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部:中国决不能牺牲粮食安全换取能源安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3/05 18:22:01
中新社北京五月七日电(记者 王彤)中国农业部部长孙政才接受媒体采访指出,能源安全、粮食安全是人类面临的两大问题,决不能以牺牲粮食安全为代价换取能源安全。
近来,国际市场粮价大幅攀升,舆论普遍认为,生物质能源迅猛发展导致汽车与穷人争粮食,中国该如何发展生物质能源的问题颇受各界关注。
农业部官方网站今天刊登孙政才关于粮食安全的专访。孙表示,现在有很多关于生物质能源发展与这次粮价飞涨、供应紧张之间关系的分析,不少人甚至呼吁停止生物燃料生产,这些问题的确值得高度关注。
他指出,能源安全、粮食安全是人类面临的两大问题,决不能以牺牲粮食安全为代价换取能源安全。必须走有中国特色的生物质能源发展道路,始终坚持“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原则,严格控制用玉米、油料等粮油产品生产生物燃料。
他提出,应该始终坚持充分利用秸秆、畜禽粪便等农业农村废弃物,大力发展农村沼气和秸秆气化、固化,部分替代石化能源;坚持用秸秆和适度发展能源作物生产生物燃料。
据介绍,中国每年产生农作物秸秆近七亿吨、畜禽粪便近三十亿吨,农村生活垃圾约三点六亿吨,开发利用潜力巨大。至去年底,中国年产沼气一百零二亿立方米,相当于替代一千六百万吨标准煤、减排四千四百多万吨二氧化碳。中新社北京五月七日电(记者 王彤)中国农业部部长孙政才接受媒体采访指出,能源安全、粮食安全是人类面临的两大问题,决不能以牺牲粮食安全为代价换取能源安全。
近来,国际市场粮价大幅攀升,舆论普遍认为,生物质能源迅猛发展导致汽车与穷人争粮食,中国该如何发展生物质能源的问题颇受各界关注。
农业部官方网站今天刊登孙政才关于粮食安全的专访。孙表示,现在有很多关于生物质能源发展与这次粮价飞涨、供应紧张之间关系的分析,不少人甚至呼吁停止生物燃料生产,这些问题的确值得高度关注。
他指出,能源安全、粮食安全是人类面临的两大问题,决不能以牺牲粮食安全为代价换取能源安全。必须走有中国特色的生物质能源发展道路,始终坚持“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原则,严格控制用玉米、油料等粮油产品生产生物燃料。
他提出,应该始终坚持充分利用秸秆、畜禽粪便等农业农村废弃物,大力发展农村沼气和秸秆气化、固化,部分替代石化能源;坚持用秸秆和适度发展能源作物生产生物燃料。
据介绍,中国每年产生农作物秸秆近七亿吨、畜禽粪便近三十亿吨,农村生活垃圾约三点六亿吨,开发利用潜力巨大。至去年底,中国年产沼气一百零二亿立方米,相当于替代一千六百万吨标准煤、减排四千四百多万吨二氧化碳。
这个很低调的农业部长同志:您任内出现的的猪肉问题,还有那个东北大豆产量不足,国内食用油价格急剧上涨的问题怎么解释??
关于大豆和食用油,貌似我国做食用油的大豆本来就主要靠进口,油料涨价直接受到美国这个第一大大豆生产国去年大豆产量下滑价格上涨的影响。东北大豆减产的影响还在其次的。
粮食能源两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吃饭问题最要紧
原帖由 tulipe 于 2008-5-7 17:57 发表
关于大豆和食用油,貌似我国做食用油的大豆本来就主要靠进口,油料涨价直接受到美国这个第一大大豆生产国去年大豆产量下滑价格上涨的影响。东北大豆减产的影响还在其次的。


中国大豆产量锐减致食用豆油价格猛涨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19日00:01 央视《经济半小时》

记者在大豆主产区黑龙江调查,发现目前这里的大豆种植面积逐年减少,产量也是节节下降,出现这种现象并不只黑龙江一个地方,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测,我国大豆进口量将从06/07年度的3000万吨增加到07/08年度的3400万吨,远远超过国内的大豆产量,我国是大豆的故乡,可为什么现在却成了进口大豆的天下?事情还要从一场大豆危机说起。

  记者在大连见到大连华农豆业总裁李广富的时候,他正在筹划着将自己的榨油企业卖掉。2004年前,李广富曾经的梦想就是成为大豆加工行业的龙头,然而2004年的他所依赖的国际大豆价格发生激烈的波动,期货价格从2800拉到4200,最高的4500,当时,与中国很多企业一样,李广富是在4100元/吨左右的价格上签下订单,而随后价格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国际大豆价格降到了3100元/吨,李广富和许多国内大型大豆加工企业一样,迎来了企业的灭顶之灾。

  而在经历了2004年的产业洗牌之后,国内依靠进口大豆的加工企业几乎全军覆没,能够继续坚持走到今天的国内独资企业已经微乎其微了。在国内企业遇到危机的同时,外资也在乘机大举进入,完成了榨油企业的市场整合。

  李广富:“外资和具有外资背景的企业,已经占到了80%以上,严格的讲,我们大豆加工企业实际上已经被外资所控制了。”

  作为2004年那场危机另一位亲历者,田仁礼对于外资企业占领市场有着自己更加深入的认识。田仁礼认为,国际粮商在中国开办加工企业,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通过加工企业赚钱,而是为他的母公司消化掉他的大豆。

  国际粮商通过建立、兼并大豆加工企业,逐渐左右了国内大豆市场,国产大豆不仅一点点失去了生存空间,价格决定权也一步步被压缩,作为一种重要的食品原料,大豆价格一旦出现波动,它影响到的不止是农户和加工企业,更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列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那在这个非常时期,有没有什么办法规避大豆市场的价格风险?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登高:“农户的储备是一方面的,产区的储备是一方面的,然后国家对油的大的战略储备也必须保证的。”

  刘登高认为,只有增强市场的价格调控能力,加大储备,才能免除豆农的后顾之忧,放心的种植大豆。

  刘登高:“转基因大豆和非转基因大豆已经变成了两种不同的商品,我们中国抓住非转基因大豆的商品的特色,满足这个市场的要求,满足人们对食品安全的这种要求,这个市场是很有前景的。”

  作为中国大豆协会的专职副会长,刘登高对于中国大豆产业未来的发展充满了希望,而对于近期不断上涨的油价,他表示没必要过于惊慌。

  刘登高:“油价的上涨给居民的生活会带来一定的困难,但是油价的上涨,油的这个需求它是刚性的,目前价格这么大幅度地上涨,市民的需求不可能这么大地上涨,所以它必然有个回落期。”

  半小时观察:中国大豆为何总有危机?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这首七步诗证明了,至少在两千年前,地球上好多人还不知道什么是大豆的时候,大豆就成了中国人生活中离不开的一部分。但是现在,我们吃点豆腐和豆油却还得看外国人的脸色。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种粮不再是种了收,收了种,这么简单,农业已经被充分产业化,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复杂的产业链。在国际资本的博弈中,如果我们不想法设法形成自己的专业优势,不占据这个链条中的关键环节,不掌握现代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延续几千年的传统优势就会短时间内然无存,变成过眼云烟。

  市场的大门已经开启,不可能再关上,我们的农业也不可能再满足于风调雨顺,自给自足,我们唯一的选择是把亿万分散的农民组织起来,把几千年历史的传统农业打造成一艘劈波斩浪的现代化航母。其实,在全球化游戏里,我们也并非逆来顺受的弱者,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十几亿人口组成的巨大市场就是一张谁都不敢轻视的王牌。中国有几亿农民,中国人绝对不能失去种粮食的机会。现在的关键是,谁来负起责任,把这些资源整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