极也说过这个问题,说他们不是朱申,即不是女真。。既然在金代女真胡里改和女真都没能融合,那么到明代建州女真形成前就更不会融合了。而且从语言学上来看,女真语也不是满语的源由,而是同属于通古斯语的两个语言分支。很多史书也指出了胡里改人不是女真的这个事实,你不能仅凭一本书的一家之言就说他们是同一民族,其实他们不是同一民族以被当代大多数的相关学者认同。
再谈谈胡里改,也属于金代女真人,不要割裂成两个民族。
以下资料摘自《女真清流史》。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7 21:04


你贴的这个只是一家之言,是早期的研究。“胡里改与女直岂可为亲也,”,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金代女真和胡里改是两个民族,没有融合。而且后来皇太极也说过这个问题,说他们不是朱申,即不是女真。。既然在金代女真胡里改和女真都没能融合,那么到明代建州女真形成前就更不会融合了。而且从语言学上来看,女真语也不是满语的源由,而是同属于通古斯语的两个语言分支。很多史书也指出了胡里改人不是女真的这个事实,你不能仅凭一本书的一家之言就说他们是同一民族,其实他们不是同一民族以被当代大多数的相关学者认同。
乌桓 发表于 2011-2-8 15:18
原来是早期的研究,俺举这些,是因为Kirchies11 兄称自己读过《女真清流史》,说明清与金没有血缘关系。
那行,请您贴出最新的研究,咱也学习学习。
另外怎么又以皇太极说的那话证明他们不是女真?前面的跟贴看了吗?
再多说点,努尔哈赤建立的是后金政权,承认自己是大金国的后代,之后虽改为清,但还有城门的匾额都来不及改,还是“大金”什么关什么门。乾隆称“我朝得姓曰爱新觉罗氏,国语谓金曰爱新,可谓金源同派之证”。皇太极于天聪七年称自己为“大金之后”,这些怎么不提啊,而仅提皇太极其中一次所讲的话?
讨虏校尉 发表于 2011-2-8 17:27

我没有扫描仪,无法贴出原书。在女真的研究方面,国内比较权威的是孙进已,此人研究女真史已有40多年,早年他也认为满族源于女真,但经过多年的研究后,他已推翻自己这个结论,认为胡里改人得主要族源不是女真,在2010年出版他的新书《女真民族史》中对这个问题有详细的论述,你上文所说的问题他都有涉及,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我没有扫描仪,无法贴出原书。在女真的研究方面,国内比较权威的是孙进已,此人研究女真史已有40多年, ...
乌桓 发表于 2011-2-8 22:17

这样说还算比较客观,有机会是应该读一下,虽然也是一家之言。
不过要是还拿乌春不允完颜部请婚之事来证明胡里改与女真是两个民族的话,个人恐怕还是难以认同的。原因三点,一是双方家长不合找个理由不接受求婚,不必然证明双方是两族,更不能证明没有发生融合。事实上胡里改与完颜部以及其他女真各部有过通婚(例如金熙宗之妃夹谷氏,应是胡里改之夹谷部族人),胡里改人已经或者至少是部分已融入了女真人(例如大定三年金将夹谷清臣攻宿州,大定二十六年夹谷阿里中进士,乌春(拒婚的那位)之孙温敦蒲刺任显德军节度使……上至朝廷文武,下至金兵金将,胡里改人太多了),其中夹谷氏之后部分改姓佟、童、仝,努尔哈赤曾自称佟氏(满族中佟姓很多);二是“世宗时,赐夹谷清臣族同国人”,这句话恰恰证明了世宗时夹谷部已被当成同族看待,不能翻译成“赐夹谷部与我们同在一个国家”,原因很简单,你见到过对国中的哪一部分汉人讲过这话吗?三是胡里改人之上祖挹娄本身就是女真的族源。
我没有扫描仪,无法贴出原书。在女真的研究方面,国内比较权威的是孙进已,此人研究女真史已有40多年, ...
乌桓 发表于 2011-2-8 22:17

这样说还算比较客观,有机会是应该读一下,虽然也是一家之言。
不过要是还拿乌春不允完颜部请婚之事来证明胡里改与女真是两个民族的话,个人恐怕还是难以认同的。原因三点,一是双方家长不合找个理由不接受求婚,不必然证明双方是两族,更不能证明没有发生融合。事实上胡里改与完颜部以及其他女真各部有过通婚(例如金熙宗之妃夹谷氏,应是胡里改之夹谷部族人),胡里改人已经或者至少是部分已融入了女真人(例如大定三年金将夹谷清臣攻宿州,大定二十六年夹谷阿里中进士,乌春(拒婚的那位)之孙温敦蒲刺任显德军节度使……上至朝廷文武,下至金兵金将,胡里改人太多了),其中夹谷氏之后部分改姓佟、童、仝,努尔哈赤曾自称佟氏(满族中佟姓很多);二是“世宗时,赐夹谷清臣族同国人”,这句话恰恰证明了世宗时夹谷部已被当成同族看待,不能翻译成“赐夹谷部与我们同在一个国家”,原因很简单,你见到过对国中的哪一部分汉人讲过这话吗?三是胡里改人之上祖挹娄本身就是女真的族源。


联系上下文意思,把以下《金史》读完(重点是译文),就可以明白:以不允通婚之说否定胡里改属于女真是不合逻辑的。

原文:“乌春,阿跋斯水温都部人,以锻铁为业。因岁歉,策杖负檐与其族属来归。景祖与之处,以本业自给。既而知其果敢善断,命为本部长,仍遣族人盆德送归旧部。盆德,乌春之甥也。金史世祖初嗣节度使,叔父跋黑阴怀觊觎,间诱桓赧、散达兄弟及乌春、窝谋罕等。乌春以跋黑居肘腋为变,信之,由是颇贰于世祖,而虐用其部人。部人诉于世祖,世祖使人让之曰:“吾父信任汝,以汝为部长。今人告汝有实状,杀无罪人,听讼不平,自今不得复尔为也。”乌春曰:“吾与汝父等辈旧人,汝为长能几日,于汝何事。世祖内畏跋黑,恐郡朋为变,故曲意怀抚,而欲以婚姻结其欢心。使与约婚,乌春不欲,笑曰:“狗彘之子同处,岂能生育。胡里改与女直岂可为亲也。”乌春欲发兵,而世祖待之如初,无以为端。金史加古部乌不屯,亦铁工也,以被甲九十来售。乌春闻之,使人来让曰:“甲,吾甲也。来流水以南、匹古敦水以北,皆吾土也。何故辄取吾甲,其亟以归我。”世祖曰:“彼以甲来市,吾与直而售之。”乌春曰:“汝不肯与我甲而为和解,则使汝叔之子斜葛及厮勒来。”斜葛盖跋黑之子也。世祖度其意非真肯议和者,将以有为也,不欲遣。众固请曰:“不遣则必用兵。”不得已,遣之。谓厮勒曰:“斜葛无害。彼且执汝矣,半途辞疾勿往。”既行,厮勒曰:“我疾作,将止不往。”斜葛曰:“吾亦不能独往矣。”同行者强之使行。既见乌春,乌春与斜葛厚为礼,而果执厮勒,曰:得甲则生,否则杀汝。”世祖与其甲,厮勒乃得归。乌春自此益无所惮”。

译文:
    乌春,阿跋斯水温都部人,以锻铁为业。因为歉收,携带族里的信牌前来归投完颜部落。金景祖接受与他们相处,让他们以本业自给自足。后发现乌春果敢善断,便任命其为部族长,并将(作为人质的)乌春的外甥——盆德放回。
    景祖去世后,金世祖完颜劾里钵继任节度使,其叔父完颜跋黑却暗地里觊觎这个位置,多次挑拨各部落的关系,引诱桓赧、散达兄弟及乌春、窝谋罕等;乌春认为跋黑在高层核心随时可以生变,便相信了跋黑,于是很与世祖贰心,并且暴虐对待那些部族人。被虐部人求诉于世祖,世祖便派人责备乌春说:“我父亲信任您,让您做了部族长,今天有人据实告你状,说你滥杀无辜,处理纠纷不公平,以后不能这样了。”乌春却回答:“我与你父辈是旧交,你当首领才几天,干你什么事?”,世祖对内担心叔叔跋黑作乱,只好和解,安抚乌春,还想同温都部族联婚,乌春竟笑称什么“狗和猪的子女在一起怎么能生育?胡里改与女真岂可成亲?”乌春还想发兵攻打世祖,但世祖待之如初,因此乌春没有借口。
    加古部乌不屯也擅长锻铁,前来兜售了90副甲胄。乌春听说后,派人斥责说:“甲是我的,流水以南、匹古敦水以北,皆是我的领地,为什么擅自取走我的甲?还不快还回来”。世祖道,他们来卖甲,我们用等价的东西买回来的。乌春说,既然你们不肯归还甲胄和解,那就请你叔叔跋黑的儿子斜葛,和你的部将厮勒一起来。斜葛是世祖叔叔跋黑之子,厮勒是完颜族中猛将。(乌春必定已经同世祖叔叔跋黑勾结,所以才出此言)。世祖判断他们不是真心议和,不想让厮勒去,但大家都请求说:“不让去就要打仗。”不得已,只得派厮勒去了,但是对厮勒说:“斜葛倒不会有事,但你会被擒,所以半路上装病别去”。既将出发的时候,厮勒对斜葛说:“我病了,走不动去不了”。斜葛却说:“我也不能一个人去啊”。于是同行者强迫厮勒前去。见了乌春,乌春与斜葛厚礼相待,果然把厮勒扣留了,派人来说‘得甲则生,否则厮勒必死。’无奈,只好用甲把厮勒换了回来,乌春从此更加无所忌惮!


联系上下文意思,把以下《金史》读完(重点是译文),就可以明白:以不允通婚之说否定胡里改属于女真是不合逻辑的。

原文:“乌春,阿跋斯水温都部人,以锻铁为业。因岁歉,策杖负檐与其族属来归。景祖与之处,以本业自给。既而知其果敢善断,命为本部长,仍遣族人盆德送归旧部。盆德,乌春之甥也。金史世祖初嗣节度使,叔父跋黑阴怀觊觎,间诱桓赧、散达兄弟及乌春、窝谋罕等。乌春以跋黑居肘腋为变,信之,由是颇贰于世祖,而虐用其部人。部人诉于世祖,世祖使人让之曰:“吾父信任汝,以汝为部长。今人告汝有实状,杀无罪人,听讼不平,自今不得复尔为也。”乌春曰:“吾与汝父等辈旧人,汝为长能几日,于汝何事。世祖内畏跋黑,恐郡朋为变,故曲意怀抚,而欲以婚姻结其欢心。使与约婚,乌春不欲,笑曰:“狗彘之子同处,岂能生育。胡里改与女直岂可为亲也。”乌春欲发兵,而世祖待之如初,无以为端。金史加古部乌不屯,亦铁工也,以被甲九十来售。乌春闻之,使人来让曰:“甲,吾甲也。来流水以南、匹古敦水以北,皆吾土也。何故辄取吾甲,其亟以归我。”世祖曰:“彼以甲来市,吾与直而售之。”乌春曰:“汝不肯与我甲而为和解,则使汝叔之子斜葛及厮勒来。”斜葛盖跋黑之子也。世祖度其意非真肯议和者,将以有为也,不欲遣。众固请曰:“不遣则必用兵。”不得已,遣之。谓厮勒曰:“斜葛无害。彼且执汝矣,半途辞疾勿往。”既行,厮勒曰:“我疾作,将止不往。”斜葛曰:“吾亦不能独往矣。”同行者强之使行。既见乌春,乌春与斜葛厚为礼,而果执厮勒,曰:得甲则生,否则杀汝。”世祖与其甲,厮勒乃得归。乌春自此益无所惮”。

译文:
    乌春,阿跋斯水温都部人,以锻铁为业。因为歉收,携带族里的信牌前来归投完颜部落。金景祖接受与他们相处,让他们以本业自给自足。后发现乌春果敢善断,便任命其为部族长,并将(作为人质的)乌春的外甥——盆德放回。
    景祖去世后,金世祖完颜劾里钵继任节度使,其叔父完颜跋黑却暗地里觊觎这个位置,多次挑拨各部落的关系,引诱桓赧、散达兄弟及乌春、窝谋罕等;乌春认为跋黑在高层核心随时可以生变,便相信了跋黑,于是很与世祖贰心,并且暴虐对待那些部族人。被虐部人求诉于世祖,世祖便派人责备乌春说:“我父亲信任您,让您做了部族长,今天有人据实告你状,说你滥杀无辜,处理纠纷不公平,以后不能这样了。”乌春却回答:“我与你父辈是旧交,你当首领才几天,干你什么事?”,世祖对内担心叔叔跋黑作乱,只好和解,安抚乌春,还想同温都部族联婚,乌春竟笑称什么“狗和猪的子女在一起怎么能生育?胡里改与女真岂可成亲?”乌春还想发兵攻打世祖,但世祖待之如初,因此乌春没有借口。
    加古部乌不屯也擅长锻铁,前来兜售了90副甲胄。乌春听说后,派人斥责说:“甲是我的,流水以南、匹古敦水以北,皆是我的领地,为什么擅自取走我的甲?还不快还回来”。世祖道,他们来卖甲,我们用等价的东西买回来的。乌春说,既然你们不肯归还甲胄和解,那就请你叔叔跋黑的儿子斜葛,和你的部将厮勒一起来。斜葛是世祖叔叔跋黑之子,厮勒是完颜族中猛将。(乌春必定已经同世祖叔叔跋黑勾结,所以才出此言)。世祖判断他们不是真心议和,不想让厮勒去,但大家都请求说:“不让去就要打仗。”不得已,只得派厮勒去了,但是对厮勒说:“斜葛倒不会有事,但你会被擒,所以半路上装病别去”。既将出发的时候,厮勒对斜葛说:“我病了,走不动去不了”。斜葛却说:“我也不能一个人去啊”。于是同行者强迫厮勒前去。见了乌春,乌春与斜葛厚礼相待,果然把厮勒扣留了,派人来说‘得甲则生,否则厮勒必死。’无奈,只好用甲把厮勒换了回来,乌春从此更加无所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