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张盖伦两会期间采访唐长虹的内容和某政协委员的威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1 09:06:57
原标题:委员威胁记者一一我记下你的记者证号,小心把你抓起来
2016年03月16日 16:21
来源:科技日报
0
原标题:莫名其妙,我被点了名
张盖伦
“我说两句。”某委员拿过话筒,镜片后犀利的眼神锁在了默默坐在旁听席记录会议内容的我身上。
他往我这边一瞥,我瞬间明白了,他将要说什么。
“有些媒体,比如你,科技日报的是吧,抓着一些负面问题不放。”此话一出,本来毫无存在感的我突然成了全场焦点,众多惊疑的眼光噼里啪啦砸在我身上。
万万没想到,在政协会议已经进入尾声的时候,我成了他口中的“负面典型”。
“涉及军工企业的,不能随便写。你要还想吃这碗饭,你就注意点。我已经记下了你的记者证号,小心相关部门把你抓起来!”这位被我的同事评价为“很有才华”的委员,瞪着我,撂下狠话。
一切缘起于大概十五分钟之前,这位委员起身离席,我追出去,问了一个关于军工企业的问题。当时,他脸色一变,摆摆手,示意不想多谈。而当我尽力解释我的来意并非挖掘所谓的“黑历史”后,他闪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委员的房间和会场在同一层楼),并用力摔上了门。
记者被拒绝乃是常事,我没有多想,回到会场,照常听会。只是不料,因为这个没得到答案甚至还没说清楚的提问,他会拿起话筒,直接向我“开火”。
我觉得莫名其妙,又觉得这位委员误解了我找他的目的,起身辩解。确实,作为一名记者,在政协讨论会场上不该如此驳委员的面子;但当时一下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当他是一位平等的采访对象,急着向他重申自己的来意。“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了解实际情况才来找您,如果您觉得有问题,待会能不能请您跟我详细聊聊?”
委员还是用那种犀利的、含着火气的眼神瞪着我,头一偏,领导范十足地甩下一句:“我没有这个义务跟你谈!”
我无奈,坐回位置;又后知后觉,感到自己不大礼貌,补充了一句:“好,还是谢谢委员。”
不过,讨论结束后,我居然得到了好几名委员的贴心安慰,叫我不要将刚才的插曲放在心上。
以这种方式刷了回存在感,还是蛮奇妙的

http://news.ifeng.com/a/20160316/47899615_0.shtml


今年上会,头些天一直跑人大,猛然意识到政协即将闭幕,于是准备了一些题,去拜访几位来自熟悉单位的委员。
出乎意料的顺利。小组会开始前,已有两位委员接受采访。很配合,很有料。
内容若能更全面丰富一些当然是极好的。我进入第三位计划采访对象所在的小组,坐下守候。目标出现,不紧不慢地走向座位,不时与他人简短交谈。我迎上去,自报家门。
但他的脸冷了下来,眉头皱了起来。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猛一摆手,傲然前行。
我和他所在单位关系融洽,对这番举动颇为意外。我愣了愣,又紧赶几步,跟在他身后,再次说明来意。他一边拉开椅子坐下,一边打断我的话。“你们前两天登的文章你看了吗?军工企业的事能那么随便说吗?”
这篇报道我有印象,出自年轻同事之手。内容是根据另一位委员的发言,反映了部分军工单位面临的窘境,表达了一些诉求,也引起了一些委员的共鸣。联系军工单位多年,我没发现这稿子有什么问题,想不到竟如此拉仇恨。
“如果我们的报道有误,您可以告诉我,我会向报社反映。”我说,“今天是想请您谈谈……”
“别说了!我不接受你的采访!行吗?”他扭过头,盯着我,拉长了语调,“跟你说清楚了吗?”
我感觉这事好像挺严重。“因为我是科技日报的么?”
“委员可以接受采访,也有权利拒绝采访。”他说,“你去查查我接受过谁的采访了?”
这么一说,我好像放心了些,遂无语告退。
跑了多年两会,类似的情况亲历、耳闻了不少,其实简直能算是记者的家常便饭。但我还是觉得,即便有特殊的身份、有对媒体说“不”的权利,作为置身于两会会场的代表委员,在面对并不“违规”也不那么敏感的问题时,能否尽一些“积极回应舆论关切”的义务?原标题:委员威胁记者一一我记下你的记者证号,小心把你抓起来
2016年03月16日 16:21
来源:科技日报
0
原标题:莫名其妙,我被点了名
张盖伦
“我说两句。”某委员拿过话筒,镜片后犀利的眼神锁在了默默坐在旁听席记录会议内容的我身上。
他往我这边一瞥,我瞬间明白了,他将要说什么。
“有些媒体,比如你,科技日报的是吧,抓着一些负面问题不放。”此话一出,本来毫无存在感的我突然成了全场焦点,众多惊疑的眼光噼里啪啦砸在我身上。
万万没想到,在政协会议已经进入尾声的时候,我成了他口中的“负面典型”。
“涉及军工企业的,不能随便写。你要还想吃这碗饭,你就注意点。我已经记下了你的记者证号,小心相关部门把你抓起来!”这位被我的同事评价为“很有才华”的委员,瞪着我,撂下狠话。
一切缘起于大概十五分钟之前,这位委员起身离席,我追出去,问了一个关于军工企业的问题。当时,他脸色一变,摆摆手,示意不想多谈。而当我尽力解释我的来意并非挖掘所谓的“黑历史”后,他闪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委员的房间和会场在同一层楼),并用力摔上了门。
记者被拒绝乃是常事,我没有多想,回到会场,照常听会。只是不料,因为这个没得到答案甚至还没说清楚的提问,他会拿起话筒,直接向我“开火”。
我觉得莫名其妙,又觉得这位委员误解了我找他的目的,起身辩解。确实,作为一名记者,在政协讨论会场上不该如此驳委员的面子;但当时一下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当他是一位平等的采访对象,急着向他重申自己的来意。“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了解实际情况才来找您,如果您觉得有问题,待会能不能请您跟我详细聊聊?”
委员还是用那种犀利的、含着火气的眼神瞪着我,头一偏,领导范十足地甩下一句:“我没有这个义务跟你谈!”
我无奈,坐回位置;又后知后觉,感到自己不大礼貌,补充了一句:“好,还是谢谢委员。”
不过,讨论结束后,我居然得到了好几名委员的贴心安慰,叫我不要将刚才的插曲放在心上。
以这种方式刷了回存在感,还是蛮奇妙的

http://news.ifeng.com/a/20160316/47899615_0.shtml


今年上会,头些天一直跑人大,猛然意识到政协即将闭幕,于是准备了一些题,去拜访几位来自熟悉单位的委员。
出乎意料的顺利。小组会开始前,已有两位委员接受采访。很配合,很有料。
内容若能更全面丰富一些当然是极好的。我进入第三位计划采访对象所在的小组,坐下守候。目标出现,不紧不慢地走向座位,不时与他人简短交谈。我迎上去,自报家门。
但他的脸冷了下来,眉头皱了起来。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猛一摆手,傲然前行。
我和他所在单位关系融洽,对这番举动颇为意外。我愣了愣,又紧赶几步,跟在他身后,再次说明来意。他一边拉开椅子坐下,一边打断我的话。“你们前两天登的文章你看了吗?军工企业的事能那么随便说吗?”
这篇报道我有印象,出自年轻同事之手。内容是根据另一位委员的发言,反映了部分军工单位面临的窘境,表达了一些诉求,也引起了一些委员的共鸣。联系军工单位多年,我没发现这稿子有什么问题,想不到竟如此拉仇恨。
“如果我们的报道有误,您可以告诉我,我会向报社反映。”我说,“今天是想请您谈谈……”
“别说了!我不接受你的采访!行吗?”他扭过头,盯着我,拉长了语调,“跟你说清楚了吗?”
我感觉这事好像挺严重。“因为我是科技日报的么?”
“委员可以接受采访,也有权利拒绝采访。”他说,“你去查查我接受过谁的采访了?”
这么一说,我好像放心了些,遂无语告退。
跑了多年两会,类似的情况亲历、耳闻了不少,其实简直能算是记者的家常便饭。但我还是觉得,即便有特殊的身份、有对媒体说“不”的权利,作为置身于两会会场的代表委员,在面对并不“违规”也不那么敏感的问题时,能否尽一些“积极回应舆论关切”的义务?
唐长红委员:军工企业渴望长期稳定支持
2016年03月12日09:42  来源:科技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军工企业渴望长期稳定支持
  ■两会声音

  航空专家唐长红委员身上有很多头衔: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知名结构强度专家,最为人所知的是大型运输机运-20总设计师。但是,他曾经甚至时时刻刻担心,“还有没有人要我们?”

  在11日下午的政协分组讨论上,唐长红拿过话筒,讲起了自己的经历:“我原来所在的单位,是一个飞机设计研究院。曾经归过海军管,归过空军管,后来成了企业。”他顿了顿,吐起了苦水,“我们把飞机研制企业的状态,总结为‘大起大落’。没有型号研制项目时,谁都不管。有了项目,钱还来不及用。人家催进度,逼着大家在七八年之内拿出成果。”

  唐长红1982年到某飞机设计研究单位工作,几十年来自己就经历了好几次“大风大浪”。总结起来就是:有研制费,就有人员储备,就能出成绩;没有项目了,形势“刷”地就下来了,就连“和飞机行业相关的应用基础研究,都没人管了”。业内有句话,叫做“型号完成之时,就是我们断粮之日”。唐长红记得,单位曾经遭遇过两次大规模的人才流失,“每次流失,都走了几乎一半人”。让他心痛的是,那些下海的人中,不乏已经在技术上做出成就的人。唐长红开了个玩笑,“我们的科研成果以人才流失的方式转化了”。

  如今,航空热了起来。

  “我们组建民用航空公司和航空发动机公司,初衷是好的。但是,这类公司没有20年,是出不了成绩的。”唐长红担忧,他曾经面临的问题,依然会出现在新的公司身上——纯粹靠项目养不活,除非真的能有一个延续20年的项目。

  前来参加讨论会议的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也表示,“这肯定不利于人才的储备”。

  唐长红接话道:“我就想谈这个问题!一个学机械动力的学生设计机翼,他一生设计出三个机翼,就能助力咱们航空业的发展,这大概要耗费10年时间。但是剩下的20几年时间,谁来养他?”

  对航空科研人员来说,激励也来得缓慢。航空的成果很难出,不过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只是这个“鸣”耗时漫长,等到终于功成名就,可能研发人员也即将退休,或者已经退休。

  “创新贵在坚持。”徐南平感慨,“坚持的时间越长,水平越高。中间要是断了,就有麻烦。”

  “你是企业,可以自给自足;可是,我们又是事业单位,是国家财政拨款,工资水平大家也知道。”唐长红惦念的,就是人才队伍的存续问题。他呼吁,对国家重点发展行业里的基础研究、应用研究领域,应该给予长久支持。否则,研究人员一直处在游离状态,处在“待支持状态”。

  “航空近几年出现了井喷现象,但我们还是遇到了一些技术瓶颈。究其原因,可能就是设计人才队伍保持不够。”唐长红告诉科技日报,队伍常常“断档”,经验无法积累,技术无法进步,甚至只是在某个层面上不断重复,“这将丧失持续发展的能力”。(张盖伦)
这么说是和唐总师对体制的抱怨有关。某委员为何对记者报道唐反映的体制问题如此态度?大大的问号
某委员完全可以说“无可奉告”嘛,,,,,,,,
委员素质太低。
这么说是和唐总师对体制的抱怨有关。某委员为何对记者报道唐反映的体制问题如此态度?大大的问号
估计也和CD上的爱党小将们一样,打倒一切有损兔子体制的事,这不,经常报道体制下负面新闻的记者成了筒子们第一要打倒的对象。
科技日报的同志不会写官八股四不四啊?委员教你。。
这个委员是谁,如此嚣张,非常之好奇
这么说是和唐总师对体制的抱怨有关。某委员为何对记者报道唐反映的体制问题如此态度?大大的问号
毕竟社会主义优越性。。
主要还是“记者”队伍中老鼠屎太多了
唐长红同志说的很现实啊,怎么,领导不满意了?
都不待见,妓者和官老爷
文科状元张盖伦:轻轻松松“捡”了个第一   



360截图20160316212840943.png








从13楼来看,记者真有点操蛋


讲得了引力波的科技女记者
张盖伦(右)与杨雪在讨论两会选题

zgl.jpg

讲得了引力波的科技女记者
张盖伦(右)与杨雪在讨论两会选题

zgl.jpg
得!拍马蹄子上了。。。
从13楼来看,记者真有点操蛋
楼主,你在论坛四处发贴,难度要把此事搞大吗?
四舰下水 发表于 2016-3-16 22:30
估计也和CD上的爱党小将们一样,打倒一切有损兔子体制的事,这不,经常报道体制下负面新闻的记者成了筒子 ...

给别人扣帽子  口口声声称别人为小将 这不是打着反对文革的旗号 实行文革作风么
这个记者在微博上被骂惨了
超级侧卫 发表于 2016-3-16 22:40
毕竟社会主义优越性。。
恐怕资本主义社会的官架子更大!
呵呵,初生牛犊 空有一腔热血,却不知道这个体制是怎么运转的。。。。。


我前年参加团中央组织的国家机关青年干部“根在基层”调研,去一线边防呆了半个月不到。调研中也遇到人和体制的和谐发展问题,并就这个问题写了调研报告。说实话在涉及一些体制的问题上,其实有很多历史的、现实的、两难的问题存在,简单地以一个事外人的视角去揭体制的话题,其实是很容易事实偏颇的。后来我们写的调研报告还获得第二届中央国家机关公文大赛二等奖,但在公开发之前,也是多次征求调研单位的意见。像这种文章,是很容易给调研(采访)对象带来麻烦的。而且还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这些东西的公开发表真的要慎重再慎重。。。。

我前年参加团中央组织的国家机关青年干部“根在基层”调研,去一线边防呆了半个月不到。调研中也遇到人和体制的和谐发展问题,并就这个问题写了调研报告。说实话在涉及一些体制的问题上,其实有很多历史的、现实的、两难的问题存在,简单地以一个事外人的视角去揭体制的话题,其实是很容易事实偏颇的。后来我们写的调研报告还获得第二届中央国家机关公文大赛二等奖,但在公开发之前,也是多次征求调研单位的意见。像这种文章,是很容易给调研(采访)对象带来麻烦的。而且还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这些东西的公开发表真的要慎重再慎重。。。。
这委员的素质确实差了点,这话回得把自己都搞臭了。
估计也和CD上的爱党小将们一样,打倒一切有损兔子体制的事,这不,经常报道体制下负面新闻的记者成了筒子 ...
从你嘴里说出来格外有趣。
谁还敢接受这个牛犊记者的采访,她不知道唐长红那篇,得得罪多少人。这不是说体制了,直接国家决策都批评了,发动机独立出来,民航独立出来,这都是国家决策。。
“我们组建民用航空公司和航空发动机公司,初衷是好的。但是,这类公司没有20年,是出不了成绩的。”唐长红担忧,他曾经面临的问题,依然会出现在新的公司身上——纯粹靠项目养不活,除非真的能有一个延续20年的项目。

天天-天晓得 发表于 2016-3-17 01:08
呵呵,初生牛犊 空有一腔热血,却不知道这个体制是怎么运转的。。。。。


2008年从黄石考入复大新闻本科,12年人大新闻学院读研。刚走出校园一年多,真是初生牛犊莽撞莽打 。
天天-天晓得 发表于 2016-3-17 01:08
呵呵,初生牛犊 空有一腔热血,却不知道这个体制是怎么运转的。。。。。


2008年从黄石考入复大新闻本科,12年人大新闻学院读研。刚走出校园一年多,真是初生牛犊莽撞莽打 。

千古完人空一格 发表于 2016-3-16 23:01
文科状元张盖伦:轻轻松松“捡”了个第一


2008年6月26日-文科状元张盖伦见到记者,第一句话笑着调侃:“我从来没有拿过第一名,没有想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呵呵呵……”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的张盖伦个子很高,长发扎了个马尾,长得非常秀气的她语出惊人。她说,自己只是发挥了平常的水平,比她成绩好的同学很多,他们发挥失常,才让她捡了个第一。老师却不这样认为:这个女孩不简单,开朗的她是用“心”在学,考第一名不是意外,是用对了学习方法。

  实际分数高出预估分29分

  “我没想到考了这么高,比我的估分高出了29分。”瘦瘦高高的张盖伦兴奋地说,“可能我的数学这次超水平发挥吧,平时从没有考过这么高的分数。”
  张盖伦说,在班里她的成绩在前10名,最好的一次拿了第2名。她一边介绍着一边直呼着“好可惜哦!班上成绩特别好的同学发挥有点失常”。她特别感激学校和老师,学校里自由的气氛,让她有发挥的空间,也让她的个性得以张扬。“在这里生活学习,心情好。”张盖伦的同学介绍,最佩服她的是,她不把学习当做一件特别累的事,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从来不“开夜车”。同学向她请教问题,从不拒绝,她良好的学习心态简直让人有点“嫉妒”。

  想学白岩松做一名有实力的记者

  张盖伦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公务员,他们在学习上没有给女儿压力,也没有陪读。张盖伦告诉记者,考试的前几天她还天天玩电脑,没有什么思想负担,只是遵照爸爸和妈妈的话,尽力去做就好了。
  谈起报考学校,张盖伦非常幽默地说,她属于白岩松一个类型的,长得都不好,希望能像他一样做一名出色的、有实力的记者,所以报考了复旦大学的新闻专业。

  学习不限制自己的思维

  张盖伦认为这次考试自己没有用尽全力,文综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但是最后的成绩是可以接受的。她将自己的成功经验归结为课堂效率高,学习节奏好,不限制自己的思维。
  她认为,课堂上的45分钟非常重要,听讲一定要认真,紧紧跟上老师的思路。下课之后,要及时整理听课内容,发现问题,总结归纳知识体系。练习一定要跟上去,适当的练习对巩固知识是十分关键的。历史、政治、化学、生物一定要记笔记,还要把知识系统化,该背的一定要背下来,不能偷懒。她很少在课前预习,但每次新课本发下来之后,她总会从头翻看一遍,每堂课之前都会对老师讲的内容有一定的了解。高考复习阶段,她认为应该注意调整自己的复习节奏。高中的考试很多,可能会把自己的节奏搅乱。这个时候就应该给自己定一个分数的底线,一旦分数低于这个底线,就要及时调整自己的复习计划,改变复习节奏,对出现问题的科目进行突击,直到达到底线以上。

【进入论坛】 【打印】【关闭】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社
千古完人空一格 发表于 2016-3-16 23:01
文科状元张盖伦:轻轻松松“捡”了个第一


2008年6月26日-文科状元张盖伦见到记者,第一句话笑着调侃:“我从来没有拿过第一名,没有想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呵呵呵……”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的张盖伦个子很高,长发扎了个马尾,长得非常秀气的她语出惊人。她说,自己只是发挥了平常的水平,比她成绩好的同学很多,他们发挥失常,才让她捡了个第一。老师却不这样认为:这个女孩不简单,开朗的她是用“心”在学,考第一名不是意外,是用对了学习方法。

  实际分数高出预估分29分

  “我没想到考了这么高,比我的估分高出了29分。”瘦瘦高高的张盖伦兴奋地说,“可能我的数学这次超水平发挥吧,平时从没有考过这么高的分数。”
  张盖伦说,在班里她的成绩在前10名,最好的一次拿了第2名。她一边介绍着一边直呼着“好可惜哦!班上成绩特别好的同学发挥有点失常”。她特别感激学校和老师,学校里自由的气氛,让她有发挥的空间,也让她的个性得以张扬。“在这里生活学习,心情好。”张盖伦的同学介绍,最佩服她的是,她不把学习当做一件特别累的事,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从来不“开夜车”。同学向她请教问题,从不拒绝,她良好的学习心态简直让人有点“嫉妒”。

  想学白岩松做一名有实力的记者

  张盖伦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公务员,他们在学习上没有给女儿压力,也没有陪读。张盖伦告诉记者,考试的前几天她还天天玩电脑,没有什么思想负担,只是遵照爸爸和妈妈的话,尽力去做就好了。
  谈起报考学校,张盖伦非常幽默地说,她属于白岩松一个类型的,长得都不好,希望能像他一样做一名出色的、有实力的记者,所以报考了复旦大学的新闻专业。

  学习不限制自己的思维

  张盖伦认为这次考试自己没有用尽全力,文综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但是最后的成绩是可以接受的。她将自己的成功经验归结为课堂效率高,学习节奏好,不限制自己的思维。
  她认为,课堂上的45分钟非常重要,听讲一定要认真,紧紧跟上老师的思路。下课之后,要及时整理听课内容,发现问题,总结归纳知识体系。练习一定要跟上去,适当的练习对巩固知识是十分关键的。历史、政治、化学、生物一定要记笔记,还要把知识系统化,该背的一定要背下来,不能偷懒。她很少在课前预习,但每次新课本发下来之后,她总会从头翻看一遍,每堂课之前都会对老师讲的内容有一定的了解。高考复习阶段,她认为应该注意调整自己的复习节奏。高中的考试很多,可能会把自己的节奏搅乱。这个时候就应该给自己定一个分数的底线,一旦分数低于这个底线,就要及时调整自己的复习计划,改变复习节奏,对出现问题的科目进行突击,直到达到底线以上。

【进入论坛】 【打印】【关闭】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社
谁还敢接受这个牛犊记者的采访,她不知道唐长红那篇,得得罪多少人。这不是说体制了,直接国家决策都批评了 ...
唐自己敢说就不怕得罪人吧,他是一个直正的科学家,敢于诤诤直言。唐也并没有批评国家决策,只是一再强调项目不能断炊,这其实对商飞和航发都有好处,提醒他们要不断的争取大项目。
谁还敢接受这个牛犊记者的采访,她不知道唐长红那篇,得得罪多少人。这不是说体制了,直接国家决策都批评了 ...
国家决策就不能批评呢?航空工业分成两个互相竟争的两个公司是国家决策,合并成一个公司也是国家决策,把民用飞机,发动机单独分出来也是国家决策,这国家决策也太容易更改了吧
今天傍晚,张盖伦通过微信回应说,“实在没想到,辛辛苦苦写了两年多科技报道,转载量加起来也没有今天一篇记者手记多,今天被各种认识不认识的朋友问得最多的,就是,你到底问了委员啥问题。”

张盖伦说,“其实,作为非军工口记者,我真的不掌握这一领域的“敏感”、“机密”信息,问得问题也普通平淡无奇。”

张盖伦介绍,他的问题大意是,“昨天政协讨论会上,有委员提到了军工企业面临的一些问题,比如有项目和没项目时,发展情况差别比较大,我们想料及鞥一下,国外军工企业是怎么发展的,又没什么有益经验可以借鉴?”
读书太多,自视太高,不知深浅最好别吃这碗饭。涉密问题最好别瞎问,安保部门查起来用嘴说不清楚的,会给自已和采访对象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有事没事都要接受调查,影响对方的工作。人家一军工老总,智商情商都比记者和喷子高了去了,官场的老油条不会打官腔? 看似赤裸裸的威胁,其实撇清了对方的关系,也保护了这位记者。可这位不知好歹的记者还要单独解释,不怕越描越黑吗? 记者号称无冕之王,就拿自已当根葱了?出了问题可是不论长幼方尊卑,都要拿下的,不但不感谢人家登文给人乱扣帽子,真是不知好歹。
中航内部对发动机独立肯定相当不满,紧紧巴巴熬过那么多年,刚刚有些起色,国家也打算投资了,结果自己被一脚踢开了
哥是好女人 发表于 2016-3-17 00:40
给别人扣帽子  口口声声称别人为小将 这不是打着反对文革的旗号 实行文革作风么
这样的人在网上不要太多!包括所谓的贵宾
要看过原版的视频才能知道了
august010148 发表于 2016-3-17 07:52
读书太多,自视太高,不知深浅最好别吃这碗饭。涉密问题最好别瞎问,安保部门查起来用嘴说不清楚的,会给自 ...
根源在她问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如果按lz贴出的文章看,我觉得不是涉密问题而是政策体制人事之类问题
说实话是不行的
sunzhenghe 发表于 2016-3-16 22:44
唐长红同志说的很现实啊,怎么,领导不满意了?
但愿是领导极度聪明、借机发疯炒作唐长红同志话题、以此引起习主席重视、建立主机厂家长效发展机制。

唐长虹认为发动机已经进入重大专项可以算是长期饭票、但也得发展20年才行,
而他刚从进入结尾阶段的大运项目免职,其他核心设计和技术人员也已经免职或者面临免职,
在没有后续项目的情况下,已经或者正在出现离职潮,看来无论大轰(CB2--操逼2)、还是中轰(CB2--操逼21)都还没立项!
体制内的岂是平常人能知了的,一句国家机密给挡的死死的,太明白了不好操作啊
囧and囧 发表于 2016-3-17 06:04
谁还敢接受这个牛犊记者的采访,她不知道唐长红那篇,得得罪多少人。这不是说体制了,直接国家决策都批评了 ...
唐作为政协委员可以对国家决策提出批评,职责所在、毫无问题,唐长红快退休了吧、搏老命提出尖锐问题,值得表扬!

唐好像没说发动机独立出来有什么不对,只是说还要坚持20年才会有成果,可能是针对发动机专项时间不够长、才10年吧,按照唐的理解-10年也就刚弄个半拉子、至少需要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