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台海风云急美中台角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4/06 22:35:02
副题: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会员史文MichaelD.Swaine,在美国众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证辞;张佑之/译


东亚地区的和平、安定与繁荣以及美国安全利益的全面增进,有赖于维护美国和中国大陆间稳定且可行的国与国关系;即使美、中关系正常化在制衡苏联方面的原始战略动机已不复存,但今日的情况依旧如此。


就目前而言,任何可行的美、中关系都取决于维持双方在关系正常化当时所达成的一项协议;而此协议在由美国认知所谓的一个中国立场,以换取中国大陆承诺,优先设法以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


台湾关系法作为美国国内法,系将美对台海两岸政策三大中心支柱中的二者加载法条,而这些支柱乃源于上述协议。首先,台湾关系法中载明,台湾情势须以和平方式处理;并指出,美国政府对于解决台湾地位问题的任何非和平手段,都将予以「严正关切」。其次,该法规定,美国政府必须(透过对台提供协助以直接和间接)维持可靠的军力,以对抗中国大陆的攻击,期能吓阻中共对外交上已屈居弱势的台湾动武。


台湾关系法的下个25年


这两项因素就是美国的两岸政策迄今得以成功防止冲突、维持尽管时生龃龉但仍互利的中、美关系同时使台湾社会与政治繁荣兴盛的必要条件之一。


然而,台湾关系法也仅是此一政策奏效的部分原因所在。美国若仅致力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并致力以军事吓阻来达成此一目标,而未相同坚定地向中国大陆保证,美方不会凭借其优势军力及为台湾提供的防御性协助来鼓励或屏蔽台独,那么也无法成功促进其自身利益。


主权立场两岸歧见仍深


若无美方的此种保证,那么中共领导班子可能就不会包容其所认为台湾关系法就其对台湾主权立场所形成的挑战,且几乎笃定不会强调其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作为当务之急的愿望。


因此,美国政策中的其它重大因素乃成为台海安定所不可或缺,那就是与中共达成协议,不去质疑中共的一个中国立场及其优先强调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态度。这些因素系加载中、美间的三个联合公报,而非台湾关系法。


某些对此政策加以批评的人士辩称,在台湾走向民主化、台湾现任政府随之反对原本的一个中国观念以及中国大陆沿台海扩建军力的情况下,美国政策须作根本调整。这些人士称,一个中国政策应予扬弃,以承认台湾独立的「事实」;而这几乎完全要仰赖军事吓阻以防不断壮大的中共对美方的政策转向采取强力反应。


为配合此一主张,这些批评人士有意将台湾关系法转变为对台安全保证,且将为台湾提供更慷慨的军事援助。他们还将在言行上大力否认三个公报的内容。


在笔者看来,美国任何以所谓台湾独立「事实」来对抗中国大陆的举动,都将摧毁双边稳定关系的基础,使亚洲陷入动荡(特别是因为没有任何亚洲国家会支持此一政策),同时非常可能会导致和中国大陆兵戎相见。如有人不同意此一评估,那么笔者将反问,在考虑到美、中爆发冲突所可能造成损害的情况下,此辈如此为了片面否决一个中国政策而干冒与中共冲突的风险,是否正因其笃定,中共绝不会采取武力响应?另一方面,对那些同意中国大陆可能以武力因应美方政策转向的人士,笔者也要质疑,他们是否确信,此一冲突能以可维护美、台必要利益的方法来迅即加以终止、化解或控制?一旦冲突爆发,那么恶化的危险就不容忽视。


两大政策目标力求平衡


归根结底,美国对台立场必须在两大政策目标之间取得平衡,一是必须维护美国的公信力,而这涉及其对一项具有潜在爆炸力的国际问题获得和平而非强制性解决的承诺,及其对一个长期友邦的支持。二是必须与一个核武强国维持虽非友好但仍可行的关系,而这个强国对美国利益的长期立场依然不明,但其对反恐等许多美国核心利益的维护却不可或缺。


就美国而言,这都是重大目标,而且同样重要的是,除非中共决心对台动武,否则此二目标相互之间并无矛盾。在目前,一个中国政策连同台湾关系法别无其它务实的政策足以取代。


然而为确保一个中国政策的说服力以及台海的全面稳定,笔者认为,美国必须考虑发挥比较积极的作用,以影响两岸各自的盘算。


台独恐致亚洲陷入动荡


首先美方必须毫不含糊地重申,其因台湾问题而与中共爆发冲突的危险性的确存在。


其次必须公开或私下明白宣示,美方并不认同台湾领导人陈水扁政府的立场,即仅「巩固」台湾主权独立的长期现状,因为此一立场对于台湾民众会产生危险的误导作用。就美国和实际上整个国际社会而言,台湾的主权地位充其量也只是有待解决而已。


第三,美方必须清楚表达,其对台湾的支持并非毫无条件,而是须要台湾负责并自制;同时以宪法以外方式来改变台湾统治主权来源的作法-即陈水扁扬言采取的公投制宪手段,也具有潜在危险性和不稳定性。最后,美方应誓言,只要台湾知所节制,那么美方将进一步协助台湾拓展国际空间,但仍有其限度。


至于对台湾关系法,笔者认为,美国政府应考虑,比较明确地重新界定和说明,其在未来所将提供台湾的防务援助型态为何。美方应坚持使台湾建立防御特定军事攻击的较大军力,特别是针对解放军在美方得以伸出援手之前先行取得胜利的快速打击行动。此一姿态可同时向华府和台北的菁英阶层揭示一项事实,即台湾方面、美国国防部和国会目前所主张建立的某些军力,并非台湾所迫切需要,而台湾的某些重要防务最终仍须仰仗美国出面相助,尤其是抵御持久的两栖和空中攻击。副题: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会员史文MichaelD.Swaine,在美国众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证辞;张佑之/译


东亚地区的和平、安定与繁荣以及美国安全利益的全面增进,有赖于维护美国和中国大陆间稳定且可行的国与国关系;即使美、中关系正常化在制衡苏联方面的原始战略动机已不复存,但今日的情况依旧如此。


就目前而言,任何可行的美、中关系都取决于维持双方在关系正常化当时所达成的一项协议;而此协议在由美国认知所谓的一个中国立场,以换取中国大陆承诺,优先设法以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


台湾关系法作为美国国内法,系将美对台海两岸政策三大中心支柱中的二者加载法条,而这些支柱乃源于上述协议。首先,台湾关系法中载明,台湾情势须以和平方式处理;并指出,美国政府对于解决台湾地位问题的任何非和平手段,都将予以「严正关切」。其次,该法规定,美国政府必须(透过对台提供协助以直接和间接)维持可靠的军力,以对抗中国大陆的攻击,期能吓阻中共对外交上已屈居弱势的台湾动武。


台湾关系法的下个25年


这两项因素就是美国的两岸政策迄今得以成功防止冲突、维持尽管时生龃龉但仍互利的中、美关系同时使台湾社会与政治繁荣兴盛的必要条件之一。


然而,台湾关系法也仅是此一政策奏效的部分原因所在。美国若仅致力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并致力以军事吓阻来达成此一目标,而未相同坚定地向中国大陆保证,美方不会凭借其优势军力及为台湾提供的防御性协助来鼓励或屏蔽台独,那么也无法成功促进其自身利益。


主权立场两岸歧见仍深


若无美方的此种保证,那么中共领导班子可能就不会包容其所认为台湾关系法就其对台湾主权立场所形成的挑战,且几乎笃定不会强调其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作为当务之急的愿望。


因此,美国政策中的其它重大因素乃成为台海安定所不可或缺,那就是与中共达成协议,不去质疑中共的一个中国立场及其优先强调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态度。这些因素系加载中、美间的三个联合公报,而非台湾关系法。


某些对此政策加以批评的人士辩称,在台湾走向民主化、台湾现任政府随之反对原本的一个中国观念以及中国大陆沿台海扩建军力的情况下,美国政策须作根本调整。这些人士称,一个中国政策应予扬弃,以承认台湾独立的「事实」;而这几乎完全要仰赖军事吓阻以防不断壮大的中共对美方的政策转向采取强力反应。


为配合此一主张,这些批评人士有意将台湾关系法转变为对台安全保证,且将为台湾提供更慷慨的军事援助。他们还将在言行上大力否认三个公报的内容。


在笔者看来,美国任何以所谓台湾独立「事实」来对抗中国大陆的举动,都将摧毁双边稳定关系的基础,使亚洲陷入动荡(特别是因为没有任何亚洲国家会支持此一政策),同时非常可能会导致和中国大陆兵戎相见。如有人不同意此一评估,那么笔者将反问,在考虑到美、中爆发冲突所可能造成损害的情况下,此辈如此为了片面否决一个中国政策而干冒与中共冲突的风险,是否正因其笃定,中共绝不会采取武力响应?另一方面,对那些同意中国大陆可能以武力因应美方政策转向的人士,笔者也要质疑,他们是否确信,此一冲突能以可维护美、台必要利益的方法来迅即加以终止、化解或控制?一旦冲突爆发,那么恶化的危险就不容忽视。


两大政策目标力求平衡


归根结底,美国对台立场必须在两大政策目标之间取得平衡,一是必须维护美国的公信力,而这涉及其对一项具有潜在爆炸力的国际问题获得和平而非强制性解决的承诺,及其对一个长期友邦的支持。二是必须与一个核武强国维持虽非友好但仍可行的关系,而这个强国对美国利益的长期立场依然不明,但其对反恐等许多美国核心利益的维护却不可或缺。


就美国而言,这都是重大目标,而且同样重要的是,除非中共决心对台动武,否则此二目标相互之间并无矛盾。在目前,一个中国政策连同台湾关系法别无其它务实的政策足以取代。


然而为确保一个中国政策的说服力以及台海的全面稳定,笔者认为,美国必须考虑发挥比较积极的作用,以影响两岸各自的盘算。


台独恐致亚洲陷入动荡


首先美方必须毫不含糊地重申,其因台湾问题而与中共爆发冲突的危险性的确存在。


其次必须公开或私下明白宣示,美方并不认同台湾领导人陈水扁政府的立场,即仅「巩固」台湾主权独立的长期现状,因为此一立场对于台湾民众会产生危险的误导作用。就美国和实际上整个国际社会而言,台湾的主权地位充其量也只是有待解决而已。


第三,美方必须清楚表达,其对台湾的支持并非毫无条件,而是须要台湾负责并自制;同时以宪法以外方式来改变台湾统治主权来源的作法-即陈水扁扬言采取的公投制宪手段,也具有潜在危险性和不稳定性。最后,美方应誓言,只要台湾知所节制,那么美方将进一步协助台湾拓展国际空间,但仍有其限度。


至于对台湾关系法,笔者认为,美国政府应考虑,比较明确地重新界定和说明,其在未来所将提供台湾的防务援助型态为何。美方应坚持使台湾建立防御特定军事攻击的较大军力,特别是针对解放军在美方得以伸出援手之前先行取得胜利的快速打击行动。此一姿态可同时向华府和台北的菁英阶层揭示一项事实,即台湾方面、美国国防部和国会目前所主张建立的某些军力,并非台湾所迫切需要,而台湾的某些重要防务最终仍须仰仗美国出面相助,尤其是抵御持久的两栖和空中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