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黑帮老大建“红楼”腐蚀官员 受厅级高官袒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5/18 13:16:16
江西黑帮老大建"红楼"腐蚀官员 受厅级高官袒护
2006年09月25日 16:25


熊新兴拉拢、腐蚀官员的专门场所——“红楼”



被捕归案的“地下市长”熊新兴
中新网9月25日电 据信息日报报道,经过一年多的侦查,江西抚州熊新兴特大涉黑一案日前已经侦查终结。24日,从江西省公安厅了解到,该案已由检察机关移送法院并已开庭。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6日宣判。  江西联达实业有限公司总顾问熊新兴,曾任抚州市临川区两届政协委员。经查,1997年以来,以熊新兴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凭借其黑社会势力开设赌场、贷款诈骗银行资金、强迫交易等非法手段聚敛了巨额财富,并大肆购买枪支、吸收成员,极力扩充其组织。另一方面,他们以金钱拉拢多名包括厅级干部在内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编织层层“保护伞”,目前,对熊新兴涉黑集团的“保护伞”扔在继续深挖中。
  据统计,该组织以残忍的手段致使3人死亡,重伤5人;从金融机构贷取近亿元的资金,无意归还。2005年1月27日,公安机关成立了“1·27”专案组。2月28日,专案组在南昌市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犯罪嫌疑人熊新兴刑事拘留。2005年3月1日,专案组在南昌市以涉嫌隐匿、销毁会计凭证罪对熊建祥刑事拘留。此后,相继抓获其组织成员21人,其中起诉17人,劳动教养两人,免予起诉两人。专案组缴获该组织各类枪支8支、子弹227发和大量管制刀具,冻结该组织总值人民币约1.4亿元的资产。
  举报不断,黑老大终露马脚
  2004年12月,一封举报信称“江西省联达实业有限公司总顾问熊新兴,实为抚州市路人皆知最大的黑社会老大。他网罗当地一些地痞流氓,目无国法,肆无忌惮地实施杀人、霸占、诈骗、赌博,‘以黑护商,以商养黑’……”但查证时,当事人摇头否认,证人也渺无音信。尽管如此,实名举报和上访市民还是不断。2005年元旦刚过,江西省公安厅成立“1·27”专案组,以熊新兴涉嫌寻衅滋事、隐匿、销毁会计凭证罪立案开展侦查。
  侦查受阻,专案组长受威胁
  侦查工作刚开始,各种干扰和压力纷至沓来。尽管熊新兴已经到案,但一双无形的“黑手”似乎始终在跟专案民警较量。办案民警将熊新兴押至星子县准备提审的当天,专案组长接到了恐吓电话:“你们敢搞我们老板,到时候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抚州市公安局原分管副局长尹光的“组织领导”下,已经对该案反复查过两次,很多关键的问题都已被“摆平”。但专案组要查找的每一个证人,几乎都回避。即使找到了证人,他们都不敢如实陈述受害事实。有的证人刚向专案组提供证词,就遭到不明身份的人上门威胁、殴打。通过办案人员努力,外逃的10余名团伙的骨干成员陆续被抓获归案。经审讯,上述犯罪嫌疑人陆续供述受熊新兴指使故意伤害致死、开设赌场、金融诈骗等犯罪事实。
  2005年4月20日,侦查人员在熊新兴的老家嵩湖乡邹熊村查获了团伙成员多次辗转藏匿至此的账本资料和枪支弹药。熊新兴黑社会组织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得到进一步证实。2005年7月中旬,专案组在掌握大量事实证据基础上对熊新兴进行集中审讯。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熊新兴心理防线彻底被攻破。如实交代了故意实施伤害、涉黑等犯罪事实。
  拨开迷雾,黑社会披上“合法外衣”
  熊新兴,绰号“国国”,1967年10月1日出生,初小文化。江西省联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江西省抚州市博福公司总顾问、广东省广州市嘉邑华投资公司(私营)董事长。1996年开始,熊新兴在抚州市先后成立了联达和博福两个公司,公司经理、副经理等职务均由其手下骨干成员担任,使其黑社会性质组织披上了公司的合法外衣。熊氏犯罪集团以暴力手段铲除组织发展的障碍,他经常要求自己的部下“该打的架要打!该铲平的要铲平!”。
  1996年,熊新兴的“大哥”陈小荣帮助熊新兴联系购买复兴大厦土地,熊新兴承诺给陈小荣10%的利润。但事成之后熊新兴没有兑现承诺,两人为此反目成仇。陈小荣就经常在外面说熊新兴是个乡下人,做人很差,还说要去举报熊新兴黑社会、开赌场的事。熊新兴得知后,先后两次叫张文锋等人殴打、教训了陈小荣,但熊新兴仍不解恨,11月13日16时许,团伙成员董啸林以拿毒资为由将陈小荣诱骗到董武忠房间里。随后,董啸林、董武忠、董建华、董圆龙(在逃)、董润龙等人把陈小荣双手反绑后,用锄头猛砍陈小荣的双脚,致使陈小荣失血过多死亡。
  暴力敛财,上门殴打强拆民房
  熊新兴在1998年至2000年间,分别在金巢开发区自己的家中、抚州宾馆、富奇宾馆、抚州电机厂、临川区腾桥镇等地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利用团伙的“震慑力”,或威胁、或利诱“邀请”抚州市的具有一定实力的私营企业主进行聚众赌博。熊新兴团伙利用设赌获取的“利润”,购买各类枪支20余支,大肆进行招兵买马扩充势力。熊新兴团伙主要骨干成员均配有做工精良的仿“六四”、“五四”军用手枪。熊新兴团伙在抚州各黑恶团伙中枪支最多、成员最多,黑道上无人可以与之为敌。
  熊新兴犯罪集团以博福公司的名义非法获取工程项目开发,强行拆迁,获取暴利。2004年初,熊氏博福公司在赣东大道北延伸段的开发项目中,指使团伙成员对部分不愿意拆迁的群众采取上门威逼、殴打等手段强行拆毁多户群众房屋。因为熊某某不愿意搬迁,父子俩被熊新兴的手下打成轻伤甲级。辖区派出所出面处理,其手下张文军嚣张地威胁派出所长“你这个所长还想当不想当。”
  大肆行贿,建“红楼”腐蚀官员
  熊新兴团伙利用金钱开道,大肆拉拢、贿赂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为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寻求支持和保护。一些权力部门的工作人员因为他出手大方,认为他讲义气、够朋友,与其来往密切,甚至部分官员想得到提拔也找熊新兴疏通关系。熊新兴从一名普通农民、劳教释放人员变成拥有上亿元资产的抚州市黑帮老大,并涂上了“政协委员”的红颜色,这与国家机关部分工作人员的“支持”、“保护”不无关系。
  在抚州市西南近郊的绿荫掩隐中,有一片天蓝色的、外形别致、内装豪华、占地200亩的建筑群。这就是熊新兴联达公司俱乐部。被人们戏称为抚州的“红楼”。进入这里只有一条专用通道,在入口处有一个高15米左右的望塔可以鸟瞰周边全景。主建筑为三层别墅,一楼是桑拿、泡脚屋;二楼是餐饮、舞厅;三楼是豪华客房。这就是熊新兴拉拢、腐蚀官员的专门场所。
  何辉光,抚州市信用联社管理专班主任,在接受熊新兴的贿赂后,何辉光违规放贷款,把抚州市信用联社变成了黑社会组织的提款机,只要他需要,随时可以提到钱。为熊新兴涉黑犯罪行为提供强大的经济资产。使抚州市银行系统贷款近亿元未归还,其中近7000万元涉嫌金融诈骗,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
  在熊新兴黑社会犯罪团伙的保护伞的名单中,既有普通民警,也有厅级领导。1998年4月29日12时许,因承兑汇票之事,何辉光指使胡晓兵、杨文忠、胥小明等人殴打中国银行抚州市分行信贷管理科副科长杨银龙,致其轻伤甲级。抚州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此案件进行查处,抓获了胡晓兵、杨文忠,并追捕胥小明。熊新兴为帮助何辉光等人逃避追查,找到当时承办此案的民警许辉,提出被告人熊建祥顶替胥小明投案自首的要求,许辉同意了熊新兴的要求。1998年5月27日熊建祥以胥小明之名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5日经许辉建议将其释放。作为公安民警,许辉还和熊新兴、饶孟高等人合伙由许辉操控可遥控“牌九”与邓有亮赌博,骗取其赌资170万元,许辉“获利”30余万元。
  暴力抗法,与基层政权抗衡
  受熊新兴的影响,他所在的熊家村成为基层政权的法律真空地带。熊氏家族的人不缴税收、不交电费,甚至于连计划生育国策也成了一纸空文。熊家村成为熊新兴团伙逃避公安机关打击的“避风港”,许多熊家村青少年更是以熊新兴为偶像。熊新兴竟被称为永不退休的“地下市长”。
  江西省一法律界资深人士分析认为:以熊新兴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主要危害体现在:一是严重扰乱社会治安,肆意侵犯人民群众的生命。该组织气焰十分嚣张,以残忍的手段致使3人死亡,重伤5人,轻伤数十人。二是严重扰乱经济秩序,影响到抚州市的经济发展。该组织与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践踏国有金融机构的管理制度。从各个金融机构贷取近亿元的资金,无意归还。三是黑手伸入党政领导机关,司法部门,插手党政机关人事任免。(王健根 王剑华)江西黑帮老大建"红楼"腐蚀官员 受厅级高官袒护 2006年09月25日 16:25

熊新兴拉拢、腐蚀官员的专门场所——“红楼”



被捕归案的“地下市长”熊新兴中新网9月25日电 据信息日报报道,经过一年多的侦查,江西抚州熊新兴特大涉黑一案日前已经侦查终结。24日,从江西省公安厅了解到,该案已由检察机关移送法院并已开庭。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6日宣判。  江西联达实业有限公司总顾问熊新兴,曾任抚州市临川区两届政协委员。经查,1997年以来,以熊新兴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凭借其黑社会势力开设赌场、贷款诈骗银行资金、强迫交易等非法手段聚敛了巨额财富,并大肆购买枪支、吸收成员,极力扩充其组织。另一方面,他们以金钱拉拢多名包括厅级干部在内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编织层层“保护伞”,目前,对熊新兴涉黑集团的“保护伞”扔在继续深挖中。
  据统计,该组织以残忍的手段致使3人死亡,重伤5人;从金融机构贷取近亿元的资金,无意归还。2005年1月27日,公安机关成立了“1·27”专案组。2月28日,专案组在南昌市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犯罪嫌疑人熊新兴刑事拘留。2005年3月1日,专案组在南昌市以涉嫌隐匿、销毁会计凭证罪对熊建祥刑事拘留。此后,相继抓获其组织成员21人,其中起诉17人,劳动教养两人,免予起诉两人。专案组缴获该组织各类枪支8支、子弹227发和大量管制刀具,冻结该组织总值人民币约1.4亿元的资产。
  举报不断,黑老大终露马脚
  2004年12月,一封举报信称“江西省联达实业有限公司总顾问熊新兴,实为抚州市路人皆知最大的黑社会老大。他网罗当地一些地痞流氓,目无国法,肆无忌惮地实施杀人、霸占、诈骗、赌博,‘以黑护商,以商养黑’……”但查证时,当事人摇头否认,证人也渺无音信。尽管如此,实名举报和上访市民还是不断。2005年元旦刚过,江西省公安厅成立“1·27”专案组,以熊新兴涉嫌寻衅滋事、隐匿、销毁会计凭证罪立案开展侦查。
  侦查受阻,专案组长受威胁
  侦查工作刚开始,各种干扰和压力纷至沓来。尽管熊新兴已经到案,但一双无形的“黑手”似乎始终在跟专案民警较量。办案民警将熊新兴押至星子县准备提审的当天,专案组长接到了恐吓电话:“你们敢搞我们老板,到时候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抚州市公安局原分管副局长尹光的“组织领导”下,已经对该案反复查过两次,很多关键的问题都已被“摆平”。但专案组要查找的每一个证人,几乎都回避。即使找到了证人,他们都不敢如实陈述受害事实。有的证人刚向专案组提供证词,就遭到不明身份的人上门威胁、殴打。通过办案人员努力,外逃的10余名团伙的骨干成员陆续被抓获归案。经审讯,上述犯罪嫌疑人陆续供述受熊新兴指使故意伤害致死、开设赌场、金融诈骗等犯罪事实。
  2005年4月20日,侦查人员在熊新兴的老家嵩湖乡邹熊村查获了团伙成员多次辗转藏匿至此的账本资料和枪支弹药。熊新兴黑社会组织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得到进一步证实。2005年7月中旬,专案组在掌握大量事实证据基础上对熊新兴进行集中审讯。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熊新兴心理防线彻底被攻破。如实交代了故意实施伤害、涉黑等犯罪事实。
  拨开迷雾,黑社会披上“合法外衣”
  熊新兴,绰号“国国”,1967年10月1日出生,初小文化。江西省联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江西省抚州市博福公司总顾问、广东省广州市嘉邑华投资公司(私营)董事长。1996年开始,熊新兴在抚州市先后成立了联达和博福两个公司,公司经理、副经理等职务均由其手下骨干成员担任,使其黑社会性质组织披上了公司的合法外衣。熊氏犯罪集团以暴力手段铲除组织发展的障碍,他经常要求自己的部下“该打的架要打!该铲平的要铲平!”。
  1996年,熊新兴的“大哥”陈小荣帮助熊新兴联系购买复兴大厦土地,熊新兴承诺给陈小荣10%的利润。但事成之后熊新兴没有兑现承诺,两人为此反目成仇。陈小荣就经常在外面说熊新兴是个乡下人,做人很差,还说要去举报熊新兴黑社会、开赌场的事。熊新兴得知后,先后两次叫张文锋等人殴打、教训了陈小荣,但熊新兴仍不解恨,11月13日16时许,团伙成员董啸林以拿毒资为由将陈小荣诱骗到董武忠房间里。随后,董啸林、董武忠、董建华、董圆龙(在逃)、董润龙等人把陈小荣双手反绑后,用锄头猛砍陈小荣的双脚,致使陈小荣失血过多死亡。
  暴力敛财,上门殴打强拆民房
  熊新兴在1998年至2000年间,分别在金巢开发区自己的家中、抚州宾馆、富奇宾馆、抚州电机厂、临川区腾桥镇等地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利用团伙的“震慑力”,或威胁、或利诱“邀请”抚州市的具有一定实力的私营企业主进行聚众赌博。熊新兴团伙利用设赌获取的“利润”,购买各类枪支20余支,大肆进行招兵买马扩充势力。熊新兴团伙主要骨干成员均配有做工精良的仿“六四”、“五四”军用手枪。熊新兴团伙在抚州各黑恶团伙中枪支最多、成员最多,黑道上无人可以与之为敌。
  熊新兴犯罪集团以博福公司的名义非法获取工程项目开发,强行拆迁,获取暴利。2004年初,熊氏博福公司在赣东大道北延伸段的开发项目中,指使团伙成员对部分不愿意拆迁的群众采取上门威逼、殴打等手段强行拆毁多户群众房屋。因为熊某某不愿意搬迁,父子俩被熊新兴的手下打成轻伤甲级。辖区派出所出面处理,其手下张文军嚣张地威胁派出所长“你这个所长还想当不想当。”
  大肆行贿,建“红楼”腐蚀官员
  熊新兴团伙利用金钱开道,大肆拉拢、贿赂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为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寻求支持和保护。一些权力部门的工作人员因为他出手大方,认为他讲义气、够朋友,与其来往密切,甚至部分官员想得到提拔也找熊新兴疏通关系。熊新兴从一名普通农民、劳教释放人员变成拥有上亿元资产的抚州市黑帮老大,并涂上了“政协委员”的红颜色,这与国家机关部分工作人员的“支持”、“保护”不无关系。
  在抚州市西南近郊的绿荫掩隐中,有一片天蓝色的、外形别致、内装豪华、占地200亩的建筑群。这就是熊新兴联达公司俱乐部。被人们戏称为抚州的“红楼”。进入这里只有一条专用通道,在入口处有一个高15米左右的望塔可以鸟瞰周边全景。主建筑为三层别墅,一楼是桑拿、泡脚屋;二楼是餐饮、舞厅;三楼是豪华客房。这就是熊新兴拉拢、腐蚀官员的专门场所。
  何辉光,抚州市信用联社管理专班主任,在接受熊新兴的贿赂后,何辉光违规放贷款,把抚州市信用联社变成了黑社会组织的提款机,只要他需要,随时可以提到钱。为熊新兴涉黑犯罪行为提供强大的经济资产。使抚州市银行系统贷款近亿元未归还,其中近7000万元涉嫌金融诈骗,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
  在熊新兴黑社会犯罪团伙的保护伞的名单中,既有普通民警,也有厅级领导。1998年4月29日12时许,因承兑汇票之事,何辉光指使胡晓兵、杨文忠、胥小明等人殴打中国银行抚州市分行信贷管理科副科长杨银龙,致其轻伤甲级。抚州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此案件进行查处,抓获了胡晓兵、杨文忠,并追捕胥小明。熊新兴为帮助何辉光等人逃避追查,找到当时承办此案的民警许辉,提出被告人熊建祥顶替胥小明投案自首的要求,许辉同意了熊新兴的要求。1998年5月27日熊建祥以胥小明之名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5日经许辉建议将其释放。作为公安民警,许辉还和熊新兴、饶孟高等人合伙由许辉操控可遥控“牌九”与邓有亮赌博,骗取其赌资170万元,许辉“获利”30余万元。
  暴力抗法,与基层政权抗衡
  受熊新兴的影响,他所在的熊家村成为基层政权的法律真空地带。熊氏家族的人不缴税收、不交电费,甚至于连计划生育国策也成了一纸空文。熊家村成为熊新兴团伙逃避公安机关打击的“避风港”,许多熊家村青少年更是以熊新兴为偶像。熊新兴竟被称为永不退休的“地下市长”。
  江西省一法律界资深人士分析认为:以熊新兴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主要危害体现在:一是严重扰乱社会治安,肆意侵犯人民群众的生命。该组织气焰十分嚣张,以残忍的手段致使3人死亡,重伤5人,轻伤数十人。二是严重扰乱经济秩序,影响到抚州市的经济发展。该组织与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践踏国有金融机构的管理制度。从各个金融机构贷取近亿元的资金,无意归还。三是黑手伸入党政领导机关,司法部门,插手党政机关人事任免。(王健根 王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