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证明,凡是猪能吃的,人都能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6/02 06:54:39
三年困难时期,我在安徽省无为县当教师。那时粮食极其紧缺,比黄金还贵重,有钱能买到黄金,而无粮票或粮本,持钱去粮站根本买不到粮食。1958年大炼钢铁时,曾要我们“放开肚皮吃饭,鼓足干劲生产”,可是不到两个月,口粮月供应标准又恢复到28市斤。从1959年春季起,再降为24市斤(内含不能吃的杂糠,两个月后取消杂糠),继又降为22市斤,后来稳定在25市斤,还要节约一斤(由粮站代扣),实为24市斤。

  在国家干部月口粮供应标准为22市斤时,县城和农村集镇上吃商品粮的居民,分别降为17市斤和16市斤。

  当时市场上既买不到高蛋白、高脂肪鱼肉荤腥等食物,也买不到豆类和豆制品。国家粮站米价是一角三厘一市斤,黑市米和粮票4元一市斤,只听说有人偷卖米和粮票,但从未见人买过,因私自买卖粮食系破坏粮食政策,是违法犯罪行为,谁敢公开买卖?我当时月工资36元,不够买10市斤黑市米,全靠仅有的24市斤口粮和4市两(合十两制为2.5两)菜籽油活命。当时县邮电局营业间里供寄信人贴邮票用的糨糊,一放到柜台上就被人偷吃光,足见当时充饥度命的食物,紧张奇缺到何等程度!

  那时我正年轻,食量大,消化力强,24市斤口粮只够吃二十三四天左右,每天吃饭不是斤斤计较,而是两两计算。我每周要上16节课,且大都排在上午,如某天上午授课量不重,只有一节或两节,学校食堂早餐稀饭即使很浓稠,也舍不得多吃一分稀饭(学校食堂一斤粮票购一角二分饭票,付一角二分钱);要是上午授课量重,有三节课,食堂早餐稀饭即使稀得“一口吹三条浪”,也得忍痛吃三分饭票的稀饭,否则是撑不住的,特别是上午第四节课,饿得肚皮紧贴脊梁骨,上气不接下气,靠在黑板上,硬撑着将课讲完,下课铃一响,就像战士冲锋一样冲进食堂,不管青菜萝卜,还是冬南二瓜(校内园地师生共同生产的),首先买一碗(限购一碗,不准多购,学生也一样),填进饿得发慌的空肚里,然后再买三分饭票的饭,绝不敢多吃一分饭。晚餐也是如此,先吃瓜菜,后吃两三分饭票的饭,因晚上办公要到深夜11点左右才敢下班,反“右派”后的“大跃进”,谁敢不积极?晚上9点多钟就下班,怕人说没干劲,思想落后,空熬着肚皮,也要撑到11点钟左右。

  那时,若遗失10来斤粮票或饭票等于自绝生路,谁也救不了你。家庭因饭票短缺或遗失,而产生互相猜疑、指责、谩骂、造成夫妻反目、兄弟龃龆、母女不欢、姐妹失和的事时有所闻。有位中层干部,家里有四个子女,将从食堂打回的饭,按各人的供应标准数量,用秤分而食之(农村较普遍),谁也不能多吃、多沾谁一点。这种看似无情而实无奈的荒唐怪诞的生活方式,是享受着充裕物质生活的今天青年无法理解的,但它却在我们这辈人的生活旅程中,留下极其沉重的苦涩与酸楚。

  在这种情况下,“低标准,瓜菜代”是当时整个社会求生存、想活命的人必然趋势。那时大小会议经常讲,连几岁的孩子都知道“低标准,瓜菜代”是什么含义,因为这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能否延续维持下去的极其严重问题,是头等大事。

  秋冬季节,冬南二瓜吃尽了,青菜萝卜生长速度慢,赶不上吃的需求,上级号召我们大搞“小秋收”来充饥度命。所谓“小秋收”,顾名思义,是和大秋收相对而言,大秋收是指农田里生长的庄稼,农民种的粮食,而“小秋收”则是指野生植物,农产品的下脚料,如米糠、稗子、秕稻,以及极少的水面植物和水生螺丝肉、蚌肉等。

  当时任县委副书记的谢永康同志,曾奉命代表县委在一次动员县直机关干部大搞“小秋收”的大会上说,现在证明,凡是猪能吃的一切东西,人都能吃!所以我们要大搞“小秋收”,以解决目前的困难(大意)。42年后的今天,我仍清楚地记得他说过的这句话。

  谢永康同志是我省当时县委书记中极少数大学出身的知识分子,以他的文化知识水准和道德良心,无论如何,这句话他是说不出口的。解放这些年了,怎么能要老百姓吃猪食呢?但是,当时庐山会议精神已经传达,正在贯彻执行,全国正在抓“彭德怀分子”和“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我们县正在抓“张恺帆爪牙”和“小张恺帆分子”,他能说什么呢?

  在粮食极端短缺的情况下,1960年10月26日的县常委会议上,议定可抵口粮的“小秋收”有下列各种名称(每种都有具体数字,共一亿斤,从略):

  藕、荸荠、茨菇、菱角、芡实、高瓜(茭白)、玉米叶、玉米皮芯、高粱秆、黄豆秆子、芝麻秆子、花生藤、花生壳、橡子、毛栗、葛根、蕨根、野绿豆、野泥豆、山萝卜、野凉茶、大头薇、萎蒿、野红花草、马兰草、水草、鹅耳肠、野菜、荷叶秆子、芡实秆子、螺丝、蚌肉等,共32种。

  上述“小秋收”中的玉米叶、玉米皮芯、、高粱秆、黄豆秆子、芝麻秆子、花生藤、花生壳、荷叶秆子、芡实秆子等,连猪都不吃,人怎能吃?

  实际上,为了充饥度命,人们早就在寻找能吃的野生植物了。1959年冬天,在青菜萝卜供不应求时,我们学校曾派人去城外水塘里捞红浮萍,洗净磨碎,掺一点稗子粉,做成浮萍粑粑,供应师生,一分饭票买两个。我至今仍记得浮萍粑粑的味道,一股青气,粗糙微涩,难以下咽,但饥肠难熬,只得勉强吞咽下肚,胃是没有味觉的,只觉得不舒服,呼呼作响,且有隐疼感,远没有茭瓜青菜萝卜充饥好受。一位在农村工作过的同志告诉我,他在农村吃过苦涩难咽的山芋藤子、巴根草和双季稻根做的粑粑,他愤愤地说:“那是稻草!猪都不吃,人怎能吃?吃这种东西度命,怎能不死人?!”

  国家干部、县城里和乡村集镇上吃商品粮的居民,不论月供应量是22市斤也好,还是18、16市斤也好,多少还有一点成品粮大米能熬粥度命,而最苦、最惨、最目不忍睹的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生产粮食的农民,在“大跃进”刮起的“共产风”袭击下,他们的家禽家畜被这股妖风刮掉了;他们的自留地被刮掉了;他们烧饭的锅被刮掉了。

  为了迎合好大喜功者的狂热虚荣心理,严重的浮夸风造成对农田里的庄稼高额估产,高额估产带来的高额征购,高额征购调走包括农民口粮、种子在内的大量粮食,仅剩下的一点不够农民糊口的粮食,又全集中在公共食堂里。而公共食堂的大权,完全被基层干部生产队长把持着,成了卡农民咽喉的“鬼门关”。当时的顺口溜有云:“一两二两,饿不死队长,一钱二钱,饿不死炊事员。”

  据我县公安局统计:1959年,全县饿死82278人,1960年,饿死126524人。1957年年底统计,全县人口为982979人,1960年底为662557人,减少人口320422人。1961年饿死的人数还未统计在内。据此推算,“大跃进”的三年“共产风”时期,即使扣除正常死亡人数,全县饿死人应在30万人以上。

  这种现象到底是如何造成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1962年元月27日在中共中央七千人大会上的报告中,说这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原报告在传达时,曾有人说:“三分天灾讲多了,七分人祸还讲少了。”以我们安徽无为县来说,这句话完全正确。

  从1958年到1961年这4年我县的气象资料看,无论是从月降水量、最长连续降水日数和最长连续无降水日数看,还是从暴雨日数和暴雨连续日数看,既不存在涝灾,也不存在旱灾,虽不像古书上说的5日一风、10日一雨,但气象资料表明,绝对构不成自然灾害,正如本地老农所说,那几年(1958年至1961年)基本风调雨顺,何来自然灾害?30余万人被饿死,完全是一场人祸。2002年第7期 炎黄春秋杂志三年困难时期,我在安徽省无为县当教师。那时粮食极其紧缺,比黄金还贵重,有钱能买到黄金,而无粮票或粮本,持钱去粮站根本买不到粮食。1958年大炼钢铁时,曾要我们“放开肚皮吃饭,鼓足干劲生产”,可是不到两个月,口粮月供应标准又恢复到28市斤。从1959年春季起,再降为24市斤(内含不能吃的杂糠,两个月后取消杂糠),继又降为22市斤,后来稳定在25市斤,还要节约一斤(由粮站代扣),实为24市斤。

  在国家干部月口粮供应标准为22市斤时,县城和农村集镇上吃商品粮的居民,分别降为17市斤和16市斤。

  当时市场上既买不到高蛋白、高脂肪鱼肉荤腥等食物,也买不到豆类和豆制品。国家粮站米价是一角三厘一市斤,黑市米和粮票4元一市斤,只听说有人偷卖米和粮票,但从未见人买过,因私自买卖粮食系破坏粮食政策,是违法犯罪行为,谁敢公开买卖?我当时月工资36元,不够买10市斤黑市米,全靠仅有的24市斤口粮和4市两(合十两制为2.5两)菜籽油活命。当时县邮电局营业间里供寄信人贴邮票用的糨糊,一放到柜台上就被人偷吃光,足见当时充饥度命的食物,紧张奇缺到何等程度!

  那时我正年轻,食量大,消化力强,24市斤口粮只够吃二十三四天左右,每天吃饭不是斤斤计较,而是两两计算。我每周要上16节课,且大都排在上午,如某天上午授课量不重,只有一节或两节,学校食堂早餐稀饭即使很浓稠,也舍不得多吃一分稀饭(学校食堂一斤粮票购一角二分饭票,付一角二分钱);要是上午授课量重,有三节课,食堂早餐稀饭即使稀得“一口吹三条浪”,也得忍痛吃三分饭票的稀饭,否则是撑不住的,特别是上午第四节课,饿得肚皮紧贴脊梁骨,上气不接下气,靠在黑板上,硬撑着将课讲完,下课铃一响,就像战士冲锋一样冲进食堂,不管青菜萝卜,还是冬南二瓜(校内园地师生共同生产的),首先买一碗(限购一碗,不准多购,学生也一样),填进饿得发慌的空肚里,然后再买三分饭票的饭,绝不敢多吃一分饭。晚餐也是如此,先吃瓜菜,后吃两三分饭票的饭,因晚上办公要到深夜11点左右才敢下班,反“右派”后的“大跃进”,谁敢不积极?晚上9点多钟就下班,怕人说没干劲,思想落后,空熬着肚皮,也要撑到11点钟左右。

  那时,若遗失10来斤粮票或饭票等于自绝生路,谁也救不了你。家庭因饭票短缺或遗失,而产生互相猜疑、指责、谩骂、造成夫妻反目、兄弟龃龆、母女不欢、姐妹失和的事时有所闻。有位中层干部,家里有四个子女,将从食堂打回的饭,按各人的供应标准数量,用秤分而食之(农村较普遍),谁也不能多吃、多沾谁一点。这种看似无情而实无奈的荒唐怪诞的生活方式,是享受着充裕物质生活的今天青年无法理解的,但它却在我们这辈人的生活旅程中,留下极其沉重的苦涩与酸楚。

  在这种情况下,“低标准,瓜菜代”是当时整个社会求生存、想活命的人必然趋势。那时大小会议经常讲,连几岁的孩子都知道“低标准,瓜菜代”是什么含义,因为这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能否延续维持下去的极其严重问题,是头等大事。

  秋冬季节,冬南二瓜吃尽了,青菜萝卜生长速度慢,赶不上吃的需求,上级号召我们大搞“小秋收”来充饥度命。所谓“小秋收”,顾名思义,是和大秋收相对而言,大秋收是指农田里生长的庄稼,农民种的粮食,而“小秋收”则是指野生植物,农产品的下脚料,如米糠、稗子、秕稻,以及极少的水面植物和水生螺丝肉、蚌肉等。

  当时任县委副书记的谢永康同志,曾奉命代表县委在一次动员县直机关干部大搞“小秋收”的大会上说,现在证明,凡是猪能吃的一切东西,人都能吃!所以我们要大搞“小秋收”,以解决目前的困难(大意)。42年后的今天,我仍清楚地记得他说过的这句话。

  谢永康同志是我省当时县委书记中极少数大学出身的知识分子,以他的文化知识水准和道德良心,无论如何,这句话他是说不出口的。解放这些年了,怎么能要老百姓吃猪食呢?但是,当时庐山会议精神已经传达,正在贯彻执行,全国正在抓“彭德怀分子”和“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我们县正在抓“张恺帆爪牙”和“小张恺帆分子”,他能说什么呢?

  在粮食极端短缺的情况下,1960年10月26日的县常委会议上,议定可抵口粮的“小秋收”有下列各种名称(每种都有具体数字,共一亿斤,从略):

  藕、荸荠、茨菇、菱角、芡实、高瓜(茭白)、玉米叶、玉米皮芯、高粱秆、黄豆秆子、芝麻秆子、花生藤、花生壳、橡子、毛栗、葛根、蕨根、野绿豆、野泥豆、山萝卜、野凉茶、大头薇、萎蒿、野红花草、马兰草、水草、鹅耳肠、野菜、荷叶秆子、芡实秆子、螺丝、蚌肉等,共32种。

  上述“小秋收”中的玉米叶、玉米皮芯、、高粱秆、黄豆秆子、芝麻秆子、花生藤、花生壳、荷叶秆子、芡实秆子等,连猪都不吃,人怎能吃?

  实际上,为了充饥度命,人们早就在寻找能吃的野生植物了。1959年冬天,在青菜萝卜供不应求时,我们学校曾派人去城外水塘里捞红浮萍,洗净磨碎,掺一点稗子粉,做成浮萍粑粑,供应师生,一分饭票买两个。我至今仍记得浮萍粑粑的味道,一股青气,粗糙微涩,难以下咽,但饥肠难熬,只得勉强吞咽下肚,胃是没有味觉的,只觉得不舒服,呼呼作响,且有隐疼感,远没有茭瓜青菜萝卜充饥好受。一位在农村工作过的同志告诉我,他在农村吃过苦涩难咽的山芋藤子、巴根草和双季稻根做的粑粑,他愤愤地说:“那是稻草!猪都不吃,人怎能吃?吃这种东西度命,怎能不死人?!”

  国家干部、县城里和乡村集镇上吃商品粮的居民,不论月供应量是22市斤也好,还是18、16市斤也好,多少还有一点成品粮大米能熬粥度命,而最苦、最惨、最目不忍睹的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生产粮食的农民,在“大跃进”刮起的“共产风”袭击下,他们的家禽家畜被这股妖风刮掉了;他们的自留地被刮掉了;他们烧饭的锅被刮掉了。

  为了迎合好大喜功者的狂热虚荣心理,严重的浮夸风造成对农田里的庄稼高额估产,高额估产带来的高额征购,高额征购调走包括农民口粮、种子在内的大量粮食,仅剩下的一点不够农民糊口的粮食,又全集中在公共食堂里。而公共食堂的大权,完全被基层干部生产队长把持着,成了卡农民咽喉的“鬼门关”。当时的顺口溜有云:“一两二两,饿不死队长,一钱二钱,饿不死炊事员。”

  据我县公安局统计:1959年,全县饿死82278人,1960年,饿死126524人。1957年年底统计,全县人口为982979人,1960年底为662557人,减少人口320422人。1961年饿死的人数还未统计在内。据此推算,“大跃进”的三年“共产风”时期,即使扣除正常死亡人数,全县饿死人应在30万人以上。

  这种现象到底是如何造成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1962年元月27日在中共中央七千人大会上的报告中,说这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原报告在传达时,曾有人说:“三分天灾讲多了,七分人祸还讲少了。”以我们安徽无为县来说,这句话完全正确。

  从1958年到1961年这4年我县的气象资料看,无论是从月降水量、最长连续降水日数和最长连续无降水日数看,还是从暴雨日数和暴雨连续日数看,既不存在涝灾,也不存在旱灾,虽不像古书上说的5日一风、10日一雨,但气象资料表明,绝对构不成自然灾害,正如本地老农所说,那几年(1958年至1961年)基本风调雨顺,何来自然灾害?30余万人被饿死,完全是一场人祸。2002年第7期 炎黄春秋杂志
文章链接如下:

http://www.wuwei.com.cn/thread-254573-1-1.html








方船子1 发表于 2016-2-23 13:54
文章链接如下:

http://www.wuwei.com.cn/thread-254573-1-1.html
楼主又发新帖了,某党计划生育出尔反尔的梗想好怎么开脱了没?
刚好前几天和一个无为出来的老人聊这个,他说是饿死挺多人。
楼主又发新帖了,某党计划生育出尔反尔的梗想好怎么开脱了没?
你发的少了?
饿死千万老百姓还要继续走,不怕冤魂天天找你啊
ciyufeiyu 发表于 2016-2-23 16:04
你发的少了?
饿死千万老百姓还要继续走,不怕冤魂天天找你啊
亩产万斤的盛世还能饿死千万?你搞笑?
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他是人民大救星!
亩产万斤的盛世还能饿死千万?你搞笑?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对三楼那张照片说明一下,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张的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大跃进时期的河南,是宣传部门当年大力宣传的一张照片。反映的内容是:亩产过万,麦穗上能坐人(实际上小女孩屁股底下是个凳子)。之后,该小女孩在三年自然灾害中饿死。
实际上那是粮食产量的浮夸风也是建立伪科学的基础上, 科学基础就是每一日照日太阳光在每平方米所幅射的热值的多少,南方初夏季节约每平方相当于一公斤标煤, 一亩就是666公斤标煤每日,相当于一千公斤谷物的产量, 结橞期通过深根密植, 三分之一太阳光的热值转化为谷物的产量, 另一方面延长结穗期到一个多月, 每天通过光合作用转化为谷物产量为300公斤左右的话,一个多月就是一万公斤左右, 亩产量放卫星就是这么来的,有了伪科学基础, 有文化的也相信这是真的, 而不是通过现场检查实践。
红薯叶和莴笋叶不错,以前喂猪,现在人吃。饥荒那时候父母在海南。他们说没有人饿死(海南野生物产丰富),但是肚子里没油水,地瓜木薯吃了不少,只有一个寡妇饿得慌吃癞蛤蟆死了。估计是没拨皮。
实际上那是粮食产量的浮夸风也是建立伪科学的基础上, 科学基础就是每一日照日太阳光在每平方米所幅射的热 ...
话不是这么说的。
浮夸风在先,这个钱老爷子的文章在后,其实钱老对那些万斤田绝对不会信,不过那个时代,你不发声是不可以的,你懂的。
三年自然灾害?其实还是人祸,狂热的时代,唉。
2016-2-23 20:08 上传

什么歪理?胡搞

猪能给人吃,吃不完能做成腊肉,人可以吗?
什么歪理?胡搞

猪能给人吃,吃不完能做成腊肉,人可以吗?
两脚羊的故事告诉我们,也是可以的-_-||
boming 发表于 2016-2-23 19:25
红薯叶和莴笋叶不错,以前喂猪,现在人吃。饥荒那时候父母在海南。他们说没有人饿死(海南野生物产丰富), ...
红薯叶能吃,但没油味道很差,活命救急还行。
当年海南确实相对物产丰富,人也少,相对其他地区是天堂了,当时有个叔叔在海南总参某直属部队,困难时期确实没饿着,据他说驻地满山遍地都是木瓜和香蕉,以及木薯(这个咱吃过,确实很不错,又粗又好剥皮还无毒----其他地方的木薯要煮了泡过几道水才能吃);还有就是猴子和蛇多,其他野生动物也不少,所以肉食也不少----山洞里机房的设备发热,经常有蛇跑来取暖
  裴多菲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党把尔等从4大家族和3座大山下解放出来,还嫌这嫌那的,到时统统一夜打回解放前


那时候,我爸读大学,每月发一套饭票,一餐一张,不多不少,丢了就挨饿去吧。

吃饭时凭饭票领饭,饭是瓦钵子蒸的,一人一碗,学生为了一碗看上去多一点的,抢得斯文全无,“我要这碗,我要这碗”,此起彼伏。

食堂师傅说了,其实每碗的米都是一样的,看上去多一点其实是水汽进去了,口感反而不好吃。

那时候,我爸读大学,每月发一套饭票,一餐一张,不多不少,丢了就挨饿去吧。

吃饭时凭饭票领饭,饭是瓦钵子蒸的,一人一碗,学生为了一碗看上去多一点的,抢得斯文全无,“我要这碗,我要这碗”,此起彼伏。

食堂师傅说了,其实每碗的米都是一样的,看上去多一点其实是水汽进去了,口感反而不好吃。
安徽无为这个地区也是奇葩,历朝历代的饥荒这地区总是首当其冲...

非地图炮,陈述个事实...
宇文西城 发表于 2016-2-23 03:28
对三楼那张照片说明一下,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张的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大跃进时期的河南,是宣传部门当年大 ...
原来是凳子,我说呢。
这个小女孩留下姓名了吗



楼主这辈子看不到老毛被斗臭,下辈子也看不到。
你这代人还有骂他恨他的,等你死了,后继无人。
老毛的名声只会越来越好,现在就比二十年前好。







不小心说了实话,楼主你不要受我影响
你要相信老毛总有一天会臭
人活着总要有点念想





无为这地方总是开奇葩之先,以前巢湖市没撤的时候,办事请人吃饭总要搞个饭后一道菜,其实就是一人一包烟,然后风靡一时。这玩意就是无为人发明的。
划到芜湖市以后,芜湖市的那些头头发誓要改变这一陋习,但是听说已经被无为人腐蚀掉了。

无为这地方总是开奇葩之先,以前巢湖市没撤的时候,办事请人吃饭总要搞个饭后一道菜,其实就是一人一包烟,然后风靡一时。这玩意就是无为人发明的。
划到芜湖市以后,芜湖市的那些头头发誓要改变这一陋习,但是听说已经被无为人腐蚀掉了。
不小心说了实话,楼主你不要受我影响
你要相信老毛总有一天会臭
人活着总要有点念想
不是要批评哪个领导人。做人要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当年的教训难道不吸取么?
duncan0819 发表于 2016-2-24 00:08
原来是凳子,我说呢。
这个小女孩留下姓名了吗
一位无名冤魂
楼主这辈子看不到老毛被斗臭,下辈子也看不到。
你这代人还有骂他恨他的,等你死了,后继无人。
老 ...
呵呵,那么多历史书在那里,想给毛留美名?

用你发明的历史?


那个时候河里鱼多,我问过老人为啥不吃鱼,他的意思是没有油,没有盐鱼没法吃
现在这些都是好东西了,降三高
那个时候河里鱼多,我问过老人为啥不吃鱼,他的意思是没有油,没有盐鱼没法吃
我六叔就是困难时期吃鱼,没油没盐吃得反胃,从此不在吃鱼了。

宇文西城 发表于 2016-2-23 16:28
对三楼那张照片说明一下,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张的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大跃进时期的河南,是宣传部门当年大 ...
稻穗上的姑娘吗? 谁说这小女孩死了啊,我记得小时候在报纸上还看过她很多年后回忆放卫星过程的文章
我六叔就是困难时期吃鱼,没油没盐吃得反胃,从此不在吃鱼了。
嗯,以前都是野生鱼,应该很鲜
胡汉山 发表于 2016-2-24 12:38
嗯,以前都是野生鱼,应该很鲜
同品种相比较,野生鱼往往更腥
ustc_lwx 发表于 2016-2-24 12:14
稻穗上的姑娘吗? 谁说这小女孩死了啊,我记得小时候在报纸上还看过她很多年后回忆放卫星过程的文章
这张照片是当年人日那篇著名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配的宣传照片,据一位经济史专业教授的考证,这位姑娘在“三年自然灾害”中饿死了
呵呵,那么多历史书在那里,想给毛留美名?

用你发明的历史?
书只管记录历史,不管看待历史
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看待历史?
鸟你的人越来越少,年青人根本不鸟你
连你那套看待历史的审美观你都保不住








宇文西城 发表于 2016-2-24 13:48
这张照片是当年人日那篇著名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配的宣传照片,据一位经济史专业教授的考证,这 ...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刘少奇的确搞的比较过
不是要批评哪个领导人。做人要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当年的教训难道不吸取么?
那话对方船子说的,对你不适用

那话也是就事论事,方船子着眼的就是批臭


我六叔就是困难时期吃鱼,没油没盐吃得反胃,从此不在吃鱼了。
凡是人能吃的,方舟子都能吃。不吃饱不能演好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