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伊拉克战争推动美军事学说发生重大变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4 20:04:52
6月28日,美国将伊拉克主权象征性地移交到伊拉克人手中后,美国内对美国在伊拉克所实践的军事学说及军事战术的正式评估就已经开始了。和越南战争及二战一样,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所应吸取的教训不只局限在五角大楼的决策者,也不应只局限于军队院校的学者教授们。这种教训不可避免地要与美国政治领导人和普通美国人如何看待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挂上钩。
  各军种地位都将发生重大变化</P>
<P>  伊拉克战争所持续的时间比人们预想的要长,美国人为这场战争付出的代价也远远超出了最初的预期。战场上的硝烟渐渐散去,战争留给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全世界人以各种思考和启示:五角大楼今后应该运用哪种军事学说应对未来冲突?是所谓的“鲍威尔主义(即目标清楚,派遣占绝对优势的兵力制敌,脱身策略明确)”,还是所谓的“拉姆斯菲尔德主义(运用数量较少的高机动地面部队,强调特种作战及高科技空中力量的重要性)”?</P>
<P>  在这一问题上,令人疑惑不解的问题比解决问题的明确答案要多得多。华盛顿国家立法赞助委员会的军事分析师、退役陆军上校丹尼尔·史密斯表示,“海军陆战队和陆军将会越来越象对方,两者的未来共同发展趋势是轻型化、机动化和可运输性。重型装甲部队的地位和作用将会大大下降,重型炮兵部队的规模将大大缩减。同时,特种作战单位,象海豹小队、空军特种作战部队、绿色贝雷帽和三角洲部队等的规模将逐步扩大,在未来战场上的表现也会更加活跃。”</P>
<P>  许多军事专家预测认为,在所有军兵种当中,受伊拉克战争影响最为深远的非美国陆军部队莫属,因为很明显,解决美军“征服国”政治冲突、平息事发地区当地武装抵抗和维持当地社会治安,要比把主要精力放在常规战斗上任务更加紧迫。</P>
<P>  华盛顿国防信息中心军事分析员马库斯·科尔宾指出,美国陆军近期未能加快向新型作战部队转型的步伐,主要是因为布什政府错误地坚持了“不要国家建设”这样一条原则。而美国政府现在终于认识到,他们应该改变几十年来的错误观念,把陆军部队建设放在优先考虑的战略地位。</P>
<P>  伊拉克战争之初,美国空军实施的“震慑”行动加快了美国地面部队进军巴格达的步伐,但同时也将大部分忠于萨达姆的部队送入了地下,并因此埋下了伊拉克反抗力量的火种,导致各方在伊拉克的重建行动不断遇到当地武装势力的疯狂破坏。</P>
  美军应该从伊拉克战争吸取什么教训?</P>
<P>  美国退役海军上校拉里·锡奎斯特认为,美国从伊拉克战争吸取的真正教训是,当今世界美国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而美军在这种新形势下的表现却差强人意。比如,所谓的信息革命并没有向美军提供关键性的情报资源。</P>
<P>  锡奎斯特上校称,虽然美军在计算机网络、无人机计划和其他高科技武器装备上投入巨大财力物力,但这些投入并没有给美军带来关于伊拉克前政权高价值目标的即时动态资料。因此,美军必须先将成千上万名略有嫌疑的伊拉克人抓获,逐一进行审讯。事实证明,这种行动策略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对整个战后重建事业带来了灾难。</P>
<P>  为了适应现有条件下的安全形势,美军在全球范围内的灵活调动仍不可避免,同时,一些小规模的、机动性更强的美军作战部队需要部署在战略位置比较重要的地方,如非洲南端的合恩角、印度洋及东欧等地区。而传统上大规模部署在韩国、德国和日本冲绳的美军部队,需要进行规模性缩减。美国本土上的大部分军事基地,应该向小规模、前指作战基地的方向转变,而且,本土美军基地还应该担负起美军训练营的角色。</P>
<P>  如今,美军对伊拉克的占领已经正式宣布结束了,但为数众多的美国大兵仍将继续留驻那里。伊拉克战争留给美国人的另外一个教训是:由于伊拉克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及部落文化根深蒂固,美国军队应该避开帮助伊拉克建设国家这一艰巨事业。然而,美国的下一代军事领导人可能必须搞清楚这样一个问题:在一个充斥着新威胁的形势不确定的国家,当地文职领导人是否会同意美军轻易避开重建国家这样一个重任?(江水)</P>6月28日,美国将伊拉克主权象征性地移交到伊拉克人手中后,美国内对美国在伊拉克所实践的军事学说及军事战术的正式评估就已经开始了。和越南战争及二战一样,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所应吸取的教训不只局限在五角大楼的决策者,也不应只局限于军队院校的学者教授们。这种教训不可避免地要与美国政治领导人和普通美国人如何看待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挂上钩。
  各军种地位都将发生重大变化</P>
<P>  伊拉克战争所持续的时间比人们预想的要长,美国人为这场战争付出的代价也远远超出了最初的预期。战场上的硝烟渐渐散去,战争留给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全世界人以各种思考和启示:五角大楼今后应该运用哪种军事学说应对未来冲突?是所谓的“鲍威尔主义(即目标清楚,派遣占绝对优势的兵力制敌,脱身策略明确)”,还是所谓的“拉姆斯菲尔德主义(运用数量较少的高机动地面部队,强调特种作战及高科技空中力量的重要性)”?</P>
<P>  在这一问题上,令人疑惑不解的问题比解决问题的明确答案要多得多。华盛顿国家立法赞助委员会的军事分析师、退役陆军上校丹尼尔·史密斯表示,“海军陆战队和陆军将会越来越象对方,两者的未来共同发展趋势是轻型化、机动化和可运输性。重型装甲部队的地位和作用将会大大下降,重型炮兵部队的规模将大大缩减。同时,特种作战单位,象海豹小队、空军特种作战部队、绿色贝雷帽和三角洲部队等的规模将逐步扩大,在未来战场上的表现也会更加活跃。”</P>
<P>  许多军事专家预测认为,在所有军兵种当中,受伊拉克战争影响最为深远的非美国陆军部队莫属,因为很明显,解决美军“征服国”政治冲突、平息事发地区当地武装抵抗和维持当地社会治安,要比把主要精力放在常规战斗上任务更加紧迫。</P>
<P>  华盛顿国防信息中心军事分析员马库斯·科尔宾指出,美国陆军近期未能加快向新型作战部队转型的步伐,主要是因为布什政府错误地坚持了“不要国家建设”这样一条原则。而美国政府现在终于认识到,他们应该改变几十年来的错误观念,把陆军部队建设放在优先考虑的战略地位。</P>
<P>  伊拉克战争之初,美国空军实施的“震慑”行动加快了美国地面部队进军巴格达的步伐,但同时也将大部分忠于萨达姆的部队送入了地下,并因此埋下了伊拉克反抗力量的火种,导致各方在伊拉克的重建行动不断遇到当地武装势力的疯狂破坏。</P>
  美军应该从伊拉克战争吸取什么教训?</P>
<P>  美国退役海军上校拉里·锡奎斯特认为,美国从伊拉克战争吸取的真正教训是,当今世界美国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而美军在这种新形势下的表现却差强人意。比如,所谓的信息革命并没有向美军提供关键性的情报资源。</P>
<P>  锡奎斯特上校称,虽然美军在计算机网络、无人机计划和其他高科技武器装备上投入巨大财力物力,但这些投入并没有给美军带来关于伊拉克前政权高价值目标的即时动态资料。因此,美军必须先将成千上万名略有嫌疑的伊拉克人抓获,逐一进行审讯。事实证明,这种行动策略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对整个战后重建事业带来了灾难。</P>
<P>  为了适应现有条件下的安全形势,美军在全球范围内的灵活调动仍不可避免,同时,一些小规模的、机动性更强的美军作战部队需要部署在战略位置比较重要的地方,如非洲南端的合恩角、印度洋及东欧等地区。而传统上大规模部署在韩国、德国和日本冲绳的美军部队,需要进行规模性缩减。美国本土上的大部分军事基地,应该向小规模、前指作战基地的方向转变,而且,本土美军基地还应该担负起美军训练营的角色。</P>
<P>  如今,美军对伊拉克的占领已经正式宣布结束了,但为数众多的美国大兵仍将继续留驻那里。伊拉克战争留给美国人的另外一个教训是:由于伊拉克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及部落文化根深蒂固,美国军队应该避开帮助伊拉克建设国家这一艰巨事业。然而,美国的下一代军事领导人可能必须搞清楚这样一个问题:在一个充斥着新威胁的形势不确定的国家,当地文职领导人是否会同意美军轻易避开重建国家这样一个重任?(江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