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20070629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3/31 08:36:45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
2007年6月29日星期一

布莱尔出任中东特使引起各方反应
【综合消息】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说,他将在下个月前往中东就任新任命的中东特使。各方对任命布莱尔为中东特使一事有各种不同的反应。
布莱尔:这个工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据报道,就在布莱尔卸下首相职位一天后,他已经在计划到中东去担任中东四方代表的新职位。中东四方由欧盟、联合国、美国和俄罗斯组成。布莱尔的主要任务是为中东冲突通过谈判取得解决方案打下基础。布莱尔说,这个工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星期三在英国下议院露面时说到中东地区需要如何解决问题。布莱尔说:“国际社会现在都同意,中东要实现稳定与和平的唯一途径就是巴、以并列建国的解决方案,也就是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在安全方面很有把握,也很有信心;巴勒斯坦作为一个国家不仅在领土方面能确保完整,而且在政府机构和治理方面也切实可行。我相信,要做到这些是可能的,但是需要注意力十分集中,需要紧张地工作。”
美国和以巴当局赞扬哈马斯等持怀疑态度
布莱尔被任命为特使一事引起了不同的反应。美国表示衷心的欢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当局也都表示赞许。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对这一任命表示欢迎,总理萨拉姆.法耶兹也持同样态度。但是,控制了加沙地区的激进组织哈马斯却认为布莱尔不能成为一个诚实的调解者。他们说,他和美国总统布希的关系过于密切。布莱尔与白宫的密切关系以及他对伊拉克战争坚定不移的支援使得他成为整个中东地区的众矢之的,而且还有许多人对他独立行动的能力表示怀疑。
赛尔顿:布莱尔的影响力将是微乎其微的
布莱尔传记的作者、伦敦的惠灵顿学院教授安东尼.赛尔顿认为,布莱尔的影响力将是微乎其微的。赛尔顿说:“很明显,他对实现巴以和平很感兴趣。但是,事实是,虽然他曾经是世界上权力第二大的人物,但是他都不能帮助实现巴以和平,现在他成了一个普通人,我不认为他可以实现巴以和平。”赛尔顿教授相信,要重新开始任何真正和平进程,美国政府必须表现出足够的政治意愿。

【时事点评】在具体点评布莱尔的新职务之前,我们想说说伊拉克总统的访华。我们知道,应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邀请,塔拉巴尼将于6月20日至26日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记得在伊拉克总统访华“前后”,在东北亚这一块地方、曾经出现这样的一组镜头:
●对北京“非常在意”的一份“石油合同”,伊拉克官方在“吱吱唔唔”
第一个镜头:在北京,在伊拉克总统访华的“前期”,中伊在北京签定一份协议,协议确认“中国免除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时期差欠中国政府的全部债务”。
然而,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与中国的“慷慨大度”非常不协调的是,对北京“非常在意”的一份“石油合同”(伊拉克萨达姆时期与中国签定的),不仅协议里面“不见踪影”,就是在口头上,伊拉克官方也在“吱吱唔唔”。
第二个镜头:从中国澳门汇业银行、美国央行、再到俄罗斯央行、最后到开有朝鲜账号的俄罗斯远东商业银行,经由这一汇路华盛顿居中安排了一场“国际洗钱活动”:主要工作由美国央行完成,辅助工作则由俄罗斯央行协调,结果是彻底地将“朝鲜的2500美元非法资金”给“洗白”了。
在这里,我们想强调的是,那2500美元“铁定”是“非法资金”,根据有二:首先,这是美国政府在国际社会面前用了一大堆证据“充分证明了的”,其二,也是最为微妙的,对美国人的“证明”,“大家(中俄韩日)”似乎不愿意表示什么异议、并表现得非常“乐意相信”。
第三个镜头:就在美国央行亲自出面将那笔2500万“非法资金”给彻底洗白之后,为了让“大家(主要是中、俄、朝、韩)”完全相信美国“准备”朝美朝双边关系正常化方向走的诚意,“不顾日本人的感受”突然访问了平壤。
第四个镜头:就在希尔飞赴平壤之后,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就“立刻”宣布:中俄双方军事专家组日前在北京经过磋商,就中方参演“和平使命-2007”上合武装力量联合反恐军演的兵力投送方案达成共识:确定中方参演兵力不经第三方,直接进入俄境,抵达演习地域。
●我们关注的第五个镜头
就在我们一一浏览了“上述四个镜头”之后,“时间”也就到了伊拉克总统访华的“后期”。
事实上,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那份在“第一个镜头”中不见踪影“石油合同”突然闪现出来:伊拉克石油部长在北京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一则专访、并在专访中谈及了这份我们一直在关注的“石油合同”,这也就成了我们关注的第五个镜头。
第五个镜头:我们注意到,伊拉克石油部长在专访中表示:伊拉克政府已重启萨达姆政府签署的一份合同,允许中国一家国有石油企业开发伊拉克一处油田。
据资料显示,这份“老合同”是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于1997年与伊拉克签署、开发伊拉克阿赫代布油田的合同。而按伊拉克石油部长的说法,“这份与前政府签署的合同仍然有效,它已经签署,而我们将兑现它。”
●这笔能源合同的“重新启动”与东北亚局势密切相关
不过,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围绕这份“老合同”有三个地方值得一提:
其一,是这份“老合同”的“兑现价值”。这份1997年合同当时价值约为12亿美元,我们之所以提出“兑现价值”的概念,意思是在质疑伊拉克政府准备“在多大程度上”履行该合同,这也就是说,这份合同“现价几何”还是个问号。
其二,事实上,一直在阅读《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的读者应该有印象,我们一直在关注这笔合同。众所周知,中地国与伊拉克之间就这笔能源合同的“重新启动”一直在谈判,而真正有所进展的时间,恰恰与东北亚局势密切相关,准确地讲,就在朝鲜去年10月份悍然核试爆的“前后”。
真实的情况就是,在去年10月底,在朝鲜核试爆冲击波还在余波荡漾的时候,伊拉克石油部长就到了北京,并从那时起开始了这笔合同的马拉松进程,这一谈就是8个月,而且我们丝毫不会意外的是:谈判没有结束,仍将继续下去。
●这一系列镜头的“焦点”
其三,我们之所以如此肯定“谈判没有结束,仍将继续下去”,就在于谈判的实质并不是“中伊谈判”、而是“中美角力”。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伊拉克石油部长在专访中“放风”“.....合同仍然有效.......我们将兑现它.....”的同时,还提了一句“.....自8个月前我访问中国以来,我们一直在进行讨论,中方刚提交了一份经过修订的计划书,以满足伊拉克政府规定的油田开发方面的新技术要求。”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谓“新技术要求”与其说是石油技术方面的,还不如说是“大国政治”的。
事实就是,伊拉克方面“如此放风”之后,面对媒体的追问,就在北京的美国外交官员则立刻表示:“我们不知道该交易已重启”。
明眼人是一看就知,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如此重要的一份石油合同(全面废掉萨达姆政权与中法德俄等反伊战大国间的已经签定的石油合作,正是华盛顿武力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府之后的一个重要任务),如果连占领着伊拉克的美国人都不知道“它是否重启”的话,那么,恐怕伊拉克的石油部长就“更不知道”它是否重启了。
非常清楚,甚至在公开场合,美国人与伊拉克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口径并不一致。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个“不一致”的“背后”、恰恰隐藏着这一系列镜头的“焦点”。
为了更好地进行下面的讨论,我们再来阅读一则消息。

日中外长电话会谈将推进六方会谈
【综合消息】据媒体报道,中日外长星期四举行了电话会谈,双方一致同意今后要在推进六方会谈进程上继续保持密切合作,同时日方希望中国敦促朝鲜解决绑架问题。有专家认为,六方会谈有望在近期内复会。
来自日本的消息说,日本外务省公布,电话会谈星期四上午9点过后举行,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与中国外长杨洁篪在30分左右的电话中针对朝鲜核问题交换了意见。双方确认要为推进协商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进程继续保持密切合作。双方同时一致认为,改善日本与朝鲜的关系有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日方希望即将于下月2日访问平壤的杨洁篪敦促朝鲜在绑架问题上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
可能敲定下一轮六方会谈日程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外长访问平壤可能敲定下一轮六方会谈日程,不过中方在绑架问题上对朝鲜的影响力有限。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东北亚安保问题研究员宫本悟接受采访时对六方会谈近期内复会表示乐观。他说:“中国外长杨洁篪下周访问平壤有可能确定下一轮六方会谈日期。”他乐观预计复会近期内可能实现。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在电话会谈上希望中国在解决绑架问题上发挥影响力。宫本悟认为希望不大,认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对北韩的影响力有限。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估计涉及北韩政府多个部门,北韩政权是一个纵向型体制,各个部门之间的横向联系很少,即便朝鲜政府是否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也值得怀疑,他同时指出,解决绑架问题的突破口是朝鲜必须放弃原来的主张。
不解决绑架问题不提供经济援助
宫本悟研究员指出,麻生外相曾经提出,若想解决绑架问题,朝鲜必须放弃这一问题已经解决的主张,重新展开跨组织的调查。日本坚称,上个世纪80年代前后,北韩从日本以及欧洲等地先后绑架多名日本人,目的是为朝鲜特工人员教授日语。2002年和2004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先后两次访问平壤,金正日政权承认了绑架事实,并且允许5名绑架受害者及其家属回国,但同时表明,其他绑架受害者死亡,宣告绑架问题已经解决。日本政府不接受这一主张,坚持不解决绑架问题,就不会对朝鲜提供经济援助的方针。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段文字,原文是:.....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在电话会谈上希望中国在解决绑架问题上发挥影响力。宫本悟认为希望不大,认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对北韩的影响力有限。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估计涉及北韩政府多个部门,北韩政权是一个纵向型体制,各个部门之间的横向联系很少,即便朝鲜政府是否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也值得怀疑,他同时指出,解决绑架问题的突破口是朝鲜必须放弃原来的主张。
●日本一直想得到的所谓“真相”“真实目的”何在?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位日本专家的这番言论有点儿令人不解。显然,如果“朝鲜政府没有把握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一句,日本政府一直想得到的所谓“真相”是什么?其“真实目的”又何在?
事实上,这伴日本专家的后面两句话,既:“即便朝鲜政府是否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也值得怀疑”....“解决绑架问题的突破口是朝鲜必须放弃原来的主张。”已经将“真实目的”挑明了,那就是:除非朝鲜能让日本满意,否则“绑架问题”永远就不会有“真相”可言,也永远不会得到解决,日本政府也就永远有权力在那里以一副受害人的面目进行“呱噪”。
可问题在于,日本人太高看自己了。
●希尔不顾日本人的感受、突然访问朝鲜之后,又抛出了一个重镑消息
事实就是,就在希尔不顾日本人的感受、突然访问朝鲜之后,又抛出了一个重镑消息,提出由“中、美、韩、朝”四方来协商朝鲜半岛永久和平体制的建议。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提议有点儿“另起炉灶”的味道,显然,仅就“表面”而言,如果“四方会谈”取代了“六方会谈”,且能建立一个“朝鲜半岛永久和平体制”的话,那么,除了美国这一方之外,“中国、韩国、朝鲜”都可以从朝鲜半岛实现和平、启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获取丰厚利润,“中国、韩国、朝鲜”都没有理由反对“四方会谈”。
●华盛顿精心炮制的一副“毒药”
然而,问题又来了,既然“四方”中只有美国一方很难从“朝鲜半岛和平”直接获益,又为什么率先抛出这一提案呢?我们认为,“四方会谈”实际上是华盛顿精心炮制的一副“毒药”,不论是对中国也好、美国也罢,一旦控制不好,其毒性巨大。
●这副“毒药”最后能毒倒谁?就看谁最终可以控制局面了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副“毒药”能否为各方所接受?且一旦接受,最后能毒倒谁?就看谁更加自信、特别是谁最终可以控制局面了。
●“再谈”韩国所谓的“另一条路”
我们知道,2005年的“918共同声明”是朝鲜宣布自己有了核武器之后,事先什么狠话都说了、却什么办法都没有的美国人,在中俄“和平使命-2005”的军事支撑下,被韩国人“有意”“从现实出发,走另外一条解决朝核问题的路子”的威胁、胁迫着签字的。
就如我们之前一再强调的是,韩国所谓的“另一条路”,其“核心”是:如果美国始终坚持不妥协的立场,那么韩国就将依靠“中俄”这两个军事大国、建立一套保障朝鲜半岛和平的多边安全体制,并在这种基础上全面启动对韩国实现其“政治、经济、军事报负”至关重要的韩朝经济整合,直到慢慢实现民族统一。
●“四方框架”的两个版本
不难看出,逼着华盛顿在“918共同声明”上被迫签字的“另一条路”,其主角也是“四方(中、俄、韩、朝)”,相对“朝核六方会谈框架”而言,这可视为一个排除了美国、日本的“四方框架(非美版)”。
说到这里,敏感的读者也许已经发现了问题之所在:
第一,撇除日本先不谈,美国精心炮制的这副“毒药”,其“第一步目标”就是瞄着俄罗斯,意在用“美版四方会谈(我们姑且这样称)”排除俄罗斯。
第二,“四方”的两个版本,除了日本两次都被贴上“局外人”的标签外,美国与俄罗斯的角色在两个版本中处于“可互相取代”的尴尬地位。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上述两个问题”还只是表面的。
要深及核心,就必须理清日本的角色。
●俄罗斯的“正式反应”让“日本期望”失望了
有意思的是,日本的角色是多重的。我们注意到,就在希尔抛出“中方会谈”的话题之后,“绝对有理由不满的”日本立刻与“绝对有理由不满的”俄罗斯进行了沟通,在日本人看来,这非常容易引起俄罗斯的“共鸣”。
然而,俄罗斯的“正式反应”却让“日本的期望”失望了。
我们注意到,俄罗斯方面是明确表示,只要有助于朝核问题的解决、有助于实现东北亚局势的稳定,俄罗斯支持任何形式的努力,包括“四方会谈”;不仅如此,让日本人进一步绝望的是,俄罗斯朝鲜问题特使还特别点明:俄罗斯将支持“四方会谈”,俄罗斯与日本将不参与会谈。
●俄罗斯似乎非常明了“美版四方会谈”的意图
非常清楚,俄罗斯似乎非常明了“美版四方会谈”的意图:美国人这是想试探“中俄”在朝核问题上的“战略协调能力”、寻找机会在“被动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框架中制造“中俄矛盾”,挖空“中俄之间”、中俄与韩国之间的战略合作空间,合作基础。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合作空间”两层意义:
其一是非常现实的,就是“东北亚核竞赛牌”的操作空间;其二则是相对长远的,就是对中俄、朝鲜半岛都有好处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及支撑其顺利展开所需要的东北亚安全机制。
而所谓的“合作基础”就是“中俄与韩国间的战略互信与互利”
●美国人一旦得手,就会将这种矛盾、特别是“中俄矛盾”扩展至伊核问题、扩展至上合
不难想像,美国人一旦得手,就会将这种矛盾、特别是“中俄矛盾”扩展至伊核问题、扩展至上合,最后在被动的中东、中亚方向“混水摸鱼”、企图让自己已近未路的“既定全球战略”咸鱼翻身。
●俄罗斯“立刻表态”的潜台词非常明确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俄罗斯的“立刻表态”无疑是在针对性地战略反击,其潜台词非常明确:
第一,俄罗斯非常自信。在国际政治层面,在伊核问题比朝核问题“更加重要”的事实下;在伊核问题上中国、欧盟都离不开俄罗斯的事实下,在“中俄”已然将朝核问题与伊核问题“有效捆绑”、并准备依托伊核问题、全面跳进中东事务(从华盛顿手中分享伊拉克决策权,从欧美手中分享中东和平进程话语权)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离开俄罗斯。不仅如此,就是从地理因素去看,俄罗斯也有理由自信:任何东北亚安全机制根本就不可能抛开俄罗斯;
●如果美国人不从根本上调整自己的东亚政策,那么
第二,值得强调的是,在欧亚大陆上,俄罗斯手中有的是牌。其中、通过“中俄和平使命-2005”军演为韩国人提供了“另一条路”、从而逼迫美国签下“918共同”的历史表明,如果美国人不从根本上调整自己的东亚政策(一边控制日本、一边又想依靠日本遏制中国、封锁俄罗斯,并利用朝鲜半岛的长期不稳定、阻碍、干扰东北亚、东亚经济一体化),那么,中美关系、美俄关系、美日关系、甚至美韩关系都无从根本改变。
而美国与“中俄日韩”的关系现实表明,只想将朝鲜紧张局势当牌打的布什强硬朝核政策,不仅无法将俄罗斯摒除出“东北亚安全框架”之外,倒是美国人自己有可能被“致力于东北亚经济发展的中俄韩”摒除出“东北亚安全框架”之外。
●东北亚国家之间的“最大互信”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之所以会出现这一情况,不是别的,一是俄罗斯手上既有“现实资源”(政治、军事话语权)、也有“未来资源”,有东亚经济未来发展不可或缺的自然资源;二是俄罗斯本就是“东北亚”一块,东北亚的稳定、发展、朝鲜半岛的经济整合,从长远上看,都非常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在战略人士的眼中看来,这才是俄罗斯与朝鲜半岛(朝鲜、韩国)、与中国之间“最大的互信”。
特别是后一条,这与住在太平洋那边,靠驻韩、驻日美军“才站在”东北亚,一心想让朝鲜半岛陷于烽火之中、以策应其在中东、中亚的战略展开,从而千方百计在朝鲜半岛经济整合进程中“埋钉子”,却弄得“韩美联盟”几近瓦解、中美在台海问题上几近摊牌,最后不得不进行补救(签订918共同声明,暂时稳住韩国)的美国人、可有着本质区别。
●在某种程度上,俄罗斯也可以起到一种“战略平衡作用”
最后,还得强调一点,在某种程度上,对“对中国有相当戒备、却也相当无奈的朝鲜半岛(韩国、朝鲜)”而言,俄罗斯也可以起到一种“战略平衡作用”、平衡北京在东北亚的影响力。
然而,俄罗斯的战略平衡作用是“部分的”,因为与中国的经济规模相比,在平衡中国经济影响力的层面上,俄罗斯的现实能力、及未来潜力显然不能让未来有志于成为亚洲金融中心的“朝鲜半岛”放心,在这种心理下,日本的重要性就凸现出来了。
在“朝鲜半岛”(在朝鲜彻底解决安全问题之前,主要是韩国)看来,一个在军事上不比“朝鲜半岛(朝鲜半岛可是有核武器的)”强大、在经济上规模很大的日本,显然可以“很好地补充”俄罗斯的“平衡盲区”。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
2007年6月29日星期一

布莱尔出任中东特使引起各方反应
【综合消息】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说,他将在下个月前往中东就任新任命的中东特使。各方对任命布莱尔为中东特使一事有各种不同的反应。
布莱尔:这个工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据报道,就在布莱尔卸下首相职位一天后,他已经在计划到中东去担任中东四方代表的新职位。中东四方由欧盟、联合国、美国和俄罗斯组成。布莱尔的主要任务是为中东冲突通过谈判取得解决方案打下基础。布莱尔说,这个工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星期三在英国下议院露面时说到中东地区需要如何解决问题。布莱尔说:“国际社会现在都同意,中东要实现稳定与和平的唯一途径就是巴、以并列建国的解决方案,也就是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在安全方面很有把握,也很有信心;巴勒斯坦作为一个国家不仅在领土方面能确保完整,而且在政府机构和治理方面也切实可行。我相信,要做到这些是可能的,但是需要注意力十分集中,需要紧张地工作。”
美国和以巴当局赞扬哈马斯等持怀疑态度
布莱尔被任命为特使一事引起了不同的反应。美国表示衷心的欢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当局也都表示赞许。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对这一任命表示欢迎,总理萨拉姆.法耶兹也持同样态度。但是,控制了加沙地区的激进组织哈马斯却认为布莱尔不能成为一个诚实的调解者。他们说,他和美国总统布希的关系过于密切。布莱尔与白宫的密切关系以及他对伊拉克战争坚定不移的支援使得他成为整个中东地区的众矢之的,而且还有许多人对他独立行动的能力表示怀疑。
赛尔顿:布莱尔的影响力将是微乎其微的
布莱尔传记的作者、伦敦的惠灵顿学院教授安东尼.赛尔顿认为,布莱尔的影响力将是微乎其微的。赛尔顿说:“很明显,他对实现巴以和平很感兴趣。但是,事实是,虽然他曾经是世界上权力第二大的人物,但是他都不能帮助实现巴以和平,现在他成了一个普通人,我不认为他可以实现巴以和平。”赛尔顿教授相信,要重新开始任何真正和平进程,美国政府必须表现出足够的政治意愿。

【时事点评】在具体点评布莱尔的新职务之前,我们想说说伊拉克总统的访华。我们知道,应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邀请,塔拉巴尼将于6月20日至26日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记得在伊拉克总统访华“前后”,在东北亚这一块地方、曾经出现这样的一组镜头:
●对北京“非常在意”的一份“石油合同”,伊拉克官方在“吱吱唔唔”
第一个镜头:在北京,在伊拉克总统访华的“前期”,中伊在北京签定一份协议,协议确认“中国免除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时期差欠中国政府的全部债务”。
然而,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与中国的“慷慨大度”非常不协调的是,对北京“非常在意”的一份“石油合同”(伊拉克萨达姆时期与中国签定的),不仅协议里面“不见踪影”,就是在口头上,伊拉克官方也在“吱吱唔唔”。
第二个镜头:从中国澳门汇业银行、美国央行、再到俄罗斯央行、最后到开有朝鲜账号的俄罗斯远东商业银行,经由这一汇路华盛顿居中安排了一场“国际洗钱活动”:主要工作由美国央行完成,辅助工作则由俄罗斯央行协调,结果是彻底地将“朝鲜的2500美元非法资金”给“洗白”了。
在这里,我们想强调的是,那2500美元“铁定”是“非法资金”,根据有二:首先,这是美国政府在国际社会面前用了一大堆证据“充分证明了的”,其二,也是最为微妙的,对美国人的“证明”,“大家(中俄韩日)”似乎不愿意表示什么异议、并表现得非常“乐意相信”。
第三个镜头:就在美国央行亲自出面将那笔2500万“非法资金”给彻底洗白之后,为了让“大家(主要是中、俄、朝、韩)”完全相信美国“准备”朝美朝双边关系正常化方向走的诚意,“不顾日本人的感受”突然访问了平壤。
第四个镜头:就在希尔飞赴平壤之后,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就“立刻”宣布:中俄双方军事专家组日前在北京经过磋商,就中方参演“和平使命-2007”上合武装力量联合反恐军演的兵力投送方案达成共识:确定中方参演兵力不经第三方,直接进入俄境,抵达演习地域。
●我们关注的第五个镜头
就在我们一一浏览了“上述四个镜头”之后,“时间”也就到了伊拉克总统访华的“后期”。
事实上,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那份在“第一个镜头”中不见踪影“石油合同”突然闪现出来:伊拉克石油部长在北京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一则专访、并在专访中谈及了这份我们一直在关注的“石油合同”,这也就成了我们关注的第五个镜头。
第五个镜头:我们注意到,伊拉克石油部长在专访中表示:伊拉克政府已重启萨达姆政府签署的一份合同,允许中国一家国有石油企业开发伊拉克一处油田。
据资料显示,这份“老合同”是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于1997年与伊拉克签署、开发伊拉克阿赫代布油田的合同。而按伊拉克石油部长的说法,“这份与前政府签署的合同仍然有效,它已经签署,而我们将兑现它。”
●这笔能源合同的“重新启动”与东北亚局势密切相关
不过,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围绕这份“老合同”有三个地方值得一提:
其一,是这份“老合同”的“兑现价值”。这份1997年合同当时价值约为12亿美元,我们之所以提出“兑现价值”的概念,意思是在质疑伊拉克政府准备“在多大程度上”履行该合同,这也就是说,这份合同“现价几何”还是个问号。
其二,事实上,一直在阅读《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的读者应该有印象,我们一直在关注这笔合同。众所周知,中地国与伊拉克之间就这笔能源合同的“重新启动”一直在谈判,而真正有所进展的时间,恰恰与东北亚局势密切相关,准确地讲,就在朝鲜去年10月份悍然核试爆的“前后”。
真实的情况就是,在去年10月底,在朝鲜核试爆冲击波还在余波荡漾的时候,伊拉克石油部长就到了北京,并从那时起开始了这笔合同的马拉松进程,这一谈就是8个月,而且我们丝毫不会意外的是:谈判没有结束,仍将继续下去。
●这一系列镜头的“焦点”
其三,我们之所以如此肯定“谈判没有结束,仍将继续下去”,就在于谈判的实质并不是“中伊谈判”、而是“中美角力”。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伊拉克石油部长在专访中“放风”“.....合同仍然有效.......我们将兑现它.....”的同时,还提了一句“.....自8个月前我访问中国以来,我们一直在进行讨论,中方刚提交了一份经过修订的计划书,以满足伊拉克政府规定的油田开发方面的新技术要求。”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谓“新技术要求”与其说是石油技术方面的,还不如说是“大国政治”的。
事实就是,伊拉克方面“如此放风”之后,面对媒体的追问,就在北京的美国外交官员则立刻表示:“我们不知道该交易已重启”。
明眼人是一看就知,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如此重要的一份石油合同(全面废掉萨达姆政权与中法德俄等反伊战大国间的已经签定的石油合作,正是华盛顿武力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府之后的一个重要任务),如果连占领着伊拉克的美国人都不知道“它是否重启”的话,那么,恐怕伊拉克的石油部长就“更不知道”它是否重启了。
非常清楚,甚至在公开场合,美国人与伊拉克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口径并不一致。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个“不一致”的“背后”、恰恰隐藏着这一系列镜头的“焦点”。
为了更好地进行下面的讨论,我们再来阅读一则消息。

日中外长电话会谈将推进六方会谈
【综合消息】据媒体报道,中日外长星期四举行了电话会谈,双方一致同意今后要在推进六方会谈进程上继续保持密切合作,同时日方希望中国敦促朝鲜解决绑架问题。有专家认为,六方会谈有望在近期内复会。
来自日本的消息说,日本外务省公布,电话会谈星期四上午9点过后举行,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与中国外长杨洁篪在30分左右的电话中针对朝鲜核问题交换了意见。双方确认要为推进协商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进程继续保持密切合作。双方同时一致认为,改善日本与朝鲜的关系有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日方希望即将于下月2日访问平壤的杨洁篪敦促朝鲜在绑架问题上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
可能敲定下一轮六方会谈日程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外长访问平壤可能敲定下一轮六方会谈日程,不过中方在绑架问题上对朝鲜的影响力有限。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东北亚安保问题研究员宫本悟接受采访时对六方会谈近期内复会表示乐观。他说:“中国外长杨洁篪下周访问平壤有可能确定下一轮六方会谈日期。”他乐观预计复会近期内可能实现。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在电话会谈上希望中国在解决绑架问题上发挥影响力。宫本悟认为希望不大,认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对北韩的影响力有限。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估计涉及北韩政府多个部门,北韩政权是一个纵向型体制,各个部门之间的横向联系很少,即便朝鲜政府是否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也值得怀疑,他同时指出,解决绑架问题的突破口是朝鲜必须放弃原来的主张。
不解决绑架问题不提供经济援助
宫本悟研究员指出,麻生外相曾经提出,若想解决绑架问题,朝鲜必须放弃这一问题已经解决的主张,重新展开跨组织的调查。日本坚称,上个世纪80年代前后,北韩从日本以及欧洲等地先后绑架多名日本人,目的是为朝鲜特工人员教授日语。2002年和2004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先后两次访问平壤,金正日政权承认了绑架事实,并且允许5名绑架受害者及其家属回国,但同时表明,其他绑架受害者死亡,宣告绑架问题已经解决。日本政府不接受这一主张,坚持不解决绑架问题,就不会对朝鲜提供经济援助的方针。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段文字,原文是:.....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在电话会谈上希望中国在解决绑架问题上发挥影响力。宫本悟认为希望不大,认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对北韩的影响力有限。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估计涉及北韩政府多个部门,北韩政权是一个纵向型体制,各个部门之间的横向联系很少,即便朝鲜政府是否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也值得怀疑,他同时指出,解决绑架问题的突破口是朝鲜必须放弃原来的主张。
●日本一直想得到的所谓“真相”“真实目的”何在?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位日本专家的这番言论有点儿令人不解。显然,如果“朝鲜政府没有把握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一句,日本政府一直想得到的所谓“真相”是什么?其“真实目的”又何在?
事实上,这伴日本专家的后面两句话,既:“即便朝鲜政府是否完全把握绑架问题全部真相也值得怀疑”....“解决绑架问题的突破口是朝鲜必须放弃原来的主张。”已经将“真实目的”挑明了,那就是:除非朝鲜能让日本满意,否则“绑架问题”永远就不会有“真相”可言,也永远不会得到解决,日本政府也就永远有权力在那里以一副受害人的面目进行“呱噪”。
可问题在于,日本人太高看自己了。
●希尔不顾日本人的感受、突然访问朝鲜之后,又抛出了一个重镑消息
事实就是,就在希尔不顾日本人的感受、突然访问朝鲜之后,又抛出了一个重镑消息,提出由“中、美、韩、朝”四方来协商朝鲜半岛永久和平体制的建议。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提议有点儿“另起炉灶”的味道,显然,仅就“表面”而言,如果“四方会谈”取代了“六方会谈”,且能建立一个“朝鲜半岛永久和平体制”的话,那么,除了美国这一方之外,“中国、韩国、朝鲜”都可以从朝鲜半岛实现和平、启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获取丰厚利润,“中国、韩国、朝鲜”都没有理由反对“四方会谈”。
●华盛顿精心炮制的一副“毒药”
然而,问题又来了,既然“四方”中只有美国一方很难从“朝鲜半岛和平”直接获益,又为什么率先抛出这一提案呢?我们认为,“四方会谈”实际上是华盛顿精心炮制的一副“毒药”,不论是对中国也好、美国也罢,一旦控制不好,其毒性巨大。
●这副“毒药”最后能毒倒谁?就看谁最终可以控制局面了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副“毒药”能否为各方所接受?且一旦接受,最后能毒倒谁?就看谁更加自信、特别是谁最终可以控制局面了。
●“再谈”韩国所谓的“另一条路”
我们知道,2005年的“918共同声明”是朝鲜宣布自己有了核武器之后,事先什么狠话都说了、却什么办法都没有的美国人,在中俄“和平使命-2005”的军事支撑下,被韩国人“有意”“从现实出发,走另外一条解决朝核问题的路子”的威胁、胁迫着签字的。
就如我们之前一再强调的是,韩国所谓的“另一条路”,其“核心”是:如果美国始终坚持不妥协的立场,那么韩国就将依靠“中俄”这两个军事大国、建立一套保障朝鲜半岛和平的多边安全体制,并在这种基础上全面启动对韩国实现其“政治、经济、军事报负”至关重要的韩朝经济整合,直到慢慢实现民族统一。
●“四方框架”的两个版本
不难看出,逼着华盛顿在“918共同声明”上被迫签字的“另一条路”,其主角也是“四方(中、俄、韩、朝)”,相对“朝核六方会谈框架”而言,这可视为一个排除了美国、日本的“四方框架(非美版)”。
说到这里,敏感的读者也许已经发现了问题之所在:
第一,撇除日本先不谈,美国精心炮制的这副“毒药”,其“第一步目标”就是瞄着俄罗斯,意在用“美版四方会谈(我们姑且这样称)”排除俄罗斯。
第二,“四方”的两个版本,除了日本两次都被贴上“局外人”的标签外,美国与俄罗斯的角色在两个版本中处于“可互相取代”的尴尬地位。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上述两个问题”还只是表面的。
要深及核心,就必须理清日本的角色。
●俄罗斯的“正式反应”让“日本期望”失望了
有意思的是,日本的角色是多重的。我们注意到,就在希尔抛出“中方会谈”的话题之后,“绝对有理由不满的”日本立刻与“绝对有理由不满的”俄罗斯进行了沟通,在日本人看来,这非常容易引起俄罗斯的“共鸣”。
然而,俄罗斯的“正式反应”却让“日本的期望”失望了。
我们注意到,俄罗斯方面是明确表示,只要有助于朝核问题的解决、有助于实现东北亚局势的稳定,俄罗斯支持任何形式的努力,包括“四方会谈”;不仅如此,让日本人进一步绝望的是,俄罗斯朝鲜问题特使还特别点明:俄罗斯将支持“四方会谈”,俄罗斯与日本将不参与会谈。
●俄罗斯似乎非常明了“美版四方会谈”的意图
非常清楚,俄罗斯似乎非常明了“美版四方会谈”的意图:美国人这是想试探“中俄”在朝核问题上的“战略协调能力”、寻找机会在“被动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框架中制造“中俄矛盾”,挖空“中俄之间”、中俄与韩国之间的战略合作空间,合作基础。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合作空间”两层意义:
其一是非常现实的,就是“东北亚核竞赛牌”的操作空间;其二则是相对长远的,就是对中俄、朝鲜半岛都有好处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及支撑其顺利展开所需要的东北亚安全机制。
而所谓的“合作基础”就是“中俄与韩国间的战略互信与互利”
●美国人一旦得手,就会将这种矛盾、特别是“中俄矛盾”扩展至伊核问题、扩展至上合
不难想像,美国人一旦得手,就会将这种矛盾、特别是“中俄矛盾”扩展至伊核问题、扩展至上合,最后在被动的中东、中亚方向“混水摸鱼”、企图让自己已近未路的“既定全球战略”咸鱼翻身。
●俄罗斯“立刻表态”的潜台词非常明确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俄罗斯的“立刻表态”无疑是在针对性地战略反击,其潜台词非常明确:
第一,俄罗斯非常自信。在国际政治层面,在伊核问题比朝核问题“更加重要”的事实下;在伊核问题上中国、欧盟都离不开俄罗斯的事实下,在“中俄”已然将朝核问题与伊核问题“有效捆绑”、并准备依托伊核问题、全面跳进中东事务(从华盛顿手中分享伊拉克决策权,从欧美手中分享中东和平进程话语权)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离开俄罗斯。不仅如此,就是从地理因素去看,俄罗斯也有理由自信:任何东北亚安全机制根本就不可能抛开俄罗斯;
●如果美国人不从根本上调整自己的东亚政策,那么
第二,值得强调的是,在欧亚大陆上,俄罗斯手中有的是牌。其中、通过“中俄和平使命-2005”军演为韩国人提供了“另一条路”、从而逼迫美国签下“918共同”的历史表明,如果美国人不从根本上调整自己的东亚政策(一边控制日本、一边又想依靠日本遏制中国、封锁俄罗斯,并利用朝鲜半岛的长期不稳定、阻碍、干扰东北亚、东亚经济一体化),那么,中美关系、美俄关系、美日关系、甚至美韩关系都无从根本改变。
而美国与“中俄日韩”的关系现实表明,只想将朝鲜紧张局势当牌打的布什强硬朝核政策,不仅无法将俄罗斯摒除出“东北亚安全框架”之外,倒是美国人自己有可能被“致力于东北亚经济发展的中俄韩”摒除出“东北亚安全框架”之外。
●东北亚国家之间的“最大互信”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之所以会出现这一情况,不是别的,一是俄罗斯手上既有“现实资源”(政治、军事话语权)、也有“未来资源”,有东亚经济未来发展不可或缺的自然资源;二是俄罗斯本就是“东北亚”一块,东北亚的稳定、发展、朝鲜半岛的经济整合,从长远上看,都非常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在战略人士的眼中看来,这才是俄罗斯与朝鲜半岛(朝鲜、韩国)、与中国之间“最大的互信”。
特别是后一条,这与住在太平洋那边,靠驻韩、驻日美军“才站在”东北亚,一心想让朝鲜半岛陷于烽火之中、以策应其在中东、中亚的战略展开,从而千方百计在朝鲜半岛经济整合进程中“埋钉子”,却弄得“韩美联盟”几近瓦解、中美在台海问题上几近摊牌,最后不得不进行补救(签订918共同声明,暂时稳住韩国)的美国人、可有着本质区别。
●在某种程度上,俄罗斯也可以起到一种“战略平衡作用”
最后,还得强调一点,在某种程度上,对“对中国有相当戒备、却也相当无奈的朝鲜半岛(韩国、朝鲜)”而言,俄罗斯也可以起到一种“战略平衡作用”、平衡北京在东北亚的影响力。
然而,俄罗斯的战略平衡作用是“部分的”,因为与中国的经济规模相比,在平衡中国经济影响力的层面上,俄罗斯的现实能力、及未来潜力显然不能让未来有志于成为亚洲金融中心的“朝鲜半岛”放心,在这种心理下,日本的重要性就凸现出来了。
在“朝鲜半岛”(在朝鲜彻底解决安全问题之前,主要是韩国)看来,一个在军事上不比“朝鲜半岛(朝鲜半岛可是有核武器的)”强大、在经济上规模很大的日本,显然可以“很好地补充”俄罗斯的“平衡盲区”。
华盛顿精心炮制“美版四方框架”这味毒药的“药理”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朝鲜半岛”这一“战略心理”、恰是华盛顿精心炮制“美版四方框架”这味毒药的“药理”。这一“药理”,也正是被“美版四方框架”“表面”撇除在外的日本,仍然敢在朝核问题上,扛着“绑架问题”不放、在那里“拿腔拿调”的“理论基础”。
显然,仍在“拿腔拿调”的日本人知道,“美版四方框架”也好、“非美版四方框架”也罢,实质都是“中俄美”对“朝鲜半岛(现在主要是韩国)”的争夺,而“朝鲜半岛”本身却在热烈地追逐日本,与此同时,韩国却非常警惕日本在军事上的提高。
前面说了,在“政权安全”问题(包括美国对朝鲜政权的颠覆企图,韩国对朝鲜经济优势)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之前,“朝鲜半岛”之朝鲜,首先关注的是“更加现实的”金融制裁问题、经济发展问题,国家安全问题,说白了,也是个“朝鲜国家正常化”的问题。
●美朝鲜政策“基调”仍然是在“做牌”、“做局”,是在为中东、中亚计划争取时间、空间
然而,在华盛顿仍然没有从根本上调整其全球战略的情况下,美国的东北亚政策、必须服务于其中东政策、中亚政策。因此,美国朝鲜政策的“基调”仍然是在“做牌”、“做局”,是在为中东、中亚计划争取时间、空间。
这一点,从布什政府虽然自食其言,将那“2500万美元黑钱”“洗白”,又让希尔“历史性访朝”,但却将全面解除对朝金融制裁、朝美关系正常化“推到未来某一天”,从而只出具了一张“承兑汇票”、而不是“现金支票”的做法中、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特别是,美国与伊拉克在那笔“老合同”上表现出的“口径”差异,更是说明了这么一点,那就是:在朝核问题上几乎在“不顾脸面”大踏步让步的华盛顿、仍然没有对其既定的全球战略做根本性调整,仍然不肯放弃对中东独占权的追逐,仍然不肯放弃它对伊拉克事务的主导权,仍然不肯让已经取得伊核问题决策权的“中俄”将“伊核决策权”转化成“伊拉克事务话语权”、“中东和平进程话语权”。
●伊核问题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种“期货”
在这里,我们想强调一点的是,尽管伊核问题更加核心,因为它的最终解决方案事关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新次序,但是,伊核问题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种“期货”,还需要“大量的斗争”才会一点点接近结果,它比起伊拉克事务决策权、中东和平进程话语权而言,仍然遥不可及。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以伊拉克事务决策权为例,这种主导权与伊核问题相比,显然具有“现货”的性质,因为伊拉克事务决策权中最具标志性、也最具现实利益的东西,就是储量占世界第二的伊拉克石油的开采权。
而具体到中东和平进程话语权的问题上,拿到中东和平进程话语权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在“一步步修改伊核问题这个期货交易的最终交易规则”。
显然,“期货”的交割,是需要“现货”保障。在“期货”到期之前,“现货”比什么都重要,并将最后决定“期货”的收益与亏损。
●让整个中东局势一步步走向“非美大国”的预期,这也正是“中俄”、欧盟正在努力的事情
再就是,伊拉克问题也好,中东和平进程也好,甚至朝核问题本身,都是“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在朝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因包含有中俄美正式确定日本的战略地位,也包括有美国愿意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稳定、不再阻碍东北亚经济一体进程两大要素,从而不可能立刻解决,而伊核问题又不可能在朝核问题彻底解决之前形成最终解决方案的情况下,让朝鲜核问题一步步走向中俄的“预期”、就向从(朝核六方会谈到918共同声明,再到213共同文件,再到美国为朝鲜“洗钱”...)从而一点点收获“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慢慢启动”的“现实利益”的同时,让华盛顿“封装美国已不能主导的朝核问题、封装对美国西太平洋安全框架杀伤力巨大东北亚核竞赛的操作空间”之企图,始终离“美国的的希望”有一步之遥,就是“封装”,也要处于“暂时封装的状态”,可随时打破“封装”。
与此同时,在美国仍然不肯放弃的伊拉克主导权、中东和平进程主导权的方向上,也如法炮制、去一步步撕扯美国仍然紧?在手中不肯撤手的“中东话语权”,让整个中东局势一步步走向“非美大国”的预期,这也正是“中俄”、欧盟正在努力的事情。
大家知道,我们曾经针对“中俄”帮助美国“暂时封装朝核问题”,强调过两个条件,一个是“解除对朝鲜的金融制裁”,这实际上是让美国承认“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是国际金融“正常循环”的一部分;再一个就是“朝美实现关系正常化”,这实际上是让美国接受一个由中俄美共同维持的“修订后”的东北亚安全框架,为东北亚安全和平共同背书,显然,在这个“背书”中,台海和平、特别是与中俄领土主权相关的日本战略地位“认定”必须包含其内。
●朝鲜第三度发射导弹、第三次违反联合国有关决议的“背后”
不难看出,在希尔访问朝鲜,并离开平壤之后,在朝鲜已经确认“2500万美元已经到账,朝鲜确认将关闭宁边核反应堆”的同时,在伊拉克总统结束访华,伊拉克外长虽通过媒体放风“认账那笔老合同”、却依然“没有最终确定”的同时,朝鲜突然于6月27日,第三度发射了导弹、第三次违反联合国有关决议的“背后”,我们不难看到这么几层意思:
第一,不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不会将伊核问题与朝核问题分开处理,将中东与东亚问题分切处理。
第二,尽管企图尽管封装朝核问题、好集中精力处理中东问题美国人在朝核问题进行了“大让步”,部分满足了“暂时封装的两大条件”,但在中俄看来,既然是“部分满足”,那就不妨“部分封装”,显然,中俄支持朝鲜关闭宁边核反应堆就是部分封装的一部分,而对朝鲜第三次违反联合国有关决议“不闻不问”的态度,就是在强调“朝核问题中所包含的诸多问题中,还有部分,甚至是一大部分‘无法封装’”。
●如果美国人愿意倒过来,先“部分解决”中东问题、再“部分解决”东亚问题,可能“效率”会更高些
第三,可能是最重要的。在我们看来,尽管“中俄”主导的“和平使命-2007”遭遇美国的阻碍,并顾忌到欧盟在北约内的战略操作空间,从而在兵力投送方式上与“和平使命2005”区别不大,但是,从“和平使命2007”更加靠近中东、而不是东亚的事实来看;以及从靠近东亚的“和平使命2005”事实上担负了“为朝鲜安全地进行核爆”提前进行军事准备的战略意义,而“和平使命2007”也“拷贝”了相同战略意义的情况来看,“中俄”支持朝鲜再违反一次纪律、再打几发导弹,从而向美国决策者展示“朝核问题仍未封装”的意图在于做“如此强调”:如果美国人愿意倒过来,先“部分解决”中东问题、再“部分解决”东亚问题,可能“效率”会更高些。只是,美国人愿意吗?
●必须在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上、在伊拉克问题上尽快拿出“可行方案”的是美国人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中俄”如此强调并不过分,原因只列三个就足够了:
首先,毕竟现在全局被动的是美国人,而不是中俄。因此,中俄只需做一点就够了:通过“和平使命2008”展示“伊核进程‘继续拷贝’朝核进程”(比如、伊朗再靠近核武器一步,甚至是象朝鲜那样先宣布自己有了核武器、再试爆核装置)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之大”了,警告想与美国分享中东和平进程、伊拉克主导权的欧盟,又想在伊核问题中依靠中俄,继续扮演利润丰厚的“伊核协调人”角色的欧盟;以及想利用这一点瓦解伊核问题之“中欧俄”的美国人:你们在时间上“都不宽裕”了;
其次,在哈马斯武装拿下加沙,且华盛顿宣布了“准备分切伊拉克为两个国家”、从而激起伊斯兰逊尼派国家、比如沙特阿拉伯等的强烈不满之后,必须在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上、在伊拉克问题上尽快拿出“可行方案”的是美国人,而不是中俄,也不是欧盟。
这一点,从布什急忙认命布莱尔为中东特使,而欧盟对这一任命的支持有限,中俄根本就不予置评的事实中,就可以看出。
●“中欧俄美”彼此间正在做的事情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让日本人在“封装朝核问题”上对美国人“再闹闹”,让欧盟在中东和平问题上对美国人“再催催”,在阿富汗问题上让欧美之间“再吵吵”,让美国在伊拉克大乱,甚至中东大乱的问题、对欧盟、阿拉伯国家“再吓吓”,也就成为“中欧俄美”彼此间正在做的事情。
具体到各个方向,具代表性的消息有:驻伊英军有消息称,伊朗革命卫队越境进入伊拉克南部对英军实施攻击;再就是:以色列正在为可能即将发生的战争做准备,以色列军事情报局甚至预测:以在中东的五大敌人可能会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这可能在2007年7月引发战争。等等。
●“这些个罕见”意味着什么,美国、北约,恐怕谁听谁明白
而在非常关键的巴基斯坦通道方向上,中国也在展示有能力将巴基斯坦通道上的“任何不稳定”,“全面拷贝”到阿富汗境内的“能力与决心”。事实就是,我们注意到,北京已经罕见地敦促巴基斯坦加大打击巴阿边境“东突恐怖组织”,并在高调加强阿富汗方向的反毒布置;
而俄罗斯呢,一方面开始在格鲁吉亚方向制造紧张气氛,另一方面,就是学习法国人,在那打洲际导弹,潜射型,射程都是8000公里,不同的是,法国人只打了一枚,俄罗斯则是接二连三地打最新型的洲际导弹。
要知道,就在北京非常在意那笔“老合同”,而伊拉克石油部长也放风“承认”的同时,拼命打导弹的法国,俄罗斯、没有导弹可打的德国,手中也?着一把“老合同”呢!
还有,中俄再次宣布“将联合探测火星”。在东方军事评论员看来,中俄联合探测火星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早在中国进行反卫星试验之前,特别是伊朗宣布准备发射自己的卫星之前,就已经见诸报端。
但是,我们强调的是,火星离地球很远,需要高端的太空控制、侦察、信息传送技术。因此,我们在观察中俄“联合探测火星”的时候,如果将“联合探测”的焦点从探测火星上转移到“中俄在太空控制技术,太空信息技术”的“侦察、传送、整合”的层面上,那么,我们也就不难这样想像:不论是伊朗、还是叙利亚、更或者是其它方向的反美势力,在必要的时候,也许会从“中俄火星联合探测”的项目中获得点什么:恐怕不会让伊拉克战争中的那种“信息单方向透明”的情况那么容易重演。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些个罕见”意味着什么,蹲在阿富汗几年了,却始终无法让阿富汗稳定下来,且无法打通巴基斯坦通往印度洋通道,切断中国通往伊朗陆上通道的美国、包括指望在阿富汗捞点儿什么的北约、欧盟国家,恐怕谁听谁明白
多谢楼主发文,顶东方的好文。:handshake
----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