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韩军要借天安舰事件加强纪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6/03 13:43:01
韩国监查院将在天安舰殉国官兵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于下周启动对整个天安舰事件的职务监查。监查院的监查并非简单的行政监查,而是对军方应对的妥当性进行追究,具有监察性质。韩国国防部长官金泰荣本月16日表示:“(天安舰事件)最初报告延误,部分措施不尽如人意,遭到国民质疑。对此,要求监查院实施职务监察。”

天安舰沉没事件引起了对韩国军队本质的深思。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拥有军队,但并不是所有的国家军队都有需要动员全体战斗力进行对抗和击败的主要敌人。韩国军队拥有明确的主敌,与其他国家军队有着本质区别。韩国军队的主敌,是企图用武力打倒韩国,从而把整个韩半岛纳入金日成、金正日世袭王朝板块的北韩、其领导人金正日以及北韩军队。随着情况的变化,北韩的对南战略在表面上随时改变,但其本质始终在于对南战争,这一点毫无变化。

韩国军队的主敌就是这样一个好战、具有攻击性和挑衅性的集团,因此作为时时处在战场的军队,必须在组织和纪律方面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军队有所区别。我们想对韩国军队质问的是,在此次天安舰沉没事件中,韩国军队作为时时处在战场的军队,是否完全发挥了组织能力和纪律性。

对于这个质疑,韩国军队也无法自信地做出肯定回答,韩国国民也无法自信地说“韩国军队的应对令人信服”,这就是当前的现状。从天安舰事件的发生报告开始,到海军指挥部的情况判断、联合参谋部的应对指示,以及各军联合应对,在各种局面、各个阶段都暴露出了韩国军队存在的问题,这一点不可否认。如果不能迅速、彻底地完善韩国军队此次暴露出的这些缺陷和问题,这个国家和国民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说是安全的。

一些政治势力一直宣扬与北韩对话就能结束对峙状态,一些国民误以为韩国经济规模是北韩的38倍,因此在与北韩的军事对决中占有绝对优势。韩国军队不能被这种安逸的想法动摇。但看到军队指挥部应对天安舰沉没事件的一些做法,韩国国民也开始担心韩国军方也受到韩国社会轻浮的安全意识的影响。

在安全领域的一个失误,有可能使国家陷入无法挽回的灾难。正因为国家安全的这种不可逆转性和一次性,麦克阿瑟将军才表示,在战斗中失败的部队可以宽恕,但警戒失败的部队,绝对不可饶恕。对于去年南北海军在西海冲突后扬言报复的北韩的反常动态,韩国军队指挥部到底是否以充分的警惕进行了应对,有必要进行回顾。即使数十年才发生一次突发事态,应对也要像机械一样迅速、灵敏。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对一切形态和水平的军事挑衅进行报告,维持军队及安全工作人员的警惕性,并不断进行训练,以免被敌人发现任何漏洞。

整个军队应共享单位部队的失败经验,制定预防对策,不断进行训练,这样的军队才能越来越强大。如果军队因为害怕承担责任而隐瞒单位部队的失败经历,漏洞就会越来越大,最终面临重大失败。这就是东西方战史的教训。太平洋战争时期,美军将一线海军陆战队在瓜达康纳尔岛战役中经历的失败作为整个军队的研究课题,开发出新的作战方式。随着战争接近中期,从单位部队战斗到大部队战略机动方面都力压日军。而日军则因隐瞒一线部队的失误,不断向上级进行虚报,丧失了纠正缺点的机会,最终屡战屡败,面临危机。

原本监查工作的目的是追究责任和修补缺陷。但此次军队监查以修补军队漏洞为主,追究责任为次。目前正在就天安舰爆炸沉没的原因进行调查,不久后韩国和韩国军队就要以此为依据制定对策。当前状况相当于处于准战时期,因此可以说实施监查本身就是例外。因此监查必须迅速、慎重进行,在解答国民质疑的同时格外注意保守军事机密。

为提高监查效率,可以对责任明确的人员进行局部人事调整,为保护军事机密,也可以考虑向军队元老进行咨询。在这里再次强调,国民相信并期待韩国军队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发展成为更强、纪律更严格的国民的军队。军队有责任满足国民的这种期望。

http://chn.chosun.com/site/data/ ... 20100427000016.html韩国监查院将在天安舰殉国官兵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于下周启动对整个天安舰事件的职务监查。监查院的监查并非简单的行政监查,而是对军方应对的妥当性进行追究,具有监察性质。韩国国防部长官金泰荣本月16日表示:“(天安舰事件)最初报告延误,部分措施不尽如人意,遭到国民质疑。对此,要求监查院实施职务监察。”

天安舰沉没事件引起了对韩国军队本质的深思。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拥有军队,但并不是所有的国家军队都有需要动员全体战斗力进行对抗和击败的主要敌人。韩国军队拥有明确的主敌,与其他国家军队有着本质区别。韩国军队的主敌,是企图用武力打倒韩国,从而把整个韩半岛纳入金日成、金正日世袭王朝板块的北韩、其领导人金正日以及北韩军队。随着情况的变化,北韩的对南战略在表面上随时改变,但其本质始终在于对南战争,这一点毫无变化。

韩国军队的主敌就是这样一个好战、具有攻击性和挑衅性的集团,因此作为时时处在战场的军队,必须在组织和纪律方面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军队有所区别。我们想对韩国军队质问的是,在此次天安舰沉没事件中,韩国军队作为时时处在战场的军队,是否完全发挥了组织能力和纪律性。

对于这个质疑,韩国军队也无法自信地做出肯定回答,韩国国民也无法自信地说“韩国军队的应对令人信服”,这就是当前的现状。从天安舰事件的发生报告开始,到海军指挥部的情况判断、联合参谋部的应对指示,以及各军联合应对,在各种局面、各个阶段都暴露出了韩国军队存在的问题,这一点不可否认。如果不能迅速、彻底地完善韩国军队此次暴露出的这些缺陷和问题,这个国家和国民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说是安全的。

一些政治势力一直宣扬与北韩对话就能结束对峙状态,一些国民误以为韩国经济规模是北韩的38倍,因此在与北韩的军事对决中占有绝对优势。韩国军队不能被这种安逸的想法动摇。但看到军队指挥部应对天安舰沉没事件的一些做法,韩国国民也开始担心韩国军方也受到韩国社会轻浮的安全意识的影响。

在安全领域的一个失误,有可能使国家陷入无法挽回的灾难。正因为国家安全的这种不可逆转性和一次性,麦克阿瑟将军才表示,在战斗中失败的部队可以宽恕,但警戒失败的部队,绝对不可饶恕。对于去年南北海军在西海冲突后扬言报复的北韩的反常动态,韩国军队指挥部到底是否以充分的警惕进行了应对,有必要进行回顾。即使数十年才发生一次突发事态,应对也要像机械一样迅速、灵敏。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对一切形态和水平的军事挑衅进行报告,维持军队及安全工作人员的警惕性,并不断进行训练,以免被敌人发现任何漏洞。

整个军队应共享单位部队的失败经验,制定预防对策,不断进行训练,这样的军队才能越来越强大。如果军队因为害怕承担责任而隐瞒单位部队的失败经历,漏洞就会越来越大,最终面临重大失败。这就是东西方战史的教训。太平洋战争时期,美军将一线海军陆战队在瓜达康纳尔岛战役中经历的失败作为整个军队的研究课题,开发出新的作战方式。随着战争接近中期,从单位部队战斗到大部队战略机动方面都力压日军。而日军则因隐瞒一线部队的失误,不断向上级进行虚报,丧失了纠正缺点的机会,最终屡战屡败,面临危机。

原本监查工作的目的是追究责任和修补缺陷。但此次军队监查以修补军队漏洞为主,追究责任为次。目前正在就天安舰爆炸沉没的原因进行调查,不久后韩国和韩国军队就要以此为依据制定对策。当前状况相当于处于准战时期,因此可以说实施监查本身就是例外。因此监查必须迅速、慎重进行,在解答国民质疑的同时格外注意保守军事机密。

为提高监查效率,可以对责任明确的人员进行局部人事调整,为保护军事机密,也可以考虑向军队元老进行咨询。在这里再次强调,国民相信并期待韩国军队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发展成为更强、纪律更严格的国民的军队。军队有责任满足国民的这种期望。

http://chn.chosun.com/site/data/ ... 20100427000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