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被毒打续:日本人被释背后为何迷雾重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15 21:54:23
来源:http://news.xaonline.com/shxw/102/249579.htm<B>中国女子被毒打续:日本人被释背后为何迷雾重重
(2004-5-26 16:53:50) </B>来源:新华社独家提供   5月24日16时,打伤两名中国女子的日本国公民大连恩田金属有限公司的经理助理栗本友浩被大连警方解除拘留,被打伤的中国女子李鑫、张利群紧急要求限制加害者出境没有成功。记者获悉,目前,法院找不到打人的日本人,导致传票迟迟不能送出。而如果得不到当地有关部门的协助,行凶的日本人随时可能会回国。“一旦被告人回国,原告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在法院判决以后将很难得到执行。”两位原告的代理律师认为。

  拘留所“瞬间”释放打人者

  了解到24日下午栗本友浩将解除拘留。当日13时,国内几家较有影响的媒体记者早早就来到了大连市公安局治安拘留所。包括本报特派记者在内的其他媒体记者都得到治安拘留所的要求,“不能进入接待窗口拍摄采访。”

  15时50分,一辆面包车驶入拘留所院内,直接停在拘留所大门左侧。车上下来两人走入拘留所,另有两人坐在车内。16时整,又一辆面包车驶入拘留所,直接横在拘留所大门前,挡住了所有记者的照相机镜头。刹那间,第一台面包车猛然启动越过该车并迅速拉开车门,只见一个人冲出拘留所大门,径直跑入车内。与此同时,该车即加速转弯开走。等众记者缓过神来,两辆车已经绝尘而去。

  回访花香维也纳公寓

  原告李鑫是今年4月底入住花香维也纳公寓的。25日,记者来到花香维也纳公寓,它地处大连市三八广场附近,有很多房屋出租,租住在这里的多数人是国内外的客商和留学生。

  李鑫租住的房间在日本人隔壁,记者在现场看到,墙壁和地板上仍留有斑斑血迹。

  据了解,案发后,两位日本人就离开了。据记者观察,该公寓安装了监视器,“到底几个人动手不是一目了然吗?”李鑫说。

  “录像带里没有打人的记录,监视器是从一楼向上依次滚动式巡查,虽然每个楼层都有摄像头,但拍摄到的画面并不是全时的。”公寓物业公司的王主任肯定地说。

  “一般外来人员是不允许进入小区,但租住者带回来的人,我们不会阻拦。”王主任介绍说。

  恩田公司难寻打人者

  24日16时,记者打电话到恩田金属有限公司找粟本友浩,接电话的人说粟本友浩没有回来;找张丽华,被告之没有此人;找另一个日本人恩田幸晖,回答说“不在”。

  据拘留所的一位民警说,粟本友浩根本不是经理助理,他在大连某外国语学院学中文。对于和两个日本人在一起的女子“张丽华”,事发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曾有媒体报道,这个女人是恩田公司员工,还有传言称她是个“三陪女”。而大连市公安局宣传科人员表示,“没有必要透露这个问题。”

  “打人事件”疑问种种

  “我们有纪律,采访此事必须经过分局政治处。”当地派出所一民警对记者说。

  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政治处李主任只说现在案件已经结了。“拘留15天,已经到时限了,不能因为是外国人打了中国人就要严惩。”李主任说,受害人已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可到法院了解相关情况。

  据了解,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将该案卷宗移交中山区法院。中山区法院法官冯伟说,到恩田公司送传票没有见到被告人,如果传票顺利送达,就可确定开庭日期。

  在记者采访的整个过程中,相关方面的低调和沉默让此事显得很神秘。

  5月25日,记者采访到了原告李鑫。李鑫称:“当时就有人转达日本人的意思,问我们打算要多少钱,我是宁可不要钱也要日本人道歉。”

  记者见到了张利群,她的伤势已近痊愈,两个人的住院治疗费用目前已经达两万五千元。

  张利群说:“5月8日零时发生的事,5月9日上午,派出所民警就来让我们签调解书,当时我的腿都不能动,眼睛肿得很厉害,字都不能签,怎么调解?派出所当时还一再问我们要多少钱。”

  “当天,法医来到医院,对我俩进行了询问和拍照。伤害鉴定出来了,结果为轻微伤。”对于鉴定结果,张、李二人及家属认为鉴定做得“太快了”。“我们还没出院,伤害后果还没完全显露就下结论,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任?”

  “的确是三个人打的,过程大概有几分钟,一个人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我们打成这样?”

  张利群说:“在派出所,两个日本人用日语窃窃私语,后来他们说只有一人动手,这不明摆着是在串供,办案人员为何不将两人隔离?”

  还有让张利群、李鑫无法理解的是,在事件发展的整个过程中,一向大胆的大连媒体失语了。来源:http://news.xaonline.com/shxw/102/249579.htm<B>中国女子被毒打续:日本人被释背后为何迷雾重重
(2004-5-26 16:53:50) </B>来源:新华社独家提供   5月24日16时,打伤两名中国女子的日本国公民大连恩田金属有限公司的经理助理栗本友浩被大连警方解除拘留,被打伤的中国女子李鑫、张利群紧急要求限制加害者出境没有成功。记者获悉,目前,法院找不到打人的日本人,导致传票迟迟不能送出。而如果得不到当地有关部门的协助,行凶的日本人随时可能会回国。“一旦被告人回国,原告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在法院判决以后将很难得到执行。”两位原告的代理律师认为。

  拘留所“瞬间”释放打人者

  了解到24日下午栗本友浩将解除拘留。当日13时,国内几家较有影响的媒体记者早早就来到了大连市公安局治安拘留所。包括本报特派记者在内的其他媒体记者都得到治安拘留所的要求,“不能进入接待窗口拍摄采访。”

  15时50分,一辆面包车驶入拘留所院内,直接停在拘留所大门左侧。车上下来两人走入拘留所,另有两人坐在车内。16时整,又一辆面包车驶入拘留所,直接横在拘留所大门前,挡住了所有记者的照相机镜头。刹那间,第一台面包车猛然启动越过该车并迅速拉开车门,只见一个人冲出拘留所大门,径直跑入车内。与此同时,该车即加速转弯开走。等众记者缓过神来,两辆车已经绝尘而去。

  回访花香维也纳公寓

  原告李鑫是今年4月底入住花香维也纳公寓的。25日,记者来到花香维也纳公寓,它地处大连市三八广场附近,有很多房屋出租,租住在这里的多数人是国内外的客商和留学生。

  李鑫租住的房间在日本人隔壁,记者在现场看到,墙壁和地板上仍留有斑斑血迹。

  据了解,案发后,两位日本人就离开了。据记者观察,该公寓安装了监视器,“到底几个人动手不是一目了然吗?”李鑫说。

  “录像带里没有打人的记录,监视器是从一楼向上依次滚动式巡查,虽然每个楼层都有摄像头,但拍摄到的画面并不是全时的。”公寓物业公司的王主任肯定地说。

  “一般外来人员是不允许进入小区,但租住者带回来的人,我们不会阻拦。”王主任介绍说。

  恩田公司难寻打人者

  24日16时,记者打电话到恩田金属有限公司找粟本友浩,接电话的人说粟本友浩没有回来;找张丽华,被告之没有此人;找另一个日本人恩田幸晖,回答说“不在”。

  据拘留所的一位民警说,粟本友浩根本不是经理助理,他在大连某外国语学院学中文。对于和两个日本人在一起的女子“张丽华”,事发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曾有媒体报道,这个女人是恩田公司员工,还有传言称她是个“三陪女”。而大连市公安局宣传科人员表示,“没有必要透露这个问题。”

  “打人事件”疑问种种

  “我们有纪律,采访此事必须经过分局政治处。”当地派出所一民警对记者说。

  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政治处李主任只说现在案件已经结了。“拘留15天,已经到时限了,不能因为是外国人打了中国人就要严惩。”李主任说,受害人已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可到法院了解相关情况。

  据了解,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将该案卷宗移交中山区法院。中山区法院法官冯伟说,到恩田公司送传票没有见到被告人,如果传票顺利送达,就可确定开庭日期。

  在记者采访的整个过程中,相关方面的低调和沉默让此事显得很神秘。

  5月25日,记者采访到了原告李鑫。李鑫称:“当时就有人转达日本人的意思,问我们打算要多少钱,我是宁可不要钱也要日本人道歉。”

  记者见到了张利群,她的伤势已近痊愈,两个人的住院治疗费用目前已经达两万五千元。

  张利群说:“5月8日零时发生的事,5月9日上午,派出所民警就来让我们签调解书,当时我的腿都不能动,眼睛肿得很厉害,字都不能签,怎么调解?派出所当时还一再问我们要多少钱。”

  “当天,法医来到医院,对我俩进行了询问和拍照。伤害鉴定出来了,结果为轻微伤。”对于鉴定结果,张、李二人及家属认为鉴定做得“太快了”。“我们还没出院,伤害后果还没完全显露就下结论,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任?”

  “的确是三个人打的,过程大概有几分钟,一个人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我们打成这样?”

  张利群说:“在派出所,两个日本人用日语窃窃私语,后来他们说只有一人动手,这不明摆着是在串供,办案人员为何不将两人隔离?”

  还有让张利群、李鑫无法理解的是,在事件发展的整个过程中,一向大胆的大连媒体失语了。
日本男殴打中国女子续:打人者已被故意放走?http://news.qq.com   2004年05月28日04:34   华商晨报    <P>  新闻回放:前往大连投资并居住在大连中山区花香维也纳公寓19楼的两名外地女子李鑫和张丽群,夜半听到隔壁传出"难以入耳"的声音。5月8日零时许,二人拍墙警告。隔壁两名日本籍男子和一中国女子敲开房门后,李、张二人被暴打致伤。 </P>
<P>  5月9日,李鑫和张丽群收到法医鉴定结果,均为轻微伤;同时,大连市中山区刑警队认定只有一人动手伤人,并对其中一名日本人粟本友浩作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决定。 </P><p><P>  5月14日,曾经受理"夫妻看黄碟"、"海城豆奶"等诉讼案件的律师向阳接受了李、张二人的委托。 </P><p><P>  5月19日,李鑫和张丽群提起民事诉讼,在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立案,被告为两日本人和8日与他们在一起的那名中国女子。 </P><p><P>  5月24日上午,原告律师向阳向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发出了限制两日本人出境申请的律师函。 </P><p><P>  5月24日下午,粟本友浩的15天拘留期已满,被释放。 </P><p><P>  5月26日,李鑫和张丽群仍未出院。李鑫在治疗空闲的时间,有时回公司处理业务;张丽群眼睛周围的青紫色还没有完全退去,称看东西时仍有重影,头痛和耳鸣常常发作。 </P><p><P>  18天来,施暴者没有道歉、没有探望、没有赔偿。 </P><p><P>  “不容乐观”,李张二人的委托律师向阳说。 </P><p><P>  记者昨日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俩日本人可能已离境。 </P><p><P>  <B>法院传票要“等原告查到被告”</B> </P><p><P>  5月27日,立案后的第9天,传票仍然未能送达。粟本友浩拘留期满后似乎“人间蒸发”了。 </P><p><P>  向律师告诉记者,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但十分巧合的是,“从立案到那个日本人拘留期满正好是五天”。 </P><p><P>  “找不到人。”5月25日,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以一种无奈味回复 </P><p><P>  据了解,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在粟本友浩被拘留期间,曾与恩田金属有限公司联系,得到答复:恩田现在不在中国,林丽华(被告,中国女子)也外出培训不在大连。 </P><p><P>  5月25日,记者致电法院中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进行了短暂的对话——— </P><p><P>  记者:法院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P><p><P>  法官:等原告查到被告以后,法院会全力以赴地找这个人。 </P><p><P>  记者:您的意思是,被告去向要由原告来查? </P><p><P>  法官:法院会全力以赴的,原告也得积极配合。 </P><p><P>  记者:但是原告毕竟只是普通的老百姓。 </P><p><P>  法官:他们之间有矛盾,我们法院连对方的面都没见过,找起来有难度。他不是本国人,无法确定他的户口。 </P><p><P>  记者:立案多长时间之内传票应该送达? </P><p><P>  法官:按理说三五天就应该送达,但目前不现实。19号立的案,我20号就告诉原告,周一(24日)准备找被告,当天我们去了,没找到。在法律程序上一点问题也没有。 </P><p><P>  记者:能不能通过一些法律的途径,比如通过外事部门采取一些强制措施限制他们出境? </P><p><P>  法官:领导下指示,我肯定全力以赴。 </P><p><P>  记者:现在领导有没有这类的指示? </P><p><P>  法官:昨天我们去过大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他们说也需要法院配合,他们会积极想办法,但现在也没有办法;领导肯定是有指示,否则我也不会去出入境管理处。 </P><p><P>  5月26日,记者再次联系上这名法官,询问为何不在拘留期内将传票送达粟本友浩本人,为何有户口的中国女子林丽华亦无法联系等问题。他表示:领导明确指示,凡是记者,一律由该法院调研室陈主任接待。 </P><p><P>  但该调研室陈主任却表示,除了传票还未送达之外,对于本案的其他情况,现在还不了解也不能作出回答。 </P><p><P>  不过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了另一个细节:此案仅立案就经历了近一周时间。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在立案前曾表示,因为李、张二人准备申请行政复议,所以在此期间不能立案;后经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行政复议是为了追究行政和刑事责任,与民事责任无关”,此案才最终得以受理。 </P><p><P>  <B>俩日本人已离境?</B> </P><p><P>  “等眼睛的青紫色退了,我就出院”,张丽群在上一次的法医鉴定时,眼睛和耳朵的伤势都未鉴定。张说,法医说这两处的伤要有三个月的恢复期,到时由本人申请再次鉴定,根据原来的健康状况和治疗后的恢复情况进行综合鉴定。 </P><p><P>  据介绍,目前,两人的医疗费用已经达到25000元左右。 </P><p><P>  “现在只能追究民事责任,”向阳律师表示,5月9日的法医鉴定结果,李、张二人均为轻微伤,而只有到轻伤的程度,才能追究刑事责任,“如果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起诉,被告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P><p><P>  昨日,记者从李鑫处得知了“最坏消息”:李鑫昨日下午从大连市边防检查站查询得知,打人的两个日本人已于日前分别离境,恩田是11日离开的,粟本友浩在拘留释放后的第二天,即25日离境。 </P><p><P>  记者随后与大连市边防检查站取得了联系,边防检查站业务值班室一名姓陈的工作人员表示,此事需要向公安局的外事管理办公室了解。 </P><p><P>  记者电话联系了大连市公安局外事管理办公室外国人管理科,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两个人出没出境,我们也不掌握,由边防检查站来控制。” </P><p><P>  记者随即试图联系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但该法官已关机。 </P><p><P>  <B>各方解释含糊其辞</B> </P><p><P>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印发《〈关于依法限制外国人和中国公民出境问题的若干规定〉的通知》规定:有未了结民事案件(包括经济案件)的,由人民法院决定限制出境并执行,同时通报公安机关。”这是近两天,向阳律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写得明明白白嘛!” </P><p><P>  据了解,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此前与大连市外事办联系时,外事办亦曾答复:人民法院对此有决定和执行权。 </P><p><P>  “刑事诉讼案可以发通辑令,但民事案不行,”一位民事庭法官解释说,“很多强制措施都不能用。” </P><p><P>  “其实,这与办案人的努力程度也是有一定关系的,另外,一些涉外案件很让人挠头”,据这位法官介绍,不了了之的情况作为民事诉讼不能说没有。民事案件的审限(即从立案到结案的时间)是六个月,涉外案件不受这个时间限制。 </P><p><P>  他介绍说,公告送达期限为六个月,到期视为送达完毕。从公告发布到开庭的时间包括公告期的六个月,到时候可以缺席判决,“但开了庭找不到人也是个问题”。边境控制一般都是指案件比较重大的,这个案子算不算还不好说。 </P><p><P>  本报记者 尹晓晖 实习记者 王莉 </P>[em16][em16][em16][em16][em16][em16]
<P>打人的两个日本人</P>
我们国家的公仆-----不摆了!
......................
狗日的
<P>大连是中国最媚日的城市,这种事情不用大惊小怪,谁叫人家做过日本的殖民地,现在还靠着日本的资金发展呢。人穷志更穷,整一个汉奸型城市!</P>
<P>真可惜遇不到他们,不然……哼哼!!!!!!!!</P>[em05][em05][em05][em05]
大连市边防检查站的人除了能吓唬自己人装装犊子,能不能办点人事。
<B>以下是引用<I>lqxiii</I>在2004-5-29 9:18:00的发言:</B>

<P>大连是中国最媚日的城市,这种事情不用大惊小怪,谁叫人家做过日本的殖民地,现在还靠着日本的资金发展呢。人穷志更穷,整一个汉奸型城市!</P>

<P>我认为这是诬蔑挑拨分裂群众的言论,大家打醒精神啊。[em16][em16][em16]</P>
[em05].............................
<B>以下是引用<I>scut_m</I>在2004-5-29 10:34:00的发言:</B>
&gt;
<P>我认为这是诬蔑挑拨分裂群众的言论,大家打醒精神啊。[em16][em16][em16]</P>

<P>有些历史原因造成的事情还是不要乱说为好。</P>
<B>以下是引用<I>scut_m</I>在2004-5-29 10:34:00的发言:</B>
&gt;
<P>我认为这是诬蔑挑拨分裂群众的言论,大家打醒精神啊。[em16][em16][em16]</P>

<P>SUCT_M,我只是说点事实而已,有必要上纲上线吗?
<P>在中国,往往是那些被日本侵略得越多的地方媚日的情况越严重,比如东北,比如南京,这点你没法否认吧?</P>
<P>     本来吗,就是贱骨头!不过是伤了而已,又没杀人,贩卖!抓你都行怎么样,不服就去死!</P>
"贱骨头"的"有关方面"和"有关人士"   -----怎一个"贱"字了得![em13][em13][em16][em16]
<P>无语,不知以后还能依靠谁?是警察?法院?政府?还是只能靠自己的拳头?</P>
对小鬼子,只能靠拳头![em16]
<B>以下是引用<I>wz</I>在2004-6-2 0:58:00的发言:</B>
对小鬼子,只能靠拳头![em16]
媒体就应该让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都登出来,让全中国人民看看是怎样处理的。大连的人都被日本人的钱砸死了吗?
这种情况个人以为不要相信政府.约几个人暗地里下手.
不告日本人了,改告政府相关部门不作为!!!
<P>我就是南京人,你们不知道情况就不要胡猜,南京是日本人最怕来的城市,在南京的日本人被打媒体上又不是没有报道过!!!</P><P>我们的先辈受了小日本太多的痛苦,倭寇来一个,我们打一个,来两个,我们打一双!!!</P>
<P>还有让张利群、李鑫无法理解的是,在事件发展的整个过程中,一向大胆的大连媒体失语了。
=========================================================================</P><P>这才是最不可理解的。</P>
<B>以下是引用<I>scut_m</I>在2004-5-29 10:34:00的发言:</B>
&gt;
<P>我认为这是诬蔑挑拨分裂群众的言论,大家打醒精神啊。[em16][em16][em16]</P>

<P>有嫌疑,但你要多注意以下日本人和大连这方面的新闻,你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B>以下是引用<I>yangmixrzs</I>在2004-6-2 12:26:00的发言:</B>

<P>我就是南京人,你们不知道情况就不要胡猜,南京是日本人最怕来的城市,在南京的日本人被打媒体上又不是没有报道过!!!</P>
<P>我们的先辈受了小日本太多的痛苦,倭寇来一个,我们打一个,来两个,我们打一双!!!</P>


周结论是绿色艺人,支持台独哦,表在迷恋他拉。
寒心
<P>我到大连旅游过,从我的感觉看,不少大连人对日本有好感,毕竟被鬼子统治了几十年,我想有很多人对此还不是很了解!</P>
<P>以后大家一定要记住</P>
<P>碰到狗日的捣乱</P>
<P>先下手为强</P>
<P>与其被它打了找不到理还不如扁它一顿先</P>
<P>毕竟在我们的地盘上</P>
<P>怕它怎的~~~~~~~~~~~</P>[em13]
<B>以下是引用<I>ezhimao</I>在2004-5-29 5:06:00的发言:</B>
我们国家的公仆-----不摆了!

<P>这就是大连的司法部门。</P>
现在小日本在中国都这么屁蹭还得了打倒小日本.
大连政府就这么无能么?在中国人自己的地盘都解决不了,呢那些在日本告日本政府在二战侵华的人们知道了能不心寒么?强烈要求大连政府将打人的小日本绳之于法.中国万岁!!!!!!!!!!!!!!!!!!!!!!!!!!!!!!!!!!!!!!!!!!!!!!![em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