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战区空军有装备武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1/27 19:12:55
http://military.china.com/news/568/20160223/21582832.html

中部战区空军开创直升机使用航炮击落无人机先河

单位沿革:该团于1959年8月成立,经历多次编制体制及隶属关系调整。2005年由团改编为大队,2011年再次由几个单位合并组建成团。
    “改革难免有阵痛,但只要积极应对、主动作为,就能把阵痛化为发展的机遇!”2月15日,记者在中部战区空军某团采访,谈起应该如何面对改革这一话题,政委高卫东开门见山。
    不远处的机场上,直升机、运输机起起落落,从飞行和机务人员忙碌的身影中不难看出,这是一支担负防空重任的部队。
    “亲历者的体会更深刻,让他们谈谈吧。”高卫东把经历过2005年、2011年两次调整改革的几名“主角”拉到了记者身边,就忙着去了飞行外场。
    “刚开始也有顾虑,主要是担心转隶后自己到新单位发展受限。”二大队大队长张勇告诉记者,当时,他所在飞行大队整建制从空军某师转隶到该团,很多人担心,机型减少了、机关变小了、成长路子变窄了,发展肯定受限。刚刚上完机长预培班的张勇心里也没底:新单位认不认这个“预培班”,还有没有担任机长的机会?
    老机长黄宇心中也有顾虑,他评定特级飞行员的申请和报告刚刚递到机关,就赶上转隶,估计没戏了!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团党委很快宣布,不仅尊重原单位机长预培人选和考核结果,还打破以往机关层层设框限定飞行大队自行制订训练计划的惯例,充分信任飞行大队,让他们从飞行时间、任务安排,到技术搭配、装备特情研究,均自主部署安排。
    “无论是对个人而言还是对团队而言,改革‘阵痛期’也是发展‘窗口期’,等待观望、抱怨彷徨,只能白白错失机遇!”张勇感慨,转隶4年,大队自主培养6名机长,飞行任务量多了、机长数质量也高了,不论新战士还是老机长,都是任务面前打头阵,工作面前勇争先。
    转隶一年后,黄宇的特级飞行员资格顺利批复,飞行30多年的他身兼机长、指挥员、飞行教员等数职,不仅执行任务一次不落,还履行着编外副大队长的行政管理职责。张勇也在团队发展中顺势而为,成长为全团最年轻的飞行大队长,带领机组出色完成多个大项任务,荣立二等功1次。
    “最伤筋动骨的要数团改编为大队的那次了!”副团长李涛时任作训股股长,他告诉记者,“改革面前,最先接受考验的是团领导。”当时,尽管即将改编为副团职大队,团领导却没有分心走神,为全团官兵带头做好表率。

    最终,调整分流任务圆满完成,全团空勤人员走了一半,而且因任务需要,分流出去的都是骨干,留下的要么是老同志,要么是刚毕业的新干部和新兵。而最为紧迫的是,更换新装备、执行重大任务的命令也随之而来。
    怎么办?老同志原地担负战备任务,副大队长带着一批新干部、新兵一头扎进工厂,从零开始学理论、学操作、学维护。工厂教员周一到周五授课,他们就利用周末复习巩固。两个月废寝忘食,终于顺利接装,并如期形成战斗力。
    当初调整改革产生的巨大阵痛,成为推动团队建设脱胎换骨的“催化剂”,这批突击培训出来的人员,现在已成为各领域挑大梁的骨干。随着改革的逐次推进,这个团由以往担负航空运输单一任务,逐步转型为特情处置、协转运输、导航校验、海训搜救等多样任务,并多点部署,长年战备值班,战斗力标准一次次提高。
    “正是勇于面对改革阵痛,经受住了改革阵痛,我们团队才赢得了新的发展机遇和跃升空间。”李涛告诉记者,他们团近几年不仅出色完成10余项重大任务,还在实兵战役演习中开创了直升机使用航炮击落无人机的先河,并成功处置10余起空中特情,多次受到通报表扬,去年年底被评为先进团党委。(李建文 张雷)http://military.china.com/news/568/20160223/21582832.html

中部战区空军开创直升机使用航炮击落无人机先河

单位沿革:该团于1959年8月成立,经历多次编制体制及隶属关系调整。2005年由团改编为大队,2011年再次由几个单位合并组建成团。
    “改革难免有阵痛,但只要积极应对、主动作为,就能把阵痛化为发展的机遇!”2月15日,记者在中部战区空军某团采访,谈起应该如何面对改革这一话题,政委高卫东开门见山。
    不远处的机场上,直升机、运输机起起落落,从飞行和机务人员忙碌的身影中不难看出,这是一支担负防空重任的部队。
    “亲历者的体会更深刻,让他们谈谈吧。”高卫东把经历过2005年、2011年两次调整改革的几名“主角”拉到了记者身边,就忙着去了飞行外场。
    “刚开始也有顾虑,主要是担心转隶后自己到新单位发展受限。”二大队大队长张勇告诉记者,当时,他所在飞行大队整建制从空军某师转隶到该团,很多人担心,机型减少了、机关变小了、成长路子变窄了,发展肯定受限。刚刚上完机长预培班的张勇心里也没底:新单位认不认这个“预培班”,还有没有担任机长的机会?
    老机长黄宇心中也有顾虑,他评定特级飞行员的申请和报告刚刚递到机关,就赶上转隶,估计没戏了!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团党委很快宣布,不仅尊重原单位机长预培人选和考核结果,还打破以往机关层层设框限定飞行大队自行制订训练计划的惯例,充分信任飞行大队,让他们从飞行时间、任务安排,到技术搭配、装备特情研究,均自主部署安排。
    “无论是对个人而言还是对团队而言,改革‘阵痛期’也是发展‘窗口期’,等待观望、抱怨彷徨,只能白白错失机遇!”张勇感慨,转隶4年,大队自主培养6名机长,飞行任务量多了、机长数质量也高了,不论新战士还是老机长,都是任务面前打头阵,工作面前勇争先。
    转隶一年后,黄宇的特级飞行员资格顺利批复,飞行30多年的他身兼机长、指挥员、飞行教员等数职,不仅执行任务一次不落,还履行着编外副大队长的行政管理职责。张勇也在团队发展中顺势而为,成长为全团最年轻的飞行大队长,带领机组出色完成多个大项任务,荣立二等功1次。
    “最伤筋动骨的要数团改编为大队的那次了!”副团长李涛时任作训股股长,他告诉记者,“改革面前,最先接受考验的是团领导。”当时,尽管即将改编为副团职大队,团领导却没有分心走神,为全团官兵带头做好表率。

    最终,调整分流任务圆满完成,全团空勤人员走了一半,而且因任务需要,分流出去的都是骨干,留下的要么是老同志,要么是刚毕业的新干部和新兵。而最为紧迫的是,更换新装备、执行重大任务的命令也随之而来。
    怎么办?老同志原地担负战备任务,副大队长带着一批新干部、新兵一头扎进工厂,从零开始学理论、学操作、学维护。工厂教员周一到周五授课,他们就利用周末复习巩固。两个月废寝忘食,终于顺利接装,并如期形成战斗力。
    当初调整改革产生的巨大阵痛,成为推动团队建设脱胎换骨的“催化剂”,这批突击培训出来的人员,现在已成为各领域挑大梁的骨干。随着改革的逐次推进,这个团由以往担负航空运输单一任务,逐步转型为特情处置、协转运输、导航校验、海训搜救等多样任务,并多点部署,长年战备值班,战斗力标准一次次提高。
    “正是勇于面对改革阵痛,经受住了改革阵痛,我们团队才赢得了新的发展机遇和跃升空间。”李涛告诉记者,他们团近几年不仅出色完成10余项重大任务,还在实兵战役演习中开创了直升机使用航炮击落无人机的先河,并成功处置10余起空中特情,多次受到通报表扬,去年年底被评为先进团党委。(李建文 张雷)
说的是K15J吗。
空中突击军
应该是空降兵的武装直升机
会不会是北京边上保卫京师防空的,前段时间不是有过出动直升机处置无人机航模黑飞的事吗?
xiaotian2 发表于 2016-2-23 11:43
说的是K15J吗。
应该是54J的吧?那个是军委直属的吧?
15军的,15军是空军的
说的是北空航运团
应该是54J的吧?那个是军委直属的吧?
老一团一直是团,从未变过。哪怕现在已经70架直升机。
md空军不装备武直陆军不装备固定翼是体制问题,咱们干嘛也给自己划线?
md空军不装备武直陆军不装备固定翼是体制问题,咱们干嘛也给自己划线?
美帝自己的陆军也有固定翼
21271173 发表于 2016-2-23 13:28
老一团一直是团,从未变过。哪怕现在已经70架直升机。
偶记得不太清楚好像是个直升机大队吧?
xiaotian2 发表于 2016-2-23 11:43
说的是K15J吗。
恩,又仔细看了一下,应该不是扑克军的,可能是八月军的
不是前段时间才有新闻空降军装备武直吗,就是那个吧~


8楼正确,应该是北空运输团。





8楼正确,应该是北空运输团。



8楼正确,应该是是北空运输团。
运输直升机有航炮?
联合作战司令部 发表于 2016-2-23 16:27
运输直升机有航炮?

给你个链接,看看就知道了。
http://www.dayuntongzhou.com/zhd ... 14/0731/144349.html

15军吧!属于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