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威胁论”殃及中国公司海外上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4 21:03:10
中美关系无小事。
<P>  即使是公司上市这样的问题,也可以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
<P>  2004年6月15日,美中经济和安全评估委员会(以下简称“美中经济委员会”)向国会提交一份报告。
<P>  报告称,美中经济委员会要评估中国公司进入并利用美国资本市场的深度和广度,评估现有的信息披露规则是否足以识别在美国市场上活跃的中国公司中,哪些从事了武器扩散或者其它对美国安全不利的活动。
<P>  报告还指责说,许多中国企业进入全球资本市场上是危险的,据称这些公司财务和运作透明度低,却从美国投资者手中“卷走”了数十亿美元。
<P>  在报告中,美中经济委员会就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问题,向国会提出了包括禁止美国对涉及武器扩散活动的中国公司进行直接和间接投资等4条建议。
<P>  “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数量不多,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更不用说对美国整个经济体系。它被人为地夸大了。”京华山一证券董事暨投资银行部主管温天络认为。
<P>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孙哲教授进一步指出,中国公司尤其是国有公司的海外上市问题,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一样,实质上是被美政界一些人政治化了,“成为了他们手中的政治工具”。
<P>  夸大事实的4大建言
<P>  据孙哲介绍,美中经济委员会是美国国会2000年设立的评估机构,由两党12位成员组成。其使命是就中美关系中的经济对国家安全议题进行调查、分析,并每年向国会提出政策建议报告。
<P>  美中经济委员会在报告中认为,中国政府有针对性地挑选了一些公司,主要是国有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虽然中国私营部门约占国内GDP的60%,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筹资的绝大部分超过90%属于国有企业。
<P>  该报告援引的数据说,2004年中国企业计划通过在海外首次公开发行(IPO)集资约230亿美元,比前几年增加显著。而且没有迹象表明,中国会放慢海外上市的步伐。
<P>  报告指责说,通过在全球资本市场筹资,国有上市企业增加了中国政府控制的金融资源的总值。由于政府仍然是大股东,这些公司的小股东实质上并不存在。
<P>  2003年5月,中国引入QFII制度,允许合格的外国投资者进入A股市场。报告认为,经过批准的外国证券公司迄今为止其中一半是美国公司,可以购买中国国内的金融产品。
<P>  “由于中国国内资本市场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缺乏可以与美国相比的透明度以及监管框架,给美国合格的投资者造成严重的公司治理、金融风险以及潜在的安全问题等。”该报告认为。
<P>  此外,该报告提醒说,假定中国公司与国防工业部门存在混杂的关系,美国政府和投资者有必要更加全面了解的是,中国公司在全球资本市场筹资与中国军事、国防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之间的关系。
<P>  “在监控、披露中国上市公司与武器扩散、国防工业集团之间的关系方面,美国政府缺乏足够的部门协调机制、监管资源以及信息收集管理手段。此外,上市承销商未能保持应有的警惕,没有尽职去搜集这些信息。”
<P>  因此,在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方面,美中经济委员会向国会提出了4条建议:
<P>  第一,国会授权情报部门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已经筹资或准备上市筹资的中国公司或其他外国公司进行调查,甄别它们是否从事或者涉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活动及其分销系统,以及进行更为广泛的安全问题评估。并在美国政府几个部门间新成立一个咨询协调程序,改善情报收集管理和提高重视程度。
<P>  其次,要求共同基金更为充分地披露投资中国的特定风险。
<P>  第三,让商务部、美国贸易代表进行对中国国有银行评估,其向国有企业和其他企业发放贷款时其基于非商业原则的做法是否构成了有悖于WTO的政府实质性补贴。
<P>  第四,对于被美国政府认定从事有关武器扩散活动并被制裁的公司,不管它们在中国、美国还是其它国际资本市场上市交易,国会都应该禁止美国机构和私人投资者直接或间接地对其进行股权和债权投资。
<P>  对于美中经济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内容,孙哲教授认为,美国行政当局不会“照单”执行。至于企业上市问题,美中经济委员会以前提交的报告也涵盖了这一领域。“事实上,迄今为止证券监管当局并未采纳它的建议。”
<P>  但国会人士以夸大事实的方式制造舆论,会给美国行政当局造成压力,并一定程度上影响当局的行为,孙哲指出。
<P>  4月听证会之辩
<P>  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准备报告中关于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部分内容,美中经济委员会于4月16日举行了“中国与全球资本市场”的听证会。
<P>  在听证会的开幕词中,美中经济委员会副主席达马托认为,投资者缺乏足够的信息来了解中国在美上市企业所存在的风险。
<P>  达马托说,我担心以前造就高科技泡沫的华尔街投资界,现正塑造新的中资股泡沫。此外,相关机构“迄今仍然缺乏”对在美上市中国国有企业与军工集团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的“完整评估”。
<P>  美中经济委员会主席罗宾逊表示,委员会想了解美国政府对该种关联及其它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是否给予了足够的关注。
<P>  罗宾逊在里根时代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
<P>  据被邀请作证的美国沃特财务集团总裁蒂姆.沃特介绍,听证会上讨论的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是,对投资于中国上市公司的美国投资者来说,公开披露的信息是否足够。
<P>  沃特先生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分为两个层面:一是中国大型国有企业,通常以ADR的方式在美国上市。他们以“国外备案者”身份在美国证监会登记备案,而现有法律对这类公司要求披露的信息比较少。
<P>  “在听证会上,确实讨论过是否可能或者要求这类公司披露更多信息的问题。”
<P>  至于另一类公司,由于它们在SEC直接登记备案或在美国市场直接上市,他们与美国其它任何上市公司一样,被要求充分披露所有信息。因此,大家对这类公司关注不多。
<P>  此外,一位参与听证会的人士称,政府部们和私营部门一些人担心,中国正在从美国手中夺走许多工作机会。他们说,由于人民币的人为低估,中国公司与美国同行竞争时处于“不公正的”优势地位。因此他们主张,在解决这一问题之前,应该限制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筹资的活动。
<P>  “但这一观点并没有太大的市场。”该人士说。
<P>  纽约全球证券公司主管坦顿则对委员会表示,中资公司在美国上市对该公司本身的监管和潜在的投资者都是好事。“和在中国国内上市不同,在美国上市是程序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他说。
<P>  坦顿在研究报告中称,2002-2003年,在纽约证交所及NASDAQ上市的中资公司平均回报率超过300%。
<P>  沃特先生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投资者对投资中国公司十分感兴趣。事实上,过去一年半来投资中国已经成为华尔街最大的故事,而且还会继续。
<P>  在沃特看来,今后3-5年里,没有任何地方比中国更值得投资。“从长期来说,你没法做空中国。”
<P>  “中国威胁论”的公司版
<P>  美中经济委员会援引美国沃特财务集团提供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有71家。
<P>  郎咸平教授说,美中经济委员会对中国公司进入国际市场举行听证会,并据此向国会提出一些限制性建议,并非表明他们担心中国公司上市对美国具有多大影响,毕竟,无论从总数还是占比的角度来说,中国公司几乎可以不加考虑。
<P>  美国一位观察人士指出,问题的实质在于,美国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日益强大,可能威胁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美国方面担心的是,来自中国的经济竞争与挑战。
<P>  孙哲教授介绍,美国国会主要的两大职能是立法和监督政府运作的方式,有时也以用舆论造势的方式影响当局。但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国会内部成立了两个有关中国问题的委员会,其中之一是美中经济委员会。
<P>  “这表明美国国会开始直接插手一些具体事务,如对中国指手画脚。”
<P>  报告出台后的6月17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章启月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这份报告通篇充斥着冷战思维,用敌视的眼光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严重误导公众。报告还在经贸、台湾、香港等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其目的就是鼓吹“中国威胁论”,干扰和破坏中美在各个领域的交往与合作。我们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P>  “我们敦促美国政府明确反对上述报告及其所谓建议,以维护中美关系和两国合作的大局。”章启月说。
<P>  有意思的是,美国有些政府部门甚至不愿掺合这种事。
<P>  按照美中经济委员会主席罗宾逊本人的说法,4月份的听证会之前,他们曾邀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财政部提供证词,但被“遗憾地”拒绝了。
<P>  沃特先生认为,美中经济委员会的报告对中国公司赴美上市不会有任何影响。如果将来会有什么变化,也更可能仅限于以“外国备案者”身份在SEC登记的国有企业以及被美国政府实行制裁的中国公司。
<P>  不愿透露姓名的某美资顶级投行一位中国高层接受采访时说,目前还没有感觉到来自美国方面的变化,至于将来,国企赴美上市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
<P>  在谈及信息披露不充分的问题时,美中经济委员会在报告中引述了中国人寿被SEC调查和中芯国际被告上法庭的例子。
<P>  “这两个案例在美国的影响很大,最近两家国际投行(花旗环球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负责中国人寿项目在美上市的中国地区高管相继辞职,不能排除与国企赴美上市问题可能的变化有关联。”该国际投行人士认为。 </P>中美关系无小事。
<P>  即使是公司上市这样的问题,也可以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
<P>  2004年6月15日,美中经济和安全评估委员会(以下简称“美中经济委员会”)向国会提交一份报告。
<P>  报告称,美中经济委员会要评估中国公司进入并利用美国资本市场的深度和广度,评估现有的信息披露规则是否足以识别在美国市场上活跃的中国公司中,哪些从事了武器扩散或者其它对美国安全不利的活动。
<P>  报告还指责说,许多中国企业进入全球资本市场上是危险的,据称这些公司财务和运作透明度低,却从美国投资者手中“卷走”了数十亿美元。
<P>  在报告中,美中经济委员会就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问题,向国会提出了包括禁止美国对涉及武器扩散活动的中国公司进行直接和间接投资等4条建议。
<P>  “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数量不多,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更不用说对美国整个经济体系。它被人为地夸大了。”京华山一证券董事暨投资银行部主管温天络认为。
<P>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孙哲教授进一步指出,中国公司尤其是国有公司的海外上市问题,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一样,实质上是被美政界一些人政治化了,“成为了他们手中的政治工具”。
<P>  夸大事实的4大建言
<P>  据孙哲介绍,美中经济委员会是美国国会2000年设立的评估机构,由两党12位成员组成。其使命是就中美关系中的经济对国家安全议题进行调查、分析,并每年向国会提出政策建议报告。
<P>  美中经济委员会在报告中认为,中国政府有针对性地挑选了一些公司,主要是国有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虽然中国私营部门约占国内GDP的60%,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筹资的绝大部分超过90%属于国有企业。
<P>  该报告援引的数据说,2004年中国企业计划通过在海外首次公开发行(IPO)集资约230亿美元,比前几年增加显著。而且没有迹象表明,中国会放慢海外上市的步伐。
<P>  报告指责说,通过在全球资本市场筹资,国有上市企业增加了中国政府控制的金融资源的总值。由于政府仍然是大股东,这些公司的小股东实质上并不存在。
<P>  2003年5月,中国引入QFII制度,允许合格的外国投资者进入A股市场。报告认为,经过批准的外国证券公司迄今为止其中一半是美国公司,可以购买中国国内的金融产品。
<P>  “由于中国国内资本市场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缺乏可以与美国相比的透明度以及监管框架,给美国合格的投资者造成严重的公司治理、金融风险以及潜在的安全问题等。”该报告认为。
<P>  此外,该报告提醒说,假定中国公司与国防工业部门存在混杂的关系,美国政府和投资者有必要更加全面了解的是,中国公司在全球资本市场筹资与中国军事、国防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之间的关系。
<P>  “在监控、披露中国上市公司与武器扩散、国防工业集团之间的关系方面,美国政府缺乏足够的部门协调机制、监管资源以及信息收集管理手段。此外,上市承销商未能保持应有的警惕,没有尽职去搜集这些信息。”
<P>  因此,在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方面,美中经济委员会向国会提出了4条建议:
<P>  第一,国会授权情报部门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已经筹资或准备上市筹资的中国公司或其他外国公司进行调查,甄别它们是否从事或者涉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活动及其分销系统,以及进行更为广泛的安全问题评估。并在美国政府几个部门间新成立一个咨询协调程序,改善情报收集管理和提高重视程度。
<P>  其次,要求共同基金更为充分地披露投资中国的特定风险。
<P>  第三,让商务部、美国贸易代表进行对中国国有银行评估,其向国有企业和其他企业发放贷款时其基于非商业原则的做法是否构成了有悖于WTO的政府实质性补贴。
<P>  第四,对于被美国政府认定从事有关武器扩散活动并被制裁的公司,不管它们在中国、美国还是其它国际资本市场上市交易,国会都应该禁止美国机构和私人投资者直接或间接地对其进行股权和债权投资。
<P>  对于美中经济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内容,孙哲教授认为,美国行政当局不会“照单”执行。至于企业上市问题,美中经济委员会以前提交的报告也涵盖了这一领域。“事实上,迄今为止证券监管当局并未采纳它的建议。”
<P>  但国会人士以夸大事实的方式制造舆论,会给美国行政当局造成压力,并一定程度上影响当局的行为,孙哲指出。
<P>  4月听证会之辩
<P>  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准备报告中关于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部分内容,美中经济委员会于4月16日举行了“中国与全球资本市场”的听证会。
<P>  在听证会的开幕词中,美中经济委员会副主席达马托认为,投资者缺乏足够的信息来了解中国在美上市企业所存在的风险。
<P>  达马托说,我担心以前造就高科技泡沫的华尔街投资界,现正塑造新的中资股泡沫。此外,相关机构“迄今仍然缺乏”对在美上市中国国有企业与军工集团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的“完整评估”。
<P>  美中经济委员会主席罗宾逊表示,委员会想了解美国政府对该种关联及其它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是否给予了足够的关注。
<P>  罗宾逊在里根时代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
<P>  据被邀请作证的美国沃特财务集团总裁蒂姆.沃特介绍,听证会上讨论的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是,对投资于中国上市公司的美国投资者来说,公开披露的信息是否足够。
<P>  沃特先生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分为两个层面:一是中国大型国有企业,通常以ADR的方式在美国上市。他们以“国外备案者”身份在美国证监会登记备案,而现有法律对这类公司要求披露的信息比较少。
<P>  “在听证会上,确实讨论过是否可能或者要求这类公司披露更多信息的问题。”
<P>  至于另一类公司,由于它们在SEC直接登记备案或在美国市场直接上市,他们与美国其它任何上市公司一样,被要求充分披露所有信息。因此,大家对这类公司关注不多。
<P>  此外,一位参与听证会的人士称,政府部们和私营部门一些人担心,中国正在从美国手中夺走许多工作机会。他们说,由于人民币的人为低估,中国公司与美国同行竞争时处于“不公正的”优势地位。因此他们主张,在解决这一问题之前,应该限制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筹资的活动。
<P>  “但这一观点并没有太大的市场。”该人士说。
<P>  纽约全球证券公司主管坦顿则对委员会表示,中资公司在美国上市对该公司本身的监管和潜在的投资者都是好事。“和在中国国内上市不同,在美国上市是程序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他说。
<P>  坦顿在研究报告中称,2002-2003年,在纽约证交所及NASDAQ上市的中资公司平均回报率超过300%。
<P>  沃特先生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投资者对投资中国公司十分感兴趣。事实上,过去一年半来投资中国已经成为华尔街最大的故事,而且还会继续。
<P>  在沃特看来,今后3-5年里,没有任何地方比中国更值得投资。“从长期来说,你没法做空中国。”
<P>  “中国威胁论”的公司版
<P>  美中经济委员会援引美国沃特财务集团提供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有71家。
<P>  郎咸平教授说,美中经济委员会对中国公司进入国际市场举行听证会,并据此向国会提出一些限制性建议,并非表明他们担心中国公司上市对美国具有多大影响,毕竟,无论从总数还是占比的角度来说,中国公司几乎可以不加考虑。
<P>  美国一位观察人士指出,问题的实质在于,美国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日益强大,可能威胁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美国方面担心的是,来自中国的经济竞争与挑战。
<P>  孙哲教授介绍,美国国会主要的两大职能是立法和监督政府运作的方式,有时也以用舆论造势的方式影响当局。但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国会内部成立了两个有关中国问题的委员会,其中之一是美中经济委员会。
<P>  “这表明美国国会开始直接插手一些具体事务,如对中国指手画脚。”
<P>  报告出台后的6月17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章启月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这份报告通篇充斥着冷战思维,用敌视的眼光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严重误导公众。报告还在经贸、台湾、香港等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其目的就是鼓吹“中国威胁论”,干扰和破坏中美在各个领域的交往与合作。我们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P>  “我们敦促美国政府明确反对上述报告及其所谓建议,以维护中美关系和两国合作的大局。”章启月说。
<P>  有意思的是,美国有些政府部门甚至不愿掺合这种事。
<P>  按照美中经济委员会主席罗宾逊本人的说法,4月份的听证会之前,他们曾邀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财政部提供证词,但被“遗憾地”拒绝了。
<P>  沃特先生认为,美中经济委员会的报告对中国公司赴美上市不会有任何影响。如果将来会有什么变化,也更可能仅限于以“外国备案者”身份在SEC登记的国有企业以及被美国政府实行制裁的中国公司。
<P>  不愿透露姓名的某美资顶级投行一位中国高层接受采访时说,目前还没有感觉到来自美国方面的变化,至于将来,国企赴美上市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
<P>  在谈及信息披露不充分的问题时,美中经济委员会在报告中引述了中国人寿被SEC调查和中芯国际被告上法庭的例子。
<P>  “这两个案例在美国的影响很大,最近两家国际投行(花旗环球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负责中国人寿项目在美上市的中国地区高管相继辞职,不能排除与国企赴美上市问题可能的变化有关联。”该国际投行人士认为。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