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东莞工人成本翻倍 大量工厂关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3/31 17:49:25

东莞大量工业厂房正着招租
  东莞,一直有“世界工厂”之称。在只有2500平方公里的面积上云集着五六万家制造加工企业,曾经的人力资源优势使得加工贸易在这片土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但是从2014年开始,各种关于东莞代工企业的消息不断,中国代工产业正遭遇着转型困境。2015年12月,《经济半小时》的记者来到了东莞,对这里的制造业进行了调查。
  订单减少,用工成本上升,东莞代工业遭遇寒流
  2015年12月6号,一个星期天的下午,老刘坐在自家开的小卖店门口发起了呆。以往到了这个时间,正是大批工人休息外出采买的日子,可现在人却少得可怜。
  老刘在自家开的小卖店门口发呆,以往是大批工人外出采买的时候,现在人却少得可怜。
  小卖店老板老刘:以前下班的时候人山人海的,这路边全部都摆什么小摊,卖菜,卖什么馒头,做什么小生意的,你看现在这么,基本上都没人了,上班的人也少。
  说起这两年的变化,在东莞闯荡了七、八年的他,当过工人、开过出租,如今用攒下来的积蓄开了这家小卖店。
  两年前,老刘花了13万的转让费,盘下了这间开在工业区门口的小卖店,门前还特意摆了台球桌、电视吸引顾客,图的就是人多生意好做。
  老刘:主要是以晚上为主,在这里坐坐,看看电视,抽抽烟,聊聊天,玩一玩就这样。
  但是老刘的生意火红了不到半年,从2014年开始,伴随着工厂关门、工人减少,老刘的小卖店也难以为继。曾经难以租到的出租房,现在也空了不少。
  在老刘的小卖店周围,几个代加工工业园区,如今工厂大门口张贴着的“厂房招租”字样的信息,随处可见。道路两旁一排排临街的店铺也有很多都拉上了卷帘门。
  随处可见,几个代加工工业园区的工厂大门口张贴着 “厂房招租”。
  陈燕平,是最早一批来东莞办厂的人,非常了解代工厂的行业情况。
  东莞市托普莱斯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燕平:因为代工来说,它的门槛就很低,只要你有一定的流动资金,然后找到一定的客源,你就可以开始干了。
  门槛低、没创新、没有自主研发的产品,再加上用工成本逐年提升,缺乏核心技术的代工厂渐渐失去了在市场中生存的空间。在陈燕平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
  代加工企业有过辉煌,曾经在我国对外贸易中的份额始终占据50%以上,成为贸易顺差最重要的贡献力量。陈燕平是电视机制造行业的代工企业,有400多名员工,以2013年为例,短短两年时间,一名工人的投入成本就翻了一倍。
  陈燕平:我们以前的话一个工人,普通工人的话原来他在一线工人的话,他大概2千来块钱就可以搞定了。今年最少都要4500。
  以前一个一线工人,大概2千来块钱就可以搞定了,今年最少都要4500。
  除了人工成本的上升,欧美国家经济下滑导致的订单业务量减少,国内电子产品在电商销售平台上的价格战,都是打击东莞代工产业的直接原因所在。以一台32寸液晶电视机为例,电商的销售价格与经销商相比相差悬殊。
  陈燕平:2010年的时候大概可以卖到将近3千来块钱。到今天为止,今天你可以到淘宝、京东商城去查一下,最便宜的可能是卖到799元。
  在电视机制造行业打拼了十几年的陈燕平见证了这些年东莞的变化,利润的下降、成本上升,在这样的挤压下,很多和陈燕平一样从事代工的同行们纷纷转投其它行业。
  代工厂的老板忧心忡忡,但是代工厂的工人却不是这样。老张是一家制鞋厂的工人,如今老张一家人住在厂里分配的70平米宿舍里,不论收入和环境,这些年都有了很大变化。
  《经济半小时》记者:屋里的空调是自己装的吗?
  东莞市利吉兴鞋厂员工张子伟:空调是公司装的。
  整间屋子虽然看上去很朴素,却收拾得干净整洁。目前老张和爱人都在鞋厂上班,孩子也由老家带到身边,去年他们看到母亲身体不好,索性也接到了东莞,一家四口住在宿舍里,吃和住两块最大的开销算是省了下来。
  张子伟:2010年的时候三千多,因为我两个还技术相当过硬的,现在每个月可以领到五千多。
  往往鞋厂需要花费几个月时间才能培养出来一名技术成熟的工人,为了留住工人,洗澡间、卫生间是每个房间里的标配,老板赖朝阳特意安装了空调乃至WI-FI,用以提升自己招工的诚意。
  为了留住工人,洗澡间、卫生间是每个房间里的标配,老板还特意安装了空调和WI-FI,用以提升自己招工的诚意。
  东莞市利吉兴鞋厂董事长赖朝阳:为了要留住这些各地来的员工,你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环境。还有里面你所有宿舍里面必须要有一个套间,配套的生活卫生啊,让他都很方便的,你才有办法留住他 。
  东莞最低工资标准也从1310元提高到1510元。
  机器换人、自创品牌,代工企业谋求转型升级;物美价廉、迎来商机,机器人产业迅速崛起
  陈燕平:经营的环境恶略以后,我们一直在考虑产品的升级,包括设备的升级,一直都在考虑。因为不升级的话,我们在市场上基本上就生存不下去了。
  12月1号,陈燕平驱车来到了一家位于东莞市大朗镇的机器人制造企业。进入展厅,几台全自动的机器人手臂正在按照规定到的轨道进行高效率的工作。陈燕平仔细地观察着每一台机器。
  机械装备销售人员:相当于是人手的一个手臂,通过这个工具你可以做不同的事情。
  厂家的销售人员给陈燕平解答了价格、功能、效率等一系列问题,并且可以测量厂房,根据实地情况量身定制机器人制造所需要的机器人。听了这些,陈燕平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之色。
  听了有关机器人价格、功能、效率、量身定制的信息后,陈燕平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之色。
  陈燕平:感觉赶紧升级换代。我们尽快的把这些设备,用上这些设备的话,我们就可以提高我们的竞争力,我们的人力成本把它降下来。
  陈燕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原来他的车间需要300位工人,如果采用这种机器人,车间的人数就可以降低到150人,仅一年节约资金就能达到900余万元。2016年,陈燕平计划投入1千万元以上的资金来升级厂里的生产线,提高自动化水平。不过他还认为,企业要做到转型升级,光靠提高生产的自动化水平是远远不够的。
  采用机器人,工作人数就可以降低一半,一年节约资金能达到900余万元。
  经历过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的陈燕平感受了一个OEM工厂的无奈。只做传统代工是没有出路的,他不满足于根据别人的设计加工产品,而是要有为客户进行产品设计的能力,他要做代工企业的升级版。为此,陈燕平建立了自己的研发团队。首先,他从最简单的电视机外形做起。
  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他开始做起了电视内部五金、光学元件的设计,这样一来产品的附加值一下子就提高了。
  陈燕平:比如说像这一个,你看这个产品就是我们的第二代,我们就是说把里面的五金、结构件全部都包括了,包括了这些产品以后,我们的空间,利润间进一步大了,也能够给客户提供更多的服务了。
  陈燕平自主设计出来的电视机配件被客户选用后,可以增加几倍的附加值。如今,他早已经不做传统只是傻卖力气的代加工产品。眼下,以设计为主的代工制造占了整个工厂生产总量的70%,但照这样发展下去,陈燕平心里依旧没底。
  陈燕平:很多品牌已经非常强了,你说我们要出来要做电视机做一个新的品牌,其实这个是非常非常难的事。
  眼下,国内外电视机市场已经竞争到了白热化。一个品牌的搭建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陈燕平自知并不具备这个条件。唯有剑走偏锋,利用自己企业小好转型的优势寻找市场缺口。
  电视机市场已经竞争白热化,陈燕平利用自己企业小好转型的优势寻找市场缺口。
  陈燕平:我们叫它异型平台,什么异型呢,你看正常的它的长宽跟我们平时所见的都不一样,它的作用就是放到一些比较特定的场合,比方说公交车、地铁站或者是一些特定的场合做一些显示,做一些通告用,这个也是我们刚刚开发出来的。目前市场的反馈,包括我们从国外这边都接到一些订单反馈过来,还是不错的,效果也很好。
  陈燕平:这个是我们自己研发开发出来的,所以说这个我们如果只要客户有需要,他一定会找到我们,我们不会像以前代工一样的被别人,别人想替换掉你就替换掉,现在如果说他只要用开了我们产品,他就会对我们也有一些依赖性。
  异形屏幕主要出口欧美市场,带来的利润比做代工多了将近二十倍。
  陈燕平研发的这类异形屏幕主要出口欧美市场,不仅迎来了大批订单,带来的利润比做代工多了将近二十倍,并且他还要继续拓展国内市场。但是和陈燕平相比,在东莞产业转型的道路上跑的更快还大有人在。
  广东伯朗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尹荣造:我们今年的营收目标增长是60%,实际上1-9月是45%,我们明年目标要做到3个亿的营收,都是为了把这个基础的产能给释放出去。
  生产研发智能机器人装备的尹荣造,在这个冬天迎来了商机。生产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厂房院子里,一排排制造包装好的机械臂随时准备装车出发。生产车间里,工人们加班加点地生产调试设备,一派繁忙景象。
  尹荣造:在旁边,21亩地,村委会帮我定做的,在办手续了现在,国土局、规划局都来了,就是为了加快办手续。
  生产研发智能机器人装备企业迎来了商机,市场红火。
  尹荣造向我们介绍,企业目前红火的场景,首先得益于整个东莞制作业的转型升级,现在很多都在通过升级自动化水平降低生产成本。以一台六轴机械手为例,可以多方向活动,如同人类的手臂一样灵活,已经基本可以取代普通制造业的人工环节。
  一台六轴机械手,可多方向活动,如人手臂般灵活。
  尹荣造:从这里一个关节,两个关节,三个关节,四个关节,五个关节,六个关节,就是六个轴,它是完全模仿人手的动作的。
  其实,真正让尹荣造的机器人销量飙升的是低廉的价格,伴随着自主研发和几大核心部件的国产化,一台六轴机械臂的价格只要六到八万元,和进口设备相比差了一半。眼下许多中小型企业渴望转型,但又苦于资金紧张囊中羞涩,这种物美价廉的机器人自然受到了欢迎。
  尹荣造:一个是伺服马达,一个是控制器,还有一个就是跟伺服马达连接的减速机。那好了,目前我们的减速机也是国产化的,那我们的伺服马达我们的控制系统是源自于我们注塑机械手的国产化,延伸过来的,将它升级和应用的。
  自主研发和几大核心部件的国产化使一台六轴机械臂的价格只要六到八万元,和进口设备相比差了一半。
  东莞市政府也在企业机器换人的转型升级上,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扶持和补贴政策,作为东莞市商务局副调研员的雷慧明看来,正是机器换人后工人的减少,使得外界看来东莞有些萧条。
  广东省东莞市商务局副调研员雷慧明:首先这是人口红利在慢慢减退,很多工厂都采用比较先进的技术设备来代替过去劳动密集型的生产,所以说工人在减少。
  截至2015年11月,申报“机器换人”专项资金项目共759个,总投资达62.28亿元,新增设备仪器25999台。项目实施后可减少用工45117人,劳动生产率反倒提高65.25%。而从企业产值角度来看,前三季度东莞全市的生产总值为4563.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7.9%,东莞的步伐依旧不慢。
  “机器换人”项目实施后可减少用工45117人,劳动生产率反倒提高65.25%。
  半小时观察:代工转型,自主品牌是王道
  “东莞塞车,全球缺货”,一度被用来形容“世界工厂”东莞制造业曾经的盛况,而这一轮的危机,恰恰也暴露出了代工企业没有品牌和技术的短板。不止是东莞,全国很多代工企业的遭遇也是一样的。在人力成本提高,海外需求不足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叠加之下,传统的“中国制造”走向微利时代已是一个大势所趋,要摆脱这种困境,代工企业必须从产业结构和劳动力结构两方面着手转型,通过创新来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http://news.sohu.com/20151213/n431072285.shtml
东莞大量工业厂房正着招租
  东莞,一直有“世界工厂”之称。在只有2500平方公里的面积上云集着五六万家制造加工企业,曾经的人力资源优势使得加工贸易在这片土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但是从2014年开始,各种关于东莞代工企业的消息不断,中国代工产业正遭遇着转型困境。2015年12月,《经济半小时》的记者来到了东莞,对这里的制造业进行了调查。
  订单减少,用工成本上升,东莞代工业遭遇寒流
  2015年12月6号,一个星期天的下午,老刘坐在自家开的小卖店门口发起了呆。以往到了这个时间,正是大批工人休息外出采买的日子,可现在人却少得可怜。
  老刘在自家开的小卖店门口发呆,以往是大批工人外出采买的时候,现在人却少得可怜。
  小卖店老板老刘:以前下班的时候人山人海的,这路边全部都摆什么小摊,卖菜,卖什么馒头,做什么小生意的,你看现在这么,基本上都没人了,上班的人也少。
  说起这两年的变化,在东莞闯荡了七、八年的他,当过工人、开过出租,如今用攒下来的积蓄开了这家小卖店。
  两年前,老刘花了13万的转让费,盘下了这间开在工业区门口的小卖店,门前还特意摆了台球桌、电视吸引顾客,图的就是人多生意好做。
  老刘:主要是以晚上为主,在这里坐坐,看看电视,抽抽烟,聊聊天,玩一玩就这样。
  但是老刘的生意火红了不到半年,从2014年开始,伴随着工厂关门、工人减少,老刘的小卖店也难以为继。曾经难以租到的出租房,现在也空了不少。
  在老刘的小卖店周围,几个代加工工业园区,如今工厂大门口张贴着的“厂房招租”字样的信息,随处可见。道路两旁一排排临街的店铺也有很多都拉上了卷帘门。
  随处可见,几个代加工工业园区的工厂大门口张贴着 “厂房招租”。
  陈燕平,是最早一批来东莞办厂的人,非常了解代工厂的行业情况。
  东莞市托普莱斯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燕平:因为代工来说,它的门槛就很低,只要你有一定的流动资金,然后找到一定的客源,你就可以开始干了。
  门槛低、没创新、没有自主研发的产品,再加上用工成本逐年提升,缺乏核心技术的代工厂渐渐失去了在市场中生存的空间。在陈燕平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
  代加工企业有过辉煌,曾经在我国对外贸易中的份额始终占据50%以上,成为贸易顺差最重要的贡献力量。陈燕平是电视机制造行业的代工企业,有400多名员工,以2013年为例,短短两年时间,一名工人的投入成本就翻了一倍。
  陈燕平:我们以前的话一个工人,普通工人的话原来他在一线工人的话,他大概2千来块钱就可以搞定了。今年最少都要4500。
  以前一个一线工人,大概2千来块钱就可以搞定了,今年最少都要4500。
  除了人工成本的上升,欧美国家经济下滑导致的订单业务量减少,国内电子产品在电商销售平台上的价格战,都是打击东莞代工产业的直接原因所在。以一台32寸液晶电视机为例,电商的销售价格与经销商相比相差悬殊。
  陈燕平:2010年的时候大概可以卖到将近3千来块钱。到今天为止,今天你可以到淘宝、京东商城去查一下,最便宜的可能是卖到799元。
  在电视机制造行业打拼了十几年的陈燕平见证了这些年东莞的变化,利润的下降、成本上升,在这样的挤压下,很多和陈燕平一样从事代工的同行们纷纷转投其它行业。
  代工厂的老板忧心忡忡,但是代工厂的工人却不是这样。老张是一家制鞋厂的工人,如今老张一家人住在厂里分配的70平米宿舍里,不论收入和环境,这些年都有了很大变化。
  《经济半小时》记者:屋里的空调是自己装的吗?
  东莞市利吉兴鞋厂员工张子伟:空调是公司装的。
  整间屋子虽然看上去很朴素,却收拾得干净整洁。目前老张和爱人都在鞋厂上班,孩子也由老家带到身边,去年他们看到母亲身体不好,索性也接到了东莞,一家四口住在宿舍里,吃和住两块最大的开销算是省了下来。
  张子伟:2010年的时候三千多,因为我两个还技术相当过硬的,现在每个月可以领到五千多。
  往往鞋厂需要花费几个月时间才能培养出来一名技术成熟的工人,为了留住工人,洗澡间、卫生间是每个房间里的标配,老板赖朝阳特意安装了空调乃至WI-FI,用以提升自己招工的诚意。
  为了留住工人,洗澡间、卫生间是每个房间里的标配,老板还特意安装了空调和WI-FI,用以提升自己招工的诚意。
  东莞市利吉兴鞋厂董事长赖朝阳:为了要留住这些各地来的员工,你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环境。还有里面你所有宿舍里面必须要有一个套间,配套的生活卫生啊,让他都很方便的,你才有办法留住他 。
  东莞最低工资标准也从1310元提高到1510元。
  机器换人、自创品牌,代工企业谋求转型升级;物美价廉、迎来商机,机器人产业迅速崛起
  陈燕平:经营的环境恶略以后,我们一直在考虑产品的升级,包括设备的升级,一直都在考虑。因为不升级的话,我们在市场上基本上就生存不下去了。
  12月1号,陈燕平驱车来到了一家位于东莞市大朗镇的机器人制造企业。进入展厅,几台全自动的机器人手臂正在按照规定到的轨道进行高效率的工作。陈燕平仔细地观察着每一台机器。
  机械装备销售人员:相当于是人手的一个手臂,通过这个工具你可以做不同的事情。
  厂家的销售人员给陈燕平解答了价格、功能、效率等一系列问题,并且可以测量厂房,根据实地情况量身定制机器人制造所需要的机器人。听了这些,陈燕平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之色。
  听了有关机器人价格、功能、效率、量身定制的信息后,陈燕平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之色。
  陈燕平:感觉赶紧升级换代。我们尽快的把这些设备,用上这些设备的话,我们就可以提高我们的竞争力,我们的人力成本把它降下来。
  陈燕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原来他的车间需要300位工人,如果采用这种机器人,车间的人数就可以降低到150人,仅一年节约资金就能达到900余万元。2016年,陈燕平计划投入1千万元以上的资金来升级厂里的生产线,提高自动化水平。不过他还认为,企业要做到转型升级,光靠提高生产的自动化水平是远远不够的。
  采用机器人,工作人数就可以降低一半,一年节约资金能达到900余万元。
  经历过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的陈燕平感受了一个OEM工厂的无奈。只做传统代工是没有出路的,他不满足于根据别人的设计加工产品,而是要有为客户进行产品设计的能力,他要做代工企业的升级版。为此,陈燕平建立了自己的研发团队。首先,他从最简单的电视机外形做起。
  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他开始做起了电视内部五金、光学元件的设计,这样一来产品的附加值一下子就提高了。
  陈燕平:比如说像这一个,你看这个产品就是我们的第二代,我们就是说把里面的五金、结构件全部都包括了,包括了这些产品以后,我们的空间,利润间进一步大了,也能够给客户提供更多的服务了。
  陈燕平自主设计出来的电视机配件被客户选用后,可以增加几倍的附加值。如今,他早已经不做传统只是傻卖力气的代加工产品。眼下,以设计为主的代工制造占了整个工厂生产总量的70%,但照这样发展下去,陈燕平心里依旧没底。
  陈燕平:很多品牌已经非常强了,你说我们要出来要做电视机做一个新的品牌,其实这个是非常非常难的事。
  眼下,国内外电视机市场已经竞争到了白热化。一个品牌的搭建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陈燕平自知并不具备这个条件。唯有剑走偏锋,利用自己企业小好转型的优势寻找市场缺口。
  电视机市场已经竞争白热化,陈燕平利用自己企业小好转型的优势寻找市场缺口。
  陈燕平:我们叫它异型平台,什么异型呢,你看正常的它的长宽跟我们平时所见的都不一样,它的作用就是放到一些比较特定的场合,比方说公交车、地铁站或者是一些特定的场合做一些显示,做一些通告用,这个也是我们刚刚开发出来的。目前市场的反馈,包括我们从国外这边都接到一些订单反馈过来,还是不错的,效果也很好。
  陈燕平:这个是我们自己研发开发出来的,所以说这个我们如果只要客户有需要,他一定会找到我们,我们不会像以前代工一样的被别人,别人想替换掉你就替换掉,现在如果说他只要用开了我们产品,他就会对我们也有一些依赖性。
  异形屏幕主要出口欧美市场,带来的利润比做代工多了将近二十倍。
  陈燕平研发的这类异形屏幕主要出口欧美市场,不仅迎来了大批订单,带来的利润比做代工多了将近二十倍,并且他还要继续拓展国内市场。但是和陈燕平相比,在东莞产业转型的道路上跑的更快还大有人在。
  广东伯朗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尹荣造:我们今年的营收目标增长是60%,实际上1-9月是45%,我们明年目标要做到3个亿的营收,都是为了把这个基础的产能给释放出去。
  生产研发智能机器人装备的尹荣造,在这个冬天迎来了商机。生产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厂房院子里,一排排制造包装好的机械臂随时准备装车出发。生产车间里,工人们加班加点地生产调试设备,一派繁忙景象。
  尹荣造:在旁边,21亩地,村委会帮我定做的,在办手续了现在,国土局、规划局都来了,就是为了加快办手续。
  生产研发智能机器人装备企业迎来了商机,市场红火。
  尹荣造向我们介绍,企业目前红火的场景,首先得益于整个东莞制作业的转型升级,现在很多都在通过升级自动化水平降低生产成本。以一台六轴机械手为例,可以多方向活动,如同人类的手臂一样灵活,已经基本可以取代普通制造业的人工环节。
  一台六轴机械手,可多方向活动,如人手臂般灵活。
  尹荣造:从这里一个关节,两个关节,三个关节,四个关节,五个关节,六个关节,就是六个轴,它是完全模仿人手的动作的。
  其实,真正让尹荣造的机器人销量飙升的是低廉的价格,伴随着自主研发和几大核心部件的国产化,一台六轴机械臂的价格只要六到八万元,和进口设备相比差了一半。眼下许多中小型企业渴望转型,但又苦于资金紧张囊中羞涩,这种物美价廉的机器人自然受到了欢迎。
  尹荣造:一个是伺服马达,一个是控制器,还有一个就是跟伺服马达连接的减速机。那好了,目前我们的减速机也是国产化的,那我们的伺服马达我们的控制系统是源自于我们注塑机械手的国产化,延伸过来的,将它升级和应用的。
  自主研发和几大核心部件的国产化使一台六轴机械臂的价格只要六到八万元,和进口设备相比差了一半。
  东莞市政府也在企业机器换人的转型升级上,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扶持和补贴政策,作为东莞市商务局副调研员的雷慧明看来,正是机器换人后工人的减少,使得外界看来东莞有些萧条。
  广东省东莞市商务局副调研员雷慧明:首先这是人口红利在慢慢减退,很多工厂都采用比较先进的技术设备来代替过去劳动密集型的生产,所以说工人在减少。
  截至2015年11月,申报“机器换人”专项资金项目共759个,总投资达62.28亿元,新增设备仪器25999台。项目实施后可减少用工45117人,劳动生产率反倒提高65.25%。而从企业产值角度来看,前三季度东莞全市的生产总值为4563.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7.9%,东莞的步伐依旧不慢。
  “机器换人”项目实施后可减少用工45117人,劳动生产率反倒提高65.25%。
  半小时观察:代工转型,自主品牌是王道
  “东莞塞车,全球缺货”,一度被用来形容“世界工厂”东莞制造业曾经的盛况,而这一轮的危机,恰恰也暴露出了代工企业没有品牌和技术的短板。不止是东莞,全国很多代工企业的遭遇也是一样的。在人力成本提高,海外需求不足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叠加之下,传统的“中国制造”走向微利时代已是一个大势所趋,要摆脱这种困境,代工企业必须从产业结构和劳动力结构两方面着手转型,通过创新来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http://news.sohu.com/20151213/n431072285.shtml
几个月前就有媒体报过 看来现状 更是不理想了 ,让无业的 民工怎么办 回家生娃
拖鞋哥 发表于 2015-12-13 14:10
几个月前就有媒体报过 看来现状 更是不理想了 ,让无业的 民工怎么办 回家生娃
问题是,mm哪里来?
问题是,mm哪里来?
有越南mm,非洲mm。
e8098 发表于 2015-12-13 17:03
问题是,mm哪里来?
我楼上有3个MM
拖鞋哥 发表于 2015-12-13 19:36
我楼上有3个MM
啊,金屋藏娇.
拖鞋哥 发表于 2015-12-13 19:36
我楼上有3个MM
啊?鞋哥有3个mm了,为嘛还要抱吉他哇?不怕mm们吃醋哇?
mmmmmmm 发表于 2015-12-13 18:43
有越南mm,非洲mm。
呃。。。越南的就忍了,非洲。。。难道就是因为是mm么?
yuppppp 发表于 2015-12-13 23:31
啊,金屋藏娇.
现抓现卖
e8098 发表于 2015-12-14 07:18
啊?鞋哥有3个mm了,为嘛还要抱吉他哇?不怕mm们吃醋哇?
抓MM只是得到肉体 抱吉他 是释放灵魂,犹抱吉他半遮面 才是双收
拖鞋哥 发表于 2015-12-14 08:44
抓MM只是得到肉体 抱吉他 是释放灵魂,犹抱吉他半遮面 才是双收
果然好机油,一被子
e8098 发表于 2015-12-14 08:47
果然好机油,一被子
记得偶然在某处看过一篇 文章  写的好像是  外出打工者 男女生存方式 ;

女的从一开始 进厂打工 到几年后 又多大比例 的女性 结婚生子
有多少 做了小姐 小三
有多少被 拐卖 死亡 ,
有多少 创业 从业 走向 安稳
男性中  有多少 比例 以为性生活吗问题走向 犯罪
打工不适应  被逼犯罪或归家 ,
正常外出打工者  有多少人 赚钱致富 幸福而归
有多少 多年 依旧 露宿街头 桥底 为社会 做贡献 为自己不被饿死在艰难维持
数以亿万的 打工者 如今有多少比例  回家后幸福安居乐业的
我认为
在这条路上  比的是竞争 比的是运气 和天赋   优胜劣汰 符合自然规律
打工者 在竞争岗位  工厂 公司 在竞争行业
虽然我不知道 工厂 大规模 歇业是什么原因  但想到 国产行业竞争国际行业中 或是出了什么问题
犹抱吉他半遮面,好诗,好湿。