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专访陈水扁全文zt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5/23 04:30:33
陈水扁7日接受路透社专访
问:之前北京曾多次忽略您所表达的善意,关于这方面,阁下是否有进一步的作为?有人认为,北京宁可等到2008年当台湾政府或许会由其它政党执政时再进行协商,也不愿让民进党政府获得该项功劳,您是否同意此种看法?

答:也许是这样,但北京当局不会如愿。因为在2000年,本人当选台湾总统之后,北京当局一直期待本人不会做到2004年,甚至可能就在2000年年底,因为所谓的罢免风暴而提早下台一鞠躬。后来由于台湾人民不支持,罢免不成,北京当局又把希望寄托在2004年国亲的合作,希望连宋的搭挡能够夺回政权,但最后也没有如愿。

如果现在又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2008年马主席能为泛蓝阵营夺回政权,我也必须非常清楚告诉北京当局,不可能成功的。从过去几次大选经验,凡是北京当局所不支持、所反对的总统候选人,最后都当选。反过来讲,只要是北京当局支持的,不管是明助或暗助的总统候选人,最后都没办法胜选。所以,除非北京当局真的有心改善两岸关系,拉近与2300万台湾人民的距离,否则一味干涉台湾内政,介入台湾选举,最后一定都不会如愿。

问:中国在这些事情上不是拥有更多的筹码吗?他们现在崛起,力量很大,这方面您认为如何?

答:很清楚的,台湾是一民主国家,不像中国不民主、不透明、甚至以党领政,他们无法了解台湾的国家领导人是2300万台湾人民自己选择、自己作决定,不是北京当局、中南海那批人所能代为决定选择。在过去几次的选举,中国一直希望能透过庞大的台商力量,来影响台湾内部的选举,但是并没有成功。

2005年,美国国防部所提有关中国军力报告书,也特别提到其中的一段,是2004年要阻挡本人的连任,最后是失败的。今年5月14日,台湾进行任务型国大选举,因为我们要进行修宪政治工程,废除国民大会,以公投入宪取代原先国民大会对宪法修正案的复决。

对中国来讲,他们认为这是走向所谓的法理台独,所以竭尽各种可能要介入台湾这次的修宪,所以事先安排连宋两位在野党主席到北京,目的就是要影响台湾的选举,并且希望阻挡这次的修宪,让废除国大及公投入宪不会成功。很清楚,选举结果,我们还是赢了,且6月7日修宪也成功了。

换句话说,北京当局为了燃烧所谓的中国热,到5月14日任务型国大选举前夕,提前安排两位在野党主席到北京,当时一股中国热充斥着台湾所有媒体,甚至很多人认为,他们两位的访问是成功的,但是中国热很快就退烧,所以,当大家冷静下来后,纵使经过胡锦涛的加持,最后,他们两位也没有因为这样而带来选举的好处,特别是亲民党选得更不理想。


问:事实上连宋两位已到过中国,并有机会与胡锦涛面对面沟通,但您无法前往。总统阁下身为台湾领导者,将采取何种进一步的作为来打破现在的僵局呢?

答:大家都听过一句话,北京当局曾经说过,对于台湾问题,要「争取谈,不怕拖」。但今天我要说,对2300万台湾人民,什么是最有利的思维与抉择,我要将这句话作修正,那就是「争取拖,不怕谈」。因为你愈急、愈怕,那对台湾是最不利的。

就像两位在野党主席,为赶搭「中国热」这部列车,所以他们必须接受北京当局所提出的前提与条件,必须接受所谓的「一个中国」,必须接受所谓的「九二共识」。如果说我们急着要谈,但中国还坚持所谓谈的前提与条件的话,那我们接受前提,就是等于接受结论。所以本人才说处理两岸问题,必须要坚持「和解不退缩,坚定不对立」的原则。

况且「九二共识」根本不存在。这四个字是在2000年5月20日本人就职前,即4月底时,由当时的国民党行政院陆委会苏起主任委员所创造出来的名词。连战主席此次到北京,他所谓的「九二共识」说法,中国也不同意,中国所谓的「九二共识」是指「一个中国」原则。对中国而言,所谓「一个中国」原则并无各自表述的空间。所以,接受「一个中国」原则等于放弃台湾的主权,台湾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地方行省或特别行政区。这不是和解、这不是对话,这是投降。

问:但这地区有许多人是接受此一原则,他们还认为阁下对此地区造成许多不稳定的因素,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答:纵使有些国家接受所谓「一个中国」的政策,但不等同于接受中国所谓的「一个中国」原则。所以,我们认为「一个中国」政策并不等于要把台湾葬送给中国,把台湾变成第二个香港或第二个澳门。我相信所谓接受「一个中国」政策的国家,也绝对无此意思。就以美国为例,主张「一个中国」政策,但并没有接受北京所谓「一个中国」原则。所以,美国政府非常清楚宣示,台海现状不应该被片面改变。所谓台海现状不应该被片面改变,不是只针对台湾而说,也是针对北京当局而说。

所谓台海现状是什么?当然是指台湾目前的现状,台湾是一个国家这样的事实,不应该受到片面的改变。虽然有那么多国家与台湾无正式外交关系,但是并不影响台湾是一个国家这样的一个事实。何况还有26个国家承认台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并与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问:美国与中国现在是世界强权,而他们均不希望台湾独立,总统阁下您想要的是什么?是看到台湾独立或台湾保持现状?有时总统阁下在这议题上的说词,似乎有不一致的地方,请说明这一点。

答:我们非常清楚,而且前后一致,就如同民主进步党的全代会在1999年提出的台湾前途决议文所述:台湾是一主权独立的国家,国号叫做中华民国,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改变,都必须经过2300万台湾人民公民投票方式来决定。不管是叫台湾或叫中华民国,我们是一主权独立国家,这是毋庸置疑的。

再过三天,就是10月10日,中华民国94年国庆日,如果我们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怎么会有国庆日,怎么会有中华民国第11任总统叫阿扁的。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要素,包括主权、政府、人民与领土,台湾无一不备,我们就是一个国家,我们当然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问:总统刚才是否在本人面前宣示了台湾独立?因为在国际法上,台湾并非一具独立主权的国家。

答:谁说的?

问:台湾现在不被联合国所承认,而中国也一再强调总统此一语言具挑衅意味,并将造成两岸争端或军事冲突。总统是否认为此系具挑衅意味的举动?不知您的看法为何?

答:我所说的是事实,这是现状。如果我们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如果我们自己对台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都没信心,如何吁请全世界来支持台湾?不要忘记,还有26个国家承认台湾,与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是不是国家,与其参不参加联合国并无必然关系,有很多国家过去还没有进入联合国之前,他们仍然是主权独立的国家。

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只是解决了中国代表权的问题,而未解决2300万台湾人民代表权的问题。2300万台湾人民在联合国代表权的问题到目前无法获得妥善解决,这不是台湾人民的不对,而是联合国的不对。

现在国际社会存有这样的迷思:凡是中国所说的、所做的,好象都是对的。但我们要反问:中国通过所谓的「反分裂国家法」,企图以非和平及武力手段来对付台湾,中国在东南沿海部署了超过700枚以上战术导弹瞄准台湾,难道这些也是对的吗?就像有人倡议欧盟应该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但我们也要请问:把武器卖给一个不民主的中国来对付一个民主的台湾,难道这也应该被鼓励吗?

问:但是,目前中国的军事武力非常强大,这是一个事实,而他们对台政策的原则也是一个事实,因此,总统是否认为您的某些作为与言语是非常冒险的举动?

答:当中国武力强大的时候,难道我们不能不更重视台海的和平吗?这也是为什么联合国今年的大会要提出有关台海和平议案,其实这才是严肃的课题。最重要的是,2300万台湾人民的声音难道可以不被重视?大家可以装聋作哑,当作没有听到吗?作为台湾的总统,作为2300万台湾人民所选出的国家领导人,我必须要忠实表达台湾人民的真正声音,绝大多数台湾人民没办法接受所谓「一个中国」原则,所谓「九二共识」以及所谓「一国两制」。2300万台湾人民绝大多数没办法接受所谓「反分裂国家法」的立法,一样地,2300万台湾人民也没办法接受把台湾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变成第二个香港、变成她的地方行省或者特别行政区。

所以,我非常赞成、肯定美国副国务卿佐立克在9月21日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所做的公开演讲,他特别提到,中国应该在国际体系中作一个负责任的利害关系者,何谓「负责任的利害关系者」?那就是在中国崛起的同时,必须要伴随着和平的觉醒与民主的开展。

问:您表达您可以慢慢等对岸开启一些新的进展,那在货运包机部分,有没有任何开展的迹象?

答:我们在前不久提出双方可以优先协商的三大项目,其中包括台湾农产品销往中国、包括开放中国旅客来台湾、也包括货运、客运包机的议题。由于这三大议题都涉及到政府公权力,所以我们认为应该要由双方政府或双方政府所委托、所授权的团体或单位,进行对话、协商、谈判。而台湾政府所委托或授权的团体或单位,不是北京当局所能片面指定。

问:在这方面有任何进展吗?协商是否已经开展?

答:当然一直在接触中,最近我们了解,中国方面观光主管单位的负责人也要来台湾进行访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非常欢迎,我们希望大家多接触、多对话、多协商。就像今年年初农历春节包机直航,原先大家并不看好,但是只要有诚意,经过政府委托授权的单位或个人,就可以来进一步磋商,后来不但谈成,也完成春节两岸包机直航,这是一个重大的开展,原本以为两岸从此春暖花开,没想到最后却飘过来一片乌云,就是「反分裂国家法」的通过。

问:您是否认为您一些强烈的用词或说法,会使得这些小幅度的进展因而淡化?

答::个人不认为如此,「和解不退缩,坚定不对立」,和解不是要去投降,也不是要放弃主权,我们要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是什么,如果说我们自己忘掉自己是什么,而跟对岸展开所谓的协商、对话或谈话,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是什么,我们不是什么,我们要非常清楚,要非常坚定,不能有任何含混或模糊,可以不明说,但不能不清楚,不坚定。所以当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非常地清楚、非常地坚定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我们仍然可以在今年年初达成两岸春节包机直航历史性的工作,并未受到影响。


问:您有如此的想法与原则,但立法院迟迟无法通过军购预算案,您是否会担心?

答:立法院迟迟无法通过预算案原因很多,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三项军购案,包括潜舰、P3C反潜机爱国者三型飞弹,都不是我在二000年就任总统后所作的政策决定,我未上任之前,在九四年、九七年、九八年就分别做了三大项军购案的政策决定,基于政府是连续性的,政党轮替并非革命,也不是变天,所以对于过去政府所作的有关军购决定,攸关国家安全及两岸和平,这是全民的共同利益,也是国军与全民的共同语言,作为总统及政府的领导人,我们必须要贯彻、不能推翻,也不宜改变,我的总统任期只到二00八年,但这些军购、武器能够运到台湾并成军,将是本人卸任以后的事,为了台湾的国家安全、两岸的和平,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也是应该的,这就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使命。

但是非常遗憾,有些政党换个位子就换个脑袋,执政时向美方提出这么多的军事需求,要采购这些武器装备,今天作为在野党结果为反对而反对,昨是今非,令人不可思议。

在二000年以前就有这样的需求,何况根据美国国防部所提到的二00五年中国军力报告,两岸军力的优势已经逐渐向中国倾斜的此时此刻,我们更需要有这些军购。

他们之所以反对,一方面是因为反扁、反对本人,所以就反对一切;第二是因为他们要讨好中国,为了要到北京去,中国反对台湾的军购,他们也跟着中国的音乐起舞,也跟着反对;第三,国民党非常清楚,国民党目前几位当家者也非常清楚,军购案一定要付委,一定要讨论,甚至要通过。但是没想到宋楚瑜一回国,一句话就把它绑架,宋楚瑜主席要胁国民党,如果敢让军购案付委,他就要让不当取得党产条例付委。

如果国民党就因为这样而被亲民党、被宋楚瑜所绑架,那很清楚地,国民党为了确保他们这些不公不义而来的党产而牺牲了全民的利益、国家的安全,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绝对不会原谅。

所以在三合一年底选前,这一、两个月,由于有选举的利益,国民党要与亲民党作充分的合作,所以很难在选前军购案会有正式的讨论与通过,但我们没有放弃各种的可能,我们私底下也作各种的接触与磋商,希望能取得一个为大家所能接受的折衷方案,让军购案早日付委,能有充份的讨论与理性辩论,最后能完成相关的立法、通过。

问:军购案的通过,您认为是在今年还是明年?

答:应该是在年底选后。

问:总统阁下您在2008年卸任之后,你想要留给台湾的是什么样的记忆,是什么样的政绩?

答:我曾经说过三个不变的坚持:第一,坚持民主改革的理想,绝对不变;第二,坚持台湾优先主体意识的主流路线,也绝对不会改变;第三,坚持让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完整、进步、美丽而又伟大的国家,这样的愿景及理念也绝对不变。

所以,基于这三个不变的坚持,我希望在2008年卸任之后能够留给台湾的是:第一,我们是一个改革进步的政府,除了贯彻军队国家化、情治单位法治化、中立化之外,我们必须持续改革进步,其中包括我们要完成二次金改,我们要完成税制的改革,我们要完成包括长期以来为大家所诟病非议的军公教人员退抚制度18%利率的不合理的存在。

换句话讲,我们要完成很多过去政府所不敢碰触及改革的一些不可能任务。第二,我们必须坚持台湾优先、台湾主体意识,所以我们希望让国际社会更了解台湾与中国的不同,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与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彼此是分立、分治,互不隶属。第三,我们希望在2008年本人卸任之后,能够正式催生并实施一部合时、合身、合用的台湾新宪法。陈水扁7日接受路透社专访
问:之前北京曾多次忽略您所表达的善意,关于这方面,阁下是否有进一步的作为?有人认为,北京宁可等到2008年当台湾政府或许会由其它政党执政时再进行协商,也不愿让民进党政府获得该项功劳,您是否同意此种看法?

答:也许是这样,但北京当局不会如愿。因为在2000年,本人当选台湾总统之后,北京当局一直期待本人不会做到2004年,甚至可能就在2000年年底,因为所谓的罢免风暴而提早下台一鞠躬。后来由于台湾人民不支持,罢免不成,北京当局又把希望寄托在2004年国亲的合作,希望连宋的搭挡能够夺回政权,但最后也没有如愿。

如果现在又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2008年马主席能为泛蓝阵营夺回政权,我也必须非常清楚告诉北京当局,不可能成功的。从过去几次大选经验,凡是北京当局所不支持、所反对的总统候选人,最后都当选。反过来讲,只要是北京当局支持的,不管是明助或暗助的总统候选人,最后都没办法胜选。所以,除非北京当局真的有心改善两岸关系,拉近与2300万台湾人民的距离,否则一味干涉台湾内政,介入台湾选举,最后一定都不会如愿。

问:中国在这些事情上不是拥有更多的筹码吗?他们现在崛起,力量很大,这方面您认为如何?

答:很清楚的,台湾是一民主国家,不像中国不民主、不透明、甚至以党领政,他们无法了解台湾的国家领导人是2300万台湾人民自己选择、自己作决定,不是北京当局、中南海那批人所能代为决定选择。在过去几次的选举,中国一直希望能透过庞大的台商力量,来影响台湾内部的选举,但是并没有成功。

2005年,美国国防部所提有关中国军力报告书,也特别提到其中的一段,是2004年要阻挡本人的连任,最后是失败的。今年5月14日,台湾进行任务型国大选举,因为我们要进行修宪政治工程,废除国民大会,以公投入宪取代原先国民大会对宪法修正案的复决。

对中国来讲,他们认为这是走向所谓的法理台独,所以竭尽各种可能要介入台湾这次的修宪,所以事先安排连宋两位在野党主席到北京,目的就是要影响台湾的选举,并且希望阻挡这次的修宪,让废除国大及公投入宪不会成功。很清楚,选举结果,我们还是赢了,且6月7日修宪也成功了。

换句话说,北京当局为了燃烧所谓的中国热,到5月14日任务型国大选举前夕,提前安排两位在野党主席到北京,当时一股中国热充斥着台湾所有媒体,甚至很多人认为,他们两位的访问是成功的,但是中国热很快就退烧,所以,当大家冷静下来后,纵使经过胡锦涛的加持,最后,他们两位也没有因为这样而带来选举的好处,特别是亲民党选得更不理想。


问:事实上连宋两位已到过中国,并有机会与胡锦涛面对面沟通,但您无法前往。总统阁下身为台湾领导者,将采取何种进一步的作为来打破现在的僵局呢?

答:大家都听过一句话,北京当局曾经说过,对于台湾问题,要「争取谈,不怕拖」。但今天我要说,对2300万台湾人民,什么是最有利的思维与抉择,我要将这句话作修正,那就是「争取拖,不怕谈」。因为你愈急、愈怕,那对台湾是最不利的。

就像两位在野党主席,为赶搭「中国热」这部列车,所以他们必须接受北京当局所提出的前提与条件,必须接受所谓的「一个中国」,必须接受所谓的「九二共识」。如果说我们急着要谈,但中国还坚持所谓谈的前提与条件的话,那我们接受前提,就是等于接受结论。所以本人才说处理两岸问题,必须要坚持「和解不退缩,坚定不对立」的原则。

况且「九二共识」根本不存在。这四个字是在2000年5月20日本人就职前,即4月底时,由当时的国民党行政院陆委会苏起主任委员所创造出来的名词。连战主席此次到北京,他所谓的「九二共识」说法,中国也不同意,中国所谓的「九二共识」是指「一个中国」原则。对中国而言,所谓「一个中国」原则并无各自表述的空间。所以,接受「一个中国」原则等于放弃台湾的主权,台湾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地方行省或特别行政区。这不是和解、这不是对话,这是投降。

问:但这地区有许多人是接受此一原则,他们还认为阁下对此地区造成许多不稳定的因素,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答:纵使有些国家接受所谓「一个中国」的政策,但不等同于接受中国所谓的「一个中国」原则。所以,我们认为「一个中国」政策并不等于要把台湾葬送给中国,把台湾变成第二个香港或第二个澳门。我相信所谓接受「一个中国」政策的国家,也绝对无此意思。就以美国为例,主张「一个中国」政策,但并没有接受北京所谓「一个中国」原则。所以,美国政府非常清楚宣示,台海现状不应该被片面改变。所谓台海现状不应该被片面改变,不是只针对台湾而说,也是针对北京当局而说。

所谓台海现状是什么?当然是指台湾目前的现状,台湾是一个国家这样的事实,不应该受到片面的改变。虽然有那么多国家与台湾无正式外交关系,但是并不影响台湾是一个国家这样的一个事实。何况还有26个国家承认台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并与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问:美国与中国现在是世界强权,而他们均不希望台湾独立,总统阁下您想要的是什么?是看到台湾独立或台湾保持现状?有时总统阁下在这议题上的说词,似乎有不一致的地方,请说明这一点。

答:我们非常清楚,而且前后一致,就如同民主进步党的全代会在1999年提出的台湾前途决议文所述:台湾是一主权独立的国家,国号叫做中华民国,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改变,都必须经过2300万台湾人民公民投票方式来决定。不管是叫台湾或叫中华民国,我们是一主权独立国家,这是毋庸置疑的。

再过三天,就是10月10日,中华民国94年国庆日,如果我们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怎么会有国庆日,怎么会有中华民国第11任总统叫阿扁的。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要素,包括主权、政府、人民与领土,台湾无一不备,我们就是一个国家,我们当然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问:总统刚才是否在本人面前宣示了台湾独立?因为在国际法上,台湾并非一具独立主权的国家。

答:谁说的?

问:台湾现在不被联合国所承认,而中国也一再强调总统此一语言具挑衅意味,并将造成两岸争端或军事冲突。总统是否认为此系具挑衅意味的举动?不知您的看法为何?

答:我所说的是事实,这是现状。如果我们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如果我们自己对台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都没信心,如何吁请全世界来支持台湾?不要忘记,还有26个国家承认台湾,与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是不是国家,与其参不参加联合国并无必然关系,有很多国家过去还没有进入联合国之前,他们仍然是主权独立的国家。

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只是解决了中国代表权的问题,而未解决2300万台湾人民代表权的问题。2300万台湾人民在联合国代表权的问题到目前无法获得妥善解决,这不是台湾人民的不对,而是联合国的不对。

现在国际社会存有这样的迷思:凡是中国所说的、所做的,好象都是对的。但我们要反问:中国通过所谓的「反分裂国家法」,企图以非和平及武力手段来对付台湾,中国在东南沿海部署了超过700枚以上战术导弹瞄准台湾,难道这些也是对的吗?就像有人倡议欧盟应该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但我们也要请问:把武器卖给一个不民主的中国来对付一个民主的台湾,难道这也应该被鼓励吗?

问:但是,目前中国的军事武力非常强大,这是一个事实,而他们对台政策的原则也是一个事实,因此,总统是否认为您的某些作为与言语是非常冒险的举动?

答:当中国武力强大的时候,难道我们不能不更重视台海的和平吗?这也是为什么联合国今年的大会要提出有关台海和平议案,其实这才是严肃的课题。最重要的是,2300万台湾人民的声音难道可以不被重视?大家可以装聋作哑,当作没有听到吗?作为台湾的总统,作为2300万台湾人民所选出的国家领导人,我必须要忠实表达台湾人民的真正声音,绝大多数台湾人民没办法接受所谓「一个中国」原则,所谓「九二共识」以及所谓「一国两制」。2300万台湾人民绝大多数没办法接受所谓「反分裂国家法」的立法,一样地,2300万台湾人民也没办法接受把台湾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变成第二个香港、变成她的地方行省或者特别行政区。

所以,我非常赞成、肯定美国副国务卿佐立克在9月21日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所做的公开演讲,他特别提到,中国应该在国际体系中作一个负责任的利害关系者,何谓「负责任的利害关系者」?那就是在中国崛起的同时,必须要伴随着和平的觉醒与民主的开展。

问:您表达您可以慢慢等对岸开启一些新的进展,那在货运包机部分,有没有任何开展的迹象?

答:我们在前不久提出双方可以优先协商的三大项目,其中包括台湾农产品销往中国、包括开放中国旅客来台湾、也包括货运、客运包机的议题。由于这三大议题都涉及到政府公权力,所以我们认为应该要由双方政府或双方政府所委托、所授权的团体或单位,进行对话、协商、谈判。而台湾政府所委托或授权的团体或单位,不是北京当局所能片面指定。

问:在这方面有任何进展吗?协商是否已经开展?

答:当然一直在接触中,最近我们了解,中国方面观光主管单位的负责人也要来台湾进行访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非常欢迎,我们希望大家多接触、多对话、多协商。就像今年年初农历春节包机直航,原先大家并不看好,但是只要有诚意,经过政府委托授权的单位或个人,就可以来进一步磋商,后来不但谈成,也完成春节两岸包机直航,这是一个重大的开展,原本以为两岸从此春暖花开,没想到最后却飘过来一片乌云,就是「反分裂国家法」的通过。

问:您是否认为您一些强烈的用词或说法,会使得这些小幅度的进展因而淡化?

答::个人不认为如此,「和解不退缩,坚定不对立」,和解不是要去投降,也不是要放弃主权,我们要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是什么,如果说我们自己忘掉自己是什么,而跟对岸展开所谓的协商、对话或谈话,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是什么,我们不是什么,我们要非常清楚,要非常坚定,不能有任何含混或模糊,可以不明说,但不能不清楚,不坚定。所以当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非常地清楚、非常地坚定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我们仍然可以在今年年初达成两岸春节包机直航历史性的工作,并未受到影响。


问:您有如此的想法与原则,但立法院迟迟无法通过军购预算案,您是否会担心?

答:立法院迟迟无法通过预算案原因很多,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三项军购案,包括潜舰、P3C反潜机爱国者三型飞弹,都不是我在二000年就任总统后所作的政策决定,我未上任之前,在九四年、九七年、九八年就分别做了三大项军购案的政策决定,基于政府是连续性的,政党轮替并非革命,也不是变天,所以对于过去政府所作的有关军购决定,攸关国家安全及两岸和平,这是全民的共同利益,也是国军与全民的共同语言,作为总统及政府的领导人,我们必须要贯彻、不能推翻,也不宜改变,我的总统任期只到二00八年,但这些军购、武器能够运到台湾并成军,将是本人卸任以后的事,为了台湾的国家安全、两岸的和平,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也是应该的,这就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使命。

但是非常遗憾,有些政党换个位子就换个脑袋,执政时向美方提出这么多的军事需求,要采购这些武器装备,今天作为在野党结果为反对而反对,昨是今非,令人不可思议。

在二000年以前就有这样的需求,何况根据美国国防部所提到的二00五年中国军力报告,两岸军力的优势已经逐渐向中国倾斜的此时此刻,我们更需要有这些军购。

他们之所以反对,一方面是因为反扁、反对本人,所以就反对一切;第二是因为他们要讨好中国,为了要到北京去,中国反对台湾的军购,他们也跟着中国的音乐起舞,也跟着反对;第三,国民党非常清楚,国民党目前几位当家者也非常清楚,军购案一定要付委,一定要讨论,甚至要通过。但是没想到宋楚瑜一回国,一句话就把它绑架,宋楚瑜主席要胁国民党,如果敢让军购案付委,他就要让不当取得党产条例付委。

如果国民党就因为这样而被亲民党、被宋楚瑜所绑架,那很清楚地,国民党为了确保他们这些不公不义而来的党产而牺牲了全民的利益、国家的安全,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绝对不会原谅。

所以在三合一年底选前,这一、两个月,由于有选举的利益,国民党要与亲民党作充分的合作,所以很难在选前军购案会有正式的讨论与通过,但我们没有放弃各种的可能,我们私底下也作各种的接触与磋商,希望能取得一个为大家所能接受的折衷方案,让军购案早日付委,能有充份的讨论与理性辩论,最后能完成相关的立法、通过。

问:军购案的通过,您认为是在今年还是明年?

答:应该是在年底选后。

问:总统阁下您在2008年卸任之后,你想要留给台湾的是什么样的记忆,是什么样的政绩?

答:我曾经说过三个不变的坚持:第一,坚持民主改革的理想,绝对不变;第二,坚持台湾优先主体意识的主流路线,也绝对不会改变;第三,坚持让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完整、进步、美丽而又伟大的国家,这样的愿景及理念也绝对不变。

所以,基于这三个不变的坚持,我希望在2008年卸任之后能够留给台湾的是:第一,我们是一个改革进步的政府,除了贯彻军队国家化、情治单位法治化、中立化之外,我们必须持续改革进步,其中包括我们要完成二次金改,我们要完成税制的改革,我们要完成包括长期以来为大家所诟病非议的军公教人员退抚制度18%利率的不合理的存在。

换句话讲,我们要完成很多过去政府所不敢碰触及改革的一些不可能任务。第二,我们必须坚持台湾优先、台湾主体意识,所以我们希望让国际社会更了解台湾与中国的不同,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与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彼此是分立、分治,互不隶属。第三,我们希望在2008年本人卸任之后,能够正式催生并实施一部合时、合身、合用的台湾新宪法。
我们怎么能确认这是路边社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