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多探访黄河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4/09 00:10:53
玛多探访黄河源



这是在翻越海拨4499m鄂拉山口时拍的一张。


一路上多为一望无际的高原草场,时不时的也见群山起伏,几乎均为青草所覆盖,很少见土地裸露。
玛多探访黄河源



这是在翻越海拨4499m鄂拉山口时拍的一张。


一路上多为一望无际的高原草场,时不时的也见群山起伏,几乎均为青草所覆盖,很少见土地裸露。
从西宁至玛多路面较好,车也不多。走到这里见天际尽头亮了一些,真盼望目的地是一片蓝天。


一路上不时见到经幡,提示我们这里是藏区。道路劈山而过,就会见两旁高处扯起经幡横在路上空。道路翻越高山山口时,也必见经幡。在有人居住的地方当然也会见到经幡。注意了一下,除城镇外,藏民多为帐篷。城镇的藏居,与其它民居区别不大,与西/藏藏居很是不同。






我们不小心弄出点声响,它俩齐刷刷回头张望,眼睛盯着我们,心中飞快进行运算评估,是不是该迅速离开。


我们立即停止动作,它们观察了一会,又埋头吃草,只是越来越远了。


不管拍的好坏,总算拍到了野生黄羊,在兴奋中继续前行,发现路边景色也非常漂亮。
天又阴很了,云层很低,笼罩着山顶。




再遇野生黄羊,这次距离较近一点,光线也稍好了些。这一路自过温泉(一个地名,有少许人家的微型小镇)后,随时有可能遇到野生黄羊,多为单只且距离颇远,少有成群的也多不过十只。所以总体来讲,遇到野生黄羊不难,至于拍摄条件就很难说了。只要遇上了,能拍就拍,而且要行动迅速,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掉头飞奔而去,转眼就无影无踪了。








不知为何,它们突然飞奔而去。
丁师傅说它们这次跑,不是因为我们,是来了一只公黄羊。在丁师傅的指点下,我们在天边(说的夸张了一点,实在是太远),发现了这只公黄羊。这只公羊非常漂亮,额头竖立着长长的,略带弯曲的羚角。可惜我70-300的镜头无法拍清楚它。这回又长点见识,此时成群结伴的都是妇女(母羊)与儿童(幼羊)。


估计离花石峡镇不远了,路旁的山峦起伏不定展现出美妙的狐线。太阳也好像感觉太对不起远道而来的客人,在落山前拚命从云缝中挤落一丝阳光,尽管是短暂的、微弱的。整个世界显得那么空旷,那么寂静,好似一切都不存在了,包括自己。我们谁也不说话,只是反复地机械地移动机位、调整参数、按下快门,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寒冷、忘却了高原带来的不适(这可让我们后来二天吃够了苦头)。什么叫忘我、忘情、忘形,可能就是如此吧。
















街头藏民受同伴请求停下拍照。


街头藏民受同伴请求停下拍照。




天阴沉沉的,但愿明天能天晴。
从这个角度看,天放晴还是有希望的。这是花石峡镇一角。


到花石峡镇后,我们为找住处,先到网上有人推荐的兵站,兵站说可以接待,但条件较差,建议我们去雪山宾馆。于是我们去了镇上最好的雪山宾馆。每间三人,没有卫生间,每人每晚30元。床上有电热毯,每人只有一热水瓶开水供饮用及洗嗽。
第二天原计划起早一点拍个日出的,见窗外始终灰蒙蒙、阴沉沉的,就没起来。等亮些了一看,哇,外面白茫茫一片,还在飘着大雪。可能是我们宾馆选错了,不该选雪山宾馆,该选个什么蓝天宾馆就好了。
从西宁出发时,丁师傅让我们到超市购买了点饮料和食品,原以为是应急充饥的。这时才晓得玛多全县所有的餐馆、饭店早晨都不营业。当地人一日两餐,从不吃早餐的。从此时起到回西宁,我们三天的早餐全是饼干了。整个上午雪下个不停,我们就窝在被褥里聊天,为怕多付房钱,12时前起来结了账,随便找个餐馆吃了中饭,雪也停了,又上路直赴玛多。
可能是劳累加饮水少,这一晚没起夜,不然半夜得穿过院子踏雪走四十米远去后墙边厕所。


这是野驴。从我们这趟看,见到野驴的机率远低于野生黄羊(回忆一下:包括单只和远处的,见到黄羊约10次左右,见到野驴大概只3次)。所以能拍到野驴,我感觉是件很幸运的事。












从花石峡到玛多沿途较为平淡。路左边有条小河,时宽时窄,曲折蜿蜒,这是黄河上游的一条支流。








这里俗称星星海,可能是取自水凼子星罗棋布的意思,就在玛多去玉树的路边。可以想象,要是有朝霞或是晚霞,这地方应当是挺美的。但此刻由于光线不好,没多少拍摄兴趣,打道回玛多县城找住处去吧。










开始一段是一望无际的平坦草原,到后来水面宽阔起来,岸边山都不高。








有只小鸟冒雨在土丘上唱着迎宾曲,欢迎我们的来访。


从玛多到牛头碑百多公里地,除了一条人修的路和没几个修路的人外,几乎保持着原始生态。一直到牛头碑山脚下,才看见少许民居,简易寺庙和放牧的牛羊。








经幡在凄冷的疾风中猎猎作响,好像在苦海中虔诚地诵读着经文。
牛头碑周边设立了栅栏,前面开了个口子。


牛头碑正面,我觉得叫牛角碑更为贴切。


风大极了,在山头不能呆太久了。
牛头碑背面。


稍离开一点看牛头碑。


在措日尕则山上俯视周边。这里也摘一段网上介绍:“黄河从卡日曲和约古宗列曲发源后,经星宿海流到这里,被巴颜郎玛山和错尔朵则山所阻,形成了黄河源头第一个巨大的湖泊--扎陵湖。黄河在扎陵湖中经过回旋喘息之后,从湖东南的草滩上散乱地流出,中间又经过一条长约二十公里,宽约三百多米的黄河峡谷,分九股注入第二个湖泊--鄂陵湖。
  扎陵湖和鄂陵湖海拔四千三百多米,这里地势高寒、潮湿,地域辽阔,牧草丰美,自然景观奇妙,是难得的旅游观光胜地。”
冰天雪地看两湖。


山脚下那几间建筑,就是我们刚才经过的寺庙与民居。


山上有藏民按风俗用石头堆砌的石堆,是叫嘛呢堆吧。




下山后,原路返回。又来到扎陵湖、鄂陵湖畔。
天仍然是阴沉沉的。
天水一色,不过都有点灰蒙蒙的。


好宽阔的水面。


路途中一座较为漂亮的建筑,不知是干啥用的。
回到了玛多县城,别看县城很小,旁边一面山的经幡可巍然,壮观,比县城占地面积大多了。


回宾馆累的不行,先睡上一觉。傍晚见天稍晴,再去玛多黄河桥。


水源头保护区的水看上去也不咋滴
[:a2:]非常向往
景色優美的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