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联合国修理华盛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15 04:45:22
中国提建议,俄法德支持,要求美英将对伊草案做重大修改

【新华网5月27日消息】中国、俄罗斯、法国和德国26日(美国时间)对美英两国24日向联合国提交的伊拉克权力移交决议草案提出修改意见,要求赋予伊拉克临时政府更大自治权。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24日向联合国有关各方提交了一份3页建议书,表示建议书内容得到俄罗斯、法国和德国支持。根据这份建议,伊拉克临时政府6月30日接管权力后,应有权决定驻伊外国部队的去留,并将多国部队撤离期限定在2005年1月。
美英两国24日提出移权新草案,明确规定驻伊联军当局6月30日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权力,但要求多国部队继续驻留伊拉克,且没有提出明确撤离时间表。
联合国安理会26日针对美英决议草案举行闭门磋商,就中国提出、获得多国支持的建议书进行了讨论。王光亚在会前表示,决议应规定,伊拉克临时政府有权决定多国部队任期应否延长及是否有权参加主要行动。
建议书还提出伊拉克临时政府有权接管伊拉克军队和警察,多国部队“在自卫行动之外的军事行动应与临时政府协商进行”,“伊拉克临时政府应全面行使主权,包括政治、经济、安全、司法和外交领域”。

【时事点评】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在前天的《环球时事》中,我们曾经下过一个结论,认为“满腔怒火”的北京这次一定会拿美国“最着急”的“伊拉克新决议案”说事,并在“美国口味”和“欧洲风格”的草案间之间“使劲地搅和”。
美国打伊拉克“用心太毒”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中国提出这项新建议正是我们“期望中的事情”。在伊拉克问题上,布什也的确想早点“交权”,布什知道,要想再在白宫呆四年,就必须尽快卸掉伊拉克这个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大包袱”。
但是,伊拉克之所以成为美国的“大包袱”,并为之而和欧洲人闹崩,也在于美国此举“用心太过歹毒”。
美国罕布什尔学院国际政治学教授克雷尔在其所著《资源战》一书中就曾指出:“在控制伊拉克的过程中,石油作为力量之源的分量超过了它作为燃料的分量……控制了海湾,就等于控制了欧洲、日本和中国,等于让我们的手握住了水龙头。”
不难看出,从全球的角度上看,打伊拉克本身就等于是在向任何作为强国的对手表明,华盛顿可以在海湾进行干预,以便阻止世界的石油供应,并“提醒有关国家”的政府“必须保持”与美国的“友好联系”。
中俄法德、甚至包括日本,没有谁愿意被美国控制
东方评论员有理由相信,白宫在没有把这个“水龙头”交给一个令美国满意的新政府之前,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
可以想像,中俄法德、甚至包括日本,没有谁愿意被美国“这样的控制”着。所以,一年以来,中俄法德不仅拒不帮忙,还不时地搞些“小动作”。这也正是美国想戴却又戴不上“联合国这顶帽子”的原因。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心想“玩弄世界于股掌”的美国人,在今天终于明白了,要实现自己的全球战略不仅要有迅速调动军队的能力、迅速取胜、有压倒性的力量,还得有“自由离开那个地方”的本事。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军如果仍然“以这个样子”继续呆在伊拉克,必将威胁到美国的整个全球战略,因为美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显然,美国人现在已经痛苦地看到这一点,所以也想赶快离开。但是,这个“离开”就有两种,一种是“主动离开”“自由的离开”;另外一种,就是“被动地离开”,“不得已的离开”。
北京有意宣示:触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一样会“挥出拳头”
显然,如果布什能选择“主动地离开”,那就意味着美国已经能有效地控制伊拉克,也早就没有联合国的什么事了。既然布什不能选择“自由地离开”,中俄法德也就没有理由就这样放美国一马。
首席评论员认为,北京这次挑头有两层意思:第一,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没有让中国满意,北京当然有必要“报复”。第二,我们认为北京的“报复”并不非简单地“出气”,而是着眼于长远的利益。这次借大国对立的机会,北京有意以公开的姿态向世界、特别是美国国内政治势力显示,如果触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北京一样会“挥出拳头”。特别是周边国家的领导人,更应该领会,既然北京可以在如此重大问题上修理华盛顿,又何况越南、新加坡这一些“登鼻子上脸”的小国家。
北京的“反击”时机不错,且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
首席评论员指出,中国这次“出头”,并提出修改的具体建议并非盲目的,也是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特别重要的是,北京的“建议书”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
首先,围绕“伊拉克新决议案”争吵的双方,都想占领当局早点交权,以联合国的名义在伊拉克驻扎一支多国部队,并在6月30日这个时间上达成了高度一致。现在“争吵”的主要内容是为了“实权”,说白了,也就是谁掌握那支多国部队的“兵权”的问题还没有谈妥。
毛泽东主席曾有一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看来,双方都懂得这句话的真谛。北京更不用说,这次“四国合谋,中国提出”的建议中,要美国交出“兵权”就是核心。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就表示,中国认为以美军为首的联军应该以6月30日为向伊拉克移交政权后的停留期限。而在多国部队是否应延期和驻军发动主要军事行动方面,伊拉克过渡“政府应拥有的最后发言权”。据悉,美英在现有的草案中提出授权多国部队在伊留守一年。
东方评论员认为,从外交的策略看,最后双方可能都会退一步。既联军在美国向伊拉克移交政权后的停留期限会延长到明年,而美国也将同意伊拉克过渡“政府应拥有的最后发言权”,从而承诺在半年后交出兵权。
我们注意到,中国提出的具体建议是:要求对伊政策草案应明确伊拉克新政府是否对联军力量拥有主导权,并认为联军驻期应被限制在2005年1月前。
给了布什一个“半年考验期”
首席评论员认为,这项要求可能是汇集了四国领导人的智慧吧,给人的感觉敢正是“充满了智慧”,可以说让美国人“非常难受”。
我们注意到,它将联军驻期应被限制在2005年1月前。这个时间有什么意义吗?在我们看来,意义重大。
按照我们的分析,双方各自后退一步。那么,在2005年1月前的“半年”之内,美军还能在伊拉克“自由行动”。这个期间也是伊拉克临时政府行使权力的阶段。现在伊拉克的局势仍是一团糟,别说伊拉克临时政府的运转,就是美军自己的安全都成问题,临时政府的任期是在2005年1月1日,之所以定下这个日期,就是为了明确临时政府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选举伊拉克的过渡政府做准备。
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坚持要将自己的人塞进“临时政府”,以保证让这个“临时政府”能最大限度地听美国的话,以为日后的安排做准备。
如果站在华盛顿的立场上看,北京的这项“新建议”既满足了布什“交权的愿望”,又给了布什一个“半年考验期”。在这个考验期里,布什不仅要首先承诺“交兵权的具体日期”,而且美军“要做的工作”和现在的几乎一样。
半年考验期里,布什不仅得“好好表现”,还得“担惊受怕”!
最重要的是,联合国的部队“并不是说到说到”的,东方评论员相信,真正意义上的联合国部队从确定派出、到最后派出一定是个“不短的时间”。而在这个时间段内,在安全方面,还得美军出力,既然美军不愿意走,那美军就得负责把治安给搞好。
对布什而言,最难受的恐怕是在付出“半年交兵权的”代价后,“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却是一支“非战斗部队”。不仅不能反恐,也不能站岗放哨,甚至“还有可能动不动就会因安全问题”而向联合国“大发牢骚”,继而“要求美军提供更好的保护、或者干脆要求回家”。在我们看来,如果华盛顿在“半年的考验期里表现不好”,上面的情况都非常有可能出现。
半年之后,美国最担心什么
首席评论员认为,其实布什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一点,他最怕的是伊拉克什叶派会借着经四国“大修特改”的“新决议”的保护,而利用这段“考验期”和美国主导的”临时政府“作对,最终把持半年后选举出来的伊拉克“过渡政府”的大权。
如果伊拉克最后真成了“什叶派的伊拉克”,那么,美国几十万大军这一年来真是白忙活了!值得强调的是,这一结局正是“四国”心中企盼的,也是“四国”愿意“出借联合国这顶帽子”“给布什一戴”的真正动力。
东方军事评论员分析说,从安全的角度看,美军和伊拉克人之间的武装冲突或许会因联合国的介入而减少,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造成这种冲突重要因素就是美国不想让伊拉克的什叶派掌权。因而,美军在伊拉克的处境仍将“困难”。不难想像,按着这种时间表,从现在到2005年1月,美国“能做、必须继续做的”的还是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修改后的新决议案能够通过,那么按美国意思建立起来的“临时政府”的主要任务仍然会是阻止什叶派统治伊拉克。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治安仍然是美军负责,可以设想,只要布什的对伊政策没有根本性的转变,眼前发生在伊拉克的一切还有可能进一步的激化。

不到山穷水尽,华盛顿是绝不会交出伊拉克这个“水龙头”的
站在中俄法德的立场来看,这样做的意义在于:不妨将这“半年”作为观察期。一来可以让继续消耗、拖住美国;二来也因为时间在自己这边。从目前的情况分析,半年后什叶派掌权是非常可能的。
按美国的思维,不到山穷水尽的田地,华盛顿是绝不会交出伊拉克这个“水龙头”的。东方评论员认为,只要美国日后仍然没有被“耗到”有诚意让联合国发挥“中心作用”的份上,就一定会在“半年后交兵权”的问题“找理由”。
只是”四国“也没有一个是傻瓜,可以想像得出,在这种可能性不能被排除的情况下,美国从联合国那里得到的“新决议”,一定是一顶“空帽子”,不可能得到中俄法德四国实质上的帮助。
在我们看来,只要美国在伊拉克“耗一天”,美国的实力就减一分。首席评论员就认为,一旦妥协后的“新决议”被通过,“四国”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尽力让联合国多国部队“有名无实”,继续让美军独自面对伊拉克人的“愤怒的子弹”。中国提建议,俄法德支持,要求美英将对伊草案做重大修改

【新华网5月27日消息】中国、俄罗斯、法国和德国26日(美国时间)对美英两国24日向联合国提交的伊拉克权力移交决议草案提出修改意见,要求赋予伊拉克临时政府更大自治权。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24日向联合国有关各方提交了一份3页建议书,表示建议书内容得到俄罗斯、法国和德国支持。根据这份建议,伊拉克临时政府6月30日接管权力后,应有权决定驻伊外国部队的去留,并将多国部队撤离期限定在2005年1月。
美英两国24日提出移权新草案,明确规定驻伊联军当局6月30日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权力,但要求多国部队继续驻留伊拉克,且没有提出明确撤离时间表。
联合国安理会26日针对美英决议草案举行闭门磋商,就中国提出、获得多国支持的建议书进行了讨论。王光亚在会前表示,决议应规定,伊拉克临时政府有权决定多国部队任期应否延长及是否有权参加主要行动。
建议书还提出伊拉克临时政府有权接管伊拉克军队和警察,多国部队“在自卫行动之外的军事行动应与临时政府协商进行”,“伊拉克临时政府应全面行使主权,包括政治、经济、安全、司法和外交领域”。

【时事点评】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在前天的《环球时事》中,我们曾经下过一个结论,认为“满腔怒火”的北京这次一定会拿美国“最着急”的“伊拉克新决议案”说事,并在“美国口味”和“欧洲风格”的草案间之间“使劲地搅和”。
美国打伊拉克“用心太毒”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中国提出这项新建议正是我们“期望中的事情”。在伊拉克问题上,布什也的确想早点“交权”,布什知道,要想再在白宫呆四年,就必须尽快卸掉伊拉克这个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大包袱”。
但是,伊拉克之所以成为美国的“大包袱”,并为之而和欧洲人闹崩,也在于美国此举“用心太过歹毒”。
美国罕布什尔学院国际政治学教授克雷尔在其所著《资源战》一书中就曾指出:“在控制伊拉克的过程中,石油作为力量之源的分量超过了它作为燃料的分量……控制了海湾,就等于控制了欧洲、日本和中国,等于让我们的手握住了水龙头。”
不难看出,从全球的角度上看,打伊拉克本身就等于是在向任何作为强国的对手表明,华盛顿可以在海湾进行干预,以便阻止世界的石油供应,并“提醒有关国家”的政府“必须保持”与美国的“友好联系”。
中俄法德、甚至包括日本,没有谁愿意被美国控制
东方评论员有理由相信,白宫在没有把这个“水龙头”交给一个令美国满意的新政府之前,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
可以想像,中俄法德、甚至包括日本,没有谁愿意被美国“这样的控制”着。所以,一年以来,中俄法德不仅拒不帮忙,还不时地搞些“小动作”。这也正是美国想戴却又戴不上“联合国这顶帽子”的原因。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心想“玩弄世界于股掌”的美国人,在今天终于明白了,要实现自己的全球战略不仅要有迅速调动军队的能力、迅速取胜、有压倒性的力量,还得有“自由离开那个地方”的本事。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军如果仍然“以这个样子”继续呆在伊拉克,必将威胁到美国的整个全球战略,因为美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显然,美国人现在已经痛苦地看到这一点,所以也想赶快离开。但是,这个“离开”就有两种,一种是“主动离开”“自由的离开”;另外一种,就是“被动地离开”,“不得已的离开”。
北京有意宣示:触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一样会“挥出拳头”
显然,如果布什能选择“主动地离开”,那就意味着美国已经能有效地控制伊拉克,也早就没有联合国的什么事了。既然布什不能选择“自由地离开”,中俄法德也就没有理由就这样放美国一马。
首席评论员认为,北京这次挑头有两层意思:第一,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没有让中国满意,北京当然有必要“报复”。第二,我们认为北京的“报复”并不非简单地“出气”,而是着眼于长远的利益。这次借大国对立的机会,北京有意以公开的姿态向世界、特别是美国国内政治势力显示,如果触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北京一样会“挥出拳头”。特别是周边国家的领导人,更应该领会,既然北京可以在如此重大问题上修理华盛顿,又何况越南、新加坡这一些“登鼻子上脸”的小国家。
北京的“反击”时机不错,且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
首席评论员指出,中国这次“出头”,并提出修改的具体建议并非盲目的,也是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特别重要的是,北京的“建议书”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
首先,围绕“伊拉克新决议案”争吵的双方,都想占领当局早点交权,以联合国的名义在伊拉克驻扎一支多国部队,并在6月30日这个时间上达成了高度一致。现在“争吵”的主要内容是为了“实权”,说白了,也就是谁掌握那支多国部队的“兵权”的问题还没有谈妥。
毛泽东主席曾有一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看来,双方都懂得这句话的真谛。北京更不用说,这次“四国合谋,中国提出”的建议中,要美国交出“兵权”就是核心。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就表示,中国认为以美军为首的联军应该以6月30日为向伊拉克移交政权后的停留期限。而在多国部队是否应延期和驻军发动主要军事行动方面,伊拉克过渡“政府应拥有的最后发言权”。据悉,美英在现有的草案中提出授权多国部队在伊留守一年。
东方评论员认为,从外交的策略看,最后双方可能都会退一步。既联军在美国向伊拉克移交政权后的停留期限会延长到明年,而美国也将同意伊拉克过渡“政府应拥有的最后发言权”,从而承诺在半年后交出兵权。
我们注意到,中国提出的具体建议是:要求对伊政策草案应明确伊拉克新政府是否对联军力量拥有主导权,并认为联军驻期应被限制在2005年1月前。
给了布什一个“半年考验期”
首席评论员认为,这项要求可能是汇集了四国领导人的智慧吧,给人的感觉敢正是“充满了智慧”,可以说让美国人“非常难受”。
我们注意到,它将联军驻期应被限制在2005年1月前。这个时间有什么意义吗?在我们看来,意义重大。
按照我们的分析,双方各自后退一步。那么,在2005年1月前的“半年”之内,美军还能在伊拉克“自由行动”。这个期间也是伊拉克临时政府行使权力的阶段。现在伊拉克的局势仍是一团糟,别说伊拉克临时政府的运转,就是美军自己的安全都成问题,临时政府的任期是在2005年1月1日,之所以定下这个日期,就是为了明确临时政府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选举伊拉克的过渡政府做准备。
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坚持要将自己的人塞进“临时政府”,以保证让这个“临时政府”能最大限度地听美国的话,以为日后的安排做准备。
如果站在华盛顿的立场上看,北京的这项“新建议”既满足了布什“交权的愿望”,又给了布什一个“半年考验期”。在这个考验期里,布什不仅要首先承诺“交兵权的具体日期”,而且美军“要做的工作”和现在的几乎一样。
半年考验期里,布什不仅得“好好表现”,还得“担惊受怕”!
最重要的是,联合国的部队“并不是说到说到”的,东方评论员相信,真正意义上的联合国部队从确定派出、到最后派出一定是个“不短的时间”。而在这个时间段内,在安全方面,还得美军出力,既然美军不愿意走,那美军就得负责把治安给搞好。
对布什而言,最难受的恐怕是在付出“半年交兵权的”代价后,“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却是一支“非战斗部队”。不仅不能反恐,也不能站岗放哨,甚至“还有可能动不动就会因安全问题”而向联合国“大发牢骚”,继而“要求美军提供更好的保护、或者干脆要求回家”。在我们看来,如果华盛顿在“半年的考验期里表现不好”,上面的情况都非常有可能出现。
半年之后,美国最担心什么
首席评论员认为,其实布什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一点,他最怕的是伊拉克什叶派会借着经四国“大修特改”的“新决议”的保护,而利用这段“考验期”和美国主导的”临时政府“作对,最终把持半年后选举出来的伊拉克“过渡政府”的大权。
如果伊拉克最后真成了“什叶派的伊拉克”,那么,美国几十万大军这一年来真是白忙活了!值得强调的是,这一结局正是“四国”心中企盼的,也是“四国”愿意“出借联合国这顶帽子”“给布什一戴”的真正动力。
东方军事评论员分析说,从安全的角度看,美军和伊拉克人之间的武装冲突或许会因联合国的介入而减少,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造成这种冲突重要因素就是美国不想让伊拉克的什叶派掌权。因而,美军在伊拉克的处境仍将“困难”。不难想像,按着这种时间表,从现在到2005年1月,美国“能做、必须继续做的”的还是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修改后的新决议案能够通过,那么按美国意思建立起来的“临时政府”的主要任务仍然会是阻止什叶派统治伊拉克。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治安仍然是美军负责,可以设想,只要布什的对伊政策没有根本性的转变,眼前发生在伊拉克的一切还有可能进一步的激化。

不到山穷水尽,华盛顿是绝不会交出伊拉克这个“水龙头”的
站在中俄法德的立场来看,这样做的意义在于:不妨将这“半年”作为观察期。一来可以让继续消耗、拖住美国;二来也因为时间在自己这边。从目前的情况分析,半年后什叶派掌权是非常可能的。
按美国的思维,不到山穷水尽的田地,华盛顿是绝不会交出伊拉克这个“水龙头”的。东方评论员认为,只要美国日后仍然没有被“耗到”有诚意让联合国发挥“中心作用”的份上,就一定会在“半年后交兵权”的问题“找理由”。
只是”四国“也没有一个是傻瓜,可以想像得出,在这种可能性不能被排除的情况下,美国从联合国那里得到的“新决议”,一定是一顶“空帽子”,不可能得到中俄法德四国实质上的帮助。
在我们看来,只要美国在伊拉克“耗一天”,美国的实力就减一分。首席评论员就认为,一旦妥协后的“新决议”被通过,“四国”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尽力让联合国多国部队“有名无实”,继续让美军独自面对伊拉克人的“愤怒的子弹”。
<P>“我们曾经下过一个结论,认为‘满腔怒火’的北京这次一定会拿”</P><P>莫名其秒
</P>
这次中国在联合国的表现确实不错,看看老美怎么接招吧。
<P>我看最主要的还是台海,多牵制一天霉军对我们收复WW机会</P>
<P>唉,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转贴不说明出处,这样可能会带来麻烦的。</P><P>楼主此文为转贴,原文在此:http://www.dongfangtime.com/dongfang001-04.htm</P>
好,这下有好戏瞧了。大家拭目以待。
<P>分析得好~看着很爽!!</P><P>"这次借大国对立的机会,北京有意以公开的姿态向世界、特别是美国国内政治势力显示,如果触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北京一样会“挥出拳头”。特别是周边国家的领导人,更应该领会,既然北京可以在如此重大问题上修理华盛顿,又何况越南、新加坡这一些“登鼻子上脸”的小国家。 "
</P>
<P>唉 </P><P>他们好象在玩过家家</P>
好戏刚开场!
就是好,新政府果然比老政府高明。
<B>以下是引用<I>大胃王</I>在2004-5-29 1:24:00的发言:</B>

<P>唉,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转贴不说明出处,这样可能会带来麻烦的。</P>
<P>楼主此文为转贴,原文在此:http://www.dongfangtime.com/dongfang001-04.htm</P>


主要是大家都觉得[转帖]二字看着不顺眼……
这个评论前后不一。美国没设期限,中国提出设期限。文中的意思,多留半年对美国是个煎熬,那美国为何不设期限?中国提出的期限期不是帮了美国的大忙?也不利于继续拖住美国,让它陷在泥潭!
<P>顶!!!</P>
<P>这样的话,既给了老美台阶下,又能让他尽快滚蛋。</P><P>只要美军离开伊拉克,那里的局势就不是这么好维持了。。</P><P>如果推测没有错的话,估计会出现类似于“春秋战国”的情形。。</P>
<P>怎么不能回贴了?</P><P>[em08]</P>
所以说美帝国主义不过是个纸老虎。
<B>以下是引用<I>xiaopi2k3</I>在2004-5-29 0:06:00的发言:</B>

<P>我看最主要的还是台海,多牵制一天霉军对我们收复WW机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