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团传至20余城市逐渐变味 首倡者欲隐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7/01 10:12:10
【来源:新京报】

中国“抱抱团”的街角实验

  与陌生人拥抱的形式月余传至20多个城市,一些商业机构参与同时首倡者选择隐退

  □本报记者 吴珊 北京报道

  长沙的抱抱团组织者澄宇有一个勇敢的计划,12月初,他将带领10个成员去医院拥抱艾滋病人。

  “比起我们已经拥抱过的拾荒者、流浪儿,他们更需要温暖。”澄宇说,这次行动,也将对指责抱抱团不敢拥抱艾滋病人的人形成回击。

  10月下旬,抱抱团在长沙首现,1个多月里,它在全国20多个中心和省会城市孕育成形,并继续向新疆、延边、福州等偏远地市蔓延。  

  与此同时,长沙最先上街的抱抱团六人组却选择了悄悄隐退。一些上过街的抱抱团也开始演变为义工组织,一些商业机构开始参与。

  “当抱抱团变得越来越流行,开始走向变形的时候,我们就该离开了,我们希望保留最初走上街头的单纯。”最先上街的六人组成员王凯说。

  “首倡六人组”

  “像是一层硬壳突然间被捅破了。”第一次看到曼恩“FREEHUGS”的视频,王凯说自己在刹那间感到人突然变得好单纯。

  10月18日晚上,他的好友、在长沙一家广告公司担任策划总监的“才子豪”在一个网站偶然看到了这段视频,把它传给了王凯、杨莹、小春、苏漾等人。

  澳洲人曼恩站在悉尼街头与陌生人拥抱,他解释自己的行为时说,每天都有机会遇见许多陌生的脸孔,大家目光接触时大多都带着警觉、排斥,甚至敌意,但是,只要有一个人与他拥抱,就会带动旁边经过的五个路人脸上的微笑。

  “社会发展得越来越快,人和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人的内心隐藏得越来越深。”24岁的王凯说,自己从学校出来不久,却已经感到自己变得很沉重,这是视频刹那间打动他的地方。

  王凯和他的朋友们决定把这个澳洲小伙儿的创意复制到中国,新西兰回来的平面设计师ELLE知道这个消息后加入了团队,第二天就设计制作了两块手牌,上面写上了中文字“抱抱”、“来自陌生人的关怀”和“拒绝冷漠”。

  10月21日,才子豪、王凯、杨莹、小春、苏漾和ELLE来到了长沙黄兴路步行街,向路人举起了手牌,做出拥抱的姿势。“抱抱团”的名称和“抱抱”等口号也从这里发源,这六人也被称为“首倡六人组”。

  “首倡六人组”出生于1980-1984年,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上网,喜欢泡论坛和用Q群交流。走出大学校园不久的他们,做着传媒、设计或IT等职业,乐于尝试新鲜事物。他们身上几乎集中了各地抱抱团组织者的特征。

  “首倡六人组”的活动视频很快出现在天涯、猫扑、Youtube等网站上。他们拥抱到第一个路人的时候,视频画面突然从黑白变成了彩色。

  这让在郑州读大三的王帅差点掉下泪来,他想起了和自己冷战多年的父亲,“我希望他能看到这个视频,下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会去抱他一下”。11月11日,王帅组织了郑州抱抱在二七广场的街头活动。

  “抱抱”江湖

  10月21日,长沙;10月28日,北京、杭州;10月29日,广州、西安、南京;11月4日,上海、武汉、成都、福州;11月5日,昆明、苏州;11月11日,沈阳、郑州;11月12日,深圳、贵阳……

  在一个月时间里,街头抱抱团像是开始了一场城际人体接龙游戏,它在中国传递的速度和规模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大多是看了长沙的视频之后,北京的“熊猫”和“火星”、上海的EBI、广州的夏之荷、沈阳的“左手”、郑州的王帅、西安的“黑咖啡”、成都的“狐狸”等,分别建了自己的Q群,开始筹备本地的街头抱抱活动。

  在第一次上街之后,各地的抱抱团Q群里的人数都由几十人激增到几百人。抱友开始形成以Q群为基地的小圈子,一个城市的趋向于集中活动。新的视频不断在网站上出现。

  每个上了街的抱抱都经历过最初的等待。“最初的一个小时,只有一两个人跟我们拥抱,到后来,一分钟能有五六个人接受拥抱。”王凯说。

  为了避免“冷场”,王帅最初在郑州组织“抱抱团”时,专门找来了两个大学同学当“托儿”。他还有个挺孩子气的想法,“河南人给外省人的印象不好,我想通过自己的宣传,让外省人知道河南人很热情”。

  在沈阳,“左手”连续被六个路人拒绝了拥抱后,仍旧回绝了想上来做“示范拥抱”的妻子。“我想了解人们最自然真实的想法。”直到第七个路过的中年男人,在听了“左手”的解释后接受了拥抱。

  在近40分钟时间里,“左手”共拥抱到了十六七个路人,主要是年轻男性和中老年女性;十一二个拒绝了,年轻女性和中年男性居多。

  20多个参与者在40分钟里拥抱到了300多个路人,在寒冷的沈阳街头,兴奋的抱抱们最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警察的干预

  抱抱团的街头活动也惊动了警察、城管、保安、物管、业委会等管理机构,北京、上海和广州的活动因此被迫中止。曼恩的街头FREE HUGS视频里,同样出现了警察问话的镜头。

  10月28日下午,在王府井步行街举牌不到一小时,火星、鹤鹤、玲子和士玉四人被带到警局问话。在警察到来之前,鹤鹤悄悄收走了最小的成员芊芊的小牌子,芊芊满脸茫然,拍下这一镜头的火星觉得有些心酸。

  警察听了他们的解释,表示抱抱团确实比较新鲜,有意义,但是必须要事先申报。“警察说这里是王府井,中非论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这样活动影响不好,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火星回忆道。

  “他们最后问我们还会不会犯类似的错误,我们表示以后活动时会考虑申报,但是没有说我们以后不会再进行类似的活动。”火星强调这一点。

  火星等四人走出警局时天已黑了,熊猫等六七个抱友一直守候在警局门口。虽然是初次见面,大家都抱成一团,火星说这是他那天最最感动的时刻。

  EBI在论坛上贴出了取消11月18日街头活动的公告。11月4日,上海抱抱团在南京路步行街的首次活动开展不到20分钟就被警察中止,30多名年轻人带进警局问话,让EBI等其他抱抱团组织者不得不静观其变。

  “我们几个组织者统一了意见,”EBI说,“要上街自己上街,大规模的活动要在和警察取得一致意见以后再做。”为了回避媒体和警察,他们已经不再在Q群里通知集体活动。

  10月21日,长沙的“首倡六人组”也遭遇了城管干预,简单解释了之后,抱抱们得以继续活动;10月29日,在大批媒体在场的情况下,抱抱团成员拥抱了城管和警察。

  “娱乐”抱抱团

  10月29日,穿着ELLE设计的抱抱团T恤的长沙抱友再次上街,热闹场面已非第一次可比。50多个抱抱手牌在河西大学城和解放路步行街举起,参与活动的抱抱达到近百人。湖南卫视现场跟拍,当地各路媒体都到场。

  网络视频加上报纸、电视台的跟进报道,让抱抱军团在中心城市纷纷插旗之后,在边远和二级城市也落地开花。与此同时,传媒和论坛里,声援抱抱团和抱抱团是在作秀、无聊之举的论战在持续着。

  北京的于乐3人组抱抱团的出现,使这场争议升级。于乐是一名签约歌手,她与好友沈义、老K11月9日在北京定福庄西街和地铁里举牌自由拥抱。他们的视频随后出现在各论坛和视频网站上。

  随后,老K在新浪论坛里发帖《抱抱团的美女遭遇性骚扰,通缉那些流氓!!》,声称自己在剪辑视频时,发现两名男子在拥抱于乐时有性骚扰嫌疑。

  有网友认为,这是借性骚扰的名头自我炒作,“照片里根本就看不出来那个男人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这个抱抱团随意败坏别人的名声很可耻,”网友“bsbxs1”说。

  此后,于乐去年推出的单曲《我是个好老婆》开始在网络上蹿红。11月18日,北京的火星、熊猫抱抱团和于乐抱抱团在松堂医院相遇,拥抱老人的活动中一直保持距离。在电视台的摄影机前,火星团成员拒绝和于乐团成员站在一起。

  不久,3名今年参加了湖南卫视超级女生的女孩子也声称加入了抱抱团。

  抱抱团火起来之后,域名和商标被抢注,有人来找“首倡六人组”谈可不可以嫁接超女,一些电视台和网站也来找他们谈商业性的合作。

  “这些利益群体的介入让我们觉得很不是味道,自己养大的孩子,我们不会让它在我们手里变得商业化。”王凯说。

  于是他们选择了从全国20多个抱抱团Q群里退出,不再参与抱抱团的活动,不再接受媒体的采访。

  从街头走进福利院

  这是北京火星抱抱团第二次到松堂医院拥抱老人了,自10月28日的街头活动被警方中止后,他们就把活动的目的地转向了养老院、孤儿院等福利机构。

  类似的想法同样出现在其他几个顺利组织了街头活动的城市抱抱团。郑州的王帅,11月19日组织了8位抱抱团成员去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献了血。下一步,他们还想去兰考扶贫。

  “我们也讨论过要不要去民政局注册义工组织的事情,近期会了解清楚相关的政策。”王帅说,以街头抱抱来宣传,与走访福利机构、关怀弱势群体等公益活动相结合,应该是抱抱团最好的形式。

  他的想法遭到了Q群里不少抱抱的反对,在后者的想法里,抱抱团就应该以抱为主,不应该发展成公益组织。双方的讨论没有结果。

  沈阳的抱抱团组织者“左手”更能看清抱抱团在全国发生发展的变化,因为两年前,他同样在沈阳中街步行街,组织过一次快闪。自由拥抱和快闪的区别,在于前者带有更强的公益而非娱乐性质。

  “抱抱团的特点在于街头传递,是一种新的公益形式,正是因为这种新,才给人们带来思想观念的改变,这和传统的公益方式有所不同。”

  在“首倡六人组”之前就两次上街做过自由拥抱的神秘人物victor,也不愿意看到抱抱团公益化的倾向。“去福利机构是公民应该做的,为什么要和抱抱联系在一起呢?”

  这个高中生曾经在美国读过一年书,他第二次上街,是因为外婆去世,“首先应该跟自己的亲人、朋友多拥抱一下,其次才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抱抱团没有“团长”

  长沙抱抱团很忌讳“总舵”的叫法,尽管在全国20多个城市的抱抱团中,长沙团俨然有了领袖地位,北京、长沙团交流密切,昆明、成都等地的团员遇到问题和困难就呼叫长沙团“取经”。

  “抱抱团没有团长,没有领导者,但有组织者、策划者和服务者。”这是长沙团澄宇对组织化后的抱抱团样态的描述。他认为,全国性的组织,需要有几个人能把各地串联起来,便于统一开展活动。

  广州的“夏之荷”也期待着全国性的抱抱团组织能够早日建立,“但是现在还没有灵魂人物出现”。她曾倡议11月18日全国各地的抱抱组织者在上海的抱抱团官方论坛上“见面”,但是最终没能实现。

  王凯仍旧坚持六人组最初的想法,抱抱是个人行为,是自发行为带动的社会现象,做成组织太复杂,它不适合形成架构和长期的发展计划。

  消逝的,留下的

  11月,上海和北京的抱抱团网站先后开通,百度抱抱团吧建立,抱抱们有了自己的交流阵地。在论坛和Q群里,有关“FREEHUGS是什么”的讨论一直热烈地进行着,但至今仍没有能得到一致认可的回答。

  网友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城市新情感运动”来定义FREEHUGS的到来,而勇敢地走上街头的抱抱们,被称为“情感启蒙者”。

  尽管选择了隐退,回头看过去的这一个月,王凯仍旧激动。“中国的70年代末和80年代生人现在已成为社会的主导,抱抱带动了其中的一部分,想像着中国人可以由此变得更团结。这个不由参与者自己控制,脱离了街头拥抱的行为,能沉淀下来的是凝聚力。”

  左手也并不看好抱抱团的生命力,“可能很快,这事的相关报道就会像厕所里的广告那样,匆匆而来,冲冲而去。失去了街头活动的抱抱团,也会变成徒有虚名的游兵散将”。

  网友EBI强调,“FREE HUGS不是一个组织。今天有人上街了,十年后还有人记得,并上街了,就说明FREE HUGS一直存在着。抱抱团终究是要散的,不管哪里。”【来源:新京报】

中国“抱抱团”的街角实验

  与陌生人拥抱的形式月余传至20多个城市,一些商业机构参与同时首倡者选择隐退

  □本报记者 吴珊 北京报道

  长沙的抱抱团组织者澄宇有一个勇敢的计划,12月初,他将带领10个成员去医院拥抱艾滋病人。

  “比起我们已经拥抱过的拾荒者、流浪儿,他们更需要温暖。”澄宇说,这次行动,也将对指责抱抱团不敢拥抱艾滋病人的人形成回击。

  10月下旬,抱抱团在长沙首现,1个多月里,它在全国20多个中心和省会城市孕育成形,并继续向新疆、延边、福州等偏远地市蔓延。  

  与此同时,长沙最先上街的抱抱团六人组却选择了悄悄隐退。一些上过街的抱抱团也开始演变为义工组织,一些商业机构开始参与。

  “当抱抱团变得越来越流行,开始走向变形的时候,我们就该离开了,我们希望保留最初走上街头的单纯。”最先上街的六人组成员王凯说。

  “首倡六人组”

  “像是一层硬壳突然间被捅破了。”第一次看到曼恩“FREEHUGS”的视频,王凯说自己在刹那间感到人突然变得好单纯。

  10月18日晚上,他的好友、在长沙一家广告公司担任策划总监的“才子豪”在一个网站偶然看到了这段视频,把它传给了王凯、杨莹、小春、苏漾等人。

  澳洲人曼恩站在悉尼街头与陌生人拥抱,他解释自己的行为时说,每天都有机会遇见许多陌生的脸孔,大家目光接触时大多都带着警觉、排斥,甚至敌意,但是,只要有一个人与他拥抱,就会带动旁边经过的五个路人脸上的微笑。

  “社会发展得越来越快,人和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人的内心隐藏得越来越深。”24岁的王凯说,自己从学校出来不久,却已经感到自己变得很沉重,这是视频刹那间打动他的地方。

  王凯和他的朋友们决定把这个澳洲小伙儿的创意复制到中国,新西兰回来的平面设计师ELLE知道这个消息后加入了团队,第二天就设计制作了两块手牌,上面写上了中文字“抱抱”、“来自陌生人的关怀”和“拒绝冷漠”。

  10月21日,才子豪、王凯、杨莹、小春、苏漾和ELLE来到了长沙黄兴路步行街,向路人举起了手牌,做出拥抱的姿势。“抱抱团”的名称和“抱抱”等口号也从这里发源,这六人也被称为“首倡六人组”。

  “首倡六人组”出生于1980-1984年,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上网,喜欢泡论坛和用Q群交流。走出大学校园不久的他们,做着传媒、设计或IT等职业,乐于尝试新鲜事物。他们身上几乎集中了各地抱抱团组织者的特征。

  “首倡六人组”的活动视频很快出现在天涯、猫扑、Youtube等网站上。他们拥抱到第一个路人的时候,视频画面突然从黑白变成了彩色。

  这让在郑州读大三的王帅差点掉下泪来,他想起了和自己冷战多年的父亲,“我希望他能看到这个视频,下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会去抱他一下”。11月11日,王帅组织了郑州抱抱在二七广场的街头活动。

  “抱抱”江湖

  10月21日,长沙;10月28日,北京、杭州;10月29日,广州、西安、南京;11月4日,上海、武汉、成都、福州;11月5日,昆明、苏州;11月11日,沈阳、郑州;11月12日,深圳、贵阳……

  在一个月时间里,街头抱抱团像是开始了一场城际人体接龙游戏,它在中国传递的速度和规模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大多是看了长沙的视频之后,北京的“熊猫”和“火星”、上海的EBI、广州的夏之荷、沈阳的“左手”、郑州的王帅、西安的“黑咖啡”、成都的“狐狸”等,分别建了自己的Q群,开始筹备本地的街头抱抱活动。

  在第一次上街之后,各地的抱抱团Q群里的人数都由几十人激增到几百人。抱友开始形成以Q群为基地的小圈子,一个城市的趋向于集中活动。新的视频不断在网站上出现。

  每个上了街的抱抱都经历过最初的等待。“最初的一个小时,只有一两个人跟我们拥抱,到后来,一分钟能有五六个人接受拥抱。”王凯说。

  为了避免“冷场”,王帅最初在郑州组织“抱抱团”时,专门找来了两个大学同学当“托儿”。他还有个挺孩子气的想法,“河南人给外省人的印象不好,我想通过自己的宣传,让外省人知道河南人很热情”。

  在沈阳,“左手”连续被六个路人拒绝了拥抱后,仍旧回绝了想上来做“示范拥抱”的妻子。“我想了解人们最自然真实的想法。”直到第七个路过的中年男人,在听了“左手”的解释后接受了拥抱。

  在近40分钟时间里,“左手”共拥抱到了十六七个路人,主要是年轻男性和中老年女性;十一二个拒绝了,年轻女性和中年男性居多。

  20多个参与者在40分钟里拥抱到了300多个路人,在寒冷的沈阳街头,兴奋的抱抱们最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警察的干预

  抱抱团的街头活动也惊动了警察、城管、保安、物管、业委会等管理机构,北京、上海和广州的活动因此被迫中止。曼恩的街头FREE HUGS视频里,同样出现了警察问话的镜头。

  10月28日下午,在王府井步行街举牌不到一小时,火星、鹤鹤、玲子和士玉四人被带到警局问话。在警察到来之前,鹤鹤悄悄收走了最小的成员芊芊的小牌子,芊芊满脸茫然,拍下这一镜头的火星觉得有些心酸。

  警察听了他们的解释,表示抱抱团确实比较新鲜,有意义,但是必须要事先申报。“警察说这里是王府井,中非论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这样活动影响不好,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火星回忆道。

  “他们最后问我们还会不会犯类似的错误,我们表示以后活动时会考虑申报,但是没有说我们以后不会再进行类似的活动。”火星强调这一点。

  火星等四人走出警局时天已黑了,熊猫等六七个抱友一直守候在警局门口。虽然是初次见面,大家都抱成一团,火星说这是他那天最最感动的时刻。

  EBI在论坛上贴出了取消11月18日街头活动的公告。11月4日,上海抱抱团在南京路步行街的首次活动开展不到20分钟就被警察中止,30多名年轻人带进警局问话,让EBI等其他抱抱团组织者不得不静观其变。

  “我们几个组织者统一了意见,”EBI说,“要上街自己上街,大规模的活动要在和警察取得一致意见以后再做。”为了回避媒体和警察,他们已经不再在Q群里通知集体活动。

  10月21日,长沙的“首倡六人组”也遭遇了城管干预,简单解释了之后,抱抱们得以继续活动;10月29日,在大批媒体在场的情况下,抱抱团成员拥抱了城管和警察。

  “娱乐”抱抱团

  10月29日,穿着ELLE设计的抱抱团T恤的长沙抱友再次上街,热闹场面已非第一次可比。50多个抱抱手牌在河西大学城和解放路步行街举起,参与活动的抱抱达到近百人。湖南卫视现场跟拍,当地各路媒体都到场。

  网络视频加上报纸、电视台的跟进报道,让抱抱军团在中心城市纷纷插旗之后,在边远和二级城市也落地开花。与此同时,传媒和论坛里,声援抱抱团和抱抱团是在作秀、无聊之举的论战在持续着。

  北京的于乐3人组抱抱团的出现,使这场争议升级。于乐是一名签约歌手,她与好友沈义、老K11月9日在北京定福庄西街和地铁里举牌自由拥抱。他们的视频随后出现在各论坛和视频网站上。

  随后,老K在新浪论坛里发帖《抱抱团的美女遭遇性骚扰,通缉那些流氓!!》,声称自己在剪辑视频时,发现两名男子在拥抱于乐时有性骚扰嫌疑。

  有网友认为,这是借性骚扰的名头自我炒作,“照片里根本就看不出来那个男人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这个抱抱团随意败坏别人的名声很可耻,”网友“bsbxs1”说。

  此后,于乐去年推出的单曲《我是个好老婆》开始在网络上蹿红。11月18日,北京的火星、熊猫抱抱团和于乐抱抱团在松堂医院相遇,拥抱老人的活动中一直保持距离。在电视台的摄影机前,火星团成员拒绝和于乐团成员站在一起。

  不久,3名今年参加了湖南卫视超级女生的女孩子也声称加入了抱抱团。

  抱抱团火起来之后,域名和商标被抢注,有人来找“首倡六人组”谈可不可以嫁接超女,一些电视台和网站也来找他们谈商业性的合作。

  “这些利益群体的介入让我们觉得很不是味道,自己养大的孩子,我们不会让它在我们手里变得商业化。”王凯说。

  于是他们选择了从全国20多个抱抱团Q群里退出,不再参与抱抱团的活动,不再接受媒体的采访。

  从街头走进福利院

  这是北京火星抱抱团第二次到松堂医院拥抱老人了,自10月28日的街头活动被警方中止后,他们就把活动的目的地转向了养老院、孤儿院等福利机构。

  类似的想法同样出现在其他几个顺利组织了街头活动的城市抱抱团。郑州的王帅,11月19日组织了8位抱抱团成员去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献了血。下一步,他们还想去兰考扶贫。

  “我们也讨论过要不要去民政局注册义工组织的事情,近期会了解清楚相关的政策。”王帅说,以街头抱抱来宣传,与走访福利机构、关怀弱势群体等公益活动相结合,应该是抱抱团最好的形式。

  他的想法遭到了Q群里不少抱抱的反对,在后者的想法里,抱抱团就应该以抱为主,不应该发展成公益组织。双方的讨论没有结果。

  沈阳的抱抱团组织者“左手”更能看清抱抱团在全国发生发展的变化,因为两年前,他同样在沈阳中街步行街,组织过一次快闪。自由拥抱和快闪的区别,在于前者带有更强的公益而非娱乐性质。

  “抱抱团的特点在于街头传递,是一种新的公益形式,正是因为这种新,才给人们带来思想观念的改变,这和传统的公益方式有所不同。”

  在“首倡六人组”之前就两次上街做过自由拥抱的神秘人物victor,也不愿意看到抱抱团公益化的倾向。“去福利机构是公民应该做的,为什么要和抱抱联系在一起呢?”

  这个高中生曾经在美国读过一年书,他第二次上街,是因为外婆去世,“首先应该跟自己的亲人、朋友多拥抱一下,其次才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抱抱团没有“团长”

  长沙抱抱团很忌讳“总舵”的叫法,尽管在全国20多个城市的抱抱团中,长沙团俨然有了领袖地位,北京、长沙团交流密切,昆明、成都等地的团员遇到问题和困难就呼叫长沙团“取经”。

  “抱抱团没有团长,没有领导者,但有组织者、策划者和服务者。”这是长沙团澄宇对组织化后的抱抱团样态的描述。他认为,全国性的组织,需要有几个人能把各地串联起来,便于统一开展活动。

  广州的“夏之荷”也期待着全国性的抱抱团组织能够早日建立,“但是现在还没有灵魂人物出现”。她曾倡议11月18日全国各地的抱抱组织者在上海的抱抱团官方论坛上“见面”,但是最终没能实现。

  王凯仍旧坚持六人组最初的想法,抱抱是个人行为,是自发行为带动的社会现象,做成组织太复杂,它不适合形成架构和长期的发展计划。

  消逝的,留下的

  11月,上海和北京的抱抱团网站先后开通,百度抱抱团吧建立,抱抱们有了自己的交流阵地。在论坛和Q群里,有关“FREEHUGS是什么”的讨论一直热烈地进行着,但至今仍没有能得到一致认可的回答。

  网友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城市新情感运动”来定义FREEHUGS的到来,而勇敢地走上街头的抱抱们,被称为“情感启蒙者”。

  尽管选择了隐退,回头看过去的这一个月,王凯仍旧激动。“中国的70年代末和80年代生人现在已成为社会的主导,抱抱带动了其中的一部分,想像着中国人可以由此变得更团结。这个不由参与者自己控制,脱离了街头拥抱的行为,能沉淀下来的是凝聚力。”

  左手也并不看好抱抱团的生命力,“可能很快,这事的相关报道就会像厕所里的广告那样,匆匆而来,冲冲而去。失去了街头活动的抱抱团,也会变成徒有虚名的游兵散将”。

  网友EBI强调,“FREE HUGS不是一个组织。今天有人上街了,十年后还有人记得,并上街了,就说明FREE HUGS一直存在着。抱抱团终究是要散的,不管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