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向左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1/24 14:14:49
<p>台湾苹果日报</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3年前,拉美大國巴西的工人黨領袖魯拉接任總統時,白宮很擔心拉美左翼會在美國後院掀起燎原之勢。美國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曾警告,魯拉可能同卡斯楚(古巴)和查維茲(委內瑞拉)結為拉丁美洲的「邪惡軸心」。從形勢發展來看,這個「邪惡軸心」好像不斷在壯大。厄瓜多爾、阿根廷、智利,多明尼加共和國、烏拉圭都紛紛向左轉。現在玻利維亞也跟進,新上任的總統是牧人出身、主張社會主義的印第安原住民。接下來可能就是祕魯墨西哥了。這個趨勢無疑說明了新自由主義經濟綱領……「華盛頓共識」的失敗。<br/></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美國財政部主導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綱領,在90年代初大力推行。拉美國家節縮開支,取消貿易壁壘,開放了市場,實行私有化政策,並放鬆了金融管制。開始的幾年,的確遏制了通貨膨脹,但由於沒有經濟結構上的改革,國有資產的出售變成統治家族的壟斷事業,國營企業成為政府默許下的寡頭企業。結果,裙帶資本主義扼殺了自由經濟的生機。貧富差距惡化,一般民眾生活更困苦。活在社會底層的人民不但要負擔名目繁多的新稅捐,在社福方面又成為政府削減開支的直接受害者。</p><p><strong>經濟不前左翼抬頭</strong></p><p><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90年代初期一度在國際金融中心興起的拉美熱潮,在95年墨西哥金融危機後,很快就消退了。剩下的問題是,為什麼「華盛頓共識」下的拉美經濟,成長率反而比從前差很多?聯合國拉美經委會的統計顯示,在整個90年代,貧富差距不減反增,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比80年代更加惡化。這是左翼抬頭的主要原因。</p><p><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玻利維亞曾是60年代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的蒙難之地。當時玻國的獨裁軍頭和美國中情局有水乳交融的密切關係。中情局也曾在智利、阿根廷策劃軍人政變,推翻民選的政府,還在許多拉美國家扶植右翼民兵,屠殺抗爭的人民,可謂聲名狼藉。現在美國因「華盛頓共識」和攻伊之戰,在拉美的形象仍然很差。白宮雖然聲稱能夠一邊走路一邊嚼口香糖,但在伊拉克泥足深陷後,實在無法顧及其他的「次要矛盾」,因此對左翼在拉美政局日漸壯大的趨勢,恐怕也只有聽其自然。或許要等到近鄰墨西哥向左轉之後,美國才會認真考慮對策。</p><p>經濟仍靠國際援助</p><p><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前幾年,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決定向古巴售油後,委國就發生離奇政變。美國雖否認插足,卻立刻表態支援上台當政的油商,並宣稱政變是代表「民主的勝利」。結果查維茲挾多數民意的聲勢複出,白宮弄得灰頭土臉,相當狼狽。後來動員商界接連數月的罷工示威,也無法把查維茲扳倒,反而增加了他在拉美的聲勢。這個教訓使得美國政府不願再輕舉妄動,更何況美洲國家組織近年又有制裁政變的「民主憲章」。<br/></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玻利維亞的新任總統屬於人口佔多數的「褐膚」族群,和查維茲相似。他的崛起也代表了社會底層的多數「褐膚」族,向歷來控制玻國經濟的少數歐陸血統「白膚」精英的造反。民粹主義的聲浪嚇怕了不少人。不過玻利維亞只是一個人口900萬的小國,雖有天然氣出口,但經濟上仍需靠美國和國際金融機構的援助,也不可能損害與四鄰和歐陸的傳統投資國貿易國之間的關係。玻利維亞的處境與委內瑞拉大不相同,新任總統顯然也不可能學查維茲那樣的強勢作風。所以他就任之後不免要像巴西那樣,必須在理想與現實之間走鋼索,在民粹主義與實用主義之間走鋼索,不可能實行敵視外資的政策。把石油天然氣收歸國營的那種競選諾言,大概是無法兌現的。</p><p><br/>作者為政論家</p><p>殷惠敏</p><p>台湾苹果日报</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3年前,拉美大國巴西的工人黨領袖魯拉接任總統時,白宮很擔心拉美左翼會在美國後院掀起燎原之勢。美國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曾警告,魯拉可能同卡斯楚(古巴)和查維茲(委內瑞拉)結為拉丁美洲的「邪惡軸心」。從形勢發展來看,這個「邪惡軸心」好像不斷在壯大。厄瓜多爾、阿根廷、智利,多明尼加共和國、烏拉圭都紛紛向左轉。現在玻利維亞也跟進,新上任的總統是牧人出身、主張社會主義的印第安原住民。接下來可能就是祕魯墨西哥了。這個趨勢無疑說明了新自由主義經濟綱領……「華盛頓共識」的失敗。<br/></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美國財政部主導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綱領,在90年代初大力推行。拉美國家節縮開支,取消貿易壁壘,開放了市場,實行私有化政策,並放鬆了金融管制。開始的幾年,的確遏制了通貨膨脹,但由於沒有經濟結構上的改革,國有資產的出售變成統治家族的壟斷事業,國營企業成為政府默許下的寡頭企業。結果,裙帶資本主義扼殺了自由經濟的生機。貧富差距惡化,一般民眾生活更困苦。活在社會底層的人民不但要負擔名目繁多的新稅捐,在社福方面又成為政府削減開支的直接受害者。</p><p><strong>經濟不前左翼抬頭</strong></p><p><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90年代初期一度在國際金融中心興起的拉美熱潮,在95年墨西哥金融危機後,很快就消退了。剩下的問題是,為什麼「華盛頓共識」下的拉美經濟,成長率反而比從前差很多?聯合國拉美經委會的統計顯示,在整個90年代,貧富差距不減反增,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比80年代更加惡化。這是左翼抬頭的主要原因。</p><p><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玻利維亞曾是60年代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的蒙難之地。當時玻國的獨裁軍頭和美國中情局有水乳交融的密切關係。中情局也曾在智利、阿根廷策劃軍人政變,推翻民選的政府,還在許多拉美國家扶植右翼民兵,屠殺抗爭的人民,可謂聲名狼藉。現在美國因「華盛頓共識」和攻伊之戰,在拉美的形象仍然很差。白宮雖然聲稱能夠一邊走路一邊嚼口香糖,但在伊拉克泥足深陷後,實在無法顧及其他的「次要矛盾」,因此對左翼在拉美政局日漸壯大的趨勢,恐怕也只有聽其自然。或許要等到近鄰墨西哥向左轉之後,美國才會認真考慮對策。</p><p>經濟仍靠國際援助</p><p><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前幾年,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決定向古巴售油後,委國就發生離奇政變。美國雖否認插足,卻立刻表態支援上台當政的油商,並宣稱政變是代表「民主的勝利」。結果查維茲挾多數民意的聲勢複出,白宮弄得灰頭土臉,相當狼狽。後來動員商界接連數月的罷工示威,也無法把查維茲扳倒,反而增加了他在拉美的聲勢。這個教訓使得美國政府不願再輕舉妄動,更何況美洲國家組織近年又有制裁政變的「民主憲章」。<br/></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玻利維亞的新任總統屬於人口佔多數的「褐膚」族群,和查維茲相似。他的崛起也代表了社會底層的多數「褐膚」族,向歷來控制玻國經濟的少數歐陸血統「白膚」精英的造反。民粹主義的聲浪嚇怕了不少人。不過玻利維亞只是一個人口900萬的小國,雖有天然氣出口,但經濟上仍需靠美國和國際金融機構的援助,也不可能損害與四鄰和歐陸的傳統投資國貿易國之間的關係。玻利維亞的處境與委內瑞拉大不相同,新任總統顯然也不可能學查維茲那樣的強勢作風。所以他就任之後不免要像巴西那樣,必須在理想與現實之間走鋼索,在民粹主義與實用主義之間走鋼索,不可能實行敵視外資的政策。把石油天然氣收歸國營的那種競選諾言,大概是無法兌現的。</p><p><br/>作者為政論家</p><p>殷惠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