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筱萸窝案预计本月中旬开审 已查明31人涉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1 10:17:32
2007年05月08日07:41 中国新闻网
持续近半年的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腐败窝案即将告一段落。
  《第一财经日报》日前从权威渠道获悉,郑筱萸、曹文庄腐败案即将开庭。国家药监局原注册司司长曹文庄已与郑筱萸案并案处理。
  目前,已经查明的涉案人员多达31人,其中有多名局级及以上干部。
  知情人士透露,本月15日左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开审理郑筱萸一案,有可能在本月底之前审结此案。检察院主要从三个方面对郑筱萸提起诉讼:严重渎职、贪污受贿、生活腐化堕落。
  “诉讼金额与当时中纪委移交检察院时不同,至于具体的受贿金额认定,还需要以法院最后的判决为准。”上述人士说。
  另有消息人士透露,由于郑筱萸此前患有严重的 糖尿病,在看守期间曾发作多次,可能将在法院判决后申请保外就医。
  “郑筱萸的头发现在都白了。”消息人士说。
  上月下旬,中纪委、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召开了联席会议,对此案的具体量刑等问题进行研究。
  据了解,郑筱萸的妻子刘耐雪和儿子郑海榕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广州和上海。广州的“业务”与广州天之骄药物有限公司张平交出的行贿名单有关,该名单也牵出了曹文庄(见本报4月10日A6《郑筱萸腐败路线图》);刘耐雪和郑海榕两人在上海更注册了一系列公司,“一正”系,主要从事药品代理和进口业务(见本报2月7日头版《“我是郑筱萸的儿子”》)。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刘耐雪曾向浙江一家医药公司索贿100万元。
  涉案企业还包括本报此前报道的康力元药业集团以及吉林威威药业等。
  上述知情人士说,有关部门深入调查期间,当明确告知郑筱萸其妻儿已经被捕时,郑筱萸曾经痛哭,并且非常悔恨地说,对不起国家,也对不起他的妻子和孩子。
  一位原国家药监局官员透露,国家药监局的所有在职领导干部,包括关键部门干部、一般干部、退休老干部都已经组织认真学习,并且有问题的交代问题。曹文庄所在的注册司一名处长,在交代问题后已被免职。
  除了人员上的调整,国家药监局目前已经收缴了价值260多万元的礼金、礼品,部分工作人员持有医药企业350万股股份的清退工作也已经完成。
  上述人士说,经过查实,上述清退的股份主要来源于山东省某大型医药公司,曾有部分干部向该山东药企索要股份,这些干部已经被严厉批评,并要求将索要股份返还。
  此外,国家药监局也正在加紧出台新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和新的GMP认证标准。(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赵何娟)2007年05月08日07:41 中国新闻网
持续近半年的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腐败窝案即将告一段落。
  《第一财经日报》日前从权威渠道获悉,郑筱萸、曹文庄腐败案即将开庭。国家药监局原注册司司长曹文庄已与郑筱萸案并案处理。
  目前,已经查明的涉案人员多达31人,其中有多名局级及以上干部。
  知情人士透露,本月15日左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开审理郑筱萸一案,有可能在本月底之前审结此案。检察院主要从三个方面对郑筱萸提起诉讼:严重渎职、贪污受贿、生活腐化堕落。
  “诉讼金额与当时中纪委移交检察院时不同,至于具体的受贿金额认定,还需要以法院最后的判决为准。”上述人士说。
  另有消息人士透露,由于郑筱萸此前患有严重的 糖尿病,在看守期间曾发作多次,可能将在法院判决后申请保外就医。
  “郑筱萸的头发现在都白了。”消息人士说。
  上月下旬,中纪委、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召开了联席会议,对此案的具体量刑等问题进行研究。
  据了解,郑筱萸的妻子刘耐雪和儿子郑海榕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广州和上海。广州的“业务”与广州天之骄药物有限公司张平交出的行贿名单有关,该名单也牵出了曹文庄(见本报4月10日A6《郑筱萸腐败路线图》);刘耐雪和郑海榕两人在上海更注册了一系列公司,“一正”系,主要从事药品代理和进口业务(见本报2月7日头版《“我是郑筱萸的儿子”》)。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刘耐雪曾向浙江一家医药公司索贿100万元。
  涉案企业还包括本报此前报道的康力元药业集团以及吉林威威药业等。
  上述知情人士说,有关部门深入调查期间,当明确告知郑筱萸其妻儿已经被捕时,郑筱萸曾经痛哭,并且非常悔恨地说,对不起国家,也对不起他的妻子和孩子。
  一位原国家药监局官员透露,国家药监局的所有在职领导干部,包括关键部门干部、一般干部、退休老干部都已经组织认真学习,并且有问题的交代问题。曹文庄所在的注册司一名处长,在交代问题后已被免职。
  除了人员上的调整,国家药监局目前已经收缴了价值260多万元的礼金、礼品,部分工作人员持有医药企业350万股股份的清退工作也已经完成。
  上述人士说,经过查实,上述清退的股份主要来源于山东省某大型医药公司,曾有部分干部向该山东药企索要股份,这些干部已经被严厉批评,并要求将索要股份返还。
  此外,国家药监局也正在加紧出台新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和新的GMP认证标准。(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赵何娟
严厉批评?等于没说!
"除了人员上的调整,国家药监局目前已经收缴了价值260多万元的礼金、礼品,部分工作人员持有医药企业350万股股份的清退工作也已经完成。
  上述人士说,经过查实,上述清退的股份主要来源于山东省某大型医药公司,曾有部分干部向该山东药企索要股份,这些干部已经被严厉批评,并要求将索要股份返还。"
法不责众?集体受贿可以不追究,只要严厉批评和退还股份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