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保路运动:一条铁路搞倒了一个王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1/27 18:51:21
1903年9月,清政府为推行“新政”,允许招商局集商股成立铁路、矿务等公司,此后,商办铁路开始兴建。新任四川总督锡良,在川人强烈要求下,奏请自办川汉铁路,并于次年成立了“川汉铁路公司”。
  1909年,留学日本的四川人蒲殿俊,在东京隔海上书,“向外国借款修路之事,断不可为。”“列强是工业社会,中国也必须实业救国……” 并号召川人自筹路款,自修铁路。
  亢奋不已的四川百姓,坐在茶馆里兴奋地谈论着“股票”这个新名词的买进卖出。商办的铁路公司发行“股票”筹措路款,川人纷纷入股,共募得白银1400余万两,川汉铁路东端从湖北宜昌到四川万县的一段开始动工,“自修铁路”的梦想距离实现指日可待。对于那时候出川只能依靠水路的四川人来说,对这条沟通“天堑”的铁路寄予的厚望是可想而知的。然而针对川汉铁路这条深入中国内地的铁路干线,帝国主义也一直在争夺其修筑权。
  彼时的蒲殿俊,还不是现在历史教科书中所称谓的“保路运动领袖”,只是东京众多清朝留学生中为数不多留着长辫子的“立宪派”之一。铁路在他的眼里还只是“实业救国”的一个缩影而已。
  留学生蒲殿俊在两年后回到四川,被推选为四川省咨议局议长,同时当选为“川汉铁路川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他在成都租赁了一所宽大的房子,还在大门左右挂起两块硕大的木牌,写上光绪皇帝的圣旨:“庶政公诸舆论”、“铁路准归商办”。
  川人自筹路款的“状况”到底有多火热?四川大学研究保路运动的专家陈廷湘告诉记者,在川汉铁路的募集资金阶段,采用的是“官股”“商股”加上“民股”合资的方式,“绝大多数四川的百姓都和川汉铁路息息相关,都是川汉铁路的‘股东’。”
  当四川人十之六七成了股东时,后来和蒲殿俊同为保路运动领袖的邓孝可,正在担任着《蜀报》的主编。1911年5月17日,消息灵通的他率先得知了清政府宣布川汉铁路收归国有的信息,一面让手下报信,一面手忙脚乱地在报纸上刊发了号外。第二天早晨,“路权国有”的消息立马震撼成都的大街小巷。
  “清政府要收回路权,同时拒绝偿还路款,川人手中的‘股票’顿时成了‘废纸’,这伤害的远不止是乡绅的利益。所以保路运动才会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陈廷湘分析。
  保路权,争路款,和平反抗
  “川汉铁路完了!四川也完了,中国也完了!”
  四川咨议局副议长罗纶
  真正将“身家性命”都搭在铁路上的时候,蒲殿俊这才发现“保路”远不是“上书”那么简单。
  1911年6月,他和罗纶、邓孝可一道,率领一众破产“股民”,走出茶馆来到街头,抱着写有光绪圣旨的两块木牌上街示威。几天过后,示威没有起到任何用途,他们继而成立了一个名叫“保路同志会”的组织。6月17日,在保路同志会成立大会上,时任四川咨议局副议长的罗纶慷慨激昂,“川汉铁路完了!四川也完了,中国也完了!”话中有无尽的悲愤。
  一场本是事关利益和经济的争端,意在“保路权,争路款”的运动,顿时有了浓郁的火药味。
  翻阅百年前《申报》《大公报》等报刊的影印资料可以读到,“8月24日,成都已一律罢课罢市,四门厘税亦停。”至9月13日,报载“成都附属十六州县、绵州属五县、资属三县、眉属三县俱同时罢市,各中小学堂一律罢课。”
  罢市罢课来势汹汹,但蒲殿俊的直接目的依然是索回路款而已,此时的他还在痴痴地等待着四川总督赵尔丰实现承诺,发回路款,便愿意将川汉铁路的路权拱手上交。
  在成都人民公园一隅的保路运动史料纪念馆里,保路同志会的斗争史和四川政局变化点滴都被完整保存。纪念馆里灯光昏黄,偌大的展厅里只有记者一人。一片寂静中,一份1911年的《西顾报》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以索还用款为归宿,以反对国有为手段。”无疑,彼时的“保路”,仍属“和平请愿运动”的性质。
  但是被一条铁路搅乱的四川已无法平静,全川142个州县的工人、农民、学生和市民纷纷投身于保路运动之中,保路同志会的会员不到10天就发展到10万人。此刻,黄花岗起义中幸存的吴玉章也悄然潜回了四川,开始酝酿点燃川人怒火。
  “成都血案”引爆巴蜀风雷
  “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的。”
  孙中山
  一份名叫《自保商榷书》的传单,开始在川汉铁路股东大会上散发,提出川人“共同自保”、“共挽时局之危”。《自保商榷书》中喷涌而出的独立意识,让时任四川总督的赵尔丰惊骇不已,赵尔丰称此文“俨然共和政府之势”、“逆谋日炽”。
  “从和平请愿到武装暴动,《自保商榷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陈廷湘强调,这份《商榷书》是赵尔丰下决心镇压“保路同志会”的转折点。
  9月7日,保路同志会代表率数万人陈请阻止川汉铁路钦差大臣端方进入四川,“赵督未允代表,众即言辞激烈,赵督当场喝令狙击”。手无缚鸡之力的蒲殿俊、罗纶等九人当场被捕,这便是死伤众多、骇人听闻的“成都血案”。
  为了纪念“成都血案”中牺牲的30余名壮士,川汉铁路公司在1913年专门铸造了“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纪念碑的选址便在今天的成都人民公园,碑身高达31.86米,碑座四面的铁轨、火车头、信号灯转折器和自动联接器已经被岁月侵蚀的模糊不清。如今公园里游人如织,但却少有人会在纪念碑身旁短暂停留。
  “成都血案”当晚,顺着锦江留下的数十片木板成为蓉城和外界信息沟通的媒介。同盟会成员相互通告血案,要求同志迅速自保自救。“水电报”如今在四川博物院(微博)的“辛亥百年”纪念展中还有仿制品,但具体的详情已无法复原,只有一位川籍作家用浪漫主义的笔法描写过当时人们奔走传阅“水电报”的经过:“蓑笠钓者,赤足挽袖,捞上水中漂木。木板长尺余,遍涂桐油,上书‘赵尔丰先捕蒲罗,后剿四川,各地同志速起自保自救’。雁阵声声,江流滔滔,木叶袅袅。”
  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同盟会及其影响下的哥老会立即发动了保路同志军起义进军包围成都的武装起义枪声打响了。9月25日,吴玉章、王天杰等宣布荣县独立,到10月上旬,同志军起义的烽火已燃遍了四川全省。清政府获知消息后,调派端方从湖北带新军日夜兼程入川,武汉出现空虚,当地革命党人的机会悄然出现了……孙中山后来曾说,“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的。”1903年9月,清政府为推行“新政”,允许招商局集商股成立铁路、矿务等公司,此后,商办铁路开始兴建。新任四川总督锡良,在川人强烈要求下,奏请自办川汉铁路,并于次年成立了“川汉铁路公司”。
  1909年,留学日本的四川人蒲殿俊,在东京隔海上书,“向外国借款修路之事,断不可为。”“列强是工业社会,中国也必须实业救国……” 并号召川人自筹路款,自修铁路。
  亢奋不已的四川百姓,坐在茶馆里兴奋地谈论着“股票”这个新名词的买进卖出。商办的铁路公司发行“股票”筹措路款,川人纷纷入股,共募得白银1400余万两,川汉铁路东端从湖北宜昌到四川万县的一段开始动工,“自修铁路”的梦想距离实现指日可待。对于那时候出川只能依靠水路的四川人来说,对这条沟通“天堑”的铁路寄予的厚望是可想而知的。然而针对川汉铁路这条深入中国内地的铁路干线,帝国主义也一直在争夺其修筑权。
  彼时的蒲殿俊,还不是现在历史教科书中所称谓的“保路运动领袖”,只是东京众多清朝留学生中为数不多留着长辫子的“立宪派”之一。铁路在他的眼里还只是“实业救国”的一个缩影而已。
  留学生蒲殿俊在两年后回到四川,被推选为四川省咨议局议长,同时当选为“川汉铁路川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他在成都租赁了一所宽大的房子,还在大门左右挂起两块硕大的木牌,写上光绪皇帝的圣旨:“庶政公诸舆论”、“铁路准归商办”。
  川人自筹路款的“状况”到底有多火热?四川大学研究保路运动的专家陈廷湘告诉记者,在川汉铁路的募集资金阶段,采用的是“官股”“商股”加上“民股”合资的方式,“绝大多数四川的百姓都和川汉铁路息息相关,都是川汉铁路的‘股东’。”
  当四川人十之六七成了股东时,后来和蒲殿俊同为保路运动领袖的邓孝可,正在担任着《蜀报》的主编。1911年5月17日,消息灵通的他率先得知了清政府宣布川汉铁路收归国有的信息,一面让手下报信,一面手忙脚乱地在报纸上刊发了号外。第二天早晨,“路权国有”的消息立马震撼成都的大街小巷。
  “清政府要收回路权,同时拒绝偿还路款,川人手中的‘股票’顿时成了‘废纸’,这伤害的远不止是乡绅的利益。所以保路运动才会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陈廷湘分析。
  保路权,争路款,和平反抗
  “川汉铁路完了!四川也完了,中国也完了!”
  四川咨议局副议长罗纶
  真正将“身家性命”都搭在铁路上的时候,蒲殿俊这才发现“保路”远不是“上书”那么简单。
  1911年6月,他和罗纶、邓孝可一道,率领一众破产“股民”,走出茶馆来到街头,抱着写有光绪圣旨的两块木牌上街示威。几天过后,示威没有起到任何用途,他们继而成立了一个名叫“保路同志会”的组织。6月17日,在保路同志会成立大会上,时任四川咨议局副议长的罗纶慷慨激昂,“川汉铁路完了!四川也完了,中国也完了!”话中有无尽的悲愤。
  一场本是事关利益和经济的争端,意在“保路权,争路款”的运动,顿时有了浓郁的火药味。
  翻阅百年前《申报》《大公报》等报刊的影印资料可以读到,“8月24日,成都已一律罢课罢市,四门厘税亦停。”至9月13日,报载“成都附属十六州县、绵州属五县、资属三县、眉属三县俱同时罢市,各中小学堂一律罢课。”
  罢市罢课来势汹汹,但蒲殿俊的直接目的依然是索回路款而已,此时的他还在痴痴地等待着四川总督赵尔丰实现承诺,发回路款,便愿意将川汉铁路的路权拱手上交。
  在成都人民公园一隅的保路运动史料纪念馆里,保路同志会的斗争史和四川政局变化点滴都被完整保存。纪念馆里灯光昏黄,偌大的展厅里只有记者一人。一片寂静中,一份1911年的《西顾报》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以索还用款为归宿,以反对国有为手段。”无疑,彼时的“保路”,仍属“和平请愿运动”的性质。
  但是被一条铁路搅乱的四川已无法平静,全川142个州县的工人、农民、学生和市民纷纷投身于保路运动之中,保路同志会的会员不到10天就发展到10万人。此刻,黄花岗起义中幸存的吴玉章也悄然潜回了四川,开始酝酿点燃川人怒火。
  “成都血案”引爆巴蜀风雷
  “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的。”
  孙中山
  一份名叫《自保商榷书》的传单,开始在川汉铁路股东大会上散发,提出川人“共同自保”、“共挽时局之危”。《自保商榷书》中喷涌而出的独立意识,让时任四川总督的赵尔丰惊骇不已,赵尔丰称此文“俨然共和政府之势”、“逆谋日炽”。
  “从和平请愿到武装暴动,《自保商榷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陈廷湘强调,这份《商榷书》是赵尔丰下决心镇压“保路同志会”的转折点。
  9月7日,保路同志会代表率数万人陈请阻止川汉铁路钦差大臣端方进入四川,“赵督未允代表,众即言辞激烈,赵督当场喝令狙击”。手无缚鸡之力的蒲殿俊、罗纶等九人当场被捕,这便是死伤众多、骇人听闻的“成都血案”。
  为了纪念“成都血案”中牺牲的30余名壮士,川汉铁路公司在1913年专门铸造了“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纪念碑的选址便在今天的成都人民公园,碑身高达31.86米,碑座四面的铁轨、火车头、信号灯转折器和自动联接器已经被岁月侵蚀的模糊不清。如今公园里游人如织,但却少有人会在纪念碑身旁短暂停留。
  “成都血案”当晚,顺着锦江留下的数十片木板成为蓉城和外界信息沟通的媒介。同盟会成员相互通告血案,要求同志迅速自保自救。“水电报”如今在四川博物院(微博)的“辛亥百年”纪念展中还有仿制品,但具体的详情已无法复原,只有一位川籍作家用浪漫主义的笔法描写过当时人们奔走传阅“水电报”的经过:“蓑笠钓者,赤足挽袖,捞上水中漂木。木板长尺余,遍涂桐油,上书‘赵尔丰先捕蒲罗,后剿四川,各地同志速起自保自救’。雁阵声声,江流滔滔,木叶袅袅。”
  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同盟会及其影响下的哥老会立即发动了保路同志军起义进军包围成都的武装起义枪声打响了。9月25日,吴玉章、王天杰等宣布荣县独立,到10月上旬,同志军起义的烽火已燃遍了四川全省。清政府获知消息后,调派端方从湖北带新军日夜兼程入川,武汉出现空虚,当地革命党人的机会悄然出现了……孙中山后来曾说,“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的。”
现在谈这事还早,两百年后再看


就差孙中山了,我替lz说



就差孙中山了,我替lz说

大青果就这么完了?
百万甲士、千万旗淫
载沣王爷,你的兵呢
纪昀. 发表于 2016-2-23 17:05
大青果就这么完了?
百万甲士、千万旗淫
百万甲士 比苏联何如
那玩意只能停在营房里才最吓人 真上街  基本就玩完了
  骆驼总是最后一根稻草牙压垮的。反正李中堂拼老命的裱糊这破房子还是塌了。
李鸿章是第五纵队大头领
怕个屁,有兵在
满清改革没能让老百姓共享经济发展红利,所以失败了
载沣王爷,你的兵呢
载沣算啥

1989年12月21日,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下令军队可以向示威群众开枪,而他的国防部长米利亚却下令不准向群众开枪,并以自杀的方式来拒绝执行齐奥赛斯库屠杀人民的命令。齐奥赛斯库及其妻子最后被愤怒的群众处死。
这种垃圾文是好多年前的吧!我都记不起第一次看过的时间了。炒冷饭也要点技巧的,怎么感觉gzjy有点青黄不接的样子!!
川人不负中国,中国也不负川人!四川抗战为国家做出最大贡献!中华民族永远铭记!
Walter.Bishop 发表于 2016-2-23 19:28
载沣算啥

1989年12月21日,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下令军队可以向示威群众开枪,而他的国防部长米利亚却 ...

刚才又温了一遍那三张照片。
饶了小的狗命吧 发表于 2016-2-23 19:09
满清改革没能让老百姓共享经济发展红利,所以失败了
法国路易十六、俄国尼古拉二世、我国的大清朝、利比亚卡大佐。都是死在了改革路上。老百姓的眼里是非黑即白的。你改革即意味着以前做的不对。做的不对的人是没资格再呆在台上的。所以后来的金家大胖二胖三胖。那是咬紧牙关死都不改。
苏联就是改没了的。
铁路,其实那只是一个部分吧
标题取得太差,差评之。
爱无限马甲2 发表于 2016-2-23 18:01
百万甲士 比苏联何如
那玩意只能停在营房里才最吓人 真上街  基本就玩完了
基本上,只要有士兵向后开枪,特别是向军官开枪,就玩了


武昌起义,领头开枪的,就是一班长而已
满清死于兵变,而非民变
共产党二百年国运应该问题不大
cml999 发表于 2016-2-23 20:32
这种垃圾文是好多年前的吧!我都记不起第一次看过的时间了。炒冷饭也要点技巧的,怎么感觉gzjy有点青黄不接 ...
历史非冷饭,是你回首的目光看到它逝去的背影,然否?
北洋军听袁世凯的,不听大清的。
一支军队只听从于某团体或某人,这样不太好吧。
西路军 发表于 2016-2-23 21:49
共产党二百年国运应该问题不大
还200年??
中国历史上不经历剧烈动荡而持续200年的朝代基本没有
股市一礼拜蒸发几万亿
这财富聚敛的速度 等着暴力清零吧 别说200年 多搞几次20年都没有了
清朝灭亡前,袁世凯给载沣进言时口称我大清。结果醇亲王载沣和一群王公贵族嘲笑袁:“我大清?大清什么时候是你的了。”此后,其他汉官包括张之洞立刻改口称“你大清”
wujingping 发表于 2016-2-23 20:40
法国路易十六、俄国尼古拉二世、我国的大清朝、利比亚卡大佐。都是死在了改革路上。老百姓的眼里是非黑即 ...
你说的例子 回头来看历史 亡的只是政权 国家整体还是向前发展的
清朝灭亡前,袁世凯给载沣进言时口称我大清。结果醇亲王载沣和一群王公贵族嘲笑袁:“我大清?大清什么时候 ...
你大清一直以为是戏谑之言,竟然是真的啊!想来也是,大清大清,本来就是人家满人的。满清才是标准和贴切的。
虽说当今有八千万党员,但是十分之九以上的中国人仍然是不姓赵也不姓党,被代表被统治的普通人而已。
还200年??
中国历史上不经历剧烈动荡而持续200年的朝代基本没有
股市一礼拜蒸发几万亿

国人奴性很重的,有口饭吃就不会有意图触犯“意图颠覆国家政权罪”的。
zell2001 发表于 2016-2-23 22:06
你说的例子 回头来看历史 亡的只是政权 国家整体还是向前发展的
也不尽然。一战结束,欧洲毁掉三个大帝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沙皇俄国。要不是列宁喊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恐怕就没有苏联解体这档子事儿了。因为早就解体了。

盲目的革命,其实会大量毁坏社会财富。整个国家好长时间都恢复不了元气。我一直把革命比作Format硬盘。那些好的坏的有用的没用的文件全都咔嚓了。以前积累的资料全都完蛋了。
西路军 发表于 2016-2-23 22:11
国人奴性很重的,有口饭吃就不会有意图触犯“意图颠覆国家政权罪”的。
呵呵 那是因为在等 等一个叫李自成或者张献忠的
爱无限马甲2 发表于 2016-2-23 22:03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股市不就是泡沫么?
怎么又把泡沫当真金白银了?
西路军 发表于 2016-2-23 21:49
共产党二百年国运应该问题不大
人类工业社会都不知道有没有一百年寿数,
还二百年国运,真当现在是农耕社会啊。

西路军 发表于 2016-2-23 22:11
国人奴性很重的,有口饭吃就不会有意图触犯“意图颠覆国家政权罪”的。


能和印度人比奴性吗?中国人是最爱造反的,造反根本不需要太多人,即便是汉末三国,隋末唐初,唐末五代这样的大乱世,参与造反的人也不过百万众,占社会人口的2、3%,名副其实的一小撮,问题是愿意参与镇压叛乱、有能力参与叛乱的人是更小的一小撮,所以才会造成天下大乱。安史之乱更是仅仅10多万叛军,搞得大唐100年半死不活,整个中国1000多年没恢复到全盛时代。
西路军 发表于 2016-2-23 22:11
国人奴性很重的,有口饭吃就不会有意图触犯“意图颠覆国家政权罪”的。


能和印度人比奴性吗?中国人是最爱造反的,造反根本不需要太多人,即便是汉末三国,隋末唐初,唐末五代这样的大乱世,参与造反的人也不过百万众,占社会人口的2、3%,名副其实的一小撮,问题是愿意参与镇压叛乱、有能力参与叛乱的人是更小的一小撮,所以才会造成天下大乱。安史之乱更是仅仅10多万叛军,搞得大唐100年半死不活,整个中国1000多年没恢复到全盛时代。
港独,台独之前早就有川独了啊
Walter.Bishop 发表于 2016-2-23 19:28
载沣算啥

1989年12月21日,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下令军队可以向示威群众开枪,而他的国防部长米利亚却 ...
你算了吧,是被政变军队秘密乱枪打死,打的跟筛子一样吧
我看你的水平连人家自由欧洲电台都不如,人家还能造出个“普里什蒂纳大屠杀”,你只能让齐奥塞斯库下令军队开枪了,悲哀呀
006cxPuGgw1f0zabjzs16j30o70hsabo.jpg

大清完了.jpg


“大清药丸!”

“药丸就药丸吧。先把盒饭领了,爷吃完盒饭还得赶下一个场呢。爷脱了这身朝服 扮个别的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